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9卷)
第四章 问君借种

    在常德郊野一处山头临时竖起的大营帐内,上官鹰、凌战天和干虹青接受着各人的
慰问和道贺。
    干罗和凌战天这封曾经敌对的高手,表现得比任何人都更惺惺相惜。
    凌战天听到庞过之和近千人伤亡的噩耗后,沉默了一会,才愤然道:“若我们不在
这三个月来,取回怒蛟岛,将来那还有脸目去见过之和众位牺牲了的兄弟。”
    干罗正容道:“这事虽从长计议,不过眼前当急之务,是如何应付方夜羽等即将在
京师展开倾覆明室的阴谋。唉:换了往日的干某,只会惟恐天下不乱,朱元璋死不了。
想不到今天却要想法保存明室,世事之变幻莫测,无过于此。”
    翟雨时道:“现在方夜羽的真正实力已渐见端倪,瓦剌、花刺子模、南北两藏和色
目均已有高手现身,现在只欠了一个女真族,纵使女真没有派人来助方夜羽,只是现在
的实力,便非常使人头痛。”
    干虹青坐在上官鹰和戚长征间,闻言向戚长征低声问道:“柔晶不正是女真人吗?”
    戚昆征微一点头,露出沉痛和无奈的神色。原本他打定主意不顾一切为她报仇.可
是日下多变的形势,使他不得不把报仇之事搁在一旁,心中的难过,可想而知。
    上官鹰脸色仍有点苍白,不过精神却好多了,发言道:“我有一个提议,想请干老
带长征走一趟京师。好解除蒙人的威胁。”
    干罗点头道:“干果正有此意,不过现在怒蛟帮亦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便留下
老杰和一众儿郎,交给你们使唤。若能夺回怒蛟岛,就算天下乱局再起,我们亦有平乱
的筹码。”
    上官鹰亦不推辞,忙表示感激和谢意。
    干罗续道:“我巳派人暗中召集当日不肯附从毛白意的旧都,加上邪异门诸位兄弟
.当可抵偿怒蛟帮在洞庭之役的损夫。”
    郑光颜等一众邪与门主将,自不免说了一番谦让之词。
    戚长征想起可到京师找韩慧芷,当然欢喜,可是又挂着寒碧翠和红袖,矛盾得要命,
忍不住叹起气来,弄得众人朝他瞧来。
    干罗怜爱地道:“长征放心,红袖现应与碧翠会合,待会使人送个讯儿,教她们安
心等候.一俟京师事了,你便可赶回来与她们会合。”心中却想,此行之凶险,连他自
己亦没有信心能否活着回来。
    翟雨时接口道:“寒掌门现正致力重振丹清派,长征不用担心。”
    戚长征抛开心事,毅然道:“好:就让我和义父立即赶赴京师,与方夜羽决一死战。”
凌战天神色凝重,同干罗道:“干兄不知有没有想到一个问题,就是浪大哥既已到了京
师,摆明不会容许方夜羽他们横行霸道,在这种形势下,庞斑会否被迫出山,提早与大
哥他决一死战呢?”
    众人同时色变。
    庞斑六十年来,高踞中外第一高手宝座,威望深进每一个人的心里,但自练成种魔
大法后,便无意江湖之事,故黑白两道都下意识避免去想他,一厢情愿希望他除了与浪
翻云的决战外,再不插手到中蒙这场斗争里。
    可是若浪翻云成功遂一诛杀方夜羽的人,他仍肯坐视不理吗?这看来是绝对不合情
理的。
    除非浪翻云袖手旁观,那又作别论。
    假若庞斑要阻止浪翻云亲自出手对付里赤媚红日法王等人,那他总不能远在魔师宫
发牢骚,或者待事情发生后,回天乏术时才匆匆赶来。
    所以凌战天这几句话的意思,等若指出了庞斑应已在赴京师的途上,甚或抵达了京
师。如此一来,形势对明室更是不利。
    试问除了浪翻云外,谁还有一拚之力?
