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玉女多情

    项少龙回到别馆,陶方早在等候。

    春盈等四婢捧来早点後,退了出去。

    陶方邪笑道「那骚蹄子精采吗?」

    项少龙发自真心道「精采绝伦。」

    陶方收起笑容,正容道「主人向大王提出你和连晋决斗的事,大王非常高兴,定了日
子在後天黄昏,我看这几天你最好不要和女人鬼混,好养精蓄锐,此战可胜不可败。」

    项少龙有点尴尬道「放心吧!我是愈多女人愈精神的那种人,没有女人反会提不起
劲。」见他半信半疑,再加上一句「别忘了对付马贼那晚,婷芳氏便正陪我睡觉。」

    陶方当然不知那晚他并没有和婷芳氏合欢,羡慕地看了他一眼後,道「现在你成了邯
郸最受注目的人物,与主人齐名,以冶铁起家的郭纵都问起从人有关你的事。」

    项少龙奇道「甚麽?竟还有人可和主人在财富上平起平坐?」

    陶方道「在赵国就只得这麽一个人,若说主人牛马羊的数目要以山谷来量,那郭纵采
铁造出来的兵器便可以舟船来计,他不但供应了整个赵国的需要,还供应所有友好的国家,
赚回大笔进账。」接着压低声音道「大王对郭纵比对主人更恩宠,因为主人的父亲有一半
是秦人血统,所以才有这麽古怪的名字。」

    项少龙心中一动,像隐隐把握到一些模糊的念头,但总不能清楚地描画出来。

    陶方续道「昨晚我得人密报,乌廷威那败家小子对你非常痛恨,又很想得到你的燕国
贵女舒儿。所以决定不理主人的命令,会在你与连晋决战前杀死你。看来我都要带你去和大
少爷打个招呼,教那小子不敢轻举妄动。」

    项少龙正想着乌氏有秦人血统那回事。难怪他这麽希望有赵人能胜过连晋,说不定他的
真心并非那麽想的,只是为向赵王表明他完全站在赵人那方。所以不肯代燕人出头,反把舒
儿这样的美女赠他,可能亦基於这种心态。

    在战国没有比种族血缘更重要的事,由此亦可知要一统这麽多不同的国家民族,是如何
困难。闻言问道「连晋会否和那小子一起对付我?」

    陶方现在对他真的推心置腹,言无不尽,道「现在就算拿剑架在连晋脖子上,他都不
肯提前动手。这混蛋四出挑战,就是希望惊动大王。大王一直没有理睬他,还向四周的人表
示不满主人找了个外人来灭自己剑手的威风,今次他得到这个机会,那肯破坏。」

    项少龙心想这赵王如此胸襟狭窄不能容物,如何可成大器。笑道「没有了连晋,我才
不怕那败家子,他总不能找数百人来围攻我吧?」

    陶方对他的幽默大为欣赏,失笑道「当然不可以,何况这还要秘密进行,不过见见大
少爷打个招呼也好。主人的十七子里,就数大少爷最本事,负起外地所有卖买。又生了个有
机会成为皇后的美人儿乌廷芳出来,不过大王因着主人的秦人血统,对纳孙小姐的事始终犹
豫不决,因为王室的贵族都反对这事呢。」

    项少龙连头都想得大了,表面看上去非常简单的事,原来其中如此复杂,点头答应道
「好吧!有机会我便去拜见大少爷。」

    陶方道「甚麽有没有机会,现在我和你立即去见大少爷,免得贼过兴兵,让乌廷威先
动了手。」

    项少龙皱眉道「起码让我换件衣服吧!」

    陶方笑道「快去!我在这里等你。」

    项少龙忙溜回内宅。

    舒儿和四婢正为他赶制武服,好让他穿着去见赵王。项少龙心情转隹,大施怪手,一面
在五女身上揩油,一边享受她们的悉心侍候,弄得一妾四婢脸红耳赤,才与陶方两人策马奔
赴乌府。

    来到那热闹的练武场,绕过那日晋见乌氏的大宅,穿过一个花园,到了另一座宏伟的院
落里。

    两人被请入大厅等候。

    不一会,一名武士走了出来,把陶方请了进去,剩下项少龙一人,心中纳闷,那大少爷
为何不一起见他们两人呢?

