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9卷)
第八章 鬼王手段

    戚长征策着六骑拖拉的马车。载着干罗和宋家兄妹,在黑暗的官道凭夜眼飞驰疾奔。
    他们午后由荆州起程,骑了三个时辰马后,宋家兄妹都大感吃不消,又如他们没有
黑夜策骑的能力,于是在一个小镇处重金买来这现成的马车。连夜赶路。
    干罗的声音由车内传来道:“丁才停车,宋小姐受不得车行之苦。想坐到车头吹吹
冷风。”
    戚长征叹了一口气,停下车来。
    宋媚在乃兄掺扶下,到路旁呕吐一番后。爬上戚长征旁的御者空座。
    马车开出,速度放缓下来。
    颠簸中,两人肩头不住碰撞,使这封男女都生出异样的感觉。
    宋媚迎着夜风,好了一点,侧头向他道:“为何你们都不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争,究
竟什么人在迫害我们?就接受了这项委托。我还和大哥争辩了一番,可是大哥坚持对你
的信任。现在我都有点相信了。”
    戚长征笑道:“为何姑娘忽然改变了对我的看法,是否我的样子老实可靠。”
    宋媚笑道:“不:你绝不似老实的人,但却给人一种不屑做坏事或小事的感觉。”
    戚长征想不到她观察如此敏锐,讶然看了她一眼,在迷朦的星光下,发觉她特别引
人,不再作声.专心驾车。
    宋媚怨道:“和我说话好吗?那会令我忘记了正在坐马车的痛苦。”
    戚长征道:“谈什么好呢?”
    宋媚兴趣盎然道:“谈谈你自己好吗?为何你会当起保镖来呢?是不是很刺激的?
遇到比你强的人怎办哩?”
    戚长征看了她一眼:把外衣除了下来,盖在她身上,柔声道:“天气很冷,你要不
要回到车里去。”
    宋媚想不到他这么细心,瞅了他一眼道:“若你觉得我在这里碍了你的手脚,我便
回车里去吧!”戚长征笑道:“不用多心:不若谈你吧:但我知你不会说真话,这就叫
江湖经验。”
    宋媚回头望回车里,轻声道:“他们都睡着了,我们细声点说话好吗?噢:好了:
终过了这片黑树林,看!前面还有灯光。”
    戚长征极目望去。
    这时他们正在下山的路上,黑沉沉的大地静悄无声,远方的灯光看来是个小村落。
    宋媚忽然凑到他耳旁道:“我忽然有个冲动,想把所有事全告诉你知,但却有个条
件,你也不可以向人家说假话。”
    戚长征被她如兰吐气弄得耳朵痒痒的,心中一荡,旋又克制着自己,水柔晶的死亡
使他对爱情深具戒心,怕累对方卷入漩祸,何况现在是一心到京师对付方夜羽,实不宜
有感情的纠缠。
    不过此女的美丽和大胆直接,对他实有无比的诱惑力。
    干罗的声音忽然在他耳内晌起道:“长征:后面有十多骑追来,找个地方引他们到
那里去,杀他们一个不留,一了百了。”
    戚长征向宋媚道:“坐好了!”一扬鞭,抽在马儿上,马车立时速度增加,切入横
路,朝灯火亮处驰去。
    韩柏和虚夜月两人沿着秦淮河朝莫愁湖走去。
    虚夜月心情很好,夸奖他道:“你的消息来源真可靠,果然碰上了薛明玉,不知西
宁派的人有否追着他呢?”
    韩柏怕她查根问底,道:“你怎么找到小屋来的。”
    虚夜月甜笑道:“关心你嘛:见你到了那红屋里,便没有再出来,还以为庄青霜躲
在那里,原来是薛明玉躲在那里。”
    韩柏放下心事,轻松地道:“我早猜到薛明玉会藏在道场里,制造混乱,例如放火
烧屋,乱了西宁派的阵脚,才趁乱下手,果然给我找到了他。”
    虚夜月忽垂下了俏脸,咬着下,一副泫然欲涕的凄凉样子。
    韩柏吃了一惊,顾不得她男装打扮,搂着她肩头转入了一条僻静的小巷,心痛地道:
“月儿为何忽然如此不开心呢?”