    众人都感手足冰冷起来。
    翟雨时道:“这样说,干老和长征更应立即赶往京师去,找到大叔商量对策。”
    凌战天望向垂首不语的干红青,温和地道:“虹青:不要回那寺观了,随我们回去
吧!”干虹青娇躯一颤,往凌战天望来.然后再瞧往上官鹰。
    凌战天乃怒蛟帮除浪翻云外最德高望重的元老他说出来的话,表着怒蛟帮上下重新
接受了干虹青。
    干罗干咳一声,知道在这情况下,不能不表态,点头道:“虹青、有大好青春,若
封兄在天之灵知道你如此自暴自弃,定不能瞑目无忧。”
    上官鹰伸手过去,抓紧了她一对玉掌.却没有出声。
    戚长征凑到她耳旁道:“当老戚求青姊吧!”干虹青幽幽一叹,娇体一软,靠到上
官鹰身上玉颊枕到他肩上.闭上俏目,平静地道:“虹青再没有作帮主夫人的资格帮主
若肯覆水重收,虹青就作你其中一名侍妾吧,将来除了要一座小佛堂,再无所求。”
    虚夜月欢天喜地,拉着韩柏的手,亦没有追问秦梦的事,往闺房的小楼走去。
    韩柏却没有这么好心情。
    里赤媚的出现,便像早在波涛中汹涌澎湃的京师再刮起一场风暴,如日中天的大明
会否就此衰落.恐怕连精通术数的虚若无亦不能肯定。
    而且他们应否全力帮朱元璋呢?
    帮了他究竟是祸是福?
    也没有人说得上来。
    假若没有这些险恶的大麻烦,自己左拥虚夜月,石抱秦梦瑶,头枕庄青霜。嘴吻三
位美姊姊,那该是多么惬意呢?
    到了小楼的后门处.正要由那里“偷偷”摸入房里,和虚夜月再续爱缘,一位俏丫
环开门迎出来.战战兢兢道:“小姐!”忍不住又偷偷看了看她家小姐未曾有过的风和
打扮。虚夜月不耐烦地道:“若又有臭男子来找人,给我轰走他好了!”俏丫环瞥了韩
柏一眼,像在说你不是连这位公子都骂了吗,才道:“是七夫人要找专使兼东阁大学士
朴大人。”
    虚夜月掩嘴向韩柏笑道:“又长又臭的衔头。”旋又戒备的道:“她找专使大人干
吗?”
    俏丫环惶恐地道:“小婢不敢问。”
    韩柏见这小丫环清清秀秀,非常俏丽可爱,忍不住道:“这位姐姐叫什么名字。”
    小丫环立时脸红过耳。不知所措。
    虚夜月白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什么姐姐,她叫翠碧,是月儿的贴身丫环,功夫
都是月儿教的。”
    韩柏很想问,那有否包括床上功夫呢?但终说不出口。叫了声翠碧姐后,虚夜月着
她退下去,拉着韩柏到她楼下的小偏厅,分宾主坐下后求道:“不去见她可以吗?”
    韩柏正在头痛。
    那天他冲口而出说要送她一个孩子,实在是心不由己的行为。那是赤尊信不灭的灵
觉要他那么做的。
    自己怎能不完成他的心愿。
    何况七夫人是如此风韵迷人的元物,又可惜她跟自已研究如何使女人受孕。
    嘿!一于这么说,找到了借口后,韩柏轻松起来,拍拍大腿道:“女主人,先到这
里坐着让我的手足享受一下再和你说情话儿。”
    虚夜月嫣然笑道:“不准脱月儿的衣服,那是很难穿上身的。”俏兮兮站起来,把
娇躯移入他怀里,坐到爱郎腿上。尝过昨晚的滋味后,她不知多么期待能再让这坏蛋作
恶行凶,采摘她这朵刚盛放了的鲜花。
    韩柏爱熬了她这种放荡风流的媚样儿,口手一起出击,同时苦思着怎样溜去找七夫
人时,心兆一现,往厅门望去,立时吓了一跳,惊呼道:“七夫人!”
