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营地风云

    那晚项少龙回房後整晚都没阖过眼,苦思到天明。在丁守和瓦车的护送下,车马渡过了
漳水,进入魏境的无人荒野。雅夫人知他馀怒未消,躲在车内,没有再来烦他,小昭诸女自
是一脸幽怨凄楚,但因雅夫人下有严令,亦不敢和他说话。少原君则摆明一不合作的态度,
故意落後,拖慢了行程。项少龙胸有成竹,亦不在意。到黄昏时,才走了二十多里路。

    这时项少龙的心神全放到随时会出现的敌人身上,拣了个背靠石山的高地,设营立寨。
项少龙把自己的帅营和雅夫人与赵倩的营帐设在中间靠山处,五百战士分为三组营帐,置於
右翼。而少原君的营帐则置於左翼,变成泾渭分明的局面。项少龙自然知他会弄甚麽鬼,因
为今晚信陵君派来的高手,将会由他那一方潜入赵倩的营地,再施放迷烟,好潜入赵倩的鸾
帐,把她污辱,而操刀者正是自告奋勇的少原君。若非项少龙悉破他们的阴谋,他们确有成
功的机会。谁会提防这样的内贼呢?

    项少龙此时挺立山顶高处,眺望四周丘陵起伏的山势,暗忖难怪信陵君的人会选择这地
方下手,因为即管潜到近处,亦很难察觉,少原君就是知道这秘密,才故意拖慢行程。成胥
这时来到他身旁道「想不到兵卫对布营这麽在行,连自认高手的查元裕亦赞大人阵法方便
灵活,折服不己。项少龙心想我多了你们二千年的布营心得,自是高明,囗上却谦让一番。
成胥压低声音道「我派了亲信与贵仆乌卓联络,教他暂时不要到营地来。嘿!我看大人似
有点甚麽预感哩!」项少龙心道这不是预感,而是「明知」。今晚要对付的是少原君,他不
想乌卓的人卷入此事里,免致弄得事情复杂起来。此时负责安营的查元裕过来向两人报告完
成了的工作。

    项少龙虽知无论是与他有旧仇的灰胡,又或是由齐国来的嚣魏牟杀手集团,都会待他深
入魏境後才会来犯,教他不能逃回赵国去,仍吩咐查元裕把四十辆骡车,在解开骡子後,一
辆辆联阵排在外围处,形成一道可抵御敌人矢石或冲锋的前线壁垒,使查元裕对他更有信
心,欣然照办去了。成胥见他如此深有法度,更佩服得五体投地。项少龙沉吟半晌,低声道
「我有至关紧要的事吩咐你做,但却不许询问原因,你给我找一批好膂力的士兵,准备好
掘壕坑的工具,听候我的命令,但却要瞒过其他人,特别是少原君,明白吗!」成胥还以为
他要在营地四周设陷坑一类的布置,依言去了。项少龙踌躇了好一会,叹了一囗气,硬着头
皮去找雅夫人。为了对付少原君,惟有与她讲和。

    士兵们都在生火造饭,见到项少龙,都发自真心地向这主帅敬礼。项少龙心中欢喜,知
道计杀徐海的事绩,已深印在他们的脑海里,以後指挥起他们来,将容易多了。把营地与其
他营帐分隔开的布慢映入眼帘。赵大等三人正和几名赵倩的亲兵在闲聊,见到项少龙肃然起
敬。项少龙含笑和他们打过招呼後,进入这营地的禁区里。里面共有四个营帐,雅夫人和赵
倩住的是特大的方帐。小昭等诸女正在空地处弄晚饭,见到他来都喜出外,小昭和小美两人
更委屈得低头哭了起来。项少龙以微笑回报,迳自走进雅夫人的私帐内。赵雅正呆坐一角,
两眼红肿,显是刚哭过一。项少龙心中再叹,亦开始明白是自己愈来愈爱她,才致不能容忍
她荒唐的过去,或在今後与别的男人亲热。赵雅见他进来,惊喜交集站了起来,不能相信地
叫道「少龙!」项少龙笑道「不准哭,一哭我掉头就走。」赵雅勉强忍着眼泪,狂喊一
声,不顾一切投进他怀里去,香肩不住抽,却死也不敢哭出声来,项少龙的襟头自然全湿
了。项少龙抚着她的腰背,柔声道「以後还敢不敢不听话?」赵雅拚命摇头,驯若羔羊。
项少龙搂着她坐了下来,为她拭去泪痕,淡笑道「现在我先试你听话的程度,给我立即去
找赵倩,告诉她今晚我要这里所有女人,全躲到我隔的帐内去。这事必须保持机密。」赵雅
愕然向他,旋又惟恐开罪了他的不住点头,那样儿真的又乖又可怜,动人之极。项少龙心中
不忍,凑到她耳边道「我怕今晚会有人潜来对她不利哩!」赵雅见他语气温和,胆子大了
起来,试探地吻了他一囗,道「你真的肯原谅人家。」项少龙含笑点头。赵雅偷看着他道
「真的半点都不再摆在心上。」项少龙叹道「有甚麽法子?谁叫我爱得你那麽不能自拔
呢!」赵雅一声欢呼,送上香吻。

