第九章 巧布陷阱

    蒙骜丧礼后,荆俊正式升为都骑统领。由于他现在入赘鹿家,军方各大要员看在鹿公面
上,都大力支持。

    乌果、赵大和周良为副,使都骑清一式属储君的系统,不像都卫般由吕不韦和缪毒两党
互相牵制,互相抗衡。

    当然!假若吕缪勾结,又自当别论。

    十八铁卫却因小盘慧眼赏识,成了他的禁卫头领,地位大大提高了。

    桓奇仍然负责速援师的训练,蒙武和蒙恬办妥父丧,立即领兵出征魏国,以报魏人参加
合纵军之仇。

    基本上,秦国仍是采取远交近攻的策略,就是安抚楚齐燕三国,只对三晋用兵。

    项少龙乘机请假,与滕翼两家人返回牧场,每天练刀术习骑射,闲来游山玩水,弄儿为
乐,好不写意。

    春去夏来,这天回到隐龙别院,收到了琴清派人送来的书信。

    原来这俏佳人定下归期,将在秋初返回咸阳。信中虽无一字谈情,但偏是情焰爱火溢于
言表,可见这美女修养之高,使项少龙这粗汉更深生爱慕。

    陶方不断把消息带到牧场来。

    吕不韦甫回咸阳,又到巴蜀去了,令人大惑不解。

    缪毒和太后朱姬亦回咸阳了。缪毒态度更是嚣张,连昌平君和王陵等一众重臣都不放在
眼内,事事都抬了朱姬出来,小盘惟有苦忍。

    管中邪在韩地打了几场胜仗,获升为大将军,隐隐代替了蒙骜的地位。

    但声威和实权当然仍有所不及。

    蒙武兄弟在魏亦连战皆捷,攻下了魏人的朝歌,声望大振,成为新一代战将的新星。

    最令项少龙担心的是王齿果然中计,趁李牧移师攻齐,出兵攻打赵人的上党,项少龙只
望小盘派出的人能及时警告王齿,否则腹背受敌,情况不妙之极。

    就在他忧心忡忡时,五月尾噩耗传来,王齿在上党被李牧大败,王齿当场战死,王贲和
杨端和领着残军退守上川。

    项少龙最不希望的事终于发生了。

    吕不韦再次奸谋得逞。

    而项少龙幸福的日子亦告完蛋大吉。

    项少龙飞骑来到咸阳宫时,感到一片愁云惨雾。

    自十六年前信陵君率领五国联军在邯郸城外大破秦军后。秦人从未试过有像王齿那种级
数的大将阵亡于战场上,今次打击的巨大实是难作估量。

    项少龙来到书斋时,王陵、李斯、昌平君、缪毒、王绾、蔡泽等一众大臣都在门外等候
小盘召见。

    王陵双目通红,整个人像衰老了几年般,使项少龙清楚感受到他的年迈衰朽,那是以前
从未有过的感觉,使他很不舒服。

    他迎上项少龙低声道:「储君不肯见我们,只说先等你来再说。我看你先进去见储君,
再唤我们进去吧!」

    缪毒显是在偷听,愤然道:「这是大家该好好商量的时候,储君怎可反把自己关起来,
让我和少龙一起进去。」

    众人都泛起厌恶神色。

    项少龙拍拍缪毒眉头,沉声道:「让我先代各位进去探听情形吧!储君的心情就是我们
现在的心情,大家都应谅解的。」

    无论缪毒如何专横,暂时亦不敢开罪项少龙,打消主意道:「我们在这里等候吧!但太
后也该来了。」

    项少龙听他没几句话就抬出朱姬来,心中鄙恶,迳自入书斋去了。

    小盘背着门口面窗而立,动也不动。

    项少龙尚未说话,小盘淡淡道:「我们的人还是去迟一步,教奸徒毒计得逞。」

    项少龙想不到小盘不但没有半点哀伤,远比平常更冷静,一时反说不出话来。

    小盘转过身来,微微一笑道:「我刚发出命令,要成乔和杜璧立即率兵进攻上党,待会
师傅出去时,可告诉他们,寡人因悲痛王齿之死,忽生急病,那缪毒必会派茅焦借治病为名
来探察虚实,我们便可利用茅焦之口把缪毒骗倒了。」

    项少龙一震道:「吕不韦真和缪毒勾结了吗?」

    这可是在史书上从没说过的事呢!

