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才女施威

    泾水西岸营帐连绵,旌旗似海。

    项少龙和纪嫣然、乌廷芳、赵致、田氏姊妹置身在王营所在的平顶小丘上,俯览远近形
势。

    今趟虽非征战,但行军立营,无不依据军规兵法。

    在六国中,以秦人最重武力,男女自幼习武不在话下,对于行军布阵,更是人人熟习。

    由于这里地势平坦,平原广泽,无险可恃,所以设的是方营。

    小盘所据的木寨为中军,等于指挥总部,寨内有近二十个营帐,小盘和朱姬两帐居中,
其他营帐住着王族内侍,又或像琴清这类身分特别,又与王室亲近的人。

    以木寨为中心,平顶丘左右两旁的营帐名为左右虞侯,分由昌平君和昌文君率禁卫驻
守,属由小盘直接掌握的机动兵力,负责中军的安全。

    至于其他人等,分东西南北四军,布成方阵,众星拱月般团团围着中军,作其屏卫。至
于项少龙的都骑军,则在远方设营,遥遥护着整个方营,有点似戍边放哨的味儿。

    除中军外,营帐十个一组,每组间均留下可供八马并驰的走道。

    每军的中心处,又留下大片空地设有马栏和练习骑射的广场,让田猎者舒展筋骨,又或
比拚骑术,射箭练剑,非常热闹,有点像个游艺大会。

    此时离黄昏田猎的时刻仍有两个多时辰,人人兴高采烈,聚集在六个大广场处戏耍。

    王营下方的主广场,变成了嬴盈等女儿军的天下,有意追求这批刁蛮秦女的年轻贵胄,
都拥到这里来找寻机会,其盛况自非其他骑射场可比。

    一时马嘶人声,响彻三千多个营帐的上方。

    长风拂来,旗帜猎猎作响,倍添军旅的气氛。

    纪嫣然已知道了近日发生的所有事故,微笑道:「高陵君来袭时,必会先使人烧王营的
木寨和离河最远的营帐,由于近日吹的是东南风,火势浓烟迫来时,我们惟有渡河往泾水北
岸去躲避。」

    项少龙和诸女看着横跨泾水的两道木桥,都生出寒意,若这两道桥梁给破坏了,后果真
是不堪想像。

    纵使桥梁仍在,一时间亦不容那么多人渡过,所以登不上桥的人只好各自游往对岸去,
在那种混乱的形势下,吕不韦要刺杀几个人,确非难事。

    可以预想到时管中邪会「大发神威,镇定从容」地护着朱姬和小盘由桥上撤走,而项少
龙则「毒发身亡」,事后管中邪还「立下大功」,莫傲这条毒计确是无懈可击。

    际此春雨绵绵的时节,放火非是易事,但高陵君乃是内奸,其营帐正是在王营下东南方
的一处营帐内,弄点手脚乃轻而易举的事,所以此法确是可行。

    尤其那时正值田猎的重头戏登场,大部份人均到西狩山进行晚猎,防备之心最弱,乃偷
营的最佳时刻。

    若昌平君兄弟都给干掉,可能禁卫军的指挥权亦会被吕不韦抢了过去。

    项少龙吁出一口凉气道:「嫣然真厉害,一眼就看穿了高陵君的策略,所以只要密切监
视,看看高陵君或吕不韦的人何时为营帐涂上火油一类的东西,就知道他们发动的时刻
了。」

