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五国合从

    翌日项少龙藉口疗伤休养,率领娇妻爱儿和十八铁卫返回牧场,滕翼亲自带兵护送,且
又得到小盘和昌平君同意,项少龙不在时,由滕翼代掌军符,同时以乌果接替国兴的职务。

    若在以前,必过不了吕不韦那一关。但现在只要小盘不反对,军职的委任调动便操在昌
平君这个太尉手上。

    当然,吕不韦仍是有实权的丞相,只不过由于现在的职务界别分明,有些事他若还要插
手就是越权了。

    没有人肯放弃已得的权力,所以吕不韦才作最后挣扎,要与杜璧和蒲鹄联成一气。

    斗争仍是方兴未艾。

    驰出咸阳城后,纪嫣然拍马来到项少龙身侧,关心地道:「她们要我询问夫君大人的伤
口是否还在疼痛?」

    另一边的滕翼笑道:「嫣然自己不想知道吗?」

    纪嫣然娇啧道:「二哥笑人家。」

    项少龙见她神态百媚千娇,动人之极,不由心旷神怡,微笑道:「些许皮肉之伤,何足
挂齿。」

    滕翼若有所思地道:「你们回牧场后,至紧要小心戒备,我真怕吕不韦会挺而走险,再
施暗袭,又或通过杜壁和蒲鹄遣人来对付你们。」

    纪嫣然道:「储君和昌干君正研完如何落实兵制,自从吕不韦登场后,妄用先王对他的
宠信,使将兵不遵鞅君定下来的规法,又私掌玺符,调动军队。若能革此陋习,吕不韦休想
再遣兵来对付我们。要嘛!只好出动家将门客了。」

    秦国自商鞅变法后,君主对军队控制极严,施行玺、符、节的制度。

    玺即君主的御印,任何军令政务,没有盖上御印,均属无效。但由于小盘尚未加冕,故
必须加盖太后朱姬的玺印,才算有效。

    符就是虎符,以铜铸成,背刻铭文,一分两半,分由君主和将官持有,必须由君主发
给,验合无误,才可调动兵将,但因吕不韦的专横,又借与筑郑国渠和应付战事连绵等为藉
口,使豪骜等兵符不还。很多时更以他的相印代替小盘和朱姬的印玺,扰乱和取代了君主的
权力。

    节是指君主发出的通行证,凡远程的军队调动,须持节方能畅通无阻。

    玺、符、节本是三者缺一不可,否则不能生效。凡五十人以上的军队调动,均须连行此
法。但吕不韦权高压主,由庄襄王时代开始,便逐渐打破了这成法,现在小盘借黑龙的声
势,终得入手拨乱反正。

    滕翼皱眉道:「但这对蒙骜这类长期屯守边塞的大将,仍是没有多大作用。」

    纪嫣然笑道:「这虽管不到玺符节俱备的戊边将领,但至少我们不用担心会有大军来侵
犯牧场,加上桓奇的速援师,怕也该有些好日子过吧!」

    项少龙开怀笑道:「不过若纪才女想用温泉滑水洗凝脂,路途上还是小心点方好。」

    纪嫣然吟哦道:「温泉滑水洗凝脂,唉!夫君真雅得教嫣然心呢!」

    项少龙意兴大发,高唱「温泉滑水洗凝脂,正是初承恩泽时」,一边拍马去了。

    接着的一圾日子,项少龙过着惬意的时光。每日练刀后,便与妻婢爱儿游山玩水,又或
勤练骑射之术,闲来则研习墨氏补遗上的兵法,或和纪才女讨论天下形势,增加各方面的知
识和认识。