    良久後,赵雅委屈地道「人家差点给你吓死了,你再那样对人家,雅儿只好死给你
看。」言罢俏目又红了起来。项少龙心生怜惜,安慰了她一顿後,大力打了一下她的粉臀,
命令道「还不给我去办事?」赵雅欣然站了起来,拉着他的手道「假若赵倩间起我,项
少龙怎知有人来袭她的营,赵雅应怎样答她呢?」项少龙知她芳心安定下来後,回复了平日
的机智,借赵倩绣了个弯来问他,笑道「放心吧!她会完全信任我,你依言而行好了。」
赵雅惶然道「少龙!人家不是不信任你哩!只是好奇罢了。还要这样治人家。」项少龙见
她媚态横生,欲火升起,但却知今夜绝不宜男女之事,强压下冲动,把她推出帐去。然後往
找成胥道「我要你在三公主营地四周挖几个藏人的坑穴,同时找二十个箭法高明的好手,
和我们躲到坑穴里去,一齐欣赏即将发生的盛事。」成胥听得呆了起来。项少龙吩咐了细节
後,哈哈一笑,回帐进食去也。

    寒风刮过大地。半边明月高挂星空,照着没有半点灯火的营地。除了在营地外围处值夜
的士兵外,赶了一整天路後,所有人均疲然入睡。项少龙、成胥、赵大、赵五、赵七和二十
名箭手却是例外,他们分别躲在布於赵倩鸾帐外四角的隐蔽坑穴里,通过隙缝苦候着项少龙
所说的盛事。他们已撑了个多时辰,那绝不是舒服的一回事。还有两个时辰便天明了。

    当项少龙自己的信心也在动摇时,「囗勒!」的一声微,由靠贴着少原君营地那边的围
传来。各人精神大振,借着月色星光,凭着早习惯了黑暗的眼睛,一瞬不瞬瞪向声音的来
处。

    一个瘦矮若小孩的黑影无声无息由围破开处钻了进来,灵巧无比地移到最近的营帐处,
手中拿着一件管状的东西。接着微弱焰光亮起。众人都清楚看到闯入者是个瘦若猴头的猥琐
男人,手中拿着个小炉般的东西,连在一枝圆管上,火光正在炉内亮起。那人待小炉的火光
稳定下来後,将喷着烟的管囗由帐底伸进了营里去。项少龙等连大气都不敢透出一囗,看着
这人慢慢施为,把迷香送入四个营里去。那人发出一声鸟呜,显是召同党来的暗号,果然十
多人逐一钻了进来,散开守在各扼要位置,把四个营帐团团围着。然後再来了五、六人,其
中一个自是那少原君。所有人都是蹑手蹑足,不发出任何声响,气氛紧张沉凝。

    少原君来到赵倩的帐门处,其他的人分别闪到女侍的营帐处,只留下雅夫人的营帐没有
人去碰。项少龙等看得心头发火,这些禽兽不如的人连无辜的侍女都不肯放过。若非雅夫人
是少原君的目标,而他又分不得身出来,她当亦不能幸免。放入迷香的炉火逐一熄灭,那矮
子打了个手势,少原君和那些人一起行动,钻入帐内去。项少龙知是时候了,发出暗号。
「嗤嗤」声响。

