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难以消受

    在赵致那间雅致的小筑里,项少龙轻松自在地挨在卧几上,善柔和赵致两姊妹则坐在他
对面。前者狠狠看著他,後者则仍神情寒若冰雪,垂著头不知芳心所想何事。

    善柔硬梆梆的道:「我要妹子请你来,是希望能和阁下合作,对付田单!」

    项少龙早知会遇上这个问题,抱头道:u你们既是想在邯郸刺杀他,休想老子会陪你们
做这蠢事,就算得了手都逃不出去。」

    善柔玉脸一寒道:「你才是蠢人,我们已打听清楚,田单今天黄昏时已抵达城外,只是
尚未进城。护送他来的是齐国名将旦楚,兵员达万人之众。所以唯一杀他的机会,就是趁他
轻车简从来到城内的时刻,这大奸贼身边的几个人,特别是那叫刘中夏和刘中石的两兄弟,
不但身手高明,且力能生裂狮虎,你看!」

    伸手拉下衣襟,露出大半截丰满哲白的胸肌,只是上面有道令人触目惊心的剑痕。

    项少龙想不到她如此大胆,眼光放长时间徘徊在她饱满的酥胸上,点头道:「你能活著
算走运的了。」

    善柔拉回衣襟,双目烁光闪闪道:「田单不是你的大仇人吗?没有人比我更清楚田单的
事了,我曾在他府中当过婢仆,这样说你明白与我们合作的好处吧!」

    项少龙不想再和她们纠缠不清,叹道:u其实我和田单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那晚不想
伤害你们两姊妹,才顺著你们口气这麽说。」

    善柔和赵致同时愕然。

    善柔眼中寒芒亮起,项少龙心叫不妙时,她已迅速由怀里拔出匕首,雌老虎般往他扑
来,匕首朝他胸膛插下。

    项少龙的徒手搏击何等厉害,一个假身,不但抓著了她握著凶器的手腕,还把她带得滚
往卧几另一边的席上,虎躯将她压个结实。

    善柔不住挣扎,还想用嘴来咬他。

    项少龙把头仰起,把她两手按实,大腿则缠紧她那对美腿,同时警戒地望住赵致,见她
一面茫然,呆看著乃姊在他项少龙的身体下叫骂反抗。

    项少龙放下心来,享受著身下因肉体激烈磨擦而意外得来的艳福,但也不知如何收拾这
残局。

    善柔虽比一般女子力气大得多,可是怎及得项少龙这劲量级的壮男,再挣扎了一会後,
软了下来,只是胸脯不住高低起伏,两眼狠狠盯著项少龙,另是一番诱人神态。

    赵致仍坐在原位,没有行动,也没有作声。

    项少龙俯头看著这巴辣的美女,笑道:u我的出发点是善意的,为何小姐如此待我?」

    善柔骂道:「骗子!」

    项少龙明白过来,原来她是因被骗而暴怒得想杀他,当然亦因为没有了他协助而引来的
失望,由此可见她很看得起自己。

    他清楚听到她的心跳声,感觉著她充满活力的血肉在体下脉动著,嗅著她娇躯发出的幽
香。摇头苦笑道:「还不肯放开匕首吗?」

    善柔狠狠与他对视顷刻後,嘴角不屑地牵了牵,松手放开了利器。

    拉紧的气氛松弛下来,项少龙立即感到肉体紧贴的强烈滋味,他刚才早被赵致点燃了欲
火,这下那忍得住,立时显出男性阳刚的原始反应。

    善柔本是瞪著他的,忽地俏脸一红,星眸半闭,自是毫无保留地感受到他男性的压迫。

    项少龙大感尴尬,低声道:「只要你答应不再攻击我,便立即放开你。」

    善柔勉强嗯了一声,那种玉女思春的情态,出现在这坚强狠辣的美女脸上,份外引人遐
想。

    项少龙先把她的匕首拨往墙角,才缓缓蹲了起来,移到一边墙壁处,靠在那里。

    善柔仍平席席上,像失去了起来的能力。衣裳下摆敞了开来,露出雪白修长的美腿。

    项少龙往赵致望去,这动人的妹妹别转俏脸,不去看他。

    善柔猫儿般敏捷的跳了起来,看也不看项少龙,从牙缝里泄出一个字:「滚!」

    项少龙不以为忤,笑道:「柔姑娘若赶走鄙人,定要抱憾终生。」

    善柔来到乃妹身旁坐下,杏目圆瞪道:u你算甚麽东西,见到你这骗子就令人生厌。」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两位姑娘爱你们惨遭不幸的父母吗?」

    善柔怒道:「这岂非多此一问吗?」

    她虽不客气,但终肯回答问题,所以她要项少龙滚只是气话而已。

    项少龙尽量平心静气道:「可以报仇而不去报仇,可以说是不孝。但明知报仇只是去送
死,使父母在天之灵惋惜悲痛,也是另一种的不孝。在这种情况下,虽说忍辱偷生,但却是
克制自己,报答父母的另一种形式。」

