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28卷)
第六章 韩府之战

    浪翻云和范良极两人不分先后达一座华宅的屋背上,迁望着灯火通明的韩府那房舍
连绵的院落,相视一笑,充满着真挚相得的深厚交情。
    表面看去,韩宅浪静风平,并没有因曾起火而有丝毫不安迹象。
    不舍夫妇、荆城冷、梁秋末、杨展、韩柏、戚长征、风行热和诸位女将先后来到他
们之旁,阵容庞大非常。
    有浪翻云在,各人一点不觉得对方可对他们构成任何威胁。
    浪声云凝目深注着目标,便像猎人看着棋物般,双目闪闪生辉,但又带着一种闲适
放逸的味儿.说不尽的潇风流。
    镑人中大部分人都从未亲眼见过覆雨剑施威的美景,不由心情兴奋起能与天下无双
的第一剑手并肩作戟,确是无可比接的天大光和荣耀。
    虚夜月挤到浪翻云和范良极间,挽着两人手臂,兴奋得声音都嘶哑起来,娇痴道:
“浪叔叔啊:怎样进攻他们呢?”众人均为之哑然失笑。
    浪翻云爱怜地看了这天之娇女一眼,淡淡道:“秋末:布置好了没有?”梁秋末精
神奕奕应道:“所有人手,均埋伏在计划中的据点,布下天罗地网。无论敌人由那个方
向来,我们均有能力对付。”众人这时知道浪翻云看似随意,其实谋定后劲,早有对策。
    这天下间唯一能成为庞斑相捋敌手的不世剑道大家油然道:“秋末和小展负责围敌
拦敌之责,若逃出来的是敌方的厉害人物,不须逞强硬拚,只须阻他一阻,我们自会追
出来取敌之命。”待梁秋末和杨展两人答应后,续道:“我和行烈负责作开路先锋。范
兄、韩柏居左;长征、小表王居右;不舍兄贤伉俪殿后,诸位小侄女居中,看情况应援
各方战缠,无论任何情况,均不可离阵独自作战。”众人欣然应诺。
    浪翻云仰天一笑,抽回被虚夜月紧挽着的手臂,轻拥了她不盈一握的小变腰后,才
放开她飘往街心,迈开步子,悠然自得地往韩宅的方向走去。
    众人忙随在他身后。
    浪翻云回头向不舍夫妇笑道:“贵兄嫂很快可抱孙子了.行烈至紧要小心爱护两位
娇妻。”风行烈虎声一震,呆瞪着谷姿仙和谷倩莲两女,她们早羞得垂下头去。
    虚夜月探手摸往谷倩莲的小肮,兴奋道:“有了吗?”比倩莲大窘道:“不是我!”
不舍叹道:“浪兄连这种眼光都要比我们厉害。”众人无不失笑。
    比凝清不悦道:“玉儿竟敢瞒着娘亲吗?”比姿仙羞得无地自容。不依地瞪了浪翻
云一眼。以蚊蚋般的声音抗议道:“娘啊:人家这几天还在怀疑哩!”风行烈心中感激,
知道浪翻云提点他,忙低声向娇妻作出丈夫的叮咛。
    荆城冷笑道:“老戚和小柏要努力了!”韩柏应道:“待会打完胜仗后.小弟立即
努力!”范良极叹道:“唉!这小淫棍!”庄虚两女又羞又喜时,众人早笑弯了腰。
    轻轻松松的谈笑中,众人来到韩府大宅的正门外。
    宅内声息全无,似是一点不知道他们的来临。
    浪翻云微微一笑道:“白教主别来无恙,浪翻云特来拜会!”也不觉他如何提气扬
声,说话悠悠地传进高墙内的华宅院落里去。
    白芳华娇甜的声音传出来道:“浪大侠与诸位贤达大驾光临,顿使蓬壁生辉,请进
来喝杯热茶好吗?”话声才歇.两扇大门缓缓张了开来。
