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雪地歼仇

    项少龙与滕翼挨坐在屋内窗子两旁的墙脚处,静心守候凶残敌人的来临。滕翼的情绪平
复下来,显出高手的冷静和沉稳,但眼里深刻的苦痛和悲伤却有增无减。项少龙想分他的
神,问道:「滕兄是否自少便在这里狩猎为生呢?」

    滕翼默默想了一会,沉声道:「实不相瞒,我本有志於为我韩国尽点力量,所以曾加入
军伍,还积功升至将领,後来见上面的人太不像样,只知排挤人才,对外则摇尾乞怜,心灰
意冷下才带同家人,隐居於此,那知..」

    蹄声隐隐传来。两人精神大振,爬了起来,齐朝窗外望去。雪花漫天中,在这银白色世
界的远处,一队人马,缓驰而至。项少龙一看下眼也呆了,失声道:「至少有六、七十
人!」滕翼冷冷道:「是九十至一百人。」

    项少龙仔细看了一会,惊异地瞧了他一眼,点头道:「你的观察很准确。」滕翼道:u
项兄你还是走吧!凭我们两人之力,加上陷阱也对付不了这麽多人。」项少龙本来头皮发
麻,暗萌退走之念,现在明知滕翼要决意死战,反激起了豪气,沉声道:「滕兄不要这麽快
便□气,只要我们能坚持一会,天色一黑,便大利於我们的行动,哼!我项少龙岂是临阵退
缩的人。」

    滕翼感激地看他一眼,再全神贯注往逐渐迫近的敌人处。此时天色转黯,项少龙用足目
力,剧震道:「是嚣魏牟!」心中涌起强烈的歉意。

    滕翼早听了他的事,一呆道:「是齐国的嚣魏牟!」叹了一口气道:「项兄不要自责,
这完全不关你的事,你也是受害者吧了!」项少龙见他如此明白事理,心结稍解,亦更欣赏
这甘於平淡隐居生活的高强剑手。

    这时大队人马来至屋前外边的空地处,纷纷下马。项少龙和滕翼两人埋伏的那所房子,
正是惨剧发生的地方,照常理,嚣魏牟的人绝不会踏进这间屋来的。嚣魏牟脸色阴沉,征勒
站在他旁,脸色亦好不了多少。

    看著手下们把马鞍和行囊由马背卸下来,搬进其他屋内去,嚣魏牟咒骂一声,暴躁地
道:「我绝不会错的,项少龙诈作朝楚国逃去,只是掩眼法。而他若要回赵,便只有三条路
线,谅他也不敢取道我们的大齐和魏国,剩下便只有这条韩境的通道,但为何仍找不到他
呢?」征勒道:「我们是乘船来的,走的又是官道,比他快了十来天也不出奇,现在我们布
置停当,只要他经过这里,定逃不过我们设下的数十个岗哨。」

    嚣魏牟道:「记得不可伤赵倩!」话毕朝项滕两人藏身的屋子走来。项滕两人大喜,分
别移到门旁两个大窗,举起弩弓,准备只要他步进射程,立即发射。征勒叫道:「头子!那
间屋..」

    嚣魏牟一声狞笑道:「这麽精采的东西,再看一次也是好的,我最爱看被我奸杀了的女
人。」说完大步步去。项滕两人大喜,蓄势以待。

    忽地远处有人大叫道:「头子!不妥!这里有座新坟。」项滕两人心中懊悔,想不到嚣
魏牟这麽小心,竟派人四处巡视。知道机不可失,机括声响,两枝弩箭穿窗而出,射往嚣魏
牟。此时这大凶人距他们足有三百步之遥,闻破风声一震往旁急闪。

    他本可避开两箭,但项少龙知他身手敏捷,故意射偏了少许,所以他虽避过了滕翼的
箭,却闪不过项少龙的一箭,贯肩而过,带得他一声惨嚎,往後跌去,可惜仍未能命中要
害,不过也够他受的了。

    这时近百人有一半进入了那六间屋内,在外的四十多人齐声惊呼,朝他们藏身的屋子冲
来。项少龙和滕翼迅速由後门退去,来到屋後,燃起火箭,朝其他屋射去。

    这些屋顶和松木壁均被他们下过手脚,在外面抹上一层易燃的松油,一遇到火,立即蔓
延全屋,连闭上的门窗亦波及了。北风呼呼下,进了屋的人就像到了个与外隔绝的空间,兼
之奔波整天,都卧坐下来歇息,那知外面出了事,到发觉有变时,整间屋都陷进了火海里。
一时惨号连天,有若人间地狱。

    那些朝屋子冲杀过来的十多个贼子,眼看可冲上屋台,忽地脚下一空,掉进了项滕早先
布下的陷阱去,跌落十多尺布满向上尖刺的坑底去,那还有幸免或活命的机会。瞬息间,近
百敌人,死伤大半,连首领嚣魏牟都受了伤。

