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20卷)
第五章 奉旨风流

    庄青霜离开马车返抵家门时,当然是脸红耳赤,钗横发乱,衣衫不整。
    看得叶素冬暗自心惊。
    幸好他亦是花丛老手,精擅观女之桁,知她尚是完璧,忙着人先护送她进府,好让
他送韩柏进宫。
    今次他肯保庄青霜去看韩柏,故是因为一向对韩柏有好感,又知朱元璋看重他,但
更重要是另外两个原因,使他想促成这对爱侣的姻缘。
    首先是他真的感激韩柏救了朱元璋。
    若朱元璋死了,在场者除老公公身分超然可以免祸外,其它所有人包括他和过千禁
卫,将全无幸免地因失职被处以极刑,故韩柏可说是他的救命恩人。
    朱元璋死后掌权要的是燕王棣,西宁派会被他连根拔起,代之以他的势力。
    另一个原困是韩柏已成各方势力的宠儿,倘庄青霜嫁了韩柏,无论将来如何波翻浪
涌,只要不是蓝玉或蒙人得天下,谁也要看在韩柏的脸子分上不动他西宁派。而他亦是
凭这理由说服庄节,让他放庄青霜去见韩柏。
    想到这里时,马车内早隐隐传来虚夜月的娇喘和呻吟声了。
    叶素冬亦不由暗暗羡慕起这幸运小子的艳福来。
    韩柏的两只大手全进入了虚夜月的男装武士劲服里,大恣手足之欲。
    虚夜月陷进狂野的热情中,不住娇呼二哥。
    当马车驰进皇宫的大门时,虚夜月这艳冠京华的第一美女早在难以压抑下与韩柏完
了好事。
    虚夜月满足地伏在韩柏怀里,由他为她整理衣裳,赧然道:“二哥!为什么会这样
的,月儿本以为最多像第一次般快乐,可是今次真的更刺激快意,现在月儿浑身慵软,
舒服满足得要死哩!”
    韩柏知道已完全征服了这美赛天仙的刁蛮女,乘机道:“想到我能给你这般快乐,
以后你还敢不听为夫的话吗?”
    虚夜月娇笑道:“月儿不敢了,以后全听你的话。”
    韩柏道:“那以后再不准你欺负霜儿。”
    虚夜月委屈地道:“最多唤她作霜姊吧!好了吗?”
    马车停了下来。
    叶素冬的声音在外面道:“专使大人请下车。”
    韩柏在虚夜月连番甜吻后,才伸了个懒腰,下车去也。而“又累又困”的虚夜月则
原车打道回鬼王府去。
    韩柏暗忖自己也算荒唐透顶,竟是不论时地都可以和美女欢好。不过亦只有这种像
要偷偷摸摸的情况,才能特别激发起他魔种潜藏着的力量。
    自己能挡水月大宗一刀,说不定也正因刚和媚娘偷欢,所以魔功才能提升至超越平
时的高水平哩!
    想到这里,立即原谅了自己的好色和荒唐,认为想做便做,才是男子汉大丈夫本色。
    朱元璋在书斋接见韩柏,见他依然毕恭毕敬依礼跪拜,毫无恃功之态。满意地赐他
坐在龙桌之侧,笑道:“小子你救了朕,朕便赏你一个要求,只要合乎情理,朕定不会
食言。”
    韩柏喜道:“那就请求皇上着庄节把庄青霜许配与小子吧!”
    朱元璋愕然道:“你好象不知道我给的要求如何珍贵,这样随便用掉,不觉可惜吗?”
    韩柏潇地道:“小子胸无大志,也没有什么要求,能得庄青霜为妻已是心满意足了。”
    朱元璋笑道:“既是如此,朕便立即下旨,把庄青霜许尔为妻吧!”
    韩柏大喜谢恩。
    朱元璋沉吟片晌后,忽道:“今晚你会见燕王时代朕传一句说话,告诉他在朕有生
之年,能不存异心,那朕便绝不会对付他,亦不会削他兵权。”
    韩柏心中一震,亦不由佩服朱元璋目光如炬,看准了朱棣为人。
    燕王最惧怕的就是朱元璋趁仍在生时,便削他势力,为允将来的皇权铺路,所以谢
廷石才如此害怕被握到痛脚。若去此疑惧,他为何不多等些日子,待朱元璋驾崩后才动
手。
    问题是朱元璋这承诺是否只是缓兵之计,待解决了蓝玉,以重整六部的行动架空了
胡惟庸后,才转过枪头来帮燕王。
    朱元璋不悦道:“你在想什么?”
