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7卷)
第十章 设肆卖酒

    开门声响。
    香风传来。
    翟两时不用张眼,只用鼻子,便知是甄夫人芳驾再临。
    甄夫人倚在门处,柔声道:“还有两个时辰,我便要把你交给胡节,先生知否素善
用什么借口硬把你留在我们的保护下直到今晚戌时。”
    翟雨时淡然自若微笑道:“真的是保护吗?我看是软硬兼施,想我招出所有怒蛟帮
的潜藏点和掩饰的手法吧!”
    甄夫人叹道:“和你这样的人说话真节省了不少舌,当初我确有那幼稚想法,以为
像你那样爱用心计的人,会比一般人怕死,想不到你如此沉稳坚毅,所以我改变了想法
哩!不但不会为你拔掉金针,还决定了把你交给胡节,即管你哀求亦不会有作用。”
    “砰!”
    甄夫人说完即开门去了。
    翟雨时大感头痛,这女人的手法确是莫测高深,待会必有更厉害的手段对付自己。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装作无动于中,坚持刚才的决策,一点都不表现出自己
的不安。
    想到会变成一个白痴人,若肯定没有人看着,他可能会痛哭一场呢。
    *
    韩柏等三人乘坐原车,往莫愁湖的宾馆驰去。
    心情最好的是陈令方,不住哼着昆曲的小调。
    范良极不屑地瞪了他几眼,见陈令方一点反应都没有,转向韩柏道:“刚才你和白
妖女去后,鬼王想出了一个帮助你追求他女儿的妙法。”
    韩柏大喜道:“快说来听听!”
    范良极的表情变得非常古怪,低声道:“他会在府内的高手前大发脾气,臭骂你一
顿,说你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竟敢想见他的宝贝女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休想他同
意。”
    韩柏失声道:“什么?这也算帮我手?”
    范良极忍着笑道:“这正是鬼王高明的地方,据他说虚夜月性格最是反叛,不准地
做的事偏要去做,现在鬼王摆明不喜欢她接近你,她反会故意和你在一起,好表示她我
行我素,不受管束的性格。”
    韩柏脸容稍为平复过来,皱眉道:“这好象不大妥当吧!其实鬼王什么都不要理,
放手让我去摘不是更好吗?”
    范良极嘿然道:“时间无多,为了对付里赤媚,你什么苦都要吃的了,好在你傻有
傻福,怕什么呢?”
    韩柏长长叹了一口气,不过想起娇美胜花的虚夜月,黄昏的约会,心情又好了起来。
    才莫愁湖的宾馆,范豹迎了上来,低声道:“共有三位人客来了,我安排他们在不
同的偏厅等专使。”
    三人一听,全呆了起来,范豹要把他们分开招呼,定因这三人不宜碰头。
    果然范豹低声道:“首先是三位爷们的结拜兄弟谢廷石大人,他来得最早。”
    三人同时嗤之以鼻。
    范豹续道:“另一人是胡惟庸的家将送晚宴的请柬来了,我想代收都不可以,坚持
要亲自递上给专使。”,范良极冷哼道:“小小一个家将,有何资格见专使,让我去打
发他。”
    接着压低声音道:“只要我说出‘万年参’这三字灵咒,包保他立即滚回府去。”
    范豹道:“另一人是叶素冬的副将长白高手陆爽,这人的掌上功夫相当有名,我以
前都听过他的名字,想不到样子生得这么丑陋。”
    韩柏一呆道:“他来干什么?”
    陈令方提醒道:“四弟忘了吗?他是奉皇上之命来接你和诗妹进宫去见皇上。”
    韩柏暗暗叫苦,现在离酉时只有个许时辰,若错过了约会,虚夜月以后还肯睬他吗?
当然!她小姐未必肯这么乖乖赴约,但他却不能不去。
    想起时间无多,道:“让我去敷衍谢廷石,二哥帮我通知诗姊,我转头立即和她到
皇宫去。”
    想不到来到京师,竟忙成了这个样子。
    *
    戚长征由观远楼藏酒的地窖钻了出来,运足耳力,心中大喜,除了厨房处有声音传
出,其它地方都渺无人迹。
    暗赞自己选择得对,在这等紧张时刻,谁敢违背军令到这里息喝酒。
    一会后他来到观远楼的二楼,贴到窗旁,透往外望去。
    原本热闹繁华的大道变得冷冷清清,只间中有官兵的运货车过,把物资移入岛内去。
    楼房高处均有放哨的人员,监视着每一寸的地方。
    沿岸处不时传来人声和号角声,战船移动布防,巩固防卫。
    怒蛟帮用作哨站的高塔,更满是兵员。
    气氛紧张,使人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时戚长征注意到酒楼的正门前停了一辆骡车,后面载货的地方空空如也,显然正
等待着运载某种货物。
    改往刚才胡节说话的腾蛟阁望去,只见一批官兵策马由广场鱼贯而出,往乌南的方
向开去。
    戚长征暗暗叫苦,岛南乃怒蛟帮领袖人物的住处,房舍都颇有规模,自己的家便在
那里,可是凌战天的地道只针对主码头附近的建物而设,自己怎样方可神不知鬼不觉摸
到那里去呢?