    浪翻云两手背后,闲适地没有丝毫防备似的步入门内,风行烈略迟半步,傍在他旁,
其他人则依浪翻云早先指示,结成阵形,随后而入。
    巨宅内台阶上下站满了人,分作三重。
    最前方的是白芳华、妩媚迷情两大天命教护法,“战神”曲仙州、“滑不留手”郎
永清,“剑魔”石中天。“七节软枪”公良术、“勾魂妖娘”甘玉意、楞严,“无影脚”
夫摇晋,云南剧盗骆朝贵这批最厉害的高手。
    排在他们之后的是近百名被招覆回来的黑白两道好手。
    最后方则是一色黑色劲服的厂卫,由两侧延伸开来,直排至宽大的广场两侧,人数
达五、六百人之众,密密麻麻的,像个铁钳般紧紧威逼着步到场心的敌人。
    大门在后方关上时,布在屋顶和墙头另数百名厂卫同时现身,手上均恃着弓弩等远
攻武器,如临大敌。
    在人数上,浪翻云等实在大大吃亏。
    看到对方人人兵器出鞘,严阵以待的样子,浪翻云哑然失笑道:“白教主这杯热茶
真难喝,看来浪某不出剑,怕也沾不到茶杯的边缘了。”白芳华美目找上了韩柏,神情
一点,轻叹道:“若非时也命也,谁想与浪翻云为敌呢?
    ”韩柏听在耳里,却是另一翻滋味。这话像是对他倾诉那般,旋又提醒自己,再不
可受她媚惑。
    苗疆第一高手“战神”曲仙州冷冷道:“浪兄难道以为到这里是游山玩水吗?”言
罢得意地笑了起来。
    岂知己方各人全无附和的笑声,对着这不可一世,除庞斑外无人能匹敌的高手。他
们虽是人多势众,但却无人不手心暗冒冷汗。
    范良极怪笑道:“曲兄不是很想会会浪翻云和韩柏吗?要你出战浪翻云,曲兄自然
无此胆量,不若找韩柏玩玩,试试老赤以妙法栽培出来的徒弟。顺便看看是你的“七流
星”厉害,还是他拿起枯枝也可当剑使的手法厉害好吗?”这番话阴损之极,纵是曲仙
洲早有定计,亦很难落台,双目杀气大盛时,楞严已抢着说话道:“今趟非是一般江湖
斗,而是奉皇命讨伐反贼,范良极你休要作无谓言词了。”
    韩柏搜索的目光在楞严身后找到了那美女高手邢媛,讶然传音过去道:“天啊:你
怎还未走,我怎舍得对你下手啊!”邢媛眼中掠过茫然之色,垂首不语。
    白芳华声音转冷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便是如此简单,诸位请勿怨责,
要怪便怪老天爷加诸我们身上的命运吧!”戚长征猛地拔出天兵实力,厉喝道:“好:
宋玉何在?”站在白芳华身后一个面如冠玉,文质彬彬的英俊文士移前少许,哈哈笑道:
“戚兄当是不忿在下盗了你小情人的红丸,有本事便来取在下性命吧!”又嘿嘿冷笑,
充满揶谕的味道。
    戚长征反平静下来,冷冷看着他道:“那就走着瞧吧!”宋玉忽地一阵心寒,听出
戚长征语气里那坚定不移的信心。
    “七节软枪”公良术一抖由铁圈运起,两头均若枪尖,远近俱宜的七节铜枪,大喝
道:“何来废话,让我看看老子出道时尚是乳臭未干的浪翻云,究竟厉害至什么程度?”
    与他齐名的徐娘高手甘玉意发出一阵娇笑,抖腕一振,左右手两把尖刺,发出“嗡
嗡”
    两声劲响,显示出深厚绝伦的功力,和应道:“正主儿不出,小丑便登上了大梁,
庞斑也不知给什么蒙了眼,竟以你为对手。出剑吧!”浪翻云哑然失笑,柔声道:“这
有何难?”