    韩柏忙道:“小子在想怎样去说服燕王,教他不会口上答应,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套。”
    朱元璋对这答案非常满意,点头道:“你是朕的福将,定可把他说服。何况你现在
身为鬼王的女婿,他怎也要给点面子你。没有鬼王的支持,燕王便像老虎没有了爪牙,
纵能带来点惊吓,亦伤不了人。”
    韩柏大是懔然,朱元璋最忌的人显然是鬼王,他会否利用他去对付自己的岳丈?他
韩柏是否只是一个被利用的傻瓜呢?恐怕他也无法弄得清楚。
    朱元璋沉吟半晌后,叹了一口气道:“早前朕向你提及要试探陈贵妃,你有没有想
到用什么方法?”
    韩柏皱眉这:“假若陈贵妃真是蒙人的卧底,无论小子如何本事,恐也抓不着她的
辫子。”
    朱元璋露出惆怅之色,淡淡道:“朕不用你去寻这方面的证据,只要你能证明她会
爱上别的男人,朕便立即把她处死,一了百了,更不理她是否想暗害朕的奸细。”
    韩柏吓了一跳道:“皇上不是要小子去勾引她吧!这事万万不成。因为只要小子想
到真个逗得她爱上我后,就会把她害死,小子将一点发挥不出对女人的吸引力,纵使皇
上杀了我也办不到。”
    朱元璋一掌拍在台上,痛苦地道:“为了大明江山,我朱元璋还要牺牲什么呢?这
样吧!假设你弄了她上手,便把她带走匿藏起来,永远都不要让朕看到或听到有关她的
任何情况。”
    韩柏还是首次目睹朱元璋如此苦恼,道:“不若这样吧;皇上把陈贵妃暂时送往别
处,那她想害皇上亦办不到了。”
    朱元璋回复平静,柔声道:“朕亦想到这个甚或其它许多办法,不过都不能彻底解
决问题。所以还是决定由你这对女人最有办法的人去对付她。若她对朕是真心实意的,
朕便策封她为皇后。算作对她起疑心的补偿。”
    韩柏嗫嚅道:“假若她对皇上真的忠诚,而小子却曾对她动手动脚,那时皇上还肯
饶过小子吗?”
    朱元璋怒道:“这事本是由你提出来的,你自然对自己的猜测绝对有信心,为何现
在又畏首畏尾,是否要逼朕把你推出去斩首。”
    韩柏骇然道:“皇上息怒,小子自然是信心十足,只怕勾引她不成时,惨被皇上杀
了,那才不值。”
    朱元璋嘴角逸出一丝冷酷的笑意,哂道:“这正是最关键之处,所以为了你的小命
着想,你定要尽展手段,向朕证明她对朕的爱只是虚情假意。不过你也不用那么担心,
冲着若无兄的脸子,朕顶多把气出在旁人身上,何不妨想一想那被出气的会是何人!”
    韩柏第一个想起的就是陈令方,苦笑道:“皇上真厉害,小子服了。”
    宋楠、宋媚两儿妹与干罗在饭馆里吃早饭,经过昨夜的折腾和一夜赶路后,他俩人
都有点疲倦。
    虽说勉强睡觉,但车行颠簸,都是睡睡醒醒。
    干罗对宋媚颇有好感,不时把饭菜夹到她碗里。
    宋楠自从知道眼前这看来潇好看的中年男子就是名震黑道达六十年之久的枭雄人物
后,又敬又怕,反是宋媚不时向他撒娇,视之与父亲长辈无异。
    干罗举盅喝着热茶,宋楠忍不住道:“干先生,今次我们兄妹所以要被蓝……”
    干罗打断他道:“人多耳杂,有机会再说吧!”
