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险死还生

第四章险死还生

    项少龙把李囿送到宅外,叁十多名亲卫等得颈都长了,李园上鞑前,低声道:「嫣然是
否来了?」

    项少龙徽徽点头。

    李园沉吟片晌後,苦笑道:「我具的根羡慕项兄。」

    项少龙道:「想见她吗?」

    李园先是露出驽喜之色,旋又摇头道:「相见等如不见,项兄请代我向她问好,告诉她
纪嫣然是我李囿心中最敬爱的女予。」

    仰夭一笑,登上马背,领蓄众亲随旋风般驰出大门外。

    项少龙慨然一叹,摇摇头,返回宅内去,正想回去见纪嫣然,向她报告此事,半络给庄
夫人截蓄,把他扯到一间无人厢房去,低声道:「李园和你说了甚麽?」

    须少龙想起她刚才对李囿意乱倩迷的态度,就心中有气,冷冷道:「都是些动刀动枪的
事,没甚麽特则的。」

    庄夫人俯过来细审他的眼睛,看得他浑身不自然时,笑踞如花柔声道:「少龙有点拓忌
了,弃身责高兴。」

    项少龙索性把脾气发出来道:「这并非拓忌,而是役有一个男人喜听女人当蓄他脸说愿
为另一个男人为牛为马,这是尊重或不尊重的问题。放开你的手好吗?」

    庄夫人挽得他更紧了。凑到他耳旁吐气如阑道:「若我要说的对象,是项少龙而非李
围,同样的话就该改作为妾为婢了。少龙明白那分则吗?」

    项少龙哂道:「我岂是那麽易骗易哄的人,夫人敢说对李园没有动心吗?」

    说到这裹,心中一动,知道自己确是对庄夫人动了点心。

    对女人他可说是非常有风度,绝少责骂或伤害女性,甚至像单美美和归燕的蓄意谋害,
他亦从没有要找她们算账的念头。

    给他骂得最多的女人是赵雅,但最後他还是原谅了她,像以前般疼她。

    但他为何却要向庄夫人发这麽大的脾气呢?

    项少笼因曾饱受打擎,更不想学遣时代的男人般对女人多多益善,广纳姬妾。不过违只
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反是女人不断向他投偎送抱,心甘情愿加入他的妻妾蕈内。

    人非萃木,孰能无情。

    加上他对女人又容易心软,所以他一查小心翼冀,不想再涉人男女之事内。

    到目前为止,责正今他倩难自禁的只有琴清一女而已,对其他的他都很有克制力。

    但庄夫人的情况却很特则。

    无论她复国成功与否,都不会成为他的姬老。这是身分的问题。庄夫人和儿子已成了滇
国人人承认的正统和象徵,一旦庄夫人嫁了给人,这象徵将给澈底破坏了。

    她可以和男人发生肉态关系,在这时代那是非常平常的事。

    所以项少龙和庄夫人即使发生男女之惰,亦往定了是短暂的,当庄保义登上王座,项少
龙离滇之时:这段男女之情就要宣告寿终正寝了。

    正是因为没有了这心理障碍,兼之项少龙又对这对孤立无援的母子有极大怜惜,所以在
不自觉下,他逐渐地接受蓄庄夫人,这或者就叫日久生情吧。

    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查等现在大发脾气,才猛然醒觉是甚麽一回事。

    庄夫人虽被贲骂,却没有丝亳受责的应有反应,反正容道:「你说得不错,李园确是个
今我心动的男人,而且不理他的贡正用心怒,衷面上他仍是对我庄家仗义支持。假设我没有
遇上了你,我必会以身体作出报答。但现在却不会这样做,因为怕你会看不起人家。这样剖
白心逾,你满意了吧,」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但你现在撩起了李园的心,恐怕事情非是
可以由你控榈呢?」

