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26卷)
第七章 履险如夷

    朱元璋从沉思中醒了过来,目光先落在陈玉真俏丽的脸庞处,微微一笑道:“玉真:
戏好看吗?”
    陈贵妃垂下螓首,平静地道:“怜秀秀无论举手闭目、唱功,均臻登峰造极的境界,
配上她绝世姿容,难怪能把人迷倒,玉真今日真的大开眼界。”
    接着轻轻道:“皇上是否累了。”
    朱元璋心中不由佩服起她来。
    自己把她软禁多天,她不但毫无怨色,还像以前般那么温柔贴,逆来顺受。
    唉:可是却不得不硬起心肠把她处死。
    他有点不忍瞧她,转往另一边的允看去,只见他脸孔胀红,似是很辛苦的样子。
    朱元璋奇道:“儿是否不舒服?”
    允深庆得计,摸着肚子道:“孙儿急着要拉肚子,但又不想错过一出戏,所以噢!”
朱元璋失笑道:“现在离怜秀秀下一次出场尚有少许时间,你……”忽地默然下来,好
半晌后长身而起,微笑道:“儿坐在这里不要动,朕回来后再和你说话。”
    言罢往厢房外走去。
    怜秀秀换过新戏服,在后台独立的更衣房里,坐在镜前由花朵儿梳理发,老仆歧伯
则她补粉添妆。
    花朵儿与奋地道:“小姐今天的演出真是超乎水准,你不信可问歧伯”歧伯显是不
爱说话的人,只是不住点头。
    怜秀秀暗谓人家知道浪翻云必会在一旁欣赏,自然要戮力以赴哩。
    待会那出“才子戏佳人”,才是我怜秀秀的首本戏,只要把那才子合作是浪翻云,
自己不忘情投入那个角色才怪。
    想到这里,打由心底甜了出来,看着镜中的自己展露出鲜花盛放般的艳容。
    敲门声响。
    歧伯皱眉咕哝道:“早说过任何人也不可来骚扰小姐的了!”怜秀秀想起再演一台
戏后,便可与浪翻云远走高飞,他生儿育女,心情大佳,道:“花朵儿看看是什么事?”
    花朵儿满不愿意地把门打开,守门的八名东厂高手其中之一道:“曹国公李景隆偕
夫人求见小姐。”接着随低声道:“让小人给小姐回绝吧!”花朵儿喜道:“原来是李
大人,他是小姐的熟朋友哩!”转头向怜秀秀唤道:“小姐:是李景隆大人来探你啊!”
这李景隆与黄州府小花溪的后台大老板蔡知勤颇有点交情,所以怜秀秀数次来京,都得
他招呼照顾。
    李景隆这人才高八斗,很有风度,怜秀秀对他的印象相当不错,他到后台来探她亦
是理所当然的事,若予拒绝,反不近人情了。
    叹了一口气后,怜秀秀道:“请他进来吧!”韩柏、风行烈、戚长征、严无惧、范
良极被召到朱元璋厢房后的小厅时,朱元璋正端坐龙椅里,从容自若地一口口喝着一盅
热茶,老公公和叶素冬侍立两旁。
    韩柏等待要下跪,朱元璋柔声道:“免了!”接着向风行烈和戚长征微微一笑,温
和地道:“行列和长征可坐下,不用执君臣之礼。”
    风、戚两人虽明知因自己有利用价值,所以才得朱元璋如此礼遇,但仍禁不住他的
气度心折。
    众人分坐两旁时,燕王亦奉召由另一边厢房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三名手下。
    他们便没有受到优待了,朱元璋待他们跪地叩头后,才钦准他们平身。燕王坐了下
来,他两男一女三个手下,垂手站在燕王身后。不过这已算格外开恩了,在一般情况下,
无论多么高官职的大臣,在朱元璋面前只能跪着说话。
    鼓乐声于此时响了起来,不过听到外面仍是喧哗吵耳,便知怜秀秀尚未出场。
    而这间小厅的隔音设备显然非常好,乐鼓声和人声都只是隐约可闻,与外间比对起
来分外宁静。
    韩柏一直怜着眼睛盯着随燕王来的那美女,不但因为她身段极佳,容颜既有性格又
