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风虎云龙

    醉风楼今晚份外热闹,大门外车马络绎不绝,人们要排着队进去。

    项少龙和小盘研究过后,决定只带十八铁卫和另十八名御前高手入内,免得人们只看阵
势,便知有异平常。

    好不容易进入高墙内这未来奏始皇见到诺大的主楼和别院里无不灯火珲煌,一片盛世之
象,登时心花怒放,与众人指指点点,好不高兴。

    刚巧一座别院处正有姑娘和客人在放烟花取乐,弄得满天斑烂彩花,色光迷人,更添炽
烈的气氛。

    楼主伍孚正在大堂入门处迎宾,见来的竟是昌平君和项少龙等人,虽是分身不暇,仍抽
身迎上,一揖到地道:「大人不记小人过,小人有时虽是口不对心,只因身不由己,请左
相、项大人和诸位达官贵人,原谅则个。」

    项少龙等心中叫苦,伍孚这么来个「坦诚相对」,他们难道还要和他计较吗?

    此时十多名姿色可人的俏婢拥了上来,笑语盈盈中,为众人脱去御寒的外衣,又奉上热
巾拭脸抹手,服侍周到。

    趁此空档,伍孚谦卑地逐一招呼拜见。

    此人显是对朝廷人事了如指掌,听到李斯、桓奇之名即肃然起敬,说了番得体的场面
话。

    项少龙介绍小盘时这家伙听到「秦始」之名,显是一头雾水,摸不着脑袋。不过见他既
能和昌平君和项少龙等权贵一起来寻欢作乐,众人又对他态度恭敬,兼之这突然冒出来的人
样貌虽老嫩难分,但方面大耳,虽不英俊,却自具一股威慑众生的气度,且双目瞪来,自己
便涌起下拜的冲动,那敢怠慢,忙恭敬道:「秦大官人一表人材,世所罕见,必非池中之
物,请多多关照小人。」

    这几下马屁拍得恰到好处,小盘本对他只有恶意而无好感,闻言立即改观,哈哈一笑
道:「伍楼主客气了,今晚寡……哈!今晚秦某远道而来,就是要见识一下贵楼醉风四花的
色艺,楼主给我好好安排吧!」

    他们说话处乃醉风楼的迎客大堂,由于项少龙等人多势众,十八铁卫和十八名贴身保护
小盘的御卫又散布开来,形成了个保护罩,登时占去了半个大厅。

    刚进来的客人,见到是项少龙、昌平君这种当权的人,大多「安守本分」,悄悄绕道而
行。只有一众彪悍武士进来后,见到伍孚只顾侍候众人,停了下来,脸现不满之色。

    十八铁卫还好一点,那十八名御卫一向服侍的是秦国之主,那会把任何人放在眼内,均
虎视耽耽,对这十来个武士毫不客气。

    伍孚听到小盘的要求,脸露难色,可是小盘自有种教人不得不听他那种理所当然的话的
威势,忙不迭道:「这事有点困难,待小人安排一下,怎也设法让她们抽身来侍奉各位大人
一会。」

    荆俊瞥了那群武士一眼,心中大乐,凑近项少龙道:「「疤脸」国兴来了,还有常杰。
哈!这群混蛋定是活得不耐烦了,竟在睁眉突目呢。」

    项少龙回头望去,首先认出了国兴来,当然因他额角和面额均有疤痕,而事实上他亦生
得比其他人壮硕,气度沉凝,一看便知非是易与之辈。国兴虽与俊俏无缘,但却颇有男性的
魅力。