    庄夫人道:「放心吧,我对应付男人早经验丰富了。」

    接善狐媚一笑道:「刚才我是故意的,好看看你遗铁石心肠的人会有甚麽反应,现在终
於知道了,唉!少笼,今魄让妾身侍寝陪依好吗?」

    项少龙想起纪嫣然和赵致,硬善心肠道:「则志了我们早先的协议,大事要紧,男女之
倩只奸暂搁一旁了。」

    庄夫人感动得眼也红了,垂头道:「妾身还是首坎遇上第一个不是为我的姿色而帮助我
的男人。」说时靠得他更紧更挤了。

    项少龙这才把身分被识破,又与李园结盟的事告欣了她,庄夫人自是听得目瞪口呆,大
喜下迫项少笼和她缠绵一番後,才肯放他雕去。

    项少龙回到住处,把事情向纪赵两女重覆了一赵,尔女亦是听得目瞪口呆,想不到事情
会有如此出人意表的发展。

    纪嫣然欣然道:「李园锥是个自私自利、心胸狭窄和仿事不择手段的人,但终是有识之
士,在这种傍况下与你结盟是最聪明的做法,况且有了你违朋友,说不定可谬响秦国不以楚
国作为第一个征服的目标呢。」

    项少笼苦笑道:「在这事上我是很难发言的,你不去打人,人就来打你,不要说朋友可
以成敌人,连父子兄弟都可反目成仇,纪才女精通历史,对这该有一番体会。」-赵致点头
道:「夫君大人说得对,何祝现在项郎处处都有朋友,想帮都不知该帮那一国才好。」

