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25卷)
第三章 半步之差

    朱元璋看着龙桌上的假杯,又气又好笑,给携入御书房仍在装死的韩柏,此时才跳
起来,扮着神情惶恐的坐在下首处。
    朱元璋哑然失笑道:“你什么不好偷,却要来偷朕的“掩月盘龙”,难道不知这杯
对朕的意义是多么重大吗?差点连命都去了,真是活该。”
    韩柏苦笑着脸道:“我只是个接赃的助手,范良极那家伙把我骗了来,说找到单玉
如在宫内的藏身处,那知去了一转,就把这东西塞入我怀里,自己又去偷另外的东西,
累得我被皇上的人追杀。”
    朱元璋讶道:“范贼头怎知盘龙杯藏在太庙里?”
    韩柏心中暗喜,这次你还不上当,茫然摇头道:“小子什么事都不知道。”
    朱元璋嘴角飘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柔声道:“单玉如为何会忽然出现,把你掳
走?但又不干脆把你杀死呢?”
    韩柏道:“或者她认为把小子弄成废人,更是有趣一点。”
    朱元璋摇头道:“那她更不用把盘龙杯小心翼翼放回布袋里,又把它好好藏在你怀
中,你已成了个废人,这样做根本害不了你,反使人觉得她是栽赃陷害你。”
    两眼神光一现道:“单玉如一向手脚干净,否则我们不会到现在仍拿不着她的把柄,
这样拖泥带水,其中定有因由。”
    韩柏灵光一闪道:“我明白了!”朱元璋一掌拍在桌上,大笑道:“小子你真是朕
的福将,这么轻松容易,就破了单玉如天衣无缝的阴谋。”
    韩柏叹道:“皇上真是厉害!”朱元璋失笑道:“想不到一只假杯,竟可骗倒占尽
上风的单玉如。”
    韩柏剧震道:“假杯!”朱元璋笑得喘着气道:“范良极无疑是仿冒的天才,不过
他却怎也仿不到这真杯的重量,因为那是天竺二种叫“金铜”的物料所造,看来与中土
的黄铜无异,但却重了少许,朕初时也被骗过了,但朕拿上手后才知真伪,刚才只是故
意与他到太庙扑个空。他的耳朵厉害,竟可偷听到朕在这里和你说话。”
    韩柏老脸通红,既尴尬又难堪。
    朱元璋收上笑声,欣然道:“放心吧:朕绝不会和你们计较,待会把真杯拿来赠你
又如何,不过千万不要拿来喝酒,否则一命呜呼,怨不得别人也。”
    他显是心情大佳,长身而起道:“小子随我来!”韩柏茫然看着他,到此时此刻,
他仍不知朱元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太监村的情景比之上次韩柏来时,大有不同,地上是齐膝的大雪,树挂霜条,在月
色下既神又纯净。
    庞斑轻松漫步,不留下半点痕迹。
    流水淙淙。
    具有挺拔入云之姿的鹰缘手负背后,正俯头细看所站石旁永不休止的山泉流水,悠
然自得。
    庞斑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却如斯响应地回过头来,与庞斑打了个照面。
    他的眼神仍是炽热无比,充盈着渴望、好奇和对生命的爱恋。
    庞斑眼中闪过讶色,微微一笑道.:“见到鹰缘兄,可想象到尊父当年英发的雄姿。”
鹰缘哈哈一笑道:“真是有趣,我也正想着先父当年决斗令师时,不敢轻忽的心境。”
    接着露出深思的神色道:“这几十年来,我还是第一次说话。”
    庞斑欣然一笑,来到他身旁,与他并肩而立,柔声道:“活佛今天来中原,究竟是
为了什么原因?”
    鹰缘深邃不可测的眼神,投往溪水里去,微笑道:“当然是为再续先父与令师百年
前未竟之缘,事实上我早便出手,借行烈与庞兄拚了一场,使庞兄毁不了炉鼎,亦使庞
兄落了在下风好一阵子,只想不到庞兄这么快便脱身出来。”
    庞斑哑然失笑道:“好一个脱身出来!”竟没有半丝不满的表示,还似觉得很满意
的样子。
    鹰缘踢掉鞋子,坐了下来,把赤足浸在冰寒彻骨的水中,舒服地叹息道:“暖得真
舒服!”庞斑仰首望去,细察月晕外黯淡的星辰,淡淡道:“暖得有道理,冷暖纯是一
种主观的感觉。所以催眠师才能令受术者随他的指示感受到寒温,看来活佛已能完全驾
驭身体和感官了。”
    鹰缘凝视着流水,眼睛闪着热烈得像天真孩儿般的光芒,喃喃自语般道:“庞兄:
生命不是顶奇妙?万千潜而未现的种子,苦候着良机,等待着要闯入我们这世界里来,
经验生命的一切。小弟不才,就在先父和白莲钰合体的刹那,比别人先走一步,得到了
再生那千载一时的机会,受了最精绝伦的生命精华,所以本人最爱的就是父母。”
    庞斑笑道:“生命的开始便是争着投胎,难怪人天性好斗,因为打一开始就是那样
子了。鹰兄摸到的确是一手好得不能再好的牌子。”
    鹰缘叹道:“我不说话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人与人间的说话实在没有多大实质的意
义。但现在我却很享受我们间的对答。”
    忽然仰天一笑道:“既摸到一手好牌,何不大赌一场,所以我才里迢迢来中原找庞
兄,使这场生命的游戏更为淋漓尽致。”
    庞斑捧腹狂笑,蹲了下来,喘着气道:“庞某自出生以来,从未试过像今晚的开怀,
好了:现在你找到我了,要庞某怎样玩这游戏,无不奉陪!”鹰缘别过头来,宽广的前
额闪现着智能的光辉,眼睛射出情湛的神光,透进庞斑的锐目,柔声道:“鹰刀内藏有
先父毕生的经验,包括跃马破碎虚空而去的最后一着,当然漏不了隐藏着生死奥的《战
神图录》,鹰刀内现在只馀《战神图录》,其它的都给我由鹰刀内抹去了。”
    庞斑动容道:“这确是骇人听闻的事,鹰兄既能重历乃父的生命,等若多了乃父那
一世的轮回,为何仍要留恋这里呢?”
