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28卷)
第四章 风云险恶

    浪翻云和怜秀秀两人并肩立在船头,被风吹来,有若神人仙侣。
    操舟者仍是范豹和他的手下。成了范夫人的颜烟如当然也是乘客,正与花朵儿和岐
伯躲在舱内闲聊。
    怜秀秀兴奋地道:“刚才真热闹,最难得是无拘无束,小雯雯和令儿又都非常可爱,
我们的宝贝能像他们任何一人就好了。”浪翻云微笑道:“秀秀是否催促浪某和你相好
呢?”怜秀秀霞烧双颊,垂首赧然道:“现在离扪江之战只有八个月的时间,人家想当
有身孕时,能得翻云多点时间陪在身旁,所以连羞耻都顾不上了。”浪翻云欣然接着她
香肩,温柔地道:“秀秀的心愿,浪某自是欣然领受.今晚浪某决定抛开一切,与秀秀
共效于飞,这个儿子或女儿,不但属于我们.惜惜也应有一份。”
    怜秀秀整个人滚烫起来,不顾一切地投入浪翻云怀里,用尽气力把他搂紧。
    浪翻云心头一片平静。
    收回怒蛟岛后,他便可功成身退,耐心等候月满拦江那无比动人的一刻。
    韩柏与风戚范等人在席散分手后,于众娇妻簇拥下,脚步飘飘回到自己的院落里。
    左诗等久未与他亲热,小别胜新婚,都脸赤心喜,乖乖跟在他旁。
    虚夜月和庄青霜识趣地拉着小雯雯回房去也,好让他能安慰三位好姊姊。
    夷姬和翠碧则负责为他们弄好被帐,侍候梳洗。
    韩柏找了个机会,问夷姬道:“你和翠碧的房在那里,”夷姬欣然答了,却吓得翠
碧慌忙溜掉。
    韩柏占了夷姬一轮便宜后,才走入左诗的闺房,笑问道:“诗姊有了小雯雯,当然
想另有一个儿子!让柏弟作法变个出来给你吧!”左诗给他的大手挽紧变腰,浑体发软,
大窘道:“柔柔和霞妹都在等你,快到她们那里去。”韩柏哈哈大笑,一把将她拦腰抱
起,往房门走去道:“诗姊陪我一起去吧!”左诗呻吟一声,埋在他的宽肩处,脸红如
火,却无丝毫反抗之力。
    才踏出房门,撞着来找他的虚夜月,左诗更是羞不可抑,偏又抗拒无效,惟有让韩
柏抱着来与虚夜月说话。
    虚夜月对韩柏放浪的行为不以为异,若无其事道:“死韩柏,师兄说了明天先去见
七娘,才动程到武昌去。”韩柏仍有三分清醒,皱眉道:“现在形势紧急,我们这么四
处乱闯闲逛.不怕暴露行藏吗?咦:你不是说要去岳州府吗?”虚夜月叉腰嗔道:“胆
小表:谁有本事跟踪我们,本小姐就把他们宰了。我们是去买东西,你们却是去办正事,
行烈、范老头、死老戚、不舍大师和师兄都会去哩:人多最好玩。
    ”韩柏愕然道:“这么大堆人去干什么?”虚夜月给他楞住的神气惹得“噗哧”娇
笑,伸出小手爱怜地摸了他脸颊,忍着笑道:“既访友也宰敌。你今晚勿来我们处,小
雯雯要陪我们两个睡觉.下次才轮到你吧!”横了他既娇且媚的一眼后,欢天喜地去了。
    韩柏想起了故主韩天德,明白过来。省起他乃航运钜子,难怪成了各方争取的对象。
接着虎躯一震,明白了天命教为何会把韩清风关了起来,宋玉又为何以卑鄙手段奋了二
小姐韩慧芷的贞操,说到底都是要操控韩天德这航运生意遍天下的大商贾。
    唉!
    见到韩宁芷这青梅竹马的旧情人,会是怎么一番情景呢?