    滕翼两眼喷火,一声狂喊,冲了出去,见人便杀。项少龙由另一方冲出,两枝飞针掷
出,先了结两个慌惶失措的贼子,拔出木剑,朝嚣魏牟的方向杀去。

    嚣魏牟被征勒和另一手下扶了起来,移动间肩头中箭处剧痛椎心,自知无法动手,虽见
到大仇人项少龙,仍只能恨得牙痒痒的,而己方只剩下二十多人,愤然道:「我们走!」征
勒和手下忙扶著他朝最近的战马仓皇而去。

    项少龙眼观八方,大叫道:「嚣魏牟走了!」众贼一看果然不假,又见两人武技强横,
己方人数虽占优势,仍占不到半丝便宜,转眼又给对方杀了五人,心胆俱寒下,一哄而散,
纷纷逃命去了。项少龙和滕翼见机不可失,全力往嚣魏牟奔去。

    几个忠於嚣魏牟的贼子返身拦截,给这如猛虎出柙的两大高手,几个照面便了账。项少
龙踢飞了一名敌人後,迅速追到嚣魏牟身後。征勒见离马匹尚有十步距离,拔剑回身,拦著
项少龙。

    项少龙大喝一声道:「滕翼!追!」一剑往征勒劈去。征勒不愧一流好手,运剑一挡,
奋不顾身杀来,一时剑风呼啸,杀得难解难分,最要命是征勒全是与敌偕亡的招数,项少龙
一时亦莫奈他可,惟有等待他锐气衰竭的一刻。这时嚣魏牟已跨上马背。滕翼刚好扑至,一
剑劈出。一个手下刚要回身应战,竟被他连人带剑,劈得溅血飞跌七步之外,可知他心中的
愤恨是如何狂烈。

    嚣魏牟强忍伤痛,一夹马腹,往外冲出。滕翼一声暴喝,整个人往前扑去,大手一探,
竟抓著马的後脚。战马失去了平衡,一声狂嘶,侧跌往雪地去,登时把嚣魏牟抛下马来。征
勒扭头一瞥,立时魂飞魄散。

    项少龙那肯放过时机,「嚓嚓嚓」连劈三剑,到第三剑时,征勒长剑荡开,空门大露。
当滕翼扑过去与嚣魏牟扭作一团时,项少龙木剑闪电刺入,征勒一声惨哼,整个人往後抛
飞,立毙当场。此时嚣魏牟临死挣扎,一手捏著滕翼喉咙,正要运力捏碎他的喉骨,却给滕
翼抓著露在他肩外的箭簇大力一搅,登时痛得全身痉挛,手也松了开来。

    滕翼骑在他身上,左手用力一拔,弩箭连著肉骨鲜血喷溅出来,嚣魏牟痛不欲生时,他
的右拳铁□般连续在他胸口击了十多拳,骨折声爆竹般响起,嚣魏牟七孔溅血,当场惨死。
然後滕翼由他身上倒了下来,伏到雪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意料之外地,项少龙由嚣魏牟身上搜到他失去了的飞虹剑,心中不由感慨万千。项少龙
把赵倩由隐蔽的地穴抱起来时,赵倩担心得脸青唇白,娇躯抖颤。

    大雪停了,繁星满天,壮丽迷人。项少龙爱怜地痛吻她香唇,把她拦腰抱了起来,往坟
地走去。滕翼割下了嚣魏牟的首级,在坟前焚香拜祭。





    项少龙放下赵倩,道:「滕兄今後有何打算?」滕翼平静地道:「我甚麽都没有了,除
了一人一剑外,再无挂虑。项兄若不嫌弃,以後我滕翼便跟著你,甚麽危难艰险也不会害
怕,直至被人杀死,好了结这凄惨的命运!」项少龙大喜道:「我喜欢还来不及,但滕兄不
须如此郁结难解,不若振起意志,重过新的生活吧!」滕翼摇头道:「项兄不会明白我对妻
儿和亲人的感情的了,那是我生命的一切,现在我已一无所有,除了项兄的恩德外,我再不
会对任何人动感情,那太痛苦了。」

    赵倩鼻头一酸,饮泣起来。滕翼叹道:「唉!爱哭的小公主!」项少龙搂著赵倩,淡淡
道:「嚣魏牟这首级会很有价值,滕兄有没有方法把它保存下来!」滕翼道:「这个容易得
很,包在我身上好了!」

    有了滕翼这识途老马,路上轻松多了。他不但是出色的猎人,也是烧野味的高手,又懂
采摘野生植物作佐料,吃得项赵两人赞不绝口。滕翼对大自然有著宗教的虔诚,深信大自然
有著各种各样的神灵,每到一处,必亲吻土地和祷告祈福。

    五天後,他们到了靠近魏境一条大村落,数百间房子和几个牧场分布在广阔的雪原上,
风景优美,充盈著宁洽的气氛。实是这战乱时代中避世的桃源。

    滕翼不但和这里的人非常稔熟,还备受尊敬,几个放羊的小子见到他来,立时飞报入
村,还有人打响了铜锣出迎。赵倩看著有趣,展露出甜甜的笑容,看得项少龙只想立即带她
入房憩息,共度春宵。

    沿途不住有男女老幼由屋内走出来向滕翼打招呼,男的忍不住狠狠盯著赵倩,女的却在
偷看著项少龙。十多条狗儿由四方八面钻了出来,追在他们马後,还对滕翼摇头摆尾,表示
欢迎。

