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真假嬴政

    北风呼啸中,项少龙和荆俊两人无声无息地窜墙越壁,避过巡卫和哨岗,来到朱姬楼外
的花园里。

    荆俊留下把风,项少龙熟门熟路地来到二楼窗外,轻轻一推,窗门应手而开。

    朱姬的声音在里面轻呼道:「是少龙吗?快进来!」

    项少龙一个闪身穿窗入屋。

    朱姬忙把窗门关上,转身挨著窗台,胸口不住起伏,显是心情紧张。

    房内只有一盏暗弱的孤灯,由於放在窗台那边的一角,所以不虞会把两人的影子,反射
在窗纸上。

    灯火强调了朱姬右半边身体,左半边没在暗影里,使她玲珑浮凸的身材,更具立体的感
觉,诱人至极。

    房内燃著了火盆,温暖如春,所以朱姬的衣衫虽单薄,她却仍是那麽舒慵适意。

    她美丽的媚眼像火炬般燃烧著,更具灼人的暖意,一瞬不瞬地盯著项少龙,好像要把他
的五脏六腑也研究清楚的样子。

    项少龙还是首次遇到这麽大胆野性,一点不怕男人的女人,心脏不由「霍霍」跃动起
来,表面却冷冷地和她对视著。

    这是个绝不简单的女人。

    朱姬樱唇轻启道:「项少龙!我可以信任你吗?」

    项少龙微微一笑道:「看来夫人没有可以选择的馀地了!」

    朱姬美目深注道:「就算我可以信任你,但你又凭甚麽本事把我们母子带出去。」

    项少龙暗忖我既然可潜到这里来,自然可把你们带出去,正要冲口说出来,忽觉不对,
改口道:「这正是我来找夫人商量的原因,因为我猜到赵穆必会把所有人手集中在储君
处。」

    朱姬点头道:「你非常精明,难怪赵穆这麽忌惮你。每次他们说到你时,我都很留心在
听,没想到不韦竟找到了你,真的很好。」

    项少龙听她说吕不韦时,像提到个陌生人似的,心中懔然,看来她是不会对任何男人忠
诚的。男人在利用她,她也在利用男人。

    皱眉道:「储君那面的情况如何?」

    朱姬轻叹道:「除非你率领大军,攻破邯郸城,否则休想把他带走,自异人郎君登基
後,赵穆便调来二百名身手高强的武士,日夜不停轮班在大宅内陪守他,外面又加建高墙,
形成宅内有宅,并长期有一营近千人的禁卫军在守卫著,除非你能化作鸟儿,否则休想潜进
去见他。」

    项少龙听得眉头大皱,今天乌应元向肖月潭说起质子府守卫森严,不但没有夸大,还把
实情「夸细」了。

    朱姬若无其事地淡然道:「而且就算把他救出去也没有用,赵穆乃用药的大行家,给他
喂了一种奇异的药物,必须定期服食解药,才可没事,若没解药吃,不出十天便要毒发身
亡。」

    项少龙整条脊骨都似结了冰的冰柱。

    我的妈啊!这就是未来的秦始皇?

    今次真是前面有虎,後门有狼,进退两难。

    还以为救出她们母子是举手之劳,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吁出一口凉气道:「这样扣著储君,除了用为出气外,对赵人有甚麽好处。」

    朱姬淡淡道:「你也应听过赵穆的阴谋,故意以酒色把他变成废人,说真的,赵穆恨不
得把他送回去当秦王。但现在却不是时候,因为会便宜了吕不韦,你明白了吗?」

    项少龙当然明白,吕不韦这麽急切把她们母子运返咸阳,就是要加强与庄襄王的关系。

    这刻他终於发现当朱姬提到儿子时,只说「他」而没有任何称呼或直叫他名字,语气冷
淡得骇人,一时不禁迷惑起来。

    朱姬忽然狠狠道:「这小子死了倒好,见到他我便无名火起了。」

    项少龙吃了一惊,人谓虎毒不食子,朱姬为何会诅咒能令她成为王太后的宝贝儿子?

