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如簧之舌

    项少龙回到行馆时,离日出只剩下个把时辰,等把整件事说了给滕翼听後,伸了个懒腰
打著呵欠。

    滕翼赞叹道:「你这一手真个漂亮,反使赵致不再怀疑你是项少龙。不过照我看这妮子
对真正的你并没有恶意,只是想要胁你去对付赵穆」。

    项少龙失声道:「好意得要用那弩箭抵著我的背脊。」

    滕翼道:「你两次坏了人家姑娘的行刺大计,那田柔这麽好胜,自是想一挫你的威
风。」

    项少龙想起在郭家的山路调戏赵致时,她欲拒还迎的神态,确对自己大有情意,现在若
她「误以为」占了她便宜的人,是u董匡」而非「项少龙」,会是甚麽一番感受呢?

    想起她「发觉」项少龙竟是董匡时,那失望的样子绝非装出来的。

    滕翼笑道:「既是奉旨不用装勤力,不若大家都去好好睡一觉,管他娘的会发生甚麽
事?」

    项少龙一想也是,返回寝室,倒头大睡,到乌果来唤醒他时,竟过了午饭的时刻,太阳
都快下山了。

    这些天来,还是首次睡得这麽酣畅。乌果道:「二爷在厅内等三爷吃饭!」

    项少龙精神抖擞地爬起来,梳洗更衣後出去与滕翼相见。两人踞案大嚼。

    乌果在旁道:「雅夫人派传来口讯,请三爷明晚到她的夫人府赴宴,到时她会派人来接
你,希望你能早点到她那儿去。」

    项少龙这才记起她昨晚答应了李园的宴会,当时还以为她随口说说,想不到竟认真起
来。苦笑道:「你看我们来邯郸是干甚麽,差点晚晚都要去和那些人应酬。」

    滕翼笑道:「应付赵穆不难,但应付这些女人可就教你吃足苦头了。」

    项少龙道;「我真想大干赵雅一场,好□心头之恨,可是这样定会给她把我认出来。正
如你所说,只要她用鼻子一嗅,小弟便无所遁形,更何况这个男人的专家那麽熟悉我的身
体。」

    滕翼摇头道:「我也为你处境难过……唔!」神情一动道:「也不是全无办法,昨天我
闲著无聊,到後园走了一转,其中有种草树,若把汁液□出来,涂少许在身上,可发出近乎
人体的气味,嗅起来相当不错,比女人用来薰衣的香料自然多了,这可解决了气味的问题,
假若你身上没有痣墨那类的特徵,吹熄灯在黑暗中干她,说不定能瞒混过去。」

    在一旁的乌果忍不住道:「三爷的家伙必然大异常人,一进去赵雅便会知道。」

    滕翼和项少龙给他说得捧腹狂笑起来。

    项少龙喘著气道:「你这麽懂拍马屁,不过我只是说著玩儿,并非真要干她,更不值得
如此冒险玩命。唉!那样把她当作□愤□欲的对象,终是有点不妥。」

    滕翼强忍著笑道:「不过那种叫『情种』的草树汁,搽一点也无妨,那你就算和赵雅亲
热些都没有问题,我立即著手泡制。」

    乌果一呆道:「竟有个这麽香艳的名字。」

    滕翼自得了善兰後,人变得开朗随和多了,伸手过去拍了拍他肩头,叹道:「小子可学
得东西了,这种情汁有轻微的催情效用,女人都很喜欢嗅,乡间小子如荆俊之辈,约会人家
闺女时都爱涂在身上,不过必须以米水中和,否则会惹来全身斑点疹痕。你要试试吗?」

