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高楼疗伤

    项少龙发了无数的噩梦。

    他梦到时空机把他送回二十一世纪去,并审判他扰乱了历史的大罪。一忽儿舒儿和素儿
都七孔流血来找他,怪他不为她们报仇。然後无数不同脸孔出现在他眼前。

    包括了父母、亲友、美蚕娘、乌廷芳、赵王、赵穆等等,耳内不时响著哭泣声,鬼魂啼
号!

    隐隐中他知道自己正徘徊於生死关头。

    不!我定要活下去。

    为人为己!

    我也不可以放弃。

    身体忽寒忽热,灵魂像和身体脱离了关系,似是痛楚难当,但又若全无感觉。

    在死亡边缘挣扎了不知多久的时间後,项少龙终於醒了过来。

    彷佛间,他似乎回到了二十一世纪军部那安全的宿舍里。

    一声欢呼在榻旁响起,赵倩扑到榻沿,泪流满脸又哭又笑。

    项少龙还未看清楚赵倩,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再醒过来时,项少龙精神和身体的状况都好多了。

    赵倩欢喜得只懂痛哭。

    项少龙软弱地用手为她拭掉眼泪,有气无力地问道:「这是甚麽地方,我昏迷多久
了。」

    一把熟悉的声音在入门处响起道:「这是老夫观天楼最高的第五层,少龙你昏迷了足有
九天,换了别个人伤得这麽重,失血这麽多,早一命鸣呼了。但你是非凡人,所以绝对死不
了,可见天数有定,应验不爽!」

    项少龙呆了一呆,只见一人来到床头,竟是齐人邹衍。

    他一直对这人没有甚麽好感,更想不到他会冒死救自己,大讶道:「先生为何救我?」

    坐在床沿的赵倩道:「邹先生真的对你有救命之恩,若非他精通医术,悉心医治
你..」

    邹衍哈哈一笑,打断了赵倩的话,俯头细看著项少龙道:「真正救你的人是纪嫣然。老
夫只是适逢其会吧!这观天楼乃老夫研究天文的地方,也是大梁最高的建筑物,包保没有人
会查到这里来。况且老夫和你无亲无故,亦不会有人怀疑到老夫身上。」

    项少龙精神转佳,逐渐恢复说话的气力,不解道:「先生仍未回答我先前的问题。」

    邹衍微笑道:「这事要由头说起,三年前,老夫在齐国发现一颗新星,移往天场上赵魏
交界的地方,便知这时代的新圣人,终於出现,於是来到大梁,找寻新主。」

    项少龙听得一头雾水,道:「甚麽是天场?那里也有赵国和魏国吗?」

    邹衍傲然道:「天人交感,地上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是上应天兆。老夫五德始终之学,
便是根据天上金木水火土五星而来,以天命论人事。天场就是把天上依照地上的国家地域分
区,例如有客星犯天上某区的主星,那区的君主便有难,百应不爽。」

    项少龙这时那有精神听这些充满迷信色彩的玄奥理论,道:「那和我有甚麽关系?」

    邹衍看了看正睁大美目看著他,露出崇拜目光的赵倩,更是兴致勃勃,放言高论道:u
怎会和你没有关系?就在你来到大梁的同时,那颗新星刚好飞临天场上大梁的位置,於是邹
某便知新圣人到了。初见你时虽已觉你有龙虎之姿,一时还未醒觉,到那晚你说出石破天惊
的治国之论,才猜到你便是新圣人,到你那晚遇袭,才绝对肯定老夫没有看错了你。」

    说完跪了下来,恭敬地叩了三个头。

    项少龙啼笑皆非,忙求他站起来,道:「前一部分我都可以明白,但为何我遇袭受伤,
反更坚定先生的信念呢?」

    邹衍道:「就在你遇袭那天的下午,纪小姐郁郁不乐回到雅湖小筑,被我再三追问,才
说你不肯追求她。於是老夫对她说:天上新星被另一颗星凌迫,恐怕你当晚会有劫难。於是
纪小姐才能及时把你救出,送到老夫这里,试问少龙你若非新圣人,怎会如此巧合呢?」

