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9卷)
第九章 暗室生香

    浪翻云避过由影子太监及内宫高手守护的正后宫,朝内皇城西掠去,经过一个大广
场时,见到一座大戏棚,已搭起了大半,心想这就是朱元大寿三天庆典时,怜秀秀演戏
的地方了,不由心念一动,决定暂搁正事。
    他忽缓忽快。倏停倏止,避过重重岗哨和巡卫,转瞬来到一组既无斗拱、前后走廊,
很像大型民居,予人质简洁气氛的院落前。
    浪翻云默运玄劲,心灵延伸出去探索着,瞬即找到目标,展开绝世身法。
    一晃间落入院落里,穿窗入内,迅若闪电。
    这是五开间向东开门,展“口袋式”建,以适应冬季的严寒。
    室内南北炕相连,火仍未熄尽,室内暖洋洋的,四角都燃亮了油灯。
    室内布置却是一丝不苟,装饰纹样,均构图完整,梁枋彩图则用色鲜艳,龙凤藻井
和望柱勾。更是形像生动,雕刻深透。
    只看朱元璋安排怜秀秀入住这充满平民风味,又不失宫廷气派有“小民间”之称,
曾为马皇后居室的“马后别院”,便可看出朱元对怜秀秀怀有不轨之心。
    他脚步不停.倏忽间已找到了正海棠春睡的怜秀秀,坐到她床沿处。
    怜秀秀拥被而眠,秀发散落枕被上.露出了春藕般的一对玉臂。
    谁能见之不起怜意?
    浪翻云用心看着,想起了纪惜惜,轻叹一口气,掏出刚补充了的清溪流泉,披掉瓶
塞.连喝三大口。
    怜秀秀一个翻侧,醒了过来,迷糊间看不清是浪翻云,张口要叫。
    浪翻云一手捂着她的小嘴。低声道:“秀秀:是浪翻云。”才放开了。
    秀秀喜得坐了起来,不管身上隐见乳峰的单薄小衣.投进他怀里去,紧搂他的熊腰,
凄然道:“翻云你一是立即占有秀秀.又或即带秀秀离宫,否则秀秀便死给你看。”
    浪翻云差点把酒喷出来,愕然道:“什么?”
    戚长征窜上瓦背,天兵宝刀闪电般向正要往下蹲去的劲装大汉劈去,那人猝不及防,
连挡格都来不及,仰后躲避。
    戚长征飞出一脚,乃踢点中了他的穴道.制着了他。
    干罗的声音传来道:“这些先头卒都颇有两下子,不可小觑,其馀两人已被我点倒,
你至后院马车处守候敌人吧!”戚长征肩起大汉,几个纵跃,来到马车处,把大汉在座
位处放好,闪入了寺庙一间小室里。
    蹄声在远方响起。
    对方显然以为先派来的人已控制了大局,所以毫不掩饰行藏。
    轻巧脚步声传来,戚长征横移开去,靠墙立着。暗忖若有人能瞒过他和干罗,这人
必是非常高明。
    一个娇俏的身形轻盈地走了进来,带入了一股香风。
    她没有察觉到戚长征的存在,迳自来到破窗前,朝外望去,正是貌美如花的宋媚。
    她身上除薄薄的短袖衣与绸裤外,只披了一件披风,头发微乱,显是刚由被窝跑出
来。看到她赤着的双足,戚长征始恍然为何她的足有可这么轻巧。
    这少女的胆子真大,听到少许声响便来探看。
    宋媚喃喃自语道:“那无情的人躲到那里去了呢?哎!”戚长征听得心中一荡,兼
之他绝非不欺暗室的君子,童心大起,移到她背后去,对着她的小耳朵吹了一口气。
    宋媚娇躯一颤,骇然转过头来,黑暗里见有一个男子贴背立着,立惊得瘫痪无力,
香喷温热的肉体倒入戚长征怀里,披风滑落地上,露出光致嫩滑的一对玉肩。
    戚长征猿臂一紧,把她搂个满怀。
    蹄声渐近。
    宋媚魂飞魄散,张口要叫。
    戚长征这时来不及腾出手来阻止,喑忖惊动了敌人没有问题,惊动了干罗和宋楠就
尴尬了.人急智生,吻在她香上。
    宋媚无力地挣扎着,威长征忙离开少许,低叫道:“姑娘是我呀!”宋媚“啊”一
声轻叫了起来,借点星光,才隐约辨认出他的轮廓。想起刚才被他吻过嘴儿,娇躯更软,
靠在他身上。
