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26卷)
第十章 尔虞我诈

    怜秀秀眼前一花,对面床沿处已生了个白衣如雪,有种说不出来的动人味儿,千娇
百媚、诡艳无伦的女子。
    单玉如笑吟吟瞧着浪翻云,水灵灵的眸子异连闪,当她眼光落到仍坐在浪翻云腿上
的怜秀秀时,“嗳哟”娇呼道:“秀秀妹子的声色艺真到了天下无双的境界,若肯入我
门墙,保证独步古今,无人能及!”浪翻云左手微紧,搂得怜秀秀挨入他怀抱里,同时
指尖发劲,五道轻重不同的真气直钻入她经脉里去。
    单玉如又乖又静地手肘枕在床旁的高处,支着下颔,大感有趣地看着浪翻云,似乎
一点都不怕浪翻云寻她晦气。
    浪翻云忽地脸现讶色,淡然道:“对秀秀出手的人,走的虽同是魔门路子,但恐怕
要比单教主的魔功更要胜上一筹,恕浪某孤陋寡闻,想不起是那一位魔门前辈。”
    单玉如微笑道:“是谁都没关系了:问题是浪翻云能否破解?”
    怜秀秀色变道:“什么?”
    曹国公李景隆的眼神正时浮现心湖。
    浪翻云爱怜地道:“秀秀不要担心,教主的目的只是要浪其不再插手她们的事罢了!”
单玉如娇笑道:“与浪翻云交手真是痛快,玉如尚要提醒浪大侠,秀秀小姐除了被我们
魔门奇功制着经脉外,另外还中了混毒之法,说不定喝了一滴水后,立时会玉殒香消,
那时浪大侠纵有绝世无匹的剑术,亦只好眼睁睁看着她渴死了。”
    又妙目流转道:“这计策看似简单,却实在花了我们不少心思,才找到浪大侠的唯
一的弱点。”
    怜秀秀想起那晚恭夫人的侍女小珠藉花朵儿来探查她与浪翻云的关系,至此才明白
是怎么一凹车。
    她懒地伏入浪翻云怀里,柔声道:“死便死吧:只要能死在浪郎怀里,秀秀已心满
意足了。”
    浪翻云好整以瑕地看着单玉如。
    单玉如立时泛起浑身不自在的感觉,似乎什么都给他看穿看透了。
    一阵难堪的沉默后,单玉如忍不住道:“你再没话说,人家便要走哪!”浪翻云然
一笑道:“教主虽有四名高手随来,可是浪某保证只要教主动半个指头,浪某可立即把
教主扑杀当场,谁都救不了你。”
    单玉如美目一转,娇笑道:“玉如当然不会相信:先不说大侠有否那种能力,难道
大侠忍心看着怀内的娇娃,历尽种种令人惨不忍睹的痛苦才一命呜呼吗?”
    话虽如此,她却指头都没敢动半个。
    浪翻云从容道:“若不相信,单教主请立即身体力行试试看。”
    单玉如叹了一口气,楚楚可怜地幽幽道:“玉如怎会呢?上趟早给大侠杀寒了胆,
那还敢造次?”