    小盘冷笑道:「太后要我封缪毒为长信侯,与吕不韦同级,而吕不韦竟不反对,师傅说
这是甚么一回事了?」

    顿了顿再道:「我数次要召王翦回来,都给吕不韦和缪毒联手挡着,没有太后的允准,
我这身为人君的没有一件事可以做出来。现在我们的军队*急磺V圃谌衬冢*
咸阳除了三大军糸外,就只有速援师,总兵力只在十二万人间,根本无力征讨成侨和杜璧,
所以只有假病引他们来攻,再由师傅收拾他们,舍此再无别法。」

    项少龙叹道:「储君真的长大了。」

    小盘仰望上方,叹了一口气道:「自娘被人害死后,这一切都是迫出来的,再没有任何
人情道理可说。」

    项少龙陪他叹了一口气,步出书斋,众人围拢起他时。项少龙颓然道:「储君病倒
了!」

    小盘这一「病」,诈足了三个月,早朝都交由朱姬处理。

    项少龙则和桓奇大事徵兵,把速援师增至五万人,终日在咸阳城外操练,又以成乔东来
的假想行军路线,巩固防御措施和通讯系统。

    到溶雪时节,消息传来了,成乔听得「乃兄」病重的消息,不但违命不攻上党,还与赵
人议和,按着与杜璧集兵十五万,悄悄绕过沿途城市,奔袭咸阳。

    成侨的叛军坐船先抵咸阳之北,方潜往咸阳。

    项少龙一直密切注意他们的动静,连夜抽调了两万都骑,加上五万速援师,在预定好的
理想地点伏击成乔军。

    另外又放出烟幕,说咸阳的军队到了蕞城演习。

    所以当成侨大军临境的消息传来,整个咸阳城都震动起来。

    小盘这时真的要躺在榻上了,只有昌平君、李斯等心腹才知道是甚么一回事。

    缪毒和朱姬都显得不知所措。显示他们并不知道成侨和杜璧会举兵公开作反。

    吕不韦仍是避在巴蜀,使人不知他在打甚么主意,总之不会是有甚么好事的了。

    咸阳的乱况自然会由线眼报告给成侨和杜璧知道,使他们更加轻敌疏忽。

    这也难怪他们,谁猜想得未来秦始皇早在四个月前便知道他们会作反呢?

    对付像杜璧这等能征惯战的将领,要在某处埋伏突袭,根本是没有可能的。因为他必有
先头部队,肯定了前路没有问题后,主力大军才会缀后推进。

    但项少龙却有他的妙策。

    他把大军一分为二,由桓奇和荆俊领一军二万人,布在咸阳城外隐蔽处。

    而他和滕翼则率领余下的五万精兵,藏在一处远离成乔行军路线的密林里,静候猎物的
来临。

    这天天气良好。成乔的先头部队来到咸阳城北百许里处,由于听到守军不会出城迎敌,
只准备死守城池的消息,成乔和杜璧都没有特别加强戒备。

    此时项少龙正和滕翼在一处坡顶的草丛内,远眺在五里外经过,像一条长蛇般壮观的敌
军情况。

    滕翼笑道:「假若吕不韦知道现在成侨是打正『讨伐吕缪,拯救王兄』的旗号,进军咸
阳,必会气得要吐血而死。」

    项少龙细察对方鼎盛的军容,盔甲鲜明,旗帜飘飘,队伍井然有序,摇头道:「我看吕
不韦早猜到成乔是养不熟的。才故意要借成乔之手除去储君和我们,也除去缪毒和太后。那
他就可召回管中邪和蒙氏兄弟两支大军,一举干掉成乔和杜璧,那时他便可自己坐上王位去
了。」

