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8卷)
第十一章 生米熟饭

    莫愁湖。
    湖心亭。
    柔柔和朝霞坐在石桌旁,全神下着刚学晓的围棋,兴趣盎然。不时响起惊哼和叹息
不服的娇声。
    左诗则陪着韩柏坐在贴栏而设的长石椅处,喝着连朱元璋都要动容的清溪流泉。
    虚夜月最是顽皮,坐在石栏上,哼着小曲,悠闲写意。
    她被柔柔等换上女装,一身素黄地浅白花的高句丽便服,乌黑闪亮的秀发自由放任
地散垂在背后和酥胸两侧,衬着她白璧无瑕的爪子圆脸。有强烈个性棱角分明的小嘴,
梦幻般亮如点漆的星眸,那种美态,连左诗都看呆了.凑到韩柏耳旁轻声道:“她真美,
差点比得上瑶妹。”虚夜月跳了下来,到了左诗旁坐下不依道:“诗姊在说人家。”左
诗把她接着,在她脸蛋亲了一下道:“赞你都不成吗?”虚夜月看着韩柏手上唯一的酒
壶.喜道:“这就是清溪流泉吗?来:让月儿也。”
    韩柏奇道:“我还以为你试过呢:浸万年参的便是这酒.你爹竟没给你喝吗?”虚
夜月怨道:“爹都不知多么吝啬,说月儿的体质不宜进补,我看他是不想月儿和他分亨
极品吧。”韩柏想起浪翻云说过她和庄青霜都是天赋与禀的女子,登时色心大动,暗忖
才不信她能得住自己的挑逗,招手道:“这是最后第五壶清溪流泉,想品的话快过来讨
好我。”
    虚夜月笑吟吟站起来,轻移玉步,坐入他怀里,吻了他一口后道:“这样满意了吗?”
    韩柏探手搂着她没有半分多馀脂肪的小肮,把酒壶嘴凑到她边,温柔地服侍她喝了
一口。
    虚夜月闭上眼晴,俏脸迅速红了起来,娇躯一颤道:“噢:月儿整个人都滚热了,
竟然有这样好喝的酒。”韩柏见她的反应异于常人,更无疑问她有独恃的体质,暗想只
是为了梦瑶的伤势,今晚便不可将她放过。
    何况她是如此娇媚动人。
    不由想起了陈贵妃。若挑起了虚夜月的情欲.她定会比陈贵妃更逗人。
    成熟了的虚夜月,会是什么般的美儿呢?
    虚夜月再喝了两口后,忽地唱起歌来,只听她甜美的声音唱道:“雨过水明霞,潮
回岸带沙。叶声寒、飞透窗纱。”左诗亦歌兴大发,接唱道:“寂寞古豪华,乌衣日又
斜。说兴亡燕入谁家?”正在下棋的柔柔和朝霞,均为两人歌声瞿然动容。
    朝霞道:“难怪陈公对诗姊的歌声赞不绝口,真能绕梁三日,月儿的歌声竟亦能平
分秋色,相公:我们以后都耳福不浅了。”韩柏瞪着左诗,正要责她为何以前不唱给他
听,掌声响起,只见范良极春风满脸,沿着通向小亭的长堤走来,脚步有力兼饶有气魄。
    左请三女脸脸相觑,都不明白这么夜才回来的大哥,为何像变了另一个人以的。
    虚夜月“噗哧”一笑,不胜酒力的俏脸更红了.显是猜到了她和韩相离开采花的现
场后,发生了什么事,那妩V媚的女儿家美态,真是无人见了能不心动。
    范良极速度加快,倏地来到韩柏面前,忽低头在虚夜月脸蛋吻了一口,然后劈手抢
过韩柏手上的清溪流泉,咕噜咕噜喝个一滴不剩,任由美酒由嘴角流到衣襟里,喝完后,
随手把酒壶抛到莫愁湖里,仰天大笑道:“痛快!痛快:我范良极从未试过像今夜般的
痛快。”
    虚夜月抚着被吻的脸蛋,和众人一起呆瞪着这天下最负盛名的大盗。
    韩柏忍着笑道:“老贼头,是生米还是熟饭?”范良极仲展着四肢,长长吐出一口
气,打个哈哈:傲然道:“当然是熟得不能再熟的可口热饭。”在后腰披出烟管,坐到
韩柏对面的石栏处,呼噜呼噜抽起起来。
    醉草的香气允盈亭内。
    虚夜月不依道:“大哥愈变愈坏,竟偷吻月儿。”左诗等二女都莫明其眇,呆看着
范良极。
    范良极舒服得差点要死去般.吐出一个烟圈,再吐出一口烟箭,在烟圈扩散前穿了
过去,斜眼兜着满脸娇嗔,但又不知如何是好的虚夜月嘿然道:“若非大哥把小子扯到
鬼王府去,你月儿那有今夜等待变成熟饭的快乐光景,何况能成为第一个被我范良极吻