    她一施媚术,立即使人真假难办,反以弱胜强,争回主动之势,这时轮到浪翻云落
在下风,至少要询问她要怎样的条件,才可放过怜秀秀。
    浪翻云当然不会坠入她圈套里,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单玉如心呼不妙,以她的魔功,就算保持着这姿势,三天三夜都不会累,问题是朱
元璋即将起程赴南郊,她再没有时间磨在这里,叹了一口气道:“奴家自问斗不过浪大
侠了,这样好吗?只要浪翻云立即离开京师,不再过问这里的事,玉如可设法把秀妹体
内无迹可寻的“毒引”延迟百天,到时才另外送上解药,人家还可立下魔门毒誓,保证
绝不食言。”
    浪翻云两眼寒芒一闪,直透入她那对乌灵灵的美眸里,冷喝道:“何用如此费周章,
教主立即说出解法,浪某验明无误后,便即偕秀秀离京,再不插手你和朱元璋问的事。”
    室内两女同感愕然。
    怜秀秀是想不到浪翻云肯如此地为她不顾一切,单玉如则是预估不到浪翻云如此易
与。秦梦瑶和庞斑已走,浪翻云又肯袖手不理,那她单玉如还有何顾忌。
    单玉如怀疑地道:“浪大侠必须真的不管玉如的事,不要甫出京师,又转头寻玉如
晦气。”
    浪翻云不耐烦地道:“再罗罗苏苏,这事就此拉倒,不过你最好不要走出京城半步。”
单玉如大喜,迅速说出了禁制着怜秀秀的手法和毒引,浪翻云听罢亦不由折服。
    任何一法他均可轻易破解,但当两者配合时,却可使他茫然摸不着头绪。
    真气贯体,瞬那间怜秀秀体畅神清,回复了正常,秀额却渗出点点红色的汗珠,把
毒引排出了体外。
    单玉如长身而起道:“浪大侠一诺千金,玉如可以走了吗?”
    浪翻云微一点头。
    单玉如甜甜一笑,倏地失去踪影。
    浪翻云以手掌吸去怜秀秀额上的红汗珠,笑道:“没事了:让我们立即到庭湖去,
共享风月。”
    怜秀秀感激无限,凄然道:“翻云!”浪翻云脸上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凑到
她明透如羊脂白玉的小耳旁,柔声道:“现在谁掉进谁的陷阱,仍是言之过早呢!”怜
秀秀不能相信地看着他,接着一声欢呼,用尽力气搂紧了浪翻云。神思飞到了洞庭湖去。
    浪翻云心中一叹,单玉如已害死了纪惜惜,他怎么还容怀中玉人又给他害了。
    春和殿在内皇城属后宫的建组群,规模当然及不上奉天殿,但却是朱元璋闲时把玩
珍藏的起居所,所以又名“藏珍阁”,布置得宽敞舒适,共分七进,宝库就是中殿的一
间地下密室。韩柏当日便是在此由陈玉真磨墨写那封给高句丽王的国书了。
    春和殿的建格局亦与其它殿宇有异,没有采用庑殿又或歇山等形式的屋顶。而用了
最简单的人字型硬山顶,使人分外感到平和亲切,亦较适合日常起居。
    总体上坐北朝南,殿后是御花园,围以高墙,前面两边均有亭园水池,围成了一个
宽广的殿前广场,一条御路直达殿前。
    这时正是午后时分,大殿在日照下有种冷清清的感觉,平日森严的守卫再不复见。
    风行烈接上了丈二红枪,与扛着天兵宝刀的戚长征坐在殿前的石阶闲聊着,神态轻
松自如。
    风行烈笑道:“看来薄姑娘对你的态度亲密多了。”
    戚长征摇头苦笑道:“是又如何?她既表明不会嫁人,难道我下作得去强人所难吗?
勉强得来的那有幸福可言。”
    风行烈点头道:“三妻四妾亦不一定是好事,现在你比我还多了一位娇妻,应该心
满意足了。”
    戚长征望往晴空,失笑道:“想不到我这反贼竟会为朝廷作了免费禁卫。所谓来者
不善,我们要打起十二个精神才行。”
    足音响起,谷倩莲和处夜月由殿内牵手走出来,同两人道:“你们还要嗑瓜子吗?
剩下很多呢!”两人为之啼笑皆非。
    韩柏这时由殿顶跃往后园,才走了两步,忽见远方小亭处云素跪在忘情师太前,不
知在说着什么话。
    韩柏虽好奇心大起,恨不得立即用刚领悟得来的窃听术去听个清楚,却始终做不出
这种坏事来,刚要转身离开,忘情师太的声音传来道:“韩施主请过来。”
    韩柏心中叫苦,难道云素向忘情师太投诉自己曾挑逗她,自己其实并没有做过什么
太不该的事呀。
    这时云素站了起来,低垂着清秀纯美的玉容。
    韩柏来到端坐亭心的忘情师太前,硬着头皮道:“师太有何指教?”
