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岂是无情

    小盘那滴血由囊尾回流出来,从针孔滴在碗内的药水里。

    接着徐先把载着吕不韦血样本的针囊掏出,凑到碗口上,却不立即把血滴下去。

    众人看着小盘那滴血在药水里化作一团,都露出紧张神色。

    在鹿公这座帐营里,挤了十多人,全部是军方德高望重的人物,除鹿公和徐先外,还有
王陵、贾公成、王族的云阳君嬴傲和义渠君嬴楼等,可见小盘是否吕不韦所出,极会影响到
军方是否支持他。

    项少龙挤在围观的人里,问道:「吕不韦这滴血怎得来的呢?」

    云阳君嬴傲道:「我拉他出去射箭,鹿公和王将军则在旁诈作斗玩,取了血他还不知是
甚么一回事呢。」

    鹿公这时那有兴趣听人说话,沉声道:「徐先!」徐先猛一咬牙,把血滴往水里去。

    帐内鸦雀无声,各人的心都提到了咽喉处,呼吸不畅。

    血滴落入水里,泛起了一个涟漪,然后碰上小盘原先那团血液。

    像奇迹般,两团血立时分了开来,泾渭分明,一副河水不犯井水的样子。

    众人齐声欢呼。

    项少龙立感身轻似燕。

    未来就是这么可怕,明知小盘必过此关,但身在局中,总是不能自已。

    项少龙的私帐里,纪嫣然诸女小心翼翼的为项少龙清洗伤口和换药时,滕翼回来了,坐
下欣然道:「找到高陵君的人了!」

    项少龙大喜道:「在哪里?」

    滕翼似乎心情甚佳,一边由怀里掏出帛图,边说笑道:「秦人的所谓田猎,对我这打了
十多年猎的人来说只是一场闹剧,百里内的虎狼都要被吓走了。」

    项少龙助他拉开帛图,笑道:「二哥为何不早点告诉我连老虎都早给吓得要避难,那我
就准备大批虎耳,以十倍价钱出售,让这批业余的猎者不致空手而回,保证供不应求,大大
赚他娘的一笔。」

    纪嫣然诸女立时爆出震营哄笑。

    滕翼捧腹道:「业余猎者!这形容确是古怪。」

    项少龙喘着气道:「高陵君的人躲在哪个洞里?」

    滕翼一呆道:「竟给三弟误打误撞碰对了。」指着图上离营地五十里许的一处山峦续
道:「这山林木深茂,位于泾水上游,有七个山洞,乡人称之为『七穴连珠』,高陵君真想
得周到,就算明知他们藏在那里,也休想可找得着他们。我们只知他们在那里,但却没法把
握到他们有多少人。」

    乌廷芳天真地道:「二哥真是夸大,把整个山区封锁了,然后放火烧林,不是可把他们
迫出来吗?」

    项少龙最爱看乌廷芳的小女儿家娇憨态,微笑道:「春雾湿重,这时候想烧林该是难比
登天,噢!」

    一手抓着乌廷芳打来的小拳头,他仍口上不让道:「除非烧的是乌大小姐的无名火,那
又自作别论。」

    纪嫣然失笑道:「我们的夫君死而复生,整个人都变得俏皮了。」

    赵致伏到乌廷芳背上,助她由项少龙的魔爪里把小拳头拔回来。

    滕翼探头察看着他的伤口痊愈的情况,边道:「不过他们若离开七穴连珠,绝逃不过我
们的荆家猎手。嘿!我看该出动我们的儿郎,让他们多点机会争取实战的经验了。」

    项少龙伸手按着滕翼肩头,笑道:「这等事由二哥拿主意好了。幸好杜壁不在咸阳,否
则形势就更复杂了。嘻!横竖在吕不韦眼中,我只是个尚有两天半命的人,无论我在这两天
半内做甚么,他都会忍一时之气,还要假情假意,好教人不怀疑是他害我,更重要是得瞒着
朱姬,在这种情况下,我若不去没事找事,就对不住真正的死鬼莫傲所想出来的这条毒计
了。」