过的女人,应是你这刁蛮女的荣幸,嘿!”左诗等终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一起欢叫起来。
    朝霞最着紧这大哥。眼睛都红湿了,走了过去温柔地在他的老脸吻了一口,低声道:
“恭喜大哥,朝霞真为你高兴得想哭了。”韩柏叹道:“霞姊的荣幸更大,因为成了第
一个和唯一一个主动吻老贼头的女人,以后再也不会有的了。”范良极把口中的烟全喷
了出来,笑骂道:“去你的韩淫棍,不要以为你有什么功劳,全赖你走了,我才能全面
发挥老子的调情手段。”众女见他愈说愈不堪,俏脸飞红。
    虚夜月酒意上涌,转身伏入韩柏怀里,低念道:“韩淫棍,老贼头,月儿今次糟了,
遇上的全是淫棍。”韩柏和范良极对望一眼,终忍不住捧腹狂笑起来。充了真挚深刻的
友情和胜利的意味。
    范良极再深吸了两口烟后,淡淡道:“云清告诉我,西宁派的人开始怀疑我们两人
的真正身份,叶素冬这头忠心的狗,可能告诉了朱元璋,免犯上欺君之罪,形势对我们
颇为不利呢。”虚夜月在韩柏怀里梦呓般道:“怕什么?有爹看顾着你们,连朱叔叔都
不敢轻举妄动。
    唔:月儿困了。”韩柏笑道:“听说这里最闹鬼,莫愁湖之得名便因莫愁女投湖自
尽而来,不过我知月儿胆子大得很,一个人睡觉都不会怕。”虚夜月从韩柏怀里挣了起
来,改投入左诗怀里,半哼着道:“月儿醉了,诗姊陪月儿睡吧!”左请嗔怪地瞪了韩
柏一眼,责道:“毫无怜香惜玉之心,这么可爱的美人儿都要吓唬。”韩柏嬉皮笑脸,
伏在虚夜月的香肩上笑道:“你陪诗姊睡,诗姊陪我睡,还不是一样吗?”虚夜月娇吟
一声,没好气答他。
    连众女都觉怦然心动。
    范良极欣然道:“小柏儿和我的四位子回去睡觉吧,我还想在这里坐一会。”
    韩柏从左诗怀里抱起喷着酒香的虚夜月,领着众人回宾馆去了。
    回到内宅后,众女各自回房,韩柏把虚夜月放到大床上,看着横陈的美丽胴体,灵
魂儿早离窃飞了出来。
    点亮了床头的油灯后,脱下外衣靴子,坐到床沿自言自言道:“先摸那里好呢?”
虚夜月吓得坐了起来。一脸娇嗔道:“死韩柏,还要戏弄月见。”韩柏奇道:“你不是
醉了吗?”虚夜月摸上他的脸颊,笑吟吟道:“酒力过了,再不会给你有可乘之机了。”
韩柏捉着她的小手,带害她怃上自己宽阔的胸膛,问道:“有什么感觉?”虚夜月故作
不解道:“会有什么感觉?和狗肉猪肉有何分别?”韩柏一气拉开衣襟,强拉她的手进
去.嘿然道:“怎样呢?”虚夜月想说话时,忽地俏脸一红.垂下了头。
    韩柏知她天生就骨,对魔种的反应尤其敏锐强烈,心中大乐。放开她的手,握害她
一对纤足,不理她抵误.半强迫她脱掉她的小绣鞋。
    虚夜月给他拿着双足,浑身发软.倒在床上,俏脸烧得比火还更红,娇艳无伦。
    韩柏放开她的纤足,站了起来,脱掉外衣:露出精赤的上身.向软倒床头的虚夜月
笑道:“喂:本大爷要脱裤子了,你不看吗?”虚夜月呻吟一声。更不肯张开眼来。
    韩柏感到元神不住提升,眼光由她的俏脸往下巡视:经过她的酥胸蛮腰.最后来到
她因下摆掀起而露出来那对晶茔雪亮的修长美腿处。
    心中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
    为何女人的身体会如此吸引男人呢?
    是否全因色心作怪?
    假若没有了色心,女人会否变成不屑一顾的东西。
    忽然间,他扳登到禅道高手离弃女色的境界。
    梦瑶本亦不会为任何男人动心,因为她巳超脱了凡世的欲望,可是因受到自己魔种
对她道胎的挑引,起了一点凡心,使她的剑心通明出现了破绽,才会先后被四密尊者和
红日法王所伤,说到底,罪魁祸首还是自已,这明悟来得毫无道理,忽然间占据了他的
心神。
    蓦地韩柏欲念全消,脸色转白,踉跄后退,“砰”的一声颓然跌坐在靠墙的椅里.