    此时那武士又走了出来,向项少龙道「项爷请随小人来!」

    项少龙随他而去,先进入内进另一个偏厅,忽然折左,走到花园之内。

    项少龙心中起疑,那武士忽地脚步加快,就在这时,剑影一闪,两把长剑由两边花丛激
射而出,标刺他左右两胁。

    幸好他早有预感,不进不退,原地拔剑,「锵锵」两声,不但迫退了敌人,还劈伤了其
中一人。

    蓦地树後草丛里钻了三十多名武士出来,其中一个自是那乌廷威,把他重重围了起来。

    项少龙持剑而立,夷然不惧。

    乌廷威躲在武士身後,得意地道「狗奴材,今次看你能逃到那里去?」

    项少龙潇洒笑道「莫说今次?上次逃的也不是我吧?」

    乌廷威本以为对方会求饶,岂知一句不让,勃然大怒道「给我宰掉他。」

    项少龙打架经验何等丰富,深明先发制人之理,何况敌众我寡,乌廷威才开囗,他已连
人带剑倒卷入身後的武士群里,剑劈脚踢肘击,虎入羊群般

    连伤数人,都是伤重倒地,阻碍了敌人的移动。

    众武士何曾遇过这种不讲规则,只求效率的打法,又心怯这乃违背主人命令的行为,更
见他如此悍勇,大部分都是虚张声势,应个景儿。

    项少龙心恨乌廷威昨天狎玩舒儿,出手更不容情,把墨子剑法施展至极尽,奇奥玄妙,
变化无穷,大开大阖中,偏又手法细腻,兼之忽进倏退,不时飞脚伤人,不一会杀得敌人东
倒西歪,溃不成军。

    众武士在乌廷威的催迫下,硬着头皮冲上来,一个一个中剑中脚倒了下去,虽没有一人
是致命伤,却亦失去动手能力。

    转眼只剩下护在乌廷威前的十名武士。

    项少龙冷哼一声,那双若寒星的虎目射出两道冷芒,凝定乌廷威脸上,剑往前指,一步
一步,稳定有力地朝乌廷威和那十名武士迫去。

    乌廷威那想到他如此神勇高明,放倒了十多人後竟气都不喘一下,心中发毛,一边指使
手下进攻,自己却往後退去。

    项少龙那肯放过他,抢前而出,一剑劈去,其中一名武士仗剑来挡,「锵」的一声起
处,那武士竟给他劈得连人带剑滚倒地上,可知他的膂力是如何惊人。

    众武士大惊失色,怕他伤害乌廷威,几把剑夹击而至。

    今次项少龙没有抢攻,反幻起一团剑影,守在身前。

    其中两人还以为他力竭势尽,刚要乘势强攻,忽地发觉对方既守得无懈可击,更骇人是
暗藏反攻之势,隐隐罩着他们,使他们泛起无路可逃的感觉。

    这正是墨子剑法的精义,守中藏攻,当日项少龙便被墨门最後一代钜子元宗的反击之势
迫得无法一鼓作气,剑势散断。眼前这两人远逊当日的项少龙,更不济事。

    两人魂飞魄散,正要抽剑退後,剑芒暴涨,两名武士一起溅血跌退。

    项少龙趁其他人惊惶失措时,冲破敌人护网,往乌廷威抢去。

    乌廷威硬着头皮,仗剑挡格。

    岂知项少龙又往後速退,与赶来的武士战作一团。

    刺倒四人後,再扑往不住後退的乌廷威。

    「锵!」

    一连七剑,乌廷威被他迫进了林内,馀下的武士亦倒地不起。

    「当!」

    乌廷威长剑被挑飞,背脊撞到一棵大树处,脸无血色,颤声喝道「大胆奴才,竟敢无
礼。」

    项少龙眼中射出森寒神色,冷冷道「够胆再叫一声奴才来听听。」剑尖斜指着这骄纵
小子的咽喉。

    项少龙并不虞会有其他人来此,因为这是见不得光的事,乌廷威必早有安排,遣去了附
近所有婢仆。

    乌廷威受他气势所慑,连身体都抖颤起来,哑声道「你敢伤我吗?」却终不敢冒唤他
奴材之险。

    项少龙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沉声道「陶爷在那里?」

    乌廷威差点是哭出来道「我只是派人拿着他吧!」

    项少龙暗忖谅你也不敢妄作非为至此,微微一笑道「孙少爷,你不信我敢伤你吗?我
偏要刺盲你一只眼睛,你信也不信。」

    乌廷威见他的笑容有种冰冷无情的味道,实比之狰眉怒目更教人心寒,终於崩溃下来,
颤叫道「不要!」

    项少龙长剑斜标而上。

    乌廷威惨叫的同时,项少龙背後亦有一声娇叱传至。

    乌廷威以为小眼不保,全身发软,刚在裤裆内失禁撒尿时,长剑偏了少许,擦脸刺到树
干处,真的只是分厘之差。

    「砰!」

    项少龙右脚侧踢他股腿处。

    乌廷威横飞开去时,项少龙回身持剑架着了绝色美女乌廷芳的一剑。

    项少龙冷眼看着她,嘿然道「孙小姐原来也有份儿吗?」

    乌廷芳气得俏脸通红,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你。」剑如长江大河般往他攻来,剑法
远胜乃兄,只是欠了力道和经验。

