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20卷)
第七章 纵论形势

    韩柏在七夫人这乖宝贝侍候下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浴,浑身毛孔通透,飘飘然来到虚
夜月的小楼,在美丫环翠碧引领下,到了虚夜月的闺房。
    虚夜月正对镜梳装,身上只有个小肚兜,青春美好身材暴露无遗。
    翠碧反吓得逃了出去,剩下他一人来到她背后,取过她的梳子,服侍她理。
    虚夜月见爱郎如此体贴识趣,喜翻了心,不时借镜子的反映向他送出甜笑。挺起耸
秀的酥胸,眯他一眼道:“二哥!月儿的身体好看吗?”
    韩柏当然知道恋爱中的女孩最欢喜被情郎称赞,忙道:“看到我垂涎千尺,你说好
看吗?”
    虚夜月知他暗把“桃花潭水深千尺”的“千尺”摘了出来奉承她,喜道:“当日你
猜到那灯谜峙,月儿便知道逃不了,嘻!幸好你猜对了,否则月儿就惨了。”
    韩柏听到那么多情的话,忙腾了一只手出来,往她一对椒乳摸去。
    虚夜月大吃一惊,捉着了他的手,求饶道:“让月儿歇歇吧!人家睡了整个早上,
才勉强恢复了精神体力,今晚才碰月儿行吗?”
    韩柏哂道:“不要装模作样了,看你那容光焕发、神采飞扬的样子,谁相信你。”
    虚夜月把他的手带到酥胸上,甜甜笑道:“那么二哥温柔点摸月儿吧!人家真的又
甜蜜又满足,那种感觉既温馨又舒服,所以想保持下去。那就像暴风雨后的宁静,暴风
雨的滋味当然好,但人家亦需要稍有宁静嘛!”
    韩柏听得呆了呆,暗忖她这番话大有道理,可是为何自己刚和七夫人共享了最疯狂
的暴风雨,这么快又想有另一次呢?这是否魔种需索无度的特性,看来自己亦应克服这
特性,否则不是变了个色欲狂徒吗?
    要驾驭魔种,这一关必须克服才成。
    微微一笑,收回魔手,又帮她扎起英雄髻,翠碧来报,原来是范良极来了。
    虚夜月喜道:“快出去招呼大哥,月儿穿好衣服立即出来。”
    韩柏走出小厅时,范良极正翘起二郎腿,悠然自得地握着烟管吞云吐雾。
    坐定后,范良极低声道:“你这小子在此事尽艳福,可怜我却为了你,整个早上东
奔西跑,幸好有了点收成”。
    韩柏愕然道:“什么收成?”
    范良极得意洋洋道:“我查到了连宽最近恋上了花舫上一名艳妓,这事极端秘密,
连叶素冬那小子都不知道。”
    韩柏奇道:“你人生路不熟,怎会比叶素冬更本事?”
    范良极瞪他一眼道:“叶素冬算老几,我范良极又是什么人,我只是在连宽落脚的
地方听了个多时辰,差点连他内裤是什么颜色都听了出来。不过那处的守卫确是非常严
密,想刺杀他,必须另找方法,最佳处莫如当他和女人行云布雨之时,他总不会教随员
在旁看着他干吧!”
    韩柏由衷赞道:“老小子你真行,有没有查到什么时候他会去找那女人,又是那条
花舫。”
    范良极哈哈一笑,由怀中掏出一卷图轴,摊在几上神气地道:“看!这就是那条叫
‘忘忧舫’的花艇的解剖图,是叶素冬给我找来的,连宽的女人叫碧桃。”指着最上层
左舷尾的一间房道:“连宽应在这里干她,因为那是她歇宿的地方。”
    韩柏大为佩服,感动地道:“真令人难以置信,半天就查到这么有用的资料。”
    范良极笑道:“不知是连宽倒运还是你有福,我其实根本没法子偷进连宽的贼巢,
忽然那里有人捧了十斤燕窝出来,送到忘忧舫去,指名给碧桃,又说连宽今晚准亥时一
刻到,教鸨母推掉其它客人……”
    韩柏失声道;“令晚怎么行,我们约了燕王棣呀!”
