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21卷)
第五章 步步惊心

    风行烈体内三气汇聚,功力日进,又得谷姿仙以双修大法辅引,比之当日双修府一
战时已不可同日而语。
    才扑进那民居里,已大感不妥,不但里面空无一人,更因为心中现出警兆,忙取出
丈二红枪接上,提聚全身功力,疾步闯入内室去。
    危险的感觉更强烈了。
    紫纱妃的倩影在后门处一闪而没。
    风行烈不是不知道里面有定埋伏,但因为埋伏者必是年怜丹,仇恨的火焰使他完全
没法把冲动压下去,而年怜丹亦是利用这点把他引来。
    风行烈倏地加速,穿出后门,落到外面宽敞的天井去,光暗的转换,使他一时看不
清楚,忙把眼帘阖上一半,减少光线的输入。
    就在此时,两声叱喝,分由两旁响起。
    年怜丹的玄铁重剑和色目第一高手“荒狼”任璧的铁拳分由左右两方攻袭而至。
    紫、黄两妃俏立天井尽处,四只眼睛射出怜惜之色,有点不忍看到这年轻俊俏的郎
君在两大高手的夹击下惨死。
    年怜丹和任璧则是心中狂喜。
    自风行烈到京的消息传来后,他们使命人密切监视他们的动静,知道他们竟然来逛
街购物,忙暗中潜来,把这民居内的人制伏后,苦候良机,终于等到范良极和叶素冬两
人走进了一间饭店,忙使两妃把风行烈引来,现在已成功在望。
    除非是浪翻云、庞斑之辈,谁能全身而退?
    风行烈虽早有准备,仍想不到年怜丹无耻至此,连偷袭都在所不计了,竟还和另一
绝不比他逊色的高手一起夹击。
    就在此刻,厉若海对他多年的严格训练终显露出成效,几乎是末经过任何思虑,他
自然而然便本能地使出最能应付这种恶劣形势,燎原百式里的“借劲反”。
    风行烈先往后移,丈二红枪的枪尖“锵”的一声电射在年怜丹的重剑上。
    以年怜丹的功力,仍禁不住丈二红枪传来山洪暴发般的力道,向后移了半步。
    风行烈虽说大有进步,毕竟功力仍稍逊他一筹,踉跄横跌,眼看要被任璧能碎裂墙
壁的铁拳轰在左胁处,丈二红枪由右方吐了回来,“啪”的一声拨打在任璧的铁拳底处。
    任璧一声狞笑,运拳下压,借枪传动,硬要震碎对方脏腑时,一股揉合了风行烈自
身力量和年怜丹处借来劲力的强大力量,立和任璧的气劲正面交锋。
    任璧一声闷哼,向后连退三步。
    黄、紫两妃看得目射奇光,天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年怜丹和任璧两人的全力一击,
竟杀他不死?
    年、任两人亦是大惊失色,知道夜长梦多,立即再组攻势。
    风行烈却是有苦自己知。
    年怜斗的功力岂是可轻易借到,虽说由红枪传递,终是要以己身功力为引,立时气
血翻腾,全身经脉像倒转了过来,浑身乏力。若不是有坚强意志,早跪倒地上,眼看小
命不保,后衣领给人抓个正,腾云驾雾般往后退去,接是韩柏的大笑声道:“原来是年
淫贼,哈!”