    朱姬移了过来,挽起他的手,拉著他往秀榻走去,柔声道:「来!到榻上再说吧!」

    项少龙一来已完全没有心情,二来刚和春盈诸女荒唐过後,仍疲不能兴,三来紧记劝
戒,不可和这同时是吕不韦和庄襄王禁脔的女人发生暧昧关系,骇然下反手抚著她道:「恐
怕时地都不适合吧!」

    朱姬没好气道:「你以为人家不知道吗?只不过那些婢女奉命每隔一段时间便来看我,
躲在榻上,安全得多了。」

    项少龙心道原来误会了她,忙随她钻入帐内,立时芳香盈鼻。

    朱姬著他躺在内侧,以锦被盖著两人,转身挤入他怀里,用力抱紧,小嘴凑到他耳旁轻
轻道:「奴家要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但要你先发毒誓,不可以告诉任何人,才可以让你
知道。唉!我也是别无选择,才不得不告诉你。我在这里不准踏出屋门半步,又没有任何可
信任的人。」

    项少龙心中大讶,甚麽秘密须发毒誓不得外□那麽厉害呢?

    答道:「我项少龙一言九鼎,答应了人的话,绝不食言,夫人放心好了。」

    朱姬欣然道:「我知你是那种言必有信的人,可是奴家仍不放心,你便当迁就人家
吧!」

    美女软语相求,无奈下,项少龙只好发了个毒誓,同时心中暗笑,项某人根本不信毒誓
会应验,对我有甚麽约束力呢?不过既然答应了,自亦不会随便向人说出来。

    朱姬犹豫片晌,压低声音道:「他们软禁著的那孩子根本不是我的儿子。」

    项少龙差点失声惊呼。

    我的天啊!这究竟是甚麽一回事?

    朱姬还未有机会再说话,敲门声响,婢女在门外道:「夫人睡了吗?侯爷来了!」

    项少龙魂飞魄散,正要跳起身来,朱姬一把将他按著,伸手往前在床饰处一按,项少龙
躺处立即变成活板,把他翻到床下的暗格去。

    瞬那间,项少龙由榻上温暖的被窝,变成躺在有棉被垫底的床下暗格里,幸好还开有通
气孔,不虞缺乏空气。

    门打了开来,赵穆的声音道:「美人儿,本侯来探望你了!」

    朱姬答道:「侯爷今天精神焕发,定是发生了令你高兴的事,奴家很代你开心呢!」

    这时暗格内的项少龙正猜到身躺处必是郭开那「奸夫」的专用暗格,闻言亦要赞朱姬很
懂得对男人灌迷汤。

    接著他「感到」赵朱两人在榻沿坐下,还有亲嘴声和朱姬令人销魂蚀骨「伊唔」喘息的
声音。

    好一会後,赵穆笑道:「听说你的吕郎派了图先到邯郸来救你,美人儿你高兴吗?」

    朱姬嗔道:「你还不知奴家的心意吗?没有了你,甚麽地方人家也不想去,而且这只是
谣言罢了!谁会蠢得到这里来送死?」

    下面的项少龙心中叫绝,朱姬自是在偷听赵穆的口风。

    果然赵穆冷哼道:「怎会是谣言,现在秦国旧臣正与吕不韦展开激烈斗争,要他负上毒
杀先王的责任。恐怕连你的庄襄王都护不了他。吕不韦死了,我自会把你们母子送回咸阳,
那时可不要把我忘记了。」