    项少龙听得哑口无言。

    一阵疲倦袭上心头,勉强吃了药後又沉沉睡去。

    项少龙醒过来时,比上一次又好多了,已可以坐起来吃东西,十多处剑伤均结了疤,只
有胁下的伤口仍非常痛楚,其他的均无大碍。

    邹衍出外去了,这原始天文台最上层处只有赵倩一人。

    这美丽的公主欣喜地喂他喝著落了珍贵药材的稀粥。

    项少龙怜惜地道:「倩儿!你消瘦了。」

    赵倩柔声道:「比起你为我的牺牲,这算甚麽,那晚看著你为怕我受伤,用身体硬挡贼
子的利剑,人家的心都碎了。」接著担心地道:「嫣然姊三天没有来过了,真使人挂心。」

    项少龙精神一振道:「她常来看我吗?」

    赵倩点头道:「她不知多麽著紧你,每次来都帮我为你洗伤口和换药。」

    项少龙一呆道:「那岂非我身上甚麽地方都给你两人看过了?」

    赵倩赧然点首,却喜透眉梢,神态诱人之极。

    项少龙心中一荡,抓著她柔荑道:「我定要报复,要看遍我们公主的身体。」

    赵倩轻轻抽回玉手,继续喂他吃粥,羞红著脸道:「看便看吧!」

    项少龙涌起无尽的柔情蜜意,美人恩重,那能不心生感激。微笑道:「不但要看,还要
用手来研究,公主反对吗?」

    赵倩耳根都红了,不依地横了他一眼,更不敢答他,但神情却是千肯万肯。

    项少龙畅快得叹息起来。

    足音在梯间处响起。

    两人同时紧张起来。

    纪嫣然娇甜的声音传上来道:「不用怕!是嫣然来了。」

    赵倩大喜,迎了出门外。

    不一会两女挽臂出现在项少龙眼前。

    纪嫣然也消瘦了,但看到他时一对明眸立时闪起异采,与他的目光纠缠不舍。

    项少龙道:「小姐救命之恩,项少龙永世不忘。」

    纪嫣然毫不避嫌地坐到榻沿处,先检视他的伤口,才放心地松了一口气道:「不要说客
气话了。你复原的速度真是惊人,你也不知那晚满身鲜血的样子多麽吓人,累得人家都为你
哭了。」接著粉脸一红道:「嫣然还是第一次为男人哭哩!」

    赵倩笑道:「嫣然姐对你不知多麽好!」

    项少龙心中一荡,大胆地伸手握著纪嫣然的玉手,柔声道:「看来我不但合格,还更进
一步进入了小姐的芳心里,对吗?」

    纪嫣然嗔望了他一眼,若无其事道:「对不起。仍只是在合格的阶段。」话虽如此,但
玉手却全无收回去的意思。

    项少龙心中充满爱意,微笑道:「只要合格便有机会,纪小姐不是会尽量方便我吗?」

    赵倩见他们的对答有趣,在旁不住偷笑。

    纪嫣然瞪了赵倩一眼後,向项少龙道:「人家千辛万苦来到这里,还坐到你身边来,不
是正方便你吗?」

    项少龙被她一言惊醒,回到了冷酷的现实来,问道:「外面的情况怎样了?」

    纪嫣然平静地道:「信陵君、龙阳君和嚣魏牟都全力搜寻你,城防比以前加强了数倍,
连城外和河道都布满了关防和巡兵,恐怕要变成鸟儿才可飞出去。」

    项少龙胆颤心惊地问道:「其他人呢?」

    赵倩亲热地坐到纪嫣然身旁,道:「放心吧!倩儿早问过嫣然姐,他们全部安全逃去,
一个也没给逮著。」

    项少龙松了一口气,不过想起信陵君,便笑不出来,他失去了《鲁公秘录》,怎肯放过
自己呢?

    纪嫣然脸色沉了下来,道:「这几天魏人分区逐家逐户搜索你的行,最後终会搜到这里
来。暂时他们只留意我,还没有怀疑到邹先生,可是一天你离不开大梁,仍是非常危险。」

    赵倩轻轻道:「姐姐你这麽本事,必定有办法的。」

    纪嫣然道:「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办法,但城防那麽严。」记起了一事向项少龙问道:u
你腰上配著的那东西很奇怪,连邹先生那麽见多识广的人都未见过,是从那里弄来的?」

    项少龙知道她说的是攀爬用的索钩和腰扣,答道:「那是我自己设计,由赵国的工匠打
制,只要到了城墙,我便有方法带著倩儿越墙而去。」

    纪嫣然大为惊异,用心地看了他一会,轻叹道:「愈和你接触,便愈发觉得你这人不可
测度。不过现在的情况下,你想到达城墙不被哨楼上的人发觉,根本没有可能,就算走出城
外,亦避不过城外以万计的守军,所以还是要另想办法。」