    风行烈被韩柏提往后掷去,滚到地上时,天井近门处传来连串劲气交击的巨响,心
中大急,韩柏怎是这两大凶人的对手呢?偏又站不起来。
    接听到虚夜月众女的娇叱声,才松了一口气,盘膝坐起,调神养息。
    年怜丹和任璧见风行烈脚步不稳,正要痛下杀手,岂知换了个韩柏来,已知不妙,
这处四周都是禁卫厂卫,又有陈成、叶素冬和范良极等高手,缠斗起来,绝难善罢,交
换了个眼色,装作狠攻的样子,便把韩柏迫回去屋子里后,跃回天井,同两妃打了个逃
走的手势时,韩柏已威武万状冲了出来,旁边还有虚夜月、谷姿仙和庄青霜这三名绝世
靓女。
    谷姿仙一见年怜丹,正是仇人见面,份外眼红,又以为他伤了爱郎,不顾一切剑化
长虹,直击而去。
    虚夜月怕她有失,抽出腰间的鬼王鞭,后发先至,点往他下阴必救之处。
    庄青霜抢往谷姿仙旁,宝刀由下斜挑而上,取的是年怜丹握剑的手腕,教他难以全
刀运剑。
    三女虽是首次合作,竟配合得天衣无缝,使年怜丹亦吓了一跳。
    他早领教过虚夜月的厉害,如此女得鬼王真传,就算单挑对打,要收拾她仍要费上
很多力气,哈哈一笑道:“虚小姐原来对本仙那处这么有兴趣。”往后一移,伸指弹往
鞭梢,右手重剑挽起护身剑网,封挡两女攻势。
    韩柏就在这一瞬间和任璧硬拚了三拳,暗叫乖乖不得了,什么地方钻了个这么厉害
的高手出来,对方一拳比一拳重,打得自己气血翻腾,连退三步,而对方却像个没事人
似的。而更骇人的是,无论自己招数如何精妙,对方总有方法迫他硬拚,如此功夫,还
是初次遇上。
    岂知任璧亦是心中发毛,风行烈能挡他两人全力一击,已是大出意外,而眼前这年
轻人却连挡他三拳,血都不喷一口出来,使他更不是滋味,正要欺身而上,借硬气功挨
他一拳半脚,抢机毙此小子,上方杀气压来,竟是陈成和叶素冬由屋顶上扑击而至。
    另一边的年怜丹更是魂飞魄散,他虽挡两女的长剑,但在弹上虚夜月鞭梢前,对方
的鬼王鞭竟灵蛇般改变了方向,绕到一侧,点往他的耳鼓穴。
    同一时间范良极落在后方,旱烟管猛打他后枕要害。
    只是黑榜高手范良极已教他头痛,何况还有三女在前方牵制,年怜丹狂喝道:“走!”,
玄铁重剑护全身要害,拔身而起。
    黄、紫二妃本欲加入战圈,眼前异变突起,正欲遁逃,那知最可恨的韩柏溜到眼前,
嘻嘻笑道:“留下一个来陪我吧!”左右开弓,竟是往两女酥胸抹去。
    两女虽不是第一次给他轻薄,仍是羞怒难当,又知打他不过,骇然下往后飘飞,希
望可凭轻功逃出“魔掌”。
    任璧硬挡了陈成和叶素冬两招后,至此才明白中原实是高手如云,又见年怜丹逃命
去也,那敢久留,狂喝一声,竟硬挨了陈成一刀,叶素冬一剑,冲天而起。
    两人刀剑劈在他身上时,均觉刀剑滑开了少许,不能命中对方要害,骇然之下,任
璧早掠往邻屋屋顶,与刚杀出重围的年怜丹会合在一起,加上黄纱妃,迅速远去。
    四周虽响起手下们的呼叫追逐声音,但任谁都知道追不上这两个技艺惊人的大魔头。
    虚夜刀忽尖叫道:“死韩柏,还是你懂拣便宜。”
    众人往天井尽处望去,只见笑嘻嘻的韩柏,拦腰抱紫纱妃,满怀芳香地由墙头跃入
天井里。
    这时风行烈已回复功力,在小玲珑和谷倩莲两女陪傍下来到天井,此刻左诗三女才
慌张赶至,可见刚交战是如何急剧激烈。
    众人都围上韩柏,观看他抱全无放下意思的战利品。
    紫纱妃脸纱不翼而飞,露出清甜秀丽的俏脸,星眸紧闭,但脸容却出奇的平静,教
人心生怪异的感觉。
    叶素冬犹有馀悸道:“刚那人定是色目的任璧,只有他才可不惧刀枪。”
    虚夜月来到韩柏身旁,狠狠在他背肌扭了一把,恶兮兮道:“末占够便宜吗?还不
放下她?”
    陈成乘机道:“交给我们东厂处理吧,保证要她说什么就说什么。”
    韩柏忍背肌被扭处的痛楚,低头细看紫纱妃,发觉她呼吸急促起来,显是害怕落到
以酷刑着名的东厂手里,大生怜意,笑道:“对付这小妞,山人自有妙计,副指挥使放
心好了。我会好好处理她。”在众女抗议前,“咦”一声道:“老贼头到了那里去?
    ”
    陈成知他乃目前朱元璋最宠信的人,那敢坚持,闭口不语。
    虚夜月恨得牙痒痒道:“不要岔开话题,鬼才信你看不到老贼头溜了去追蹑他们。
    ”跺足道:“夫君啊!”