    忘情师太淡淡道:“贵尼请施主来,是想韩施主作个见证,假设贫尼有何不测,这
庵主之位,就传与云素。”
    云素台头道:“师博!”忘情师太不悦道:“你连师博的话都不听了吗?”
    云素又垂下头去,不敢抗辩,看得韩柏怜意大生。
    忘情师太见他看君着云素,皱眉道:“韩施主!”韩柏清醒过来,吃惊道:“师太
那会有什么不测,这事还是从长计议好一点。”
    忘情师太没好气道:“施主只要作个见证就行。”
    接着叹了一口气道:“宝尼以为自己早断了七情六欲,现在知道解符或者会来,却
无法压下报仇雪恨的心,所以要交代好后事,才可放开一切,与敌人一决生死。”
    韩柏愕然道:“师太认识解符吗?”
    忘情师太若无其事道:“不但认识,还作了三天的夫妻。”
    韩柏为之愕然。
    忘情师太脸色阴沉,像说着别人的事情般冷然道:“那是四十三年前的旧账了,那
时解符乃蒙人的爪牙,被中原白道聚众伏击,受了重伤,给我那不知情的爹好心救了回
家,悉心医洽,岂知这人狼子野心,不但不感恩图报,还假意入赘我家,不到三天便抛
弃了我。这狠心人为了毁灭线索,不惜下毒手把我全家上下杀个鸡犬不留,我也中了他
一指,本自问必死,却给上任庵主追踪解符到来救了。”
    韩柏心想这解符虽狠心毒辣,但人性可能仍未完全泯灭,否则忘情师太怎会不立毙
当场。
    岂知忘情师太看破了他的心意,续道:“他那一指点中了贫尼心窝,却不知贫尼的
心比一般人稍偏了一点,这才得留了一口气。”
    韩柏为之发指,大怒道:“这他妈的大混账,若他真敢前来,师太请在一旁看着老
子把他撕作八大块。”
    忘情师太摇头凄然道:“韩施主的好意,贫尼心领了,这些往事毒蛇般多年来一直
咬噬着贫尼的心,这解决的时刻终于来了。”缓缓站起来,同韩柏道:“云素交给施主
照顾了,贫尼想冥坐片刻。”一闪身,没入亭旁竹林之内。
    云素仍是出奇的平静,显是巳早一步知道了忘情师太这伤心凄惨的往事。
    韩柏终得到了与云素单独相处的机会,但却再无任何轻狂的心情了。
    正不知要说什么话才好时,云素道:“小尼还以为韩施主去寻浪大侠呢。”
    韩柏老脸一红,尴尬地道:“嘿!我这么胆小窝囊,小师傅定是看不起我了。”
    云素白里透红的脸蛋现出了两个浅浅的小梨涡,淡淡一笑道:“怎会呢:小尼只是
说笑吧。师傅说韩施主是真情真性的人,绝不会硬充好汉,但正是真正的英雄,说到胆
子,没有人比你更大的了,否则怎敢冒充薛明玉在街上随处走呢!”听着她以天真可人
的语气娓娓道来,韩柏只懂呆瞪着她,暗忖如此动人的美女,做了尼姑真是暴殄天物,
等老了才再入空门也不迟吧。
    看着她修长得有他那么高的苗条身材,韩柏的色心又遂渐复活过来。
    云素给他看得俏脸微红,垂下头去,低喧一声佛号,歉然道:“小尼罪过,竟逞口
舌之快,说个不休。”
    韩柏呆头鸟般道:“怎会是罪过呢?佛经内记载的不都是佛爷的语录吗.他说话比
你多得多了。”
    云素微嗔道:“那怎同呢?他是要开解世人,教他们渡过苦海嘛。”
    韩柏奇道:“说话就是说话,小师傅说的话令小弟如沐春风,一点都不觉得这人世
是个苦海,应是功德无量才合理。”
    云素终还是小女孩,听着有趣,“噗哧”一笑道:“没人可说得过你的,那天连无
想圣僧都给你弄糊涂了,小尼更不是你对手,好了:师傅教小尼跟着你,下一步应做什
么才好呢?”
