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9卷)
第十章 情海兴波

    马车继续赶夜路。
    宋媚一直垂着头坐在戚长征身侧,这时瞅丁他一眼,再垂下头咬若唇皮轻轻道:
“你和干先生为何仍不问我们,究竟蓝玉为何要派人追杀我们兄妹。”
    戚长征潇一笑,伸手过去抚着她丰满的大腿,淡淡道:“到京师还有这么长的路,
怕没有时间说吗?”
    宋媚没再作声,驯服地任由这狂放不羁、充满霸气但又有着说不出温柔的男子,轻
薄着她骄矜的玉腿。
    干罗传音向戚宸征道:“长征!她大哥睡着了,要不要停下车来,带这妮子到林里
温存片刻,此女对你情深一片。累我都要想起燕媚呢!”
    戚长征忙收回大手,暗忖我们这对义父子都是见色起心之徒,以前的干罗当然比自
己厉害多了,传音回去道:“征儿只图手足之快,赶路要紧。”
    干罗传音笑道:“记着造化弄人,很多机会一错失便不会回头,美人尤是如此。嘿!”
显然想起了一点心事。
    宋媚见他自动收回作怪的手,反感到像失去了什么似的,奇怪地望了他一眼,刚好
戚长征亦往她瞧来,吓得她垂下了目光,再没有以前那种脱略。
    戚长征柔声道:“冷吗?”
    宋媚微点一点头。
    戚长征道:“回车厢睡一会好吗?”
    宋媚坚决地摇头,却又忍不住打了个呵欠,自己都感到很不好意思。
    戚长征将她搂入怀里,把披风盖在她身上,道:“小媚儿!给我乖乖睡一觉,醒来
时应常德外的南渡镇了,那时包一条船放淮河而下,很快便到京师了。”
    宋媚“嗯”的应了他一声,紧擐着他充满安全感的健壮腰肢,眼皮再张不开来。
    
                  ※               ※                 ※

    和鬼王分手后,韩柏和虚夜月这对顽皮冤家,仍舍不得回去,并肩在街上溜达。
    虚夜月甜笑着似是自言自语般道:“月儿真开心,因有个二哥不惜命地护疼人家。
知道吗?月儿一直希望有位年纪较近的哥哥,现在终于有了,还兼作了月儿的郎君。”
    韩柏故意在左张右望,然后奇道:“月儿你和那个情郎说话,让为夫把他找出来杀
了。”
    虚夜月大觉好玩,旋又关心道:“为何你给年怜丹打得吐了血,却像个没事人似的,
爹还要你陪他喝酒。”
    韩柏笑道:“说到武功,我或者仍及不上年怜丹,但若说捱打,他还差得远呢,否
则怎禁受得你这刁蛮公主。”
    虚夜月笑吟吟道:“真好!若月儿要打你时,再不用留手了。”
    韩柏哂道:“你有留手吗?”
    虚夜月跺足道:“没有良心的人,人家一开始便逆着性子来就你,你要兵器,便着
人把整个兵器架抬来给你;要换兵器,人家便等你。鞭抽上你时,只用了小半力道,还
怪人家没有留手,月儿非要和你弄个清楚不可。”
    韩柏哈哈大笑,不理途人侧目,在她身旁道:“那又何必说嫁猪嫁狗都不嫁我,又
说我那对代表了天地正气的眼睛是贼眼,这笔账谁给我算?”
    虚夜月嘟起小嘴道:“小心眼的男人,人家现在什么都给了你,依了你,什么便宜
全给你占了,仍斤斤计较吵架时的气话,看我今晚睬不睬你。”
    韩柏大乐,正要哄她时,对面街呖呖莺声叫道:“文正!”
    韩柏吓了一跳,往对街望去。
    只见一群男女正由其中一问百楼的大门走出来,其中一位美若天仙的人儿正含笑向
他招手。
    赫然是久违了的“花花艳后”盈散花。
    虚夜月的纤手重重在他背上扭了一把,脸上却堆满动人的笑容,回应着向他们奔过
街来的美女,口中狠狠地低声道:“你究竟还勾搭了多少这种通街叫男人的妖女?”