    戚长征满抱芳香,兼之红袖后已多时没近女色,立时血脉贲张,生出男人最原始的
冲动。
    宋媚正紧靠着他,那会感觉不到,“啊”的一声满脸火红,却没有挣扎或怪他无礼,
糊间香再给这充满男子气概的男子啜着,还熟练地逗弄她的香舌。
    这时寺院外满是蹄声。
    干罗的传音在戚长征耳内响起道:“好小子,比我还懂偷香窃玉,这些人由我来应
付吧!”戚长征吓了一跳,慌忙离开宋媚的香。但手却搂得她更紧了,什么不可涉足情
场的决定都不知抛到那里去了。
    宋媚这时连勾动指尖的力量都消失了。无力地搂着他宽阔的胸膛,心儿急跃至随时
可跳出来的样子。
    十多名骑士旋风般破门卷进后院来,团团把马车围着,其中两人跳下马来,查看车
厢。戚长征把娇柔乏力的宋媚转了过来,让她面对窗子,看到外面后院的情况。
    这封男女同时一震。
    原来宋媚丰满的隆臀刚好靠贴着戚长征作为男性最敏感的地方,中感应妙况,可以
想知。
    幸好这时外面惊呼传来,分了他们的神,没有那么尴尬。
    查看车厢的其中一人道:“他只是被点了穴道。”
    一个看来是头领的勾鼻壮汉喝道:“暂不要理他!”撮尖啸。
    十多骑人马闻声闯入庙来。
    再一声令下,十七名大汉纷纷下马,亮出清一式的大刀。
    马儿被赶到一旁。腾出马车周围大片空地。
    戚长征凑到宋媚耳旁道:“他们是什么人?”
    宋媚待要回答,勾鼻壮汉抱拳扬声道:“江湖规矩.不知者不罪,宋家兄妹乃朝廷
钦犯,若朋友交出人来,本人大同府千户长谢雄一句不问.绝不追究,若对本千片长身
分有怀疑,本人可出示文件和证明。”
    宋媚在戚长征耳旁道:“他们才应是钦犯,害了我们一家还不够,还要诬陷我们。”
    戚长征低笑道:“就算你是钦犯,我也疼你。”
    宋媚想不到这看似无情的男人变得如此多情,轻呼一声,主动把俏脸贴上他的脸颊。
    谢雄显亦是高手,闻声往他们的暗室望来,喝道:“点火把!”干罗的声音响起道:
“不要破坏这里的气氛。”悠然由后门走了出来。
    宋媚急道:“你还不出去帮手,他们那么多人。”
    戚长征笑道:“不:我要和你亲热。”暗忖横竖自己和这动人美女已有了这种糊里
糊涂揍来的亲密关系.兼之自己又奉命不用帮场,不若先占点便宜,再作计较,一对手
立时在她的娇躯上下活动起来。
    宋媚立时呼吸急促,血液冲上脸都,头脸滚热起来,软弱地在心里暗怪对方无礼,
偏又觉得大敌在外时被他如此侵犯,又是刺激荒唐之极。
    戚长征却大叹精,原来她身上衣服单薄之极,摸上去等若直接抚摸着她的裸体,那
还忍得住,一直探手下去,到了她温暖清腻的大腿,触手处结实丰满,更不能停下手来。
    这时那千片长谢雄打出手令,众人立时散往四方,把步至他身前的干罗围着。
    干罗负着双手,两眼神光电射.冷冷道:“既是来自大同,当是蓝玉手下的虾兵蟹
将,你们都算走霉运了。”
    谢雄给他看得心中发毛,喝道:“阁下气派过人,当是有头有脸之辈,给我报上名
来。”
    干罗仰天一笑道:“本人干罗,今天若让你们有一人生离此地:立即冼手归隐,再
不会到江湖上现身。”
    宋媚全身剧震,一方面因戚长征的手愈来愈顽皮,更因是听到干罗之名,大感意外。
    那谢雄亦立时色变。
    “当!”其中一人竟连刀都拿不稳,掉到地上。
    干罗倏忽移前,那谢雄要挡时,干罗的手穿了入他刀影里,印实他胸膛上。
    众人一声发喊.四散逃走。
    干罗左闪右移。那些人纷纷倒跌抛飞,接着干罗没在院墙外,惨呼声不住在外边响
起。戚长征把宋媚转了过来,吻了她香道:“我本非儇薄轻浮的人,不过小姐你太动人
了。害得我忍不住侵犯你。”
    宋媚娇喘连连,白他一眼道:“自己使坏还赖在人家身上,你是否仍不打算对人家
说出真名字呢?”