    「滕大哥!」声音由上方传来。项赵两人吓了一跳,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
瘦削青年,手足纤长,脸容不算英俊,但整个人却有种吊儿郎当的潇洒,挂著乐天坦诚的笑
容,两脚摇摇晃晃的,竟坐在一棵参天大树挂满冰霜雪花的横干上,离地足有三丈的距离,
教人担心他会坐不稳掉下来时,那就糟了。

    赵倩惊呼道:「小心点啊!不要摇晃了!」那青年「啊!」的一声,似乎这时才知道危
险,慌得手忙脚乱,更保持不了平衡,仰跌下来。赵倩吓得闭上美目,却不闻重物堕地的声
音。再睁开眼时,只见那青年两脚挂在树上,双手环胸,正笑嘻嘻向她眨眼睛。赵倩狠狠瞪
他一眼,怪他装神弄鬼吓唬自己。项少龙看得自叹不如,由衷赞道:「朋友好身手。」滕翼
喝道:「荆俊还不下来!」

    荆俊哈哈一笑,表演似的连翻两个筋斗,轻巧地落到雪地上,向赵倩一揖道:「这位气
质高贵的美丽小姐,请问有了夫家没有!」赵倩没好气地横他一眼,暗忖自己正紧靠在项郎
怀里,他却偏要这麽问人。

    滕翼不悦道:「修修你那把没有遮拦的油嘴吧!这位是赵国金枝玉叶的三公主,怎到你
无礼?」荆俊一震往项少龙望来,嚷道:u这位定是大破灰胡和人狼的项少龙了!」滕翼和
项少龙大奇,交换了个眼色後,由前者问道:「你怎会知道?」

    荆俊道:「听边境处的魏兵说的,他们嘱我替他们留心项爷和公主的行,若有发现,会
给我一百个银宝。」

    赵倩骇然道:「你不会那麽做吧?」荆俊毫不费力跃了起来,往後一个空翻,然後跪倒
地上,抱拳过头道:「当然不会,在下还立下决心,决意追随项爷,到外面闯闯世界,项爷
请答应小子的要求。」项少龙心中亦欢喜此人,望往滕翼,表示尊重他的意见。

    滕翼点头道:「荆俊是这里最优秀的猎人,精擅偷鸡摸狗之道。今次我特别到这条村
来,就是想项兄见见这终日梦想著要到外面见识闯荡的小子。」项少龙哈哈一笑道:「起来
吧!以後跟著我好了!」

    荆俊喜得跳了起来,连续翻了三个筋斗,叫道:「让小子先去探路,明早必有报告!」
转瞬去远。项少龙见他这麽乖巧,心中大悦。

    那晚他们就住进族长兼村长的家里,接受最热烈的招待。晚宴时,村里的长者都来了,
非常热闹,临睡前,滕翼向两人道:「今晚假若听到异响,切莫出来,因为会有人来偷村长
的女儿。」项赵两人大奇,为何有贼来偷女人,也不可理会。滕翼解释道:「这是本地的风
俗,婚礼的前一晚都有这种偷新娘的仪式,大家装作若无其事,新郎偷了姑娘回家後,立即
洞房,明早天亮前回到娘家举行婚礼,你们可顺便喝杯喜酒。」

    锣鼓的声音把睡梦中的爱侣惊醒过来。这时天还未亮,项赵两人睡眼惺松由温暖的被窝
爬了起来,匆匆梳洗穿衣,走出厅堂时,早挤满了来参加婚礼的人。他们和滕翼被安排坐在
主家之後观礼。村长和四位妻子坐在最前排,那对新婚夫妇穿著红衣,头顶冠佩,各跪一
方,手上都捧著一筐鲜果。宾客们拍手高歌,表示祝贺。

    赵倩看得眉开眼笑,凑到项少龙耳边道:u项郎啊!倩儿也要那样穿起新娘喜服嫁给
你。」心中一甜道:「有朝一日逃出邯郸,我们立即学他们般举行婚礼好吗?」赵倩愿意地
猛点头。

    这时有人把七色彩线拴在一对新人的手腕上,人人念念有词,祝贺他们白头偕老,永结
同心。仪式既简单又隆重。接著在村心的大宗祠外筵开数十席,全村的人都来了,穿上新衣
的小孩更是兴奋雀跃,用他们的欢笑和吵闹声为婚宴增添喜庆的气氛。

    酒酣耳热时,荆俊回来了,凑在滕项两人身後低声道:「魏赵间的边防比平时严密了很
多,人人都摩拳擦掌要拿项爷和公主去领赏,幸好我知道有条隐秘的水道,若趁大雪和夜色
掩护,定可偷往赵国去。」项少龙喜道:「快点下雪就好了!」滕翼仰望天色,道:「放心
吧!今晚必有一场大雪。」

    滕翼的预测果然没有令人失望,一团团的雪球由黄昏开始从天而降,这时四人早越过了
韩魏边境,造好木筏,由滕荆两人的长□操控,次晨顺风顺水,安然回到了赵境。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