    范良极神秘一笑道:“这才是最难得的,我刚找过谢廷石那奸鬼,今晚燕王宴客的
地方,恰是你老相好那艘香醉舫,你说多么精。”
    韩柏一呆道:“忘忧舫在香醉舫隔邻吗?”
    范良极道:“当然不是,不过凡是船,都可以在水上航行的,你明白啦!”
    韩柏双目发光,旋又苦恼地道:“就算可靠近忘忧舫,可是怎样瞒过所有人溜去宰
那连宽呢?”
    范良极两眼一翻道:“对不起,那要由你去动脑筋了。”
    虚夜月恰在此时笑盈盈走了出来,隔远便娇呼大哥。
    范良极看得呆了一呆,夸张地惊叫道:“为何只隔了一阵子,竟会漂亮了这么多?”
    虚夜月给赞得笑不拢嘴,用小嘴嘟向韩柏,红着小脸道:“问他吧!”
    韩柏恍然道:“难怪云清和你打得火热了,原来你这老小子学得这么口甜舌滑,声
色俱备。”
    虚夜月却完全受落,嗔道:“大哥只是说实话吧了!连爹都说人家多了一种内蕴的
艳光,所以以后每……唔……都要照照镜子看看。”
    看她喜不自胜的俏样儿,韩柏不禁细心打量起她来。
    她在魔种的滋润下,确是丰腴了少许,双峰虽及不上庄青霜裂衣欲出之势,但配合
着她纤美秀挺的身形,真是多一分嫌肥,减一分嫌瘦,恰到好处。一对秀目比前更明亮
了,转动间艳光流转,肌肤更白里透红,秀色外逸,一时看得他目定口呆。
    虚夜月“啐”道:“刚才又不好好看人家,要大哥提醒了才懂看,真是粗心大意,
哼!人家不理你了。”向范良极道:“口甜舌滑的大哥随月儿来吧!今天我爹特别请清
凉寺的常清大师弄了一席斋菜,快来啊!”
    范良极被她的轻言浅笑,且喜且嗔的娇媚妙态嗲得连云清都暂时忘了,失魂落魄追
在她背后。
    站在一旁的翠碧道:“姑爷啊!小姐走了。”
    韩柏跳了起来,经过翠碧身旁时迅速伸手在她俏脸拧了一把,才哈哈大笑去了。
    气得俏丫环翠碧跺脚不依,又气又喜,那羞喜交集的模样儿动人之极。
    韩柏追上了两人,来到虚夜月另一边,一老一少,双星伴月般并肩往月榭漫步而去。
    范良极看着两旁园林美境,小径曲折,有感而发叹道:“原来京师真是这么好玩的。”
    韩柏笑道:“何时带你的云清来聚聚,不若一起到秦淮河耍乐。”
    虚夜月喝道:“好呀!”
    范良极笑得眯起了贼眼,不迭点头道:“一于到秦淮河去,云清都想见你哩!”
    虚夜月想起一事道:“韩郎啊,何时让人家见梦瑶姐姐,月儿很仰慕她呢。”
    韩柏想起两美相遇的美景,心都甜起来,应道:“快了快了!”
    虚夜月又问范良极道:“听爹说你以前曾多次偷入我们鬼王府,究竟想偷什么东西。”
    范良极干咳一声道:“没什么,只是想来看看月儿生得如何标致吧!”
    虚夜月横他一眼嗔道:“死大哥!骗人家!”