    虚夜月又羞又怒,推开韩柏搁在酥胸的手,站了起来.但娇柔无力下,惟有一手按
在韩柏肩上.支撑着身体。
    七夫人俏脸平静无波,向虚夜月淡淡道:“月儿:可以把你的韩柏借给七娘一会吗?”
方夜羽坐在可仰头遥遥望见清凉山上鬼王府后楠树林的庭园里,向里赤媚微笑道:“韩
柏只是朱元璋的一着棋子,我们亦是他的棋子,只看他是否比我们更懂怎么走下一着了。”
    “花仙”年怜丹这时由华宅走到后园来。到了两人所在的石亭坐下,笑道:“愈来
愈热闹了,接到素善消息,她已完成了既定目标,刻下正由水路兼程赶来。”
    里赤媚道:“红日的伤好了没有?”
    年怜丹摇头叹道:“身无彩凤双飞翼,秦梦瑶的飞翼剑真厉害,连红日都要吃了大
亏。”
    方夜羽神色一点,想起了秦梦瑶。
    这朵空谷幽兰是否正在萎谢呢?
    命运为何要把他们摆在对立的位置?
    里赤媚心中暗忖道:“看韩柏刚才那意气飞扬的模样,秦梦瑶难道厉害到可以违反
自然,使断去的心脉重生?此事大大不妥,待会要瞒着夜羽找年怜丹商量一下。”
    年怜丹打破沉默道:“有没有见到虚夜月?”
    里赤媚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失笑道:“你这色鬼昨晚扮薛明玉连采五家闺女,还不
够吗?这小妮子是我的,不准你碰她。”
    年丹愕然,仔细看了里赤媚一会后,道:“若里老大回复色欲之心,足证吾道不孤,
那就真是可喜可贺了。唔:今晚定要得到庄青霜,否则说不定又给韩柏这杀千刀的混账
捷足先登了。”
    里赤媚不温不火微笑道:“祝你的运气比蓝玉好,这家伙请东洋人为他去劫怜秀秀,
以为十拿九稳,竟撞上了浪翻云,天下间还有比这更倒霉的事吗?”
    年怜丹淡然一笑,没有答话。
    方夜羽平静地道:“刚才见过师兄,他警告说绝不要小觑朱元璋。这人老谋深算,
狠辣多疑,厉害处绝不会逊于浪翻云的覆雨剑。”
    里赤媚笑道:“他当我是第一天认识朱元璋吗?”
    方夜明道:“师兄指的是韩柏被封为东阁大学上这件事,可见他为了大局,什么都
可以不计较。而直到这刻,师兄仍不明白为何朱元璋把浪翻云引来京师,但又不命人对
付他。朱元璋怕比鬼王更莫测高深。”
    里赤媚仍是那淡淡定定的样子,暗忖方夜羽显得比平时稍为烦躁,自是因为秦梦瑶,
可知秦梦瑶有点像二十年前的言静庵,实是最大的祸根,微微一笑道:“没有人比朱元
璋更胆大妄为了,否则他亦不敢冒天下大不讳,活生生把小明王淹死,当时人人都以为
他犯下弥天大错,到他得了天下后,才知他算得那么准,无毒不丈夫,谁能比朱元璋更
狠辣无情呢。”年怜丹怀疑地道:“权力财势可侵蚀人的斗志和勇气,朱元璋是否仍是
以前那盖世枭雄,现在仍难说得很。不过英雄难过美人关,此乃千古不移的真理,连庞
老亦不例外,朱元璋何能幸免。大蒙因言静庵而失天下,今天大明亦会重蹈覆辙。”
    里赤媚道:“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了“金枪丹”。我们的计划就可天衣无缝了,真
想不到薛明玉比传说中的他更厉害,在那种情况下仍可带着毒伤退去,其中定有点问题。”
    年怜丹想起了陈贵妃,忍不住吞了一口馋涎.道:“会否是玉真仍舍不了父女之情?