    韩柏心中叫苦,两女都是如此厉害。自己夹在中间,惨况可知。
    一身雪白的盈散花,仍是那副慵慵懒懒,像包括连上床在内什么事都不在乎的风流
样儿,一对妙目滴滴溜在两人身上转动着,看扮作翩翩俗世佳公子的虚夜月的时间远比
看韩柏更多一点。
    到了两人身前,一手抚着她那可令任何男人垂涎欲滴的酥胸,别转头向愕在街处看
着她的那群朋友挥手告别道:“晚安!”这才喘着气向他们道:“想不到在街上也会撞
到专使大人。”又再别过头去,对那群似仍不肯接受她道别的男女挥手示意着他们自行
离去,不要理她。
    那些男子露出失望神色,终是依依不舍地走了。
    虚夜月见盈散花艳光四射,身材惹火,显出一副烟视媚行的尤物样儿,醋意大发,
忘记了说过不管韩柏风流史的承诺,忍不住再暗踢了他一脚。
    盈散花回过头来,“噗哧”一笑向虚夜月道:“这样拳打脚踢,不怕迟早弄死他吗?”
    虚夜月倏地伸手在她睑蛋拧了一记,笑吟吟道:“美人儿!你叫什么名字。”
    盈散花既不躲避,亦不怪她,水盈盈充满诱惑魅力的大眼睛横了虚夜月风情万种的
一眼,娇嗲地道:“奴家是盈散花,小妹子应就是夜月姑娘吧!。真教人不服,为何你
这么快便给朴郎弄了上手?”
    韩柏心叫不妙,虚夜月当然不知道盈散花除了自己外,便只爱女色不爱男人,这样
动手挑逗她,简直就在玩火。
    虚夜月给她千娇百媚的横了一眼。心中泛起奇怪的感觉,蹙起黛眉道:“原来是花
花艳后,你又是捱了多少天才给他弄上手的?”
    韩柏感觉街上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在他们身上,大感不是味儿,而两女的说话又都
是惊世骇俗,干咳一声道:“回莫愁湖才说好吗?”
    虚夜月白了他一眼嗔道:“月儿还要逛街,不想回去。”
    盈散花笑道:“不若到伴淮楼去喝杯酒,那处很清静哪!”眼睛在虚夜月动人的身
体转动着,那诱人模样,连女人都要动心。
    虚夜月待要拒绝,盈散花插入两人中间,转了个身,两手分别轻轻挽着两人,笑道:
“来吧!走两步就到了。”
    这时更是无人能不侧目,当时即管不拘俗礼的江湖男女,亦少有在公众地方那样拖
拖拉拉的。
    韩柏和虚夜月身不由主,给她带得往百多步外的伴淮楼走去。
    到了楼上的厢房坐下后,筵席摆开,盈散花巧笑盈盈为两人斟酒。
    虚夜月鼓着气道:“我不喝酒了!”
    盈散花笑道:“小妹了不要呷醋,散花和朴郎清清白白的,只是要好的朋友。”
    虚夜月嘟起小嘴道:“鬼才信你们,一个是荡女,一个是色鬼,要骗人都找些似样
些的话儿说!何况你还有清白可言吗?”
    盈散花眼珠发亮地看着虚夜月,又睨了韩柏一眼,笑道:“妹子真懂冤枉人!”
    虚夜月瞪了韩柏一眼道:“还要否认,你看这小贼平日能言善辩,对着你却像个哑
巴,不是作贼心虚是什么?”