    赵倩凑到她耳边悄悄道:「姐姐是不是愈来愈欢喜他呢?」

    纪嫣然俏脸一红,房内突然响起摇铃的声音。

    项少龙还未知发生甚麽事时,两女色变道:「有敌人来了!」



    纪嫣然扶起项少龙,赵倩则手忙脚乱地收起有染血渍的被单,和收起所有与项少龙有关
的事物。

    项少龙骇然道:「躲到那里去?」

    纪嫣然扶著他到了一个大柜处,拉开柜门,只见里面放满衣物,那有容人的空间。接著
她伸手一推,衣物奇迹似的往上升起,露出里面的暗格。

    这时赵倩已收拾妥当,还垂下幕帐,赶了过来,合力扶著项少龙避入暗格里。纪嫣然把
载著衣物的外格拉下,柜门竟自动关上,巧妙非常。

    那原供一人藏身的空间,挤了三个人在里面,紧迫可想而知。三人侧身贴在一起,赵倩
动人的肉体紧压在他背上,而纪嫣然则与他脸对著脸挤压至拨水难入的地步。

    他可以清楚地感到纪嫣然胴体曼妙的曲线,尤其是他身上只有一条短,其刺激香艳处差
点使他忘记了眼前的凶险。

    纪嫣然比赵倩还要高一点,俏脸刚好搁到他肩头上,轻轻耳语道:「这是邹先生为自己
设计的救命之所,想不到给我们用上了。」

    空间虽窄小,却没有气闷的感觉,显然设有巧妙的通气孔。

    项少龙有感想道:这时代的人无论身份多麽尊崇,但都有朝不保夕的恐惧,所以邹衍有
这藏身的暗格,信陵君亦有他逃生的秘道。

    暗格内忽地多了些奇怪的响声。

    项少龙用神注意下,原来两女的呼吸都急速起来,胸脯起伏下,贴体□磨的感觉更强烈
了。幸好项少龙身体仍相当虚弱,不致有男性生理上的反应,否则会更加尴尬。

    两女的身体愈来愈柔软无力,项少龙心中一荡,忍不住一手探後,一手伸前,把她们搂
个结实。

    纪嫣然还好一点,赵倩「嘤咛」一声,纤手由後探来,搂紧了他的腰,身体火般发烫。

    步声起,自然是有人逐层搜查,最後来到这最高的一层。

    信陵君的声音在外厅响起道:「本人还是第一次来参观邹先生的望天楼,噢!这是甚麽
玩意?」

    邹衍平静答道:「这是量度天星方位的仪器,邹某正准备制一幅精确的星图。」

    信陵君显然志不在参观,推门而入道:「噢!我还以为这间房内另有乾坤,原来是先生
的卧室。」

    邹衍笑道:「我的工作只能在晚上进行,没有睡觉的地方怎行。」

    信陵君道:「不若让我到先生的观星台开开眼界吧!」

    步音转往上面的望台去了。

    三人正松了一口气。

    再有人步入房内,仔细搜索,还把柜门拉开,真个甚麽都没有遗漏。

    三人的心提到了喉咙处,暗骂信陵君卑鄙,引开了邹衍,让手下得机大肆搜索。

    扰攘一番後,信陵君和邹衍往楼下走去。

    三人轻松了点,立即又感到肢体交缠的刺激感觉。

    赵倩和纪嫣然都是黄花闺女,虽说对项少龙大有情意,但仍是羞得无地自容。

    赵倩和项少龙亲热惯了,还好一点;纪嫣然却从未试过这样挤在男人的怀抱里,一颗芳
心不由忐忑狂跳,在这寂静的环境里怎瞒得过项少龙的耳朵,只是这点,已可教她羞惭至
极。

    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三人似都有点不愿离开这安全的空间。

    项少龙的嘴唇揩了纪嫣然的耳珠,轻轻道:「喂!」

    纪嫣然茫然仰起俏脸,黑暗里感到项少龙的气息全喷在她脸上,心头一阵迷糊,忘了说
话。

    项少龙本想问她可以出去了吗?忽感对方香唇近在眼前,暗忖若此时还不占她便宜,何
时才占她便宜,重重吻上她湿润的红唇上。

    纪嫣然娇躯剧颤,终学赵倩般探手紧搂著他,仰起俏脸,任这男子进行非君子的欺暗室
行为。

    脚步声又再响起。

    虽然明知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纪嫣然仍吓得把红唇离开了项少龙使她销魂蚀骨的大
嘴。

    接著邹衍在柜外压低声音唤道:「可以出来了?」

    项少龙大感不妥,以信陵君这样的身份地位,邹衍没有理由不送他至楼外的,若是如
此,就不会这麽快返回来。

    还有是人都走了,以邹衍的从容潇洒,没有理由这麽压得声音又沙又哑来说话。

    赵倩此时完全迷醉在项少龙强烈的男性气息里,根本不理会舍这以外的任何事。

    纪嫣然却是神思恍惚,迷糊间以为真是邹衍在外呼唤,正要答话,项少龙的嘴再封了上
来。

    纪嫣然暗叫冤孽,心想这人为何如此好色,连邹衍的呼唤都不理了。

    那人又在外面呼唤了两次。

    纪嫣然蓦地恢复了澄明神智,知道有点不妥当,同时也明白了项少龙并非那麽急色。

    外面那人低骂道:「君上真是多此一举,明明没有人,仍要我逐层楼扮邹衍叫唤三次,
嘿!」

    那人骂完後下楼去了。

    三人同时抹过冷汗,信陵君真是谨慎,亦可见他手下能人众多,这人学邹衍的声音便维
肖维妙,只是低沉和嘶哑了少许。

    纪嫣然自负才智,虽说刚才被项少龙吻得神魂颠倒,仍感羞愧。亦对项少龙的机智佩服
得五体投地,从深心中涌起爱意,主动热烈地和项少龙唇舌交缠,抵死缠绵。

    项少龙两手贪婪地摸索著两女的背臀,暗格里一时春意盎然。

    刚才的凶险,适足以刺激起他们的爱火。

    闹得差点不可收拾时,脚步声再响,接著柜门打了开来,前格往上升起。

    两女羞得全把头埋入项少龙颈後。

    项少龙尴尬地看著邹衍,苦笑道:「看来我并非甚麽新圣人,因为我完全没有圣人的定
力。」

    邹衍哑然失笑道:「我看你复元得比我想像中的圣人还要快。」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