    武昌繁华如昔,一切仍旧,令有心人亦丝毫感觉不到明室内战风雨欲来前的气氛。
    韩柏回到这生活了十多年的老地方时,脑海中仍有着对七夫人鲜明的回忆。
    但却再不涉男女恋情,看来真是把他当作了半个赤尊信。韩柏亦感心安理得,没有
辜负了鬼王的期望,否则会令他非常头痛。
    这时他两旁的虚夜月和庄青霜,与及谷姿仙、谷倩莲、寒碧翠三女,不但换上了男
装,还在俏脸抹上一层泥粉,使皮肤看来粗黑多了,掩盖了她们的天香国色。
    不舍扮成行脚商人的模样,带上假发,连同行的风戚荆范等人都看不惯他那奇怪的
样子。
    一行十一人,全速赶了三天路,来到这洞庭湖东北最大的城市。
    他们在指定的客栈落脚,还未坐稳,怒蛟帮在武昌的负责人杨展找上他们,报告情
况。
    杨展乃与戚长征同期出身的高手,精于用刀,沉着老练,艰怪被派来这军事商业的
重镇坐阵。
    在宽大的客房围桌坐好后,杨展道:“这客机是武昌十帮八会里的码头帮徒开的,
我已关照和打点了,但却没有向他们透露详情,人心难测,我们还是小心点为佳。”戚
长征笑道:“待我们把长春五虎宰了,那人人都会变得忠诚可靠了。”长春五虎就是八
会里最有势力的长春会的五个首领,此五人各有绝艺,都是这一带响当当的人物,与怒
蛟帮一向水火不兼容,自然不会站在他们那一方。
    不舍淡淡道:“这五人一向作恶多端,只是手法高明,官府找不到他们把柄.五虎
之首的“连环枪”泽仁,还是我少林的弃徒,我顺便清理一下门户也是好事。”荆城冷
向风行烈笑道:“原来是用枪的,就交风兄收拾他好了。”杨展脸色凝重道:“事情恐
怕非是如此简单,我看这可能是个陷阱。”范良极刚想点燃烟草,闻言停了下来奇道:
“此话怎说?”杨展道:“这事可分几方面来说,前天晚上长春五虎在青楼遇上这里另
一大帮“蛇帮”
    的帮主“白蛇”滕步台.竟借小笔把他和七名手下全打至重伤残废,滕步台最近与
我们互通声气,这种行动分明是冲着我们来的,长春会想什么敢如此向我们公然挑战呢?”
他这一说,众人立时明白过来,暗赞杨展细心。因为任谁与怒蛟帮这种全国级的大帮会
为敌,除非有后盾支持,躲起来还嫌躲得不够秘密,那还会四出挑惹。惟恐对方不找上
门来动手的样子。
    不舍淡然道:“杨兄弟在这里有多少手下?”杨展道:“约有二百多人。不过这些
都属外帮分舵的兄弟,除小人外,没有人知道本帮基地的事。秋末还有种种保密的布置,
绝不会出任何秘密。”戚长征笑道:“你这小子愈来愈奸狡了,大师问一句,你却懂答
足十句。”不舍微笑道:“杨兄弟善解人意才真。”杨展续道:“我们还得到消息,韩
天德的家中到了大批出京师来的人,说不定长春五虎就是奉他们之命行事的。”众人同
时心头一震。
    戚长征与韩柏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在担忧,原本简单的事,忽变得棘手起来。
    荆城冷沉吟道:“这消息怎样得来哩?”杨展道:“是由州官兰致远那处传出来的。”
范良极呵呵一笑,大力拍下韩拍的肩头,欣然道:“原来是老朋友兰致远,只不知他吞
了那枝万年参后,是否学你般晚晚纵欢床第呢?”众女无不俏脸飞红,幸好涂黑了脸皮,
不致那么碍眼。
    虚夜月低骂道:“死老贼头大哥!”韩柏想起兰致远的得力手下方园和守备马雄,
想起当日他们陪行赴京的往事。点头道:“我记起了,兰致远乃燕王派系的人,难怪会
放消息给你们。”接着一震道:“叹:为何允不把他撤换呢?”杨展道:“撤换的文书
早来了,不过经小人策动,而兰致远也确是这州府历来最清廉的好官,附近二十多个府
县和武昌有身分地位的官绅巨贾,全体上书,求允收回成命。这小孽种怕刚登帝位,便
