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星夜刺客

    项少龙与纪嫣然诸女策马来到离岛府几个街口的通衢处,滕翼和数十名精兵团的战士正
在等候他们。

    众人纷纷下马。

    滕翼走到项少龙旁,低声道:「我们的人比这批田单派来的死士更先一步进入隐蔽的战
略要点,所以现在对敌人的形势了若指掌,只不知少龙想把来人全部歼杀。还是要尽量生擒
敌人呢?」项少龙凝望书长街黑沉沉的另一段街道,其中一截在到达府门前的路上由于两边
都是参天古树,故特别幽暗,正是敌人伏击他们的最佳地点。

    项少龙沉声道:「二哥有甚么主意呢?」滕翼道:「要生擒敌人,自是要多费手脚,但
由于我们人数比他们多上数倍,故可以在他们惊觉事败逃走时,才布下天罗地网擒捕他们,
小俊已把城内驻扎的一团五百人都骑军调来助阵,保证没有人能溜走。」

    项少龙点头道:「就照二哥意思办吧:田单这名狐狸真厉害,才回齐国,便派了这么一
个暗杀团到咸阳来,而因有吕不韦的掩护,我们直至寿宴时,始知道有这么一个暗杀团的存
在,亦可见我们的情报网上有着致命的漏洞,此事之后,必须设法补救。」

    滕翼点头答应后,道:「我们去吧!」项少龙、纪嫣然、十八铁卫随着滕翼和他的人,
沿着长街灯火不及的喑影迅速而行,不一会到了那截藏有伏兵的路段外。

    除了乌府门前两盏大风灯外,整段路沐浴在星月黯淡的光晕里,有种荒凉凄美的感觉。

    项少龙凑到纪嫣然的小耳旁道:「才女今晚显尽了威风哩!」纪嫣然把香喷喷的玉脸贴
上他的大嘴,喜孜孜道:「那及得上夫君大人呢?不过百战宝刀厉害得过了分,否则管中邪
就老命难保,这是否叫过犹不及呢?」滕翼也觉好笑,通:「怎会有厉害得过了分这回事,
应是管中邪气数未尽,命不该铯。不过这人也实在身手惊人,竟能在剑断的一刻,避过百战
刀的疾劈。」

    此时十八铁卫等五十多人分散到各战略要点,甚至攀往附近房舍树木的制高点,把这端
路段完全封锁了。

    项少龙沉声道:「事后我回想起来,管中邪是故意让我砍在缺口上,好断剑保命,此人
的智计确是惊人。」滕翼和纪嫣然同时倒抽一口凉气,在那种情况下,管中邪仍能临危不
乱,以这种骇人听闻的方法保命逃生,确是厉害。

    此时有人来报,一切预备妥当,随时可以动手。

    众人都等待项少龙的指令。

    项少龙微笑道:「敌人现在锐气正盛,我们就索性等他一个半个时辰,到他们惊疑不
定,心慌意乱时,就是我们出手的好时机了。」

    滕翼和纪嫣然齐声叫绝,前者道:「若是如此,我就使人去张罗些网索一类的东西,好
擒拿敌人。」

    滕翼去行事时,项少龙挨着纪嫣然到了一颗大树下坐好,笑道:「今晚确是充满刺激和
奇险的一夜,以吕不韦的性格。如此大失面子,可能更激起他谋朝篡位之心,幸好我们退有
黑龙这着绝活,否则就真头痛了。」

    纪嫣然仰望星空,眼中闪着幸福的光华,挨着他怩声道:「有夫君大人在,吕不韦能有
甚么作为。若说行军打仗,王齿比徐先和鹿公两人更厉害,只要能保住他不被吕不韦害死,
吕不韦和蒙骜便一天难以公然举兵,且秦人的忠君爱国,天下知名。那到吕不韦随意操纵。
我反更担心杜璧和蒲鹄。他们拥有长安君成乔这张可拿出来与储君抗衡的好牌,可利用秦人
反吕不韦的情绪,更加上地方势力和东方三郡的人心不稳,他们又与赵人勾通,除非不发
动,一发动必能酿成大祸,故不可不防。」

    项少龙对这位爱妻的识见,一向佩服得五体投地,点头受教道:「多谢才女提醒,明天
我入宫时会和储君、李斯和昌平君商量,免致有起事来时,猝不及防,乱了手脚。」

    纪嫣然悠然轻叹,把头枕到他宽肩上,道:「嫣然一生人中最感激老天爷的事。就是嫁
得项少龙为夫婿,自国破家亡后。每逢失意之时,总不时想到了结束这没有意义的生命,幸
好没那么做了。否则就不会有今夜这钟凶险又美丽的一刻了。」

    项少能伸手环着她香肩,感动地道:「才女垂青我项少龙,该是我感激零涕才对。」

    纪嫣然坐直娇躯,喜上眉梢道:「这正是我们夫君大人独特之处,从没有像其他男人般
视自己的女人为奴为婢。唔,清姊在此刻定是和廷芳、致致和小贞小凤秉烛夜
谈,谁的心都离开不了你。」

