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25卷)
第一章 剑吞斗牛

    单玉如的一对玉环像争逐花蜜的狂蜂浪蝶般满场游走,发出刺耳的呼啸声,忽现忽
隐,时远时近。
    有时若来自九天之外,有时则似由十八重地狱最低的一层传上来。
    使人再难相信自己是处身在一个固走的大殿堂里。
    就像这空间可随时改变,完全失去了自己的位置、敌人的方位。
    单玉如这种凭声扰敌的魔门法,确是厉害之极。
    假若浪翻云分神去审辨玉环的真正位置,那还怎能应忖水月大宗的水月刀?
    何况除单玉如和水月大宗外,还有一个强敌隐身正门处,这个人予他非常熟悉的感
觉,因为他们早有一面之缘了。
    这个人就是楞严。
    浪翻云举剑贴在前胸,收敛心神,登时万缘俱绝,眼、耳、鼻、舌、身、意这使人
“执迷不悟”的“六根六贼”立时断息。
    就在这刻,在暗中窥伺,静待这天下无双的剑手稍一分神,即全力出手的三个敌人,
忽然失去了浪翻云的位置,感到他似是融入了空气里,与大殿的空间和黑暗浑成了一体。
    他们无不大吃一惊。
    这是不可能的。
    三人虽达不到浪、庞两人应敌时的“锁魂”境界,可是都有凭对手生命释放出的生
气来追蹑敌人位置的触感。何况人体内部血液流动、脉搏心跳,都会发出微细的声音,
只是这些,便绝瞒不过他们这级数的高手。
    可是现在这绝不可能的事却在眼前发生了。
    登时泛起玄之又玄的怪异感觉。
    只是简单的“静立”,浪翻云轻松地破了单玉如厉害无比,最能在黑暗中发挥威力
的魔门技:魔音扰魂大法。
    浪翻云喑叫可惜,若对手只有一人,他可趁刚才对方吃了一惊之时,立展杀手,取
得上风,直至毙敌取胜才从容离去。
    “啪!”的一声,大殿的一角爆起一团青紫的强芒,把整个大殿的空间沐浴在奇异
的色光里。
    亦把对峙殿内的三人照得纤毫毕现。
    水月大宗移了位置,到了浪翻云的左后侧。
    单玉如则站在浪翻云的正前方,在奇异的色光里,她更是美艳得诡异和不可方物,
功力稍浅者,若一眼后怎也舍不得移开目光,说不定还要失魂落魄,心神失守。
    殿内静得落针可闻。
    那对玉环早不知去向。
    强芒刚亮时,浪翻云立即发动主攻。
    先是要前爆起一团光雨,倏地像单玉如那团魔火般扩散,剑雨激射全场,教敌人完
全不知道他会由何方攻来。
    而浪翻云的本体却消失在剑雨光芒里。
    水月大宗和单玉如当然不会像一般庸手般,以为浪翻云真的消失了。
    这是覆雨剑法其中一项特点,就是借剑雨的反照,刺激和瞒闭敌人的眼睛,使对手
只看到剑雨的反光,而看不到其它东西,那就像他消失了那般。
    单玉如曾处心积虑研究对付浪翻云的方法,所以才采己之长,想出了在绝对黑喑中
与他交手的方式,岂知更是危险不济,这才在无奈下使光明重现,被迫要接受眼前这比
世间任何烟花更眩目好看的覆雨剑芒。
    水、单两人一声不响,同时出手。
    水月大宗把气势蓄积至巅峰的一刀,以他那奇异飘忽,曾教干罗神颤胆怯的步法和
变化万千的招式,以一个优美至毫巅的弧度,由后侧攻上。
    水月刀化成一厥弯月青芒,挟着无坚不摧的刀气,横斩浪翻云腰腹。
    他的眼虽看不到浪翻云,但却清楚感知到对手的位置,否则他大可抛刀认输了。