    赵穆虽没有说出来,但项少龙和朱姬都猜到消息定是来自想扳倒吕不韦的秦朝权贵。

    这秦朝外来人和本地权臣的斗争,可谓牵连广泛了。

    主战场在秦廷,副战场却是在邯郸。

    原本很简单的事,竟变得复杂无比,尤其朱姬刚才说的话,更是出人意表,石破天惊。

    朱姬大发娇嗔道:「不回去!不回去!人家绝不回去,由政儿回去好了,我要留在这里
和你□守。」

    连下面的项少龙亦听得目定口呆,她怎能说得这麽真实感人,若让她去到二十一世纪,
必是演艺界的超级巨星。赵穆完全受落,又亲起嘴来,夹杂著赵穆毛手毛脚时引起的衣服摩
擦声,男女的淫笑和呻吟声,下面的项少龙大叹倒楣。若两人在榻上欢好,他就更难受了。

    这时他若要刺杀赵穆,确是易如反掌,但当然他不会蠢得那样做。

    好的是赵穆谈兴未尽,停止了对朱姬的侵扰,道:「我今天这麽开心,是因为赵雅那贱
人终於落到我算计里,难以自拔。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她了,既迷恋荣华富贵,又最是贪新忘
旧,不过她对项少龙已是很特别的了。幸好我还有一招杀手,就是教孝成王动以兄妹之情,
加上利害关系,那到她不诚心就范?」

    项少龙的心直往下沉,完了!赵雅真的背叛了他。只不知她把自己的事透露了多少给王
兄知道?幸好为了不使她担心,很多事他都没有和她说,否则更不堪设想。

    朱姬故意道:「为何你整天都咬牙切齿提著那项少龙,他和奴家有甚麽关系呢?人家对
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赵穆怎知这狡妇在探他口风,又或根本不去防范这失去了自由的美人儿,淡淡道:「怎
会没有关系,乌家一直和吕不韦有联络,项少龙是乌家的孙婿,吕不韦若来偷人,自须借助
乌家的力量。」顿了顿冷哼道:「项少龙莫落到我手里,那时我会令他後悔了做人。我操他
时,你得在旁看著!」

    下面的项少龙听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扑出去把他杀了。

    朱姬当然知道项少龙在听著,忍不住喘笑著道:「那个毛头小子怎斗得过你呢?他迟早
总会落到你手里,任你施为。」

    赵穆显是听得兴奋,道:「来!上榻吧!」

    朱姬总算有点良心,不依道:「半夜三更来弄醒人家,累得人家肚子饿了,那来得兴
趣。」

    赵穆显是对她极为迷恋,忙召人去弄点心给朱姬吃,才满足地道:「现在赵国没有人敢
开罪我了,只等把乌家连根拔起,便不会再有人敢不看我赵某人的脸色行事了。」

    朱姬曲意奉承几句後,柔声道:「我看项少龙定是不折不扣的蠢材,否则怎会相信以淫
荡闻名天下的赵雅会对他忠心专心呢?」

    项少龙惟有苦笑,朱姬这两句话当然是免费赠给他的礼物。

    赵穆那想得到其中有此转折,正正经经答道:「你错了!赵雅对项少龙确是动了真情,
所以很多事直到此刻仍替他隐瞒著。不过我太明白她了,所以她怎斗得过我,她不想和项少
龙一块儿死,就只好乖乖与我合作。」再舒服地叹一口气道:「项少龙这小子不但不蠢,还
非常厉害,若不是抓著赵雅这弱点,真是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

    项少龙想起一事,立时汗流浃背。

    假若赵倩把纪嫣然、邹衍在大梁救他们一事,说了给赵雅听,再转告赵穆,那纪嫣然邹
衍两人便非常危险了。

    这时侍女来报,食物准备好了。

    赵穆和朱姬步出房外。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项少龙叫了声「谢天谢地」,一溜烟走了。