激起民变,第二道诏书到现在还没发下来,成了僵持之局,不过兰致远也不好受,怕允
明的不成来暗的,会把他刺杀。现在地方上的武林人物,自动组成一队保商队,贴身保
护着他呢。”风行烈叹道:“原来皇命也可有所不受的。允的威势确是和朱元璋差远了。”
    不舍道:“长白派可以不提,其它七派在这里的人有什么动静?”杨展道:“现在
人人都低调非常,不过显都是站在我们这一方,兰府的消息,便是由武当派俗家弟子谢
充庆寿给我知道的,他是保兰队里的核心人物。”荆城冷最熟识朝廷的事,叹道:“除
非兰致远立即举事兵变,否则迟早官位不保,我同意杨兄的话,这只是个陷阱,好诱我
们现形吧了!”戚长征关心韩慧芷,皱眉道:“韩府人多眼杂,来了什么久,你一点都
查不出来吗?”杨展道:“唉:我的戚大爷,帮主有令,一切均要小心为上,这批住进
韩府的人,若实力足可作长春会的撑腰,我们凭什么去惹他们?不过他们虽密藏不露,
仍给我们从韩府仆人所买物品,看出了端倪。例如三天前管家杨二亲自买了大批胭脂水
粉回去,便可知来人里会有好几个是爱装扮的年青女子。”虚夜月狠狠盯了韩柏一眼道:
“定是你的旧情人白芳华来了。”韩柏苦笑道:“要我命的人还有什么情可言,白芳华
这一着真是厉害,看来老爷已落入她掌握里,老爷拥有的数百条船和遍布各地的粮仓,
恐怕都被白芳华控制了。真厉害。”
    杨展沉声道:“我们还从韩府管家杨二在青楼的那老相好听到消息,姓宋的新姑爷
也来了,可是二小姐慧芷不知何故却没有随行。”戚长征立时色变,眼中寒芒闪动。
    寒碧翠靠了过去,在台下紧握着他的手,以表示劝慰。
    不舍平静地道:“我看白芳华正通过宋玉进行夺产的阴谋,韩天德财力雄厚,又是
航运钜子,若投靠燕王,对允大大不利,所以索性借宋玉把韩家产业吞掉,就可一了百
了,高枕无忧。天命教其老谋深算,我看打一开始,她们便有这个目的。”戚长征冷喝
道:“不若就让我们闯入韩府,把那些妖女全都干掉。”比姿仙皱眉道:“那你的二小
姐怎办呢?她仍在京师哩!”戚长征为之哑口无言。
    不舍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假若白芳华真有把握来展布阴谋,岂会粗心大意,
任人宰割,江湖这么大,能人异士数不胜数,现在允登上帝位,要招揽些潜隐不出的高
手可说易如反掌,在现今这种不明朗的情势下,若我们鲁莽动手,说不定会闹个灰头上
脸,必须谋定后勤,才是明智。”范良极点燃了烟草,深吸一口后嘿然道:“庞斑我们
也不怕,那怕她白芳华,不过大师之言很有道理,便由本人负责摸清楚他们的底细,才
再作定计吧。”韩柏奇道:“你真不怕庞斑吗?”范良极老脸一红,岔开话题道:“天
快黑了.待会何人陪我往韩家去,唉:有了柏小子这个跟班后,以后我应改名作“多行
盗”了。”韩柏失声道:“跟班?去你的大头鬼,这事由我一个人便可弄得妥妥当当,
谁比我更熟韩家呢?”庄青霜吓了一跳,不依道:“不准你一个人去。”戚长征是心急
如焚向不舍道:“有没有方法快点联终上叶素冬他们,好把慧芷由京城救出来?”不舍
点头道:“这正是我心中想着的事,想不到武昌形势如此险恶,记紧无论如何也不要一
人落单,被对方有可乘之机,来个分别击破,仙儿、小莲和行烈与我一组,联络我府的
人,好能与叶素冬他们建立联素。小表王、长征、碧翠另作一组,设法与兰致远拉上关
系,好助他应付危机。范兄与小柏和月儿霜儿负责探听韩府虚实。杨兄弟则要监视着长
春五虎,同时把情况飞报回去,最好请得浪兄出马,那我们就可稳操胜券了。”不舍无
论身分地位,均是当领导的人,这番话一出,众人无不点头同意。
    韩柏站了起来,同戚长征笑道:“老戚放心吧:我有预感二小姐定然没事的哩!”