    单玉如两袖自动卷了上去,裸露出光致嫩滑、闪闪生辉,使人目眩神摇的两截藕臂。
    这女人的媚功达到了前无古人的境界,尤胜当年的白莲钰,不用赤身裸体,只露出
两截小臂,便能像吸铁的磁石般,吸摄着任何人的注意和精神,以至乎吸去三魂七魄。
    她双手作出一个曼妙无比的姿态,往上一翘,立时多了一对直径约尺半的碧绿玉环,
来自无方,像隔空取物般突然和奇怪的出现,只是这一手,已足可使她稳坐中原魔门第
一人的宝座,与后来脱离魔门另创门户的赤尊信分庭抗礼。
    两环交击,发出使人神摇魄荡的一击后,两环像有灵性的分左右发出,以惊人的速
度绕着圈,由大外档向剑雨的核心攻去。
    同时单玉如两掌像一对追逐嬉戏的蝴蝶般,在美丽的酥胸前幻化出妙相纷呈的娇姿
美态。
    假若浪翻云的精神落到她那对纤美白皙的主手上,立时会发觉她酥胸的诱人力量百
倍地增强,尤其是她正以独特的方法,使酥胸的高低起伏别具诱人的韵致,只要稍被吸
引,将会不由自主地把心神投注下去。
    如此媚功,连浪翻云亦从未曾见过和听人说过。
    单玉如全身衣袂飘动,彩带飞扬,像灵蛇般在身体旁摆舞,既是美极,又是诡异莫
名。她似乎全无动作,但竟和水月大宗同时冲入他覆雨剑圈的外围处,配合着水月大宗
向他展开最凌厉的合击。
    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间,浪翻云肯定了单玉如的功力比水月大宗还要高出一线。
    以浪翻云的绝世剑法,亦不可能同时硬挡这两大顶尖高手的同时一击,何况还有一
个暗中窥伺,蓄势以待的楞严。
    他催动剑气,剑雨立即像千千万万的萤火虫,或似灯蛾扑火般往单玉如飞拥过去。
    同时闪电后移,往水月大宗迎去。
    那对玉环却像能自主般追击而至。
    在身体刚动的刹那,浪翻云闪电的向左右处空劈出两剑。
    掌势扩大,硬挡浪翻云能割肉碎骨剑雨的单玉如蓦地娇躯剧颤,掌化为爪,往虚处
遥遥抓去,把被浪翻云以无上剑法割断了她御环真气,行将坠地的玉环隔空收回,免去
了玉环掉下的丑相。
    同时双环再度送出,前追后逐的,破入剑雨内,加速追击正要迎头痛击水月大宗的
浪翻云,免得水月大宗独对浪翻云。
    正在全力运刀的水月大宗,忽感周遭剑气嗤嗤,无数细小但威风无匹的旋涡,从四
周不住撞击,朝他攻来,忙放缓了攻势,好配合单玉如的一击。
    那感觉就像在惊天涛浪中,根本不知应付对手那一力面的攻势才是恰当。
    至此才深切体会到覆雨剑法的厉害。
    光点倏消,雨点般的剑气却有增无减。
    浪翻云露出身形,竟仍卓立原处,像是从没有移动过。
    水月大宗和单玉如均心中懔然,知道浪翻云竟然以绝世的身法和速度,愚弄了他们
两人。
    本来理应是水月大宗先与浪翻云接触,现在却倒转过来,反是浪翻云首先与单玉如
交上手。
    相差虽只是电闪般的短暂光阴,却恰好破了两人合击之势。
    “当当!”两声清越好听的激响,覆雨剑以肉眼难察的高速,不分先后地从千万环
影里找到真身,猛劈在单玉如蝶舞翩翩的成名兵器上。
    单玉如剧震两下后,玉手和玉环向时消失不见,原来一对广袖盖了下来,迎风鼓张,
一袖搭往覆雨剑,另一袖照面往浪翻云拂去,劲气如长波巨浪,铺天地往浪翻云卷去。
