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声名鹊起

    项少龙大是感动,断然道「不!要走便一起走!」

    元宗微微一笑道「少龙知否为兄因何要传你墨氏举世无双的剑术?」

    项少龙茫然摇头。

    元宗道「我曾周游各国,观察民情,最後终改变了想法。若要天下太平,唯一的方法
就是消弭国家之别,把所有人置於一个君主的统治下,只有这样和有这一统天下的人才能实
现我墨门的理想,实现天下的大利。而这个人就是你,所以我才把胸中所学,倾囊相授。」

    项少龙心中暗叹,他知道的确有人统一天下,那就是秦始皇。而他项少龙则是趋炎附势
之徒,只想找到微时的秦始皇帝,跟他一起同捞同偾,好享尽富贵荣华,不由暗感惭愧。

    元完见他垂头不语,还以为他深受感动,搭上他膊头道「若你真的感激我,依我之言
行事吧!严平带来的都是剑道高手,人数虽只数百,已不是我们两人所能应付。我囊里有攀
城的工具,由我引开他们的注意,你可趁机逃走,成大事者岂拘小节,若你再婆婆妈妈,白
让我们一起送命,钜子令仍落入奸人之手,我元宗死也不会瞑目。」

    项少龙伸手接过钜子令,只觉入手冰寒,显非普通黄铜。难怪严平不能仿造一方出来,
叹了一囗气道「大恩不言谢,我实在无话可说了。」

    元宗笑道「不要那麽悲观,他们想杀我亦没有那麽容易。说不定我们还有再见之日
哩!囊里还有对靴子,你既非我行会之人,用不着赤着双足,不小心踏上屎狗粪一类秽物才
糟呢?」

    项少龙忍不住笑了起来,泪水亦同时忍不住流下脸颊。

    心中升起了一个连自己都感惊惧的想法。

    假如杀了暴君秦始皇嬴政,历史会变成怎样子呢?

    当晚项少龙悲愤无奈地攀越城墙逃离武安,隐隐知道永远再不会见到元宗。

    这胸怀大志的智者和一代剑术宗师,在目睹自己行会四分五裂,墨者变成争权夺利的人
後,一颗充满救世热情的心早死去了,决意以身殉道,希望以自己的死,激起他项少龙的热
血,使他能以另一种形式去实现天下之大利。

    可是以他项少龙的一双手,怎能改变中国的历史?他又不是秦始皇。但他可否影响嬴王
政,就像元宗般影响他呢?

    改变後对中国来说是祸是福?

    日消月出,星换斗移,也不知过了多少天,他终於到达了驻着重兵的邯郸外围卫星城
堡。

    这段旅程他的心神全浸淫在元宗所授来自一代大师墨翟的剑法里,他又把现代根据人体
学和力学而得来最可怕的搏击之术溶入剑术里。有所寄托下,他忘了时间,有时在旷野一留
便是十多天,靠自制的弓箭捕猎野兽充饥。

    他的体能在这种刻苦的环境下变得更强壮健硕。

    他本想偷入邯郸,可是一看边防严密的情况,唯有乖乖的走到关防处,向守兵报出陶方
的老板「畜牧大王」乌氏的大名。

    守兵立时肃然起敬,找了个官来见他。

    那年轻军官打量了他几眼後问道「你叫甚麽名字?」

    项少龙老实答道「小人叫项少龙。」

    那军官和四周的十多名赵兵一起动容。

    军官喝道「大胆狂徒,竟敢冒充项英雄,他早在半年前与马贼一战中,为救同伙,壮
烈牺牲了。我有个朋友亲眼看到他一人挡着了追兵。」

    项少龙亦为之愕然,想不到自己变得如此有名。任由扑上来的赵兵擒着亦不反抗,笑道
「大人的朋友叫甚麽名字?」

    军官报出了一个名字,项少龙忙把那人的高矮样貌形容出来。

    这时有人从他怀里掏出陶方赠他的匕首,军官一看再无疑问,态度大改,问了当日发生
的事後,同时使人飞报在邯郸的陶方,更亲自护送他到赵国的京城去。

    那军官叫宁新,与他并骑而行道「乌爷是邯郸最受尊敬的人之一,若不是他四出搜购
战马,又不时捐献国库,我们赵国怕早给人灭了。现在燕人来攻打我们,幸好我们两位大将
军廉颇和乐乘把燕兵杀个片甲不留,反攻回燕国去,真是大快人心。」