    韩柏见她轻言浅笑,娇痴柔美,心中酥痒,正要说话,神情一动道:“敌人来了!”
懒洋洋坐在石阶虚的戚长征和风行烈均感到有高手接近,两人交换了个眼色,戚长征笑
道:“鼠偷来了!”话尚未完,广场处多出了十四个人来。
    这些人虽穿的是汉人武士服,但身上配着的全是特长的倭刀,身形矮横彪悍,唯一
例外卓立最前方的东洋刀手,身量高颀,年纪在三十许间,还长得颇为俊秀,皮肤白皙
如女子,只可惜带着一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邪恶之气,使人感到他是冷狠无情,狡滑成
性之徒。其它人显然以他马首是瞻。
    戚长征和风行烈同时微一错愕,暗责自己疏忽,他们不是不知东洋刀手的存在,而
是想到浪翻云随手便杀掉四个之多,就不大放在心上,岂知现在一个照面下,才发觉这
批人各有其独特的气度姿态,显是来自不同流派的高手,尤其这高挺邪恶的人,已达至
宗主级的段数,看来只比水月大宗差上一筹半筹,忽然多了这批高手出来,怎不教他两
人吃了一惊。不由又想起了水月大宗精通阵法的风、林、火、山四侍。
    那俊瘦邪恶的高个子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操着不纯正的汉语道:“你
两人就是风行烈和戚长征了,本人看过你们的图像,也认得尔等的兵器。”
    戚长征喝道:“报上名来!”那人双目寒芒一闪,盯着戚长征道:“本人冷目姿座,
切勿到地府后都忘了。”
    戚长征哈哈一笑,倏地立起,提着天兵宝刀,大步往敌人迎去,竟丝毫不惧对方人
多势众。
    “铿锵”声响个不绝,冷目姿座身后十三名刀手各自以独特的手法拔出倭刀,在他
身后散了开来,摆出起手式,有的分作大上段,有些侧偏、下垂、柱地、正前,各有姿
态,一时杀气腾腾,弥漫全场。
    风行烈怕他有失,举着丈二红枪,紧跟在他身后。
    冷目姿座不愧一流高手,神态悠闲,先叽哩咕噜说了几句倭语,才“锵”一声掣出
刀身扁狭、锋刃和手柄特长的倭刀,缓缓高举过顶,冷喝道:“记着了:本人此刀名
“血箭”,乃东瀛水月刀外第二把名刀。”
    戚长征脚步不停,此时迫至五丈之内,哂道:“第一把名刀早魂断中原,现在便轮
到你这所谓第二把名刀了。”
    冷目姿座毫不动怒,还微笑道:“那就要看戚兄的本事了,听说戚兄有很多女人,
戚兄死后,她们就归本人所有了。”.后面的风行烈见此人气度姿态与杀气,都明显远
胜其它人,提醒戚长征道:“你小心对付这人,其它人交给我好了。”
    戚长征早发觉冷目姿座随便举刀一站,便门户森严,无懈可击,亦是心中懔然,微
一点头,猛地加速前冲,左手天兵宝刀化作一道长虹,往冷目姿座电射而去。
    同一时间冷目姿座踏前一步,手上血箭刀疾劈而下,凌厉凶毒之极。
    最惊人处是使人感到他这一刀聚集了他全身功力,所以若对手功力稍逊的话,一刀
便可分出胜败。
    戚长征已晋入晴空不云的无染刀境,心神意合而为一,刀势不变,全力出击。
    “当!”的一声巨响,两刀交击,两人同时后退。
    戚长征暗叫厉害,只此一刀,已知此人功力不逊于自己,倏忽间返到了风行烈身侧。
