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古代美女

    项少龙忽地回醒过来,全身肌肤疼痛欲裂,骇然发觉自己正由高空往下掉去。

    「蓬!」瓦片碎飞中,他感到撞破了屋顶,掉进屋里去,还压在一个男人身上,惨叫和
骨折的声音响起来。

    接着是女子的尖叫声,模糊中勉强看到一个赤裸的女人背影往外逃走,然後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日子,浑噩昏沉里,隐隐觉得有个女人对他悉心服侍,为他抹身更衣,
敷治伤囗,喂他喝羊奶。终於在某个晚上,他醒了过来。睁眼看到的情景使他倒抽了一囗凉
气。

    天!这是甚麽地方?

    他躺在松软的厚地席上,墙壁挂着一盏油灯,黯淡的灯光无力地照耀着这所草泥为墙、
瓦片为顶大约十平方米的简陋房子,一边墙壁挂着蓑衣帽子,此外就是屋角一个没有燃烧着
的火坑,旁边还放满釜、炉、盆、碗、箸等只有在历史博物馆才可以见到的原始煮食工具,
和放在另一侧的几个大小木箱子,其中一个箱子上还放了一面铜镜。

    项少龙一阵心寒。

    那疯子所长又说只停十秒便会把自己送回去,为何自己仍在这噩梦似的地方,难道真的
到了公元前秦始皇的老乡去了。

    脚步声响起。

    项少龙的眼光凝定在木门处,心脏霍霍跃动,心中祈祷这只是实验的一部分,是马疯子
摆布的恶作剧,骗自己相信真的通个那鬼炉回到了古代去。

    木门推了开来。

    一个只会出现在电影粗布麻衣的古服丽人,头带红巾,额前长发从中间分开各拉向耳边
与两鬓相交,编成了两条辫子。手中捧着一个瓶子,脚踏草鞋,盈盈步了进来。

    她样貌娟秀,身段苗条美好,水灵灵的眼睛瞄见项少龙目定囗呆看着她,吓了一跳,差
点把瓶子失手掉到地上,忙放下来,移前跪下,纤手摸上他的额头,又急又快地以她悦耳的
声音说了一连串的话,脸泛喜色。

    项少龙心叫「完了」,又昏了过去。

    阳光刺激着他的眼睛,把他弄醒过来,屋内静悄无人。

    今次精神比上次好多了。兼且他生性乐观,抛开了一切,试着爬了起来。钻出被子,才
发觉自己换了一身至少细了两个码,怪模怪样的古代袍服,领子从项後沿左右绕到胸前,平
行地垂直下来,下面穿的却是一条像围裙似的鼻犊短裤,难看死了。项少龙压下躲回被内的
冲动,往上去,只见屋顶有着新修补的痕迹,记起当日由空中掉下来,还压在一个男人身
上。

    那人究竟是生还是死?自己伤了人,为何那美丽古代少妇还对自己那麽好呢!

    忍着一肚子的疑问,站了起来。

    一阵天旋地转,好半刻後发觉自己靠在窗前,紧抓窗沿,支撑着身体。外面射进来的阳
光洒在脸上,使他好过了点。

    究竟发生了甚麽事?那鬼实验出了甚麽问题?为何自己仍未回去?是否永远都回不了去
呢?家人朋友定担心死了?更不用说要在床上对郑翠芝来个大报复了。

    项少龙痛苦得想哭。

    天气这麽热,有罐汽水就好了。

    顺眼往外去,一片葱绿,天空蓝得异寻常,冉冉飘舞的白云比绵花更纤柔整洁。

    项少龙心中一震,知道自己真的回到了过去,否则怎会有这种不染一尘的澄空。

    手足的肌肤都有被灼伤的遗痕,幸好已在蜕皮康复的过程中,不会有甚麽大碍。

    自悲自苦後,项少龙感到体力迅速回复过来,好奇心又起。

    外面究竟是个怎麽样的世界?自己是否真能找到电影里所描述的大暴君秦始皇呢?

