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20卷)
第八章 终身幸福

    韩柏和虚夜月并骑缓缓驰往西宁道场。
    虚夜月见韩柏去见庄青霜,仍肯带她在旁,心情大佳,向他道:“韩郎会否觉得给
月儿缠得很痛苦呢?可是现在月儿若见不到你,真不知该做什么事才能打发哩!”
    韩柏笑道;“天下所有正常男人,包括我韩柏,都不怕被你缠着,我的月儿多么可
爱啊!由小嘴开始,没有一处不是精绝伦的,挨挨碰碰已使人神魂颠倒,逗得情动时更
能把人引死,到了床上嘛……”
    虚夜月俏脸飞红,又喜又羞道:“韩郎啊!求你检点一下口舌好吗?这是大街来的。”
    韩柏环扫街上行人熙攘的闹哄哄情况,笑道:“好!那便说正经的,来京前,我常
听说楞严和他的厂卫多么厉害?为何整天只见叶素冬和他的禁卫军横冲直撞,却少有见
到楞严和他的人,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虚夜月道:“厂卫分为东南西北四厂,各由一名指挥使统率,对大明朝的领土分区
侦察,专责针对各地方官和藩王的情报工作,大部分人都被派往外地工作。其中以东厂
势力最大,原因是京师都包括在他们的情报网里,身为东厂指挥使的乃少林派俗家第一
高手,与无想僧同辈的‘夜枭’严无惧,这是个神秘人物,行踪诡秘,从不在江湖露面,
是朱元璋的亲信,直接受朱元璋指挥。不像其它三厂般要听楞严吩咐,故又名内厂,爹
说他的武功可与无想僧媲美呢?当然声名则远远落后于他。”
    韩柏暗呼厉害,朱元璋真的从不相信任何人,利用手下互相牵制,不教一人独大。
不免夸奖了虚夜月几句。
    虚夜月一颗芳心全系在他身上,听他夸赞,喜翻了心儿,意气飞扬。
    这时他们由一条横巷切进了西宁街,朝着街端的西宁道场驰去。
    街上车马众多,人车争路,两旁店铺都挤满了人,一片热闹,比之韩柏以前长居的
武昌,有小巫大巫之别。
    阳光漫天中,又有美女虚夜月伴在身侧,韩柏差点要仰天大叫,告诉街上所有人他
是如何幸福。
    就在这时,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狂涌心头。
    韩柏知道是魔种的灵觉生出感应,骇然往四周望去,一切人事全无异样。
    虚夜月这时似在对他说话,但他已无暇理会,刹那间将魔功提升至极限。
    那种感觉更清晰强烈了。
    灵台倏地空明通透,使他感应到那不好服的感觉来源,魔种比之以前厉害多了。
    虚夜月见韩柏不睬他,娇嗔道:“韩郎啊……”话尚未完,韩柏策着灰儿超前而出,
来到她马前。
    金属的激晌,由前方左边的屋瓦响起,一个大铁轮旋转着由高而下,斜斜往他们激
旋而来。
    就在巨轮刚离开瓦面时,一个全身蒙在灰布里的刺客,箭般掠下,单足以脚尖点在
巨轮的正中处,像哪咤踏着风火轮般往他们飞掠过来,虚夜月还未来得及警告韩柏,人
和轮已飞临丈许外的上空,越过一架马车之顶,以超乎人力的高速旋切过来。
    韩柏的魔功亦运转不息,心神进入止水不波的道境,看着人和轮循着一道优美的弧
线,来到眼前左方的上空。
    他因早有防备,此时固然可以翻身下马,滚往一边躲避,可是后面的虚夜月便陷入
正面遇敌的危险里,那旋转着的巨铁轮,加上旋转的力道,怕只有覆雨剑才能硬挡。
    那踏轮而至的灰衣人,身材玲珑浮突,两手各执一支水刺,两眼射出森寒杀气,罩
定韩柏,专注得就像饿了多天的猛兽找到了可口的食物。
    眨眼都来不及的快速里,那女刺客进入了一丈的近距离,一声尖叱,纤足用力,那
巨轮立即加速,锋利的边缘陀螺般转着割往灰儿的马颈。
    假设韩柏等全无反应,只是这无坚不摧的巨轮,足可割开马颈,并把韩柏拦腰切作
而半。
    那人以脚尖催轮作出声势迫人的攻击后,借脚踏之力,俯身前扑,手中尖刺分取韩
柏眉心和胸口,教他不能分神应付巨轮。