俏丽,更因为认得她是那天在西宁街借飞轮来行刺他的高手。
    她的肤色白皙之极,秀发带点棕黄,眼睛蓝得像会发光的宝石,一看便知不是中原
女子。
    戚长征亦好奇的打量着她,不似风行烈看两眼后便收回目光。
    美女给两人看着仍若无其事,还不时偷眼看看两人,眼内充满对他们的好奇心。
    燕王棣微微一笑道:“父皇:这三个乃皇儿最得力的家臣,武功均可列入一流高手
之林,皇儿想把他们安排在父皇身旁。”
    朱元璋早注意到韩柏眼也不眨的异样神情,自然猜到这美女是曾行刺韩柏的高手,
微微一笑道:“给朕报上名来!”三人立时跪了下去。
    那美女首先禀告道:“小女子雁翎娜,乃塞外呼儿族女子。”
    跪在她左侧的魁梧男子年在四十许问,满脸麻皮,初看时只觉其极丑,但看落又愈
来愈顺眼,恭声道:“小将张玉,参见皇上。”
    燕王插入道:“张玉精通兵法,是孩儿的得力臂助。”
    这时众人眼光均集中到最后那人身上。
    此人身形颀长,相格清奇,若穿上道袍,必像极了奇气迫人的修真之上。年纪看来
只有三十许,但看他那双带着风霜和深思的锐利眼神,便知三人中以此人武功最高,已
达先天养气归真,不受年长身衰的限制。
    他尚未说话,朱元璋已笑着道:“这位定是小棣你手下第一谋臣僧道衍了。”
    僧道衍乎静答道:“正是小民:但却不敢当皇上夸奖。”
    朱元璋哈哈一笑道:“请起!”三人这才起立。
    韩柏一边盯着那异族美人儿雁翎娜,问道:“为何见不到谢三哥呢?”
    燕王棣干咳一声道:“廷石和高炽前天返顺天去了。”
    范良极咕哝道:“还说什么结拜兄弟,回去也不向老子这大哥禀告一声。”
    朱元璋哑然失笑,天下间恐怕只有范良极放在他面前自称老子,反大感有趣。
    燕王却是尴尬万分,他之所以密遣走两人,就是当有起事来时,两人可遥遥呼应。
现在给范良极当面质问,自是有口难言。再干咳一声,改变话题道:“父皇召核儿来此,
是否发生了什么事呢?唉:怜秀秀无论声色艺均到了傲视前人的境界了。”
    众人无不点头表示同感。
    朱元璋平和地道:“小棣你无缘看下一台戏了!”燕王愕然道:“什么?”
    朱元璋向严无惧打了个手势,后者立即以最迅快扼要的方式,把整件事交代出来,
当说到那廉先生就是工部侍郎张昊时,朱元璋两眼寒芒一闪,冷哼一声。
    燕王吁出一口凉气道:“好险:父皇是否要立即取消跟着的那台戏?”
    朱元璋淡然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冒点险,怎样进行引蛇出洞的计画。由
敌人的动静作判断,可知单玉如已失去了信心,不敢肯定毒酒的阴谋是否能奏效,才以
其它毒辣的手法对付朕和孩儿你,甚至连恭夫人和陈贵妃都可用来作陪葬。”
    愈在这等恶劣危险莫名的形势下,愈可看出朱元璋泰山崩于前色不变的胆识。
    韩柏等不由驰想当年他征战天下,纵使身陷绝地,仍勇狠地与敌周旋,直至反败为
胜的气概。
    叶素冬皱眉道:“这个戏台里里外外,全经微臣彻底监视,应该没有问题的。”
    朱元璋锐目扫过众人,最后落到僧道衍脸上,微笑道:“僧卿家可有想到什么?尽
管大胆说出来,说错了朕亦不会怪你。”
    僧道衍暗呼厉害,他的确猜到了一些可能性,只不过在这小厅里,全部是朱元璋的
亲信,如老公公、叶素冬和严无惧,又或身分超然若韩柏、范良极、风行列与戚长征。
燕王是他儿子,更不用说了。所以若非到所有人均发了言,那轮得到他表示意见。
    而朱元璋显是看穿他有话藏在心内,才着他发言。