    戚长征笑道:“本人怒蛟帮戚长征是也,和你一样都是钦犯。”
    宋媚不依扭动道:“人家可不是呢!”她如此在他怀里揉贴蠕动,戚长征那还忍得
住,一对手又由她的小腹进军至胸脯处。
    宋媚细眼如丝,小嘴发出使人心摇魄荡的呻吟。任他轻薄,半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
    宋楠的惊呼声在后面走廊传来,惶急道:“二:二妹!”两人一惊下分了开来。
    戚长征忙拾起地上披风,扬掉尘土.披在她身上,道:“出去吧!”宋媚回吻了他
一下后,才依依不舍去了。
    戚长征苦笑摇头.自己确是好色之徒,早先还打定主意.想不到忽又堕进了爱河去。
    她确是动人,看看以后有什么机会可真正得到她,只要自己不薄悻负心,便对得住
天地良心了.门户与礼教之见与我老戚何干。
    虚若无和女儿女婿对饮一杯后,从酒楼幽雅的贵宾厢房望往流经其下的秦淮河,看
着往来花艇上的灯饰,叹道:“自月儿母亲过世后,这两天是虚某一生人最快乐的时光,
哈:有什么事比我的月儿竟得如意郎君更使我开怀。”挟起一块东坡肉,放进韩柏碗里。
    虚夜月娇笑道:“爹确没有拣错人,韩郎他宁愿自已喷血,都不肯撞到月儿背上,
只为这个原因,月儿便再不过问他的风流史。”
    虚若无摇头微笑,向韩柏道:“小子你比我还了得,短短三天便把月儿和庄青霜两
大美人同时弄上手,连芳华都给你弄得神魂颠倒,七娘公然来求我准她向你借种,现在
连我都给你弄得糊涂了。你有什么法宝能同时在床上床外应付这么多美人儿?”
    虚夜月俏脸飞红,嗔道:“爹:你怎可像韩柏那么口不择言呢,人家是你乖女儿,
连月儿你都偷偷讥笑。”
    虚若无讶然道:“为何你的夫婿可以口不择言,阿爹却不可以呢?”
    虚夜月哼了一声“为老不尊”,不再理他,笑吟吟自顾自地低头吃东西。
    虚若无显然心情极佳.向韩柏道:“庄青霜那妮子不但人长得美,内涵亦是一等一,
嘿:你叫我说什么吧!”男人谈起女人,总是特别投机。韩柏欣然道:“岳丈都说小婿
是福将嘛!”虚夜月听得俏目圆睁.惟有作充耳不闻,再不理他们。
    虚若无又说笑了一会.再喝了两杯后,道:“庄节这家伙貌似随和,实则不露锋芒,
人人都以为叶素冬和沙天放武功比他好,其实西宁三个小子以他心计武功最厉害,一直
想把庄青霜嫁入皇宫,好父凭女贵,可惜因虚某一句话,始终成不了事,所以庄节最痛
恨我,只是不敢表现出来。”
    韩柏好奇心大起问道:“那是句什么话?”
    虚若无叹道:“庄青霜十四岁时.出落得非常秀丽,那时朱元璋便有意思把她配给
那时仍未成皇大孙的允,走来问我意见。我指出庄青霜和月儿一样.都属“媚骨艳相”
一般男子绝对承受不起那福分,吓得朱元璋忙打退堂鼓。”
    韩柏记起朱元璋曾说过向虚若无提亲,看来亦指此事,顺口道:“我知岳丈亦拒绝
了月儿的婚事,你们两人是否因这事生出了问题呢?”