    若由秘道退回水里,当然可潜往那里,但间题是只要一旦爬上岸去,会立即被人发
觉,那还怎去救翟雨时。
    此刻离戌时只有两个许时辰,再没有时间等待入黑才行事了。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砰砰”响声,似在搬运着东西。
    接着有人大喝道:“快给我把饭菜送到帅府去!”
    有人应了声是。
    戚长征记起了酒楼前那辆骡车,心中一动,再往下望去。
    只见两名一身烟油的伙头兵,正把几桶饭菜抬到骡车后盛贷处,心中一动,扑下楼
去。来到厨房旁暗处。
    只见那两名伙头兵再走出来,只有一人挽着桶子,另一人两手空空,不用说这是最
后一桶。
    戚长征待两人走过时,由背后闪了出去,两指点出。
    两人应声向后软跌。
    戚长征一手接着一个,同时右脚伸出,刚好挑着那跌往地上的桶子。
    桶子黏在他脚上就像着地生根般动也不动。
    戚长征把人和桶全带入左旁的大堂里,以最迅速的手法,把两人送入地窖去,换了
其中一人衣衫,回到大堂里,拿起桶子,大模斯样踏出楼外,把桶子放好后,不理这些
饭菜原来要去的目的地,策骡朝岛南驶去。
    *
    谢廷石见到韩柏进来,大喜趋前道:“四弟!你现在成了京师最红的人了,既得皇
上眷龙,连鬼王都对你另眼相看,我这三哥亦沾了不少光。”
    韩柏心中暗骂,这时的他对谢延石的什么大计只感烦厌,想起或可和佳人黄昏时泛
舟秦淮河,那还有兴趣卷入燕王和朱元璋的父子之争里,道:“我现在要立即见皇上,
三哥最好长话短说。”
    谢廷石见他神情冷淡,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两眼一转道:“那金发美女后天便到,
所以燕王想约你正式见个面,顺便把这种罕有的异种美女正式移赠四弟。”
    韩柏色心大动,精神一振道:“真的!”接着低声道:“肯定是处女!”
    谢廷石心中暗笑,道:“当然是真的,否则你还会认我这骗人的二哥吗?”
    韩柏皱眉道:“坦白说,燕王送我这大礼,小弟实在无福消受,试问我可以拿什么
回报呢?我的胆子又细,杀人的事绝轮不到我。”
    谢廷石暗忖这世上怕没有什么人比你更胆大包天,堆出笑容道:“四弟给我那晚的
话吓怕了,现在形势又有变化,那番话就当我没有说过,燕王今早见到你,很是欢喜,
只想和你交个朋友,绝无其它要求。”
    韩柏心说这世上那有如此便宜的事,不过手脚是自己的,做什么事全由自己决定,
有便宜那可放过。不过这金发美人儿绝不可让她住到这里来,否则可能要吃左诗的巴掌
了,点头道:“好吧!请三哥说出时间地点,若无意外,四弟我自会准时赴会。”
    谢廷石神秘一笑道:“后天黄昏时,三哥会亲来接你,记得通知我们其它两位兄弟。”
    韩柏想起后天可一试金变美人儿的滋味,一颗心禁不住热了起来。
    *
    戚长征驾着骡车,一路畅通无阻,当转上南岸大路时,麻烦来了,前面设有一个关
卡,看样子没有口令休想通过。
    这时退回去不是,前进的问题更大,惟有硬着头皮驱车前进。
    后面碲声响起,数骑旋风般赶了上来。
    戚长征扭头一看,吓得叫了一声娘,原来竟是“紫瞳魔君”花扎敖和“犷男俏姝”
广应城、雅寒清三人。
    戚长征装作看一眼后,若无其事继续前进,同时收敛本身的真气,免给对方生出感
应。
    三人丝毫不觉地擦身而过,奔到关卡处雅寒清娇喝道:“屠蛟斩龙!”
    马蹄不停,越过关卡去了。
    戚长征心中狂喜,到了关卡处,依样葫芦喊出通行口令。
    其中一兵士道:“是什么货!”
    戚长征道:“给你们送饭菜来了!”
