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太后嫣嫣

    楚宫的规模,在项少龙曾见过的宫殿中,仅次于咸阳宫,但守卫之森严,却犹有过之。

    宫城环以高墙,墙高三丈,四隅各有一座精巧的角楼。墙外护城河环绕维护,宽达五
丈,水清见底,最厉害是河心设有高出水面的尖木栅,想潜游过去亦难以办到。共设两座城
门,凭可随意升降的悬门以作出入通道。

    高墙内殿宇重重,份外朝、内廷两大部份。中闲以连接两座钟鼓楼的内墙为分界。设置
内宫门,为贯通外朝内廷的通道。

    布局中轴对称,一条大道贯通南北城门和内宫门,八座巨殿和近六十个四合院落便依中
轴线井然有序的分布在大道两旁,缀以花石鱼池,小桥流水,参天古树,瑰丽堂皇。

    项少龙与李园由北门入宫,先是一个方形广场,然后一道小河横贯其间,过了桥才到达
两座主殿「议政」和「仪礼」,均筑在白石台基之上,四周有围栏台道,气氛庄重华责。

    其他六座较小的宫殿,四座位于外朝,两座座落于内廷,均以楚国神话中的人物为名,
分别是外朝的「火神」、「河神」、「刑神」、「司命」。内廷则是「芳烈」和「巫女」两
殿。

    听着李园的介绍时,项少龙印象最深刻的当然是巫女殿,只是这些名字,巳知楚人实乃
诸国中最有创造力和浪漫的民族。在其他诸国便休想有这类大胆创新的殿名。

    同时心念电转。

    刚才李园提出必须杀死春申君后,便岔开话题,似乎是给点时间自己消化这难咽下去的
提议,不过他已想到李园的不安好心。

    春申君毕竟掌权巳久,又是门下食客数千,在诸国更有很高威望,各方面均是实力雄
厚、蒂固根深。

    若李园动手把他杀死,说不定会惹起大动乱,所以自须寻找一代罪的羔羊,那人就是自
己了。

    自己一到寿春,立以强硬手段逐走霸占滇王府的李闯文,似是完全不顾后果,落在李园
眼中,便是有勇无谋之辈。

    假设他能驱使自已去刺杀春申君,自可把罪名全推到他万瑞光身上,亦可化解了庄家要
求复国的图谋,甚至可顺手把庄夫人据为己有,一石三鸟,没有计策比这更狠毒的了。

    站在楚人的立场,谁都希望借李令之手,把诸侯国摆平,土地重新纳入楚国国土内。如
此看来,李园、春申君都是和李令蛇鼠一窝,只是在敷衍庄夫人这美人儿吧了!

    马车通过内宫门后,进入内廷,那是楚王处理日常政务及起居的地方,主要的建筑物是
巫女和芳烈两殿及东西六宫,每宫由四座四合院落组成,另有三座花园,即中路的御花园与
东西两路的东园和西园,景色怡人,胜境无穷。

    李园显然所学甚博,逐一为他介绍殿名所代表神灵的传说,谈吐高雅,确有引人入胜的
魅力。难怪庄夫人虽心属他项少龙,又明知李园非是好人,对他仍显得有点情不自禁。

    此时他说到河神和巫女,笑语道:「我们最美的两个女神河神和巫女,都不是居住于楚
境之内,而是韩境的洛水和秦境的巫山。含睬宜笑、虚缈若神,居住于远方长河深山之处,
想想已教人神往。」

    项少龙道:「刚才太国舅所说有关春申君的事……」

    李园亲切地拍着他眉头道:「这事过些再说,我想万兄花点工夫,先认识清楚春申君的
真脸目,明白到我李园非是诬蔑好人,万兄再作决定。但万兄请切记这是我们男人家的事,
若给女流知道,不但怕她们神态间露出破绽,还徒令她们终日忧心,有害无益。」

    项少龙暗呼高招,当然点头答应了。

    李园在骗自已,自己何尝不在骗他,两下扯平,大家都没抱怨的了。

    此时马车转往东路,只是不知田单身在何院。

    李园笑道:「我在宫外有座府第比这要大上十倍,不过我仍喜住在宫内,大部份时间亦
在这里度过。」

    项少龙心想你要在近处设法控制李嫣嫣才是真意吧。

    卫士拉开车门,项少龙收摄杂念,随李园步下马车。

    李园和项少龙在主厅内分宾主坐下,俏侍女奉上香茗。

    项少龙环目一扫,不由暗赞李园果然是有品味的人。

    朝合院中央庭院望去,是一排十八扇有窗漏的木门,平台水池,池中尚有小亭假石山,
以一道石桥贯通,庭院深阔达五百步,遍植茶花、香桂,际此炎夏之时,茶花
盛开,桂柑飘香,红白相映,一派斗艳事春的景象。