    虚夜月这时抽剑出来,离马跃起,可是已赶不及援手。
    街上行人中目睹此情景者,仍来不及作出正常反应,只是基于本能瞠目结舌,思想
远赶不上事情发生的速度。
    身处险境的韩柏精确地把握到敌人的速度,略一仰身,右脚踢出,在巨轮割上灰儿
时,正中巨轮的边缘,同时两指弹出,分别弹往对方刺尖处。
    巨轮被他巧妙的一脚,踢得偏离了原本的目标,往上斜飞,恰好向着飞临韩柏头顶
的女刺客的双腿切去。
    “当当”两声,尖剌微荡开去,而韩柏则两只手都被对方惊人的气劲反震得差点麻
痹了。女剌客还要双招再攻,见巨轮去势被破,还向自己双腿割来,一声尖啸,不知使
了下什么脚法,竟又踏在巨轮上,被巨轮带着斜飞而上,腾云驾雾般往另一边的屋顶迅
速远去,消没不见。以虚夜月的身手,竟扑了一个空。
    街上的人这时才懂失声惊叫。
    韩柏惊魂甫定,一手把身尚凌空的虚夜月抄到马背处,喝道:“不要追了,追也追
不到。”
    虚夜月转身紧搂着他,哭道:“韩郎啊!月儿还以为你死定了,吓死人哩!”
    韩柏抚拍着她粉背,领着她的空骑加速驰往道场,犹有馀悸地忖道:若非魔种早一
步感应到对方的杀气,现在自己怕已浴血长街,死状还会是非常凄惨可怖。
    谁人如此厉害。
    难道是蓝玉手下那精于刺杀和潜踪慝迹的“妖媚女”兰翠晶,她的身材确是曼妙诱
人。
    方夜羽愕然道:“蓝玉和胡惟庸两个都否认了派人行刺朱元璋。”
    使者报告道:“此事看来不假,水月大宗今晚才可抵达京师,而且蓝玉和胡惟庸两
人都正在头痛朱元璋会借这件事打击他们。”
    方夜羽挥手教使者退下后,向坐在一旁的里赤媚道:“朱元璋若在香醉舫被刺身死,
谁人会是最大的得益者?”
    里赤媚沉吟片晌,缓缓道:“肯定不会是我们,因为蓝玉和胡惟庸再不用那么倚赖
我们了。虽然他们一日未得天下,仍未敢掉转枪头来对付我们。”
    方夜羽轻叹道:“朱元璋一死,允必成各方势力争夺的对象,挟天子以令诸侯,自
古已然,胡惟庸一向以皇太孙派自居,看来应是他最有机会得到最大利益。”
    里赤媚点头道:“那时蓝玉和胡惟庸的矛盾将会显露出来,胡惟庸定要找朱元璋之
死的代罪羔羊,而没有人比把倭子勾来的蓝玉更适合了。”
    方夜羽道:“里老师是否认为这刺杀行动是胡惟庸策划的,可是谁人有能力扮水月
大宗去行刺朱元璋呢?”
    里赤媚苦笑道:“我也想不通这点。此人不但武功超群,还必须对香醉舫非常熟悉,
才可以避过影子太监的截击,除了鬼王虚若无外,一时间我真想不起有什么人厉害至此。”
    方夜羽皱眉苦思,忽地眼睛亮了起来,望向里赤媚。
    里赤媚立知道智能过人的庞斑爱徒,已智珠在握,想到了答案。
    韩柏搂着虚夜月直进道场,道场外西宁派的暗哨早飞报回去,报告了韩柏在西宁街
遇剌的事。
    庄节这么有修养的人,亦禁不住勃然色变。现在韩柏既是他女婿,刺客又在西宁街
动手,摆明不将他西宁派放在眼内,暗下决心,才赶出门外接韩柏。
    韩柏和两眼仍红的虚夜月正被西宁弟子引进来,这对敌友难分的岳父女婿,在正门
处碰个正着。
    两人同时泛起“真诚”的笑容。
    韩柏跪了下去,叫道:“岳父大人,请受小婿拜礼。”
    庄节虽老奸巨猾,仍想不到他有此一着,又好气又好笑,忙扶起他道:“待正式拜
堂时才和霜儿一起行礼,大人请起。”摆明不让他这色鬼那么轻易成了庄青霜的夫婿。
    跟在韩柏后的虚月夜心中发笑,忖道庄老头都不知我二哥的手段,月儿敢担保你乖
女儿的完璧之身保留不过今晚。
    韩柏笑嘻嘻站了起来,道:“原来皇上是骗我的,他说贵国的风俗是只要皇上开了
金口,霜儿即成了我的娇妻,连摆酒的钱也可以省回来,想不到皇上的话并不灵验,累
我拜早了。”
    庄节亦是非常人物,哑然失笑道:“贤婿的词锋为何忽然变得这么厉害。”
    韩柏恭敬地道:“岳丈切莫见怪,我有时糊涂起来,便乱说话。”
    庄节自知落了在下风,惟有微笑道:“贤婿请进内厅,霜儿正为你坐立不安呢?”