    鹰缘叹了一口气,摇头苦笑道:“我已跨了半步出去,但却惊得缩了回来,惊的是
破碎虚空这最后一招,怎会是这么容易的一回事?”
    庞斑的脸色凝重起来,沉声道:“那小半步是怎么样的?”
    鹰缘眼不转瞬地与他深深对视着,闪动着使人心颤神移的精光,轻轻道:“那完全
超越了任何人世的经验,没有话可以形容其万一,所以由那天起,我选择了不说话,也
忘记了所有武功。”
    庞斑微微一笑道:“那为何今晚又说这么多话?”
    鹰缘露出个充满童心的笑容,看着濯在冰水里的赤足,伸展着脚趾,以充满感情的
声音道:“因为本人要把这言语说不出来的经验全盘奉上给庞兄,以表达家父对令师蒙
赤行赐以决战的感激,没有那次决战,先父绝无可能参破战神图录最后的破碎虚空。”
    再望着庞斑微笑道:“没有与庞兄今晚此战,亦浪费了先父对我的苦心”庞斑大感
有趣道:“庞某真的很想听这没有方法以言语表达出来的经验。”
    鹰缘若无其事道:“只要庞兄杀了我,立即会“听”到这经验。”
    庞斑仰天大笑起来,状极欢畅。
    鬼王虚若无单独一人立在干罗遗体旁,眼中射出深刻的感情,细看着这初交即成知
己的好友。
    对自己或别人的死亡,他早麻木了。
    但干罗的死不知如何,却使他特别生出了感触。
    堂外围里月色朦胧,似有若无地展示着某种超乎平凡的诡异。
    就在此时,里赤媚的声音由空际遥遥传来道:“有请虚兄!”虚若无微微一笑,倏
地不见了。
    干清殿内的密室里,韩柏、范良极和虚夜月三人并排坐在上等红木做的长凳上,看
着上首春风满脸的朱元璋,假杯放在他身旁几上。
    原本放在这密室里的真杯给拿了去仔细检验。
    另一边坐的只有一个燕王。
    众人这时已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均感其间过程荒诞离奇之极。
    朱元道:“现在事情非常清楚明白,叛贼最初的阴谋,必是与媚蛊有关,分别由盈
散花和陈贵妃向皇儿和朕下手,这牵涉到魔教的邪术,例如使棣儿在大寿庆典时忽然失
了神智,下手刺杀朕,那时单玉如便可措词一举把与棣儿有关的所有皇儿和大臣全部诛
掉,那时天下还不是她的吗?”
    范良极虽被拆穿了贼谋,却半点谦色都欠奉,拍腿叹道:“可惜却给浪翻云撞个正
着,并使陈贵妃得不到其中一项必须的药物,故阴谋只成功了暗算燕王的那一半。”
    燕王脸色一红,掩饰尴尬,加入推论道:“于是单玉如另想他法,把毒药涂在盘龙
林内,只要父皇被害,而本王又中了必杀的媚蛊,天下亦是他们的了。”
    朱元璋叹道:“这女人真厉害,一计不成又一计,而且成功的机会的确很大,自朕
得到盘龙杯后,一直不准任何人触碰此杯,免得影响了杯子所藏的幸运,所以明天大寿
朕以之祭祀天地时,便要着她道儿。”
    转向燕王棣道:“忠勤伯确是我朱家的福将,将来无论形势如何发展,棣儿必须善
待忠勤伯,知道吗?”
    以朱元璋的为人,纵使是一时冲动,说得出这种话来,亦已非常罕有难得了。
    燕王棣连忙应命。
    虚夜月不耐道:“朱伯伯,那现在要怎样对付那些奸徒呢?”