    范良极骨头都酥软起来,迷糊间,踏进月榭里去。
    鬼王含笑请各人入座。
    女儿女婿分坐左右,范良极坐在对面的客方主位,虚夜月那边依次坐着铁青衣和荆
城冷,韩柏下方则是白芳华和碧天雁。
    除了七夫人外,鬼王府的重要人物都来了。
    白芳华回复了往日的风情,巧笑盈盈和韩范两人打招呼。
    范良极一向对白芳华没有好感,但现在真相大白,印像大为改观,兼之心情畅快,
亦和她大为投契起来。
    精美的斋菜流水般奉上。
    宾主尽欢中,虚若无向范良极笑道:“范兄吞云吐雾的是否醉草,怎及得上武夷的
天香,范兄为何退而求其次?”
    范良极立时像斗败了的公鸡般,颓然道:“唉!上次偷得太少了,又为了韩小子无
暇分身,惟有找醉草顶瘾。”
    虚若无呵呵一笑,向白芳华打了个眼色。
    白芳华笑着站了起来,到厅的一角取了个密封的檀木盒出来,盈盈来至范良极旁,
笑道:“这是干爹以秘法珍藏的十斤天香草,请范大哥笑纳。”
    韩柏听她学虚夜月般唤他作范大哥,心中一动,向两眼放光,毫不客气一手接过天
香草的范良极道:“不准在这里抽烟!”
    范良极瞪他一眼,怪叫一声,翻身跃起,仰身穿窗,没入园林夫了,不用说他是急
不及待去享受新得的天香草。
    他的反应比什么道谢方式更有力,虚若无叹道:“这老贼的轻功已突破了人类体能
的极限,难怪偷了这么多东西,从没有一次给人逮着。”
    这时有府卫进来,到铁青衣身后说了一句话,双手奉上一封书信似的东西,才退出
去。
    铁青衣把信递给韩柏,道:“是青霜小姐遣人送来的。”
    众人都露出会心微笑。
    韩柏大喜,接过书信,正拆开时,眼尾瞥见虚夜月嘟起了小嘴,一脸不高兴,忙把
抽出的香笺递给隔了鬼王的虚夜月,笑道:“月儿先看!”
    虚夜月化嗔为喜,甜甜一笑道:“好夫君自己看吧!你这样尊重我,月儿的心已甜
死了。”
    韩柏打闭香笺,见白芳华眼偷偷瞟来,心中一荡,挨了过去,把带着清幽香气的书
笺送到白芳华眼下道:“芳华代月儿看吧!”
    白芳华俏脸飞红,娇嗔着推开了他,跺脚不依,看得虚若无哈哈大笑。
    韩柏这时目光落在笺上,只见庄青霜以秀气而充满书法味道的小楷写着:
    “圣旨喜临,身已属君,望郎早来,深闺苦盼。
    青霜书”
    韩柏看得心颤神摇。
    庄青霜的爱是炽烈坦诚,没有半点畏怯和矜持,真恨不得能胁生双翼,立即飞到她
的香闺去。
    虚夜月忍不住醋意道:“要不要饭都不吃立即赶去会你的庄青霜?”
    韩柏心道这就最好,口上却惟有道:“待会我带月儿一起去。”
    虚夜月连忙点头,一点都不客气,看得各人为之莞尔。
    韩柏转向白芳华道:“芳华去不去?”
    白芳华玉脸霞飞,“啐”道:“芳华去干什么?”话完才知那“干”字出了语病,
羞得垂下头去。
    韩柏色心大起,差点要伸手过去在台下摸她大腿,不过记起要驾驭魔种,忙收摄心
神。
    这时范良极浑身舒态走回月榭,坐入位内时若无其事道:“老虚我服了,决定再不
偷月儿练功的紫玉寒石。”
    鬼府众人听得一起瞪大眼睛。
    紫玉寒石乃旷世之宝,是虚若无为了虚夜月千辛万苦求来,让她练功时衔在小嘴里,
清神静虑,转化体质,想不到竟被这大贼知道了。
    虚夜月大嗔道:“我要杀了你这坏蛋大哥。”
    虚若无苦笑这:“这算是感激吗?”