戚长征无奈地报以苦笑。
    虚夜月有点呷醋地道:“那个五姑娘呢?”韩柏拱手道:“请虚大小姐多多包涵!”
众人无不莞尔。
    虚夜月本想绷起脸孔,亦忍不住“噗哧”娇笑,再不穷追猛打。范良极徐徐吐出一
支烟箭,喷在韩柏脸上,无限享受地道:“天快黑了,老子也可活动一下筋骨了。”范
良极、韩柏和回复了本来面目的庄虚二女,来到可迁觑韩府巨宅处的瓦顶,伏了下来。
    范良极吩咐了各人几句后,鬼魅般掠往韩宅去,好半晌才返转来,神色凝重道:
“他娘的真厉害,韩府内外均满布暗哨,防守得比禁宫更严密,像是知道我们今晚会来
窥探的样子。”韩柏皱眉道:“你有没有把握潜进去呢?”范良极颓然道:“最多只有
五成机会,要不要博他一博?”虚夜月犹记得陪他作贼失手的往事,心有馀悸道:“这
怎么成,如否他们是什么人吗?
    ”范良极道:“他们虽换了一般江湖人的夜行服,但仍是官臭阵阵,应是厂卫高手,
看来是楞严来了。”韩柏等三人心中懔然,厂卫均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精锐好手,以前因
着朱元璋的关系,对他们自是毕恭毕敬,驯若羔羊。现在成了敌人,又在楞严或叛贼陈
平那样精明厉害的人物统领下,因其忠心听命的关系,比一群武林高手聚起来更要可怕
上多倍。就算换了浪翻云来,对着数百悍不畏死的厂卫,看来也只有避走一途,更遑论
是他们了。
    且这些人更精通战术,加上弩箭火器一显的攻敌武器,除非己方有整个军团在背后
撑腰,否则只是白送性命,难怪范良极感到无法可施了。
    范良极叹道:“若有方法接近韩宅,或者还有办法可想,现在连这希望也没有,难
怪杨展摸不清宅内的情况了。”韩柏心中一动,想起了和花解语初试云雨,位于韩府对
面的小楼,喜道:“要接近韩府可包在我身上,但假若你仍不能进府,你休怪韩某对你
老贼头不客气。”言罢绕了个大圈,领着三人往那小楼摸过去。
    踩清楚了小楼无人后,四人无惊无险进入楼内。那两进的小空间内情景如旧,奇怪
的是一尘不染,显然经常有人打扫。
    范良极巡察一番后,由楼下走上来道:“这地方真是理想极了,像是专为监察韩府
而设的,只不知人都到那里去了,小子你又怎知有这么个好地方呢?”韩柏解释过后,
三人这才明白。
    虚夜月伸了个懒腰,到床上躺了下去道:“你两个快去快回,霜儿负责把风,月儿
负责睡觉。”范良极看到她躺在床上的娇慵美态,眼都呆了,到韩柏抓上他的瘦肩,才
如梦初醒,和韩柏来到帘幕低垂的窗前,往韩宅望去。
    庄青霜来到范良极的另一边。蹙起黛眉道:“有什么分别哩,还不是一样进不了去?”
    范良极细察着灯火辉煌的韩府,成竹在胸道:“只要守在这里,今晚进不去,明晚
也可溜进去,总是有机会的。”韩柏失声道:“什么?这就叫有方法进去吗?”话犹未
已,蹄声响起,一队由七、八辆马车组成的车队,由远而近,往韩府驶过来。
    范良极大喜道:“机会来了!”凑过头去,在庄青霜脸上香了一口。
    道:“小妹子乖乖待在这里等大哥和小淫棍回来,不论多久。千万不要来找我们。”
不容捧脸娇嗔的庄青霜抗议,扯着韩柏旋风般赶往楼下去。
    床上的虚夜月自然笑弯了腰。
    庄青霜也忍不住“噗哧”笑了起来,事实上她也很疼这贼大哥哩。
    在与杨展暗通消息的武当俗家弟子谢充穿针引线下,荆城冷、戚长征、寒碧翠三人
在兰府见到兰致远,后者随后追到,客气几句后,微笑道:“有位老朋友想见你们,小
表王和戚兄贵伉俪请。”三人大讶,随他往内堂走去。
    里面早有两人等待着,赫然是直破天和康复了的小半道人。
    直破天大笑道:“三位别来无恙!”小半道人则仍是那笑嘻嘻的样子。
    戚长征扑上前去,抓起小半道人的手,对视大笑。
    荆城冷欣然道:“真想不到这么快又可见到直老师,究竟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的?”