    虚若无眼中露出伤怀之色,如此神情出现在这个性坚强的绝顶高手身上,分外叫人
感动。
    好一会后虚若无喟然道:“我和朱元璋最大的问题.是因我看好燕王棣,小棣和允
同属帝皇之相,只是一个福厚、一个福薄。唉:小棣的儿子高炽亦和允同样兼容。”顿
了顿缤道:“朱元璋不纳我提议,立允为皇太孙,显然认为我另有私心,借相道来打击
他的决定,由那天开始,我再没有入宫上朝。要见我虚若无嘛.滚到鬼王府来吧!”当
他顺带提起朱高炽时.虚夜月忽垂下头去。
    韩柏恍然道:“原来是因这事岳丈对朱元璋不满。”心中奇怪为何虚夜月神情如此
古怪。
    虚若无冷笑道:“朱元璋最错误的决定,乃是不取顺天而以应天为都,此乃不明气
数地运转移之理,现在顺天落入燕王棣掌握里,可见命相之妙,实不因任何人的意志有
丝毫改移,即管是皇帝都无能为力。”接着两眼闪过精芒.瞧着韩柏道:“燕王棣就是
另一个朱元璋,但心胸却远比他阔大,恩怨亦较分明。朝中百官似是盲从胡惟庸等拥护
允,其实是怕再有另一个朱元璋.这种心理确实是微妙非常。”
    韩柏听他见解精辟,大为折服,频频点头。
    蓦地耳朵一痛,原来给虚夜月狠狠扭了一下。她凑过来道:“月儿不准她的夫婿只
懂对阿爹逢迎捧拍,十足一条点头应声虫。”说罢又欢天喜地去吃她的东西两丈婿相视
苦笑,但又有说不出的畅快心情。
    虚若无笑道:“庄青霜应是贤婿囊中之物,要不要我助你一臂之力。”
    韩柏大喜道:“固所愿也:哎哟:一原来下面又给虚夜月踢了一脚。韩柏见她笑吟
吟的样子,知她已不再像以前般反对庄青霜,凑过去道:“好娇妻:不反对了吗?”
    虚夜月纤手搭上他肩头.轻轻道:“月儿不敢破坏你的好事,但却是有条件的,得
手后再说吧!”韩柏大喜.望向虚若无。
    虚若无想了想,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来,道:“我其实是不安好心,想教训庄节一
顿.挫挫他西宁派的气,看他还敢否借害你来打击我,不过此事却要月儿合作才成。”
    虚夜月大嗔道:“月儿不拦阻他去偷人家闺女,已是非常委屈,爹还要人作帮凶.
这还成什么道理。”
    虚若无笑道:“且听我详细道来!”韩柏和虚夜月对望一,都感到虚若无像年轻了
数十年,变得像虚夜月一般爱闹事的调皮。
    浪翻云搂着怜秀秀道:“秀秀何事这么凄苦,是否朱元璋迫你作他的妃子?”
    怜秀秀摇头道:“不:皇上他很有风度,虽对秀秀有意,但对秀秀仍非常尊重,更
何况他知道你曾到过秀秀的花艇。”
    浪翻云奇道:“那你又为何一见到浪某,便立时变得这么哀伤?”
    怜秀秀死命搂着他,把脸埋入他怀里。幽幽道:“庞斑已使秀秀受尽折磨,但翻云
你却使人痛苦得更为厉害。每天逐分光阴等待着。现在你来了,秀秀怎也不肯再离开你
了。以后我便只弹筝给你一个人听,也不要任何名份。只要有时能见到你,知道你会来
找人家。找所房子给秀秀吧:便当人家是你一个小情妇.秀秀即于愿巳足。”
    浪翻云把她从床上抱了起来,让他坐到腿上,搂着她被被窝温热了的胴体,轻吻了
她脸蛋,潇洒笑道:“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肯放过我的,是吗?”
    怜秀秀意乱情迷地赧然点头道:“是的:秀秀一生人从没试过争取什么,但这二天
的折磨,却使秀秀下了决心,要得到翻云的爱。像秀秀最崇拜的纪惜惜般,做你金屋藏
娇的红颜知己。翻云啊:春宵苦短,秀秀敢骄傲地告诉你.包括庞斑在内。从没有男人
碰过秀秀。”浪翻云心中感动,这柔弱的美丽身体内,不但有颗火热的心,还有为了爱
情不顾一切的意志。
    就像当年的纪惜惜,与他一见锤情后,便什么都抛开了,什么都不计较,只要能和
他在一起。
    纪惜惜与怜秀秀的爱都是炽烈和狂野的。
    怜秀秀欣然一笑道:“秀秀知道无论在你面前如何不要脸子,如何情难自禁、如何
放荡,翻云总会明白秀秀的。”
    浪翻云苦笑道:“这可能是个天下没有男人能拒绝的提议,单是能听到你的筝曲和
歌声.巳使我想立即俯首投降。可是浪某早戒绝情欲之事,不会像一般男人般有肉欲的
追求,秀秀不觉得这是个遗憾吗?”
