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22卷)
第四章 枝节横生

    韩柏刚出府门,严无惧赶了过来,笑道:“下官还以为忠勤伯会由后山楠树林那方
离去。”
    韩柏嘻嘻笑道:“指挥使大人,我们比比脚力看看。”一溜烟窜落道旁的斜玻里。
    一阵急奔后,又跑上了大路,其它东厂高手早给他远远抛在后方某处,可是这东厂
头儿仍脸不红,气不喘,若即若离跟在他身后,似仍未尽全力的轻松模样。
    韩柏知跑他不过,大感气,软语求道:“严高手指挥大人,算我求你吧!现在我是
佳人有约,你这样名副其实贴身保护,不嫌大煞风景吗?”
    那知严无惧比他更绝,叹道:“皇命在身,违背了即是抄家诛族的大罪,就当可怜
下官,让我多跟两个时辰,好交差了事。”
    韩柏为之气结,边跑边道:“你子时在宫门等我,到时我和你一起进宫,不亦是可
以交差了么?”
    严无惧再叹一声道:“祸福无常,说不定忠勤伯有什么三长两短,而皇上又发觉我
在宫门处和侍卫闲聊,你说下官是否还有命回家侍候我那些娇妻美妾。”
    韩柏差点气绝当场。
    后方风声响起。
    两人骇然后望。
    范良极笑嘻嘻赶上,来到严无惧旁,三人疾若流星往秦淮河奔去,这老贼探头瞧着
韩柏,笑道:“小忠勤伯儿,假若我给你挡着严老鬼,你拿什么谢我?”
    严无惧听得眉头紧蹙,韩柏却是大喜过望道:“什么都成。”
    范良极怪叫道:“那就行了。”一指往严无惧点去。
    严无惧呱呱大叫,举手挡格。
    韩柏倏地加速,“呼”一声闪入道旁,消没不见。
    风行烈与三位爱妻美妾,伴着虚夜月、庄青霜步回月楼。
    虚夜月闷气全消,笑吟吟挽着庄青霜,交头接耳,细声说大声笑,若有人告诉风行
烈她们的话题是与韩柏无关,杀了他都不会相信。看得他心头欣慰,嘴角孕着一丝笑意。
    比姿仙挨了过来,温婉娴淑地道:“风郎!有没有慕你的好朋友呢?”
    风行烈哈哈一笑,伸手环着她仅堪一握的腰肢,诚挚地道:“有了你们三个可人儿,
风某早心足意满了。只望你们早日给我生几个白白胖胖的宝贝儿女。”
    左旁的谷倩莲和小玲珑听得心神俱醉,媚眼儿不住飘来,神态诱人之极。
    比姿仙喜孜孜赧然道:“但现在尚非适当时候哩!”
    谈笑间,众人踏进月楼。
    翠碧和夷姬迎了上来。
    虚夜月自给韩柏大嘴一吻,心情转佳,嚷道:“夷姬到我房来,给我和霜夫人说些
塞外的美丽故事。”
    夷姬连忙应诺。
    庄青霜别过头来,俏脸微红道:“行烈晚安,我们不阻你和夫人去生孩子了。”
    风行烈想不到娴雅文静的庄青霜竟会来这么一旬只应是韩柏和戚长征才说得出口的
俏皮话。立即对她刮目相看,谷姿仙二女则霞生玉颊,连谷倩莲亦一时乏反击之言。
    虚夜月重重在庄青霜的腰肢扭了一把,笑骂道:“死丫头,好的不学,却学了夫君
的口不择言。”
    两女扭打笑闹着到内进去了。
    夷姬和翠碧当然紧随其后。
    风行烈看着羞态可掬的三女,眨了眨眼睛,又拿眼往楼上打了个不怀好意的眼色,
逗得三女羞不可仰,心生欢喜,才领着她们登上二楼。
    戚长征和寒碧翠、红袖、褚红玉。宋媚正亲密地坐在同一组酸枝桌椅里,喁喁细语,
戚长征见风行烈回来,忙邀他们加入。
    风行烈等见除宋媚外,四人均两眼红肿,知他们勾起了旧事,心中亦戚然。
    坐好后,谷倩莲为减他们凄酸之惰,挤人寒碧翠和红袖间,笑道:“翠姊红袖啊!
好好管管老戚吧!媚姊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戚长征明白她的用意,他亦想她们减轻回忆的包袱,尤其是饱受心魔折磨的褚红玉,
笑道:“风兄!可否让小弟亲小莲的脸蛋一下,好奖励她这么关心我老戚呢?”