    虚夜月凄然道:“因为你根本不当人家是你的小妻子,不断用谎话骗人家,人家很
苦哪!告诉月儿,为何你的衣衫全湿透了。”
    韩柏才是心中叫苦,知道瞒不过这聪明的娇妻,停了下来.把她拥入怀里,诚恳地
道:“我错了。以后都不敢骗你了。”
    虚夜月垂泪道:“你若还骗我.月儿这一生便惨了,却又离不开你,教月儿怎办啊,
人家所有心力精神,全用到你身上去了哩。”
    韩柏用舌头舐掉她脸上的泪珠。爱怜地道:“快笑给我看,你哭在脸上,我却是痛
在心里。”
    虚夜月竟“噗哧”笑了起来,睨了他一眼道:“月儿到现在仍不明白像你般文墨不
通的人,怎能猜中我的谜儿。唉:不过月儿更不明白为何会嫁给你。”
    看着她俏脸上的迹,韩柏怦然心动道:“来:让我们回家洞房,肯定你可再次找到
嫁我的理由。”
    虚夜月玉颊霞烧,啐道:“今晚若你不交待清楚和庄青霜在浴房干了什么见不得人
的事和与秦梦瑶的关系,月儿拚着忍受寂寞之苦,也不随你回莫愁湖去。”
    韩柏至此才知她在大耍手段,以眼泪作武器,最后不过目的在此,大叫中计,但却
再无反抗之力,叹道:“招供便招供罢:不过我却要搂着没有穿衣服的月儿,才肯说出
来。”
    虚夜月低声道:“不行啊韩柏,今晚若月儿还霸着你,三位好姊姊会恼人家的。”
    韩柏想不到她如此会为人着想,喜道:“那和三位姊姊一起侍候我便成了。”
    虚夜月嗔道:“去你这荒淫无道的小专使,月儿怎可在别的女儿家前和你做那种羞
人的事,怎也不行。”
    韩柏还想说话,心有所感,发力抱起虚夜月跃往墙头,掠进墙后的花园。
    火把在四方亮起,两人落足草地上时,已陷入重围里。
    一声冷哼,年怜丹由两人跃入处的墙头现身出来,紫纱女和黄纱女紧傍两旁。
    绝天、灭地,日月星三煞和金土木三将八个人从举着火把的大汉后走了出来,把两
人围个密不透风。
    韩柏暗叫不妙,从虚夜月背上抽出长剑,转身望往年怜丹道:“原来扮薛明玉的人
就是你。”接着裂嘴笑道:“原来两位美人儿是年怜丹的花妃,难怪身材这么好。”
    年怜丹淡淡一笑,扫过气得娇躯抖颤的两位花妃,从容道:“小子死到临头仍逞口
舌,让本仙把你擒下,再当着你脸前把虚小姐弄得欲仙欲死,你才明白什么叫生不如死。”
    虚夜月大怒道:“死淫贼,看我勾了你的舌头出来。”
    年丹哈哈笑道:“恭敬不如从命,但美人儿只可用你的小香舌来勾本仙的舌头。”
    虚夜月跺足道:“看招!”一扬手,一团黑忽忽的东西照着年怜丹打去.鬼王鞭同
时由腰间飞出,幻起层层鞭影,向最接近的绝天灭地罩去,传音向韩柏道:“快逃!”
马车转了一个弯.眼前出现了一座破落的寺院,除了殿堂还有灯火外。
    四周都是一片漆黑。
    戚长征连唤两声,都不见有人应话,索性跳下车来,打开后院的本门.把马车驶了
进去。
    宋楠兄惊疑不定。却不敢作声。
    干难暗忖再无隐藏身份的必要,佝的身体挺直起来,回复一代枭雄的气度,淡然道:
“贵兄妹不用慌张,只因追兵已至,所以我们到这里躲一会,摸清敌人的底细。”
    两人见到干罗像忽然变了另一个人似的,都目定口呆。
    这时戚长征由庙里走出来,道:“我找到了庙主,点了他睡穴,明天他起床时,将
会发现床旁多了五两黄金,那足够重建这荒庙了。”
    干罗哂道:“庙未必起得成,不过这庙主肯定再不用捱穷。”
    这时蹄声遂渐增强,然后又逐渐消去,竟路过不入。
    宋家兄妹都松了一口气。
    戚长征和干罗交换了个眼色,暗忖原来这批在晚间赶路的骑上与宋家兄妹无关。否
则怎会疏忽了地上车轮的新痕,不知他们到了这里。
    干罗道:“横竖来了这里,贤兄妹不如到寺内睡上两个时辰,才再上路好吗?”
    戚长征接口道:“寺后有几间客房,被褥仍算洁净,两位就到那里休息吧!”