    纪嫣然得夫婿赞赏,喜孜孜地以甜笑回赠。

    蹄声响起,昌文君策马而至,嚷道:「我们到下面骑射场去趁热闹啊!」

    诸女回头往他望去,这家伙正狠狠地瞪着纪嫣然和诸女,露出倾慕迷醉的神色,并欣然
道:「诸位嫂子福安,唉!我对少龙真是妒忌得差点要了我的小命。」

    乌廷芳听得「噗哧」娇笑,露出比鲜花更艳丽的笑容,道:「昌文君忙完了吗?」

    昌文君装出个忙得透不过气来的表情,道:「太后和储君刚安顿好了,琴太傅被太后召
了去说话,嘱小将来通知各位嫂子。」

    项少龙打了个呵欠,道:「你去趁热闹吧!我想回营好好睡上一觉。」

    昌文君哈哈一笑,策马由项少龙和纪嫣然间穿了进去,探手牵着项少龙的马姜,硬扯他
奔下坡去,招呼诸女道:「我们玩耍去了!」

    诸女看到项少龙被扯下去的无奈表情,娇笑连连中,策马追去。

    「飕!」的一声,三枝劲箭连珠迸发,正中三百步外箭靶红心处,围观的近千男女,爆
起一阵喝采声。

    射箭的嬴盈得意洋洋地环视全场,娇叱道:「下一个轮到谁啊?」

    众男虽跃跃欲试,但珠玉在前,假若不慎失手,就要当场出丑了,一*奔涿挥腥烁*
应她。

    管中邪哈哈笑道:「我们女儿军的首席射手神箭一出,谁还敢来献丑?」

    嬴盈得他赞赏,忙飞了他一个媚眼,看得诸公子心生妒意,却更是没有人敢行险一试。

    项少龙刚下马,看到嬴盈箭法如此厉害,倒吸了一口凉气。要射中红心,他自问可以办
到,但三箭连珠发射,就没有把握了。难怪嬴盈如此自负。

    众女儿军看到项少龙,均露出不屑表情,可是看到纪嫣然,却无不露出既羡且妒的神
色。

    鹿丹儿排众而出,嚷道:「项统领的腿伤好了吗?听说你挡箭的剑术天下无双,不知射
箭的功夫又是如何呢?」

    近千道目光,立时落在项少龙身上,然后移到他身旁的纪嫣然身上。

    纪嫣然当然知道项少龙的箭法非其所长,更明白秦人重武,假若项少龙托伤不出,对他
的形像大有损害。一声娇笑,解下外袍,露出内里素白的紧身劲装,轻举玉步,来到场心
处,以她比仙籁还好听的声音道:「先让嫣然试试好吗?」她那种慵慵懒懒,像不把任何事
物放在心上,偏又是绰约动人的风姿,不论男女都给她勾出了魂魄来。

    语毕,呆看着她玲珑浮凸,优美曼妙至无可挑剔的体态的诸男,才懂得欢呼喝采。

    嬴盈狠狠地瞪了纪嫣然两眼,才有点不忿地把强弓递与纪嫣然。

    纪嫣然见她脚下摆出马步,心知肚明是甚么一回事,悠然但又迅捷的探手抓着强弓一
端,使了下巧劲,嬴盈尚未有机会发力时,强弓已落到这美丽得令她自愧不如的才女手上。

    今趟连管中邪都露出惊异之色。

    项少龙旁边的昌文君低声道:「煞煞我妹子的傲气也好!」

    嬴盈想不到纪嫣然会看破自己的阴谋,失措地退到鹿丹儿旁。

    在场的都骑军内奔出了两人来,荣幸地向纪嫣然奉上长箭。

    纪嫣然仍是那副若无其事,漫不经心的俏美模样儿,嘴角挂着一丝可迷倒天下众生的笑
意,背着三百步外的箭靶,接过三枝长箭,夹在指隙处。

    全场肃静无声。

    倏地纪嫣然旋风般转过娇躯,在众人瞠目结舌下,三枝劲箭连珠迸发,一枝接一枝向箭
靶流星逐月般电射而去。

    发第一箭时,她仍是背着箭靶,只是反手劲射,到第三箭时,才变成正面对着。

    「笃!」的一声,第一枝箭命中红心,接着两枝箭都分别命中前一箭的尾端处,神乎其
技处,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登时把嬴盈的箭技比了下去。

