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22卷)
第八章 战神图录

    首当其冲的是里赤媚。
    他迎上覆雨剑独有剑芒形成的雨暴,两手幻出千重掌影,在瞬那间的时光挡了浪翻
云十二剑,全是以快对快,没有一丝取巧。
    他全力展开身法,在剑雨中鬼魅轻烟地移动,把速度不断提升,达到天魅身法的极
限。
    他的凝阴真气与天魅身法二而为一,当速度增加时,真气亦加强。确是玄奇秘奥的
神功,即管覆雨剑一时亦莫奈他何,何况浪翻云仍要分神应付其它高手的进攻。
    “锵锵锵!”浪翻云同时挡了年怜丹三下重剑,化解了任璧的一记隔空拳。
    安雨剑蓦地再盛放扩展,把由蚩敌和强望生同时卷入了剑雨里。
    他亦消失不见。
    顿使与战者均有种玄之又玄的诡秘感觉。
    韩柏和了尽禅主与浪翻云早有默契,趁浪翻云缠着敌方最强的里赤媚等人,由战圈
旁迅速逸去,刚跃下瓦面,脚尚未触地,色目高手“吸血铲”平东手持血铲、“山狮”
哈刺温舞动双矛,加上色目陀的大斧,由前方扑至,分取韩柏前额、左胁和右腰三处要
害。高手出招,自然而然配合无间,教韩柏完全不可取巧窜逃,除非他能硬闯过去。
    同一刻四条人影分从两侧闪出,攻向堕后掩护韩柏背耆秦梦瑶的了尽禅左后侧来的
是绝天灭地的一刀一剑,右后侧则是初次出现的女真高手赤佳尔和贞白牙。
    赤佳尔的独门兵刃乃精钢打制的狼牙棒,年在六十间,须发俱红,有若一团烈火。
    贞白牙外号“流星”,使的是山一条粗铁连起约两个钢球。
    这两人乃女真族公主“玉步摇”孟青青的护将,武技强横,绝不比色目高手平东和
哈刺温逊色。
    七个人分二方向两人进击,一出手就封死了所有进退之路。
    了尽禅主纵使在此陷身重闺,强敌环攻的要命时刻,仍是那么从容不迫,低喧一声
佛号,一掌拍在秦梦瑶背上。
    韩柏本要出招抗敌,一股沛然莫测的庞大内劲,透过秦梦瑶的身体,千川百河般涌
入经脉里,再结聚成上冲之力,把他带得离地而起,斜斜往上掠飞。
    了尽禅主两袖后拂,把后方两组人硬生生迫开时,闪电移前,再两袖前挥,迎上平
东的血铲和哈刺温的双矛,正中飞出那一脚才是精华所在,先是脚尖一摆,汤开了色目
陀的大斧,才破人色目陀的空门,若非色目陀回手挡格,包保立给一脚蹴死,饶是如此,
色目陀仍给他踢得口喷鲜血,倒跌开去。
    了尽禅主这一出手,立时震慑了在场的其它高手。
    韩柏早大鸟般越过了敌人的封锁网,落到一棵大树上,借力再飞起,投往另-屋顶去。
    了尽乘着色目陀露出的破隙,平东和哈刺温又给他震得退往两边,抢出重围,追着
韩柏去了。这批高手,竟不能阻他片晌。
    韩柏刚踏足瓦曲,屋脊上扑出了鹰飞,身在半空,早扬起魂断双钩,向韩柏当头击
落。
    动作快逾电光石火,劲气如山。凌厉无匹。
    韩柏吃亏在未曾立稳,无法使出全力,去挡他蓄满势子的狂击,一晃下行云流水般
横移开去。
    犷男广应城的镰刀和俏妹雅寒清的长剑,亦随着他们扑上屋顶。撒出一面刀剑形成
的防御网,务要教他无路可逃。
    此时鹰飞的双钓追击过来,取的是他背上的秦梦瑶,更令他腹背受敌,难以兼顾。
    他陷于险境时。了尽禅主正凌空飞来,要为他解围,岂知一道寒气,由下方冲天而
上,往他戳来。