    看着宝儿一天比一天强壮增高,那种满足快乐确非其他事物所能替代。

    岳父乌应元则忙于照应塞外的乌卓,不时外出办货。

    陶方每隔一段时间便亲返牧场,告诉他咸阳最新的消息。

    期间他只回了咸阳两趟,那是主持荆俊和鹿丹儿盛大的婚宴,与及参加杨端和与嬴盈的
婚礼。

    不知不觉间夏去秋来,这天王陵和昌平君忽一齐来牧场见他,久别相逢,大家自是非常
高兴。

    晚宴后,王陵和昌平君与他在大厅闲聊时,前者正容道:「储君还有个许月就足十七
岁,该是纳储妃的时刻了。吕不韦力主纳齐国的小公主为妃,我们正极力反对。」

    项少龙早知两人远道而来,必有天大重要的事情,闻言道:「太后又怎样看待这事
呢?」,

    昌平君昔笑道:「该是看缪毒有甚么看法和想法,上月太后忽然到了雍都去,而在此之
前她己有十多天没有参与朝会了,缪毒似变成了她的代言人。」

    项少龙心中暗叹,当然知道朱姬是避往雍都,以免替缪毒产子一事给人察知。沉声问
道:「缪毒有陪她去吗?」


    王陵摇头道:「没有!现在他与吕不韦争持激烈,怎肯轻易离开?」

    看两人脸色,就知他们对朱姬忽然离开咸阳一事,生出了怀疑。

    他试探道:「你两人心中的储妃人选是何家小姐呢?」

    王陵道:「王齿孙女美秀,今年刚满十五岁,生得花容月貌,又品性贤淑,知书识礼,
没有其他女子比她更适合做储妃了。」

    项少龙同意道:「若是如此,确非常理想,不过最好先安排储君和她见上一面,储君看
得入眼,我们才好说话。唯一担心就是太后不同意。」

    昌平君道:「这正是我们来找少龙的原因,我们曾就此事多番请示太后,而太后临离咸
阳之际,曾对储君说她不在时,一切事可由少龙为她代拿主意。」

    项少龙愕然道:「竟有此事!」

    王陵道:「这是储君亲口说的,太后还告诉储君,她最信任就是少龙的眼光和识见。」

    项少龙忽地省悟过来,知道定是缪毒心中另有人选,朱姬拗他不过,又知若依缪毒之
言,必会与小盘关系更趋恶劣,故将此事推到自己身上。

    在眼前的情况和关系下,即使缪毒亦不得不卖账给他项少龙。

    项少龙欣然道:「那就照你们的主意办,唉,你们是否要把我押返咸阳呢?」

    两人闻言莞尔。

    昌平君忽又岔开话题道:「信陵君和安厘王先后于两日内死了。太子增继位为魏王,王
后正是单美美。」

    项少龙心中一颤,他和信陵君虽是敌非友,但仍为他的死讯而神伤。此后平原夫人和少
原君的日子定不好过。

    王陵道:「廉颇果然潜逃楚国,据说是龙阳君放他一马,否则恐怕要成了无忌公子的陪
葬品。」

    项少龙竭力不去想这些无奈的事,问道:「吕不韦最近有甚么动静呢?」

    昌平君叹道:「吕不韦现在和缪毒三日一小吵,十日一大吵。蒙骜则领兵攻韩,连取十
五城,威望剧增。燕人和赵人又开战了,赵人用李牧为帅,燕人那是对手,武遂和方城都给
李牧攻下。幸好赵王怕李牧势大,下令他按兵不动,否则说不定早攻入燕京去呢。」

    项少龙想起太子丹,头都大了起来,讶这:「齐燕没有开战,反是赵燕争锋,这究竟是
甚么一回事?」

    王陵道:「我们都弄不清楚,看来仍是土地之争。燕人自连楚制齐后,又想取回以前给
赵人夺得的土地,故再起争端。」

    昌平君补入道:「现在蒙骜更密锣紧鼓,在吕不韦的支持下准备进攻魏国,我们都极不
赞成,因这事迟早会引来另一次五国合从,但蒙骜在外,吕不韦力言若不继续用兵,将难以
保持强势,东三郡亦难以稳守。我们很难驳倒他,兼且韩魏两国结成联盟后,确是蠢蠢欲
动,心怀不轨。王齿现在到了赵国边境,好令赵人难以妄动。」

    昌平君道:「储君曾提起希少龙能领军出征,免致蒙骜声势日盛,使我更难动摇吕不
韦。」

    项少龙苦笑道:「让我们先处理好储君纳妃一事吧!杜璧和蒲鹄近来又有些甚么把戏
呢?」

    王陵道:「仍是在着力扩张,成乔借口要应付边防,不断招兵,兼之又有蒲鹄的财力支
持,始终有一天会出乱子。现在我们在东方战事频繁,谁都没空去理会他们。」

    项少龙叹道:「喝酒吧!这些事终有一天可完满解决,明天我就和你们回咸阳好了。」

    两人大喜。

    三个月后朱姬由雍都返回咸阳,真个接受了项少龙的意见,不顾吕不韦反对,让小盘册
封了王齿孙女王美秀为储妃,并举行了婚礼。

    翌年蒙骜在王乾和杨瑞和的支援下,大举进攻魏国,连取酸枣、燕、虚、桃人、雍丘、
山阳等二十城,置东郡。使原本的东三郡多增一郡。

    同期间燕王喜派出大将剧辛攻赵,为赵将庞爰所杀。

    赵人正要攻燕时,闻得魏人为秦兵大败,大感惊惧,与燕人议和。

    此时齐人亦蠢蠢欲动,庞爰见势不妙,深恐前后受敌,主动奔走各国,再一次组成赵、
楚、魏、燕、韩的五国合从,在魏国发动攻势,大败蒙骜,而李牧这威震当时的绝代名将,
则兵压王齿,教他不敢往援,军情顿呈紧急,秦国朝野震动。