    僧道衍忙跪下叩头道:“小人是由张昊的身分得到线索,他既工部实权,若再配合
同党,自可神不知鬼不觉做出一般大臣没有可能做到的事……”
    说到这里,燕王、叶素冬和严无惧一起动容,露出震骇的表情,显是猜到了僧道衍
的想法。
    反而韩柏等因不清楚六部的组织和管辖的范围和事工,一副茫然地看着僧道衍,又
瞧瞧朱元璋。
    这天下至尊脸上挂着一丝令人心寒的笑意,似是胸有成竹。
    燕王大力一拍扶手叹道:“紫金山上架大炮,炮炮击中紫禁城。”韩柏骇然一震,
失声道:“什么?那我们还不赶快逃命!”朱元璋欣然道:“只要小棣借故离开,轰死
了其它所有人都没有用。”向僧道衍道:“僧卿请起,赐坐!”僧道衍受宠若惊,坐到
燕王之侧。
    范良极哈哈一笑道:“单玉如真是胆大包天,不过只是她能想到可在京师内最高的
锺山架设大炮,便不得不佩服她。若我猜得不错,这些厢房的夹层内必定涂满了易燃的
药物,一旦火起,除非是武林高手,否则必逃不出去。”
    戚长征深吸一口气,骇然道:“照我看即使是一流高手,亦未必有安全脱身之望,
因为这些易燃药物燃烧时,必会释放出魔门特制的厉害毒气,那后果之可怕,可以想见。”
    严无惧怒道:“让臣下立即派人到锺山把大炮拆掉,擒下齐泰和张昊。”
    朱元璋笑道:“擒下一两个人怎解决得了问题,只要朕把允留在身旁,小棣又不在
戏棚内,大概朕都可安然欣赏怜秀秀称绝天下的精表演了。”
    接着以强调的语气沉声道:“切勿打草惊蛇,那杯假毒酒朕定要喝掉它。”
    风行烈皱眉道:“风某对大炮认识不多,可是锺山离这里那么远,准绳上不会出问
题吗?”
    燕王道:“这是因为风兄并不知张昊乃我朝臣里制造大炮的专家,不时在城郊试炮,
没有人比他更有资格进行这阴谋。兼且锺山设有炮垒,在平时因父皇行踪和宿处均是高
度机密,又有高墙阻挡,故空有巨炮亦难施其技。可是现在戏棚设在广场中,目标明显,
又刚好是皇城内暴露于锺山炮火的最按近点,所以张昊说不定能一炮命中目标。”
    朱元璋接口道:“只要有一炮落在戏棚处或广场上,必然会引起极大恐慌,那是天
命教混在禁卫和东厂内的奸细,就可乘机放火。哼:你们能说单玉如想得不周到吗?”
    再从容一笑道:“好了:各位可回去看戏,时间亦差不多了,尽情享受馀下那出精
绝伦的贺寿戏吧!”燕王棣笑着站了起来道:“孩儿好应回后宫做功课,把馀下的少许
蛊毒迫出来了。”
    朱元璋点点头道:“道衍你随皇儿去吧:朕这里有足够人手了!”曹国公李景隆的
身形有点酷肖丧命于风、戚两人手下的“逍遥门主”莫意闲,肥头垂耳,身材矮胖,只
是人则显得正气多了,步入房内时颇有龙行虎步之姿,使人清楚感到他是那种长期位高
权重的风云人物。
    他的夫人年纪比他至少走了三十岁,才是二十出头,长得颇娟秀清丽,玉脸含笑,
使人愿意亲近,没有半点架子。右手提着个瓦盅,才踏进来便挽着花朵儿笑道:“官人
啊:看我们的花朵儿大姐更漂亮了哩!”哄得花朵儿笑得合不拢小嘴儿。
    怜秀秀盈盈起立,转身朝李景隆夫妇裣衽施礼道:“这次来京,尚未有机会向李大
人请安呢!”歧伯返到一旁,默然看着。
    四名东厂高手跟了进来,他们奉有严令保护怜秀秀,即使以李景隆那样一品大官,
亦不卖情面。
    李景隆哈哈笑道:“秀秀客气了,老夫本来不敢来打扰小姐,可是秀芳硬缠着我来
后台探望,秀秀知道我总斗不过她了!”李夫人关秀芳横了乃夫一眼,娇嗔道:“明明
是你自己想见秀秀,却赖在人家身上。”摇着花朵儿的手道:“花朵儿来给我们评评理!”
花朵儿一直注意着她右手提着盅子,忍不住问道:“那是什么东西呢?”
