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旧情难遏

    项少龙和赵雅并肩回到举行宴会的大厅时,该处已闹哄哄一片,骤眼看去,至少来了五
十多人,大半都是旧相识,包括了郭纵等人在内,分成十多组在闲聊和打招呼。

    郭开见到他们,先向项少龙打了个暧昧的眼色,接著把他拉到正与赵穆交谈的郭纵处,
将他介绝给这大商贾认识。

    赵雅则像蜜糖遇上蜜蜂,给另一堆男人围著讨好奉承,可见她的魅力丝毫未减。

    项少龙暗忖赵雅的生命力与适应性真强,这麽快便从自己予她的打击中回复过来。唉!
自己都是放过她好了,说到底总曾有一段真诚的交往。

    郭纵亲切地道:「董先生远道来此,郭某怎也要作个小东道,不知先生明天有没有时
间,侯爷和郭大夫当然要作陪客。」

    项少龙微笑道:「郭公这麽客气,没空都要有空哩!」

    郭纵大喜,与他约定时间。

    赵雅这时脱身出来,来到项少龙旁,尚未有机会说话,一人大笑走过来道:「今天终於
见到夫人了!」

    项少龙别头看去,只见一个年约三十,长相威武英俊的男子,大步走过来。

    此人脚步有力,腰配长剑,气势摄人之极。

    赵雅一看到他,美目明亮起来,置项少龙不顾,媚笑道:「平山侯这麽说,真折煞妾身
了,好像人家是很难才可见到的样子。」

    原来这人就是韩国此次派来的使节平山侯韩闯,看来颇是个人物。

    赵穆哈哈笑道:「你们暂停打情骂俏,闯侯来,让我介绍你认识名震天下的马痴董匡先
生。」

    韩闯目光落到项少龙脸上,神情冷淡,敷衍了几句後,便把赵雅拉到一旁,亲热地喁喁
私语起来。

    项少龙心中有气,又恨自己始终不能对这荡女忘情,幸好有面具遮著真正的表情,但话
却忽然说少了。

    赵穆看在眼里,借个机会扯著他走往一旁道:「赵雅包在我身上,必教你有机会一亲芳
泽。不过我却有个忠告,此女人尽可夫,先生和她玩玩好了,切勿认真。」

    项少龙知道误会愈来愈深,忙道:「正事要紧,这等事对我来说实在可有可无。」

    赵穆那会相信他,还未有机会说话,门官报声道:「魏国龙阳君到!」

    大厅内立时静了下来,显然与会诸人,大多尚未见过这以男色驰名天下的美男子。

    赵穆这好此道者双目立时放射异采,盯著入门处。

    环佩声响处,「烟视媚行」的龙阳君身穿彩服,在四、五名剑手护侍中,□□娜娜步进
厅堂来。

    厅内立时响起嗡嗡耳语的声音,话题自离不开这男妖。

    赵穆拍了项少龙肩头一下,迎了上去。

    郭开来到项少龙旁,低笑道:「世间竟有如此人物,不是精采之极吗?」

    乐乘也来到他另一边,摇头叹道:「侯爷有得忙的了。」

    项少龙看著赵穆与龙阳君低谈浅笑,亦是心中叫绝,同时心中警□。这龙阳君对男人既
有兴趣又特别留心,自己一个不小心,说不定会给「他」发现破绽,那就糟透了。

    赵雅的声音在他身後响起道:「怎样了?看你们目不转睛的样子,是否受不住男色所诱
呢?」

    项少龙无法压下对她与那平山侯韩闯那亲热态度的反感,冷哼一声,走了开去。

    赵雅追到他旁娇笑道:「董先生为何神情不悦?是否人家开罪了你哩?」

    项少龙心中懔然,至此才真正确定对这荡女犹有馀情,故忍不住升起嫉忌之心,失了常
态。忙收摄心神,停步往她瞧去,微微一笑道:「夫人言重了,夫人又没有做过甚麽惹鄙人
不高兴的事,何出此言?」同时想到赵雅刚才可能是故意半真半假地借韩闯来测试自己对她
的心意。