    只要能牵制浪翻云刹那的光景,他将避不开趁势而至的水月刀。
    交手至此,三大顶尖高手各施奇谋,没有丝毫可供犹豫喘息的间隙。
    水月大宗脸容古井不波,晋入刀道无人无我的至境,水月刀在空中忽现忽隐,仍是
拦腰斩向正面与单玉如交锋的浪翻云。
    纵是在这生死力拚的关头,单玉如仍是眉颦眼怨,一脸楚楚动人的神色,教人不明
白她怎能一边痛下杀手,却仍能保持这种娇怯表情。
    面对单玉如翠袖狂风的浪翻云神情悠闲,嘴角忽飘出一丝逸的笑意,深深望了单玉
如一眼。
    单玉如给他这一眼看得胆颤心惊,似乎自己所有密弱点,一点不漏的被对方那含有
无上道法、洞悉无遗、深邃难测的眼神看穿看透。所有魔门术和媚法全派不上用场,都
变成掩不住对方眼目的小把戏。
    这还不是最令她震骇的地方。
    使她更讶然不解的是对方理也不理自己攻向他的双袖,反手一剑,劈往水月大宗拦
腰砍至,惊天动地的一刀上。
    她别无选择,一对翠袖全力由内往外送往浪翻云,袖内藏环更是喑蕴必杀的妙着。
    窥伺一旁的楞严这时终找到机会,由正门处闪掠而至,手中的一双“夺神刺”一先
一后,迅雷追急电般由另一侧猛攻浪翻云右后方的空档。
    三大高手,终于全力出击。敌我双方都要速战速决。
    忽听浪翻云哈哈一笑,覆雨剑倏地加速,劈在水月刀锋处。
    事实上水月大宗已展尽浑身解数,变化了十多次,以眩惑敌人,可是浪翻云头也不
回,平实得似笨拙的一剑,偏偏可以一着封死了他所有变化,就像是水月刀又乖又合作
地送上去给他的覆雨剑砍劈那样。
    这时单玉如一对翠袖眼看要击中浪翻云,忽然单玉如两手剧抖了一下,一声闷哼,
仓皇飞退,还喷出了一口鲜血,声势汹汹的攻势顿时土崩瓦解。
    原来就在翠袖要拂上浪翻云的一刻,手内一对玉环忽传来无可抗御的惊人气劲,这
才醒觉敌手如此有恃无恐,是因浪翻云刚才劈中玉环时,竟传入了一先一后两波内劲。
    单玉如硬挡了一波后,另一波到现在才由玉环沿经脉直攻心脏,若非单玉如魔功深
厚,藉喷血化去内劲,这一招可稳取她性命。
    单玉如早把浪翻云估计得很高,但到这刻真正交手,才知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要厉
害,难怪他能成为庞斑认许的对手。
    “当!”覆雨剑毫无花巧的劈在水月刀锋处。
    水月大宗全身剧震,立即运足真气,连挡由覆雨剑传过来一波比一波强劲,一浪比
一浪急剧的七重剑气。
    不要说变招,连抽刀退走亦有所不能。
    杀气大盛。
    浪翻云转过身来,双目神光闪动,暗含杀意。
    “波!”的一声,浪翻云反手往墙角高燃的魔火虚虚一按,光芒立时熄灭,大殿重
新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暗黑中。
    这时楞严离开浪翻云只有数尺距离,眼前一黑,同时失去了浪翻云的位置。大骇下
抽身猛退。
    异响大作。
    覆雨剑发出气劲急旋时独有的嗤嗤激响,漫布在全场每一寸空间里。
    单玉如和楞严同时生出错觉,就若浪翻云舍下了其它人,全力向自己攻来。
    只有水月大宗的感觉是对的。
    忽地间千百道剑气,长江大河般向他涌来。
    水月大宗知道这是生死关头,收心内守,乃遵神行,倏忽间挡了浪翻云十八剑。
