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宴无好宴

    项少龙与李园提早少许出发,先在一条横街会合,交换最新的消息。

    两人躲在马车里,李园问道:「太后找你有甚么事?」

    项少龙一边留意窗外的情况,漫不经意道:「她想我杀死李权、李令和春申君。」

    李园精神一振道:「她真的这么说?」

    项少龙微哂道:「我难道要骗你吗?她为何这么恨春申君呢?」

    李园颓然叹道:「她恨所有沾污过她身体的男人,包括孝烈王在内。」

    项少龙道:「你那方面有甚么新情况。」

    李园道:「看来春申君极其量只是用比武下毒那类招数对付我们。因为今晚被邀的嘉宾
遍及各公卿大臣,另有外国或侯国来的使节侯王,任春申君和李权的胆子如何大,也不敢在
这情况下涌几百人出来宰我们。」

    项少龙沉声道:「宾客名单中有没有夜郎人呢?」

    李园道:「没看到夜郎王的名字。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来,春申君该知道我要看他邀
请的嘉宾名单,乃轻而易举的一回事。」

    项少龙淡淡道:「我决定了就在宴会上与春申君和李权分出胜负,否则不可能再有另一
个机会了。若我没有猜错,明天一俟斗介调好了军队,春申君就会发难,里应外合地以压倒
性的兵力控制寿春。因为内城军落到你手上,对他们实有切肤之痛。这宴会正是要把我们拖
在那里。更因寿春最重要的人物都云集该处,一时间都没法作应变调动,自然是对他们最有
利了。」

    李园愕然道:「可是春申君府家将达三千之众,我们只得区区六十人,一些还要留在外
面广场处,动起手来,能逃命已叫侥幸,怎还能置敌于死地?」

    项少龙微笑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李兄听过这两句至理名言吗?」

    李园念了两遍。双目亮了起来,显是有点明白了。

    项少龙道:「我差点忘了至关紧要的事,田单是否在宾客名单上呢?」

    李园摇头道:「我正要告诉你这件事,自今早他和春申君吃过早膳后,田单便失去了踪
影,我看他可能已离开了寿春。」

    项少龙的心直往下沉,苦恼地道:「若他出城,当瞒不过守城的人,为何你完全不知道
呢?」

    李园无奈地道:「若有斗介为他安排,连武瞻都难以过问,所以把田单秘密掩护出城
外,实是轻而易举的一回事。」

    项少龙猛下决心道:「出了这件事,我们更不得不动手,只有从春申君口中,才可知道
田单到了那里去。」

    李园明白他的意思,假若田单返齐的话,项少龙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寿春的事,再兼
程追去。

    叹了一口气道:「项兄因我的事而延误了自己的大事,小弟真不好意思。唉!话说回
来,其实我们今晚的胜算并不高哩!」

    项少龙含笑摇头道:「非也非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我又有新的主意,索性把
李兄的随员都换上了我的人,只要春申君不知道我们暗携弩弓,这一场仗我们至少有七成胜
算。这是名副其实以己之长,制敌之短。以弩弓克长剑;以效率、速度和避重就轻的策略应
付对方的人多势众。」接着凑到他耳边说了一番话。