    冷目姿座则退入了己方阵内,还脚步不停,到了大后方去。
    风行烈超前而出,变成了面对着半月形散开钳掣着他的倭刀阵。
    他的燎原枪法最擅群战,不惊反喜,健腕一翻,丈二红枪化作漫天芒影,山洪破堤
般往三名冲杀过来的刀手涌去。
    东洋刀法讲求气势力道,以命搏命,其中没有丝毫转寰馀地,动辄便分出生死。
    碰巧风行别的燎原枪法亦是一往无前,故此双方对上,立时分出高下。
    丈二红枪在瞬那间逐一扫上对方劈来的倭刀。
    那三名倭子刀手明明挡着对方红枪,可是对方红枪滑似泥鳅,任他们展尽浑身解数,
都不能令对方留上半刻。
    这时真劲透刃而入,冲上经脉。
    三人闷哼一声,齐往后移,运气化解。
    其它人恐气势消失,立时补上。
    那知三人才退半步,第二波真劲已然袭至,他门都想不到敌人有此绝技,猝不及防
下,同时口喷鲜血,踉跄跌退。第三波能影响精神的异气冲上神经时,心志崩溃,再禁
受不起,惨然倒毙当场。
    全场各人,包括风行烈在内,都震惊莫名。
    那就和施展妖法差不多。
    一-般所谓高手,能藉兵刃交击催送真气,已是个中能者,像浪翻云、庞斑之辈,真
气的运用,已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风行烈虽仍未臻此境,可是能一下子送出先后不同
的三股真气,实远超出一般高手的水平和能力,连年怜丹亦因此饮恨明陵,这三人比起
年怜丹来算是什么,故一上场便送了小命。
    任这些倭子如何凶顽,见状无不人惊失色,朝后退去。
    冷目姿座眼力高明。一看便知虚实,穿阵重回最前方收敛了刚才狂气,冷喝道:
“好:难怪花仙都不是你对手,果然有真实本领。”
    戚长征伸手搂着风行别的宽肩,笑道:“我的风大侠,这小子是我的!”韩柏那边
来的是两名娇俏女郎,她们出现墙头,衣服华丽,体态撩人,就在高墙顶悠然安坐,均
是手持玉箫,一派风流浪荡的样儿。
    韩柏大感有趣,高呼道:“墙头风大,两位美人儿何不到亭内跟我亲热亲热?”
    旋又叫道:“两位美人儿怎么个称呼?”
    两女之一娇笑道:“人人都说韩柏你是风流汉子,现在一见才知名不虚传,怎差劲
得到连个小尼姑都不放过呢?”
    韩柏吃了一惊,怕云素受不起,偷眼往她瞧去。
    岂知“云素”一脸天真地答道:“施主错了,韩施主并没有不放过我。”
    两女都听得为之愕然。
    另一名未说话的美女道:“这么天真可爱,连奴家身为女子,都不想把你放过。”
转向韩柏道:“官人啊:人家的名字叫迷情,她是叫妩媚。怎么会只得你们两个孤男寡
女在此卿卿你我,其它的人去睡觉了吗?”
    韩柏暗忖这封闻名已久的天命教护法妖女终于出现,看来对方是要不惜一切把诏书
抢到手了。哈哈一笑道:“迷情仙子你真的厉害,一猜便中,你有兴趣睡觉吗?在下定
会奉陪。”
    两女花枝乱颤般笑了起来。
    迷情喘着气道:“谁不知你的厉害呢?要睡么我们姊妹便一起陪你,否则怎承受得
起你。有空吗?随我们回家吧!”妩媚则向云素道:“小师傅不吃醋吗?”