    全场立时采声雷动,久久不竭。

    纪嫣然心恨嬴盈和鹿丹儿等「欺负」夫君,眼尾也不看她们,向众观者施礼后,凯旋而
归。

    项少龙却知道这个「仇」愈结愈深了。

    此时有近卫来报,储君要召见项少龙。

    进入木寨的大闸时,一队女将策马由后方驰来,带头的赫然是吕娘蓉,其他都是她的贴
身女卫。

    吕娘蓉看到他时,神情复杂,小嘴骄傲地翘了起来,故意加鞭,旋风般由项少龙旁进去
了。

    项少龙不由对她生出鄙夷之心。

    此女明知自己「吞了毒丸」,仍对自己没有丝毫同情之心,可知虎父无犬女,她也好不
到那里去。

    哼!

    迟些她就会知道滋味了。

    主营前的空地处传来开气扬声的叱喝声,原来小盘在射箭,吕不韦、徐先、鹿公、昌平
君等一众大臣将领,则在旁助威喝采。

    李斯见他到来,移到他旁道:「是时候了!」

    项少龙当然知道李斯指的是取血以「不认亲」一事,看李斯神色紧张,明白他正在担心
小盘说不定真会是吕不韦的儿子,那就糟透了。

    项少龙挤到站在后方的鹿公和徐先身旁,摸出取血的针,向两人打了个眼色。

    两人的呼吸立时深重起来。

    小盘这时射了十多箭,有四枝正中红心,其他都落在红心附近,已超出他平日的水准
了,难怪群臣喝采。其实只要他射中箭靶,各人已非常高兴了。

    王贲向他奉上另一枝箭时,小盘见到了项少龙,转身举着大弓兴奋地走过来,欣然道:
「太傅!寡人的成绩还不错吧!」

    项少龙知他在给自己制造取血的机会,致礼道:「若储君多用点手,少用点眼,成绩当
会更好。」

    小盘讶道:「射箭最讲究眼力,多用点手又是甚么意思呢?」

    这时不但小盘不解,其他人都不明白项少龙在说甚么,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去。

    吕不韦旁的吕娘蓉和莫傲,都狠狠盯着他。

    项少龙恭敬地请小盘转过身去,借着纠正他的姿势,把针尖轻轻地在他颈侧的血管刺了
下去,由于小盘运动后血气运行,一股鲜血立时涌出,流进针尾的小囊去。

    由于他身后是徐先、鹿公和昌平君,他三人固是看得一清二楚,其他*巳炊伎床坏健*


    小盘「唉!」了一声,往后颈摸去,故意道:「有蚊子!」

    项少龙反手把针塞入徐先手里,道:「储君莫要分心,射箭之道,手眼固须配合,但以
手瞄却胜过以眼瞄,这是由于眼看到目标后,还要通知自己的心,再由心去指挥手,隔了多
重。但若以手去瞄准的话,便少了这重重阻隔,看!」

    随手拔出五根飞针,闪电般往二百步外的箭靶掷去。

    众人那想得到他是掷针而非射箭,齐感愕然时,五枝飞针一排的钉在箭靶上,中间的一
根正中红心,针与针间相隔均是一寸,分毫无误。这结果连项少龙也没有梦想过。

    他的飞针绝技虽然着名,但各人仍是首次目睹。

    只看他能在二百步的距离达到如此神乎其技的准绳,就可知他不但手劲惊人,还定有独
特的手法,否则休想办到。吕不韦父女和莫傲同时露出骇然之色。

    这时众人才懂得喝采叫好。

    吕不韦和莫傲对视一笑,显是想起项少龙命不久矣,无论如何厉害都不用担心了。

    小王贲兴高采烈地想去拔回飞针,好送回给项少龙,小盘见状喝止道:「让飞针留在靶
上,寡人要带回宫内作个纪念,这三天就让它们像现在那样好了。」

    小盘露出崇慕之色,道:「难怪太傅的飞针如此既快且准,原来是用手的感觉去掷。」

    项少龙虽成了都骑统领,可是仍是职兼太傅,故可教导小盘这储君。

    项少龙暗察吕不韦和莫傲时,亦有留心吕娘蓉,只见她眼内惊异之色久久不退,显然被
自己这一时忘我下露的漂亮一手所震慑,坦白说,若要蓄意而为下再掷一次,他反全无把握
了。