又亲切地招呼虚夜月一起步往内宅去。
    韩柏留心打量沿途看到的人,见到的都是西宁派的人,一个其它派系的人亦欠奉。
    路尚未尽,喜色四射、穿一身雪也似白劲装的庄青霜由林荫弯路处奔了出来,见到
韩柏娇呼一声,加速奔来。
    当韩柏还在想着:霜儿你不是想当着你爹的眼前扑入我怀里吧?庄青霜己着一团香
风,冲入他怀里去,身体火般灼热,被她丰挺双宰挤压着的销魂感觉又再次被深切体会
到。
    韩柏伸手想搂她时,她又离开了他的怀抱,走过去拉起庄节的手笑道:“对不起,
女儿在爹前失态了,因为霜儿太快乐了。”
    庄节怒气全消,爱怜地摸了她的脸蛋,点头道:“爹终于明白了,随你的夫婿去吧!
明天清早你们得一起回来向我和你娘叩头行礼。”转向韩柏道:“今晚小心应付燕王棣,
他可能比皇上更厉害。”
    韩柏领着二女,直抵莫愁湖,带入宽广的卧房里。
    现在是申时中,还有个多时辰太阳便下山,可说时间无多,必须速战速决,借两女
提升魔功。
    两女当然知道这风流的夫君打她们什么主意,尚未进房心儿忐忑狂跳,来到房内后
更是呼吸急促,脸红耳赤,不劳韩柏挑逗已情动非常。
    他拉着两女并肩坐到床沿,故意奇怪地向虚夜月瞧了几眼。
    虚夜月不依道:“你真坏,月儿知你心里想什么。”
    韩柏亲了亲她的脸蛋,嘻嘻笑道:“我在想什么?”
    庄青霜亦竖起耳朵探听这“大敌”的心意。
    虚夜月微嗔道:“你在笑月儿出尔反尔,既说过不会和你别的妻子陪你一起鬼混,
现在为何又肯随你入房。”
    韩柏两手如翼之展,搂紧两女香肩,向虚夜月道:“月儿真冰雪聪明,那么还不快
告诉我原因。”
    虚夜月瞪了庄青霜一眼,含羞道:“你的霜儿是唯一的例外,月儿要和她比比看,
瞧谁更能讨你欢心。”
    韩柏大乐,别过来亲了亲庄青霜脸蛋,笑道:“霜儿怎么说?”
    庄青霜垂首含羞道:“比便比吧!难道我会怕她吗?”
    韩柏飘飘然叹道:“能有如此动人的两位美人儿向我争宠,谁敢说我不是这世上最
幸福的男人。来吧!显示一下你们取悦男人的本领。”
    虚夜月站了起来,笑吟吟道:“那首先要讲公平了,霜儿她尚未经人道,应是绝斗
不过月儿,所以月儿先退让一次,令她的第一次可以更能全心全意投入和享受。”。
    韩柏愕然把她拉着,道:“你不是认真的吧!”
    虚夜月凑过去,俯头拿脸蛋碰了庄青霜的俏脸,又亲了她一下,捉狭地道:“男人
都是贪新鲜的,待霜妹不那么新鲜时,月姊才和你斗个劲的。”
    挣脱韩柏的手,笑嘻嘻走了,离房前还抛了韩柏一个媚眼。
    韩柏想不到她有此一着,呆坐床沿。
    庄青霜却是心中感激,知道虚夜月有意成全,让她能心无旁顾地去初试云雨情的滋
味。
    韩柏微笑地看着她道:“紧张吗?”