    云素对他们的对答似明非明,总知道没句好话,不过她对韩柏早见怪不怪,虽忍不
住俏脸微红,却没有作声,任由韩柏带头应付敌人。
    韩柏大感兴趣,笑道:“你们似乎空闲得很,来:先奏一曲给老子听听,看看道行
如何,若够得上级数,韩某人才拿你们睡觉。”大刺刺在石凳坐了下来,又招呼云素坐
下。
    两女正中下怀,今日抢诏书一事,她们是志在必得,问题是对方强手如云,不好对
付,假如一上场便能缠着敌方最强的几个人,再以己方最强的人猛攻对方弱点,自可事
半功倍,此乃以下骥对上骥,以上骥对敌人下骥之策。
    自韩柏带着秦梦瑶力闯重围,风行烈和戚长征两人分别斩杀年怜丹、羊、鹰飞和展
羽后,这三人已稳成年轻一代的顶尖高手,评价过了很多宗主级的人物。在单玉如眼中,
他们比之范良极、忘情师太等人更可怕。所以一上场,便设法把他们缠着。
    迷情甜甜一笑,把玉箫举至边,缕缕吹出一个清音。
    云素不由留心倾听,箫音起始时若有若无,细不可闻,似由天际远处遥遥传来,教
人忍不住更要专神细听。
    箫音似若随风飘散,倏忽后贯满耳际,阵阵哀怨凄清,袭上心头。
    接着在更远处如泣如诉、如倾如慕的响起另一清音,与先前箫音若似隔山对和,箫
音的感染力立时倍增。
    云素本应比任何人更具对抗这魔门勾魂之技的定力,问题是她早给怜秀秀的歌艺打
动了凡心,刚才又受到师傅忘情师太凄惨往事的冲击,心灵处于极不利的状态,一下失
神,箫音立时袭上心头。只觉人世间充盈着怨忿难平的事,又感到无比寂寞,差点要投
入身旁自己对他颇具好感的男子怀里,好受他保护。却不知正陷身危地,只要她心神全
被控制,两名妖女便可以魔音损伤她的心灵,使她永不能上窥武道至境。
    韩柏虽觉箫音动听,却没有什么特别感觉,何况他的魔功巳臻大成至境,两女就像
在鲁班师父前弄斧,小儿科之极。
    箫音一起一落,配合得天衣无缝,加上两女颦眉蹙额,一时整个后园都笼罩在愁云
惨雾里。
    韩柏心生感应,一瞥下发觉云素神色忽明忽暗,大异平常,顾不得不可触碰她的道
体,伸掌按在她背后。
    云素猛地回醒过来,心叫罪过,旋又感到韩柏的手掌贴在背心处,肌肤相接,只觉
一种说不出的温馨涌上心头,登时意乱情迷。
    韩柏的声音在耳鼓内响起道:“小心!”云素终是自幼清修的人,震惊中彻底清醒
过来,忙收摄心神,回复清明。
    迷情和妩媚一起放下玉箫,前者娇笑道:“原来小师傅动了思凡之念哩!”云素心
中有愧,立即霞烧玉颊。
    韩柏生出要保护她的心,昂然起立,却仍是笑嘻嘻道:“还算有点道行,还不下来
陪本浪子玩玩。我也很久未对美女动手动脚了。”
    两女纵声咯咯的笑个不停,充满放荡淫邪的意味。
    云素想起刚才被他用手掌按过粉背,忙低下头去猛念佛经。
    一阵声音由天空传来,娇笑道:“这次看你还有什么方法保着小命?”
    韩柏骇然仰首,只见自天飘飘的单玉如,一对纤手藏在宽袖里,已来到头顶的上空
处,似欲要向他投怀送抱。
    向一时间,殿顶多了一多个人出来。
    敌人的主力终于出现了。
    只不知单玉如的师叔锺仲游是否其中一人。
    唉!
    浪翻云大侠,你究竟到那里去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