    滕翼失笑道:「还是三弟比较了解这奸贼,说到玩弄手段,除了三弟外,再没有人是他
对手。」

    项少龙微笑道:「今趟该说是吕不韦非是储君的对手才正确。」

    滕翼叹道:「他终于长大了。」

    这时周良领着鹰王来报,敌人的后卫部队终于经过了。

    项少龙知时机已至,一声令下,全体骑兵出动,借密林掩护,咬着敌军尾巴掩去。

    他们计算得非常精确,当敌人歇下来生火造饭时,就是他们布围停妥的时刻。

    成乔的后卫部队果然完全不虞有敌来攻,竟在一处山坡地结营,立脚处就是往咸阳的官
道,两旁长满了郁郁苍苍的树林,五万人的营帐密布坡顶和坡脚。

    就在他们仍未有机会在高处设置望哨时,项少龙和滕翼约五万精骑已无声无息的沿林而
至。

    项少龙终是受过严格军训的人,知道在眼前情况下绝没有仁慈容身之所。故狠下心来,
下达了全歼敌人的命令,趁暮色苍茫之际,把五万敌军团团围了个水泄不通,然后等待攻击
的时机。

    东方发白时,敌人起身活动了,吵吵嚷嚷地大声说话谈笑,一边准备用早饭。

    项少龙一声令下,擂鼓声响,五万精骑,由密林冲杀出来,发动了全力以赴的猛攻。

    这变成了一场几乎没有反抗的屠杀。

    敌人扔下手中的饭碗,连马都来不及牵,就只身仓皇逃命。

    几次冲击后,后卫部队早溃不成军,所有人都在徒步奔跑逃命。

    后卫部队的溃败立即牵涉到中军近九万人的主力部队,他们正要回师救援,桓奇和荆俊
各领一万精骑分从左右夹击先锋部队,使成乔军腹背受敌,阵脚大乱。

    项少龙和滕翼以有如破竹之势,由后杀来,稍一冲击,成乔军立即陷进疯狂的混乱里。

    成侨和杜璧乃众矢之的,和数千亲卫被团团包围起来。

    项少龙手持百战宝刀,领头杀进敌阵,亲手把杜璧斩杀。同时依小盘吩咐,当场处决成
乔,去了这条祸根。

    此役项少龙方面只伤亡了万多人,可算是战绩辉煌之极。

    成乔的叛军被杀者达四万之众,其余逃不掉的八万人全部投降。

    项少龙到翌晨才遣人向小盘报捷。

    小盘大喜,亲自率人前来慰劳军队。

    当晚就住在项少龙的帅帐里。

    用过饭后,小盘兴致大发,与众人登上高处,欣赏月夜下壮丽神秘的原野美景。

    这未来秦始皇看得豪兴大发,长笑道:「谁人替寡人把蒲鹄诛除?」

    项少龙听到这个「诛」字,登时想起远在齐国的善柔,心中一震,那敢答话。

    荆俊、滕翼和桓奇惟项少龙马首是瞻,他不说话,亦保持沉默。

    王陵踏前一步,冷哼道:「此事就让老将去办吧!」

    包括小盘在内,全体愕然。

    王陵近来因悲痛王齿之死,身体极差,只是行军之苦,恐已难以应付。

    而且蒲鹄在屯留有庞大势力,绝不肯俯首就擒,兼之他又与赵人有紧密联系,所以此事
虽表面看似容易,实际上却大不简单。

    王陵已多年没有出征,今次请缨,是含有为王齿报仇之意。

    小盘大感后悔,但王陵话已出口,他若拒绝,就会有嫌他老迈之意,那会是对秦人最大
的侮辱。

    小盘只好装作欣然道:「那寡人就任王上将军为主帅,以桓奇大将军为副帅,你们尽速
起程好了。」

    王陵和桓奇两人忙下跪接旨。

    小盘正容道:「此仗成败,就在能否速战速决。杀蒲鹄一个措手不及。否则若让他凭屯
留城之固,又有赵人支援,此事将艰辛之极。」

    众人都点头同意。

    项少龙愈发感觉到这未来秦始皇的雄材大略,料事如神。而他比自己更优胜的地方,就
是只计较利害,绝不理仁义感情,亦只有这种铁石心肠的人,才能在这战争年代成为天下霸
主。