    话犹未已,名慑天下的覆雨剑已似魔术变幻般到了手上,化作漫天剑雨。
    没有人可以形容那使人目眩神迷的美景。
    宽广的宅前空地,忽然间填满了动人心魄的光雨,本是奉命一动手便居高临下发射
火器弩箭的厂卫,受光两所惑,竟射不出半枝箭来。
    白芳华知道血战已临,左手一扬,一道白芒冲天而起,到了十多丈的高空,先爆出
一朵灼白的烟花,然后再上伸长四五丈。爆出另一圆金黄的火球,光点伞子般下来。
    今趟他们到武昌来.实有着无比周详的计刮。
    表面看来,除了大群被礼聘前来的高手和近千厂卫外,就只有在邻府由盛庸率领的
二万精锐骄兵师。
    事实上,来到武昌的除厂卫外尚有由新近当上禁街统领,取叶素冬之位而代之的长
白派高手谢峰和一万禁卫军,他们通过精密的安排,在过去个多月内以种种身分潜入武
昌,住进离韩府不远的数十间大宅内,因有着长春会的掩护,此事连杨展亦查不出来。
白芳华发出烟花讯号,一方面是通知这批伏兵现身围剿敌人,另一方面亦是传讯予守望
在城外高地的哨兵知道,以连锁传讯的方式,借烟花像烽火台般迅快地通知远在黄州府
的盛庸,着他率领大军前来武昌,解除武昌府督兰致远的军权,整个计策可说无懈可击。
    但她千算万算,仍低估了翟雨时的智能。
    韩柏等动身不久,翟雨时便收到杨展有关武昌的情报,推断出来者不善,知道对方
是有备而来,准备迫怒蛟君现身打一场决定性的硬仗,于是立即请出浪翻云和双修夫人,
好配合不舍等对付敌方的强手。
    他又组了一枝由怒蛟帮、鬼王府.山城、邪异门精锐合成的联军,人数达七千之众,
由梁秋未作统帅,配合老杰、霍欲捩等鬼王府四小表,邪异门四大护法,赶往武昌助阵。
    同一时间,怒蛟戟船则全体出动,偷袭与盛庸互为声援,驻于紧扼洞庭进入长江水
口的岳州府水师离队,好牵制敌人。
    双方均是各出奇谋,至于谁滕谁负,也到了快将揭晓的时刻了。
    楞严狂喝道:“放箭!”连他自己也知因受浪精云剑两所慑,下迟了命令。只见眼
前剑雨爆了开来,凛冽迫人的先天剑气,暴雨般朝他们这为首的十多人欺打过来。
    韩柏等目睹惊心动魄的覆雨剑法,精神大振,倏地扩大战阵,由两旁杀奔开去,迎
上两翼的厌卫。
    护后的不舍夫妇相视一笑,担手飘起,刹那间已降在厅头处,狂风扫落叶般赶杀高
墙上的狙击手。
    伏在主宅屋顶上的厂卫因下边已呈混战。敌我难分,痛失了作远程攻击的良机,一
时杀声震耳,天地色变。
    白芳华拔出银簪,娇呼道:“上!”他们原先的计到,本是由白芳华、公良术、甘
玉意三人死拼浪种云,再仗着人多的使势,由石中天、曲仙洲、郎永清三人合成实力强
横的一组,择敌而噬,以雷霆万钧之势,逐一击杀对方的强手;楞严、妩媚、迷情、夫
摇晋和骆朝贵则配合他三人,使其它人不能互相应援,而以他们人数之众,确有能力达
到这个目标。
    那知千算万算,也算不到浪翻云厉害至如斯地步,一出手便掌握了全场主动,患着
天下无双的覆雨剑,独力阻截着对方领头这十多个人,教他们空有周详战略,却无法展
开。
    此刻各人都覆雨剑临身,惟有奋力抵挡,虽听得己方好手惨叫连天,亦只有先自竭
力应付眼前危难。