    “铿锵”声不绝如缕,十八下交击声就像一下骤响,可知这十八剑的速度是如何骇
人。这十八剑绝不简单。
    忽轻忽重,但无论或轻或重,每一剑均把水月大宗紧紧吸啜着,教他无法抽身后退,
再组攻势。
    那感觉就像陷进蜘蛛网中的飞虫,一对翅膀给蛛线黏着,似乎挣扎一下立可逃出,
可是愈挣扎,黏得愈紧,更没法振翅高飞。
    单玉如心中焦急,这时她返到了墙边,知道若给浪翻云宰了水月大宗,那自己亦难
幸免。因为浪翻云的精神锁定了她的精神,她无论避到那里,对方均能在气机牵引下,
追到天脚底也会把自己赶上杀死,除了有人能吸引开他的注意,那怕是眨眼光景,她才
有逃生的把握。
    而她仗之横行的魔功媚术,对这早达天人极限的盖世剑手来说,根本起不了半分作
用。黑暗对浪翻云比对他们更是有利。
    当机立断,两对翠袖分别飞出一个魔门特制的芒火弹。
    同时咬破舌尖,喷出鲜血,以魔法催动潜能,不顾自身地往刀剑交击处扑去。
    环声烈啸,动气狂卷。
    楞严得庞斑真传,亦知时机一瞬不再,提摄心神,再配合着单玉如合力抢攻。
    一时兵刃与动气破风声弥漫全场。
    在芒火弹爆亮前,浪翻云再劈出平实的五剑。
    水月大宗又是另一番断魂滋味。
    挡第一剑时,已觉对方剑逾万斤,可是对方一剑比一剑重,尤其在这黑漆如墨的环
境里,对方竟似能清楚见物,每一剑劈来的角度,均刁钻至使他无法以全力相迎,可怜
他甚至摸不清浪翻云的位置,只能遇招拆招,彼长我消下,挡到第五剑他早汗流浃背。
    浪翻云人剑忽地化人了天地中,不馀半点痕迹。
    水月大宗亦是一代宗师,换了别人早抽身急退,他却凝立不动,水月刀高举头上。
    芒火亮起。
    浪翻云出现在水月大宗后方处。
    水月大宗一个旋身,水月刀闪电般朝浪翻云额头劈去。
    单玉如和楞严反变成从水月大宗后方左右掠至。
    浪翻云清亮的微微一笑道:“这一剑是献给干罗兄的!”剑雨倏地爆开,身形消失
不见。
    水月大宗一声狂喝,猛劈而下的水月刀神迹般地消失了,下一刻出现时,变成横扫
在剑雨的核心处。
    最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剑雨散去。
    露出覆雨剑和水月刀交击凝定于半空的刹那光阴。
    然后再爆起漫空剑雨,把两人完全笼罩。
    水月大宗一声惨哼,往前倒跌。
    浪翻云忽然出现在水月大宗左后侧,曲肘轻轻撞在水月大宗后心处。
    “当当!”两声,覆雨剑象时不分先后劈中单玉如的玉环和楞严的夺神刺。
    两人踉跄跌退时,水月大宗轻若羽毛般离地飘起,全身骨骼啪啪作响,七孔同时喷
出鲜血,当他扑倒地上时,变作了一傩没有一块完整骨头的肉泥。
    东瀛绝代刀手,就此惨死当场。
    单玉如、楞严分别着地,摆开门户,却都面无人色。
    谁猜得到浪翻云厉害至此。
    浪翻云若无其事地微微一笑道:“这样的刀法,竟敢来找中土争雄?”
    单玉如被浪翻云的剑气遥遥罩着,指头都不敢动半个,更不要说逃走了。
    浪翻云望向楞严,柔声道:“念在你乃庞斑之徒,给浪某滚吧!”楞严脸上颜色数
变,看了一言不发,铁青着脸的单玉如一眼后,咬牙道:“既知我是庞斑之徒,怎会是
临阵退缩之辈?”