    与范良极对望一眼后齐声大笑起来。
    笑罢虚若无道:“昨晚朱元璋遇刺后,京师展开了史无先例最大规模的调查和搜索
行动,所有知道朱元璋行动的人,都受到盘问,交待这几天碰过的人和事,燕王亦列入
被怀疑的对象,弄得人心惶惶,满城风雨。”
    范良极挨在椅里,舒适地道:“老虚你认为他是否有关系呢?虽说那人用的是东洋
刀,武功又臻宗师级的境界,说不定燕王手下里有人扮成这样子呢。”
    虚若无苦笑道:“你问我,我又去间谁。燕王确有此心,却为我所反对。朱元璋终
是我虚若无的朋友,我绝不容别人在虚某眼前把他行刺。”
    青衣插入道:“四天后就是朱元璋大寿,连续三天皇城和民间都有庆典,但戏肉却
在最后那天的孝陵祭天、怜秀秀那台戏和皇城晚宴,因为都是朱元璋会参与的盛会,要
发生事,必然会在那一天。”
    一直沉默不言的碧天雁道:“由现在开始,每一天都会有事发生,只不过发生在旁
人身上,为最后的阴谋铺路。”
    虚若无冷笑道:“现在形势实在复杂无比,敌我难分,最大股的势力,有方夜羽为
首的外族联军、以及蓝玉、胡惟庸、八派联盟、我们鬼王府和贤婿……”
    韩柏失声道:“我可算得上一份吗?”
    虚若无双目神光一闪,瞪着他道:“你虽看似独来独往,只得范老头在旁扶持,其
实后有黑榜无敌高手‘覆雨剑’浪翻云和两大圣地三百年来最超卓的仙子剑客秦梦瑶在
你背后撑腰,只要想想怒蛟帮和两大圣地,便知你的实力如何强横,否则朱元璋为何求
你去杀连宽。”
    再微微一笑道:“那晚树干无故自折,累得我的宝贝月儿给你又搂又亲,而月儿竟
全不觉察有人暗中做了手脚。如此高明的手段,怕只有浪翻云和秦梦瑶可以不动声色地
做到。我看还是浪翻云居多,只有他那不拘俗礼的心胸,才会这样助你戏弄月儿。”
    虚夜月“啊”一声叫了起来,一脸娇嗔狠盯着韩柏,一副算账闹事的样儿。
    韩柏老脸一红,干咳一声,岔开话题道:“岳丈真厉害。小婿行将动手对付连宽,
不知蓝玉方面尚有什么高手。”
    铁青衣代答道:“这可是各方势力都想保存的秘密,不过经我们多年刺探,蓝玉手
下各类人才都有,很多是从塞外较少的民族中招聘回来,燕王的领地与边塞靠邻,情况
亦应大致如此。”
    韩柏想起今晚燕王答应了给他的金发美女,心都痒了起来。
    铁青衣续道:“就我们所知,蓝玉除连宽外;尚有三个厉害人物,就是‘金猴’常
野望、‘布衣侯’战甲、‘妖媚女’兰翠晶。常野望乃第一流的战将,形如猴精,非常
易认,战甲擅追踪侦查;兰翠晶则是潜踪匿迹的高手,精于刺杀之道。这三人不像连宽
般时常露面,行踪诡秘,想找他们真是难比登天。但最厉害的还是蓝玉,此人十八般武
器件件皆能,差可与赤尊信比拟,否则朱元璋亦不会那么忌惮他。”
    韩柏暗吐凉气,原来蓝玉这么烫手,自己还糊里糊涂答应了朱元璋。
    碧天雁接入道:“不要看胡惟庸不懂武功,可是这人极懂权谋之术,否则也不能把
所有开国功臣逐一排斥推倒,坐到一人之下的位置。他表面看似易于相与,其实只是个
骗人的伪装,东瀛高手十有九成是由他穿针引线搭回来,却巧妙地推到蓝玉身上去。”
    虚若无忽向范良极道:“范兄有没有听过‘天命教’?”
