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煮酒论酒

    是夜乌府大排筵席,庆祝荆俊说成婚事。顺带恭贺项少龙一战成功,狠狠挫败了吕不韦
的诡谋。

    除了己方的人和琴清外,外人就只昌平君兄弟、王齿、王陵、桓奇、李斯、杨端和等
人。

    最妙是鹿丹儿也偷偷溜了来参加,自然成了众人调笑的对象,倍添热闹。

    酒酣耳热之际,乌应元欣然道:「最近老夫赢了一笔大钱,对怎样花掉它颇为头痛,各
位有何提议呢?」

    王齿笑道:「这是所有赌徒的烦恼,有钱时只想怎样花钱,囊里欠金时却又要苦苦张
罗,当然哪!乌爷富可敌国,自是只有先一项的烦恼了。」

    众人哄然大笑,只有桓奇抿嘴不笑。

    项少龙见状心中一动道:「不若把这笔钱花在小奇的速援军上去吧!」

    众人齐声叫好,但又觉得有点不妥当。

    昌平君问道:「小奇尚未有机会说出见吕不韦的经过呢!」

    桓奇叹了一日气道:「说到玩手段,我那是这老奸巨滑的对手。我虽应允了他明早朝会
时提出须增添两名副将,他仍藉口为建郑国渠,只能逐步增加速授军的经费,摆明是要留难
和控制我。」

    众人均大感头痛,由于吕不韦抓紧财政开支,等若间接把军队控制在他手上,任何军队
的增添装备或远程调动,若没有他点头,就难以实现。

    李斯最熟悉国家的财务,提议道:「乌爷不若把这笔赢来的大财,献给储君,再由储君
纳于廷库之内,那末有甚特别开支,就可不经吕不韦而能直接应付各种需求了。」

    乌应元豪气干云道:「这个容易,我还可另外捐献一笔钱财,那廷库就相当可观了。只
要能令吕不韦奸谋难逞,我乌应元是绝不会吝啬的。」

    众人齐声叫好。

    再商量了一会行事的细节,兴高采烈时,王齿叹了一口气道:「我王齿一生只佩服三个
人,就是白起、廉颇和李牧。白起狠辣奇诡,廉颇稳重深沉,但若说到用兵如神、高深难测
者,仍以李牧为首,赵国纵去了廉颇,但一天有李牧此人在,我大秦仍未可轻言亡赵。」

    王陵奇道:「今晚晚宴人人兴高采烈,老齿你为何忽然生出如许感叹?」

    王齿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苦笑道:「因为我刚收到由魏国传来的消息,安厘王病倒
了,故联想到廉颇亦必时日无多,才心生感触。」

    荆俊不解道:「听说安厘王一直不肯起用廉颇,若他去世,对廉颇该有利无害才对,为
何他反变为时日无多呢?」

    陶方亦讶道:「廉颇现正寄居信陵君府内,显然与无忌公子关系密切。

    安厘王若去,信陵君便成为魏国最有影响力的人,水涨船高下,廉颇的行情只有向好而
不会变坏,为何大将军竟有此言?」

    王齿见众人均一头雾水,惟有纪嫣然若有所思,秀眸射出黯然之色,喟然道:「人说物
以其类,我与廉颇虽屡屡对阵沙场,仍对他会落得如许收场,心中惋借。至于我为何有此看
法,纪才女必已有悟于心,就有请才女代为说出来吧!」

    人人均知纪嫣然曾在大粱长居过一段时间,深悉大梁情况,目光都转到她身上去。

    这名着天下的才女美目泛起凄迷之色,香唇轻吐道:「安厘王若病危,信陵君亦命不久
矣。廉颇既失靠山,惟有离魏投楚。楚人虽有李园,但却惯恋偏安之局,故廉颇再难有作为
了。」

    众人这才恍然。

    以魏安厘王的性格,必会在病逝前施辣手先迫死信陵君,否则就怕魏太子王位难保。这
种权力王位之争,绝没有人情可讲的余地。

    项少龙想起龙阳君,他自是太子增的一党,可想而知因安厘之病,使龙阳君正陷身激烈
的斗争中,那是全胜或全败之局,其中没有丝毫转折的间隙。

    桓奇正容向王齿请教道:「王老将军刚才说白起比李牧尚差少许,不知为何会有此看
法。要知白起一生战无不胜,三十七年扬威沙场,攻取城池七十有余,料敌应变,层出不
穷,未尝一败,长平一战,采取后退诱敌,分割围歼的策略,更是一战功成。使赵人由强转
弱,何人尚能与其争一日之短长。」