    赵致正助纪嫣然半跪席上为他包扎伤口,闻言嗔道:「项郎你一天腿伤未愈,我们姊妹
都不容你去逞强动手。」

    项少龙故作大讶道:「谁说过我要去和人动手争雄?」

    纪嫣然哑然笑道:「致妹他在耍弄你啊!快向他进攻,看他会不会逞强动手。」

    正闹得不可开交时,帐门处乌言着报上道:「琴太傅到!」

    项少龙心中浮起琴清的绝世姿容,就在这刹那,他醒悟到今天大家都这么开怀的原因,
就是终成功算计了莫傲。此人一日不除,他们都休想有好日子过。

    自把毒丸送回到他的咽喉处后,他们立即如释重负,连一向严肃的滕*硪嗖皇碧感*
风生。

    不过世事无绝对,莫傲一天未断气,他们仍须小心翼翼,不能让对方看出破绽。

    此时田贞田凤两姊妹刚为项少龙理好衣服,琴清沉着玉脸走进帐内来。

    与琴清交往至今,这美女还是首次找上项少龙的「地方」

    来,他这时泛起的那种感觉颇为古怪。不过鉴貌辨色,却似是有点儿不妙。

    乌廷芳欢呼道:「清姊又不早点来,我们刚来了一场大决战哩!」

    纪嫣然心细如发,皱眉道:「清姊有甚么心事?」滕翼则和琴清打过招呼后,乘机告
退。

    琴清在纪嫣然对面坐了下来,轻轻道:「我想和你们的夫君说两句话。」

    诸女微感愕然,纪嫣然亭亭起立,道:「过河的时间快到了,我们在外面备马等候你
们。」语毕领着乌廷芳、赵致和田氏姊妹等出帐去了。

    项少龙讶然望着琴清,道:「甚么事令太傅这么不高兴哩?」

    琴清瞪着他冷冷道:「琴清那敢不高兴,还应恭喜项大人,娶得了吕不韦如花似玉的宝
贝女儿呢!」

    项少龙这才知道是甚么一回事,哑然失笑道:「琴太傅误会了,这事内情错纵复杂,吕
不韦既不想把女儿嫁我,我也不会要这种女人为妻。」

    琴清愕然道:「那为何太后告诉我,吕不韦请她颁布你们的婚事,又说你同意了呢?」

    项少龙微笑看着她,柔声道:「琴太傅能否信任我一趟呢?田猎后你便可由嫣然处得知
事情始末了。」

    琴清紧绷着俏脸,不悦道:「为何项大人说话总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藏头露尾,你
当琴清是甚么人?」

    项少龙原是言者无心,但听者有意的「那听者」,竟心中一荡,冲口而出道:「琴太傅
想我项少龙当你是甚么人呢?」

    琴清左右玉颊立时被红晕全占,大嗔道:「项大人又想对琴清无礼吗?」

    项少龙立时想起那天搂着她小蛮腰的醉人感觉,乾咳一声道:「项少龙怎有这么大的胆
子。」

    琴清见他眼光游移到自己腰身处,更是无地自容,螓首低垂,咬着唇皮道:「你究竟说
还是不说?」

    项少龙看着她似向情郎撒娇的情态,心中一热,移了过去,挨近她身侧,把嘴凑到她晶
莹似玉的小耳边,享受着直钻入心的阵阵发香,柔声道:「此乃天大秘密,不可传之二耳,
所以琴太傅勿要怪我这样的和你说话儿。」

    琴清娇躯轻震,连耳根都红透了,小耳不胜其痒地颤声道:「项大人知道自己在干甚么
吗?」

    这是琴清首次没有避开他,项少龙大感刺激,那还记得琴清乃碰不得的美女,作弄地
道:「那我说还是不说呢?」琴清不敢看他,微一点头。

    项少龙强制心中那股想亲她耳珠的冲动,却又忍不住盯着她急促起伏的胸脯,轻轻道:
「因为吕不韦使人对我下了毒,估量我绝活不过这两天,所以才将女儿许配与我,还要昭告
天下,那我若有不测,就没有人怀疑他了,至少可瞒过太后。」

    琴清剧震一下,俏脸转白,不顾一切别过头来,差点便两唇相碰。

    项少龙吓得仰后半尺,旋又有点后悔地道:「教琴太傅受惊了。幸好我识破了他的阴
谋,破去了他下毒的手法,但此事吕不韦却懵然不知,仍将女儿嫁我,事后定然千方百计要
悔婚,那时太后就知他在骗她了,所以我才佯作应允。」

    琴清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捧着胸口犹有余悸道:「差点吓死人家了。」旋又俏脸生
霞,那情景有多动人就那么动人。