    宋媚有点担心道:“两位不会撇下我们在这里吧!”宋楠忙责道:“二妹!”干罗
笑道:“要撇下你们,何须多费舌。你们兄妹都算合我眼缘,快去睡吧!”宋楠这时已
知两人护送他们,绝非为了金钱,又不迫问底细,更是感激,千恩万谢后,才携妹去了。
    干罗向戚长征笑道:“征儿该知我的心意。”
    戚长征笑道:“刚才追兵经过路口时,速度放缓下来,当然是发现我们躲到这里来,
现在诈作远去,只是要在前路伏击我们。”
    干罗冷哼道:“这批人必是查到他们兄妹有人护送。才如此小心。只凭这点,便知
他们若非官府的人,就是与本地黑帮有联系,否则怎能这么精确掌握我们的情况和路线。”
    戚长征笑道:“义父的推断.十不离八九,这些人若等得不耐倾,自会寻来。哼:
义父尽管去清静一会.由长征一人守夜便成了。”
    年怜丹定神一看,瞧穿虚夜月掷来的黑球,乃烟雾弹一类东西,遇力即爆开来,怕
里面藏有尖针铁肩一类东西,一手扯下紫纱妃的面纱,卷起黑球,包个结实,送往后方
远处,轻易化解了虚夜月的逃命玩意.凌空跃起,往正力图突围的韩虚两人扑去,重剑
来到手上,显示出对韩柏的重视。
    绝天灭地一刀一剑.守得密不通风.硬是接着了虚夜月诡变莫测的攻势,教她难越
雷池平步,静候她锐气一退.便即发动反攻。
    韩柏曾在黄州府和金木土三将交过手,深悉路数,甫接触便把三人杀得手忙脚乱,
可是多了日、月、星三枝长矛,一时亦无法可施,只好护着虚夜月的后方.让他能放手
而为,突破绝天灭地的封锁。
    年怜丹喝道:“让开!”手中重剑化作一道厉芒,向韩柏激射而去,竟是一上来便
全力出手,毫不留情。可见他对韩柏确是恨之刺骨。
    剑末至,剑气已破空而来。
    韩柏领教过他的厉害,换了平时早横移闪避,可是虚夜月正和他背贴着背,若自己
逃开.虚夜月腹背受敌,那还有命,猛咬牙根,一声长啸,冲前一步,便剑绞往对方重
剑。
    “锵!”两剑交击。
    年怜丹一声长笑,落到地上。
    韩柏惨哼一声,退了半步,嘴角遍出血丝。
    眼前寒芒再起。玄铁重剑由远而近,缓缓由外档弯来。
    森寒的剑气似若实物。重剑排山倒海向他涌来。
    韩柏大小各战,除庞斑和里赤媚外,从未碰过这么可怕的高手,魔种自然生出感应,
在这生死关头提升至能臻达的最高境界,长剑一颤,发叫“嗤嗤”啸叫,化作一球剑芒,
后发先至,撞在对方剑尖处。
    “蓬!”气劲爆晌。
    韩柏一步不退.怕撞伤后面心爱的玉人儿,一口鲜血喷出,化去了对方侵体的真气。
    年丹喝道:“好小子:再接本仙一剑。”重剑幻作千重剑影,向韩柏撒去。
    韩柏吃亏在不能退避,故招招正面交错硬拚.但亦激起了魔种的潜能,只觉体内真
气源源不息,冷喝一声,使剑横扫而出.充满了壮上一去不还的惨烈气概。
    这时其它六煞转往加入绝天灭她对付虚夜月的攻击里,杀得虚夜月娇叱连声.香汗
淋漓,眼看不保。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传来,鬼王的声音喝道:“谁敢欺我女儿!”听到最后一字时,
鬼王倏地出现在虚夜月和围攻者的中间,人煞的兵器变成全往他身上招呼过去。
    “当!”年怜丹千变万化,教人无从触摸来势的一剑,竟在刺上韩柏前,给他一剑
扫个正着。
    多变者力道必然及不上沉实拙的剑法。此乃天然之理,所以年怜丹内功虽胜过韩柏
.仍给他把剑硬挡了开去。
    只凭韩柏能连接年怜丹三剑.便足使他名扬宇内。
    虚夜月见乃父来到,有了靠山,身子一软,靠在韩柏背上,同时叫道:“爹要给女
儿出气啊!”鬼王哈哈大笑,两袖连挥,把绝天灭地连人带着刀剑,震得踉跄跌退,然
后两手闪电抓着木将右侧击来的木牌,上将从左方攻来的铁塔,再凌空一个翻身,先一
脚扫在日月星三煞的长矛处.另一脚点出,正中金将的眉心,速度动作之快捷和诡异,
真像幽冥来的鬼王。
    他抓着木牌和铁塔的手紧握不放,到他翻身落地时,刚好硬在木上两将虎口内转了
一个圈,两人虎口震裂,不但兵器被夺,胸前还如受雷击,鲜血狂喷。往后跌退,坐倒