但看来又不像,只瞧她不肯从父姓,便知她如何憎恨薛明玉了。”
    方夜明道:“这些事多想无益,没有了金枪丹,便要用别的手段。总之绝不可容朱
元璋活过他那三天寿期。”
    鬼王府确是大得教人咋舌。入府后无论怎样走都像不会到达尽头的样子。
    韩柏随着玉容静若止水,眉宇间隐合幽怨,风韵迷人的鬼王七夫人于抚云,并肩沿
着曲径通幽的石板路,穿园过林。
    过了一片梅林后,忽然下起雪来,拳头大的雪花,一球球打在两人身上。
    韩柏拉着七夫人的衣袖,把她拉停下来,轻柔地翻起她的斗蓬,罩着她的头发和粉
颈。七夫人垂下眼光,柔顺的样子看得韩柏怦然心动。
    出了梅林后,眼前是一个引进山泉而成的人工小湖.湖岸遍植玉兰和苍松,湖南有
座黄色琉璃瓦顶的单层建物,是立在白玉台基上,衬着湖面的倒影,天上的飘雪,有若
仙境。湖面横泊了一艘小艇,于人一种宁洽安闲的感觉。
    七夫人带着他登上跨湖的石桥,到湖心的心亭时,韩柏看见小亭的四条支柱上,每
柱三字,分别刻着“春宜花、夏宜风、秋宜月,冬宜雪”四行字,禁不住赞叹道:“这
四句意境真美。”暗忖秋月冬雪,最适合用来形容虚夜月和庄青霜,这七夫人或者就是
春花吧,但秦梦超尘脱俗,连这春夏秋冬四种美景,亦不足以形容。
    七夫人停了下来,缓缓回转身来,深深地凝视着他。
    韩柏给她看得心神一颤,伸手抓着她两边香肩,柔声道:“夫人现在当我是赤老还
韩柏呢?”
    七夫人茫然摇头,没有说话,可是一对秀眸更凄迷了。
    亭外雨雪漫天飘降,白茫茫一片,把这美丽的人间仙景进一步净化了。
    韩柏俯头下去,在她湿软的红上轻轻一吻,再离开点道:“纵使给你赏了两个巴掌,
但可亲到你的小嘴,仍是值得的。”
    七夫人以平静至使人心寒的语气道:“韩柏你记着了,抚云并不是爱上了你,只是
向你借种成孕,还我可怜的孩子。若你对我有不轨之心,抚雪绝不会原谅你。事过后,
不许再来缠我。”
    韩柏大感没趣.放开她的香肩,颓然坐到石栏处,伸手亭外,任由冰寒的雪花飘落
摊开的手掌上,想抓着一拳雪花时,雪在掌内化为冰水。
    七夫人幽幽一叹,移到他旁,玉腿抵着他的腿侧,一手按到他肩上,微微俯身,低
头察看他的神色,柔声道:“你还是个孩子,所以很容易被伤害。但抚云早麻木了,被
人伤害或伤害了人都不知道。”
    韩柏伸手抄着她柔软的腰肢,强颜笑道:“坦白说,我韩柏虽是好色,现在却发觉
很难和不爱我的美女上床。”
    七夫人不但没有发怒,反欣然坐到他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微微一笑道:“抚云很高
兴知道你并不是饥不择食的色鬼,人家并非真的对你无情,否则怎肯让你做赤郎的代表
来侵占人家的身体。只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火热的情心早冷却了。同时亦害怕踏足情关。
只希望一夕之情,能有了……唔……有了你和赤郎两人的孩子,便我个避世之地,好好
养育孩子,尽做母亲的天责与心愿。”
    韩柏啼笑皆非,当时冲口而出要还她一个孩子,并没有深思,现在仔细一想,其不
知这笔糊涂账如何算才好,叹道:“生孩子这种事不是一次便成,夫人是否打算和我保
持着云雨关系,直至成孕呢?那岂非给我占足便宜吗?”