    盈散花笑道:“朴专使快说话表态吧!妹子不快乐的样子,连人家都看得心痛了。”
    韩柏的头痛,此时更是有增无已。
    这些日子来他已蓄意不去想散花和秀色,暂时还算相当成功。可是这刻盈散花活色
生香地出现在眼前,立时勾起了在船上和她两人共度纠缠不清的那美好一刻。而且今次
重逢的盈散花,对自己的态度明显地柔顺多了,尤其那情不自禁奔过来时惊喜交集的样
子,更使他心动。
    她和虚夜月的美丽都是充满诱惑力的。
    叹了一口气道:“散化!你乖乖的告诉我,到京师来干什么?秀色在那里?”接着
安抚虚夜月道:“月儿好好听着,便会知道我们真正的关系。”
    这次轮到盈散花受不了,两眼一红道:“朴郎!你变了!”
    “哎哟!”
    虚夜月狠狠地在韩柏腿上扭了一记重重的,“噗哧”一笑道:“原来是这种关系!”
    韩柏搓揉着被扭痛的地方,哑然失笑道:“现在连我都弄不清和盈小姐的关系了,
散花你可否坦白一点,是否已改变主意,决定爱上我呢?”
    盈散花垂下头去,戚然道:“但愿我知道就好了!”
    虚夜月也给弄得糊涂起来,醋意大减,美眸在两人间扫视几遍后,凑过去向盈散花
道:“你们上过床了没有?”
    盈散花俏脸微红,摇头道:“床是上过,但只亲过嘴儿!”
    韩柏心中唤娘,这种话也亏她们两个女儿家问得出口,答得出口。
    岂知虚夜月坐直娇躯后,笑吟吟道:“嘻!试过给他亲嘴的滋味,你若还能保得你
的清白,月儿才难以相信哩!”
    盈散花放荡地笑了起来,伸手在虚夜月的脸蛋拧了一记,学着她般笑吟吟地道:
“不信便拉倒。”
    韩柏知道再不以奇兵取胜,这笔糊涂账将永没有解决的时刻。探手出去,分别摸上
两女的大腿,摸得她们同时娇躯轻颤,往他望来,才微笑道:“散花你若不老实告诉我
你想怎样对我,莫怪我立即拂袖而去,以后都不理你。”
    盈散花给他摸得俏脸飞红,轻轻道:“若说了出来,你肯理人家吗?不怕你的月儿
呷醋吗?”
    韩柏边加剧对虚夜月的侵犯,边笑道:“这个由我来处理,月儿是最乖最听话的。”
    盈散花不依道:“人家不乖吗?”
    韩柏瞪眼道:“不要扯开话题,快说!”
    虚夜月给他不规矩的手弄得脸红耳赤,想责骂或抗议都说不出话来,而且此时韩柏
充满了霸道的气概,也教她心甘情愿去服从他。
    盈散花在台下捉着韩柏活动得太过份的大手,水汪汪的眼睛往他飘来道:“散花本
下了决心以后都不见你,但到了京师听到你的消息后,不论尽晚都想着来找你,秀色更
惨,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虚夜月“啊”一声叫了起来,却不去捉着韩柏的手,只是嗲声怨道:“韩郎!月儿
受不了哩!唉!你还有个什么的秀色!”
    盈散花大震道:“原来妹子已知道了你的身分。”
    韩柏点了点头,收回两只作恶的大手,暗喜以魔功逗起两女情火的方法凑效,回复
了平日的潇从容道:“散花!我不知道你到京师来有其么图谋,不过现在这里的形势险
恶复杂,你们两个女娃儿,一不小心便会惹上天大麻烦。”
    盈散花眼中闪过无奈之色,欲言又止时,脚步声由远而近,一个人气冲冲旋风般冲
进来,怒喝道:“散花你忘了我们的约会吗?”
    韩柏和那人对了个照面,均感愕然,齐叫道:“是你!”
    来者竟是小燕王朱高炽,继西宁道场后,又是为了美女在此狭路相逢。
    厢门处出现了四名一看便知是高手的随员,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的瘦汉问道:“小王
爷,没有问题吧!”
    小燕王朱高炽狠狠盯着韩柏,挥手道:“你们在外面等我,记得关上门。”
    盈散花含笑起立,来到朱高炽旁,亲热地挽着他的臂膀,半边酥胸紧压到他背上,
昵声道:“小燕王何必动气,散花见还有点时间,又凑巧遇到朋友,上来聊两句吧!”