    浪翻云微笑道:“那就随便你吧!”转向单玉如叹道:“教主错失了逃走的机会了:
刚才浪某搏杀水月大宗时,耗费了大量真元,露出一丝空隙,若教主立即逃走,浪某确
是难以阻止。”
    单玉如幽怨地瞅了他一眼,忽地收起玉环,楚楚可怜地道:“玉如认输了,浪翻云
杀了我吧!”楞严为之愕然,心中异感涌起,呆看着单玉如。
    就在此时,警号四起。
    韩柏身怀假宝,朝坤宁宫迅快掠去。
    钟鼓声仿似追着他走,他掠到那里,那处哨楼的警报就响起来,所以纵使远在皇宫
其它地方的人,亦知怎样去拦截他。
    他的感觉当然不好受,若真是来偷东西被发觉忙着逃走,倒没有什么。
    凭他的魔配上鹰刀,除非来的是浪翻云、庞斑之辈,否则总有逃出去的机会,痛苦
的是他要故意落到擒贼的人手内。
    身形倏闪,避过了由暗处射来的数排弩箭,迅眼间他掠过了奉天、华和谨身三座大
殿,转入了柔仪殿和文华殿遥对间最大的御花园内。
    四周尽是幢幢追兵。
    韩柏这时换上了夜行衣,戴上了黑头罩,整副偷鸡摸狗的行头。
    若非范良极嘱他扮作闯不出去了迫不得已表露身分,他早就举手投降了。
    前方几名武功高强的禁卫飞掠而至。
    韩柏心叫来得好,一振鹰刀,人刀合一,直冲过去。
    “当当!”两声,领头约两个禁卫给他劈得东倒西歪,眼看着他离地掠起,来到一
棵大树的横叉处,脚尖一点,大鸟腾空般落在御花园外柔仪殿离地近七、八丈的广阔殿
顶上。
    风声响起,另两人倏地出现殿顶。
    他当然不知这两人是“幻矛”直破天和“亡神手”帅念祖,见到这两人气势不凡,
心中喑惊,想着虚应两招后,大概就叫、“俯首就擒”了吧一声大喝,朝前攻去。
    直破天一振手长矛,幻起千百道矛影,铺天地杀将过来。
    帅念祖则遥遥一拳击来,拳未至,劲飙卷起,一时间天地肃杀,半点生机都似全无。
    这叫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直破天和帅念祖一矛一拳,立时把韩柏所行进退之路完全封死,杀气狂卷过来,一
点不留馀地。
    韩柏想不到无端端钻出这么厉害的两个人来,武功一点下逊于严无惧、叶素冬之辈,
叫了声我的妈呀:虚劈两刀,同时化了对方的矛劲和拳风,一个倒翻,往后翻下殿顶。
    两声暴喝,弃素冬和严无惧分由地上跃起迎来。
    果素冬手中剑化作长红,横削他双足,严无惧则持戟直捣他心窝,招招都是夺命杀
着。韩柏急忙传音到两人耳内道:“两位大叔,我是韩柏啊!”两人同时一呆,便收回
剑戟,反身飞开去。
    殿顶的直破天和帅念祖看呆了眼,还以为韩柏发出了什么霸道的厉害暗器,那还迟
疑,飞击而下。
    这次连帅念祖都不敢托大,拔出曾杀死蓝玉的软剑,全力与直破天合击韩柏。
    韩柏刚松了一口气,正要举手投降,后方杀气迫来,再唤了一声娘,加速掠下,正
要大叫停手时,软剑长矛当头压下。
    君子不吃眼前亏,韩柏横掠开去。
    两人如影附形追杀过来,韩柏喑叹一声,知道自己只要停下片刻,会立即没命,尤
其此时形成了一追一逃的形势,自己是无心战斗,对方是蓄势杀人,此消彼长下,自己
若停歇下来,会成为对方愈蓄愈强的杀气渲泄的对象,那时不死也要受重伤。
    他甚至不敢出声,否则令得一口真气混浊了,身法稍慢,亦是不堪设想。
    三人一追一逃,迅若流星般往坤宁宫去。
    严无惧和叶素冬这时都落到地上,见到三人走得无影无踪,暗叫不妙,慌忙追了上
去。浪翻云对外面的警报声听若不闻,冷冷看着单玉如,同时积聚功力准备予敌致命一,
他这时其实亦是另有苦衷。
    水月大宗不愧东瀛第一刀法大家,临死前那反击的一刀,差点使他受了内伤,到这
刻真气仍未平复过来,现在对着功力比水月大宗只高不低的单玉如,又有楞严在旁虎视
眈眈,以他的身手,亦不得不急于争取功力尽复的空隙。
    单玉如面容恬静下来,垂下美目,轻叹了一口气。
    不知如何,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表情,竟使楞严斗志全消,只觉得斗争仇杀,你争
我夺,全是绝无意义的一回事。
    浪翻云脸露讶色,覆雨剑催发剑气,遥遥罩着单玉如,摇头笑道:“单教主媚术虽
高,难道以为竟可制着浪翻云心神吗?”