    七夫人终露出娇羞之色,和他碰了一下嘴后,赧然道:“那也没有法子,不过我知
道自己的身体并不抗拒你,还很享受和你亲热的感觉。”接着埋入他怀里,脸蛋贴上他
的左颊,柔声道:“或者是多了你韩柏在其间吧!抚云的感觉比和赤郎相好更胜一筹,
只是我的心硬是转不过来.这样说,韩柏你觉得好了点吗?”
    韩柏糊涂起来,不过心情开朗多了,软玉温香,色心又动了起来,连功四察,见四
下无人,干咳一声道:“可以开始了吗?”
    于抚云无限风情的横了他一眼,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扯着他往香闺走去,没有说
话,但神色却有种凄然坚决,惹人怜爱的味儿。
    穿过雪花。两人步入布置得简洁清雅的前厅里去。
    七夫人的心儿忽“霍霍”急跳,听得韩柏大感刺激诱人。揍到她耳旁问道:“将来
若有孩子,会用什么姓氏?”
    七夫人想都不想道:“当然不会性赤,他没当父亲的资格,一是姓韩,又或随抚云
姓,人家仍决定不了。”
    韩柏这时反犹豫起来,这美女忆子成狂,若自己不能克服魔种那一难关,岂非明着
占她大便宜却又完成不了任务,想到这里时,早给七夫人拖了进她的香闺禁地去。
    事到临头,气氛反尴尬起来,两人并排坐到床沿,都有点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韩柏以往和女人上床,都是大家情投意合,水到渠成,只有这次真假爱恨难分,难
以入手。
    两人默坐一会,七夫人终忍不住道:“快点吧:月儿只以为我借你来询问有关赤尊
信的事,若她失去耐性寻来,大家便会很难堪了。”
    韩柏苦笑道:“夫人虽然美丽诱人,可是神情总有种冰冷和不投入的感觉,使我很
难对你无礼。”
    七夫人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轻轻在他脸上印上一吻,柔声道:“小云会努力讨好你
的.来罢:脱掉小云的衣服好吗?算人家在恳求你吧!”韩柏叹道:“夫人现在太理性
和清醒了,显然完全没有动情,我若这样占有你.似乎有点那个……”
    七夫人气道:“你是否男人来的,尊信为何没有把他的粗野狂暴传给你这化身呢?
每次他要人家,不理人家是否愿意,都大干一道。”接着幽幽一叹,露出迷醉在回忆里
的动人表情,轻轻道:“但最后每次抚云都会被他征服,由第一次开始便是那样,抚云
完全没法抗拒他。你既与他的魔种融成一体。亦应继承了这性情能力,想不到你竟会如
此畏首畏尾。”
    韩柏这才知道赤尊信得到她的方式,可能不大正当和涉及暴力,更觉极不自然,又
想起自己未必能使她怀孕,原本的兴奋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心中升起明悟,自己体内的魔,虽成形于与花解语的交欢里,因而充盈着情火欲,
其实本质却是超然于世俗男女的爱欲之上的,所以没有挑引,又或自己心中有障碍时,
竟可使自己面对七夫人这么个成熟女性并充满诱惑风情的美女都毫不心动。
    想着想着,当然更没有行动的兴趣。
    七夫人大为讶异。韩柏给他的印象一直是专占女人便宜的风流浪子。自己肯答应让
他合体交欢,虽说有点欢喜他,总压不过她多年来养成对男人的鄙视和憎恨。她这样做
全为了得回失去了的孩子,基于母性的牺牲精神和对赤尊信未了的馀情,所以始终动不
了春心,只望匆匆成事,受孕成胎,便以后都不用见他了。
    这种心情当然说不出口来,可是看到韩柏这样子,反使她对他增添了好感,伸手搂
着他肩头,幽幽道:“要给人家孩子,又是你自己说的,现在是否要人家作主动才成,
抚云终是正经人家的女子,你想我难堪愧死吗?”