    宋媚明媚的大眼望向干罗道:“干老啊!我真不明白以你们这种人物,怎有闲情来
理我们的事。我从未想过黑道里会有干老和戚兄这么重情义的人。”
    宋楠欷嘘道:“出事后,我们曾向一些交情深厚的所谓正道门派求助,不是吃了闭
门羹,就是未到门口便给赶走。真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干罗笑道:“这些事老夫早司空见惯,甚至不费神去想。”接着微笑道:“宋姑娘
起始时似是非常反对令兄请长征保护你们的,后来为何又改变主意。”
    宋媚赧然道:“干老的眼真利害,宋媚的碓和大哥约定,必须由我见过人后同意点
头,才肯起程。”
    干罗笑道:“宋姑娘见到长征时,双目亮了起来,是否就在那时一见倾心哩?”
    宋楠当然知道乃妹爱上了戚长征。事实上他对戚长征打一开始便有好感,所以才求
他出手援助。此时见干罗像慈父般调笑自己这坚强和有自己主意个性的妹子,心中温暖,
含笑看她如何应对。
    宋媚俏脸微红,有点不依道:“不全是那样的。只是当时心想,像戚兄那种超卓人
物,要财有财,要人有人,根本不用觊觎我们的钱财或宋媚的蒲柳姿色,所以便放下心
来罢?”
    干罗笑道:“宋姑娘还是错了,我看这小子一早就在打姑娘的主意。”
    宋媚娇羞垂头,却是神情欢悦,想起昨晚与戚长征暗室里的亲热磨,全身立时发烫
起来。
    这时戚长征转了回来,坐下后道:“买了一条船,吃完饭后立即下船,听说近日水
道的关防查得很紧,我们要乔装一下才行。”扒了两口白饭入口后,奇道:“宋姑娘为
何脸儿红得这么厉害,不是……嘿!不是昨夜着了凉吧?”
    他当然是想起她昨夜被自已弄得差点全裸的情景。
    宋媚更是羞不自胜,横了他一眼,催道:“你这人哪,快点吃吧!”
    风行烈他们的船刚在天明时遇上了地方官府的船,当不舍打出八派的身分旗号时,
官差立即放行,还恭敬无比。
    众人聚在舱厅吃罢早点,亲切谈了一会后,各自散去。
    风行烈领着妻妾回房,玲珑亦跟了进来奉侍茶水。
    谷情莲笑道:“行烈啊!我看韩柏这小子最是风流,到京后人家可不许你随他到青
楼鬼混,快答应倩莲。”
    风行烈哑然失笑道:“本人一向对青楼的卖笑姑娘只有同情而无亵玩之心,倩莲你
太低看为夫了。”
    谷情莲怀疑地道:“男人那个不爱花天酒地,看来还是迫你立下誓言才妥当点。”
    谷姿仙笑责道:“倩莲呀!”
    玲珑听得“噗嗤”一笑,旋又吃惊地掩着了小嘴,想逃去时,给谷倩莲逮着,恶兮
兮道:“小丫头你笑什么?”
    玲珑慌张失措,求道:“莲姊好心,放过玲珑吧!”
    谷姿仙道:“小莲!你整天都在欺负玲珑。”
    风行烈看着这清纯得像朵小百合花的少女,既多情又害羞,心痒起来,笑道:“小
玲珑过来,让我保护你。”
    玲珑更是手足无措,只懂向谷倩莲求饶。
    谷倩莲押着羞不可仰的玲珑,推到风行烈身前,嚷道:“行烈吻她,看她还可以矜
持多久。”
    玲珑羞得耳根都红了,闭上双目,娇躯轻轻颤抖着,却再没有挣扎,任谁都知道她
是千肯万肯了。
    谷姿仙站了起来,望往窗外道:“真好!刮起风来了,顺风顺水,可能明早我们可
抵达京师了。”
    接着走到捉牢玲珑双肩的谷倩莲旁,若无其事这:“小莲陪我到外面走走,欣赏一
下两岸的景色。”
    谷倩莲会意,随她出房,临行前还不忘道:“行烈记得不要被你那些猪朋狗友影响
了。”
    风行烈想起明天会见到韩柏范良极这对“猪朋狗友”,心情大佳,站了起来,把玲
珑轻轻拥入怀里道:“你小姐有意要风某纳你为妾,玲珑你愿意吗?”
    玲珑早意乱情迷,闻言又羞又喜,不敢看他,只是不住点头。
    风行烈终不惯在晨早起身的时刻,又再上床欢好,吻了她香后柔声道:“我会像对
素香般疼你,乖乖去吧!但今晚我要你陪我,不准因害羞不来,知道吗?”