    乌果兴奋地道:「回咸阳後定要找个美人儿试试。」项少龙道:「还有甚麽事?」

    乌果道:「武士行馆的赵馆主遣人送帖来,说明天的论剑会改在後天午时举行,请三爷
务要出席。」

    项少龙向滕翼道:「那另一个奸鬼李园太可恶了,说不定我真要狠狠教训他一顿。」

    这时有人进来道:「龙阳君来见三爷,正在外厅等候。」

    项少龙愕然,苦著脸向滕翼道:「有没有甚麽叫『驱妖』的汁液,让他一嗅便要避往天
脚底去。」

    滕翼哑然失笑道:「今次是老哥第一次不会□慕三弟的艳福了!」

    见到威武的董马痴大步走出来,龙阳君以一个「他」以为最美的姿态盈盈起立,还照足
女性仪态对他□衽为礼。

    项少龙看得啼笑皆非,又是暗自叫苦,笑著迎上去道:「君上大驾光临,鄙人真是受宠
若惊。」

    龙阳君那对也似会说话的眼睛往他飘来,从容笑道:「本君今天来找董先生,实有事耿
耿於怀,不吐不快。」

    今天他回复男装打扮,不过衣饰仍然彩色□纷,若他真是女子,项少龙定要赞她妩媚动
人,现在则是心颤胆跳,若他的不吐不快是一箩箩的绵绵情话,天才晓得怎样去应付。

    两人坐好後,龙阳君正容道:「本君认为董先生回归赵国的决定,实在太莽撞了。」

    项少龙为之愕然,但也暗中松了一口气,不解道:「君上何有此言?」

    龙阳君见左右无人,才柔情似水道:「我是爱惜董先生的人才,方不顾一切说出心中想
法,赵国现在好比一口接近乾枯的水井,无论先生的力气有多大,盛水的器皿和淘井的工具
是多麽完善充足,若只死守著这口井,最终仍难逃井枯人亡的结果。」

    项少龙心中一震,一向以来,他都不大看得起这以男色迷惑魏王而得居高位的家伙,现
在听他比喻生动,一针见血指出赵国的形势,不由对他刮目相看。故作讶然道:「赵国新近
才大胜燕人,怎会是一口快将枯竭的水井?」

    龙阳君微笑道:「垂死的人,也有回光反照的时候,太阳下山前,更最是艳丽。而这全
因为赵国仍有两大名将,硬撑著大局。若此二人一去,你说赵国还能拿得出甚麽灵丹妙药来
续命?」

    项少龙道:「君上说的话是否廉颇和李牧?」

    龙阳君道:「正是此二人,廉颇年事已高,守成有馀,进取不足,近日便有谣言说他攻
燕不力,孝成王一向和他心病甚重,所以目下邯郸正有阵前易将之说,谁都不知会否重演长
平以赵括换廉颇的旧事。」

    不容他插话,龙阳君口若悬河续下去道:「至於李牧则忠直而不懂逢迎,做人不够圆
滑,若遇上明主,此乃能得天下的猛将,可惜遇上孝成王这多疑善忌,好大喜功的人,又有
巨鹿侯左右他的意向,最终也不会有好结果,只可惜他漠视生死,仍恋栈不去,否则我大魏
上下君臣,必会倒屣相迎。」

    他这麽一说项少龙立知魏人定曾与这两名大将接触过,李牧拒绝了,却不知廉颇如何。
这龙阳君真厉害,若只凭一番说话便去了赵国这军方两大台柱,赵国还不是任魏人鱼肉
吗?」

    龙阳君见他听得入神,以为打动了他,再鼓其如簧之舌道:「董先生或者会奇怪本君为
何如此斗胆,竟在赵人的首都批评他们。一来本君并不把他们放在眼内,谅他们不敢动我半
根毫毛,更重要是本君对董先生非常欣赏,不忍见你将来一番心血尽付东流,还要沦为亡国
之奴。况且秦王与赵人间有深仇大恨,绝不会放过他们。良禽择木而栖,若先生肯来我大魏
效力,本君保证优屋礼遇非是赵国可及,至少不会因李园这麽一个尚未得势,在春申君下面
做个小跑腿的家伙几句说话,便慌得差点要把先生赶走。」

    项少龙心叫厉害,知道龙阳君在赵王身边布有眼线,所以才懂得把握时机,乘虚而入,
游说他改投魏国。

    不禁佩服岳父乌应元的眼光,给了自己这马痴的身分。现时各国皆重马战,他这董匡正
是各国都梦寐以求的人材。

    装作感动道:「君上这番话的确发人深省,鄙人定会仔细思量,还要向族人解说,但暂
时……」

    龙阳君见他没有断然拒绝,喜上眉梢,送了他一个「媚眼」道:「奴家最明白男人的心
事,董先生不用心急,最好能探清赵国情况,当知奴家没有半字虚语。」

    项少龙也不由佩服他的游说工夫,寥寥几句话,便道尽了赵国的问题,叹了一口气道:
「若董某不是赵人,这刻便可一口答应了。」

    龙阳君柔声道:「对孝成王来说,除了赵家外,谁会是赵人呢?若换了不是赵穆和赵
雅,於乌家一役之失利,早被他五马分□了。有才而不懂爱才,项少龙正是最好的例子,若
非先生送来一千匹上等战马,不出一年,赵国再无可用之马了。」