    列在他们后方的数百江湖好手和厂卫们,一时被这批领袖挡在前方,根本无从插手,
战场之内,无论如何人多势众,与敌人正面交锋的始终只是有限数目,除非在旷阔的平
原之地,否则反成累赘,白芳华一方正陷进这种烦恼里。
    鲍良术、甘玉意这封形影不离数十年的男女魔头,一向心高气傲,初时并不把浪翻
云这后起之辈放在眼里,那知覆两剑一出,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可怕剑法,无可匹敌的气
势.立时令他们尽收狂妄之心,前者的七节软枪。后者的双刺,挽起了重重电芒,带头
往消失在剑两内的浪翻云反攻过去。
    此时曲仙州手上一对流星、白芳华的银簪、迷情妩媚两妖女的软剑、楞严的一双夺
神刺,郎永清的长矛,夫摇晋装了尖刀的藏靴、骆朝贵的巨斧、石中天的魔剑,亦全力
往剑雨迎去。各人心中都抱着同一念头,就是任你浪翻云如何厉害,总只是一个人,又
非神仙,怎可应付这么多高手的联手强攻,解决了你之后,其它人再不足虚了。
    只有楞严留起了三分功力,不敢放尽。当日与单玉如和水月大宗联声浪翻云的情景,
仍历历劫在眼前,也只有他才明白覆雨剑在浪翻云手上那鬼神莫测之机,是何等厉害可
怕。
    本应与浪翻云并肩作先锋的风行烈,扛着丈二红枪,看着盖天铺地往敌人的剑雨狂
飙.一时目定口呆,根本不知如何插手,到浪翻云的传音在他耳内响起“照顾姿仙!”
四字真言时,才如梦初醒,丈二红枪弹上天空,化作万千枪影.随着脚步急移,扫往正
向他们核心攻来的敌人。
    “叮叮叮!”一连串清响,覆雨剑难分先后地或点或劈,或刺或扫,毫无道满地击
中了向他攻来的十多种不同武器。
    被覆雨剑击中者,不论强若白芳华、公良术、甘玉意、曲仙州,或是较弱者如妩媚、
迷情,更又或夫摇晋、骆朝贵,均无不躯体猛震,所有后着都展不开来,便被迫得往后
跌追。
    只有剑魔石中天这败军之将被覆两剑巧妙一拖,不退反进,移前两步。
    剑雨由大收小,化成一团剑芒,把变成孤军抗战的石中天卷罩其内。
    浪翻云天神般不可一世的威猛形象.再次出现敌人眼下,冷喝道:“愚顽之辈,浪
某上趟手下留情也不知道。”石中天正尽施救命绝技。堪堪抵挡着暴风狂浪般打过来的
阵阵剑雨,那有闲暇答他。
    白芳华等心知不妙,狂拥而上,希图能挽回石中天的老命。
    范良极此时早趁着浪翻云单剑迫死了对方最厉害的一众人物,仗着天下无双的轻功,
扑往主宅瓦面,夺命尽展绝技,杀得上面的敌人不住溅血滚跌下来,掉往地上。
    此时原在白芳华等人身后的江湖高手和厂卫,有些跃上瓦背对付范良极,其它人则
由两翼拥出,加入地面战斗中。
    最勇的仍要算戚长征,吩咐了寒碧翠照顾武功最弱的谷倩莲和庄青霜后,人随刀走。
    竟硬撞进对方战阵里,天兵宝刀大开大阖,刀芒闪处,对方必有人溅血倒地,就像
虎入羊群,势不可挡。
    这种情况本来是绝不可能出现的,全赖浪翻云一手泡制出来。
    寒碧翠、谷姿仙、谷倩莲、虚夜月、庄青霜诸女怕他有失,结成一组,追着他杀入
以百计的敌人阵中,风行烈挑飞了四名敌人后,亦凌空赶来,藉着丈二红枪远攻之利,