    厅内家具全用雕镂精细的香梨木,地席铺以织锦,装饰的古瓷、挂雕、屏风一应俱全。
项少龙便自间没有这种心思。

    若非自己得到纪才女的芳心在先,又因着种种特殊的形势,说不定在那场角逐真会败在
他手上。

    由于北厅背阳,又临水池,故清爽凉快,消暑解热。

    项少龙与李园安坐厅心,品尝香茗,一时间亦感到很难把这风神俊朗,貌似正人君子的
李园当作敌人。

    这小子也恁地厉害,竟懂得以亲如家人兄弟的手法,对他这浪荡无依的「亡国之徒」展
开攻心之术,自己当然不能让他「失望」了。

    装作感激要说话时,李园轻拍手掌,发出一声脆响道:「万兄先用点时间去观察形势,
才再考虑我的说话。唉!李园之所以不怕交浅言深,只是基于义愤和我大楚的前途,舍此再
无其他了。」

    随着他的掌声,四名身材曼妙,身穿楚服,高髻环帽垂巾的美女由侧门踏着舞步走了出
来,到了两人座前下跪行礼,并屈膝以优美的姿态坐在两人伸手可触的近处。

    遮面的纱罗,更使她们引人入胜。

    到此时项少龙才体会到妃嫣然的话,若此子蓄意讨好你时,确有过人手段。

    禁不住为纪才女没有被他追到手而抹了一额冷汗,全亏李园只懂诗经楚辞,而不懂甚么
「绝对权力绝对腐化」那类警句,又或是「蜜糖的故事」。

    李园道:「吾人交友,不是以美女就是以黄金示意,此四女来自不同地方,各有风情,
但均是千中挑一的标致人儿,且全是未经人道的怀春少女,万兄可逐一揭开她们掩面钞巾,
看看那个最合眼缘,好作为我对万兄的见面礼。」