    桓奇显然对白起这前辈名将非常崇拜,故忍不住出言为其争辩。

    王齿眼中射出缅怀之色,徐徐道:「当年长平之战,白起为主将,我王齿为裨将,此事
在当时乃最高机密,其时先王有令:「有敢泄武安君白起*哒丁梗收匀顺跏*
并不知主持大局者,实长武安君,此正为白起一向惯用的手段,为求成功,不择手段。」

    项少龙心中生出颇为特别的感觉。

    以一个二十一世妃的人,却到这古战国的时代里,听着王齿这一代名将娓娓叙述那最关
键性和最惨烈的一场攻防战,这种滋味,确是难以言宣。

    长平之战可说是当时最为人讨论的话题,除赵人不愿提起这伤心往事外,其他人都乐此
不疲。但听着王齿这当年曾参与其事的秦方大将亲口说出来,众人的感受更大是不同,既心
生敬畏,又长意趣盎然。

    王齿叹道:「廉颇确是老而弥坚,知道我强他弱,稍一失利,立采筑垒固守,疲备我军
的战略,看似保守,其实却是明智之举。要知长平坐拥天险,实是无可比拟的坚固要冲。在
长平一战前,白起和老夫定下策咯,先攻韩国,由白起攻占韩魏交界的军事重镇野王,老夫
则北向攻击上党一带,贴迫长平,而在此时座镇长平的廉颇已有先见之明,下令构筑防御工
事,准备了充足的兵力和粮草,要和我们打一场持久战。」

    王陵点头道:「廉颇确是有饶略的人,弄到我方大军不但面对坚城而无用武之地,还因
其不断派人扰乱我们的粮援部队,使我方出现军需补给困难的危机,当时就是由我负补给后
援之责。反之廉颇却是以逸待劳,在长平城东侧建立了一个非常坚固的阵地,巩固了防军和
首都邯郸的联络,使我们陷于非常不利的境地。若非赵孝成年轻气盛,以为廉颇老而怯战,
遂中了武安君反间之计,改以鲁莽轻敌、高傲自恃的赵恬代廉颇,败的可能就是我们了。所
以长平之胜,败因在于孝成王阵前换将的错着,武安君的运筹帷幄,只属次要。」

    王齿解释道:「老夫对白大将军亦非常钦佩,但有名主始有名臣,当年先王一开始便破
格重用白起,由左庶长起,隔两年已升为大良造,而武安君亦没有令先王失望,领军的第二
年,便在伊阙之战中,以他名震天下的铁骑冲锋军,凭不到三分一的兵力,一举攻破韩魏二
十四万联军,虏获其帅公孙喜,使魏国西方五镇全部沦陷,接着一年更连续攻占魏人旧都安
邑和附近六十一座城池,至此本是最强大的魏国只落得苟延残喘的分儿了。」

    昌文君双目射出崇敬之色,叹道:「如此功业,世所罕有,为何仍及不上李牧呢?」

    王齿摇头苦笑道:「武安君之所以能有此史无前例的战果,皆因手段之残酷亦是史无前
例,每次战胜,必尽屠对方降军,以削弱对方实力。这虽是最厉害的方法,却非其他人所能
办得到,且有伤天和,远及不上李牧之从容大度,故比较起来,仍是差了一点。」

    众人这才明白为何在王齿心中,白起仍比不上李牧。

    而李牧能使敌方大将折服,亦可知他是如何厉害了。

    李斯叹道:「长平一战,实是我大秦强弱的转折点,谁想得到当年曾大破我军的赵奢之
子,竟是如此不济。赵奢那一战该是武安君唯一的败绩了。」

    桓奇赧然道:「我一直都没把该战当是白起的败仗。」

    王齿向项少龙语重心长地道:「老夫今趟向储君提议升少龙作大将军,就是针对李牧而
发,眼下环顾我大秦诸将,只有你和王翦可与李牧争一日之短长,我和蒙骜名份虽高,却缺
乏了你那种能使将士效死命的本领。」