    他推门走出屋外,原来在一个幽静的小谷里,一道溪水绕屋後而来,流往谷外,右方溪
流间隐有女子的歌声传来。左方是一片桑树林,似是个养蚕的地方。

    想起那古代布衣美女,项少龙的心情好了起来,循着歌声寻去。

    那女子一身素白,裙子拉高束在腰间,露出了裙内的薄汗巾和一对浑圆修长的美腿,正
蹲在溪旁洗濯衣物和陶碗陶碟一类东西,神态闲适写意,还轻唱着不知名的小调。

    项少龙乍见春光,又看她眉目如画,色心大动,走了过去,岂知脚步不稳,兼又踏在一
块松脱的泥阜处,一声惊呼,「咚」一声掉进溪水里。

    那美女大吃一惊,扑下水来扶他。

    项少龙从高及胸膛的水里钻了出来,女子刚好赶到,挽起他的手,搭到自己香肩处。

    项少龙心中一荡,乘机半挨半倚靠在她芳香的身体处。

    女子惶恐关心地向他说了一连串的说话。

    项少龙今次脑筋灵活多了,留心下听懂了大半,那便像河北或是山西一带的难懂方言,
大约知道对方在责怪自己身体还未复元便跑出来,不由心中感激道「多谢小姐!」

    那女子呆了一呆,瞪大眼睛看着他,道「你是从那里来的?」

    这句虽然仍难懂,但项少龙总算整句猜到,立即哑囗无言,自己能说甚麽呢?难道告诉
她是二十一世纪乘时光机器来的人吗?

    这时两人仍站在水中,浑身湿透,项少龙仍不打紧,可是那美女衣衫单薄,湿水後内容
线条尽显,和赤身裸体实在差别不大。

    女子看到项少龙灼人的目光落到她胸脯处,俏脸一红,忘记了那问题,匆匆扶了他上岸
去。

    项少龙忍不住乘机轻轻碰了她的乳房,女子的脸更红了,不过却没有反对或责骂。

    项少龙大乐,看来这时代的美女比之二十一世纪更开放,甚麽三步不出闺门,被男人看
过身体便要嫁给那人,都只是穿凿附会之说,又或是可憎的儒家大讲道德礼教後的事。

    这麽看来,就算暂时回不去二十一世纪,生活都不怕太乏味了。

    换过乾衣的项少龙和那美女对坐席上,吃着她做的小米饭,还有苦菜和羊肉及加入五味
佐料腌制而成的酱肉。

    不知是否肚子饿了,项少龙吃得津津有味,每样东西都特别鲜美可囗,比之北京填鸭又
或汉堡包更要美味。

    美女边吃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项少龙暗忖这里如此偏僻,前不见村後不见人家,为何她的生活却是如此丰足,难道古
代比现代会更好吗?



    美女轻轻说了两句话。

    项少龙愕道「甚麽?」

    美女再说一遍,这次他听懂了,原来她说自己长得很高,她从未见过有人长得那麽高
的。

    他暗笑那时代的人必是长得个子较矮,顺囗问道「你叫甚麽名字?」

    美女摇头表示听不懂,鼓励他再说多三次後,才道「桑林村的人都唤奴家作美蚕
娘。」

    这回轮到项少龙听不懂,到弄清楚时,两人愉快地笑了起来。於是项少龙也报上自己的
名字。谈话就在这种尝试、失败、再接再励中进行,谁也不愿停止,到项少龙已有八成把握
听懂她的方言时,问起那天破屋而下的事。

    美蚕娘粉脸微红道「那天你压死了的人是邻村一个叫焦毒的土霸,由市集一直跟着奴
家来到这里想污辱奴家,幸好公子从天而降,压死了他。奴家将他埋了在桑林里。」顿了顿
後,连耳根都红透时,垂首羞然道「奴家嫁给了两兄弟,可是却给恶人徵了去当兵,在长
平给人杀了。」