    直破天神飞扬道:“当然是给歪风妖气吹到这里来哩:来:先坐下喝杯热茶再说。”
    众人围桌坐好后,直破天道:“允开始行动了。”三人早知会如此,并不奇怪。
    兰致远道:“第一个遭殃的是周王。允才登帝位.便命曹国公李景隆以备边为名,
率兵到开封,把周王及其世子妃嫔,擒回京师,废为庶人,发放到云南去。又调动兵马,
准备讨伐湘、齐、代、岷诸王,现在人人自危,开始相信允确是天命教的孽了。”戚长
征忿然道:“什么曹国公李景隆,他根本就是“邪佛”锺仲游。”寒碧翠道:“燕王还
在等什么呢?”直破天叹了一口气道:“他正在等你们收复怒蛟岛,控制长江,维持交
通补给,否则孤军南来,只是送死。”小半道人收起笑脸道:“现在每过一天,允的江
山便可坐稳一分,唉:只有很多事却是欲速不达呀!”荆城冷深悉政事,沉声问道:
“允现在对燕王探取什么态度呢?”
    直破天扰色满脸道:“他当然不肯让燕王安乐太平,已下令撤换谢廷石,改以铁铉
为山东布政司,张信为顺天市政使,又以谢贵为北平都司事,除非燕王立即举兵起事,
否则也惟有苦忍下去。”荆城冷一震道:“张信,是否兵部的张信?”直破天讶道:
“正是此人!”荆城冷拍案道:“如此就易办了。”兰致远奇道:“允竟如此疏忽?假
设张信是你们鬼王府的人,怎会被委以重任呢?”
    荆城冷笑道:“他不是我们的人,却是双修府的人。这些天我和不舍他老人家研究
对策时.由他露给我知道的。”直破天大喜道:“这真是天助我也,我们就将计就计,
使允以为可通过张信控制顺天,轻易拖他一段时间,一俟各位尽灭允在长江的力量。那
我们便可进军金陵了。”兰致远精神大振道:“假若能控制水道,使西南的物资和军队
不能迅速增援京师,金陵的防御力量势将大幅削弱,我们亦会大增胜算。”直破天道:
“现在我们正设法说动荆州、居庸关、通川、道化,永平和密云的守将引兵投诚,好使
再无后顾之扰。那时再配合贵帮的水师,我看允还有什么法宝?”接着叹了一口气道:
“但眼前的事,却不易解决。”荆城冷道:“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呢?我们只是一知半解。”
兰致远愁眉不展道:“还不是武昌的事,现在我等若公然违旨,只看允什么时候派人来
取本官项上人头,幸好允忙于削藩,还未有闲暇理会到我这个小角色,而我们更是官民
齐心,使允亦投鼠忌器。”直破天摇头道:“允若要对付你,只像捏死只蚂蚁般那么容
易。事到临头,谁敢真的陪你作反,当然:若怒蛟帮收复了怒蛟岛,声势大振,情况自
是不同。照我看允到现在仍无动静,皆因另有阴谋,可能是借兰大人作饵来钩怒蛟帮这
条大鱼。”戚长征单刀直入问道:“韩府处来的是什么人。就算他们不怕我们,难道不
顾忌我浪大叔吗?”直破天道:“这正是我到这里来的原因,白芳华领着天命教的人倾
巢到了这里来,还有楞严的手下和精挑出来近千名厂卫高手,这还不算,还差左都督盛
庸率大军进驻隔邻的黄州府,以为声援,教怒蛟帮不敢恃强来攻。”寒碧翠道:“他们
这么惟恐天下不乱的样子,不是教我们更不会轻举妄动吗,还有甚么阴谋可言?”小半
道人叹道:“问题是我们不能坐看兰大人给他们干掉,更不能任由投靠了怒蛟帮的帮会
门派被他们逐一铲除,又或反投向他们。惟有与他们以硬碰硬。”直破天接口道:“现