    李夫人笑道:“这是我为你家小姐备的杏仁露,花朵儿和歧伯都来试试看。”
    怜秀秀尚未来得及道谢,站在李氏夫妇两人身后那带头的东厂高手已开腔道:“李
大人、李夫人原谅这个,严大人吩咐下来,秀秀小姐不可进用任何人携来的东西。”
    李夫人脸色一变,大发雷霆道:“那有这般道理,我们和秀秀就像一家人那样,难
道会害她吗?这太不近人情了。”
    那东厂高手客气地赔个不是,却没有丝毫退让。
    连歧伯的注意力都被他们的争吵吸引过去。
    怜秀秀歉然朝李景隆瞧去,刚好李景隆亦往她望来。
    两人眼光一触,李景隆本来带着笑意的眼神,忽地变得幽深无比,泛起诡异莫名的
寒光。
    怜秀秀知道不妥,但已心头一阵迷糊,李夫人和那东厂高手的争论声立即变得遥远
难及。
    这时李景隆恰好背对着诸人,谁也没有发觉他眼神的异样情况。
    韩柏等回到戏棚时,聚女正交头接耳,言笑甚欢,谈的都是怜秀秀刚才颠倒全场的
精演出。
    她们掉乱了座位,虚夜月坐到了她最相得的谷倩莲身旁,另一边则是小玲珑。寒碧
翠与谷姿仙成了一对儿。庄青霜则与薄昭如说话。
    除她们外还多了云清和云素两师姊妹,坐到最远的一端,却不见忘情师太。
    范良极见到云清,什么都忘了,挤到这一排云清旁最后一张椅子坐下,韩柏跟在D他
背后,很自然地坐到云素和庄青霜之间去。
    戚长征见到薄昭如和小玲珑间的座位仍在空着,暗叫一声天助我也,忙占了那位子。
风行烈变成坐在这排座位最外档的座位去。
    虚夜月俯身探头向韩柏皱起可爱的小鼻子道:“你们不是借口正事,溜了去挤女人
占便宜吗?为何这么快回来,是否给人赏了几个大耳光。”
    韩柏苦笑道:“确是挤了一会子,却是别人来挤我们的小命儿。”
    众女齐露讶然之色。
    风行烈怕韩柏无意中露口风,同众人打个眼色道:“看完戏再说!”全场蓦地静了
下来,怜秀秀上场的时间又到了。
    先踱出台来唱的是京师着名的小生任荣龙,无论唱功做手均达一流境界,外型亦不
俗,自也迷倒不少人,但总缺了怜秀秀那种颠倒众生的魅力,台下观者又有人继续交谈,
发出一些嗡嗡之声,不过比起刚才已静了很多。
    庄青霜的小嘴凑到韩柏耳旁道:“我们决定演了戏后往后台探望怜秀秀,韩郎你快
给我们想办法!”说完又专注在戏台上,这任荣龙总算有些吸引力。
    韩柏别过头去看云素,见她垂下眼,数着手中佛串,似乎在念着佛经,讶道:“云
素小师傅不是来看戏么?”
    云素睁开美目往他望来,眼神清彻而不染半丝尘俗杂念,淡淡道:“当然是来看戏,
只不过和韩施主看的方法有分罢了!”韩柏想起忘情师太,问起她来。
    云素答道:“她和庄宗主及沙天放老前辈坐到一块儿,同苍松前辈和他的儿子媳妇
都来了,希望能帮上一点忙。”
    她说话总是斯文温婉,使人很难想象她发怒时的样子。
    韩柏看得心痒起来,忍不住道:“你看戏的方法是怎样的?是否视而不见呢?”
    云素微微一笑道:“当然不是呢:小尼刚才正思索着戏台上和戏台下的分别。”
    韩柏大感与趣道:“那又怎样呢?”
    云素有点怕了他好奇灼热的眼神,垂下目光平静地道:“戏台上表达的是把现实夸
大和浓缩了的人事情节,使观众生出共鸣,忘情投入了去。”
    韩柏静心一想,道:“小师博说得很有道理,但对小弟来说,现实里发生的事要比
戏台上更离奇精。可是怜秀秀仍那么吸引着我,而现在这扮演才子的小子却使我觉得看
不看都不打紧,可见台上吸引我的仍是“人”这因素,所以使我想到没有表演品类比人
的本身更伟大,像怜秀秀那种色艺,本身就是最高的艺术品了,代表着人们憧憬中最美
丽的梦想。”
    云素讶然往他望来道:“施主这番话发人深省,难怪一个出色的艺人身价这么高了,
八派弟子里人人以能见到怜秀秀为荣呢!”韩柏正经完毕,又口没遮拦起来道:“小师
傅刚才进场时,是否也有很多人望着你呢?”
    云素若无其事道:“当然呢:谁都奇怪出家人会来趁热闹吧?”