    韩柏知不能太逆她意思,把紫纱妃交了给她,一手搂风行烈肩头,朝屋内走去道:
“你比我还付,竟能挡他们两人一击,幸好如此,否则我们便惨了。”
    众人都听得心头一寒。
    风行烈若被杀死,那将会对他们做成无可弥补的打击。
    众人至此游兴全消,赶回左家老巷去。
    浪翻云不知何故,尚未回来,各人商量后,亦因左家老巷住不下这么多人,决定份
两处地方落脚。
    不舍夫妇坐镇左家老巷,照拂左持和她的酒业当然助手兼姊妹的朝霞和柔柔,范豹
和十二名怒蛟帮兄弟则扮成了酒铺的伙计。
    其它人全部移师到莫愁湖去。
    谷姿仙三女雀跃不已,谁不知莫愁湖乃金陵八景之首,能住进如此人间胜境,纵是
短暂时光,也足可使人毕生回味了。
    陈成召来了八辆马车,既载人亦载各女刚购买回来的物品。
    紫纱妃被制了穴道,手脚虽回复气力,却不能提起内气,变回一个普通的女人。
    当众人走往街上乘车时,这俘虏自动自觉跟在韩柏背后,除了绷紧俏脸不说话外,
就像是韩柏的女人那样。
    谷姿仙三女对任何与年怜丹有关的人事都深痛恶绝,何况白素香之死亦间接和紫纱
妃有关,恨不得一剑杀了她。可是却基于她们对韩柏的好感,刚又全赖他舍命救了风行
烈,对他更是非常感激。所以任由韩柏以他的方式处置这美丽的俘虏。
    可是虚夜月却没有那么好相与了,指紫纱妃喝道:“妖女!过来这里。”
    紫纱妃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低头咬唇皮站在韩柏身后。
    气氛有点尴尬。
    风行烈站在韩柏身旁,却是不宜出言。
    韩柏唯有嬉皮笑脸道:“月儿想把她怎么样?”
    虚夜月横了他一眼,通:“我要押她上囚车去,不行吗?”
    韩柏笑道:“为夫正有此意,但却要亲自看管她,以免给妖人劫走了。”
    虚夜刀跺足道:“你若要和她同车,月儿便不陪你了。”
    韩柏一呆道:“这样也可以发脾气的,不要胡闹好吗?”
    虚夜刀见所有人都看她,下不了台,幸好谷倩莲跑了过来,搂她的小腰道:“月儿
来,我和你共乘一车,说说心事儿。”
    虚夜月亦不敢过份开罪韩柏,惹得他不高兴就糟了,但仍心生不满,同庄青霜道:
“霜儿过来,坐我们的车子。”
    庄青霜那愿离开韩柏,犹豫起来。
    虚夜月大嗔道:“霜儿你要不要和月儿站在同一阵线?”
    庄青霜向韩柏歉然一笑,无奈走了过去。
    韩柏向风行烈苦笑一下,同紫纱妃道:“美人儿,到车上去吧!”
    紫纱妃一声不响,坐到车上去。
    这时范良极气呼呼回来。
    韩柏、风行烈和陈成仁迎了上去。
    众女均到了车上去,侍卫们则跨上了战马,只剩下他们四个人在铺门处说话。
    范良极问了他们到那里去后,犹有馀悸道:“我远远吊年老鬼三人,本以为定可查
到他们落脚的地方,岂知竟遇上了里赤媚,这人妖真的厉害,不到三招便差点给他打了
一掌,幸好及时逃走,被他一口气追了几条街,才得脱身溜了回来。”
    陈成问明了遇到里赤媚的地点后,大喜道:“这事包在我身上,只要他们的贼巢在
那附近,我必有方法查出来,而又一点都不教他们知道。”
    韩、风、范三人都点头同意,尽管方夜羽亦休想可瞒过东厂密探的耳目,怕怕他们
立即迁巢。
    范良极道:“你们先回莫愁湖去,我有叶素冬的口讯,要说给不舍知道。”
    韩柏本想向他说出媚娘的事,唯有吞回肚内。
    四人散去,风行烈回到谷姿仙和小玲珑的车子去,韩柏自是登上载有紫纱妃的马车。
陈成则飞身上马。
    马车队缓缓朝莫愁湖开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