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诸女。
    另一边的韩柏和荆城冷更是杀得兴起,一刀一鞭,近转远攻,杀退了潮水般狂涌上
来的敌人。
    不舍夫妇已分头清理了墙上的敌人,赶往主宅的瓦背上会合,协助正陷于孤军苦战
的范老贼。
    外面亦传来阵阵喊杀之声,显然梁秋未的大军正与敌人援军交锋接战。
    杀声震天中,附近的居民都关紧门窗,茫不知发生了何事,只能求神拜佛,希望老
天爷保佑不会殃及池鱼。
    此时石中天的命运米已成炊,就在白芳华和曲仙洲两人堪堪赶到时,石中天魔剑脱
手,被浪翻云一剑挑起,带着一蓬血雨,打横向两人飞来。
    两人怕浪翻云乘机施袭,不敢接,但又因左右两旁都有己方之人往前冲去,不得已
往后疾退。
    剑光暴张,又把其它冲来的敌人卷造漫天剑雨里。
    一向横行云南的剧盗骆朝贵最是狡猾阴险.就地一滚,由左侧来到了浪翻云身后,
跳了起来,赫然发觉浪翻云雄伟的厚背就在眼前六尺许处,像完全不知他的存在,只在
专心应付前方的人,心中狂喜,巨斧一挥,无声无色地往他后背闪电劈去。
    这一斧乃他毕生功力所聚,那知眼看劈中,眼前一花,竟劈在空处,累得他用错了
力道,往前一个踉枪时,忽地发觉有人紧挨着他肩膊、接着浪翻云的声音传入他耳内道:
“骆兄辛苦了。”魂飞魄散中,小肮中了浪翻云一记膝撞,内力狂冲而入,五魔六腑立
时碎裂,口喷鲜血,往后抛跌。
    同一时间迷情感到软剑被覆雨剑连点五下,惊人的剑气沿臂而上,打了个寒战时,
咽喉一凉,往后便倒,玉殒香消。
    旁边的妩媚则被浪翻云侧身飞出一脚,破入剑网里,踢正丹田下的气海穴,整个人
抛往上空,七孔流血,剑飞人亡,连惨叫都来不及。
    一股惨烈的血腥味道,笼罩当场。
    正围攻浪翻云的公良术、甘玉意、郎永清和夫摇晋虽已竭尽全力抢救,可是浪棋云
在动人心魄的剑雨里忽现忽隐,捉摸无从。更可怕的是对方不用近身拚搏,纯以剑气,
便可遥遥克敌,他们于自保不暇下,那还能发挥联阵的威力。
    白芳华和曲仙洲做梦都想不到只迫后几步,眨了两三次眼的工夫,己方便有三人丧
命于浪翻云手上。
    若换了不是白芳华,见迷情妩媚惨死当场,必然悲恸欲绝。可是白芳华出身魔教,
专讲六亲不认,冷酷无情,损人利己,所以她明明爱上了韩柏、一遇上利益冲突,便对
他痛下杀手。这刻眉头都不皱一下,与曲仙州再次加入战团。
    浪翻云倏地后退,收起剑雨,横剑而立,说不出的舒闲飘逸,微笑着扫了各人一眼。
    以白芳华等各人的修养和经验,早培养出坚强无比的心志,可是给浪翻云望过来,
每个人毫不例外地都是一阵心悸,只觉这可怕至极的敌手有着不顾一切,也要杀死自己
的决心,奋不干休。而且还有着必可达致目标的强大信心,故无不心生寒意,斗志大幅
削弱,尤其对方连杀数人后,仍像未曾出手,若无其事的样子,更令他们泛起胆颤心惊
的感觉。
    魔门最重心法,白芳华立知己方各人不但已为浪翻云惊天动地的剑术和强凝的气势
所慑,更被他控制了心神,心知不妙,娇叱道:“莫要被他所惑,浪翻云正争取调元回
气的空隙。”银簪画出数朵花芒,往浪翻云印去。
    其它人知道此乃生死存亡的关头,闻言发动攻势,但已慢了白芳华一线。