    李园叹道:「即使孙武复生,也难胜项兄妙算!」

    项少龙心中暗笑,这正是特种部队的信条,以精锐胜平庸。只要抓到敌人最弱的一环,
就像捏住毒蛇的咽喉,任它如何厉害,也只有俯首就擒了。



    两人分手后,李园先入宫见李嫣嫣,禀告一切,而项少龙则迳赴春申君的宴会。

    进入外门后,只见主宅前可容千人操练的大广场停满车马,灯火通明。

    主宅设在白石台基之上,回廊环绕,连接左右和后方的建筑物,建筑群间古树参天,环
境雅致。

    项少龙心生感触。

    楚君的地位显然远及不上秦君。

    当年庄襄王停柩期间,咸阳停止了一切宴会喜庆的活动。但这里的人却完全两样,就此
点即可看出秦胜于楚的一个主因了。

    项少龙与众手下跃下马来,其中六人负责看管马匹,另二十四人随他往主宅走去。

    一般权贵赴宴,带上十来个家将乃平常之事,二十四个是多了一点,但在这情况下,春
申君绝不好反对,何况他怎会把二十四个人放在心上。


    主宅的台阶上下布满春申君府的家将,春申君和两子黄战、黄霸迎接宾客。

    项少龙朝长阶举步走去,在半途时后方有人叫道:「啊!请留步!」

    项少龙愕然止步,回头望去,与追上来的人打个照脸,同感愕然。

    来的是韩闯,只见他露出古怪神色,乾咳一声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项少龙心知肚明他由背影认出了自己是项少龙,但由于自己整个样子变得太厉害,所以
当韩闯见到他正面的尊容时,再不敢肯定。

    项少龙笑道:「在下现在是万瑞光,侯爷你好!」

    韩闯立时明白过来,眨了眨眼睛,转往找其他楚臣打招呼了。

    项少龙心中温暖,韩闯这人虽是缺点多多,但却很够朋友。

    步上石阶时,春申君笑里藏刀地趋前来欢迎道:「得万将军光临,本君不胜荣幸,为何
却不见滇王妃和小储君呢?」

    项少龙依足规矩行谒见之礼,歉然道:「小主公身体不适,滇王妃只好留下照拂他了,
请君上见谅。」

    春申君忙道:「我立即遣人去为小储君诊治,包保药到病除。」

    项少龙扫视了正狠狠瞪着他的黄战、黄霸和一众家将,心中暗笑,想着任你们如何眼
利,也估不到世上会有可摺起来藏在裤管内的弩弓,这就是「高科技」的好处了。

    口中应道:「君上好意心领了。小主公刚吃了药,明天若仍未见好转,才再劳烦君上照
拂吧!」

    当下有家将引领项少龙进入大堂里。

    那是个比得上宫廷的广阔厅堂,两旁各有四根巨木柱,撑起了横过屋顶的四道主梁,气
象万千。

    主席设在对正大门的南端,左右各排了三列席位,约略一数,至少达百席之多,前席坐
的自是主宾,后方席位则是为家将随人而设了。

    这时大半席位都坐上宾客了,由百多名身穿彩衣的侍女在席间穿花蝴蝶般侍候着,一片
喜兴热闹的气氛。

    项少龙瞥见左方首席处坐的是久违了的郭开,此君当了赵相后,脱胎换骨的神采飞扬,
春风得意,正与邻席的龙阳君谈笑。

    这时领路的家将道:「万爷请!」

    项少龙随他来到右方第四席处。

    荆善等则挤到后面两席去,分几排坐了下来。

    斜对面的龙阳君和他交换了个眼色后,郭开便打量着他,但显然认不出他就是项少龙。

    此时厅内闹哄哄的。来宾都趁宴会开始前的时刻,互相寒暄和询问近况,独是项少龙这
一席无人过问,只是间中有侯国来的使节和他挥手打招呼。

    一名女婢过来为他斟酒。

    项少龙瞅了她一眼,见她府色颇黑,左颊还有小方胎痣,容貌平凡,再没有多看的兴
趣,转而打量起其他人来。

    李权刚好在他对面,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后。和下首的成素宁说话,眼尾都不望他,好像
他已变作了死人,再不会对他生出任何影响。

    项少龙心中冷笑时,耳内传来一把熟悉的悦耳声音道:「死鬼!又在装神弄鬼了。」

    项少龙虎躯剧震,差点冲口叫出善柔的芳名。正要再看席前的婢女一眼时,善柔低叱
道:「不要瞧我,你后面有道暗门,贯通外面的回廊,小心了!」

    说罢盈盈离去了。

    项少龙得与这令她梦萦魂牵的红颜知己重逢,精神大振,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生气、色彩
和热烈的期待和渴望。

