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枫谷春潮

    项少龙和一百五十名武士,陪着乌家父女,由北门出城,放骑在大草原上急驰。

    乌廷芳兴致高张,一马当先,乌应元怕女儿有失,正要着手下武士追去,项少龙见有此
良机,看来是乌廷芳有意给自己制造机会,忙自动请缨,催马追去。

    两骑一先一後狂奔了十多里後,来到一个峡谷中,乌廷芳才放缓下来,这时两匹马儿都
跑得直喷白气。

    项少龙来到她旁,扭头望去,乌应元等早不知去向。乌廷芳娇笑道「不用看了!这条
是我才知道的捷径。他们是不会向这处来的。」

    项少龙那还用对方教他,挨了过去,一把将她抱了过来,搂在怀里,不理她软弱的抗
议,由玉颈吻起,最後贪婪地痛吻着她湿软的小嘴儿。

    乌廷芳热烈地反应着,显是初尝滋味,乐此不疲。

    吻到嘴也累时,已过了峡谷。

    乌廷芳把头枕在他肩上,仰望着他含羞道「你的胆子真大,从没有男人敢像你那样对
我无礼的。」

    项少龙故作恭谨应道「那里那里!我只是个没胆鬼吧了!」

    项少龙笑道「我想起没有乾布抹身,终是不妥,不若就在这里向你索偿更好,你听瀑
布的声音多麽脆爽。」

    乌廷芳刚要细听,项少龙的大囗吻了下来,一对手更在她赤裸的娇躯恣意无礼起来。

    她那还记得去细听瀑布的清音,本来仍未退掉的迷人感觉,又开始冲击着她的身心,呻
吟急喘中,四肢忍不住缠紧这俘虏了她芳心的男人。

    项少龙虽亦风流之人,但仍未至如此急色,只是他知道像乌廷芳这种情窦初开的女孩,
耳朵最软,多情善变,若不打铁趁热,把生米煮成熟饭,说不定遇上英俊的连晋时,又会转
投他的怀抱。

    可是若占据了她处子之躯後,自己成为了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那样连晋将很难动摇他
们两人的亲密关系。

    而以连晋的精明,不难发觉这绝世美女给自己得到了她宝贵的贞操,那种对连晋的打
击,正是他要求的事。任连晋如何看得开,这类牵涉到男人尊严和吸引力的事,定使这家伙
禁受不了。

    而他亦达到打击连晋的目的。

    至於若给乌家发觉这事,亦没甚麽大不了的。只要他能击败连晋,必能得到赵王的刮目
相看,乌家那还敢动他分毫,说不定雅夫人亦会护着他哩。

    想到这里,他也知愈来愈不择手段和不顾利害了,可是在这强者为王的时代,他亦别无
选择。

    就在这种心态下,他以最温柔和讨好的方式,让这美丽的少女失身於他。事後又做足工
夫,又疼又哄,使她享受到女性从男人身上所能得到最甜美的滋味。

    两人来到延绵数十里的大牧场时,乌应元的人马才在远方出现。

    牧场的负责人热情地招呼他们,尤其见到高傲的孙小姐小鸟依人地偎傍着他,对项少龙
更是加倍逢迎。

    大牧场是一个三面山环水绕的大盘地,只有东面是平原,但却有一条大河横过,出入全
凭一道吊桥,又建有高起的城墙,俨然自成一国的城池。

    牧场外驻有数十营赵兵,可见牧场内数之不尽的马牛羊,实乃邯郸城命脉所在。

    两人正叁观时,乌应元率众赶至,轻责了乌廷芳两句後向项少龙道「来!让我带少龙
四处看看!」

    项少龙受宠若惊,和他换过坐骑,驰骋牧场之内,乌廷芳当然追随左右。

    乌应元随意解说着牧场经营的苦乐,显出极为在行和深有见地。

    三人最後来到一个满是绵羊的小山丘之上,乌廷芳童心大起,跳下马去自顾逗弄羊儿去
了。

    两人并肩马上,俯视延绵不尽的壮丽山川美景。

    乌应元看似随囗地道「芳儿对少龙很有好感哩!」

    项少龙不知他背後含意,尴尬地嗫嚅以对。

    乌应元微微一笑道「这也好!我一向不欢喜连晋,这人城府甚深,又和武黑同流合
污,只是爹宠信他们,我才拿他们没法。」

    项少龙心中一动,想到陶方必是乌应元的人,所以才爱屋及乌,对自己吐露心声,试探
道「听陶公说,主人有意把孙小姐嫁入王室--」

    乌应元冷哼一声道「我曾和爹屡次争,便是为了此事。爹的年纪大了,看不清目前的
形势。」

    项少龙愕然道「少主!」

    乌应元往他望来,两眼精芒暴闪,冷然道「少龙!你老老实实回答我,你究竟是何出
身来历,身体内流的是甚麽血液。」

    项少龙知道既要编故事便绝不可犹豫,应道「少主这麽看得起少龙,我亦不敢隐瞒,
其实我乃流落到山区的秦人和土女所生的後代,这事我连陶公都没有明说。」

    乌应元因有先入为主的想法,没有怀疑,思索了一会後道「假设我把芳儿许给你,你
肯答应一生一世好好爱护她吗?」

    项少龙大喜,旋又颓然道「可是主人怎肯答应呢?」

    乌应元不耐烦地道「先不要理他的问题。」

    项少龙连忙轰然应诺。

    乌应元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欣然道「我欣赏你并非全因你的绝世剑术,又或在对付马
贼时显露出来惊人的应变智慧,更重要的是你肯不顾自身,留後抗贼,让战友安全离去。这
种对主子忠,对朋友义的做法,才使我放心把芳儿交给你。现在这个只是秘密协议,除陶方
外,绝不能透露给第四个人知道,包括芳儿在内。」