    韩柏一咬牙,别过头来望着她凄然的秀目道:“这样吧:你不用刻意逢迎我,只须
任由我展开挑情手段。到你情不自禁时,我才和你交欢,因为我韩柏绝不能忍受我们的
孩子是既没有爱亦没有欲的产品。”顿了倾再道:“你有没有动情.我的魔是可清楚知
道的。”
    七夫人凄然一笑道:“天啊:韩柏,现在人家更没法当你是赤尊信,他那会有你这
类多馀的想法。”
    韩柏搔头叹气,忽然精神一振叫道:“有了!”由怀中掏出那册《美人秘戏十八连
理》出来,得意地扬了一扬,道:“有好东西给你看。”
    七夫人俏脸一红,啐道:“坏东西,竟要人看春画。”
    话虽如此,紧绷着的气氛却松弛下来。
    韩柏看着她玉颊泛起的红晕,心情转佳,说道:“这非是一般春意图,而是艺术杰
作的极品,看过才说吧!”七夫人红晕未消,益发娇艳欲滴。
    韩柏的魔种本就具有变化莫测的特性,受她诱人神态的挑引,魔性渐发,把画册放
到她腿上,掀开了第一页,怂恿道:“来:一起看。”
    七夫人心跳得更厉害了,红晕开始蔓延至耳朵和玉颈,把头扭开,不肯去看。
    韩柏的色心终痒了起来,重施对三位美姊姊的故技,笑道:“其实这并非春画,七
夫人一瞧便知。”
    七夫人听他这么说,忍不住瞥了一眼.愕然道:“果然不是春画,噢!画得其好。”
    韩柏心中暗笑,开始一页一页揭下去,到第五页时,七夫人早耳根都红透了,伸手
按着他的手,不让他翻下去,大嗔道:“死坏蛋,骗人的。”
    换了是别的男人,纵使给她看这尽册,她必然不会像这刻般的情动,可是因一直想
着要和对方合体交欢,什么戒备都放下了,才变得如此容易春心荡汤。
    韩柏轻轻推开她的玉手,贴上她的脸蛋,继续翻下去道“亲亲好人儿。听我的话乖
乖看下去吧:这些画只是表达男女间最美的情态,乃人伦的一部分。我们又不是满口之
乎者也的虚伪卫道之人,看看有什么打紧。”
    七夫人一对俏目再离不开不住呈现眼前的画页内容,多年压制着的情火熔岩般爆发
开来。
    韩柏的手由她香肩滑下,在她酥胸大肆活动,指尖掌心到处,传入一阵一阵的异性
热力,刺激得她不住颤抖喘急。
    七夫人“啊”一声叫了起来,别过脸来,瞧往韩柏,秀目充满欲火,已到了不克自
持的地步。
    韩柏乘机对上她的红,享受着充满了情意的热吻。
    分后,韩柏低声道:“夫人会怪我蓄意挑起你的情心吗?”
    七夫人埋人他怀里,摇头道:“不:抚云还很感激你,使人家像回到怀春的年代里。
恨不得你对我更放肆无礼。”
    韩柏把她抱了起来,放到大床上,压了下去,缠绵放恣一番后,刚解开了她第一排
钮子,外面响起虚夜月的娇呼道:“七娘:韩柏:谈完了没有。”
    韩柏吓得缩回分别抓着她一边高峰和忙着解衣的手,跳了起来.应道:“谈完了:
进来吧!”七夫人亦慌忙爬了起来,在他背上出尽气力捏了一下.狠狠横他爱恨交集的
一眼,才掠出房去。
    这时雪刚停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