    浪翻云微俯往前,弓弹而去,覆雨剑化作一道长芒,绞击在白芳华正以玄奥手法攻
来的银簪处。
    任白芳华银簪如何变化,如何奇招不穷,可是对方这实无华,只讲速度气势与角度
的一击,却恰到好处地迫着她硬拚了一招。
    “当!”的一声,震彻全场,远近皆闻。
    白芳华惨哼一声,断线风筝般往后飞跌,坐倒主宅前的石阶之上,“哗!”的喷出
了一口鲜血,花容惨淡。
    浪翻云想不到全力一声,仍未能取她性命,暗叫可惜。微微一笑,鬼魅般闪了两闪,
间不容发地躲过公良术和甘玉意的软枪和双刺,一脚踢在夫摇晋装在脚上尖刀的锋尖处。
又发出剑气。迫退了曲仙州。
    鲍良术和甘玉意两人此刻已对浪翻云深存戒惧,一击不中,立刻后退自保,这却累
苦了夫摇晋。
    侧身飞脚踢中夫摇晋那招无影脚的同时,覆雨剑破入郎永清攻来的重重矛影里,便
劈在矛锋处。
    郎永清虽只是长矛被击中,但感觉却像给对方拿铁在心窗重重敲了一记,气闷难过
得差点喷血,骇然下往横闪避,免给对方乘势追击。
    楞严本要攻来,立吓得退了开去,免得落了独力面对这与他师傅相持的超卓人物。
    “啪!”的一声,夫摇晋藉之作恶横行的脚刃给浪翻云硬生生以气劲震断,一时脚
骨尽折,剧痛椎心,欲要急退时。身前身后尽是点点光雨,把他像个傀儡般呆立当场,
魂飞魄散下,剑气已透体而入,立即仰跌暴毙,连对方怎样杀死自己都不清楚。
    现在白芳华这一方的顶级高手,就只剩下白芳华、楞严、公良术、甘玉意、曲仙洲
和郎永清六人,其中白芳华还受了内伤,能动手的只有五个人。
    浪翻云再次收剑傲立,嘴角含笑,就像从未动过手的样子,那种收发由心的气度,
确令人高山仰止,斗志全消,心生惧意。
    白芳华一番调息后,站了起来,脸色苍白难看,咬着下,没有说话。
    五人扇形般围着浪翻云,各各提开架势,同时运起真元,催动内气,准备新一轮的
血战,初时的气势拚劲,早荡然无存。
    浪翻云像把这五人看似并不存在般,回头环顾全场.见到那些本是如狼似虎的敌人,
已给韩柏等冲杀得溃不成军,遣处处,死状千奇百怪,摇头叹道:“正如谈应手常挂嘴
边的话,这是何苦来由。”五人中的如曲仙州这杀人如鹰的“战神”的心胆俱寒下,竟
因怕是陷阱,不敢趁他回头察视时出手偷袭。可见浪翻云那无敌的形象,已深植到他内
心去。
    浪翻云缓缓转回头来,静若止水地看着饱饮敌人鲜血的覆雨剑,再轻叹一声.忽往
左移。
    五人的精神无不集中在他身上,气机牵引下,同时发动攻击。
    那知浪翻云只是个假动作,真假难分时,他已来到郎永清前,覆雨剑闪动下,连续
七剑劈在长矛上,发出爆竹般的密集清音。
    郎永清气血翻腾,踉跄后退时,蓦地两手一轻,骇然下发觉手内只腾下了半截矛,
连何时给对手劈断长矛,也不清楚。
    此时公良术的七节软枪由硬化软,朝浪翻云背上猛抽挥击,有若闪电般打往他去。
    郎永清本自叹必死,忽然压力全消。浪翻云身前爆起一团剑两,跟着弹射出三、四
点寒芒,疾射在甘玉意、楞严和曲仙洲三人的利器去,神乎其技处.没见过的人,怎也
不会相信。
    郎永清大喜,勉力压下翻腾的真气,往后飘退,正自庆得回一命时,手中剩下的矛