    赵倩在榻上辗转反侧,怎样也无法入睡。

    没有了项少龙在身旁,她有种凄苦无依的感觉。

    她又想到赵盘,这失去了母亲的孩子日渐变得阴沉可怕,只有对著她和项少龙时才有点
天真欢慰,连赵雅的账他也不卖。

    假设他表现得脆弱一些,赵倩反会好受点。

    就在此时,帐幔忽给揭开,正要惊呼时,项少龙熟悉的声音道:「倩儿!是少龙!」

    赵倩那想到夜深人静时爱郎会出现榻旁,狂喜下扑了过去,死命把他搂著。

    项少龙脱掉靴子,搂著她钻入被窝里,先来个长吻,才低声问道:「你有没有把嫣然姊
救我们的事告诉雅夫人?」

    赵倩何等冰雪聪明,闻言骇然道:「她不是有甚麽不妥吧?为何说给她听会有问题?」

    项少龙色变道:「那是说你已告诉她了!」

    赵倩摇头道:「没有。但却不是我不信任她,而是我曾答应嫣然姊,绝不把这事告诉任
何人,所以只把那我们早编好的故事告诉她。」

    项少龙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大气。

    赵倩娇躯一颤道:「天啊!夫人究竟做了甚麽事?要劳你半夜三更偷进来问倩儿这样的
问题。」

    项少龙爱怜地抚著她粉背道:「今晚你有没有见过她呢?」

    赵倩道:「听说她有客人来了,所以我不方便过去。噢!我想起来了,每次说有客人
来,小昭她们的神情都很古怪,似乎充满了愤怨,但又无法作声的样子,那客人难道是□
□」

    项少龙早已麻木了,再不会为赵雅与齐雨偷欢有任何激动,他乃提得起放得下的洒脱人
物。

    他曾向赵雅提议让荆俊等人保护她,却给她坚决拒绝了,当时尚不会意,现在知道她是
不想让他知道和齐雨的私情。

    赵倩道:「项郎啊!求你告诉人家是甚麽一回事好吗?」

    项少龙道:「这几天你有没有觉得夫人有甚麽异样的地方?」

    赵倩凝神想了一会,思索著道:「给你这样一说,夫人果然似和以前不同了,不时心神
恍惚,有次我还发觉她独自一人在垂泪,问起她时,她只说想起了妮夫人。有时又无端端发
下人的脾气。」再不依地催促道:「究竟是甚麽一回事啊!人家的心憋得很难受呢!」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你再想想,她有没有说过甚麽特别的话,例如我们绝逃不出
去,诸如此类的。」

    赵倩道:「这就没有,但她曾提过吕不韦现在自身难保,随时有抄家灭族的大祸,我们
若随乌家去投靠他,等若由狼口走到虎口里。」

    项少龙道:「那你怎样答她?」

    赵倩吻了他一口道:「我说只要能跟著你,死也没关系。」接著一震道:「是了!当时
她神情很古怪,回想起来,似乎像既羞惭又後悔的样子。跟著便借故走了。」

    项少龙至此已对赵雅完全死了心。

    赵穆说得对,他比项少龙更了解赵雅。所以可先後两次利用这善变的女人来害他。

    叹了一口气後,把情况大约告诉了赵倩。

    赵倩早料到大概的情形,出奇地冷静。

    项少龙道:「你至紧要表现得若无其事。」

    赵倩深情地献上香吻,柔情似水地道:u倩儿晓得了,我对你这新圣人有无比的信心,
知你定能领著倩儿和乌家安然渡过劫难。」

    项少龙临走前道:「你真舍得丢下父王,随我去接受茫不可测的命运吗?」

    赵倩肯定地点头道:「只要能离开父王,倩儿甚麽都不怕。人家有件事仍未告诉你,就
是娘死了後,倩儿的奶娘曾说了句骂赵穆的话,辗转传到父王那里,他便立即赐奶娘毒酒,
奶娘临死前握著我的手垂泪叮嘱:若有机会定要远离王宫,做个平常人家的女儿也比做公主
强多了。」

    项少龙听得不胜感慨。

    他真的不明白王族人的心态,正如他并不明白赵雅那样。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