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悬金市门

    就在昌平君成为左丞相的同一天,太子丹率众返回燕国,项少龙使刘巢、蒲布两人率都
骑护行,以免吕不韦再使阴谋手段。

    与太子丹等依依惜别后,项少龙离城返回牧场去,好安葬赵雅。由于家有丧事,所以依
礼没有参加鹿公葬礼。

    至诸事办妥,已是十天之后。小盘三次派人来催他回城,项少龙此时逐渐从悲痛中回复
过来,决定了明早回城。

    这天自黄昏开始,一直下着大雪,项少龙偕纪嫣然拜祭过赵雅后,并肩归家。

    纪嫣然握紧他的手,柔声道:「今趟回城,你最好先去看望清姊,否刖她会很不高兴
哩!」

    项少龙愕然道:「你见过她吗?」

    纪嫣然点头道:「见过了!她亦知道雅夫人去世的事,否则已不肯原谅你了。」

    项少龙苦恼地道:「你不是说过要我不可碰你清姊吗?为何现在又似鼓励我去找她
呢?」

    纪嫣然幽幽叹道:「或者是因为出于我对她的敬爱吧!我看她对你是愈来愈没有自制力
了。否则就不会在你回来后第二天即纡尊降贵前来找你。表面她当然说得像只是来找我,可
是当知道你去了参加朝会,整个人立即变得无精打采,唉!我也不知怎么说才好了。」

    此时刚跨进后院,人影一闪,善柔拦在两人身前。

    两人吓得放开了紧牵着的手。

    善柔伸手拧了一下纪嫣然脸蛋,露出迷人的笑容道:「美人儿!本姑娘要借你的夫君大
人一会呢!」

    纪嫣然想不到会给善柔作弄,又好气又好笑,嗔道:「借便借吧!我纪嫣然稀罕他
吗?」娇笑着去了。

    善柔主动拉起项少龙的手,到了园内的亭子里,转身抱紧了他,叹了一口气道:「项少
龙!我要走了!」

    项少龙失声道:「甚么?」

    善柔推开了他,扭转娇躯,微嗔道:「说得这么清楚,你还听不到吗?我要走了!」

    项少龙移前箍着她的小蛮腰,沉声道:「柔大姊要到那里去?」

    善柔叹了一口气;摇头道:「不耍问好吗?总之我明天就要返齐国去。或者将来某一
天,会再来找你也说不定。」

    项少龙想起在楚国时她说过的话,当时她虽曾于事后半真半假的否认过,但照现在的情
况看来,说不定会是真的。想到她因某种原因要投进别个男人的怀抱去,不禁大感泄气,但
久无可奈何,一时说不出话来。

    善柔低声道:「为甚么不说话了,是否心中恼人家哩!」

    项少龙放开了箍着她的手,苦笑道:「我那有资格恼你,柔大姊爱做甚么就做甚么吧!
那到我项少龙干涉?」

    善柔旋风般则转身来,双手缠上他脖子,秀眸射出深刻的感倩,以前所末有的温柔道:
「让致致代表我善柔侍候你好了,但今晚我善柔都属于你项少龙一人的,只听你的差遣和吩
咐,同时也要你记着,善柔永远都忘不了项少龙,只恨善柔曾对别人许下诺言,细节其实早
告欣你了。」

    项少龙望向亭外漫天飘舞的白雪,想起了苦命的赵雅,心中的痛苦掩盖了对善柔离开而
生出的愤怨,点头道:「我明白了,柔姊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吧!人生总不会事事如意的,
我项少龙只好认命了。」

    善柔一言不发,伏入他怀里,终给项少龙破天荒首次看到了在她美眸内滚动的泪光。

    翌晨醒来时,善柔已悄然去了。

    项少龙硬迫自己抛开对她的思念,起身练剑。

    纪嫣然兴致勃勃地取枪来与他对拆,乌廷芳、田贞姊妹和项宝儿都在旁鼓掌喝采,乐也
融融。

    纪才女的枪法确是了得,施展开来,任项少龙尽展浑身解数,仍无法攻入她枪势里,收
剑笑道:「本小子甘拜下风了。幸好我还有把别人欠我的飞龙枪,待我这两天到醉风楼向伍
孚讨回来,再向才女领教。」

    纪嫣然横枪笑道:「家有家规,你若想为妻陪你度夜,必须击掉人家手上之枪才行,廷
芳等就是见证人。」

    乌廷芳等拍手叫好,一副惟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项少笼不怀好意地笑道:「若纪才女自问抵挡得为夫的挑情手段,就即管夸下海口
吧!」