    玲珑微一点头后,逃命般走了。
    风行烈步出房外,心想趁现在闲着无事,好好和三位娇妻美妾调情谈心,到了京师
后恐怕不会有这种闲情了。
    韩柏步出书斋,赫然看到范良极和叶素冬正在谈笑甚欢,如见亲人,迎了上去。
    范良极像年轻了数十年般,容光焕发,神采飞扬,说话的动作表情比平时更夸大了。
    客气几句后,叶素冬道:“两位大人最好由午门离去,避免碰到上朝的文武官员。”
    两人那会计较,拒绝了叶素冬用马车送他们,迳自由午门溜了出去。
    才走出皇城,范良极便口若悬河道:“穿着衣服真的看不出来,云清这婆娘不但珠
圆玉润,身材更是好得无可再好,皮肤滑如绵锻,摸上手大家都觉得不知多么舒服,现
在求她离开我这超级大情人,她都不会哩!”
    韩柏感同身受,搂着他的瘦肩喜赞道:“老小子你真行,昨晚干了多少次。”
    范良极傲然道:“记也记不得那么多次,哼!我数十年的童子功岂是白练的,云清
真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韩柏担心道:“现在你的童子功岂非尽丧于云清那婆娘身上,我还有事需要你帮手
呀!”
    范良极哂道:“你当我真是练童子功的吗?放心吧!我的绝世神功保证有进无退,
床上功夫更是立臻天下无敌的境界。”
    韩柏差点笑弯了腰,心中一动问道:“你定从云清处探听得很多有关八派的消息,
对吗?”
    这时而入离开了皇城外的林荫大道,于行人众多,店铺林立的长街上,朝着左家老
巷的方向走去。
    范良极嘻嘻答道:“当然!云清不但把她由懂事后所有发生的事全告诉了我这夫君,
还将八派的情况全盘托出,因为她有点担心。不老神仙今晨才抵步,现在八派的所有领
袖和种子高手都会陆续住进西宁道场。年轻一辈知你偷了庄青霜的心,都恨你入骨,你
往道场和她鬼混时最好小心点。”
    顿了顿再道:“八派的元老会议会在朱元璋大寿前的一天举行,那就是三天之后,
听说梦瑶已答应出席,不过我看也改变不了八派坐山观虎斗的心态。云清说自拦江之战
传到八派耳中后,大部分人都希望他们两败俱伤,好让八派能重执武林牛耳。”
    韩柏听得一阵心烦,叹道:“浪大侠在那里呢?我有要事要劳驾他呢。”范良极笑
道:“这还不容易,他昨晚已经到了左家老巷,看诗儿酿酒,你也好应去奖励她们。”
    韩柏大喜,忙和范良极赶往左家老巷,一番甜言蜜语,哄得三位姊姊心花怒放后,
到内宅小室把过去所发生的事向浪翻云详细道出。
    浪翻云听后点头道:“现在我愈来愈相信朱元璋纵容蓝玉和胡惟庸与外敌勾结,真
正想对付的人就是鬼王虚若无。只要除去虚若无,他的大明江山才有可能不会出现内斗,
使他朱家能平安的长享天下。”
    范良极皱眉道:“那他何不干脆立燕王为太子,岂非皆大欢喜,天下太平。”
    韩柏道:“这个原因我知得最清楚,一方面是朱元璋必须遵守自己定下的继承法,
而更重要是所有人包括其它藩王在内,都怕燕王会是另一个朱元璋,所以全体激烈反对。
朱元璋若立燕王,恐怕蓝玉等立即举兵叛銮,天下大乱特乱。”
    浪翻云道:“我看还另有一个心理因素,就是鬼王便像明朝的太上皇,
    朱元璋得天下前,因要仰仗虚若无,所以还可忍受,做了皇帝后,怎可再让虚若无
暗中操纵他朱家的命运。所以在京师的选择上首次不纳虚若无之议,现在又在立太子一
事上舍弃虚若无看中的燕王。他正是向天下人显示谁在当权。”
    他忽又失笑道:“韩小弟最大的本领看来是在女人方面,若你俘虏了陈贵妃,真的
解决了很多问题,创出种魔大法的魔门前辈们,恐怕造梦都想不到大法竟会被这么利用
的。”
    韩柏尴尬地道:“不要这么说吧!我自己都觉得终日在女人丛中打滚,纵情声色,
于心不安哩!”