    项少龙心想你的心真够狠毒,把我拉走,等若打断了赵人的脚。

    龙阳君压低声音道:「听说赵霸应李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要求,後天午时在行馆举
行论剑会,只要先生点头,奴家便可使人到时挫他威风,看他还敢否这麽盛气凌人。」

    项少龙心中大讶,每次说起李园,龙阳君都是咬牙切齿,照计李园这麽高大俊秀,没理
由得不到龙阳君的青睐,看来是李园曾严词拒绝过他,才令他因爱成恨。

    又或是他不喜欢李园那种斯文俊俏型的美男子,而欢喜自己这阳刚粗豪的……嘿!自己
想到那里去了?

    意外地龙阳君站了起来,辞别道:「先生请好好想想,有答案便告诉奴家,那时再研究
细节,务使先生走得欢欢喜喜。」

    项少龙给他一忽儿「本君」、一忽儿「奴家」弄得头大如斗,忙把他送出大门,看著他
登上马车,在数十名随前从前呼後拥下去了,才苦笑回头。

    无论如何,他再不敢小觑这不男不女的人了。

    龙阳君走後,项少龙偷得浮生半日闲,独个儿在大宅的院落园林间漫步,想著当日偷入
此处,初遇朱姬的醉人情景。

    不论朱姬是怎样的人,但他真的感到她对他很有好感,那是装不来的。

    忽然间,他有点惆怅和失落,也感到寂寞,而事实上他应比任何人都更满足才对,以一
个现代人,来到这陌生又非常熟悉的古战国时代□,他的生命比任何一个时代的人至少要丰
富了一个时代。

    因为他经验多了一个时代。

    经过这几年惊涛骇浪的日子後,他连想东西的方式,所有的措辞和文字,都大致与这时
代的人相若。

    昨晚他想杀人灭口,辣手摧花,正是乌卓和滕翼两人认为是最合理的做法。

    幸好悬崖勒马,否则这辈子良心都要受到惩罚。想到这里,不禁暗自抹了一把泠汗。

    时值深秋,天气清寒,园内铺满落叶,在黄昏的暗沉里分外有肃杀零落的气氛。

    宴会有时也不错,在那些无谓的应酬和庸俗的欢乐里,很容易就可在自我麻醉中浑然忘
我。

    无由地,他强烈思念著远在秦国的娇妻美婢,想著她们日夕盼望他归去的情景,不由魂
为之销。

    忍不住随口拈来李白的名诗,念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
烦忧。」

    鼓掌声在後方近处响起。

    项少龙吓了一跳,猛然回过身来,见到滕翼伴著一身盛装,美得像天上明月的妃嫣然,
一起瞪大眼睛看著自己。

    这俏佳人秀目异采连闪,美丽的小嘴正喃喃重覆□这两句千古绝诗。

    项少龙大感尴尬,迎了上去道:「嫣然你这个样儿来见我,怎瞒得过别人的耳目?」

    滕翼道:「嫣然现在到王宫赴赵王的宴会,路过行馆忍不住进来看你,根本没打算瞒
人。嘿!你刚才作出来那两句诗歌真是精采绝伦,好了!你们谈谈吧!」识趣地避开了。

    纪嫣然妩媚一笑,纵体入怀,赞叹道:u今天李园拿了他作的诗歌出来给我看,嫣然已
非常惊异他的天份,甚为赞赏,可是比起你刚才那两句,李园的就像小孩子的无聊玩意,有
谁比你剖划得更深刻动人呢?嫣然甘拜下风了。」

    项少龙老脸一红,幸好纪嫣然看不见,紧接著她的话道:「不要夸奖我了,这叫情人眼
□出西施。」

    纪嫣然剧震一下,离开了他怀抱,定神看著他道:「天啊!你随口说出来的话总是这麽
精采奇特,还记得你那句『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化』,一句话道尽了现今所有国家的问
题,连韩非公子都没有这麽的警句。」