    善柔微感愕然,低声道:「不用你来教训我们,回去享受你的富贵荣华吧!」

    项少龙心头微震,知道此女实在对自己颇有情意,所以才会因被骗而勃然大怒,这刻语
气间又充满怨怼之意。

    赵致往他望来,泠泠道:「现在一切都弄清楚了,我们两姊妹再和你没有甚麽相干,董
先生请回家睡你的大觉吧!我们就算死了,都不关你的事。」

    她的语调与乃姊如出一辙,项少龙心生怜意,柔声道:「你们不想再见善兰吗?」

    女同时娇躯剧震,难以置信地朝他瞪著。

    善柔尖叫道:「你说甚麽?」

    项少龙长身而起,来到这对美丽姊妹花前单膝跪下,俯头看著两张清丽的俏脸,诚恳地
道:「请信任我吧!善兰现正在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还有了好归宿,等著你们去会她。」

    赵致玉容解寒,颤声道:「不是又在骗我们吧!她怎会还未遭劫呢?」

    项少龙又以董匡的名字发了毒誓。

    两女对望一眼,然後紧拥在一起,又是凄然,又是欢欣雀跃。

    待两女平复了点後,项少龙道:「董某绝不会把富贵荣华看作是甚麽一回事,

    至於田单的事,因为我本身与他没有仇怨,很难处心积虑去杀死他,而且亦属不智的行
为。在现今的情势下,有命杀人都没命逃走,而且成功的机会这麽小,何不先好好活著,再
想办法对付他呢?」

    善柔别转俏脸,望往窗外,虽看似听不入耳,但以她的性格来说,肯不恶言相向,已是
有点心动了。

    赵致哀求般道:「兰姊现在那里?你怎会遇到她的。她……她是否入了你的家门?」

    项少龙微笑道:「致姑娘想鄙人再骗你们吗?」

    赵致气得狠狠瞪了他一眼,嗔道:「我也很想插你两刀!」

    项少龙嬉皮笑脸道:「不若打我两拳吧!」

    善柔回过头来,控制著情绪道:「你怎样才肯助我们刺杀田单?」项少龙大感头痛,刚
才那番话就像白说了似的,一拍额头道:「天啊!原来董某的话你完全听不入耳。」

    赵致咬牙道:「假设我们姊妹同时献身给你,你肯改变主意吗?」

    善柔娇躯轻颤,却没有作声,咬著下唇垂下俏脸,首次露出娇羞的罕有神态。

    项少龙看看善柔,望望赵致,心中叫苦,惨在他若严词拒绝,定会伤透她们的自尊。叹
了一口气道:「唉!我真的给你们不惜牺牲的诚意打动了,不过却不想乘人之危,在这时刻
得到两位小姐娇贵的身体,这样吧!先看看情形,再从长计议吧!是了,为何见不到你们那
位正叔呢?」

    善柔见他回心转意,容色大见缓和,这董匡身份特别,人又精明,身手厉害,下面又有
大批手下,若有他帮手,何愁不能成事。

    赵致道:「他的身体不大好,所以除了打探消息外,我们甚麽事都不想让他劳心。」

    项少龙伸了个懒腰,打著呵欠道:「夜了!我也要回去睡觉了。」两女陪著他站起来。

    忽地三人都为各人间那暧昧难明的关系感到手足无措。

    项少龙暗忖还是早溜为妙,道:「不必送了!」往门口走去。

    两女打个眼色,由赵致陪他走出大门外,道:「用人家的马儿好吗?」

    项少龙记起她浑圆结实的大腿,充满了弹跳力的酥胸,差点要搂著她亲热一番,保证她
不会拒绝,但却是无心再闯情关,再加上了荆俊的因素,强压下这股强烈的冲动,道:「不
用了,横竖不太远。」

    往竹林走去,见赵致仍跟在身旁,奇道:「致姑娘请回吧!不用送了。」

    赵致一言不发,到进入竹林的暗黑里时,才低声道:「你可以不回去的。」

    项少龙的心「霍霍」跃动起来,赵致这麽说,等若明示要向他献出宝贵的贞操,对她这
麽一个心高气傲的人,是多麽难出口的说话。

    不过他却是无福消受,虽然是想得要命。

    叹了一口气,硬著心肠道:「姑娘不须这麽做的,假若你真是倾心董某,我会是求之不
得,可是姑娘既已心有所属,又不是真的爱上我这不知书礼的粗人,何苦这般作贱自己呢?
我帮你们绝不是为了甚麽报酬哩!」

    赵致猛地握拳重重在他背脊擂了两拳,大嗔道:「人家恨死你了!」话完掉头便走。

    项少龙苦笑摇头,发了一会怔後,收拾情怀,回家去也。

    想到明天的论剑大会,又振奋起来。

    前路仍是茫不可测,但他却有信心去解决一切。

    他虽知道这时代一些人的命运,但对自己的将来,则是一无所知。

    无论如何,这古战国的大时代里,生命实比二十一世纪的他所能经验的多姿多采得多
了。

    项少龙想不到她竟有此石破天惊的提议,呆楞楞的瞧著正一瞬不瞬瞪著他的赵致,目光
不由在两女玲珑有致的胴体上下作一番巡视,只感喉咙乾燥,咳了一声道:u致姑娘说笑
了,我真的不是不肯帮忙,而是有著说不出的苦衷,不能分神到别的事上。」

    赵致柔声道:「这样好吗!假若真的毫无机会,我们姊妹绝不会勉强先生和我们一起去
送死,但若有机会功成身退,先生可否为我们完成这企盼了七年的心愿呢?我们既成为了先
生的人,自不是与先生全无关系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