地上。
    金将却是应脚飞跌,“蓬”一声仰挞地上,立毙当场。
    至此八煞攻势全消,溃不成军。
    鬼王出手。果有惊天动地之戚。
    年怜丹亦为之色变,便跃回墙头.来到两妃之间。
    同时箭矢声晌,持火把者纷纷中箭倒地,火把跌到地上。继续燃烧。
    附近各建物现出无数黑衣大汉,围个水不通。
    铁青衣现身在年怜丹身后房子的瓦背顶上,长笑道:“京畿之地,那轮得到你年怜
丹来撒野!”身旁还有“恶讼棍”霍欲和“母夜叉”金梅。
    年怜丹仍是神色从容,盯着鬼王道:“好:便让本仙领教鬼王绝学。”
    鬼王虚若无负着双手.来到搂着虚使月小蛮腰的韩柏身旁,微笑道:“看你刚才明
知不敌,仍拚死护着月儿,我虚若无便知道没有把月儿交错给你。”
    韩柏愕然道:“岳丈原来早来了!”虚若无哈哈一笑道:“当然:年兄公然在冲上
游荡,若我们还懵然不知,岂非笑掉了年兄的大牙。”
    年怜丹听他冷嘲热讽,心中大怒,知道一战难免,跃下墙来,喝道:“动手!”这
时绝天灭地等扶起二重伤的木土两将,退到两妃站立的墙下,组成战阵。却无复初时声
势。
    虚若无冷冷看着年怜丹.好一会后微笑道:“年兄表现得如此气概凛然。不外看准
本人在与里赤媚决战前,耍保持实力,所以才摆出不惜一战的格局。”接着哑然夫笑道:
“年兄实在太高估我虚若无了,愧不敢当。本人从来便不是英雄人物,否则当年亦不会
坐看朱元璋活活淹死小明王,致与真正的英雄上官飞决裂,成大事者岂区小节。为连日
的不择手段乃虚某做人的格言,我这就下令女儿女婿和全部手下,与本人联手,不惜一
切把你等全都杀死,一个不留。你那两个花妃则废去武功,卖入妓寨,让嫖客都永远怀
念年兄。”
    跟着把手搭在韩柏肩上,笑道:“贵婿看来亦非什么想充英雄的人,适当时候便不
会格守什么一个对一个的臭规矩,虚某有看错人吗?”
    韩柏先是听得目定口呆,接着捧腹失笑道:“当然没有看错我,既省力又可趁热闹,
我喜出望外才对。”
    虚夜月“噗哧”一笑,横了这两个世上最亲密的男人一眼。笑吟吟喃喃道:“一老
一少两个不要脸的!”年怜丹气得脸色阵红阵白,但又隐隐感到其中似有转机,压下怒
火.冷冷道:“虚兄有什么条件便开出来吧!”鬼王含笑看了他一会后,悠然道:“若
非看在红日躲在一旁,准备随时出手援救你这自身难保的采花神仙,我也没有兴趣要你
立下誓言,再不准碰京城内任何女子,年兄肯答应吗?虚某只要是或否的简单答案。”
    韩柏等众人大感愕然,眼睛往四周幽暗处搜索。
    年怜丹心中叹了一口气,暗忖纵得内伤未痊的红日之助,可是鬼王府高手如云,又
有韩柏助阵,加上鬼王,自己和红日可突围而去,已是万幸,其它人必战死当场,若两
位花妃真给卖入妓寨,那自己还能在中原和域外抬起头做人吗?
    年怜丹想念至此,摇头苦笑道:“难怪朱元璋能得天下了,有虚兄这等人物辅助,
何事不成?”话毕当众立下誓言。
    虚若无大笑道:“能屈能伸大丈夫也。迟些再和你算账,请!”年怜丹喝道:“走!”
领着败将伤兵,由铁青衣等人退开处撤走"鬼王虚若无的声音远远往四外送去道:“红日
小子,鹰刀就在敝府之内,本人给你三天时间来取刀,切勿错失,否则你将永远都寻不
回此刀,保重了。”
    红日的长笑从东北角传来道:“好家伙:我现在立刻赶去取刀,看你狼狈赶回府去
的样子亦是有趣。”
    虚若无失笑道:“听你声音,便知双修府一战的内伤仍未痊愈,最少还需一晚功夫
才有望复元,要去请自便,虚某早安排了人手欢迎法王大驾。”
    红日似怕鬼王追去般,声音由另一方传来道:“好家伙。冲着你这耳力,本法王便
忍手迟些才来找你玩儿。请了!”一声狂笑,退往远方。
    鬼王举手在空中打出手势,铁青衣等人无声无息消失在屋瓦之后。
    虚夜月一肘撞在韩柏胁下,笑道:“现在你应知爹为何欢喜你,因为你和他是同类
人。什么规矩都不讲。”
    虚若无哈一笑。道:“你们两个陪我走走,我怕有十多年没有逛过街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