    项少龙很想问赵国已是阴盛阳衰,为何还要到各地搜罗美女,但怕对方尴尬,终忍住不
问。

    谈笑间,邯郸在望。

    和武安相比,邯郸至少大了三、四倍,护城河既深且阔,城高墙厚,有一夫当关,万夫
莫开之势。城外还驻了两营赵兵,军营延绵、旌旗似海,颇具慑人之势。城楼处满布哨兵,
剑拔弩张,气氛紧张。

    尚未进城,一群骑士拥了出来,带头的正是久违了的陶方,其他全是曾出生入死的战
友,李善亦是其中一人。

    见面时自是一番惊喜,陶方和一众武士拥着他兴高采烈进入城里。

    项少龙忍不住向陶方问道「婷芳氏好吗?」

    陶方脸色一沉,歉然道「对不起!我以为少龙你丧命贼手,等了三个月後,遵主人之
命把她送了给人做舞姬。」接着笑道「不过少龙放心,我会特别再挑两个比她更动人的美
女来侍候你。」

    项少龙像给人照胸囗打了一拳般,脸色煞白,好一会才道「送了给甚麽人?」

    陶方心中大讶,想不到以他俊伟风流,竟会对这样一个买回来的女人如此多情,叹道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少龙--」

    项少龙大怒道「不要说了,尚未证明我真的死了,你不应把她送给人。」

    陶方城府极深,毫无不悦之色,道「少龙先到别馆休息沭浴,让我为你想想办法,主
人明天会亲自接见你,这是我府武士最大的荣幸,莫要错失机会了。」

    项少龙兴奋的心情丧失殆尽,走肉行尸般在城内宽敞的街道策骑走着,对四周宏伟的宅
舍视如不见,情绪低落至极点。

    没有了自己的保护,这命苦的女人是否只是由一只魔掌落到另一只魔掌里呢!

    现在她是否正在另一些男人胯下受尽凌辱。

    愁肠寸断时,陶方推了他一把,教他随他们避往一旁。

    项少龙清醒了少许,往街上去,只见行人车马纷纷让往一旁,让一辆前後各有二十多乘
骑兵拱卫的豪华马车经过。

    陶方在他耳旁道「是我们孝成王的最年轻妹子雅夫人的座驾,她是邯郸出名的大美
人,嫁了给赵括,可惜在长平一战中死了。」

    马车缓缓而至,忽地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众人大讶时,一名卫士策马而来,请了陶方过去,陶方受宠若惊,连忙下马,去到低垂
的车帘前,与车内的雅夫人说了几句话後,马车开走,陶方躬身相送,才糈了回来,对项少
龙神秘笑了笑,并没有透露谈话的内容。

    项少龙抵达别馆,住进一所独立的房子,陶方特别遣来四位美婢服侍他沭浴更衣,当晚
就在别馆主建筑物的大厅筵开二十一席,除了当日共患难的武士外,还有乌氏的其他得力助
手,更有歌舞姬表演娱宾,气氛热烈。

    可是项少龙想起婷芳氏和久别的美蚕娘,又想起可能永远都见不到自己那时代的亲友,
惟有借酒浇濯愁肠,喝个酩酊大醉,酒席未完便已不醒人事。迷糊里,似乎婷芳氏回到了身
旁,和他共赴巫山云雨。

    醒来时躺在卧室的地席上,阳光由窗户透进来。

    身旁还睡着一个如花似玉的赤裸美人儿,却不是那四名美婢任何一人。

    她瓜子般的精致脸庞绝没半分可挑剔的瑕疵,轮廓分明若经刻意雕削,清秀无伦,年龄
绝不会超过十八,乌黑的秀发意态慵的散落枕上被上,衬托得她露在被外的玉脸朱唇,粉藕
般雪白的手臂更是动人心弦。

    美人儿犹在海棠春睡,俏脸隐见泪,但又是充盈着狂风暴雨後的满足和安宁,散发着夺
人神魂的艳光。

    项少龙心中叫了一声我的天,自己昨晚究竟对这姿容更胜婷芳氏和美蚕娘的少女干了甚
麽事?