    赵雅横她一眼道:「那为何人家只说了一句话,董先生就要避开呢?」

    项少龙知没法作出解释,索性不加解释,淡淡道:「我这人欢喜做甚麽便做甚麽,从没
有费神去想理由。」

    赵雅给他的眼睛盯著,心头泛起既熟悉又迷惘的感觉,而他那种自然的男性霸气,更令
她芳心软化,幽幽叹了一口气道:u你这人真的变幻莫测,一时比任何人都温柔,一时又像
现在般冰冷无情,教人不知如何应付你才好。」

    项少龙这时瞥见赵致伴著赵霸步入场内,加入了赵穆的一组。赵穆则招手唤他过去与龙
阳君相见。便向赵雅微微一笑道:u这里已有足够的人令夫人大费心神了,何用把宝贵的精
神浪费在我这粗人身上。看!平山侯又来找你了。」

    赵雅循他眼光望去,韩闯刚和龙阳君客套完毕,朝她走来,不禁暗恨韩闯,怪他来得不
是时候。

    失去了项少龙後,使她感到无比的失落和空虚,所以回复了以前勾三搭四的生活方式,
希望借别的男人来麻醉和作践自己,以减轻歉疚和思念项少龙的痛苦。

    可是总没有人能代替项少龙。

    这韩闯初来赵国时,她便与他打得火热,过了一小段快乐的光阴。但不旋踵发觉这人代
替不了项少龙,热情逐渐冷却下来,须要别的新鲜和刺激了。

    所以当遇上身形「酷肖」项少龙的董匡时,便像发现了新的天地。今早虽给他粗鄙的神
态语气惹怒了,但无可否认确也予她另一种刺激。到项少龙刚才在园里向她说了那番使她心
神俱醉的话,令她像重温与项少龙相处的醉人时光时,一颗芳心早转到此人身上。

    项少龙愈表现出男性的阳刚硬朗的气魄,便愈使她感到对方是项少龙的化身,遂更为倾
倒。在这种情况下,韩闯反成了讨厌的障碍。

    思索间韩闯早来到身前。

    项少龙潇洒一笑,告了个罪,离开两人,朝赵穆和龙阳君等人走去。

    赵致和龙阳君同时往项少龙望来。

    项少龙故意改变了步姿,充满粗豪之态,哑声拱手道:「董匡拜见龙阳君!」

    龙阳君的「美眸」闪过惊异之色,应道:「久仰先生大名,今日得见,幸何如之!」

    赵致则仍瞪大俏目,一瞬不瞬地瞧著他。

    赵穆哈哈一笑,把赵霸等和几位赵国的大臣逐一为项少龙引见。

    龙阳君「媚笑」道:「先生确是当世豪士,难怪引得我们女儿家个个不转睛了!」

    赵致俏脸一红,才知因这人酷肖项少龙而失态,垂下俏脸,又狠狠瞪了龙阳君一眼。

    项少龙给龙阳君看得心头发毛,祈祷他不要看上自己才好。

    赵霸哈哈一笑道:「龙阳君和董先生均为用剑高手,不若找天到行馆来大家切磋切磋,
岂非武坛盛事?」

    龙阳君滴溜溜的眼睛环视全场後,笑道:「若能把我们的纪才女也邀到赵馆主的行馆
去,说不定这里的所有人都会去趁热闹,那才是真正的盛事哩!」

    众人陪笑起来。

    赵致又忍不住偷望了项少龙两眼,神情古怪。

    项少龙心中叫苦,猜到应是荆俊这家伙漏了点消息,否则赵致的神情不会如此奇怪。

    就在此时,门官特别提高声音唱道:「纪嫣然小姐芳驾到!」

    全场吵闹声倏地消退,不论男女,无不朝大门瞧去。

    项少龙的心脏霍霍急跃起来。

    这久别了的红粉俏佳人,是否风采依然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