    同时又心中懔然。

    这大堂表面看去,只在中间开有两道侧门,连接外面的回廊和直通左右院宅的长廊,若
非得善柔提点,真不知席后设有暗门,春申君这一着确是非常厉害,他差点便要着了道儿。

    忙挥手召来荆善,告诉了他这件事。

    荆善退回去后,心中仍填满善柔的倩影。

    这美女确是神通广大。竟然可混到春申君府来当婢女,找寻刺杀田单的机会。

    这时善柔又奉上佳肴,低声说了「外面回廊底下藏有长矛」后,又转到另一席去了。

    项少龙放下心来,对方显然仍不敢动用弩箭那类长程武器,自是怕射不中目标时,误伤
了其他人。

    这时宾客来得七七八八了,门官逐一报上来人的名字,大部份项少龙都不认识,只是从
衔头知悉来人不是王族就是重臣,身分显贵。

    斗介、武瞻、练安廷和独贵这四个握着寿春兵权的人物都没有出现,这是理所当然的
事,现在寿春内张外弛,斗介的大军正与内外城军互相对峙,互相牵制,暂时谁都奈何不了
谁。

    屈士明暗算他项少龙不成,乃春申君和李权方面最大的失着,使内城军的控制权落到李
嫣嫣和李园手上,迫得敌人只好另用险着来对付他们。

    门官这时唱喏道:「且兰王驾到!」

    项少龙往大门望去,首先入目是肉光致致的玉臂和美腿。

    它们的主人是充满野性美、青春迫人的性感美女。


    此女身穿以薄皮革缀成的衣服,秀发垂眉,坦胸露臂,诱人至极。

    最引人处是她流波顾盼时,毫不吝啬甜甜的笑容和媚眼,登时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

    项少龙好不容易才把眼光移到她身旁的且兰王处,他头顶羽冠,披上长袍,身形矮胖,
五官都像挤到脸孔中间处,走路时左摇右摆,正与旁边的春申君说话。

    身后的十多个亲卫无不比他高上至少个半头,都露出粗壮的腿臂,使人感到异族蛮风的
特色。

    当春申君往他的一席指点时,项少龙知道且兰王正向春申君问及自己,果然且兰王那对
细眼朝他望来,摆脱了春申君后,大步带头往他举步走来。

    项少龙忙起立施礼。

    且兰王隔远便大笑道:「万瑞光不愧滇南第一勇士,才到寿春,便把斗胆占据滇王府的
鼠辈立刻赶走,大快人心之至。」

    这番公开表示支持的话,登时令全场宾客侧耳侧目。

    李权重重发出一声冷哼,表示不满。

    且兰王不知是真听不见,还是听而不闻。迳自来到席前,举起右掌。

    项少龙早受过庄夫人教导,忙举右掌,与他互击三下。

    且兰王向那迷人女郎道:「采采快来见过万勇士,哈!这是小女娜采采,我今趟是要带
她来见识一下大楚的繁华景象。」

    娜采采盈盈施礼,勾魂的眸子送了他一记秋波,未语先笑道:「万将军真强壮哩!」

    这句话立时惹起一阵嗡嗡低语,如此大胆和肆无忌惮的对初识男人评头品足的美女,确
是罕见。

    此时春申君赶了上来,正要引他坐到右方首席处,且兰王指着项少龙上首的一席道:
「我就坐这一席。」

    春申君眼中闪过不悦之色,仍是无奈地答应了。

    正扰攘时,门官唱道:「夜郎王到!」

    且兰王完全不顾仪态,「呸」的一声侧头吐出一口涎沫,表示不屑听到夜郎王之名,这
才领着火辣辣的且兰公主娜采采坐到项少龙上首那席去,摆明和项少龙扮的万瑞光站在同一
阵线。

    一切部署妥当的眼色。

    歌姬退下后,夜郎王一阵长笑,凶光毕露的双目落到项少龙处,举杯道:「先敬万将军
一杯,然后再有一事相询,请万将军指教。」

    项少龙与李园交换了个眼色,都知道好戏要开锣了,还是首先由敌人发动主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