在怒蛟帮最大的优势就是藏在暗处,一旦现形,便优势尽失,说不定连基地都不保,那
时凭什么纵横大江?”众人不由吁出一口凉气,荆城冷关心往韩府探听动静的韩柏和师
妹等人,问道:“韩府的敌方高手,除白芳华和楞严外,还有些什么人?”直破天脸色
立时变得雏看起来,道:“据我们探听回来的消息,楞严与白芳华分别招聘了大批高手,
包罗了黑白两道的厉害人物,其中有很多原是以前听命魔师宫的人,现在变成了无主孤
魂,遂被吸纳过去。也有一些是因种种原因,例如开罪了八派又或怒蛟帮而致退隐蛰代
的高手,现在都群起而出,为允效命,希望日后可加官晋爵。”小半道人续道:“其中
最厉害的有五个人,不知你们听过公良术、甘玉意这两个魔头没有?”荆城冷动容道:
“这不是当年陈友谅的两大护驾高手吗?陈友谅兵败身死,两人便逃得无影无踪,怎会
来为明室卖命呢?”戚长征皱眉道:“这两个是什么家伙?”直破天道:“三十年前,
他们均是黑榜人马,甘玉意更是唯一名登黑榜的女性,他们失踪后才被除名,改由谈应
手和莫意闲两人代上,当年他们已是纵横无敌的高手,经过三十年的潜修,现在厉害至
什么程度,真要动过手才知道了。”荆城冷发呆道:“白芳华真厉害,竟有办法招来这
两大凶人,不好:韩柏他们怕会有危险了?”小半道人色变道:“什么?韩柏到了韩府
去吗?”戚长征霍地起立,喝道:“我们立即去!”寒碧翠扯着他坐下道:“不要冲动,
若有事现在去也迟了,不若派人去找不舍大师等回来,增强实力,才再想办法吧!”接
着微笑道:“放心吧!没有人比那小子更有运道的了。”荆城冷站了起来道:“由我去
找大师他们吧!”言罢匆匆而去,小平道人放心不下,追着去了。
    寒碧翠道:“还有三个厉害人物是谁?”直破天道:“其中一个是大家的老相识了,
就是魅影剑派的剑魔石中天,刁夫人悲痛丈夫先被烈震北毒死,爱儿又死于风行烈丈二
红枪之下,刚好石中天养好伤势,又不忿被浪翻云所败,所以在刁夫人请求下重出江湖
加入了敌人的阵营里。”以戚长征的天不怕地不怕,亦听得眉头大皱,想不到允得天下
只个多月的时间,实力便膨胀得这么厉害。
    寒碧翠心惊胆跳地道:“难怪他们敢公然挑战我们,还有两个呢?”直破天苦笑道:
“真不知他们怎样弄这两个人出来,一个就是有苗疆第一高手之称的“战神”曲仙州.
此人与赤尊信一向是宿敌,但谁也奈何不了谁,据闻他声言要亲手杀掉韩柏,好使赤尊
信“无后”,唉:这世上真是什么人都有。”戚寒两人均听过这人名声,但因对方从没
有踏足中原,故所知不多,但对方既能与赤尊信平起平坐,亦可知大概了。
    直破天道:“最后一个就是来自广东的郎永清,此人乃以前方国珍的军师,外号
“清不留手”,武功达开宗立派的大家境界,擅使长矛,方国珍为先皇所败时,他是唯
一硬闯脱身的人,鬼王打了他一掌,我们还以为他早死了,想不到现在又活生生出来横
行作恶了。”
    顿了顿再道:“所以虽然锺仲游和解符因要负起削藩之责,没有随来,但以他们现
在的实力,根本连浪翻云都不放在心上。当然:水月大宗和单玉如初时亦不把浪翻云当
作一回事,而现在他们都给老浪宰掉了。”戚长征和寒碧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的担忧。
    韩柏等究竟是凶还是吉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