    单玉如凄怨地望了浪翻云一眼,好象在怪他为何如此无情,心肠似铁。
    旁边的楞严却是另有一番感受,只觉单玉如这一眼是在向他求助,而浪翻云p忍心的
摧花人,却是最凶残的恶魔,不由怒愤填膺,一声狂喝,全力向浪翻云出手。
    单玉如一声娇笑,身上的披风扬了起来,遮掩着浪翻云视线。
    浪翻云心内亦不由得叹服。
    这支魔王不但才智过人,还狠辣得连自己人的生死都不屑一顾,为了己身安危,竟
借楞严护花之心,以媚术惑了他的神智,使他全力牵制浪翻云,她自己则以魔门法逃遁。
    楞严双刺攻来,声势胜前十倍,自然是被单玉如防不胜防的媚术控制了心神,毫无
留手地全力进击,发挥出所有潜藏的力量。
    在这刻,任何心理攻势,对失神的楞严也不管用,唯一的方法就是以硬碰硬。
    “波!”的一声,单玉如身前爆起一团黑雾,把她完全笼罩在内,还迅速扩展。
    “当当”,一连串兵刃交离声随着响起。
    覆雨剑在瞬眼的时间内,连续十剑劈在双刺上,最后一剑把楞严劈得喷血跌退,人
也清醒过来。
    他功力高强,心志坚毅,就算单玉如亦不能这么容易控制他的心神,问题出在他重
义气不肯独自逃生,怎想得到单玉如竟会对他施术,要他作牺牲。
    此刻醒觉过来,仍想不到单玉如对他施了手脚,只奇怪自己为何会突然心神失控,
幸好浪翻云确没有杀他之意,舍他而去,没入了迷雾里。
    殿外处处都有追杀之声。
    楞严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闪入后殿去。
    这时韩柏离地而起,来到水月大宗伏的大殿旁另一楼房的瓦顶处,前面忽地冒起一
道人影。
    两人打了个照面,同时一惊。
    韩柏两眼瞪大,魔性大发,只觉眼前此女不但美至绝顶,更有种不能说出来的酥味,
完全吸引了他的心神,差点把追兵都忘掉了。
    单玉如亦对他的魔种生出微妙的感应,美目立时明亮起来。
    一指往韩柏点来。
    韩柚只觉对方玉手像干棉吸水般一下子吸着他的眼睛,竟有不能动弹的感觉,吓了
一跳,立时惊醒过来,挥刀劈去。
    这回轮到单玉如喑吃一惊,想不到对方竟能不被自己媚术所惑,正随便一刀,却是
妙若天成,来去无迹。
    除了浪翻云或庞斑两人外,她当然不会害怕任何人,手指仍是恰到好处的点在对方
刀锋处。
    当单玉如娇躯一震时,韩柏则有如触电,往后飞跌。
    不幸地帅念祖和直破天两人刚好赶至,见韩柏倒飞瓦背之外,那还想到他因何会如
此送上门夹,还以为是他独门奇招,幻矛软剑,凭着掠地斜上之势,齐往他后背招呼过
去。
    这叫前门进虎,后门来狼。
    韩柏无奈下鹰刀甩手挥出,化作长虹,直击直破天,再起后脚,脚跟反后踢在帅念
祖的软剑处。
    这两人不愧第一流的高手,直破天凌空横移,避过鹰刀,长矛一振,发出一道矛风,
遥刺韩柏背部。
    帅念祖则借势升起,一脚闪雷向韩柏背心处。
    柏硬往横。
    避过了帅念祖一脚,却避不开直破天遥发的矛风。
    只觉摧心裂肺的劲气透体而人,忙运起挨打奇功,借势前飞化解。
    这时叶素冬的声音传来道:“手下留人。”
    韩柏此时已身不由己飞回原处,只见那美女眼中异连闪,忽地爆起一天红雾。
    韩柏尚未有机会回过那口真气,身子一紧,不知被什么东西困个结实,接着对方一
指戳在他胁下,立时浑体一软,往瓦面掉下去,忽又给提了起来,腾云驾雾般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