    项少龙坦白道:「我是个只爱和平不好战争的人,将来储君登位後,我们便逮赴他方,
找个山明水秀的原野或幽谷终老,那不是挺写意吗?」

    尔女感动得投入他怀内去。

    此时荆善来报,说内城官屈士明求见。

    项少笼大讶,闸起纪嫣然,才知内城官等若禁卫统领,忙一肚狐疑地出前堂会客。

    屈士明年在r一十许间,绅态稳重,一脸和气,生得挺拔高大,面目英俊,予人很奸的
印象。

    不过这只是表面的假象,因为项少龙总觉得他眼睛内有另一些与这外象截然相反的东
酉,使他查觉到屈士明是那种笑裹藏刀的人。

    寒暄过後。

    屈士明道:「太后命我前来,请万将军入宫,万将军可否立即起程呢?」

    颂少龙暗忖现在光夭化日,到王宫走的又是通衢大道,该不怕他弄花样,且有起事来在
人潮熙攘的大道上逃也逃得了,点头答应,随他策骑往王宫去。

    一路上屈士明对浴途景物和建指点谈笑,令他得到不少情报,至少知道王宫旁一宏伟的
建蕈,就是春申君府了,李园的左相府则在春申君府斜对面处。

    李园在宫内宫外均有居室,与李嫣嫣的关系自是比其他李族人或春申君更亲密了。难怪
虽惹起了春申君的拓忌,但至目前为止仍奈何不了他。

    但随蓄李令入寿春,田单和春申君公然勾结,这平衡终被打破了。

    入宫後,深人下马。

    屈士明低声道!「太后想在她东宫的养心则院见万将军,那是她弹琴自娱的地方,她心
情奸时,说不定会奏一曲给先生听呢。」

    项少龙暗忖难道李嫣嫣真的看上了自己,但想想又不大可能,一个憎恨男人的女人,怎
会只两夭就改变过来。

    不过多想无益,只奸随屈士明去了。

    八名禁卫在前开路,另十六人则随在後方,对他的保护可说过分了一点,却可见李嫣嫣
对他的维护。

    这一一十四名禁卫显然都是特则的精锐,人人身型彪悍,项粗肩厚,均是孔武有力的大
汉,假若楚兵全是这种水准,连秦人都非某对手。

    此时项少龙和屈t明在前後簇拥下,穿过东园一条碎石铺成的小路,囚周花木紧茂,小
亭小侨,流水鱼池,点缀得园内生气盎然。

    左方草树外有一列房舍,但却不觉有人在内。

    四倒静悄无人。

    屈士明指蓄房舍道:「万将军请看;」项少笼循他指引望去,奇道:「看甚麽?」

    就在此时,忽感右腰给尖锐硬物重重播了一下,发出叮的一声。

    项少龙立知是甚麽一回事了。

    屈士明以匕首暗算他,却是刺中了他插满飞针藏在腰处的对囊。

    想也不想,一肘强撞在屈士明胁下处。

    屈士明於匕首甩手掉地,胁骨折断声中,惨然倒往旁,仍不忘大叫道:「动手!」

    先动手的是项少龙,换了剑鞘以掩人耳目的血浪宝刃离鞘而出,前方最近的两人立皴昼
中颈领,溅血倒地。

    项少龙知道不宜力敌,侧身扑入一堆小树丛惠,再由另一方琐出来时,敌人的攻势已全
面展开。

    左右各有尔人奋不顾身杀来,悍如疯虎。

    项少龙知道绝对退缩不得,振起无与匹敌的斗志,先往前冲,也不知踏毁了多少鲜花,
但却避过被围的危险;这才猛然旋身,血浪闪电劈出。

    这些禁卫果是千中挑一的高手,首当其锋那人运剑硬架了他遗凌厉的一擎,却避不闲项
少龙由下方疾踢过来的一脚;下阴中招,惨嚎倒地。

    後面冲来两人收不住势子,给拌得差点掉在地上。

    项少笼创光暴涨,铍飞一匝,两人都撒剑倒跌,立践当场。

    此时更皋人由前面叁方蜂锥而至,都是由草丛花树间赞了出来。

    不过却没有人吆喝作声,只是一聱不吭的攻来。

    项少龙心中一动,一遗大声叫喊,一遗往左方房舍狂奔过去。

    奔上一道小桥时,後方风声响起,项少龙心知不妙,淹落桥上,一把长剑在上方破空而
过。

    须少龙在桥上跳了起来,使出一招以攻代守,幻出重重剑浪,照蓄冲上来的两人疾施反
肇。

    「呛!」的一瞽,左方那人的长剑竟只剩下了半截。

    可惜项少龙却殁有杀他的机会,顺势迫退了另一人时,只见敌方七、八人横过穿流侨咸
的小溪,想赶往矫的另一边拦截。

    项少龙放过眼前敌人,跳上桥榈,再凌空翻了个4,落到一片萃地上。

    两名敌人立即声势汹汹扑了过来。

    项少龙心中叫苦,违些人个个武技残楔,以众凌寡,足够杀死自己有馀。若给拦蓄苦战
自己必无幸理,猛一咬牙,由地上滚过去。

    那两名敌人虽是勇悍:但何瞥见过这等打法,慌了手脚时,其中一人已经给须少龙双脚
绫缠住下肢,翻倒地上;另一人则被血浪透腹而入。

    囚方尽是人影剑光。

    项少龙放过那倒地者,往旁遗一梁大树滚过去,撞到树身才弹了起来,叁把长剑由不同
角度朝他砍刺过来。

    项少龙知这是危急阖头,若不能破围而出,今日必丧身於此,一声狂喝,使出压箱底的
「攻守兼资」,叁把剑都劈在他画出的剑光上,更被他似有无限後着的剑势迫退。

    眼角瞥处,其他人都疯了般追来,已成合围的死局。

    项少龙仰头一看,见上方有慷伸出来的棍枝,再上处更是枝叶紧密,心中大喜,趁敌人
尚未攻来时,剑回鞘内,虽地跃起,双手抓在粗若儿臂的横枝上。

    敌人见状跃起挥剑攻来。

    项少龙两脚左右飞出,扫在两人剑身处,两把剑立时鉴了开去。

    双脚再连环踢出,两人面门中脚,血光迸现下,跟倒跌。

    借了一下腰力,掴上极时,下方已满楚敌人。

    叁把剑脱手往他掷来。

    项少龙贴往树身,避过长剑,往上迅速攀去。

    敌人乱了方寸,在下遗手足无措地看旧,遗时只能海假役有带得弩箭在身。

    到了树顶後,离地足有八、九丈。

    项少龙心花怒放,擘大喉咙像哨褛上的哨兵般狂呼道,「造反了;造反了;」四名敌人
开始往上爬来。

    项少笼不驽反喜,拔出血浪,迎了下去。以屠高临下之势,斩瓜切菜的把囚人劈下树
去,眼看都活不了。

    此时屈士明按蓄胁下骨折处辛苦地来到树下,亦是无计可施,进遏失据,喝道:「斩
树!」

    项少龙大笑道:「辛苦你们了!」

    要以长剑斩断这一棵人抱不过的大树,役有半个时辰休想办到。

    就在此时,无数禁卫由四方八面涌进囿枣来。

    屈士明脸色大变,喝道:「走!」

    不过已走迟一步,禁卫把人和树团团围蓄,见到竟是上司屈士明,都呆了起来。

    「太后驾到!」

    众卫忙跪在地上。

    在树顶处的项少笼不便施撞,自是兔了。

    终於度过了一汝被刺杀的危险。

    靠的却是孛运。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