    项少龙心呼厉害,李园可能是他所遇到的人中里,最懂心理战术的一个。

    如此去揭开四女的面纱予以挑选,不但大增好奇心,还有种侵犯私隐的高度剌激。

    自己虽无心收纳美女,仍有很强烈的冲动去揭纱一看。

    但他当然不可以这样做。

    脸色一沉道:「太国舅的好意心领了,可是我万瑞光一日未复滇国,其他一切都不会放
在心上。」

    李园闻言不怒反喜,哈哈一笑,挥走四女后道:「不知万兄是否相信,刚才李某是故意
相试,看看万兄会否见色起心。如此我就更放心了。」

    再拍手掌,俏婢奉上精美酒食,两人把盏浅酌,畅谈起来。

    李园口角风生,不住问起滇地情况,表示极大关注,幸好李园对滇地比他更不清楚,答
不上来时项少龙随口编些奇风异俗出来敷衍他,倒也没有甚么破绽。

    当年他受军训时,曾到过中国不少地方,加上对中国地势风土的认识,说起来自是似模
似样。

    吃至一半时,门卫报上太后驾到。

    项少龙吓了一跳,正要回避时,李园不慌不忙,先着人搬走酒食,扯着他到一角的屏风
后道:「万兄躲在这里,当听我问起有关助贵国复国之事时,万兄便知是谁从中作梗了。」

    项少龙失声道:「若给太后发现了怎办?」

    李园拍胸保证道:「舍妹和我说话时,都不会有其他人在旁,若有甚么事,我自会一力
承担,不会让万兄受到任何委屈,但记紧只能耳听,不可眼望。」

    上次做董马痴是要扮粗豪,今次的万瑞光则由李园定型为有勇无谋,项少龙只好傻楞楞
的接受了这荒谬的安排。

    环佩声响,「迷死了」孝烈王的绝代娇娆终于到了。

    关门声响,听足音果然宫娥侍卫均退出门外去。

    项少龙想起龙阳君和庄夫人对李嫣嫣的形容,那还理会得李园的吩咐,把眼睛凑到屏风
隙缝处,朝厅心望去。

    一看下,立时呼吸顿止。

    他不能相信会看到一位无论秀丽和气质均足以与纪嫣然和琴清匹敌的美女。

    平心而说,若论妩媚清秀,她仍逊纪嫣然半筹,高贵典雅亦不及琴清。

    可是她却有一股骚在骨子里,楚楚动人,弱质纤纤,人见人怜的气质。

    这时她盈盈俏立厅心处,轻蹙黛眉,只要是男人,就会兴起把她拥入怀里轻怜蜜爱的强
烈冲动。

    她是那种正当男人见到便想拉她登榻寻欢,但又不忍稍加伤害的倾国倾城可人儿。

    庄夫人说得对,她清丽脱俗的玉容上笼罩着淡淡一抹难以形容的哀愁,似是这人世间再
没有事情能够令她快乐起来。

    李嫣嫣头结云髻,连额发处理也作成云形,潇洒地搁在修长入鬓的黛眉之上,确堪当
「云髻凝香晓黛浓」的形容。

    她的鬓发被整理成弯曲的钓状,却是轾薄透明,云鬓慵梳,缥缈如蝉翼,更强调了她完
美的爪子脸型和含愁默默的美眸。

    修长优美,纤浓合度的娇躯,配上凤冠翠衣,更使她有种超乎众生,难以攀折,高高在
上的仙姿美态。

    她身上佩带着各式各样的饰物,但最夺目仍是挂在粉颈垂在酥胸的一*盍矗*
上层由二十多颗镶有珠宝的金珠构成,最下由一颗滴露状的玉石作坠饰,与头顶那珠光宝气
的凤冠互相辉映,澄撤晶莹,光彩夺目,但却一点不能夺去她清秀脱俗,超越了所有富贵华
丽的气质。

    项少龙不由生出惊艳的感觉。

    若她肯和自己上榻,项少龙肯定自已会立即付诸行动。

    此时李园来到她身后,温柔地为她脱下外袍,露出刺绣了精美凤纹,地黑纹金的连身垂
地长裙,腰束玉带,透出一骰高贵华美的姿态。

    当李园指尖碰到她香肩时,这贵为楚太后的美女明显地娇躯一震,还垂下了目光,神情
古怪之极。

    项少龙心中剧震,暗忖难道他们并非亲兄妹关系,但又知道若是如此,怎瞒得过春申君
呢?

    像李嫣嫣这等举国闻名的美人,要冒充也冒充不来的。

    李嫣嫣丰润性感的红唇,轻抖一下后,轻轻道:「大哥为何会在这里呢?我约了秀儿来
看她最新的刺锈哩!」

    声音娇甜清脆,还带着铿锵和充满磁力的余音,上天实在太厚待她了。

    项少龙经过这多年来的祸患经历,对纵是庄夫人,嬴盈那等诱人美女,也可如老僧入定
般不动心,可是这刻偷看到李嫣嫣,仍要败下阵来。

    同时心发奇想,李园矢志要得到纪嫣然,是否因只有纪才女才能替代李嫣嫣在他心中的
位置。

    难道他兄妹竟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在这时代里,一夫多妻乃当然的制度。

    有身分地位的人,女子嫁给他们时,她的姊妹甚至侄女都会有些跟了去给新郎做媵妾,
更不要说陪嫁的婢女了。

    更可异的是一个国君嫁女时,同姓或友好的国君依礼都要送些本宗的女子去做媵。

    除此之外,王侯大臣都可随时把看上的女人收到宫中府里,姬妾之多可想而知。

    多妻家庭最是复杂,很容易发生骨肉相残的事件,亦很容易出现有悖伦常的乱事。

    李园和李嫣嫣很大可能是同父异母的兄妹,郎才女貌,加上李园狼子野心,想借李嫣嫣
重施吕不韦的诡计,还哄得春申君以为自己宝刀未老,晚年生子,再转嫁孝烈王这另一个糊
涂鬼,可想像孝烈王见到李嫣嫣时,连老爹姓甚名谁都忘了,那会想得到李嫣嫣肚内的「奇
迹」,乃李园一手一脚炮制出来的呢?