胸口像受千斤重压,呼吸艰困。
    虚夜月吓得张开眼来.一见他的样子,跳了起来,坐到他膝上,吻上他的嘴,度入
一道真气。
    她乃鬼王之女,见识广博,一看便知韩柏在走火入魔的边缘,急忙施救。
    韩柏的神经“轰”然一震,回醒过来,只觉虚夜月那口真气到处,舒服无比,忍不
住呻吟起来。
    虚月夜把他从椅上扯了起来,摇撼着他道:“韩柏啊韩柏:不要吓月儿。”韩柏感
到不但度过了难关,魔功还更加精进,隐隐感到是受到虚夜月的刺激,魔种壮大至难以
驾驭的险境,幸好虚夜月临危不乱,竟懂凭着元阴之质,度过真气助他脱险,感激得一
把搂紫o道:“月儿:谢谢你。”.虚夜月惊魂甫定道:“吓死人了:好在爹说过我的体
质对你的魔种会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找才有信心救你。”韩柏这时对鬼王真是佩服得五
体投地,搂着她坐到床边。
    虚夜月情不自禁地爱抚着他的精赤胸膛,赧然道:“你不脱裤子了吗?”危机一过,
色心又起,韩柏喜道:“终于求我了吗?想起那天你说嫁猪嫁狗都不嫁我,我便感到恨
海难填呢!”虚夜月嫣然笑道:“韩大爷啊:知否那天你是多么讨人憎厌,一副人家定
会爱上你的样子,想起来,恨的应是月儿才对。”接着温柔地吻上他的嘴巴,软语道:
“但现在什么恨都云散烟消了,这两天是月儿懂人事以来最快乐的日子,见到你时,尽
避枪舌剑,其实月儿兴奋得身体都在发热。那晚在饺子馆见到你和庄青霜,气得差点要
同时捏断你们两个的咽喉,只弄翻你们的船,已很给脸子你了。”韩柏微笑道:“那天
你究竟用了什么厉害家伙,为何事前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呢?”
    虚夜月傲然道:“那叫水中雷,在水中先缓后快,无声无息,刺敌船于千尺之外,
是爹发明的玩意儿,当然厉害。”韩柏又更是心折,虚若无这人真的深不可测,调笑道:
“月儿终肯说出爱我的心声了吗。”虚夜月嘟起小嘴娇嗲无限道:“月儿既为你掉过眼,
又肯为你穿上女装。早摆明向你这浪子淫棍投降。是的:月见爱上了你,但你有月儿爱
你般那么爱月儿吗?”韩柏愕了一愕,暗忖她这话不无道哩,至少虚夜夜月心中只有他
一个韩柏,而他却不时念着秦梦瑶、三位美姊姊、靳冰云、花解语、庄青霜,甚至那陈
贵妃。自已虽爱煞了虚夜月这可爱的刁蛮女.可是怎比得上她对自己的专注情深。
    虚夜月歉然道:“不要为这难过,爹说这是男女之别,想想白天的太阳普照大地,
无处不在;但夜云的明月却是含着专注。爹就因而给月儿起了夜月这名字儿。”韩柏抓
起她的纤手,送到嘴边逐双指尖亲吻噬咬着,喟然道:“今晚我定要吃了你这个最好吃
的大月亮。”虚夜月想把手抽回来,但当然不会成功,颤声软语道:“吃吧吃吧:月儿
早知今晚难逃你的毒手了。”韩柏把她搂了过来.放在膝上,右手沿腿而上.入侵禁地,
微笑道:“我真想看看月儿能挺得多久?”虚夜月娇躯剧烈颤抖起来,半句话都雏以说
出,连搂抱韩柏的气力都没有了。
    韩柏把手退了出来,放在她膝上,得意洋洋道:“知道厉害了吗?”虚夜月美眸无
力地白了他一眼,低别道:“采花淫贼!”韩柏今次抚上了她的酥胸,恣意把弄和侵犯
她插云的双峰后,腾手托起了她差点垂到胸前的俏脸,充满着胜利的意味道:“再骂一
次吧:虚小姐。”虚夜月一对俏目充盈着春情欲,呻吟着道:“骂便骂吧:最多便是连
身体都给了你。
    死韩柏:死采花浪棍浪子韩柏大恶爷!”韩柏两手立时一起行动,为她宽衣解带。
    虚夜月羞得把螓首埋入韩柏赤裸的肩膊处,狠狠的啮咬若他。
    不一会,虚夜月己身无寸缕,把老天爷最美严的作.毫无保留地呈现在韩柏眼前。
    韩柏的精神倏地进人了前所未有的空灵境界。
    老天对他多么慷慨,江湖十大美人里,竟有三位爱上了他。而几个月前,他还是韩
府里任人打骂的小。
    他的灵台通明至可一点不漏地回忆过去的每一件事,清楚每一件事背后的涵义。
    明还日月,暗还虚云。
    虚夜月。
    多么美丽的名字。
    而她正一丝不挂被自已拥抱在怀内。
    韩柏一阵感激,用嘴轻擦着她的粉颈,柔情无限地道:“月儿,我爱煞你了。”
    虚夜月娇傲地在他腿上挺起赤裸的娇躯,一手抚着他的脸.轻轻道:“范良极是大
哥,你自然是二哥。月儿以后就叫你做二哥好吗?当然,有时本姑娘兴到时当然会叫几
声死韩柏哩。”韩柏忽然明白到什么是天生媚骨,虚夜月的媚是天生的。最是自然会讨
人欢爱:秦梦瑶的媚是超然的。同样令人迷醉不巳。
    虚夜月像失去了所有力气般,猛扑在他身上,娇吟道:“二哥:月儿什么都要给你
了。
    ”这两句话比什么火都利害,连韩柏的心都烧熔了,急忙付诸行动。
    芙蓉帐暖,这艳冠京华的天之骄女,终失身于彗星般崛起江湖的浪子手里。
    云两过后,虚夜月伏在韩柏身上,用手撑起下颔,低声问道:“二哥,开心吗?”
