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春宵苦短

    回到雅夫人处,婷芳氏和春盈四婢赫然恭候厅堂。离别在即,自有说不尽的绵绵蜜语。
项少龙虽是风流,仍未试过这种群美环拱的温柔阵仗,虽乐在其中,应接不暇,亦是有苦自
己知。疲极睡了一会後,睁眼时天已全黑,略动一下,立时把紧缠着他的婷芳氏和乌廷芳弄
醒过来。乌廷芳撒道「芳儿不依!要随你一起到魏国去。」项少龙大吃一惊,醒了过来,
暗忖自己照顾雅夫人和赵倩已大大头痛,怎可还添上乌廷芳,若被赵王以为他想挟美溜走便
更糟,忙好言安慰,软硬兼施,才哄得乌廷芳打消主意。

    这时春盈等四婢进来侍候他们梳洗穿衣,项少龙以最快速度打扮停妥,走出房去,还未
到大厅,便听到妮夫人和雅夫人说话的声音,心中大讶,走了出去。妮夫人见他出来,大窘
垂下头去。项少龙心生怜惜,知她要趁自己赴魏前,抛开自尊,争取与自己相处的时间。来
到两女间坐下,放恣地搂着两女蛮腰。雅夫人吓了一跳,不能置信地道「你们已
经····」妮夫人含羞点头道「雅姊请勿见笑赵妮。」雅夫人悻然道「刚才还在我脸
前扮正经,装模作样。」项少龙在赵雅腰肢窝搔了一记,责道「雅儿!」

    雅夫人对他千依百顺,闻言含笑不再作声。妮夫人凑到他耳旁道「项郎会否怪赵妮淫
荡?」项少龙哈哈一笑「怎会呢?你愈淫荡我便愈高兴。」妮夫人想不到他会大声答她,
羞得躲入他怀里,身体却灼热起来。雅夫人笑道「看来雅儿今晚要退位让贤了,不过先让
我和项郎说点正事。」接着向项少龙眨眼道「想妮夫人在那里等你宠幸呢?」妮夫人更是
无地自容,却只含羞听着,没有反对。项少龙索性荒唐到底,笑道「妮夫人到浴池等我,
待会我来和你鸳鸯戏水。」妮夫人娇柔无力地站起身来,驯若羊儿般婀娜多姿去了。

    两人看着她美丽的背影消失在门後,相视一笑,两手紧握在一起。雅夫人正容道「我
去见过王兄,可是他没法再抽出人手给我们,真令人担心。」叹了一囗气道「由这里到大
梁,最少走三个月路,要渡过大河,经过无数荒山野岭,入魏境後,还要先到荡阴、朝歌、
桂陵、黄池四个城市,真是一步一惊心,非常难捱。」项少龙沉吟片晌,问道「夫人和那
少原君,曾否有过一手?」雅夫人羞愧地点了点头。项少龙不舒服之极,没有作声。雅夫人
惶恐地道「少龙!求你不要这样,雅儿现在已痛改前非了。」项少龙终是心胸广阔的人,
叹道「我和少原君本有嫌隙,加上了你和他的掭关系,会把事情弄得更复杂。」雅夫人歉
然道「雅儿知错了。」接着岔开话题道「少原君会带着他最宠爱的两位姬妾和二百家将
上路,我怕他会处处和你作对呢。」

    项少龙沉声道「我不怕他留难我,最怕是他会和外人合谋来对付我们,若他存心一去
不返,甚麽事都够胆子做出来。」雅夫人道「我从自己的家将挑了四人出来,这四人不但
有胆有色,剑术高强,其忠心更是不用怀疑,我还安排了成胥作你的将,这人曾受我恩惠,
免去诛族之祸,定肯竭诚为我们卖命。」项少龙心下稍安,道「听说齐国想破坏这次婚
盟,他们有甚麽厉害人物呢?」雅夫人深吸了一囗气,缓缓道「齐国有个身分神秘的人
物,名叫嚣魏牟,这人认为禽兽最得天地之道,所以人若要回归自然,与天地共为一体,必
须恣情纵欲,弱肉强食,不须有任何顾忌。而要成为强者,则须学狮虎般磨利爪牙,所以他
和弟子都是可怕的战士和奸淫虏掠的凶徒,平时他们潜隐山林,威逼被虏来的男女为他们从
事生产和供作淫戏。」

    项少龙奇道「齐王如何能容忍这种奸贼在齐国作恶呢?」雅夫人道「六国中,齐国
领土的幅员仅次於楚国,马陵之战後,更代魏成为东方诸国的领袖,甚至与秦人互称西帝和
东帝,四处扩张,最後给秦、楚和我们三晋联军攻入首都临淄,後又给燕国的乐毅占了七十
馀城,尚幸齐国出了个田单,新继位的燕王又中了田单反间计,阵前易帅,才被田单把燕人
扫出齐境,但已元气大伤了。」项少龙点头道「我明白了,齐王是因国力匮乏,才要倚仗
和容忍这种穷凶极恶之徒,为他办事。」雅夫人道「倚仗他们的人是田单,我们一直怀疑
田单和嚣魏牟是同族的异姓兄弟,这嚣魏牟武术高强,能空手搏狮,生裂虎豹,性欲过人,
每晚不御十女之上,便不能安眠,专替田单刺杀政敌,又或到国外去进行秘密任务,若是此
人亲来,我们便危险了,雅儿情愿自尽,都不肯落入他手里。」

    项少龙亦听得肉跳心惊,安慰了她一番後,乌廷芳和婷芳氏才姗姗而至。雅夫人知他心
意,为他稳着二女,使他能抽身进入浴殿去。众婢正为浴池添进热水,项少龙支开众婢後,
来到妮夫人旁,把她抱了起来,两人连衣服浸进温热的池水里去。妮夫人一生规行矩步,那
想到会遇上这麽放浪不羁的风流人物,惊呼声中,立时变成湿衣女郎,尽显美丽的线条。项
少龙想到明天便要踏上生死未卜的旅程,立时放纵起来,展开对这美女的全面侵犯。妮夫人
亦想到同一件事,热情如火地向他竭力逢迎。

    在抵死缠绵中,妮夫人泪流满脸哀求道「项郎呵!你定要保重,好好回来见赵妮和小
盘。」项少龙问道「假设我要离开赵国,你肯否跟着我呢?」妮夫人一颤道「你想背叛
王兄吗?」项少龙叹道「只是未雨绸缪吧!赵穆这人必不能容我,我项少龙岂是任人宰割
之辈。」妮夫人点头道「王兄真不争气,竟重用这等小人,赵穆对妾身亦有野心,曾多次
召我到他那里去,都给我拒绝了。」项少龙心想赵穆可能就是公子盘害怕会得到他母亲的人
之一,心中暗叹,现在妮夫人从了他,赵穆更不肯放过自己了。

    妮夫人断然道「妾身心已属君,无论项郎到那里去,赵妮甘愿为牛为马,永侍君
旁。」项少龙心神皆醉,痛吻她香唇。心中同时起誓道「无论前途如何艰困,我也要为了
所爱的人,在这战国乱世奋力求存,创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功业,项少龙绝不会对任何人作愚
孝,只会为自己的理想尽忠。」

    次晨日出前,项少龙在乌廷芳、赵妮等泪眼相送下,依依袂别。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