    纪嫣然霞烧玉颊,大嗔道:「若项少龙是这等卑鄙小人,我就算身体投降了,亦绝不会
心服的。」

    项少龙知她是一番好意,借此以激励自己用功上进,正容道:「放心*桑∥抑*
是说笑而已!才女请给我三年时间,我必能把你收服。」

    纪嫣然杏眼圆睁,失声道:「三年?」

    项少龙大笑移前,把她拥入怀里,安慰道:「三天我也嫌长了,怎舍得让才女作茧自
缚,守三年生寡,哈...」此时荆善来报,乌应元回来了。

    项少龙大喜时,乌廷芳早抢先奔了出去迎接。

    到得主宅大厅,神采飞扬的乌应元正给乌廷芳缠得老怀大慰,陶方则向他汇报最近发生
的事情。

    一番热闹扰攘后,乌应元抱起项宝儿,坐下来与项少龙和陶方说话,乌廷芳主动为乃父
按摩疲倦的肩肌,洋溢着温暖的亲情。

    乌应元夸奖了项少龙几句后,笑道:「我今趟远赴北疆,看过了乌卓所拣的地方,果然
是风水福地。人间胜境、水草肥茂,现在乌卓建起了一个大牧场,又招纳了一些被匈奴人欺
压的弱少民族来归,声势大壮,但也更须多些人手调配,否则恐怕应付不了匈奴人。」

    项少龙道:「我正有此意,因为王翦很快会被调回咸阳,若没了他的支援,一切都要靠
我们的了。」

    乌应元道:「我和小卓商量过,最少要调二千人给他才行,有问题吗?」

    项少笼道:「绝没有问题,就这么定好了。」

    乌应元放下心事,转向陶方道:「陶公你负责安排一下,我想把乌族的人逐步撤离秦
境,那里确是最好的安居之所,我们以后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做人了。」

    又商量了些细节后,项少龙这才偕诸女和铁卫返咸阳去了。

    回城后,项少龙第一件事就是入宫见小盘。

    小盘见领少龙到,大喜,如常在书斋见他,坐下后,劈头便道:「廉颇丢官了。」

    虽说早在算中,项少龙仍涌起难过的感觉,赵国从此就是郭开和庞爰的天下了,只不知
李牧的命运又是如何?

    小盘显是对廉颇忌惮非常,如释重负道:「没有了廉颇,赵人等若没有了半壁江山,若
连李牧都给赶走了,赵人亦完了。」

    项少龙知他对赵人怨恨至深,对此自己亦难以改变,沉声道:「赵人杀了廉颇吗?」

    小盘淡然道:「廉颇老谋深算,一见势色不对,立即率族人逃往大粱去,听说他给气病
了,唉,他实在太老了,再无复当年之勇。」

    项少龙听得心情沉重。

    小盘叹道:「只恨李牧却在雁门大破匈奴,看来他还有段风光日子,只要一天有李牧
在,我们也休想亡赵,现在只好找韩魏来开刀。」

    项少龙想起韩闯、韩非子和龙阳君这群老友,心情更是低落。

    他最关心的当然是龙阳君;道:「若魏人起用廉颇,恐怕攻魏非是易事。」

    小盘误会了他的意思,低笑道:「师傅放心好了,这叫此一时彼一时也。年初时廉颇才
率师攻魏,取了魏人的荣阳,魏安厘王对他恨之入骨,今趟他到大梁去,不宰了他来下酒,
已是非常客气,那还会用他呢?」

    项少龙哑口无言时,小盘岔开话题道:「现在吕不韦聘用了韩人郑国来为我大秦筑渠,
工程开始了已年余,计画从仲山引泾水至瓠口,使水向东行,入北洛水。

    此事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使我们暂时无力大举东进,只有能力对韩人用武,蒙骜现在
密锣紧鼓,徵集新兵,加强实力,但我却有另一个想法,希望由师傅亲自带兵出征,若能立
下军功,就可把蒙骜和王齿等压下去了。」

    项少龙暗吃一惊,忙道:「现在尚未是时候,若我走了,说不定吕不韦会弄些甚么花样
出来,至少要等昌平君站稳了阵脚才成。」

    小盘叹了一口气,确是觉得项少龙的话很有道理,故不再坚持。旋又兴奋起来道:「想
想那天早朝我和师傅一唱一和,把吕不韦等人压得抬不起头来,确是精采绝伦。」

    项少龙道:「吕不韦定不会服气的,这几天来又弄了些甚么把戏出来呢?」

    小盘苦笑道:「他的手段真的教人防不胜防,你返牧场的第二天,吕贼便悬千金于咸阳
市门之上,还夸下海口,说若有人能增损他那娘的《吕氏春秋》一字者,立以此千金赏之。
使得人人争相研读他张贴出来的《吕氏春秋》,师傅也知道这部鬼书只是方便他夺我王权的
工具吧,真教人气恼。」