    小盘接报后立即遣人再召项少龙回咸阳,忽然间,项少龙年多来的安乐日子,终告结
束。

    纪嫣然等知他今趟免不了要带兵出征,怎也要随他同返咸阳,希望能与他多厮聚一些时
刻。

    甫进城门,便遇上了同是久休复出的管中邪。

    他虽比以前消瘦了,但神采如昔,健廉完全恢复过来,更难得是见到项少龙仍能露出笑
容,淡然道:「卑职奉命在此恭候大将军,请大将军立即入宫见驾。」

    旋又低声道:「大将军那一刀教晓了卑职很多以前不知道的束西呢!」

    项少龙很想问他「例如甚么东西?」,终还是忍住了,瞩妻儿们返回乌府后,与管中邪
并骑驰往王宫。


    咸阳城的气氛明显地紧张起来,路人行色匆匆,处处可见巡逻的军队和运载粮草的队
伍,颇有山雨欲来前的紧张气氛。

    秦人对五国联军,是前败未忘,新败又正临身,都有谈虎色变之感。

    管中邪又道:「卑职定了下月迎娶三小姐,恐大将军喝不到卑职那杯喜酒了。」

    项少龙苦笑道:「希望有命回来喝管大人和三小姐的酒吧!」

    管中邪双目闪过嘲弄之色,笑而不语。

    项少龙心中暗恨,却又奈不得他何。

    谁都知道今趟迎战压境的五国联军,几乎是处于完全捱打、有败无胜的局面。能将敌人
勉力挡着,自已可还神作福。最不妙的是蒙骜刚被联军打败得一塌糊涂,士气消沉,自己此
时去接手撑持,困难处可想而知。

    两人再没有交谈,直抵王宫。

    小盘独自在书斋等他。

    这未来的秦始皇名义上是十八岁,还差三年就可加冕正式为王,长得更威猛壮健,见项
少龙来到,离座抢前紧握他双手,遣退下人后,拉他到一旁坐下,沉声道:「师傅救我!」

    项少龙吓了一跳道:「没有那么严重吧,」

    小盘苦笑道:「形势不妙之极,五国军队会师函谷关外,七战七胜,大破蒙骜,现在函
谷失守。最不利是王齿在赵国边境对着李牧亦频频失利,处于苦守状态下,今趟若师傅不能
击退联军,我大秦危矣!」

    项少龙忽然间又感到小盘变回了六年多前在赵宫那个顽童,心中涌起浓烈的感情,很自
然地引用了诸葛亮出师表的名句道:「臣鞠躬尽瘁,死而后矣!」

    小盘剧震道:「千万不要提这个「死」字,现在只有师傅能力挽狂澜。」

    此时内侍来报,太后和众臣已齐集内廷,恭候圣驾。两人忙离开书斋,来到内廷。

    除朱姬外,与会者包括了吕不韦、冯切、昌文君、王陵、李斯、王绾、蔡泽、云阳君嬴
做和义渠君嬴楼,后两人近年都到了地方上治事,今次亦一起返回咸阳,可见形势真个危
殆。

    朱姬见到项少龙,一对美目立时亮了起来。她胖了少许,体态更是惹人遐思。

    吕不韦见到项少龙,表面神态欣然,但项少龙却清楚感到他心中正存有幸灾乐祸之意。

    行过君臣之礼后,义渠君赢楼报告道:「今次联军会师,分别是赵军八万、楚军十五
万、魏军十二万、燕军五万、韩军十万,总兵力达五十万之众,破了函谷后,便按兵不动,
筑垒坚守,等待后援物资,现在蒙上将军后撤二百里,凭德水天险紧守河道,若再失守,敌
人可长驱而入,如若沿水而来,二十天可抵咸阳。」

    项少龙至此方知形势险恶到如斯地步。

    昌平君接道:「现在我们在各地调动兵员,集师十五万,加上蒙上将军手上的十二万
兵,总兵力可达二十七万人之众,以之坚守可算有余,但退敌却嫌不足。」

    小盘皱眉道:「再没法抽调更多人马吗?」

    王陵禀报导:「敌人计划周详,由赵人、楚人分别牵制王上将军和安大将军,使他们难
以分兵驰援,老臣想尽办法,才能抽出这么多人,其中狠多还是老弱和训练未足的新兵。」

    项少龙一听下倒抽了一口凉气,暗忖蒙赘的败军加上这批新兵老兵,这场仗还用打吗?