    朱高炽见盈散花当着韩柏和他亲热,怒气稍减,这时才有机会望向背他而坐的虚夜
月。
    韩柏见盈散花和他卿卿我我,心中气苦,又见朱高炽看虚夜月时神色古怪,这才发
觉虚夜月为何一声不作,大异她平日刁蛮放任的作风。而且鬼王和朱高炽之父燕王棣关
系如此亲密,虚夜月没有理由不认识朱高炽,不由往她瞧去。
    只见这目空一切的娇娇女低垂着头,既不安,更惶然地手足无措。
    朱高炽轻轻推开盈散花,侧坐到虚夜月旁的椅子里,一瞬不瞬盯着她道:“月儿!
你是否爱上了他?”一手指着韩柏。
    韩柏脑际轰然一震,刹那间明白了很多事。
    虚夜月对鬼王的反叛是有原因的,因为她的初恋情人并不是自己,而是朱高炽,但
鬼王因朱高炽福薄,阻止两人相恋,所以刚才鬼王提起朱高炽时,虚夜月的神色才那么
不自然。
    幸好韩柏心胸广阔,心想只要你月儿现在全心全意对我,我怎会计较你过去的事?
就算像三位姊姊等非足完璧,自己还不是耶么爱惜她们。而你虚夜月连亲嘴都是笫一趟,
我更不会自寻烦恼,和你算旧账。
    虚夜月凄惶求助地望向韩柏。
    盈散花来到朱高炽背后,按若他肩头。
    朱高炽喝道:“散花你给我坐下。”
    盈散花望了韩柏一眼,眼中透出复杂的神色,低头坐在朱高炽旁。
    朱高炽显然妒火中烧,向虚夜月冷喝道:“月儿望着我,你究竟可逃避多久?”
    虚夜月凄然望向朱高炽,眼眶中泪花打转道:“炽哥!是爹的意思哩!”
    韩柏色变道:“什么?”
    虚夜月掩脸哭了起来道:“不要迫我。”
    朱高炽道:“你除了阿爹还有什么是重要的?我只要一句话,你爱他还是爱我?”
    虚夜月悲泣道:“不要问我,我不知道。”
    韩柏整个心蓦地变得冰冷无比,往下沉去。魔种受激下,倏地提升,便像眼前发生
的事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而虚夜月和盈散花变得就像陌路人。
    他有种想大笑一场的感觉。
    一切都静下来,使他能客观冷静地看着眼前正在进行着的感情纠纷。
    虚夜月其实在这几天早把所有爱转移到韩柏身上。
    与朱高炽的爱情发生在她十七岁情窦刚开之时,但为鬼王阻止,向燕王棣施压,使
她这段初恋无疾而终。
    现在朱高炽这么当面质问她,若她说出真心话,定会对朱高炽做成最严重的伤害,
才会推在鬼王身上,希望韩柏能体谅自己。
    这时见他不吭一声,偷从指隙间往韩柏望去,立时娇躯剧震,放下了手,露出了带
着泪珠的如花俏脸。
    原来韩柏正冷冷地看着她,一对虎目不含半点感情,那比骂她一埸打她一顿还更使
她吃惊。
    朱高炽完全失去了他一贯的尊贵雍容,得意地看着韩柏道:“小子你听到了吧!月
儿根本并不爱你,只是父命难违,与你虚与委蛇,你若还是个有种的男儿汉,便给本王
滚吧!”
    虚夜月摇着头,表示并非那样情况,却泣不成声,说不出话来。
    她爱上了韩柏,心中对朱高炽有点内疚,更难狠心说出真相,致使误会愈来愈深。
    朱高炽望向盈散花道:“你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盈散花不敢望往韩柏,低声道:“散花的心是怎样你还不知道吗?仍要问这种问题。”
    韩柏脑中灵光一现,终猜到盈散花的目标并不是朱元璋,而是燕王棣。
    盈散花应是高句丽人,与领地最接近高句丽的燕王棣极可能有着某种恩怨,所以盈
散花既对自己这挂名的假专使有兴趣,又搭上这和自己一样热爱美女的小燕王朱高炽。
    朱高炽见韩柏似是无动于中的样子,还以为他受不住打击一时傻了起来,冷笑道:!