    众人当然知他说笑,都忍唆不住。
    比倩莲气得起蛮腰,杏目圆瞪,旋又“噗哧”一笑,白了戚长征一眼,把脸蛋凑往
戚长征那方向,娇声道:“来吧!看你的胆子有多大,连朋友妻都敢调戏。”
    众人哄堂大笑。
    戚长征老脸一红,尴尬地举手投降道:“风兄!我真的心动得很,可恨小莲献迟了
脸蛋,若在识你之前就好了。”
    这次轮到谷倩莲落在下风,跺足不依嗔骂道:“死老戚,找天我要和月儿联手揍你
一顿。”接着挨着寒碧翠道:“翠姊会心疼吗?”
    寒碧翠狠狠搔她腰窝,气道:“你这莲丫头敌友不分,让我求仙姊好好治你。”
    比情莲怕痒,逃回风行烈处,口舌不让道:“你舍不得才真呢!”
    寒碧翠望往戚长征,甜甜一笑,会说话的眼睛像在道:“被相思折磨了这么久,当
然舍不得啦!”
    戚长征心中大痒,暗忖今早才试过连御两女的滋味,不若就今晚破了这纪录,不是
更精绝伦吗?
    两手探出,分别握着褚红玉和寒碧翠的纤手。
    褚红玉颤了一下,没有拒绝,只是垂下头去。心情又欢喜又难受。她对戚长征早有
情意,但那时乃尚亭的妻子,自不可作出墙的红杏;但接着就给鹰飞以最可恨的方式得
到了她的身心,若非醒来时受尚亭之死和湘水帮被杀绝的事实所刺激,定会偷偷去向鹰
飞投降。
    现在戚长征成了她唯一能摆脱鹰飞的希望,所以尚亭虽骨未寒,她仍要投进戚长征
的怀抱去。若尚享在天有灵,应该不会怪她的。
    思忖间,身体同时掠过难以形容的兴奋。
    鹰飞施于她身上的手法非常卑鄙,牵涉到她生理的分泌和窍穴的刺激,使她每晚都
受到情欲的煎熬,戚长征真的可解救她吗?
    另一边的寒碧翠自失身于戚长征后,便再没有和他亲热的机会,今次难遏想思之苦,
追上京师,自然渴求和爱郎魂梦巫山,见他抓着自己小手,虽有外人在旁,仍情不自禁
死命反抓着他,心意不言可知。
    戚长征畅美刺激得差点吼叫起来,向风行烈等贬了眨眼道:“行烈!很晚了!是吗?”
    比姿仙等三女立时俏脸飞红,垂下头去,暗骂夫君这两个好朋友,没有一个不是急
色鬼,但他们的浪荡不羁,亦正是吸引人之处。
    风行烈其实亦很想把刚由韩柏处学来的心法手段,施诸白己三位美人儿身上,闻言
笑道:“在这冷酷竞争的现实中,还有什么比上床睡觉更能乐而忘忧呢?”
    今次连红袖和宋媚都脸红了,春意盎然。
    “当!”
    一声钟响传遍鬼王府。
    众人愕然,想不到在这要命时刻,鬼王府这盘偷抢鹰刀的生意终发市了。
    韩柏踏足亮若白书,升平热闹的秦淮大街,心情之畅美,确是难以形容,每一个毛
孔儿都像在欢呼,心儿则自动哼着最美丽的小调。
    想到即可见到秦梦瑶,赴过朱元璋之约后,便可和这仙子同赴巫山,共享云雨之欢,
立即兴奋至全身酥麻。
    有谁能比我韩某人更幸福呢?
    街上人来人往,气氛热烈,比对起其它昏沉沉的街道,真不敢相信是在同一个城市
中。
    韩柏的脚步就像装了个强力弹簧般,走起路来毫不费力,有若飘泛云端。
    林立雨旁的青楼门外,站满了满盈笑脸的鸨妇,迎客送客,充满着“十年一觉扬州
梦”那令人心迷意软的颓废气氛。
    可是现在所有青楼红妓加起上来,都不及秦梦瑶对他吸引力的万一。
    鲜衣华服的寻芳客,坐着骏马高车,络绎不绝于途,累得龟奴们猛扫门前的积雪。
    韩柏背着鹰刀,昂首阔步,深切地感受着繁华盛世下必然会有醉生梦死的一面。
    人生在世,所为何来?