    怜秀秀把脸埋入他肩项处,羞不自胜道:“人家早想过这问题.其实只看你愿不愿
意,当年传鹰大宗师由刀人道,早断了七情六欲,仍可使白莲钰生下鹰缘,可知到了你
们这种境界,是可以完全支配自己的身体意志,秀秀并不奢求,只希望能和翻云欢好一
次,把处子之躯交给翻云,为你生个孩子。传鹰既能做到,翻云当亦能做到。但若翻云
说这会影晌了你和庞斑的决战,秀秀则无论如何不会再作如此要求。但仍望只为你一个
人而生存,每天全心全意去期待你和爱你。答我啊:秀秀很苦哩!”浪翻云听得目定口
呆,好一会才叹道:“我真想骗你一次,可是却无法出口,我浪翻云再非昔日遇上纪惜
惜时的浪翻云,无论和任何女人相爱合体,都再影晌不了我的道心。故若决然舍弃了你,
反会使我心中不忍,日后生出歉疚之情时.那才真的不妙。”
    怜秀秀狂喜道:“天啊:浪翻云竟爱上了秀秀,惨了:我知你立即要离开人家,日
子怎过才好呢?”
    浪翻云愕然道:“你怎知我会离开呢?事实上我真个还有别事,只不过经此一会,
以后我会不时来我你,和你说说开心话儿,说不定在某一刻还会和你合体交欢,占有你
动人的肉体。”
    怜秀秀喜得双目泪花打转,娇躯抖颤道:“秀秀一切都交到你手上了,放心去办你
的事吧:也不用要故意来找秀秀,只要有你这番话,秀秀已此生无憾了,翻云:秀秀永
远爱你和感激你。”
    没有人能比浪翻云更明自怜秀秀高尚的情操和心意。
    这三天来,怜秀秀每一刻都深受思念他的苦楚煎熬着,又如浪翻云早超越了男女间
的爱欲,那种绝望的无奈感觉.和自悲自怜,才是最要命的感受!
    刚才午夜梦回,忽然见到苦思着的爱郎出现身旁,在现实和梦境难分的迷惘里,她
进入了一种在清醒时绝不会陷入的情绪中,才痛快地把心里的话一股脑儿全无保留地释
放了出来。
    而浪翻云的道心亦清楚地感受到她的心意,受到感动,表示了自己对她的情意。
    现在怜秀秀已因舒发了心中的悲郁,回复平静,又再表现出平时的体贴、谅解和惹
人怜爱的善解人意。
    浪翻云微微一笑,吻上她的香,同时掀掉她身上单薄的亵衣,让她露出骄傲雪白的
胴体,然后两手逐分逐寸地爱怜着,表达着他深厚的情意。
    怜秀秀温柔地反应着,全心全意去感受浪翻云一对手所带来的醉人感觉。
    这对手虽无处不到,可是却亳无色情的成分,只若在真心诚意地欣赏着一件老天爷
伟大和无与伦比的精美杰作,充满了爱和热。
    怜秀秀涌起莫名的狂喜,感受着此身已属君的幸福,精神随着浪翻云强大的感染,
提升至一个完全超越了情欲,但却比任何情欲都醉人的境界。
    天啊!
    被浪翻云爱抚原来是这么美妙的。
    分!
    浪翻云的手亦停了下来。微微一笑道:“看:你猜错我了,浪某也会对你放恣的。”
    怜秀秀欣然道:“你若再想放恣,秀秀才是求之不得呢。”
    两人对视一眼,都哑然失笑。
    浪翻云温柔地为她穿上衣服,放下她到床上睡好,又盖上了被子,吻了她的脸蛋后,
道:“乖乖睡吧:你今晚定会有个好梦。”
    怜秀秀伸手抓害他的衣袖,低声道:“翻云若没有什么事,便等秀秀睡着再走吧:
但你走时可不准弄醒人家,再来时亦最好趁人家睡着的时候。那秀秀每天都会很快乐地
去睡觉。”
    浪翻云坐到床上去.伸手搓揉她的香肩,微笑道:“小乖乖:快睡吧!”秀秀被他
的手摸得浑身舒畅无比.不半晌已酣睡过去,嘴角还带着一丝满足甜蜜的笑意。
    他轻亲了怜秀秀的脸蛋.才飘然而去。
    当他踏出怜秀秀的闺房时。道心立时进入止水不波的澄明境界没有一丝牵累,也没
有半分期待,飘然投入他另一行动。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