    项少龙欣然道:「多谢琴太傅关心。」

    琴清虽红霞未退,神色却回复正常,微微浅笑,温柔地道:「算我今趟怪错你吧!便与
你刚才想借故对我无礼两下扯平。但以后却不许再犯。唔!弄得人家耳朵怪痒的。」

    项少龙心神俱醉,笑着点头道:「琴太傅既明言不准我对你无礼,我会考虑一下,迟些
再告诉你我的决定好吗?不过这又是天大秘密,不可传于二耳。」

    琴清「噗哧」娇笑,妩媚地白他一眼,盈盈而起道:「你这人哪!真教人拿你没法。」

    项少龙陪她站了起来,摊手道:「只要琴太傅不再整天为我动气就谢天谢地了。」

    琴清幽幽叹道:「要怪就怪你自己吧!甚么事都不和琴清说清楚,不迫你就不肯说出
来。是了!刚才你一掷五针的事,已传遍军营,人人皆知,我由太后帐内出来时,就见到那
管中邪和嬴盈等在研究靶上的飞针。」

    接着垂首轻轻道:「项大人可否送一根飞针给琴清呢?」

    项少龙毫不犹豫探手腰间,拔出一根飞针,自然地拉起她不可触碰的纤美玉手,塞在她
掌心里,柔声道:「再恕我无礼一次好吗?」

    琴清猝不及防下被他所乘,大窘下抽回玉手,嗔道:「你--」

    项少龙手指按唇,作了个噤声的姿势,又指指外面,表示怕人听到,才笑道:「这就是
不想我项少龙把琴太傅当作外人的代价了。以后我有空就*凑夷阏夂煅罩核敌氖*
话儿,甚么有礼无礼都不理了。」

    琴清现出个没好气理睬他的娇俏神情,往帐门走去,到了出口处,停了下来,冷冷道:
「你有手有脚,欢喜来找琴清,又或不来找琴清,谁管得了你!」这才把娇躯移往帐外。

    项少龙摇头苦笑,看来他和琴清双方的自制力,都是每况愈下,终有一天,会携手登
榻,那就糟了。

    可是若能和她神不知鬼不觉的「偷情」,不也是顶浪漫迷人吗?

    田猎的队伍缓缓渡河。

    在徐先的指示下,加建了两道临时的木桥,现在共有四道桥梁。

    猎犬的吠叫声响彻平原,养有猎鹰者都把鹰儿送上天空,让它们高空盘旋,扬威耀武。

    项少龙想起周良的战鹰,对这些猎鹰更是大感兴趣,暗忖着迟些弄头来玩玩,又有实用
价值,该算有建设性的玩意。

    纪嫣然诸女随琴清去加入朱姬的猎队,他自己则去伴小盘卸驾出猎。

    这些日子来,他和朱姬都尽量避免见到对方,免得尴尬,也可能是朱姬恐怕缪毒嫉忌
他。

    当他抵达岸边时,小盘在群臣众卫簇拥下,渡过泾水。项少龙和十八铁卫赶到队尾,遇
上殿后的管中邪。

    项少龙笑道:「还以为管大人加入了女儿军团哩!」

    管中邪知他暗讽自己整天和鹿丹儿及嬴盈混在一起,淡然道:「公务要紧,再不把她们
赶跑,恐怕项大人要降罪于我了。」

    项少龙心中一懔,知道他因决定除去鹿公,认为鹿丹儿对他再无利用价值可言,故语气
冷淡。

    至于嬴盈,本是他以之联结昌平君兄弟的棋子。不过若项少龙、鹿公等在高陵君来袭时
被杀,那负责安全的禁卫和都骑两军均不能免罪,吕不韦定会借此革掉昌平君兄弟和一众都
骑将领,好换上他自己的心腹手下。

    反而是都卫军留守咸阳,与此事无关,可以置身事外。

    故此管中邪这无情的人,亦再没有兴趣理会嬴盈了。

    莫傲想出来的毒计,均非他项少龙应付得了。今次占在上风,可说全因幸运而已!

    管中邪见他不作声,以为他不高兴,忙道:「项大人一掷五针,力道平均,确教人大为
倾佩。」

    项少龙漫不经意道:「雕虫小技吧了!」

    这时两人并骑驰过木桥,蹄声隆隆作响。

    平原长风吹来,项少龙精神一振,这时太阳往西山落下去,阳光斜照,大地一片金黄。

    管中邪道:「差点忘了,吕相有事找项大人呢。」

    项少龙应了一声,驰下木桥,往前方大旗处追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