    项少龙心中苦笑,对着其他人还可说,若对着李牧,纵使能硬着心肠,怕也难以讨好。
可恨这却是早晚会发生的事。

    昌平君点头道:「大将军的话非是无的放矢,李牧最近歼减了匈奴十余万骑兵,又降服
了东胡、林胡多个部落,赶得匈奴王单于狼狈北窜,短期内再无力犯赵,际此天下大乱的时
刻,无论晶王后和郭开如何猜忌李牧,也迫得要把他调回来守卫东疆了。」

    李斯淡淡道:「本来赵国除李牧外,尚有司马尚和庞爰两大主将,故现时郭开虽全力压
制李牧,可是当司马尚和庞爰两人都吃败仗时,就应是李牧出马的时刻了。」

    项少龙深心中愈发景仰李牧了,只要看看王齿这等猛将,说起他时仍颇有谈虎色变之
感,即可见他确是英勇不凡。

    各人再谈了一会后,这才兴尽而散。

    次晨醒来,项少龙先苦练了一轮刀法,才与纪嫣然一起出门,后者是领人到春祭的渭水
河段,为黑龙出世预作安排和预演,否则若出了差错,就会变成天下间最大的笑话了。

    由于早有李斯通知小盘关于乌应元献金和桓奇的速援军须作财政和人事的安排,所以他
不用先见小盘,而是直接往赴朝会,省了不少时间。

    项少龙忽然感到无比的轻松,自庄襄王被害死后,先是田猎、接着是到楚国去,还有前
日的决战,好事坏事,一波接一波地汹涌过来,教他应接不暇,连喘口气也有困难。但在这
一刻,压力大大减轻了。

    至少在可见的将来,没有甚么特别伤脑筋的事。

    自己也算可怜,除了初到贵境时与美蚕娘一起过的那段日子,他从未真正全心全意去享
受过在这古时代里自己那奇异的生活。

    正胡思乱想时,后方蹄声骠响。

    项少龙和十八铁卫同时回头里去,原来是缪毒来了,后面还跟着韩竭、令齐两人和大群
前后开道的亲随。

    只论气派,项少龙确是瞠乎其后。

    缪毒转瞬来到他旁,笑道:「项太人昨晚设宴欢饮,为何竟然漏了小弟呢?」

    项少龙大感尴尬,借着与韩竭和令齐打招呼,争取到少许缓冲时间,匆匆间想好了答
案,微笑道:「那算甚么宴会,只是昌平君临时要为我搞个祝捷宴,还把两位王大将军似拉
夫般拉了来,吃的却是由我提供的酒菜,占尽便宜,所以缪大人勿要怪我,要怪就怪左相那
小子吧!」

    缪毒、韩竭、令齐和其他人听他说得有趣,都大声哄笑起来,气氛至少在表面上融洽了
很多。

    缪毒停不了笑地喘着气道:「项大人的词锋可能比得上苏秦和张仪,教小弟再难兴问罪
之师。顺道向项大人道个歉,前晚邱日升胆大妄为,自作主张,已给小弟严责,希望项大人
不要放在心上。」

    项少龙暗中叫好,知道缪毒因认定了吕不韦是头号敌人,所以才这么卑躬屈膝地来向自
己修好,笑道:「下边的人有时是不会那么听话的了,是啦!为何仍未见国兴来向我报到
呢?」

    后侧的韩竭笑道:「这事间我就最清楚了,没有十天丰月,休想做好官服印绶等物,他
怎敢妄去报到呢?」

    此时宫门在望,缪毒出其不意道:「长话短说,醉风楼最近来了个集天下美色的歌舞姬
团,项大人今晚定要和我到醉风楼欢醉一宵,若是推托就不当我缪毒是朋友了。」

    项少龙心中暗道:「老子从没把你当过是朋友。」但当然不会表露心声,苦笑道:「若
项某人的娇妻因在下夜归而揍我一顿,要惟内史大人是问了。」

    缪毒哑然失笑道:「原来项大人说话这么风趣,唉!真恨不得快点天黑,好能与项大人
把盏言欢,今晚黄昏小弟在醉风楼恭候大驾。」

    项少龙暗叫倒霉,他的希望刚好和缪毒相反,就是希望永远是白天,那就不用和缪毒虚
情假意地磨它整个晚上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