我会教所有低看我们父子的人后悔的。”伸手过去,轻浮地拧了盈散花的脸蛋一下。
    盈散花低垂着头,纤手紧抓着衣摆,因过于用力而发白了。
    虚夜月这时亦平静下来,凄然向韩柏道:“到楼下等月儿一会,月儿和炽哥说几句
话再来寻你。”
    她想的是自己事实上已是韩柏妻子,不若和朱高炽说个清楚,以后再不用纠缠不休。
    韩柏深心处忽地涌起难以压制的暴怒,就像那天在酒楼想杀何旗扬那情况的重演,
冷喝一声,一掌拍在台上。
    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可是整张坚实的花梨木圆台却化作碎片,散落地上,杯壶
碗碟全掉到地上去,一时碟裂壶碎之声不绝于耳。
    四名随从高手,破门而入,护在朱高炽四周,不能置信地看着一地的碎木屑。
    朱高炽亦为之色变,想不到韩柏掌力惊人至此。盈虚二女更是花容失色。
    韩柏端坐椅上,保持着拍掌的姿势,神态变得威猛无俦,讶然看着地上劫后的混乱
情景。
    心中暗叫好险,若非自己把魔被激起了的邪恶、毁灭、死亡这些方面的魔性,借这
一掌导引发泄出来,极可能重蹈那天的覆辙,永远丧失了道心,变成魔门中人。
    想到这里,灵机一触。
    原来情绪竟可影响得魔这么厉害,那水能覆舟,亦能载舟,岂非可利用情绪去驾驭
魔种,达到救秦梦瑶的目的。
    想起了秦梦瑶,他神态又变,不但回复了平时的潇不羁,还犹有过之,沾染了一点
因思念秦梦瑶而来的出尘仙气,那种魅力,两女即管心情劣极,仍不得不一阵迷醉。
    此时房内情景真是怪异无伦。
    两女两男隔着一地破碎碗碟呆坐着,而韩柏则像是按着一张无形的台子。
    小燕王的四名随从全部兵器出鞘,在他身后全神戒备。
    朱高炽眼中闪过杀机,冷冷道:“大人是否因爱成恨,想行刺本王?”
    韩柏收回大手,哑然失笑,眼光冷冷扫过众人,心境一片空灵,淡淡道:“笑话!
这一掌若拍向你,十个小燕王也没有命。”
    众随从齐声怒喝,被朱高炽伸手拦着,他对朱元璋和鬼王均极为忌惮,怎敢公然下
命杀死韩柏,暗忖来日方艮,那愁没有机会整治对方。一阵冷笑道:“你算什么来西,
竟敢来和本王争风呷醋,滚吧!”
    虚夜月凄呼道:“炽哥!”想阻止他再说这种话。
    岂知韩柏哈哈一笑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失笑道:“滚便滚吧!横也累了!滚回
去睡觉也好。至于争风呷醋,小使那有你的闲情,她们要跟你,是她们的自由,也是你
的本事。朴文正甘拜下风,请了!”一声长笑,然出房去了。
    虚夜月本想追出去,想起不若先向朱高炽交待清楚,才去找他解释,竟没有移动身
于。
    盈散花娇躯轻颤,苦忍着心中的凄酸,她清楚地感觉到,韩柏以后再不会理她了。
    生命为何总是令人如此无奈和愤怒。
    韩柏踏足街上,晚风吹来,精神一振,忽有一种由苦难脱身出来的轻松,讶然想道:
为何自己竟没有怨愤难平的感觉,是否已臻至秦梦瑶所说魔种无情的境界。
    那会否很没趣呢?