    国兴等显亦认得项少龙,见到是他,均感意外,但仍毫不畏惧地与他对望。

    小盘感到气氛有异,别过头来朝他们望去,见到国兴等嚣张的态度,冷哼道:「这些是
甚么人物?」

    昌平君忙恭敬道:「是渭南武士行馆的教席国兴和常杰。」

    伍孚何尝见过昌平君对人说话时恭敬至此,眼中闪过惊异之色。

    小盘正要使人把他们拿下来,项少龙凑到他耳旁道:「今晚是来作乐啊!」

    小盘惊醒过来,他仍有点小孩心性,哈哈笑道:「对!对!我们进去耍玩吧!」

    尚未举步。

    把门的唱喏道:「屯留蒲大爷到!」

    项少龙、小盘等停下脚步,回头往入门处望去。

    开道的是十二名同样装束的轩昂武士,接着是个高冠博带的中年汉子,这人比常人足足
高出一个头有余,及得上项少龙的高度,宽大的锦袍更衬托出他不凡的气势。

    最厉害是他那对眼睛,淡淡一扫大堂,便似成竹在胸,对一切有数于心。

    他不但没有半分商家的俗气,相貌还高古清奇,只是神情倨傲,对正在旁相迎献媚的鹑
婆春花爱理不理的。

    伴着他的尚有两名衣服华美的年青武士,看来都是第一流的剑手。


    伍孚大感为难,这蒲鹄乃秦国东方举足轻重的地方名人大豪,一时间可不知逢迎招呼那
一方才好,何况还有正等他等得不耐烦的国兴等人。

    项少龙乃挑通眼眉之人,笑道:「伍楼主即管去招呼贵宾,我们自行上楼便成了。」

    这番话怕只有项少龙敢说出来,换了即使贵为左相的昌平君,仍不敢准伍孚不招待储君
而去侍候其他人。

    伍孚如获王恩大赦,一边打恭作揖,一边召来另一手下,引领众人上楼。

    项少龙等举步往内进走去,准备登楼时,国兴排众而出,大步追来道:「诸位大人请留
步!」

    小盘双目厉芒一闪,掠过杀机,停下步时,项少龙伸手过来轻拍了他一下,示意他勿要
动怒,才与众人转过身来,面向正大步走过来的国兴。

    众御卫一字排开,阻止他走得太近。

    远处则是伍孚殷勤地招呼着蒲鹄。

    国兴停了下来,施礼道:「小人谨在此祝项大人明晚旗开得胜,盛名不坠。」

    项少龙自知这只是开场白,冷冷道:「国兄究竟有何指教?」

    国兴措了拦在身前的众卫一眼,脸容上怒意一现即收,昂然道:「敝馆上下对项大人的
剑术非常欣佩,若改天大人有空,请到敝馆一行,好让小人们有机会受大人指点。」

    项少龙暗忖这等若公然搦战了,只不知是否出自缪毒意思,还是渭南武士行馆馆主邱日
升想把领导地位争取回来的私下行为。

    昌平君等无不冷哼连声,表示不悦。

    「疤脸」国兴却是一无所惧,眉头都不动半下,一派硬汉本色,静待项少龙的答覆。

    项少龙淡淡笑道:「贵馆一向这么关心我项少龙,我早便想登门拜候,这样吧!看看我
的心情那一天比较坏一点,就来找你们见识见识吧!」

    国兴轰他说得这么不留情面,双目闪过森寒的杀气时,小盘鼓掌道:「说得好!到时项
大人勿漏了我。」

    国兴愕然望向小盘,当然不知他是何方神圣,厉喝道:「阁下何人?」

    「锵!」

    十八御卫一起拔剑,却只发出一下声响,可知这些人能荣任贴身御卫,不但武技高强,
还训练有素。

    其中一御卫冷喝道:「竟敢对……嘿!对公子无礼,给我跪下。」

    那群武士行馆的人见势不妙,拥了过来,还是国兴知道除那「公子」不知是甚么人外,
其他人都是惹不起的,忙把众人拦着。

    蒲鹄和伍孚等均愕然瞧来。

    项少龙哈哈笑道:「秦兄何须为这等人败了雅兴,我们还是寻乐去吧。」

    再不理气得变色的国兴等人,引着小盘登楼而去。

    同时心中暗笑,他等若救了国兴等的小命,否则纵是缪毒亲来,朱姬驾到,他们也难逃
腰斩之厄。

    步入楼上宽敞的大厅时,众人显是早得风声,知项少龙仍有闲情来喝酒,一时全场肃
静,所有目光均集中在这明天即要决战管中邪的人身上去。

    小盘怕给人认出,堕后走在众人之间,由滕翼和桓奇等挡着别人视线。

    杨端和、白充两人早到了,一时仍未看到小盘,欣然起迎,频说:「稀客」。

    换了任何人,明天对着管中邪那样的可怕对手,今晚岂敢出来胡混?

    荆俊先一步抢前,低声告诉他们储君来了,但千万不要下跪见礼,两人脸上的肌肉完全
不受控制的透出惊愕神色,手足无措,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

    他们的席位设于大厅一边临窗处,只有十个席位,小盘含笑亲切地和杨瑞和这两名将领
打过招呼后,便背厅而坐,免得给人看到他的脸孔。

    众人纷纷坐下。

    由于今晚恃别热闹,座无虚席,先前又想不到小盘会来,三十六个铁卫御卫都没有坐
位,幸好每个席间极为宽敞,赶上来的春花早得伍孚授以竭力相待,尽心服侍的吩咐,忙急
就章的使人在旁加设两席,扰攘一番后,才回复先前热闹酣畅的情况。

    侍女穿花曲蝶的上来奉上美酒。

    小盘点了菜肴后,芙道:「各位兄台随便谈笑,就像平时那样好了。」

    话虽如此,却没有人敢透出一口大气,情况异样之极。

    项少龙见秋笑道:「杨将军和白将军早来了,为何却不唤姑娘陪酒?」

    杨端和乾咳一声,尴尬地道:「项大人上来前,酒楼内人人都在谈论大人明天一战的胜
负,有人甚至吵得脸红耳赤,我们听得入神,其他的事都忘了。」

    白充垂头不敢看小盘,低声道:「当有人传来项大人已抵迎客厅的消息,厅内便哄动起
来,有人说项大人必是稳操胜券,又有人说项大人不知……嘿不知……唉!都是不说了,总
之现在没有人敢再说半句话了。」