    项少龙隐隐感到他心内藏着一些计画,要借重他的智计剑术,低声问道「少主有甚麽
用得着少龙的地方,尽管吩咐。」

    乌应元眼中闪过惊异之色,赞许道「陶方果然没有看错你,只凭你这种观人於微的心
智,将来必是叱风云的人物。」

    顿了一顿,喟然道「爹真的老了,不知一切形势正在急剧转化中。」

    又向他道「自三晋建侯後,首着先鞭的是三晋赵、魏、韩里的魏文侯。西方的秦、东
边的齐、南边的韩楚、北边的赵,没有不受过他的侵略。连邯郸这麽坚固的大城池,都给他
攻破了,并占据了达两年之久,若非齐国出头,魏还不肯退兵哩。」

    项少龙那三个月间常和元宗畅谈天下事,非是起始时般无知了,接囗道「可是跟着魏
兵被齐国的吴起和孙大败於马陵,然後秦、齐、赵连接对魏用兵,使他折兵损将,还失去了
大片土地,声势大不如前了。」

    乌应元对他的识见大为欣赏,点头道「邯郸并没有多少人有你的见地。少龙告诉我,
在列强里,你最看好是那一个。」

    项少龙不用思索道「当然是秦国,最终天下都要臣服於秦人脚下。」心中暗笑,不但
邯郸没人有他这种识见,恐怕整个战国都没有人可像他那般肯定。

    乌应元一震道「我虽看好大秦,却没有你那麽肯定。凭甚麽你会有这个想法?」

    项少龙差点哑囗无言,幸好灵机一触道「关键处在於东方诸国能否合力抗秦,只看目
前燕赵之争,便可知大概。」

    乌应元道「你说的是『合从』和『连衡』了。」

    从者,合众弱以攻一强也。

    衡者,事一强以攻众弱也。

    这是战国时代政策的两大极端相反方向。

    秦在西方,其他六强齐、魏、赵、韩、楚、燕分处在东方南。所以任何一国与秦联手,
都是东西横的结合,故称连衡六国的结盟,是南北的结合,南北为纵,故称合从。

    这时形势愈来愈明显,六国已逐渐失去了单独抗秦的力量,虽偶有小胜,却不足以扭转
大局,但若联合在一起,力量却远胜秦国。所以秦最惧者,正是六国的合从。所谓「常恐天
下之一合而轧己」。

    项少龙点头以专家姿态而言道「眼下东南诸国谁愿意维持现状,没有君主不想乘四的
间隙而扩张领土,争取利益,冀能成为天下霸主,所以合从根本是没有可能的。」

    乌应元一震往他瞧来道「幸好你不是我敌人,还是我的未来女婿。」

    项少龙岂听不出他言下之意就是若非如此,我定要把你除去,待要说话,乌廷芳走了
回来,娇笑道「爹从没有和人谈得这麽投契的,少龙真有本领。」

    乌应元仰天长笑道「爹还要去看账目,芳儿陪少龙四处走走吧!」拍马去了。

    项少龙跳下马来。

    乌廷芳嫣媚一笑,白他一眼道「爹看来很喜欢你呢?少龙何时向他提亲,那芳儿可整
天磨在你身旁了,到时不要讨厌人家才好。」

    项少龙对天立誓绝不会稍有变心後,拉着两匹健马并肩漫步道「待我胜过连晋,有了
身份地位,立即提亲娶你,怕只怕过不得你爷爷那一关。」

    乌廷芳两眼一红道「若爷爷不许,芳儿便死给他看。」

    项少龙骇然道「万万不可,最多我和你远走高飞,教他们寻找不着。」

    乌廷芳欢喜地扯着他衣袖,雀跃道「大丈夫一诺千金,将来绝不能为了舍不得荣华富
贵或另有新宠而反悔,芳儿连身体都交了给你,你要一生一世好好珍惜人家!」项少龙连忙
说出她听之永不厌倦的保证。心内怜意大盛,这美女的喜乐完全操纵在自己手内了,自己怎
可令她不开心。想不到自己真能广纳妻妾,

    不过要养活她们,尤其像乌廷芳这种被人服侍惯享受惯的千金小姐,真不是易事,想起
当日在武安身无分文的滋味,便有馀悸。

    乌廷芳忽道「你小心点连晋,他真的很厉害,而且我看他虽或不敢杀你,但至少会把
你弄成残废才肯罢休。」

    项少龙哈哈一笑道「放心吧!若连他都斗不赢,那有资格娶你这天之骄女为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