    庄青霜答道:“有一点点!”旋又摇头道:“不!一点都不紧张,和韩郎一起时,
霜儿只有兴奋和快乐,由第一次见你时便那样。”接着低声道:“爱看霜儿的身体吗?”
    韩柏目光落到她高耸的胸脯上,“咕嘟”的吞了口馋涎,叹道:“当然爱看,那天
看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待会我要亲自动手和你两人洗澡。”
    庄青霜盈盈站起,移到他身前,缓缓宽衣解带。
    韩柏想不到她这么大瞻,眼也不眨目瞪口呆看着。
    庄青霜的衣服逐件减少,只剩下亵衣时,韩柏还以为她仓停下来,由自己代劳,岂
知她连最后的遮蔽物都解了下来,一丝不挂地站在遍布衣物的地上,骄傲地向他展示着
清白之躯,秀眸射出无尽深情,牢牢凝视着他。
    韩柏只觉浑体火热,魔种被眼前惊心动魄,似神迹般的美景震撼得翻腾汹涌。
    她那令他神魂颠倒的双峰再次毫无保留暴露在他目光下,胜比行将盛放的花蕾。紧
靠在一起的双腿浑圆结实,修长优美。
    庄青霜俏脸神色恬静,任由这已成了她夫婿的男人灼灼的目光饱餐她美妙娇嫩的胴
体。
    韩柏缓缓探出双手,把她一对豪乳纳入掌握里。
    庄青霜剧烈的颤抖着,“啊”一声呻吟起来,全身发软,两手按在他肩上,以支撑
着随时会倒往地上的身体。
    上次给他爱抚酥胸时,还隔了衣服,今趟却是赤裸的接触,感觉自然强烈百倍。
    韩柏魔种的阳刚之气,自然而然由两手传入她一对椒乳里、蔓延往她全身神经,刺
激着她处子的元阴之气。
    庄青霜在他的玩弄下,娇躯扭动起来,神态诱人至极点,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情思难
禁的冶荡,万种风情,一一呈现出来。
    韩柏左手留在原处,另一只手开始往下探索,当来到她一对美腿时,庄青霜一声娇
吟,倒入他怀里。
    韩柏的手虽继续肆虐,可是心灵却提升上宁美的道境。
    他这人最不受束缚,绝不会像道学家般视男女肉体的交接乃羞耻之事,或视为放纵
情欲好色之徒的行为。
    对他来说,肉体的交接乃人之常情,愈放恣便愈能尽男女之欢,无话不可言,无事
不可作。
    他温柔她把这赤裸的绝色美女放到床上去,一边自脱衣服,边道:“快乐吗?”
    庄青霜秀眸紧闭,微一点头。
    韩柏命令道:“给我张开眼睛。”
    庄青霜无力地睁开眼来,看到他赤裸着站在床沿,吓得想重闭双目时,韩柏忽地变
得威武慑人,每寸皮肤都闪着润泽的光辉,每条肌肉都发挥着惊人的力量。
    她从未想过男人的裸体会如此好看和引人,一时瞳孔放大,艳芒四射,没法把眼合
拢。
    天啊!她心里暗叫。
    霜儿真是幸福哪!竟能给这么有摄魄勾魂魅力的美男子占有。
    她坐了起来,娇羞地道:“韩郎啊!霜儿是否淫娃荡妇,竟然那么喜欢看你的身体。”
    韩柏暗忖我身具魔门最高境界道心种魔大法的身体,连自幼修严谨行的秦梦瑶都要
禁不住为之芳心大乱、六神无主,你这妮子如何抵受得了。笑嘻嘻跨上床去,坐到她背
后,两腿把她臀腿箍个结实,大手探前搂着她腰腹,脸颊贴上她嫩滑的脸蛋,诚恳地道:
“就算霜儿不是荡妇淫娃,我也会把你变成那样子。别忘记你是我的妻子哩!出嫁从夫,
自然要听我的话。”
    庄青霜意乱情迷,愿意地点头道:“韩郎啊,教霜儿怎样取悦你吧,现在霜儿很兴
奋,很开心,就像在一个真实的美梦里。霜儿从未梦想过床笫之乐,竟是这样令人神魂
颠倒,醉心不已。好夫君,求你快点占有人家好吗?而霜儿什么都不懂啊。”
    韩柏在这方面经验丰当,知道她春情勃发,急需他的满足和慰藉,可是他为了借她
的处女元阴以壮大魔种,却必须把她逗弄至欲火焚身,才可使她完全去了羞耻之心,把
元阴展放,这是他从花解语学来的御女之术。笑道:“我想先看看可逗得你多么难过,
霜儿反对吗?”一对大手立时兵分上下两路,放恣起来。
    庄青霜颤声道:“夫君想怎样便……啊!”