    了尽禅主立即判断出若不全力应付,只怕未到达韩柏处,自己便一命呜呼,以他坚
定的禅心,亦不由无奈一叹,往下瞧去,只见一位天香国色的黄衣美女,身剑合一,御
剑攻来。
    人未至,先天剑气扑体而至,正是戚长征曾有一面之缘的女真族绝代高手“玉步摇”
孟青肯公主。
    了尽禅主想不到对方在里赤媚外,尚有如此高手,心中再叹。晋入无心无念的禅境,
放下对韩秦两人的担忧,全力一掌下拍,但当然赶不及去救韩柏和秦梦瑶丁。
    韩柏在此生死存亡的时刻,后背仍全面享受着与秦梦瑶仙体接触的感觉。魔种臻至
前所末有的道境。手中握着那神秘莫测的鹰刀,忽地像成为了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思
想的延伸。
    一种绝不可以形容的感觉蔓延全身。
    忽然敌人和屋顶都消失了,他发觉来到一座广阔无匹的巨殿里,殿顶有个透着光晕
若星空般的大圆图,离开他最少有四十丈的惊人距离。
    劲风前后击来。
    韩柏想都不想,鹰刀往后挥出,手脚同时朝前拍踢。
    “当!”的一声巨响。
    巨殿消失无踪。
    鹰飞硬被他鹰刀震得踉跄倒退。而前方的广城武和雅寒清更是一面惊骇,雅寒清竟
给他连人带剑,扫下屋顶。
    韩柏福至心灵,知道自己刚才因缘巧合下,嵌进了鹰刀内那传鹰留下的精神烙印里。
就像通过传鹰的眼睛,看到了他某一段神秘莫测的经历。心中狂喜,伸手摸上秦梦瑶的
香臀,大笑道:“好梦瑶!让为夫带你到皇宫去。”长啸声中,拔身而起,避过了鹰飞
第二波的攻势。落往另一屋顶去。
    甄夫人和方夜羽两人站在另一屋顶之上,瞪大眼睛看着韩柏,都有点不相信所看到
的事实。
    此时皇宫方面隐隐传来号角之声,显示严无惧正调动高手。赶往这没来。
    方夜羽和甄夫人对望一眼,拔出兵器,全速向韩柏迎去。
    这边的了尽禅主和清美绝艳的孟青青交换了十多招,刚占了少许上风,平东等又赶
至,加入战团,把他缠实不放。
    韩柏仍在凌空当儿,又进入了鹰刀内那奇异的天地里,只见巨殿一边壁上,由上至
下凿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十个大字。
    当脚踏瓦面时,那脑海中的幻象才消去,使他回到重重被困的现实里,四个人声势
汹汹狂攻而来,匆忙间,只认出了其中一人是“白发”柳摇枝。
    其它三人是年怜丹的师弟竹叟和甄夫人以下最厉害的两名花刺子模硬手“紫瞳魔君”
花扎敖。“铜尊”山查岳。他们本以为鹰飞加上犷男俏妹,足可收拾受到秦梦瑶牵累的
韩柏。
    岂知这小子大发神威,竟能同时击退三人,还逃了出来,骇然下全力攻截,全是不
留后着的拚杀招数,暗忖以他们四人联手之威,即使浪翻云亦不敢轻忽大意。
    韩柏感到自己精足神满,体内魔种似有无尽无穷的潜力。但亦自忖无法同时挡着这
四名可怕的高手,何况背上的秦梦瑶是如此地不堪一击,身形忽动,先避过了花扎敖劈
往秦梦瑶粉背,力能摧心裂肺的隔空掌,又闪过了竹叟横砸过来有移山拔岳之势的寒铁
杖。快逾脱兔般迎往右侧扑来的老相好柳摇枝。哈哈一笑,手中鹰刀化作长虹,使出了
有史以来最天马行空的一刀,劈在对方鬼啸连连的玉萧上。
    他的动作既潇,又意态高逸。但偏使与战者无不感受到他坚强莫匹的斗志,那种气
势可令人心虚胆怯和折服。