    说罢情不自禁献上热吻,差点把他溶化了。

    分开後,纪嫣然神魂颠倒地道:「项郎啊!作一首诗歌送给人家吧!由人家配上乐章,
势将成千古绝唱。」

    项少龙心中苦笑,他能由头念到尾的恐怕没有那首诗,怎能拿来应酬这美女,而且据别
人的创作为己有,等同侵犯版权,用口说说也还罢了,若真传诵千古,岂非预先盗了别人的
创作权,苦笑道:「这世上无一物事不是过眼云烟,千古传诵又怎样呢?」

    纪嫣然娇叹一声,伏倒他身上,喜嗔道:「少龙呀!你真害死人家了,今晚嫣然除了想
著你外,还有甚麽好想呢?偏又不可和你在一起。人家不理你了,由明天开始,你要来公开
追求我,让嫣然正式向你投降和屈服,这事你绝不可当作是过眼云烟。」

    再叹道:「过眼云烟!多麽凄美迷人,只有你才能如此一出口便成天然妙句。」

    项少龙心中叫苦,这叫愈弄愈糟,异日她迫自己不断作诗作词,自己岂非成了文坛大
盗。

    纪嫣然戚然道:「嫣然要走了,邹先生在马车上等我,这样吧!你若作好诗文,我便配
乐只唱给你一个人听,我知嫣然的夫婿既不好名也不好利。唉!名利确教人烦恼,若没有人
认识纪嫣然,我便可终日缠在你身旁了。」

    又微微一笑道:「不准动!」

    蜻蜓点水般吻了他一下,翩然去了,还不忘回眸一笑,教项少龙三魂七魄全部离窍至不
知所踪的地步。

    回到内宅,滕翼道:「现在我才明白为何纪才女都给你手到拿来,那两句实是无可比拟
的杰作,比之《诗经》更教人感动。那些诗歌你定然很熟悉了。」

    项少龙暗忖除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两句外,老子就对《诗经》一窍不通,只好唯
唯诺诺应了。