    接着自是她的狂呼急喘,当韩柏占有她时,庄青霜流下了幸福激动的情泪。
    自懂事以来,她便认识到自己的美丽,为自己日渐丰满的胴体骄傲。
    她是绝不会把身体随便交给人的,可是在这要遵从父母之命的时代,她却完全没法
控制自己的命运,所以当她遇上韩柏,发觉不能自拔地爱上了他时,便不顾一切去争取
终身的幸福。
    在这一刻,她终于知道幸福降临到自己身上。
    在肉体的亲密接触中,她清晰感到韩柏的体贴、温柔和真诚的爱。
    她知道对方会疼她宠她,而且他会是最懂得讨好她的男人。
    得夫如此,还有何求。
    欢乐一波一波涌往高峰,在炽烈的男女爱恋中,庄青霜彻底迷失在肉体的欢娱,迷
失在精神的交融里。
    她感到精气由体内流往对方,又由对方流回体内,循环不休,生生不息,那种刺激
和强烈的快感,绝不能用任何言语形容其万一。
    生命从未试过这么美好。
    这一生她休想再离开这正占有着她的男子半刻的光阴。
    当韩柏退出时,在极度满足和神舒意畅里,她沉沉睡去,以补偿这些天来彻夜难眠
的相思之苦。
    韩柏站在床旁,闭目调息,把魔功运行遍十二周天后,衣服都不穿就那样走出房去。
    这时的他充满了信心去应付今晚艰巨的任务。
    虚夜月正坐在小厅里,手肘放在窗框处,支着下颔,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莫愁湖黄
昏前的美景。听到开门声,大喜转过身来,吃了一惊道:“你想干什么?”
    韩柏赤裸的雄躯往她迫去道:“你说呢?”
    虚夜月俏脸飞红,挺起胸膛咬牙道:“难道月儿会怕你吗?”
    “笃笃笃!”
    范良极的声音由房外传来道:“死色鬼快起身,陈小子和谢奸鬼都到了,我还有要
事和你说。”
    韩柏和两女同时醒来,外面天色全黑。
    韩柏把两女按回被内,伸个懒腰道:“你们两人好好睡一会,醒来唤人弄东西给你
们吃,我要去赴燕王的宴会。”
    两女都想跟他去,可是韩柏刚才故意加重了手脚,累得她们的身体都不听指挥,当
韩柏匆匆穿好衣服时,都早睡了过去。
    韩柏为两女盖好被子,走出房外。
    范良极正吞云吐雾,享受着今天才得到的天香草。
    韩柏坐到他旁道:“有什么要事?”
    范良极出奇爽快地道:“浪翻云说那刺客并不是水月大宗,因为太少人见红了。他
指出东洋刀法最是狠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想想也很有道理。”
    韩柏想道,自已为何会一直认定那人是水月大宗呢?自然因为那是出于朱元璋的龙
口,灵光一现,剧震道:“我知那刺客是谁了。定是燕王棣,因为当时朱元璋望向那人
的眼光非常奇怪。”
    范良极亦一震道:“什么?”
    韩柏吁出一口凉气道:“一定是这样,朱元璋最擅看人的眼睛,自己儿子的眼睛他
怎会认不出来。”
    范良极收起烟管,点头道:“若是如此,燕王棣这人大不简单,连鬼王的话都可以
不听。”
    韩柏头皮发麻,骇然道:“现在我才明白为何人人都说燕王是另一个朱元璋,他爹
敢把小明王淹死,这小子更厉害,连老爹都敢亲手去杀。”
    接着再震道:“我明白了,这就是朱元璋今早为何要我传话给燕王,着他不可造反
的背后原因。这对父子真厉害。”
    两人再商量一下今晚行动的细节后,才出去与陈谢两人会合,赴宴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