    靶受最深的是秦梦瑶,她静若止水,有若洪炉火上仍不遏不灭般的冰雪心灵,隐隐
感到一些玄奇美妙的变化正在自己紧搂着的爱郎身上发生着,那使她的道境因着与韩柏
精神的连系,亦晋入前所未有的境地和领域去。
    她确切地领受到与韩柏合而为一,道胎融入了他魔种里去的感觉,韩柏的血肉在她
怀里勃发着强大的魅力和生机,一时心神皆醉,首次生出神魂颠倒,恨不得立即与他更
进一步合体交欢的强烈反应。
    韩柏的魔种受她道胎刺激,亦立生感应,身体涌起强烈至能淹没大地的欲火,可是
精神却与鹰刀连结难离,忽然间达到了情欲分离的境界。
    “锵!”的一声巨响,柳摇枝硬生生被他劈开了五步,使包围网露出丁珍贵的空位。
    其它三人大惊失色,紧扑而至,目标取的都是韩柏背上的秦梦瑶。只要杀死秦梦瑶,
韩柏纵能逃去,他们亦完成了最主要的任务。
    韩柏杀得性起,魔功传入秦梦瑶体内,护着她不受气劲侵害,猛一扭身,先移往右,
变成对着山查岳的重铜,鹰刀电掣而出,“当!”的一声,竟劈得对方退了两步,按着
再一连三刀,杀得出查岳左支右绌,毫无还手之力。
    背风由上攻至,韩柏挥刀上迎,赫然是刚赶到的鹰飞。
    山查岳手臂酸麻,乘机退了开去,好让扑过来的竹叟和花扎敖放手施为。
    就在这要命时刻,韩拍的脑海浮出了一幅清晰的图像,上方刻有“战神图录”四个
字。
    包奇妙的是一种不知由何处而来的明悟随着这幅图象流入心田里,使他发自衷心的
雀跃鼓舞,刀势忽变,竟若最擅腾挪闪避敌人的鱼儿般,游入了双钩的空隙去,一刀画
往庹飞的胸膛。
    鹰飞怎想得到他的刀法如此奇幻玄异,魂飞魄散下那还记得攻敌,两钩迥守。险险
勾着了鹰刀。
    “铮!”然声响,给他劈得抛飞开去。
    就在刀钩相触时,韩柏一看到”丁男一幅战神图录,涌起另一股深刻的明悟。
    而宇宙某一种秘不可测的力量。亦由鹰刀作媒介,输入了他体内,与他的魔种结合
为一斡柏忍不住仰天欢啸,大手抚上秦梦璃的粉背,把那股与魔种汇流凝聚的力量注入
她的仙体去。
    秦梦瑶被从他两个不同层面而来的力量送入曼妙无匹的天地里襄。
    一方面是他身体不住壮大的生气和血肉的刺激,另一方面却是由他大手转介而来神
秘的精华和力量。使她既是爱思情火难禁,同时亦是禅境道心更趋通明。
    她感到断了的心脉跃动着无限的生机,再不若以前的死气沉沉,虽仍未死脉重生,
但已非全赖真气维持生命可比。
    花扎敖和竹叟两大高手杀至。
    前者化抓为刀,刺往他咽喉,同时飞起一脚。疾踢他的小肮;后者的寒铁杖,由大
外档横扫过来。
    韩柏大笑道:“来得好!”森厉的杀气由鹰刀潮涌而出,罩向两人,倏忽间刀光生
寒,画出一圈虹芒,护着全身。
    花扎敖的掌脚和竹叟的寒铁杖,眼看可击中对方,最后都只是击在他画出的刀光土,
齐被震退。
    此时甄夫人和方夜羽已来到屋瓦上,见韩柏反手按着秦梦瑶,鹰刀一挥,从容不迫
地击退花山两人,那种不可一世的气度,有若降世的天神,都心中凛然。
    甄夫人更瞧得芳心一软,恨不得投入他怀里,向他投降和奉上处子之躯。全赖一咬
舌尖,才回醒过来。知道自己由于对他的一丝情愫,于焉基于男女间微妙的吸引,不克
自持起来,暗抹了一把冷汗。
    方夜羽一声长啸,左右三八战电射往韩柏,甄夫人猛咬银牙,狠下心肠,脚下行云