    最要紧是把握眼前美好的事物,不教光阴虚掷。
    有人选了功名富贵,又或济世国之业,他选的却是美女与爱情。人各有志,只要不
是偷抢滥杀,谁能说我韩某人做错了。
    落花桥遥遥在望。
    两刻钟后便是亥时,天下第一美女秦梦瑶会在那里见他。
    就在此时,一位秀发垂肩的丽人娜多姿迎面而来。
    韩柏心神虽全放在秦梦瑶身上,亦不由本能地对她行注目礼,因为此女虽略嫌苍白,
可是杏眼桃腮,秀色可餐,姿容直追虚夜月和庄青霜,不比盈散花逊色,早惹得路人纷
纷驻足打量。尤其她单身一人,令人倍添遐想。
    包引人注意的是在这严寒的天气、她只是在白色的罗衫上加了一件垂地的淡黄披风,
愈显娉婷多姿,周围的女子和她一比,就如烛火与星月般,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韩柏大奇,加此美女,怎从未谋面和听人提及。
    那女子直往韩柏走来,到了五步许处,抬起俏脸,星眸一亮,紧盯着他。
    韩柏见她脚步不停,若再走前,肯定会撞个满怀,换了平时,他定会停步不让,看
她会否这么便宜他。不过现在要去与心中玉人相会,惟有压下这诱人的想法,横移两步,
避往道旁。
    岂知人影一闪,那女子仍拦在身前,不过已停下脚步,婷婷俏立,笑吟吟的看着他。
    韩柏大奇道:“小姐认识我吗?”
    美女甜甜一笑,由罗袖中抽出一卷画布,玉手轻捏上下两端,在他跟前拉了开来。
    他定神一看,立即愕然动容,原来是幅人像画,画的赫然就是他韩柏。
    美女把画像移到贴在耸挺的酥胸上,微笑道:“兄台是否画内之人?”
    韩柏苦笑道:“画得这么像,韩某想不认行吗?”
    近看此女更不得了,明亮的眼睛,漆黑的眸子,悦耳柔美的声音,带点病态美的雪
肤,加上她莫测高深的行止,合起来形成了神秘诡异的诱人魅力。
    美女笑道:“你肯认就成了,我是专靠捕捉被通缉的采花大盗归案赚取悬赏生活的
猎头人,乖乖的跟奴家去吧!”
    韩柏失声道:“什么?谁说我是采花大盗。”
    两人站在路旁,一个风神俊朗,一个美艳如花,引得路人停了下来,对他们围观指
点。
    美女“噗哧”一笑道:“京城最美的两位人儿都给你采了,还不肯认吗?”
    韩柏有点明白了,若非约了秦梦瑶,定会和她胡缠一番。但现在却绝不适宜。哈哈
一笑道:“原来你真的知道,那最好不要跟来,否则我定要连你也采了。”举步横移,
往另一边行人道走去。他施展了急行法,似缓实快,暗忖看你怎追得上我。美女莲步轻
摇,不即不离和他并肩而行,还好整以暇地嗔道:“人家的一日三餐都靠着你了,明知
危险,却怎可放过你呢?”
    她这些话语带双关,充满了挑逗性。
    韩柏心中暗叹,美人儿为何来得如此不是时候?同时亦暗懔对方武功高强。
    踏上另一边行人道时,韩柏嘻嘻一笑,往她香肩撞去,口中却道:“小姐高姓大名,
嫁了人没有?”
    美女香肩亦反撞过来,含笑道:“小女子姓甄名素善,尚未有夫家。”
    “砰!”
    两人肩膊硬拼了一记,分向两旁移开,竟是平分秋色之局。
    韩柏想不到来者竟是累得怒蛟帮差点覆亡的甄夫人,心叫不妙,一指往她腰胁点去,
笑道:“那不若嫁了给我吧!”
    甄夫人甜甜一笑,纤手迎上韩柏,拂往他手腕,娇笑道:“若是明媒正娶,非是男
女苟合,嫁你何妨?”
    韩柏见她手法玄奥精妙,犹胜鹰飞。吓了一跳,慌忙缩手,心中叫苦。
    自己拚将起来,虽未必一定败北,可是还怎能依时赴约,更何况她可能还有帮手。
立定脚步再拱手一揖软语求道:“我的美人儿啊!求你做做好心。暂放我一马,我现在
有急事赶着去办,明晚再和你玩过行吗?”
    甄素善移了过来,到差点靠入他怀里,两手后移,挺起酥胸,以示不会突袭,仰起
迷人的俏脸,吐气如兰道:“韩郎的约会在什么时间呢?”
    若非她报称是甄素善,韩柏真会以为是遇上了单玉如,否则怎会如此妖媚迷人,叹
道:“离现在只有一刻时光多一点。”
    甄素善明媚的眸子闪起亮光道:“道左相逢,遇聚一刻,实乃人生美事。韩兄陪素
善到酒铺喝过三杯酒,索善立即放人,任你去采花偷心,全都不管,你肯答应人家吗?”
    “铮!”