    项少龙正想说话时,「砰!」的一声,在那截路的上空爆开了一朵烟花,照亮了昏黯的
街道。

    在这古代的照明弹下,瞧见十多人正沿街狂奔过来。

    两人站了起来,发出命令。

    战争开始了。

    一时杀声贯耳。

    战事转瞬便变成你逐我走的追捕战。

    在项少龙方面设了的天罗地网下,敌人不死即伤,又或当场被擒。

    附近居民被惊醒过来。当然没有人敢出来观看。

    蹄声人声,粉碎了这地区的安宁。

    当项少龙回到乌府门外时,被擒下的齐人全已五花大绑,集中在主宅前的广场处。

    荆俊报告道:「杀了二十五人,生擒六十七人。嘿,看来那最美的软骨女和侏儒都没有
参与这行动,唉,事实上里面没有半个是我们曾见过的齐人。」

    项少龙驰入府门,只见被擒者虽疲倦沮丧,但人人都脸有宁死不屈的神色,不禁心中暗
叹。

    自己该怎样处置他们呢?正踌躇间,蹄声由远而近,管中邪领着一队人旋风般冲进来,
施礼道:「下属来迟一步,请项大人恕罪。」

    项少龙等自知来者不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项少龙跳下马来,淡淡道:「也没有甚么大不了的事,只是一群小贼阴谋不轨,管大人
即便把他们带走,如何发落,就由管大人呈来报告,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这种事便好了。」

    不但是管中邪,连滕翼、荆俊和纪嫣然也感愕然。

    谁都知项少龙不会这么好相与,只是不知他葫芦里卖甚么药。

    管中邪呆了半晌,正想说话,项少龙不耐烦地挥手道:「把人带走吧。明早给我一份报
告,好让我知道是否有人在背后指使和这批人的来历。」

    管中邪虽惊疑不定,但还有甚么话好说的。立即指挥手下把人押走,连尸体都不放过。

    项少能与滕翼等步入大厅时,荆俊奇道:「三哥为何无端端放过这扳倒吕不韦的大好机
会呢?」项少龙笑道:「这批人没有一个曾在今晚的杂耍表演中现身,可知吕贼早有布置,
即使这些人给我们逮着,亦不会泄出吕贼与此事有关。」

    纪嫣然点头道:「若非如此,吕不韦就是大笨蛋了,上趟牧场之战,事后的收尾就弄得
吕不韦一身麻烦,今次自然要学乖了。」

    滕翼皱眉道:「可是三弟也不须将人交给管中邪,只要我们严刑拷问,至少可套出这批
人如何进入咸阳,从而发现可寻之迹,让吕不韦头痛一下也是好的。」

    四人此时在大厅坐下,侍女奉上热茶,众铁卫守在四方。

    项少龙微笑道:「今次让管中邪收押凶徒,目的是要钓他这条大鱼,可以想像在明天的
报告里,吕不韦必会诿过别人,这是他们早拟好的策略,好能在除去我后,仍可借而打击别
人。」

    纪嫣然恍然道:「那定是杜璧了!」滕翼拍案叫绝道:「我明白了,管中邪任由这么多
人进入咸阳,自是有亏职守,我看他还怎能保着都卫统领之职。」

    项少龙淡淡道:「若没有蒙武蒙恬这两只妙棋。恐怕仍动不了管中邪,但现在有了小武
或小恬去当都卫统领,吕不韦那犯得着再坚持下去。从明天开始,都城二大军系都落在我们
手上,吕不韦想造反就更困难了。」

    纪嫣然赞叹道:「夫君大人真是算无遗策,但却难防缪毒要争夺这位子,在太后支持
下,他非是全无机会的。」

    滕翼笑道:「那就由吕不韦去和他争个焦头烂额好了。」

    此时远处隐隐传来车马之声,纪嫣然欣然俏立而起,道:「定是廷芳等回来了!」言罢
朝大门走去。

    荆俊神情兴奋起来,低声道:「三哥不是说过要去武士行馆找邱日升的晦气吗?今晚天
色这么好,明天定是风和日丽,我们千万不要浪费了这么好的日子呢!」项少龙和滕翼同时
哑然失笑。

    滕翼抓着荆俊的肩膊道:「莫忘了我们的项大将军明天要带你这小子到鹿府正式提亲,
你还只想到打打杀杀。」

    荆俊喜动颜色,自刮了一巴掌后,赧然应是。

    此时一名女侍来到项少龙旁,低声道:「大人喝茶。」

    项少龙没有留心,随手接过她递过来的茶杯。

    忽地刀光一闪。

    侍女右手一翻,纤腰猛扭,手上现出一把寒气森森的匕首,已闪电抹往项少龙咽喉处。

    完全出于本能的反应,项少龙仰跌后方,避过了致命的一击,茶杯同时抛往后方。

    滕翼和荆俊同时大喝跳了起来,荆善等亦大骇扑至。

    那侍女一个翻胯,射出手中匕首。同时往侧门处逸去,身手之快捷灵活,教人叹为观
止。

    项少龙跳跃了起来,匕首插胸而入,惨叫一声,倒回地上去。

    滕荆两人魂飞魄散,齐往项少龙扑去。

    众铁卫此时已把刺客截着,激战起来。


    滕翼和荆俊扶起项少龙,撕开匕首插中处的衣衫,只见内里穿上由清叔打制、琴清缝纫
的护身甲胄,匕首只能透穿了少许,登时松了一口气。

    项少龙透出一口气,惊魂未定道:「不要杀她!」滕翼大喝道:「项爷没事,生擒她好
了!」一声尖叫。侍女已被乌光扑倒地上。

    项少龙把匕首拔了出来,锋尖只沾了少许刺破皮肉的鲜血。

    铁卫把女侍押到三人身前。

    项少龙定睛一看,赫然是杂耍团的台柱,那最美的柔骨美妞儿。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