    滕翼笑道:「是否不知自爱呢?」

    白充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项少龙此时正游目四顾,发现了几席熟人,一席是吕府的著名高手,*酥茏*
桓、鲁残外,新来的许商、连蛟和赵普都在,出奇的竟是图先陪着他们。

    许商、赵普、图先见项少龙往他们瞧来,都含笑打招呼,但周子桓、鲁残这两个旧人,
和连蛟这个连晋的堂兄兼师兄,均表现出不屑理会的神态。

    他们身旁各有一名姑娘侍酒,却没有像单美美、扬豫、归燕、白蕾那种顶级的红阿姑。

    另一席是缪毒的人,离他们只隔了三席,除英伟轩昂的韩竭外,还有两个人,经荆俊指
点后,才知就是缪毒最得力的缪肆和令齐。

    那缪肆外型和缪毒差远了,又矮又肥,不过双目灵动,显是狡猾多智的人物。

    令齐则一表人材,外貌儒雅风流,是个典型的谋士类型。

    此时国兴等走了上来,加入到他们那一席去。

    小盘亦在偷偷巡视席内诸人,见到一些平时道貌岸然的大官,正拥美调笑,大感有趣,
对众人道:「各位可随便召姑娘陪酒,不要因我而扫了兴。」

    风流如荆俊也惟有报以昔笑,有小盘在,能呼吸畅顺已是本事,谁还敢召妓相陪,若那
些不知情的美人儿,爆出自己平日的风流行径,那才累事呢。

    伍孚此时登上楼来,显是亲自招呼了蒲鹄到其中一所别院去,一路和各席客人打哈哈,
走了过来,毕恭毕敬道:「杨豫姑娘唱毕一曲即过来相伴,她听到项大人来了,甚么客人都
忘记了。」

    项少龙暗忖这等小人,憎厌他都属浪费精神,遂抛开往事,笑道:「今晚主客是这位远
道而来的秦公子,杨豫是来陪他,而非陪我。」

    伍孚拍马屁拍到马腿上,哈哈笑道:「大人放心,小人已分别通知了美美、小蕾和燕
燕,她们分得身时即会来见秦公子,任公子罚酒罚唱。」

    伍孚不愧欢场中吃得开撑得住场面的人,这么一说,众人都不好怪他。

    熹地一声冷哼来自国兴那席,只听有人冷言冷语道:「官当得大确是不同凡响,无论多
红的姑娘都要委屈相从。」

    这句话明显是针对众人而来,各人无不色变。看来缪毒的人要比吕不韦的人更有所恃,
嚣张得教人难以相信。

    要知项少龙此席他们认识的无一不是当朝红人,昌平君更贵为左相国,比缪毒高了数
级,而他们仍敢出言嘲讽,自是由于有朱姬作他们的大靠山之故。

    众御卫人人手按剑柄,只等小盘一声令下,就过去斩人。

    小盘终亲身体会到缪党的气焰,龙颜寒若冰雪,两眼厉芒闪烁,看得众人和伍孚均心生
寒意。

    在这剑拔弩张,千钧一发的时刻,李斯含笑站了起来,朝韩竭、国兴那席走过去。

    全场静了下来,观望双方形势的发展。

    这时不但国兴等不知李斯过来干甚么,连小盘和项少龙等亦大惑不解。

    李斯到了国兴那席处,俯身低声说了一番话后,只见国兴、韩竭等人人色变,噤若寒
蝉,才潇潇洒洒地走了回来。

    席内立时响起嗡嗡细语,当然是各人均在猜测李斯究竟变了个甚么把戏,竟能使气焰冲
天的缪党立即收敛。

    李斯坐下后,在众人询问眼光中若无其事的道:「在下只是如实告诉他们,储君下了严
令,在决战前谁若斗胆干扰项大人,立斩无赦,故特别派出御卫贴身守护,负责执行命
令。」

    伍孚亦在俯身聆听,闻言与众人一起拍案叫绝,他尚以为李斯只是假传圣旨呢。

    小盘龙颜大悦,一方面是李斯急智过人,更因国兴等终慑于他的威势,不敢逾越。

    就在此时,有人隔远笑道:「本来还不相信,原来真是少龙来了,我们两个老家伙没有
白走一趟。」

    众人望去,原来到的是王齿和王陵,显是正在其中一所别院作乐,现在闻风而至。

    众人暗呼不好时,两个秦国重将来至近前,一见小盘,同时失声道:「储君!」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