    四个钩子挂到屋檐,却只发出一下单音,接着四道黑影避过了近十个银卫的截击,
凭着钩索之力,迅如鬼魅般跃上府外最高的钟楼上空,再松掉钩索,像一群队形整齐的
雁儿般,飞过积着厚雪的重重屋顶,投往内府的大广场处,鬼王府空有重重守卫,除了
弯弓搭箭劲射敌人外,再无他法。
    刀光闪起,劲箭不是落在空处便是给这四个身形各异的蒙面人砸飞。
    眼看他们飞降另一屋顶,小表王莉城冷出现屋脊上,手提鬼王鞭喝道:“既有如此
身手,为何却要藏头露尾?”
    “飕飕”声连串响起。
    那四人左手连扬,四串十字镖一个追着一个,电火般分射荆城冷身上各个必救要害,
声势惊人,充满死亡的威胁力。
    莉城冷虽是武技高强,亦难同时接下近百个杀伤力强大的十字镖,尤其他们以特别
的手法劲力掷出,利用旋转的特性,不但加强了速度,还可专破内家护身真气。
    荆城冷暗叫厉害,横移闪躲。
    那四人在空中像球儿般互相碰撞,散开来时或高或低,或左或右,变成由不同角度
往荆城冷攻去,其诡变和巧妙处,教人难以揣摸。
    这样四合为一,又一分为四的联击之术,荆城冷还是首次遇上,鬼王鞭化作一团鞭
影,护着全身。
    四道寒芒,再由蒙面人处激射而出,往荆城冷攻去。
    荆城冷施尽浑身解数,挡开了两刀,又撑出后脚迫退了后方攻来的敌人,终拦不住
那轻功最佳,身形娇俏的女敌手有若两道激电般一长一短的两把倭刀,冷哼一声,翻落
瓦面,退往广场。
    那四人终成功登上屋脊,十宇镖连缤发出,想抢上来的银卫纷被迫退,其中一人还
肩头中镖,却苦忍着没有发出叫声。
    这四人自是水月大宗座下风林火山四大高手。
    这时他们傲立屋脊,俨然有君临鬼王府,不可一世的气概。
    荆城冷落到广场处,没有再攻上去,退到卓立广场中心的铁青衣,碧天雁两人间,
这时风行烈、戚长征、谷姿仙、寒碧翠、虚夜月、庄青霜。谷倩莲、小玲珑、褚红玉等
全赶了到来。宋媚、红袖等不懂武功,所以仍留在月楼里。
    银卫则全隐没不见,变成两组人一上一下、在这雪白的天地里,成对峙之局。
    铁青衣洒然一笑道:“原来是东瀛好手,不过你们联手之法虽妙,却尚嫌不够斤两,
若你们再没有人出现,我们便立即将尔等生擒活捉,严加惩办。”
    魁梧的山侍大喝道:“韩柏何在?”
    下面的戚长征凑到风行烈耳边道:“原来又是韩柏这家伙累我们坏了好事,还要为
他挡灾。”风行烈笑道:“手脚快点,长夜漫漫,还怕没有时间吗?”
    众女中只有最接近的谷姿仙和寒碧翠听到他们的对答,没好气地瞪了他们一眼,怪
这两人在此时刻还要不正经。
    铁青衣哈哈笑道:“先报上名来,再好言相问,待我想想会否答你。”
    这铁青衣不愧鬼王倚重的大将,不但说话得体,还稳稳压着对方。
    山侍喝道:“我们乃水月大宗座下四大侍卫,韩柏若在,立即叫他滚将出来,不要
做缩头乌龟。”
    虚夜月听得他对自己爱郎口出狂言,娇笑道:“大个子你约好了他吗?不让人家出
去逛街的吗?还未弄清楚事实,便胡言乱语,快滚下来待本小姐掌嘴。”
    山侍听得愕了一愕,暗忖她骂得也有道理,一时做声不得。
    火侍最是风流自赏,虚夜月这种绝色,在东瀛真是从未之见,而其它各女都是姿色
上乘,谷姿仙和庄青霜更可与虚夜月一较短长,色授魂与之下叫道:“好一个牙尖嘴利
的美人儿,就让我们亲热亲热。”
    虚夜月鼓掌道:“跳下来时小心点,不要尚未和我的宝剑亲热,便先仆穿了你的狗
头。”接着不依道:“快点吧,人家等得不耐烦了。”
    众人为之莞尔。
    比倩莲更挽着她笑弯了腰,喃喃道:“死月儿!傍你笑坏了。”
    火侍亦哑口无言,难道他真要跳下去吗?
    四人见他们谈笑自若,视他们如无物,均大不是滋味。
    就在此时,一声冷哼,一个高大人影,现身四侍正中。
    四侍忙跪下拜见。
    铁青衣他们眼前一花,上面已多了个人,背对着他们。最使人印像深刻的,首数他
斜挂背上式样特异的水月刀,还有就是两条细带,连着无袖外挂的十字,使人一看便知
是东瀛独有的服装。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