    朱姬道:「项大将军对此形势有何看法?」

    项少龙不答反问道:「未知联军是否有划一指挥的统帅呢?」

    吕不韦沉声道:「我们对联军的情况所知极少,其兵力多寡亦只是大约的猜测,据看该
是以赵将庞爰为帅,此人精通兵法,实是李牧之外我大秦的最大劲敌。加上他们筹备多时,
又有上趟未竟功而退的教训,故今次我们再难以用计退敌,一切全要仰仗少龙了。」

    项少龙正心中叫苦时,忽地想起若此仗败北,敌人势将兵临咸阳,但此事显然从未在历
史上发生过,那岂非此仗非赢不可。想到这里时信心剧增。

    说到底,他最怕的人就是李牧,至于庞爰却至少没有畏惧心态,当然也不敢轻视。

    再想深一层,既然命运注定了此战怎么都不会输得连咸阳都要被围,自可放手大干。

    自己出身自特种部队,颇懂奇兵之道,以精锐胜平庸。不若依足一贯作风,或有些微胜
望。

    想到这里,豪气横生,哈哈笑道:「微臣已有定计,只不知各国统兵将领又是何人?」

    众人见他忽地变了另一个人般,均大感讶异。

    小盘答道:「赵人是庞爰和司马尚,楚人是武瞻,魏人是新崛起的大将盛年,燕将韩将
分别是徐夷则和韩闯。」

    项少龙昔笑道:「除了庞爰、司马尚和盛年外,其他都是熟人。」

    幸好没有龙阳君。

    在这个时代,最好的朋友随时会变成想致自己于死地的敌人。

    吕不韦惊疑不定,又难以置信地道:「少龙似是胸有成竹,不过要知*腥耸拼螅*
以蒙上将军之能,亦连吃败仗,少龙万勿轻敌。」

    冯切亦道:「这庞爰最近方大显威风,大破燕军并斩燕方大将剧辛,绝不能轻忽视
之。」

    云阳君赢做道:「项大将军究竟有何破敌之计?」

    听他语气,显是并不看好项少龙。

    其实连昌平君、李斯和王陵这些一向对项少龙信心十足的人,亦在为他担心。秦人虽是
天下无敌,但早给合从军打怕了。

    项少龙无意间望了朱姬一眼,刚好她正紧盯着他,目光一触,两人同时迥避。

    缪毒看在眼内,神情立时不自然起来,插口道:「项大人从未试过正式领兵出征,若掉
以经心,恐怕会招致败绩。」

    只听他说话神态从容自若,便知他势力大增,信心十足。

    项少龙暗忖我在二十一世纪受训时,你这家伙还不知在那里投胎做人,那轮得到你来评
我,表面当然谦和道:「要败敌实难比登天,要退敌则是不难。」

    众人大讶。

    未姬问道:「若不败敌,如何退敌?」

    瓒少龙淡然道:「关键处仍在田单,现在五国声势大壮,他自然不敢妄动,但假若五国
失利,他定会乘机入侵燕赵,那时燕赵势将被迫退兵,合从军不攻自破。此事仲父最是清
楚,不如由他解释。」

    吕不韦知他暗讽自己与田单勾结,心中大恨,只好笑道:「少龙这番话不无道理。」

    察泽道:「大将军尚未说出使合从军陷于不利之法呢!」

    项少龙暗叫天才晓得,表面则信心十足道:「战争胜败,非是空口白话可道个分明,否
则擅于作纸上谈兵的赵括就不会有长平之败,不过若储君任微臣为统帅,先要允准微臣三个
请求,否则此仗会是有败无胜。」

    未待小盘发言,朱姬欣然道:「少龙有话请说。」

    缪毒眼中的妒意更盛了。

    坏蛋终是坏蛋,在这种国事为重的情况下,项少龙又于他有大恩德,但他仍只是为私人
的利益着意。

    项少龙豪气横生,正容道:「首先是将兵的问题,我要滕翼和桓奇两人作微臣左右副
将,同时在都骑和速援师分别抽调一万和两万精骑,至于已调集的十五万人,微臣则要去芜
存菁,减至七万人,就此十万之数,便足够破敌。」

    众人想不到他竟会自动裁减兵员,大感愕然。

    缪毒恨不得有机会在朱姬面前挂折他,皱眉道:「敌人兵力庞大,五十万之数还是初步
估计,说不定对方仍在陆续增兵,现今少龙还把兵力裁减至十万,即管加上蒙上将军的十二
万兵员,总兵力仍末及敌人之半。这一仗如何能打?」

    吕不韦点头道:「缪奉常这番话不无道理,少龙要三思才好。」

    项少龙心中涌起颇觉荒谬的感觉,他休假前吕缪两人斗生斗死,为何忽然又似同一鼻孔
出气呢?