忽然像被注入了生命和仇恨般,往他倒撞过来。
    这曾横行一时的的人魂飞魄散,知道对方暗施巧劲,把一股无可抗御的内力贯注进
矛里,延到这刻才发动,用尽全力务要拿实矛时,虎口狂震,皮破血流,矛贯胸而入。
    郎永清发出惊动全场的临死前惨嚎时,公良术软枪的枪尖已落人浪翻云的左手里,
其它三人亦被迫退。
    鲍良术毕竟身手不凡,立即飞追,同时全力运劲,透过被执的七节软枪,劲气若长
江大浪般往对手攻去,若能借此拖住浪翻云,其它人便有机可乘了。
    笆王意一生与公良术俨同恩爱夫妇。见情郎遇险,不顾一切地提剑来援。当她在丈
许外掠过来时,“擗擗啪啪”的气劲交击中,七节软枪因公良术的远离抖个笔直。
    鲍良术这下与浪翻云纯以内劲短兵相接,竟似拚个平分春色,还占了点上风,误以
为浪翻云因真元损耗,致功力大福减弱至此,再不如前,都还犹豫,全力运劲猛扯,希
望能夺回伴了他五十多年的独门兵器。
    谁知一拉之下,空荡无物,软枪离开敌手,心知不妥时,浪翻云本是向外扯的劲气
令人难以相信地化作前送之力,与他回拉之力成一股洪流,透手而入,攻入经脉之内。
    那便等若公良术要和浪翻云联手对付自己,一声狂喊,全身绝脉寸寸断裂,狂风吹
落叶般里跌开去,“蓬”的一声压在另两条身上,参加了往见王的行列。
    笆玉意尖叫起来,状若疯虎般往浪翻云攻去,心痛情郎惨死下,她抛开了对稂翻云
和生死的恐惧,不顾自身安危地招招务求同归于尽,与对手拚命。
    因情造势,以意胜力。
    假若高手决战可像算数般一加一会等于二,纵以浪翻云之能,对着这群高手,亦是
有败无滕。
    但他之所以能成为可与庞斑撷抗的高手,正因他能利用种种情势,从战略、精神,
气势、心理数方面处处克制敌人,使对方无法发挥全力,更不斯给削弱气势和斗志。假
设敌人一上场时全像甘玉意现在这般打法,他亦要设法保命逃走了。
    一时间浪翻云给甘王意缠个结实,只好暂且改攻为守,好避敌人锋锐。
    此刻曲仙州和楞严本应该趁势助攻,可是两人胆气早衰,又见己方来援的人半个都
没有出现,给对方截在府外。场内的厂卫则在敌人的穷追猛打下,虽仍能苦撑,但人数
剩下一半不到,显然大势已去。
    要逃走,这就是唯一的时刻了,若让浪翻云宰掉甘玉意,那时想逃都逃不掉了。
    楞严和曲仙州交换了个眼色,再向白芳华打个招呼,分往两边墙头全速掠逃。
    白芳华心中一叹,退入府内,消失不见。
    其它人见领头的作鸟兽散,谁还肯不顾小命,一声发喊,分往四方逃去。
    戚长征眼利.见到宋玉由南墙逃走,那肯放过,流星般紧跟追去。
    其它人则是杀得兴起,亦是穷追不舍,刹那间场内只剩下对战着的浪翻云和甘玉意,
还有就是满地的死和伤重不起的人。
    人影乍合倏分。
    浪翻云剑回鞘内,凝神运气调息。
    他虽大获全胜,但真元亦损耗甚钜,没有十天半月,休想完全回复过来。此战实是
他平生以来,最艰苦的一战。
    “砰!”的一声,甘玉意仰跌地上,前额现出一道血痕,步上情郎后尘。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