    心中一动,忍不住轻轻掀高被子。

    青春焕发,应高则高,应小则小,峰峦起伏的美景立即呈现眼前,粉嫩腻滑的修长玉腿
和浑圆美股下的地席处隐见片片落红的遗痕。

    项少龙吓了一跳,放下被子。

    她脸上的泪必是与此有关,昨晚酒後糊涂,又兼近半年没有碰过女人,竟把她当作了婷
芳氏,肆意挞伐。这样一个未经人道的娇嫩少女如何抵受得了,难怪她痛得哭了,不由大感
歉疚,但已错悔难返了。

    项少龙站了起来,走到窗旁,往外望去,只见花园内其中两名美婢正在浇水修枝,瞧到
窗前的项少龙时,含羞施礼,又忍不住偷看他雄伟的身躯。

    其中一婢道「公子醒了,小婢立时来为你盥洗穿衣。」

    背後传来那美人儿惊醒的娇吟声。

    项少龙忙向两婢道「且慢!」

    俏婢善解人意,抿嘴笑道「公子若要小婢服侍,请随时呼唤小婢,嘻!我叫春盈,她
叫夏盈,另外两个是秋盈和冬盈,这麽易记,公子不会忘记吧!」

    项少龙心悬身後美女,微笑道「只要看过两位姐姐一眼,一生都忘记不了。」转过身
去。

    那刚被自己占有了处子之躯的美女坐了起来,被子滑到不堪盈握的腰肢处,露出娇挺秀
耸的上身,含羞答答垂下絷首,不敢看他的面貌,以蚊猗般轻细但甜美的悦耳声音道「小
妾舒儿向公子请安!」

    项少龙怜意大生,坐回她身旁,用手捉着她巧俏的下颔,使她仰起了俏脸。

    她明媚动人的大眼睛和他目光一触吓得立时垂了下去,一心如尘撞,又羞又喜的美样
儿,少女风情,教人目为之眩,神为之夺。

    项少龙可毫不犹豫地肯定她是截至目前为止所接触的女性中最动人的尤物,暗叹陶方厉
害,送了个这样的可人儿给自己,他那能不为陶方卖命。柔声道「还痛吗?」

    舒儿摇了摇头,旋又含羞点头,红霞立即扩散,连耳根玉颈都烧了起来。

    项少龙立时生出最原始的反应,舒儿低垂的目光刚好看个正着,吓得娇躯一阵战栗,颤
声道「公子--」

    项少龙知她此时绝禁受不起第二次的风雨,温柔地吻着她的樱唇,轻啜着她的小舌尖,
然後吻她的眼睛和脸蛋,接着是粉颈和玉乳,弄得她浑身抖颤时,才放过了她,微笑道
「不用害怕,昨晚是我酒後糊涂,以後都不会那麽粗暴了,好好再睡一觉吧!」

    舒儿妩媚地了他一眼,喘着气道「不!舒儿要服侍公子。」

    项少龙怜爱道「你站得起来吗?」

    舒儿纤手按上他的宽肩,借力想先跪起来,旋又秀眉蹙起,坐了回去,玉颊霞烧。

    项少龙风流惯了,看到她如此动人美态,忍不住伸手在她酥胸恣意抚弄一番後,才把她
按回地席上,盖好被子,待要出房时,忽被舒儿拉着他的大手。

    项少龙讶然向她。

    舒儿含羞道「公子现在是否想要舒儿?」

    项少龙伸手摸上她的脸蛋儿,笑道「我只想你现在好好休息,今晚我会令你变成这人
世间最快乐幸福的女人。」不由又想起婷芳氏,心中一酸。

    舒儿用尽所有气力抓紧他,眼神勇敢地迎上他的目光,深情地道「昨夜舒儿早成了最
幸福快乐的女人了。小妾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快乐的痛楚。」

    项少龙忍不住又痛吻一番,还探手被内,细意摸弄了她的下身和玉腿,令她春风迷醉才
往厅去了。

    四婢迎了上来,悉心侍候,长得最高的春盈道「陶公来了,在正厅等候公子。」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