    范良极嗤之以鼻道:“你也会于心不安?我看你是乐在其中才对。”
    浪翻云正容道:“这是命运,只有通过男女之道,你魔种的潜力才可逐渐被诱发出
来,否则你何来本领先后两次挡着年怜丹,又救了朱元璋,使天下不致立时陷进四分五
裂之局,梦瑶知道了,定对你重重有赏。”
    韩柏喜动颜色,道:“真的可以使梦瑶感激我吗?”
    浪翻云看到他立动歪脑筋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叹道:“此真是天数,超尘脱
俗的仙子,偏遇上你这天生色鬼。”
    范良极那还忍得住,捧腹狂笑起来。
    韩柏老脸赤红,哑口无言。
    浪翻云笑了一回后,道:“这样看来,年怜丹、红日法王和里赤媚的内伤应仍未痊
愈,所以才如此低调。若他们功力尽复,第一个要对付的必然是韩小弟,所以你这几天
不用怕和你那些月儿霜儿鬼混,她们均是天赋异禀的媚骨之女,若你能悟通如何借她们
的元阴培壮你的魔种,那就是魔门采补之术前所未有的最高境界。但记着采而有还,否
则她们可能会玉陨香消。”
    韩柏拍胸道:“放心吧!我早从三位美姊姊身上悟到那法门。”
    浪翻云淡淡道:“我也相信你是福将,功力增强了,要刺杀‘无定风’连宽亦不是
难事。
    韩柏骇然道:“不是由你出手吗?”
    浪翻云道:“若我事事代劳,你怎能成为不世高手。”
    韩柏急道:“我全无成为不世高手的野心,还是你出手较妥当点。”
    范良极骂道:“有了浪翻云,便当我不存在那样,有我助你,那个连名字都未听过
的连宽,就算他像猫般有九条命,亦保证没有半条能剩下来。”
    浪翻云正容道:“范兄切勿轻视此人,要知军中卧虎藏龙,只因他们数十年均在军
中度过,立了功又给带头的领了去,所以名不显于江湖,朱元璋和虚若无如此看得起这
人,必然厉害之极。可以想见燕王、胡惟庸和楞严手下都有深藏不露的高手,就像鬼王
下面的铁青衣、碧天雁和于抚云那样。”
    接着又道:“若非有庞斑在,我第一个要宰的就是里赤媚,敝故帮主上官飞便是间
接因他的掌伤而死,可是我仍要忍着不动手,因为若我主动出手,等若迫庞斑提早出来
和我决战,在眼前的形势里,实在万万不宜。”
    看了韩柏一会后,由怀里掏出薛明玉精巧的面具,送入韩柏手里道:“韩小弟行刺
连宽时,或可戴上这东西,那就不虞给人认出庐山真貌,而我亦可荣休了。”
    左诗这时喜孜孜捧着香茶走了进来,笑道:“两位大哥请用茶。”
    把韩柏拉到一旁,雀跃道:“范豹告诉我,小雯雯大后天可抵京师,好柏弟,诗姊
真的根感激你哩!”
    韩柏想起了练功,扯着她走到外面的天井去,道:“诗姐若想谢我,立即把霞姐和
柔姐唤来,找处地方立即温存温存。”
    左诗俏脸飞红,嗔道:“我们那像你般游手好闲,快滚去找你的月儿和霜儿,浪大
哥告诉了我们你的情况,绝不会拦阻你去风流怏活。别忘记今晚你还有个金发美女啊!
唉!嫁了你这度吸引女人的好色夫君,真不知是祸是福。”
    韩柏笑道:“当然是福,看你现在那开心的样儿便知道了。”
    左诗点头道:“诗姐真的很开心,小雯雯来了后我就半点缺陷都没有了。”
    范豹此时进来传报道:“大人!鬼王曾派人来通传,着你立即去见他。”
    左诗挽着送他出门时赧然道:“咋晚没了你在身旁,我们都有点不习惯,今晚来陪
我们好吗?把月儿霜儿和你那金发美女带回来不就行了嘛。
    韩柏那还不明白这美姊姊的心意,趁人看不到时在她香腮亲了两口,欣然答应,这
才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