    范良极一震道:“当然听过,据说是由当年魔门阴癸派第一高手血手厉工的师妹符
瑶红所创,奸淫邪恶,专讲男女交媾采补之术,可是近三十年已消声慝迹,再听不到他
们的消息。”虚若无冷哼道:“若虚某法眼无差,天命教只是由地上转入了地下,免招
白道各派围剿,而根据蛛丝马迹,胡惟庸就是该派核心的军师级大员,故意不习武功,
以掩藏身份,否则他何能明陷暗害,弄垮了这么多不可一世的开国功臣。”
    韩柏和范良极脸脸相觑,至此才知道京师形势之复杂,实远超乎他们的想象。
    很少说话的碧天雁道:“这事我们亦是两年前因一件看似无关的事件,根查后得到
了一些线索,才推断了出来,密报朱元璋后,始令他改变了对胡惟庸的宠信,决心重整
六部,架空胡惟庸的权力,希望不会是太迟了。”
    韩柏头皮发麻道:“天命教有什么厉害的人呢?”
    虚若无道:“若没有变动的话,天命教共分五个阶层,就是法后、军师、艳女、媚
男和散士,他们极讲阶级,三十年前的法后乃符遥红的嫡传徒孙‘翠袖环’单玉如,若
她未死,怕有六七十岁了,不过保证她只像个三十来岁的艳妇,她的采补术已达登峰造
极的至境,武功应大致与虚某相若,只欠了我的经验火候。”
    范良极道:“不知他们因何事漏出底子。”
    铁青衣望了虚夜月一眼后,犹有馀悸地道:“可能由于胡惟庸心切对付我们,派出
媚男来想以厉害春药对付月儿,那知月儿被府主培养得百毒不侵,又有我们日夜在旁保
护,当场人赃并获,那人吞毒自杀,而府主则凭春药的成份,看穿天命教仍然存在,再
根据那媚男的衣着、饰物、生前行藏各方面入手调查,不但发觉此人长居京师,还有挥
霍不尽的财富,最后发现了他和胡惟庸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才悉破了这个大秘密。”
    范良极叹道:“难怪胡惟庸这么得朱元璋宠信,我敢打赌他妃嫔宫女中必有很多是
由胡惟庸献上的艳女。”
    碧天雁道:“实情确是如此,胡惟庸献上的美女并不多,只有三个,都是可迷死男
人的美女。朱元璋得知此事后,借故处死了其中两人,第三个投井自尽,可是事后我们
却鉴定这撞得脸目模糊的女子只是个替身,至此朱元璋亦深信不疑我们的判断。”
    鬼王叹道:“朱元璋这叫打草惊蛇,我看就那时开始,胡惟庸已知道事败,于是勾
结各方势力,密谋作反。”
    韩柏听得头都痛了起来,心挂庄青霜,站起身来请罪告辞后,逗白芳华道:“芳华
不陪我们一道去吗?”
    白芳华妩媚一笑道:“今晚的晚宴不是又可见到芳华吗?快去吧!不要教美人儿久
等了。”
    韩柏的心隐隐作痛,知她下了决心跟定燕王,所以才回复平时风流的俏样儿,意兴
索然下,再不理她,领着虚夜月出榭去了。
    趁虚夜月找人取马时,范良极低声道:“老虚是想借我们的口,把有关蓝玉和胡惟
庸的真正实力转告浪翻云和秦梦瑶,你看他一句都不提燕王方面的事,便知道这老小子
手段高明。”
    韩柏道:“你去不去西宁道场?”
    范良极哂道:“云清又不是在那里,去那闷死人的地方干吗?我还要为我们令夜的
剌杀行动安排一下,你放心去找庄青霜吧,记得要把她就地正法,好提高魔功,否则说
不定反被连宽把你宰掉。”
    韩柏笑道:“这还要你提醒吗?我包保霜儿的处子之身保留不过今天的黄昏。”
    这时虚夜月神气地领着灰儿等三匹马回来,娇呼道:“呆头鸟的在干什么,快来啊!”
    两人对视一笑,迎了上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