    若非少龙从赵穆处知悉李园、李嫣嫣、春申君和孝烈王的关系,又明白李园不择手段的
性格,断不能只看两人间一个动作和片刻的神情,便得出如此骇人听闻的推论。

    李园若知道的话,杀了他亦不肯予项少龙偷看两人独处的机会,想到这里,呼吸不由急
促起来。

    李园着李嫣嫣坐下后,柔声道:「秀儿正在东厢刺绣,难得有这等机会,让大哥和嫣嫣
说句话儿好吗?」

    这么一说,项少龙便知李园看似无意地遇上李嫣嫣,其实却是故意的安排,好教自己听
到不利于春申君的对话,以坚定自己成为他刺杀春申君的工具。

    困为李园该早知道李嫣嫣会在午膳后来看郭秀儿的刺绣,而这剌绣困未完成的关系,必
是不好搬运,所以这楚国现时最有权力的太后只好纡尊降贵到这里来,亦可见她和郭秀儿间
的关系是非常好了。

    李嫣嫣叹了一口气道:「说吧!」

    李园在这妹子而前颇为战战兢兢,乾咳一声,清了清喉咙道:「滇王妃母子请我们出兵
助他们复国一事,我想和嫣嫣商量一下。」

    李嫣嫣冷冷道:「大哥是看上了慎王妃吧。」

    李园因「万瑞光」正在偷听,立时大感尴尬,不悦道:「嫣嫣怎可如此看你大哥,我只
是为了大楚着想,先君新丧,若我们对滇王妃母子的要求无动于衷,说不定会惹起众侯国叛
离之心,若他们靠向秦人,楚国危矣!」

    项少龙心中好笑,李园这么慷慨陈词,对自已真是一片苦心了。

    李嫣嫣默然片晌后,淡淡笑道:「这事不是由你和我决定便可成事,还须询问军将大臣
的意见,否则必起争端。大哥有和春申君提过这意见吗?」

    孝烈王去世,春申君立时成为楚廷军政两方面最举足轻重的人物,亦是基于这理由,庄
夫人才不迟劳苦赶回寿春,来求春申君伸出援手,岂知春申君正是背后策划要除掉她母子的
人。

    李园正中下怀,昂然道:「当然说过,可是春申君仍是一意孤行,决意用李令来平定诸
侯,还视除滇王妃可留下外,其他一切人等均要除掉。唉!李令若得势,会肯遵服王命而行
吗?所以大哥才不得不向太后进言。」

    他还是首次称李嫣嫣为太后。

    正凝神偷看的项少龙暗叫厉害,这番话不论真假,但李园当着楚太后说来,假也要变成
真。若他是如假包换的万瑞光,必会深信不疑,横坚也是死,自会依李园的命令去搏他一铺
了。

    李嫣嫣沉吟片晌后,缓缓道:「我教大哥去请滇王妃母子入宫小住一事如何了?若她们
来了这里,就没有人可伤害她们了。唉!寡妇孤儿,真教*肆А!*


    项少龙心中一阵感动,耳内传来李园解释庄夫人母子为何拒绝的因由,心想原来李嫣嫣
的心肠这么好,看来她一切作为,都是被以李园为首的族人迫出来的了。难怪她这么不快
乐,不由怜意大起。

    神思迷惘间,只听李嫣嫣柔声道:「大哥你现在立刻给我去见滇王妃,无论如何也要把
她母子和所随人员都请到宫内来,就算我们不能出兵替他们复国,亦绝不容他们给人害死
了。庄矫于我大楚功勋盖世,对忠良之后,怎也该有怜恤之情吧!」

    李园深庆得计,长身而起时,才发觉李嫣嫣半点站起来的意思都欠奉,大奇道:「嫣嫣
不是要去看秀儿吗?」

    李嫣嫣淡淡道:「我想一个人在这里静静想点事情,甚么人也不得进来打扰哀家。」

    李园忍不住回头瞪了屏风一眼,吓得项少龙立时缩回头去。

    李嫣嫣不悦道:「太哥还犹豫甚么呢?」

    接着是门开门阖的声音,可以想像无奈离开的李园是多么惶急苦恼。

    项少龙也非常痛苦,假设这美人儿冥坐一个时辰,他就要活生生闷坏了。

    李嫣嫣的声音响起道:「不论你是谁,立刻给哀家滚出来!」

    项少龙一听下立时汗流浃背,若这样给李嫣嫣斩了头,确是冤哉枉也之极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