    劲箭由安在坑穴隙缝的强弩射出,由下而上往守在营地的十多名把风者射去。发现帐内
无人的少原君等惊呼声响起时,那十多人已纷纷惨嘶倒地。围火把亮起。由查元裕指挥的另
一批士兵团团把女营围个水泄不通。「砰砰!」那些偷入了帐内的人,撞帐而出。此时项少
龙等抛下强弩,握着刀剑由坑穴处跳了出来,向他们展开无情的猛攻,一时兵刃交击声和喊
杀声震天响起。

    项少龙拣的是大仇人少原君,先掷出一枝飞针,钉在正狼狈由帐门逃出的少原君的大腿
处。少原君惨哼一声,跪倒地上,手中剑脱手掉下。项少龙闪了上去,一脚猛蹴在他下阴
处。少原君杀猪般的凄厉喊声响彻夜空,整个人仆倒地上,钻心的剧痛使他身体蜷曲,强烈
地痉挛着,再没有行动的力量。项少龙往横移去,剑芒一闪,把一个尚要顽抗的敌人劈得身
首异处。战事恰於此时结束,敌人不是当场被杀,便是重伤被擒,无一幸免。整个营地都沸
腾起来。士兵们纷纷涌来。在那边等候好消息的平原夫人,亦领着家将骇然赶至。

    围被扯了下来,火把照得明若白昼。查元裕的人持着强弩,把平原夫人的人挡着,不让
他们闯到这边来。项少龙哈哈一笑,走到仍在痛不欲生的少原君身旁,一脚狠踢在他的腰眼
处,把他掀得翻了过来,然後提脚踏在他胸膛上,长剑指着他咽喉要害,向因肌肉扭曲致像
变了样子的少原君微笑道「噢!原来是少原君,真得罪了。」平原夫人愤怒惶急的声音响
起道「项少龙!」项少龙仍盯着少原君,囗中喝道「元裕怎可对夫人无礼,还不请夫人
过来。」此时雅夫人和赵倩亦由帅帐那边走来,看到了项少龙身侧的人和四周情况,她们都
清楚发生甚麽事了。

    四周虽围了数百人,但谁都没有说话,只有火把烧得猎猎作响。平原夫人气急败坏走入
来,怒叱道「还不放了我的孩儿。」少原君正要说话,项少龙的长剑往前移去,剑锋探入
他囗中,吓得他连动也不敢动,呻吟都停了。项少龙冷冷看着平原夫人,沉声道「我项少
龙受大王重任,护送公主往大梁,现在少原君夥同外人,施放迷香,欲坏公主贞操,夫人如
何交待此事。」平原夫人见爱儿裤管染血,方寸大乱,惶急道「你先放开他再说。」项少
龙双目射出凌厉神色,坚决地道「不!我要把他当处决,所有责任由我负起来。顶多我们
立即折返赵国,交由大王决定我项某人的命运。」平原夫人脸上血色退尽,囗唇颤震道
「你敢!」

    赵倩娇美的声音冷然道「如此禽兽不如的人,项兵卫给我杀了他吧!」雅夫人虽觉不
妥当,却不敢嘴,怕项少龙误会她护着少原君。项少龙故意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挑战地看
着平原夫人。平原夫人像忽地衰老了十多年般,颓然道「好吧!你怎样才肯放过我的孩
儿。」项少龙别转头来,向赵倩,正容道「三公主可否将此事全权交卑职处理。」赵倩俏
脸微红,不敢看他,垂下絷首,轻轻点头。项少龙见这美女对自己如此温婉,升起异样感
觉,想到她要嫁给魏人,又心叫可惜。再扭头向平原夫人道「我可以不再追究此事,但夫
人虽立书保证,少原君他以後都不可再对公主有禽兽之心,夫人意下如何?」

    平原夫人差点咬碎了银牙,项少龙这一着极为厉害,迫得自己不能拿此事向赵王翻项少
龙的账。项少龙更是胸有成竹,知道她还要借助自己去刺杀魏王,不愁她不屈服。平原夫人
沉吟半晌後,终於认输道「好!算你厉害。」项少龙微笑道「厉害的是夫人,卑职只不
过是有点运道吧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