    韩柏冲口而出道:“就算小师傅不是出家人,怕人人都会呆盯着小师傅呢!”云素
皱起秀眉道:“韩施主:小尼是出家人哩!”韩柏碰了个软钉子,却毫无愧色,潇笑道:
“对不起:或者是小师傅那么青春动人,使小弟很难把小师傅当作是忘情师太她老人家
那类的修真者。”
    云素对他愈来愈出轨的话儿毫无不悦之色,点头道:“这也难怪施主,执着外相乃
人之常情,那晚不是人人都把你当作了薛明玉吗?相由心生,不外如是。”
    韩柏忍不住凑近了少许,嗅着她玉洁冰清的身体散发出淡淡的天然幽香,轻轻道:
“可是小师傅的慧心却知小弟并非坏人,是吗?”
    云素想起当晚的情况,露出一个天真纯美的笑容,微一点头,垂下目光,继续去数
她的佛珠。
    韩柏识趣地不再搔扰她,注意力集中到戏台上去。
    这边的戚长征坐好后,先往小玲珑微微一笑,吓得后者忙垂下头去,畏羞地怕他会
找她说话。
    戚长征大觉有趣,同小玲珑道:“玲珑儿怕我老戚吗?”
    坐在小玲珑旁的谷倩莲探出头来,瞪了他一眼道:“不准欺负小玲珑,否则我不放
过你。”
    戚长征摊手作无辜状,苦笑道:“为免误会,不若小莲姐和玲珑儿换个位子好了。”
    小玲珑窘得小脸通红,扯着谷倩莲的衣角急道:“小莲姐啊:老戚没有欺负人家呢!”
谷倩莲“噗哧”一笑,横了戚长征一眼,挨回椅背继续和虚夜月畅谈女儿家的心事,不
再理他门。
    戚长征对小玲珑非常疼爱,不想她害羞受窘,转过去看薄昭如,刚好这明言独身的
美女高手正瞧着他们,目光一触下,两人都自然地避开眼神,装作欣赏着戏台上的表演。
    这时台上任荣龙扮的小生,正和他那由女子反串的小书僮,来到一座庙宇里参神,
而贪婪的庙祝却缠着他签香油,任荣龙显然相当穷困,大唱什么拜佛最紧要诚心那类的
歌词,就是不肯探手到袖内取出锒两。
    戚长征看得笑起来。
    清昭忍不住道:“戚兄在笑什么?”
    戚长征道:“编这戏的人定是不够道行,若真的心诚则灵,向必入庙拜那些用泥土
塑造出来骗人的东西,谁敢保证神佛们会这么乖和听话,定会住那些庙宇里去听人诉苦
呢?”
    薄昭如瞪着他道:“你这人专爱抬,这么说入庙拜神的都是自己骗自己了。”
    戚长征哈哈一笑道:“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
灵山塔里修。又说心即是佛。这些话不都是佛门中人自己说的吗?却又有多少人懂得身
体力行,总是无寺不拜,不是自己骗自己的最好明证吗?”
    薄昭如呆了一呆,好半晌后才点了点头,欲语无言。
    戚长征再次与她接近,鼻内充盈着她独有的幽香气息,忽有旧梦重温的感觉,更想
起那天单刀直入约她时这美女欲拒还迎的动人情态。
    唉:最后她仍是没赴约。
    想到这里便心生不忿,低声道:“那天在桥头等你,等得我差点连小命都掉了。”
    薄昭如娇躯微颤,蹙起黛眉道:“不要那么夸大好吗!”看着她秀美的轮廓,戚长
征心中一热道:“我只是如实言之,那天等不到你,却等到了女真公主孟青青,给他追
了去夫子庙决斗,差点再没命来见你呢。”
    薄昭如的头垂得更低了,轻轻道:“见又如何呢?”
    戚长征见她没有不悦的表情,微笑道:“放心吧:我戚长征虽非什么英雄好汉,却
绝不会强人所难。”
    薄昭如摇头道:“不要妄自菲薄,谁不知戚长征是好汉子,只是昭如福薄罢了。唉!”
戚长征愕然道:“这样说来,薄姑娘并非嫌弃戚某,而是别有隐情了。”
    薄昭如求饶般道:“戚兄:不要迫人家好吗?”
    她软化下去,若戚长征再苦否纠缠,就显得不够风度了。
    戚长征苦笑摇头,再不迫间下去。
    此时谷姿仙刚和寒碧翠说了一番话儿,别过头来向风行烈道:“不知如何,姿仙今
天总有点心惊肉跳的不祥感觉,风郎要小心点啊!”风行烈知爱妻最关切自己,心头感
激,探手过去紧握着她柔软的纤手。
    全场蓦地静了下去,当然是怜秀秀要出场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