    项少龙听得目瞪口呆,这奸贼真懂得卖广告,如此一来,他等若控制了秦人的思想,同
时大大损害了商鞅改革以来的中央君主集权制。

    他来自二十一世纪,比小盘更明白鼓吹思想和主义的厉害。

    这招非是动刀使枪就可解决的事,不由想起了心爱的纪才女,长身而起道:「储君不用
慌张,我先去打个转,回来后再把应付的方法告诉储君。」

    小盘大喜道:「我早知师傅定有应付的方法了。快去,我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

    项少龙其实是抱着姑且一问的态度,至于聪慧若纪才女是否能有答案,实在没有半分把
握,但现在见到这未来秦始皇充满期待的样子,惟有硬着*菲ご鹩ψ湃チ恕*


    步出书斋,想起李斯,暗忖要应付「吕不韦主义」的散播,此人自然比自己有办法多
了,遂往官署找他。

    李斯正埋首案牍,见项少龙来到,欣然把他迎入室内。

    项少龙笑道:「你在忙甚么呢?是否忙昌平君的事?」

    李斯拉他凭几坐好,老脸一红道:「今早才忙完他的事,现在却是忙别的。」

    项少龙奇道:「为何李兄却像有点不好意思说出来的样子呢?」

    李斯低声道:「少龙万匆笑我,这半年来小弟一直在研究商鞅的改革,发觉在官制方面
仍有根多破绽和漏洞,所以下了点工夫,草拟出一个更理想的制度,若能施行,必可达致大
治。纵使将来一统天下,亦可应付得来。」

    项少龙喜道:「快说来听听。」

    李斯立时双目放光,精神大振道:「首先就是左右丞相的问题,现今职权重叠,难以分
明,谁人权大,便可管别家的事,像吕不韦就专爱管军政,但若能把他限制在某一范围之
内,他将难以像现在般横行无忌了,亦解决了权臣误国的问题。」

    项少龙拍案道:「我明白了,李兄之意,实是针对《吕氏春秋》而作对吗?」

    李斯点头道:「正是如此,只可惜李某识见有限,只能从政体入手,仍未能创宗立派,
以抗衡吕不韦集诸家而成的吕氏精神。若撇开敌对的立场,吕不韦确是一代人杰。」

    项少龙道:「李兄先说说你的方法吧。」

    李斯欣然道:「我的方法简单易行,就是设立三公九卿之制,所谓三公,就是只留一位
丞相,为百官之长,主掌政务。然后改左丞相为太尉,专责军务,再在这两职之外设立御
史,为储君负责往来文书和监察臣下,丞相、太尉、御史,不相统属只向储君负责,最终裁
决权全归于储君。」

    项少龙为之动容,暗忖三公九卿听得多了,原来竟是出自李斯的超级脑袋,难怪李斯能
名垂千古。同时亦看出李斯的私心,这御史一位,分明是他为自己度身定造了。但想想人不
为己,天诛地灭,心下就释然了。

    李斯续道:「所谓九卿,大部份都是我大秦原有的官职,只不过职权画分得更清楚。三
公只负责辅助政储君治理国务,各方面的具体工作,则由诸卿分管。例如奉赏,是主理宗庙
礼仪,下面还有太乐、太祝、太宰、太史、太朴、太医、太令丞等官员;其他郎中令、卫
尉、太仆、廷尉、典客、宗正、治粟内史、少府等八卿亦莫不如是。像现在的禁卫、都卫、
都骑三个系统,改制后将全归于卫尉指挥统理,免了现在各系统互相倾轧之蔽了。」

    项少笼当然明白李斯对自己大费唇舌的用心,说到底都是想自己把这计划推荐给小盘。

    他也乐于作这个对小盘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顺水人情,点头道:「李兄即管预备得好一
点,待会我再入宫时,便和李兄一起向储君进言好了。」

    李斯大喜道:「领兄确是我李斯的良友和知己,若得储君探纳,也不枉我多年的努力
了。」

    项少龙拍拍他肩头,欣然去了。心想自己大可以颈上人头担保此事必成,否则二十一世
的中国人就不会对三公九卿这名词耳熟能详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