    滕翼道:「孝成王这昏君真教人心灰,若你真是马痴董匡,现在便应立即溜掉。你看他
因怕了李园,今晚宴请嫣然,差点有点头脸的人都在邀请之列,独把你漏了。」

    项少龙恍然,难怪龙阳君匆匆走了,原来是到赵宫赴宴。笑道:「难得有这样的闲暇,
我们不若到这里的宫妓院逛逛,不醉无休。」

    滕翼肃容道:「宫妓院内大多是可怜女子,三弟忍心去狎弄她们吗?」

    项少龙想起素女,大感惭愧道:「二哥教训得好!」

    滕翼点头道:「你真是难得的人,这麽肯接受别人的意见,来吧!我们出去随便走走看
看,亦是一乐。」

    两人坐言起行,出宅去了。走出行馆後,两人朝著邯郸城最热闹的区域悠然闲逛。

    街上行人疏泠,有点暮气沉沉的样子,比他们离邯郸前更是不如。

    乌家事故对赵人的打击深远之极,而这赵人的首都则直接把事实反映了出来。

    赵人对秦人的恐惧是可以理解的,长平一役的大屠杀早把他们吓破了胆。

    郭纵家业雄厚,当然不可说走就走,但平民百姓那理会得这麽多,借个藉口溜出城外,
就可逃到乡间或到别国去了。

    这种迁徙对中华民族的团结有著正面的作用,使「国家」的观念日趋薄弱,有利大一统
局面的出现。

    现在的七国争雄,有点异姓王族各争短长的意味。

    滕翼的说话惊醒了他的驰想,只听他道:「有人在跟著我们。」

    项少龙机警地没有回头,沉声道:「多少人?」滕翼泠静地道:「至少有七至八人,身
手相当不错。」

    少龙苦思道:「怕就是昨晚在宅外监视我们的人,邯郸谁会这麽做呢?」

    滕翼微笑道:「抓起一个来拷问几句不就清楚了吗?」

    项少龙会意,随著他转进一条僻静的小路去,两旁都是枫树林,前方有条石拱桥,跨越
横流而过的小河,对岸才再见疏落有致的院落平房。

    尚未走到小桥处,後方急剧的足音响起,有人喝道:「董匡停步!」

    项少龙和滕翼相视一笑,悠闲停步转身。

    只见二十多名彪悍的剑手,扇形包围了过来,有些由枫林绕往後方和两侧,把他们圈在
中心。

    项少龙定神一看,没有一个是他认识的,心中一动,喝道:「李园有本事就自己来杀
我,为何却要派你们这些小喽罗来送死?」

    众剑手齐感愕然,看样子是给项少龙一语中的,揭破了他们的身份。

    那些人仍未有机会反驳,两人趁对方心分神摇的好时机,拔剑扑出。剑啸骤起。

    那些人想不到对方要打就打,先发制人,仓卒拔剑招架。

    项少龙一声泠哼,发挥全力,施展杀手,首当其冲的敌人给他荡开长剑时,立中一脚,
正踢在小腹处,那人惨嘶中似弯了的河虾般倒跌开去。

    滕翼那方响起连串金铁交呜的清音,兵刃堕地和惨叫接连响起,自是又有人吃了大亏。

    项少龙一招得手,却不敢怠慢,这些人都是经验丰富的好手,虽交锋之始就失利,却无
人退缩,两把长剑如风雷疾发般由左右两侧攻来。

    项少龙继续逞威,移往右侧向那特别粗壮的大汉横剑疾扫,「当!」的一声,那大汉毫
不逊色硬挡了他一剑。

    项少龙心叫痛快,施出墨氏补遗三大杀招的以攻代守,猛劈入对方剑光里,那人亦是了
得,移後避了开去。

    左方长剑贯胸而来。

    项少龙使了个假身,避过对方凌厉的一击。此刻他若拔出飞针施放,敌人定难逃大劫,
可是他却要制止这诱人的想法,因为除非能尽歼敌人,再毁□灭迹,否则可能会给赵人在这
方面识破了他就是项少龙。

    这想法闪电掠过心头时,长剑在腰後掠至,项少龙反手回剑,重重砍在对方长剑近把手
处。那人远比不上刚才那壮汉,虎口爆裂,长剑亦给锋利的血浪砍开了一个缺口,脱手堕
地。

    项少龙硬撞入他怀里,好避过那壮汉再次扫来的一剑,手肘重击在那人胸胁处。

    肋骨断折的声音随肘传来,敌人口鼻同时溅出鲜血,抛跌往外,撞倒斜刺冲上来的另一
敌人。「当!」

    项少龙架著了那壮汉的一剑,忽地矮身蹲下,横脚急扫。

    壮汉那想得到有此奇招,惨呼一声,先是两脚离地而起,变成凌空横斜,再重重往地上
掉去。

    此时又有长剑交击而至,戮力围攻。这批人确是悍勇非常,教他应付得非常吃力。

    若没有滕翼在旁,只他一人,那可就胜败难测了。

    他无暇再伤那壮汉,展开墨子剑法的守势,硬把那三人迫在剑光之外。

    此时滕翼闷哼一声,撞在他背脊处,显是吃了点亏。

    项少龙百忙中回头一看,见到敌人已有三个倒在地上,但仍有五、六人状如疯虎般扑上
来,猛攻滕翼,喝道「进林内去!」

    一剑扫开众敌,飞脚再伤一人时,给人在有肩划了一剑,虽没伤及筋骨,但血如泉涌,
染红了衣衫。

    滕翼一声暴喝,磕飞了其中一人的兵刃,铁拳挥打,那人面门中招,立时晕倒。

    危机骤减,两人杀开血路,闪入林内。

    那些人给他们杀得心胆俱寒,那敢追入去,一声呼啸,扶起伤者,逃往小桥那一方。

    滕翼待要追去,给项少龙拉著笑道:「由他们走吧!抓到人还要多做一番无谓功夫,最
後还不是动不了李园吗?」

    滕翼道:「你受伤了!」

    项少龙也查看他左退的伤口,笑道:「只比你严重了少许,算甚麽呢!不过这批剑手的
确厉害,难怪李园如此气焰迫人。」

    滕翼哈哈一笑道:「我们是有点轻敌了。」

    项少龙搭著他肩头,嘻嘻哈哈回家去也。心中却想著李园看到手下折兵损将而回的难看
脸色。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