    朱元璋显是相当疼爱这娇娇女,含笑爱怜地道:“当然是要把他们一网打尽,半个
不留。”
    接着蹙起眉头道:“这也要怪朕作茧自缚,自允懂事以来,朕一直栽培他,还鼓励
他与王公大臣接触议政,使政权有朝一日能顺利移交。唉:他在这方面做得比朕预估的
要好上十倍:到现在才知他背后有单玉如在指导和撑腰。”这下不胜感触,他显然仍对
允有着深厚的感情,一时难以改变过来。
    龙目寒光闪过,冷冷道:“这密室乃宫内禁地,放的全是祭器,只有朕和允才可进
入。”
    众人恍然,才知道朱元璋为何如此肯定允有问题,只有他始有机会把毒药涂在杯内。
这回轮到燕王担心杯子检验的结果了。
    刚好此时检验的报告来了。
    老公公把杯子送回来道:“这实杯果然有问题,杯底少许的一角多了层透明的胶,
但却没有毒性,可知必仍是与混毒的手法有关,若非心有定见,真不易检查出来。”
    朱元璋眼中闪过浓烈的杀机,先使老公公退出密室外,沉声道:“现在证据确凿,
所以我们必须先发制人,一举把叛贼全部清除,天下才会有太平日子。”
    接着叹了一口气道:“这事最头痛的地力,就是仍摸不清楚单玉如的真正实力,刚
才搜寻忠勤伯时,坤宁宫内发现了血迹,八名禁卫集体被杀,都是被点穴后被人再下毒
手灭口,朕已借口安全问题,派出高手,名为保护,实际上是禁制了允的行动,暂时他
已被朕控制在手里。”
    范良极沉声道:“只要干掉了这孩儿,单玉如还能有什么作为呢?”
    朱元璋对范良极态度亲切,笑道:“范兄偷东西是天下无双,但说到政治权术,还
是朕在行。大明律例乃由朕亲自订立,连朕亦不可随意违背。尤其此事牵连广泛,京师
内无人不拥戴允,视他为未来新主,所以废立之事,必须候到适当时机,理由充分,才
可进行,否则立即天下大乱,连朕也难以压制。”
    双目精芒一闪,缓缓道:“眼前当务之急,就是找出暗中附从单玉如的王公大臣的
名单,那朕便可在明年到南郊登坛祭祀天地前,把这些叛臣贼将全体逮捕,老虎没了爪
牙,单玉如只靠她的天命教徒和一些投附的武林高手,就再不足为患。”
    众人心下明白,单玉如最厉害的武器就是无孔不入的女色,她们通过巧妙的方法,
像附骨之蛆般潜在王公大臣身旁,配合着允的声势,里应外合下,自有不少人暗中附了
允。这些人一向大力反对燕王,与允的命运挂上了钩,若知朱元璋改立燕王,为了切身
利益,有起事来,只有站在允的一方,那么天下立时四分五裂了。
    朱元璋亦不能随便把怀疑有问题的人处死,但若有这样一张名单,不但列出了像白
芳华那样打进了大臣家内的天命教妖女,还有这些附从大臣的详细资料,朱元璋出师有
名,即可一举把他们全部除掉,燕王的登基亦再无任何阻力了。
    韩柏苦恼地道:“这样一张名单,可能根木并不存在呢!”朱元璋摇头道:“一定
会有这种资料的,否则以天命教这么庞大的组织,如何运作,不信可问怒蛟帮的人,每
项收支,所有人手的调派,均须有详细的纪录,若只靠脑袋去记,负责的人若忽然被杀
或病倒,岂非乱成一团。”
    向范良极微微一笑道:“范兄乃偷中之王,不知可否为朕在今晚把这张名单弄来,
那你拿走盘龙杯时,亦受之无愧了。”
    范良极暗骂一声,拍胸道:“皇上有令,我侍卫长怎敢不从,小将尽管试试看。”
    韩柏喜道:“我应可免役了吧:因为小子理应扮作身受重伤,人事不知,还应通知
月儿入宫来探望我,皇上只要借间有床的密室给小子躲起来便成了。”
    虚夜月立时俏脸飞红,狠狠盯了韩柏一眼,但又是大感兴奋。
    朱元璋失笑道:“都怪朕赐了你忠勤两字,坏了名,范兄没了你这好拍档怎行,单
玉如爱怎么想便由她吧:只要拿到名单,还怕她飞到天上去不成?”
    再正容道:“无论如何,朕希望那份名单在太阳东出之前,能摆到朕的桌上来.”
庞斑笑罢森然道:“不计浪翻云,庞某从未遇过一个比活佛更厉害的对手。活佛得法后
竟可忘法,庞某怎杀得死你?正如活佛亦无能杀死本人,因为我们都各自在自己的领域
达到了峰巅之境,谁也奈何不了谁。活佛凭的是禅法,本人凭的是武道,同样地达到了
天人之界。”
    鹰缘讶道:“庞兄的智能确达到了洞悉无遗的境界,我和你就似河水不犯井水,不
似你和浪翻云,必须分出生死胜负。”
    接着低头凝视流水,好一会后,像彻底忘记了刚才所有对话般静若止水地道:“明
天我会回去布达拉官,庞兄珍重了:鹰缘会耐心静候你们的战果。”
    庞斑的反应亦是奇怪,丝毫不以为意,长身而起,负手淡然自若道:“鹰兄路途小
心!”哈哈一笑,飘然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