    自己是否并不爱虚夜月和盈散花?所以不着紧她们。
    细想又觉不像,自己虽恼她们得要命,却仍觉得她们非常可爱和动人,何况自己刚
才虽说了气话,但说完后便立即心平气和。
    以他魔种的灵锐,怎会蠢得看不出盈散花是因另有目的,才对这生于帝皇之家,自
负不凡的朱高炽曲意逢迎,她根本就不欢喜男人,上床的都是秀色的事,想到这里,他
心中涌起一阵烦厌,彷若自己以后都不想见到她们两个了。
    尝过刚才魔种那种邪恶凶残的情绪后,对这类负面的情绪已深具戒心。
    他很清楚虚夜月对他的心意,可是她对朱高炽尚有馀情亦是一个事实。
    韩柏忽地哈哈笑了起来。
    虚夜月对朱高炽馀情未了才是正理,否则她岂非反脸无情的女人?
    我韩柏若如此看不开,还有什么资格去爱她。
    至此心中释然,决定等待她下来。
    此刻丑时刚过,街上游人不减反增。
    韩柏抛开一切,全神感受着这像没有黑夜般的秦淮河区醉生梦死的气氛。
    蓦地发觉有人朝他走来,原来是叶素冬,他身穿便服,使他差点认不出来。
    叶素冬亲热地搭上他肩头,拥着他使走道:“皇上要见大人。”
    韩柏愕然道:“什么?”想起朱元璋的疾言厉色,心中便有惴惴然之感。想到月儿
下来时见不到他,定要吓个半死。哼!教训她一下也好。
    叶素冬放开了他,领着他愈走愈快,方向却非是皇宫。
    韩柏讶道:!禁卫长要带我到那里去?”
    叶素冬神秘一笑,没有答他,反问道:“听说大人刚才在伴淮楼与小燕王发生冲突,
现在看大人心境平和,一脸轻松,看来只属意气小事吧?”
    韩柏暗骂一声,这老狐狸分明想探他口风,亦凛于他耳目之灵通,好象完全掌握着
自己的行踪,可随时在他身旁出现似的,便不置可否应了一声,反道:“今天小使见到
青霜小姐时,她看来像有点不舒服,现在没事了吧?”
    叶素冬暗赞他问得不着痕迹,道:“今晚发生了点事,幸好化险为夷,大人有心了。”
    韩柏最关心是有没有人看到她那如无意外,便理应属他拥有的美丽胴体。但却没法
问得出口。
    这时两人来到落花桥处,只见桥头处影影绰绰站着十多人。其中一人向着桥外,雄
伟的背影自有一股不动如山的气势。
    韩柏一震下走了上去,正要跪下,那人转过身来笑道:“不用多礼,我今晚是微服
出巡,找你来陪我解闷意吧!”
    竟然是换了便服的朱元璋,上黏了一撮八字须,神态轻松,使他差点认不出这九五
之尊来。
    站在朱元璋左方是位老儒生打扮的高瘦老太监,脸目祥和,两眼似开似闭,容颜清
秀,予人闲静安逸的感觉,见韩柏朝他望来,微微一笑,友善地点头。
    韩柏立时知道这就是影子太监之首的老公公了。
    朱元璋右方的灰衣人比老公公还要瘦,虽没有老公公和朱元璋的高度,可是笔挺如
杉,自具顶尖高手的气概。
    保护朱元璋的人里,当然以这两人为主力,身为西宁三老之一的叶素冬亦要逊上两
筹。
    只不知这灰衣人是谁,为何从来没有听人提起。
    其它八人均像叶素冬般身穿便服,骤眼看去,只像到秦淮河趁闹的江湖中人,但落
在韩柏眼中,却知道随便在这里拣个人出去,必能成为名震一方的高手。
    朱元璋举步便走,着韩柏和他并肩而行,其它人立时前后散开,只有老公公和那灰
衣人紧随其后,叶素冬则在前方领路,朝秦淮大街步去。
    韩柏的感觉便像正在做梦。
    朱元璋不是要和他一起去嫖妓吧?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