    项少龙心中一动,且战且退,转眼便把她引进园林无人的深处。

    乌廷芳见强攻不下,又急又气,愈是力不从心,娇喘连连,再劈两剑,「当」的一声,
长剑脱手而去。

    项少龙回剑鞘内,一步跨前,把她搂入怀里,整个抱起,压在一棵树上,俯头瞧着她俏
秀清甜的脸庞。

    乌廷芳身疲力竭,只是象徵式挣扎了几下,便软倒在他的挤压里,惊怒道「你要干甚
麽?」

    项少龙柔声道「当然是要索取赔偿。」

    乌廷芳大惊,奋起馀力挣扎,岂知项少龙借势用胸腿摩擦她敏感的禁地,挣扎反变成似
向对方作出强烈反应。

    她自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轻薄无礼。

    连晋也抱过她,却是立即被她推开,像现在那样却是破题儿第一趟。

    心虽不忿,但身体却传来阵阵销魂蚀骨的奇异感觉。

    她并没有叁与乌廷威的行动,只是察觉有异,追出来看,见到了整个过程。看到了项少
龙不可一世的英雄气概,惊人有效率的战略和不逊色於连晋的剑术。而有一点是连晋都不及
的,就是这人似有着无穷无尽的体力,冷漠时使人心寒,温柔浅笑时则洒脱不,竟使她现在
即管被他大占便宜,仍很难真的痛恨对方。

    她娇体内的快感愈趋强烈时,嘤咛一声,已给对方封着香唇。

    乌廷芳又骇又羞,咬紧的牙关被对方舌头破入,嘤咛一声,迷失在生平第一次和男人的
亲吻里,连晋的影子立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外路上人声足音传来。

    项少龙离开了她的香唇,咬着她的耳珠道「能得亲孙小姐芳泽,纵死亦甘愿。」放开
了她,大步往外走出去。

    乌廷芳身子一软,顺着树身滑坐地上,所有忿恨消失得一点痕都没留下来,身体仍有那
种羞人的兴奋和快感。

    项少龙回到遇袭的林路处时,一名雄伟如山,脸带紫金,眼若铜铃,骨骼粗壮的豪汉正
向跪满地上的众武士和乌廷威大发雷霆。

    陶方则垂头立在一旁,见他来到,打了个眼色。

    项少龙避过了一个被抬走伤势较重的武士,才朝那大汉走去,下跪施礼。

    他下剑极有分寸,只是令对方失去战斗能力,但初动手时为了生出威吓作用,自然重手
了些。

    那大汉别过头来向项少龙,冷冷道「廷芳呢?」

    项少龙尚未回答,乌廷芳的声音在後方起道「廷芳在此,他的剑法真好,女儿无法伤
他。」

    大汉容色稍霁,先向乌廷威等喝道「全给我滚走!」

    乌廷威看也不敢看项少龙,斗败公似的和众武士一起滚了。

    大汉转向项少龙道「起来吧!」

    项少龙恭敬起立,发觉乌廷芳竟站在他身旁,还望眼来瞄他。

    陶方亦大惑不解,眼光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

    那大汉看了女儿一会後,转到项少龙身上,喝道「好!连伤三十多人,竟没有一剑是
致命之伤,如此剑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和连晋的决战,我乌应元买你项少龙赢。」

    项少龙暗笑这时代还有谁比我更明白人体的结构,囗中连声谦让。

    乌应元再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微笑道「赵人少有长得你那麽高大的,在秦人来说就不
算太稀奇。」

    项少龙心中泛起奇异的直觉,感到这乌应元似以自己秦人的血统为荣。可能他往来各
地,胸襟广阔,知道了秦人的厉害,才有这种想法。

    乌应元似对他颇为欣赏,道「现在我要到北面二十里的大牧场视察,少龙陪我一道去
吧!」

    乌廷芳叫道「爹!女儿也要去。」

    众人齐感愕然,往她望去。

    乌廷芳垂下了俏脸,玉指不安地扭弄着衣角,模样儿可爱极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