    小盘对项少龙的信心近乎盲目,道:「大将军必有他的道理,大将军可否解说一二。」

    项少龙从容笑道:「兵贵精而不贵多,五国联军人数虽众,始终各军互不统属,在指挥
和合作上肯定问题丛生,所以臣下针对此点,精简兵员,不但可提高效率,又可增强士气。
何况用兵讲求鬼神莫测,兵不厌诈之术。人多兼兵员质素低,只会使微臣指挥不灵,反而致
招败绩。」

    昌平君和王陵首先表示同意,这两大军方要员一表态,其他人那还有话可说。

    李斯问道:「对于蒙上将军的十二万人,大将军是否会重新编整呢?」

    项少龙斩钉截铁道:「这是必然的了。不过微臣须要亲自察看他们的情况,方再作得决
定。」

    朱姬对项少龙的信心只仅次于小盘,欣然道:「少龙的第一个请求通过了,只不知第二
个请求又是甚么呢?」

    项少龙淡淡道:「第二个请求就是必须把蒙上将军由前线召回咸阳,指挥之权全交到微
臣手上,否则此战不打也知必输无疑。」

    今趟连王陵和昌平君都要脸脸相觑。

    要知蒙骜虽连吃败仗,但却未曾败得难以翻身,可算非常了得。兼之他用兵经验远胜项
少龙,有他在前线助阵,纵使项少龙兵败,亦不致任敌人长驱而来,所以谁都不敢坦率同
意。

    吕不韦睑上现出怒容,正要说话,小盘冷然道:「大将军此说有理,军无二帅,寡人完
全同意。」

    吕不韦急道:「老臣认为最好由蒙上将军退守第二线,始是万全之策。」

    王绾、缪毒、蔡泽等都表态赞同此议。

    项少龙微微一笑道:「由函谷到咸阳都是最前线,何有第二线可言,只有放手给微臣展
开敌人意想不到的战术,微臣才可以少胜多,击退强敌。」

    朱姬道:「少龙究有何妙法退敌呢?」

    项少龙恭敬答道:「这正是第三个请求,兵书有云,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故敢请太
后、储君和仲父予微臣绝对的信任,无论听到甚么风言风语,均一概不予理会。因为此役将
是出现先败后胜的局面,又是敌先长进*蟛彝酥帧9试谡秸嫉慕锥危*
切勿因小败而失去了对微臣的信心。至于微臣所采御敌之策,请恕微臣卖个关子,否则泄漏
出去,就要不灵光了。」

    小盘拍案叹道:「大将军确是非常之人,兵未动已对全盘形势估计入微。二天后寡人登
坛拜将,我大秦国的兴亡,就交到大将军手里了。」

    就是这几句话,使项少龙担上了指挥全面大战的重任。

    临时会议完毕后,项少龙再和小盘、吕不韦、昌平君开了一个小组会议,研究了在作战
各方面有关粮食、后援等的细节,又议定了由乌果负责运输补给,项少龙才能脱身。

    刚出宫门,缪毒在后方追来,客气过后,缪毒与他并骑而驰,装出歉然之色道:「刚才
小弟只是以事论事,少龙切匆介怀。」

    项少龙心中暗骂,嘴上答道:「缪兄太小看我项少龙了。这算得甚么回事呢?」

    缪毒叹道:「但有一事,我真是在怪责少龙。」

    项少龙愕然道:「是甚么事?」

    缪毒苦笑道:「少龙为何把美美送往大粱呢?至少该通知小弟一声呀。」

    项少龙亦以苦笑回报导:「因为我怕缪兄反对,当时摆明缪兄争不过吕不韦,与其便宜
了那奸贼,不若让美美到她欢喜去的地方好了。缪兄还要怪我吗?」

    缪毒沉吟半晌,点头道:「少龙坦白得令我难以接受,但又不得不接受。唉,真想不到
现在我权势大增,反得不到心爱的女子,一得一失,确教人惆怅。」

    项少龙明白他暗指要看朱姬脸色做人,首次触觉到他内心的感受。

    无论缪毒如何坏透,总是一个人,有他内在的真诚和感触。

    生命总有很多无奈的事。

    例如他面对的敌人,其中有很多便是曾经把盏言欢的好友。

    最密切的莫如韩闯。

    假若要被迫杀了他,自己会有甚么的感觉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