    韩柏体内贯满虚夜月元阴之气,浑体通泰,魔功运转不停,闻言张眼道:“开心死
了,月儿也开心吗?”虚夜月踢着小腿,欣然道:“月儿当然开心,否则那有兴趣来问
你?”韩柏笑道:“刚才不是曾呼痛吗?”虚夜月赧然道:“但都是值得的。”韩柏翻
身压住了她赤裸的娇躯,呻吟道:“我受不住你的挑引了。”虚夜月花技乱颤般笑道:
“死韩柏:难道月儿会怕你这个小淫贼吗?”爱火高燃中,这封金童玉女在被翻红浪里
死缠绵着,对他们来说,这世上再没有任何事物在这刻比对方更重要。
    韩柏醒了过来,虚夜月美丽的胴体蜷睡在他怀里。
    天仍未亮。
    月色由床头后的窗纱透射入房内的地上,下了一小片银光,虚夜月发出轻美匀的呼
吸声,睡得又香又甜,嘴角犹挂着一丝满足的笑意,神态动人至极。
    韩柏小心翼翼爬了起来,为她盖好被子,起床走到窗旁,往外望去,在这二楼的厢
房外望.莫愁湖尽收眼底。
    他运转魔功,体内真气立时流转不息,无有衰竭。
    每一个毛孔。都在欢呼歌唱。
    心念忽动,运起无想心法。
    万念俱灭。
    真气倏然静止。
    然后一股气劲再由丹田衍生,千川百流遍游全身经脉。
    真气要停便停,要行便行,竟全可由他的意念控制。
    韩柏大喜,知道虚夜月的媚骨,实乃自己魔种梦寐以求的瑰宝,想起昨晚她火般的
热情和狂野,心里甜得要淌出蜜汁甘液来。
    在曾与他有肉体接触的美女中,从没有人橡虚夜月般投入和毫无保留地奉献。
    若梦瑶能像她般与自己缠绵,就真是艳福齐天了。虚夜月让他晓得了女性所能臻至
的情欲境界。以后他会以这准来诱导左诗三位美姊姊。
    心兆忽现。
    韩柏猛地转身。
    房内景况依然,虚夜月仍像小仙女般沉睡在梦乡的至深处。
    韩柏皱眉一想,走到门处,不理自己的赤身露体,一手把门拉开。
    只见淡雅如仙,超凡脱俗的仙子秦梦瑶,笑意盈盈地立在门前,秀丽清澄的美眸射
出万缕柔情,把他整副心神缚个结实。
    离天明尚有一个时辰,跃鲤渡在望。
    渡头处泊了十多艘渔船,其中几艘亮着了灯火,准备晨早的作业。
    风行烈把功力提至极限,越过商量和五名手下,倏忽来至渡头处。
    渡头处娇妻们芳踪渺然,正思素着好不好逐条渔船去查问,忽然惊觉渡头处多了一
个人,骇然望去,只见一个道地渔民装扮的高瘦男子,头戴竹笠,竟在黑夜里的渡头尽
端持竿垂钓。
    商量等这时才赶到他身旁。
    这邪巽门的护法生性谨慎,皱眉道:“这人来得奇怪,刚才怎看不见渡头有人,忽
然间他便坐在那里。”风行烈打手势示意他噤声,朝那坐钓渡头的男子走去,快到他背
后时,那人回过头来,微笑道:“贤婿别来无恙!”竟是被誉为八派最出类拔萃的高手。
现成了风行烈岳父的不舍大师。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