流水,珠走玉盘般,手中宝剑化作漫天剑影,临近时束聚为一线,往这使她爱恨难分的
轩昂男儿刺去。
    他两人一出手,声势自是不同凡响。
    韩柏虽连番却敌,威风八面,仍不敢硬掠这两人联手之势,猛提一口真气,疾如激
矢般往右横移五尺,变成来到方夜羽的右侧,微笑道:“夜羽兄你好!”手中鹰刀却不
闲着,扬刀迅劈。
    方夜羽想不到他苦战之后,仍似留有馀力,全无窒碍,心中大讶,施出魔师秘传,
三八戡奇诡绝伦的先后挥打在鹰刀之上,化去对方疾击。
    “锵锵!”两声脆响,两人同时外移,抽空调元运息,原来两人都是全力出手。暗
寓真劲,不用兵器临身,只要有一方功力稍弱。重则功散人亡,轻则气虚力耗,其中凶
险,实非表象那么简单。
    初步接触,似乎两人势均力敝。可是方夜羽却知自己逊了一筹,因为他是全仗精妙
的戟法,化去了对方小半力道,才能保持平分秋色之局。若是毫无虚假以硬拚硬,说不
定会当场出丑。
    但他却不会认为自己及不上韩柏,因为自见到秦梦瑶紧贴韩柏背上,星眸紧闭。一
脸陶醉宁恬,他便妒火中烧,不能全面发挥真实的本领。
    甄夫人由他身旁掠过,长剑箭般射往韩柏,森寒的剑气,潮涌浪卷,紧紧罩着仍在
往后退开的韩柏。
    韩柏见到甄夫人,两眼立时射出令她心软力疲的神光,哈哈笑道:“美人儿啊!我
想得你很苦。”
    甄夫人心中一软,剑势立时转弱,韩柏的鹰刀刚放在她剑上。
    花山两人和休蕃生息后的竹叟柳摇枝,再次攻至。
    韩柏气定神闲,再挡了甄夫人两剑。脑海里闪过一幅接一幅的战神图录,涌上一浪
接一浪的哲思明悟。蓦地身随刀走,觑准一个空隙,竟撞人方夜羽和甄夫人间。
    兵刃交击声连串响起。
    众人绝想不到他竟会取他们最强的两人间遁走,到他迫开了方夜羽和甄夫人时,韩
柏一声欢呼。冲天而起,投往远处另一屋顶。
    韩柏尚在半空之际,眼角红影一闪,狂飙袭体而至。
    伏伺一旁的红日法王终于来了。
    韩柏这时脑海中升起战神图录最后一幅的“破碎虚空”,心领与神汇,想都不想,
手中鹰刀精芒飞撒,看似随意般一刀往红日法王劈去。
    红日法王“咦”地一声。手掌蓦地胀大,印在刀锋上。
    一股摧心裂肺的狂劲由红日大掌送出,沿刀而来,破人韩柏体内。
    韩柏心知此乃生死关头。一边全力凝劲反击,又运起捱打神功,化去对方惊人的内
劲,免得伤及秦梦瑶。
    两人同时在空中往后抛飞。
    红日两个翻身后已控制了跌势,轻飘飘落往另一屋顶上。
    韩柏则口喷鲜血,断线风筝般堕往地面。
    后面衔尾追来的方夜羽、花扎敖等人见状大喜,全力追杀而上。
    反是甄夫人故意堕后,不欲剑上沾上韩柏半滴血迹,还要压下救他的强烈冲动。
    韩柏脚触地上,一个踉跄后立即站稳,手臂酸麻,看着涌来的戟光掌影,暗叹一声,
正要拚死迎战,一道人影闪至身前,手中盗命化作漫水天光影同时击中方夜羽的三八戟
和花扎敖的双拳。
    严无惧的喝声由上空传来,叫道:“谁敢在京师撒野!”
    叶素冬的声音亦由远而近高呼道:“捉拿反贼!”
    方夜羽知道错过了杀死韩柏的机会,差点要大哭一场,往后飞退,同时发出撤退的
暗号。
    红日法王早走得无影无踪。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