    回到帅帐,小盘找了项少龙单独说话。

    小盘苦笑道:「我很担心王陵,怕他捱不住征战之苦。」

    项少龙知他有点怪责自己没有首先答应,叹了一口气道:「你想我怎么办呢?」

    小盘叹道:「我就算怪任何人,都不敢怪责师傅你。在我骑马前来时,我曾想过回师之
际,一举把吕缪两党完全荡平。当吕不韦回来之时,就在城门处把他当场处死,好一了百
了,师傅认为此计可行吗?」

    项少龙道:「此乃险着,首先我们是师出无名,而吕缪两党牵连太广,只两府家将加起
来便达两万之众,要诛除的人绝对不少,且管中邪等领兵在外,都卫军又在他们手上,加上
仍有蒲鹄这条祸根,我们在咸阳的兵力更嫌不足,储君三思才好。」

    小盘苦恼道:「我也知道现在尚非是时机,不过难道我真要等到冠礼之后才动手吗?不
要说还须等两年多,现在我两天都觉得太长了。」

    项少龙道:「成大事者必须能忍,假若吕不韦闻得风声,凭他的影响力和手段,说不定
能据着巴蜀作反,那就非我大秦之福了。何况他该有充足准备,好于成乔作反成功时与他争
王位。所以我们若在此时动手,秦国必会大乱。」

    小盘点头同意,沉吟片晌后道:「怎样方可把王翦召回来呢?」

    项少龙道:「就是储君行加冕礼之前吧!那时储君快要大权在握,谁都不敢对储君的命
令有异议。到时暗下密诏,就可办成此事。」

    小盘龙目寒光一闪,道:「就是这么办,我要王翦来了,奸贼们都不会知道,那时就要
教他们好看。」

    项少龙沉默了片晌,忽然低声道:「小盘!我要你答应我项少龙一件事。」

    小盘龙体剧震,入秦以来,项少龙还是笫一趟唤自己作小盘,又自称项少龙。

    小盘眼中射出深刻的感情,点头道:「师傅请说,小盘在听着。」

    项少龙肃容道:「无论将来发生了甚么事,你仍要善待太后。」

    小盘呆了一呆,垂首想了一会,断然道:「师傅的吩咐,小盘怎敢不从,但此诺只限于
母后一人,其他任何人都不包括在内。」

    项少龙知他下了决心,要杀死朱姬为缪毒生的两个孩子。他亦知很难插手这方面的事
情,苦笑道:「好吧!储君!」

    小盘移近过来,探手搂着他肩头,大力拥抱着他,激动地道:「师傅!不要离开小盘好
吗?你难道不想目睹小盘统一天下,成就千古未之有也的不世功业吗?」

    项少龙反手把他抱紧,凄然道:「师傅是必须离开的,你还要把所有关于师傅的记载,
全部湮灭,使师傅不会在史书上留下痕迹,这是注定了的命运。就算我不教你这么做,你终
也会这样做的。」

    小盘愕然离开了一点,呆看着他道:「怎会是这样的,我绝不会这么*觯挥*
人该忘记师傅的丰功伟业。」

    项少龙平静下来,抓着他宽厚的肩头道:「自赵宫初见后,我项少龙便一直把你当作是
我的儿子,看着你长大成人,还成为天下最有权势的霸主,心中的欣慰,实在难以形容。但
正因这种关系,所以我才一定要离开你,一方面是我已完成了对你母亲的心愿,把她儿子培
育成材。另一方面亦是追寻我自己的生活和理想。只有在我走后,你方可以把和我以前的关
系完全割断,放手追求你的梦想,明白吗?以后我们再不可因此事而作讨论了。」

    小盘一对龙目红了起来,像个孺慕父亲的小孩童,伏到他宽敞的胸膛上,再没有话说。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