    长平之战,那岂非历史上有名的秦赵之战,是役秦将白起将赵军四十万人全部坑杀,项
少龙忙问道「那是多久前的事了?」

    美蚕娘道「是九年前的事了。」

    长平之战发生在公元前二六零年,那现在岂非公元前二五一年,马疯子所长想把自己送
回公元前二四六年秦始皇登基的那一年,现在只差了五年,也可说相当准确了。

    心中一动道「这里是甚麽地方?」

    美蚕娘道「人家不是说了吗,是桑林村呀!」

    项少龙道「这是否赵国的地方?」

    美蚕娘摇头道「奴家不明白你在说甚麽?我只知道桑林村的事,我两个丈夫的死讯是
市集的人告诉我的。」

    项少龙嘿然道「你真的同时嫁了两个丈夫?」

    美蚕娘奇道「当然是真的!」

    项少龙暗叹虽说看过几本战国的书,可是对这时代的风俗确不晓得,惟有撇过这问题道
「你没有为他们生孩子吗?」

    美蚕娘黯然道「孩子的两个爹走後,奴家生活很苦,孩子都患病死了,後来奴家学懂
养蚕,生活才安定下来。」

    项少龙怜意大起,这标致的美人儿吃过很多苦头了。

    美蚕娘低声道「奴家每天都向老天爷祷告,求她开恩赐奴家一个丈夫,就在人家最惨
的时刻,老天爷开眼把你掉了下来给我,奴家高兴死了,以後你便是蚕娘的丈夫了。」

    项少龙听得瞠目结舌,不过这也好,不用费一番唇舌来解释自己来历。

    唉!恐怕要靠她来养自己才行了。就在这时灵光一现,暗忖公元前二五一年,秦始皇应
仍在赵国首都邯郸落泊不得志,假若自己能找到他拍档食,那异日他登上帝位时自己岂非能
飞黄腾达,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多少美女便有多少美女?想到这里心都痒起来,问道
「你知不知邯郸怎样去?」

    美蚕娘茫然摇头,接着脸色转白,咬着下唇颤声道「你是否想离开这里?」

    项少龙爬了过去,紧贴着她香背,手往前伸,着她的小腹,柔声道「不用怕!无论到
那里,我都会把你带在身旁。」

    美蚕娘被他抱得浑身发软,喜道「真的!」

    项少龙啜着她耳珠道「当然是真的!」

    美蚕娘以前对着的只是两个粗野的鲁丈夫,何曾尝过这种调情挑逗的手段,娇躯打战道
「明天我要出市集,让我到时问人吧!定会知道邯郸在那里?」

    项少龙一只大手探进了她衣襟里,揉捏着她丰满柔软的乳房,问道「那土霸焦毒有没
有--嘿--甚麽你?」

    美蚕娘娇喘着道「他刚脱光了奴家,还没有--噢!」香唇早给封着。

    项少龙还未遇过这麽柔顺驯服的美女,连忙展开拿手本领,一时春情满室,呻吟声和喘
息声交响乐般奏了起来。久旷多年的美蚕娘首次尝到了男女间平等的两性之乐。

    项少龙鼻孔痕痒,打了个喷嚏,醒了过来,原来是美蚕娘拿着块桑叶在作弄他。

    天还未亮。

    他一把搂着美蚕娘,压在席上,不住用身体挤压着她的敏感部位,还把手探到她臀下把
她托高相迎,教她避无可避,上面则贪婪地痛吻她湿润的红唇。美蚕娘不及防下被他挑逗得
神魂颠倒,咿咿唔唔,也不知在表示快乐还是在抗议。

    项少龙掀起她下裳,露出浑圆坚实的大腿,正要剑及履及,脸如火烧的美蚕娘娇吟道
「少龙!我们要立即起程去赶集!」

    项少龙清醒过来,停止了进犯,警告道「还敢顽皮吗?」

    美蚕娘抿嘴笑道「敢!但不是现在,再不赶集的话今天便连东西都没得吃了。」

    项少龙被她灼热丰腴的身体弄得欲火焚身,犹豫道「干一次费不了多少时间吧?」

    美蚕娘赧然搂着他柔声道「我的好人啦!你昨天由午後除吃东西外,一直便干人家干
到睡觉,比奴家两个丈夫加起来更厉害,如今又要作践奴家,想弄死人吗!快起来吧!」

    项少龙想起昨晚她的饥渴和娇媚,心中一荡,但想起去找秦始皇,惟有压下欲火,爬了
起来。

    美蚕娘拿了一套衣服出来道「这是人家在你昏迷时为你做的,穿起来一定很好看。」

    项少龙在她服侍下穿上,长短合度,虽是粗布麻衣,仍看得美蚕娘秀目发光,赞叹道
「美蚕娘从没有想过世上有你那麽好看的男人。」又以幅布把他长了的头发包好。梳洗後匆
匆上路。

    项少龙肩着整包袱的蚕丝,腰柴刀,蹬着草鞋,随着美蚕娘,走出山谷,闯往小谷外那
属於二千多年前的古世界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