    说真的,他平时练针时,也是以眼去瞄准,只有刚才方是用手去瞄。

    鹿公赞叹道:「少龙这一手飞针,可说是空前绝后了。」

    吕不韦呵呵笑道:「蓉儿!现在你该知项大人的本领了。」

    吕娘蓉垂下俏脸,以免让人看到她矛盾复杂的神色。小盘乘机道:「太傅请到寡人帐内
一谈!」

    领着李斯,返回主营去了。

    项少龙待要跟去,鹿公扯着他道:「见完储君后,即到我营帐来。」又向他打了个眼
色。

    项少龙一时间不明他究竟是已取得吕不韦那滴血,还是另有事商讨,带着疑问去了。王
帐内,小盘叹道:「太傅这手飞针绝技,定要传我。」

    李斯亦道:「难怪项大人能屡脱险境,实非侥幸,这些飞针比弩箭更难闪躲,更不用说
努剑去挡格了。」

    项少龙在厚软的地毯坐了下来,苦笑道:「储君和李大人不用夸奖我,昨晚我刚从鬼门
关打了一个转回来,那却全靠侥幸了。」

    小盘讶然追问下,项少龙把昨晚的事说了出来。

    小盘听到高陵谋反的事和吕不韦的阴谋,勃然大怒道:「这两人的胆子一个比一个大,
视寡人究如何物?」

    李斯忙道:「储君息怒,项大人对此事必有妥善应付之法。」

    小盘望向项少龙,后者点头道:「既知高陵君叛党袭营的时间,我自可调动兵马,将他
们一网打尽。教他们全无用武之余地。而营地这边,微臣希望储君能亲自挂帅,调军遣将,
一方面把高陵君的人全体成擒,另一方则把吕不韦制个贴伏,露上一手,那以后还有人敢不
把储君放在眼内吗?」

    这番话可说对正小盘这未来秦始皇的胃口,他最爱由自己一显手段颜色,点头道:「项
大人果是胸有成竹,不知计将安出。」

    项少龙道:「这事须凭精确情报和当时的形势厘定,微臣会与李大人保持联系,摸清了
形势后,再由储君定夺。」接着暗里向他打了个眼色。

    小盘心中会意,知道届时项少龙会把详细计划奉上,再由自己发号施令,心中大喜,小
脸兴奋得红了起来,点头道:「就照项卿家所奏请的去照着办吧!」

    接着道:「今天太后对寡人说,吕不韦要把最疼爱的三女儿委身于项卿家,寡人还以为
吕不韦转了性子,原来其中竟有如此狠辣的阴谋。哈!莫傲这家伙死到临头仍不自知,真是
笑破寡人的肚皮了。」

    李斯和项少龙听他说得有趣,知他心情大佳,忍不住陪他捧腹笑了起来。

    此时门卫报上缪毒求见,三人忙收止笑声,看着缪毒进来跪禀道:「太后有请储君。」

    小盘眼中射出鄙夷之色,道:「知道了!内侍长请回,寡人立即就来。」

    缪毒退出帐外后,小盘压低声音道:「项卿家是否准备迎娶吕不韦的宝贝女儿呢?」

    项少龙冷笑道:「吕不韦若见我死不了,绝不会把女儿嫁我,不过此事由他头痛好
了。」

    小盘明白了他的意思,点头道:「寡人知道怎么办的了!」长身而起。

    项李两人忙跪伏地上。

    小盘趋前扶起项少龙,凑到他耳边道:「师傅小心了,若你有甚么三长两短,这天地将
了无生趣。」


    这才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