    那兵士欣然放行,看他的样子肯定饿了。
    戚长征提上了半空的心才放了下来,接着无惊无险连过三道关卡,来到怒蛟岛着名
的南园,林木掩映间,熟悉的房子座落其中。
    他问也不用问,便朝着上官鹰的大宅驶去,只是那戒备森严的情况,便知翟雨时给
囚在那里。
    心中燃起希望,因为这所房子有秘密设计,大大有利他的营救行动。
    离宅门尚有三十丈许处,给人截停下来。
    带头的军官嗅到饭香,善道:“真好!这么快便送饭菜来了。”抬头望向戚长征一
愕道:“兄弟!你脸生得很。”
    怒蛟帮长期和水师交战,对水师的编制了若指掌,戚长征叹了一口气道:“我本是
第三团队的十八长,犯了事给调来干这种粗活,你最好不让我进去,我就在这里交货,
落得轻松自在。”
    众兵笑骂起来。
    有人道:“这么懒,难怪会受罚了。”
    戚长征知他们刚从“帅府”调来,笑道:“我看你们才面生得很,上次我来你们并
不在这里。”
    那军官怀疑尽去,挥手放行。
    戚长征出了一身冷汗,驾车绕到宅后,自有人出来接过饭菜。
    趁混乱之际,戚长征由膳房闪入宅内。
    至此心中大定。
    此宅乃当年过世帮主上官飞和凌战天两人联合设计,明室暗格多不胜数,全要来紧
急时逃生之用。下面还有秘道,可通往后山处,甄夫人虽然高明,但来了才只半天,一
定不能悉破所有布置。
    才进入通往正厅的回廊,前方脚步声传来。
    戚长征不慌不忙,猛撞左旁墙壁,墙壁活动起来,退了进去,他人随墙转,没入了
壁内,到了里面的小密室去,密室的四角均有铁造的旋梯,通往上方。
    室顶中间则有十多条装有活塞的通气铜管,由室顶垂了下来。
    戚长征拔开其中一个活塞,把耳朵揍了过去。
    听了半晌,又技开另一枝管塞贴耳细听。
    原来这些铜管分别通往宅内不同的大小厅房去,若有敌人来行刺,又或埋伏屋内,
只要进入此室,便可凭声知道敌人的位置。而四条旋梯则可通往屋内不同的地点。
    戚长征逐条铜管听下去,不一会连花扎敖等人的位置亦弄得一清二楚,可是始终仍
找不到囚禁翟雨时的地方。
    只剩下两技铜管了。
    他的心开始焦灼起来,拔掉其中一条管塞,只听刚才那军官的声音响起道:“刚才
送饭来的伙头兵那里去了,现在又有人送饭来了。”
    戚长征心知不妙,无暇再听膳食房的对答,拔开最后一条铜管的活塞。
    和以前任何一处都不相同,是没有人声或足音,只有微弱的呼吸声。
    戚长征那敢迟疑,抢往其中一道旋梯,全速窜往最高的第三层近出那小房去。
    才走了一半,示警的哨子声响彻屋子内外。
    *
    今次朱元璋接见他们的地方是今早聂庆童领他参观过,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五角形大
殿议政殿。当时只是由外面看看,今次进入殿内,只见殿顶有精致的斗拱和天花藻井,
外环井心的圆光内有梵文,内环井心的圆光内则有福、禄、喜、寿等好意头的字样。五
条巨型梁染饰满彩画,撑殿的圆柱重檐,除南面中间两条盘龙,护着中间高台上的龙座
外,其它均饰黄琉璃瓦绿剪边,一派皇宫帝皇的豪华气象。
    初次到皇宫的左诗俏脸发白,咬着下,看得韩柏心中叫痛。对于这情深义重,垂青
于他的美姊姊,他是又爱又怕。
    两人在殿心跪了下来,不片晌朱元璋龙驾降临,坐到龙椅上,十多名近身护卫,分
列两旁。
    朱元璋今次并没有赐他们起立又或坐下,看着两人行了跪拜大礼后,淡然道:“专
使夫人酿酒之技天下无双,不知传自何人。”
    韩柏心中一凛,暗叫疏忽,实在太多事情发生了,使他没有馀暇细想每一件事应如
何圆谎应付。至此才想起左诗之父乃当日京师的首席酿酒宗师酒神左伯颜,以朱元璋情
报的精密,自然知道左伯颜到了怒蛟帮从贼去了,现在这一问内中大有文章,一个答不
好,随时是人头落地之局,可恨当时他说耍见左诗,却一点不露出心中的想法。
    他立即运转魔功,准备若然有变,立时抱起左诗,逃回莫愁湖去和范良极等会合,
再想方法逃走。
    左诗娇躯一震,沉吟小片刻后,微颤的声音道:“民女之父乃左伯颜。”她显然亦
想不到朱元璋第一句便问在这骨节跟上。
    朱元璋声音转冷道:“果如朕所料。不知夫人如何认识专使,可否说给朕知道。”
    左诗的声音反镇定下来,平静地道:“民女十二岁时,爹带了民女到怒蛟岛去,结
婚生女,后来丈夫死于江湖仇杀里……”接着一五一十,一字不漏地把展羽将她掳走,
浪翻云如何救他回来的事,说了出来。
    韩柏听得汗流浃背,暗忖左诗如此老实,今次定然凶多吉少了,唉!可恨还约了虚
夜月。就算有命逃生,亦无暇赴会了。
    目下只是殿中所见的十八名侍卫,无一不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若给这些人围着,
自已又要照顾左诗,情势之劣,实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正思忖要不要先发制人,立即逃生时,朱元璋冷哼一声道:“专使为何看来心神惶
惑不安呢?”
    韩柏还未答话,左诗已勇敢地道:“民女的身世,夫君并不知道,皇上尽管责罚民
女吧!”
    韩柏心中一叹,左诗一向生活于重情重义的怒蛟帮里,习惯了说道讲理,一人做事
一人当,茫然不知有“株连”的事。她若有罪,连韩柏在高句丽的所有“亲族”都应受
牵连,他又怎能免祸。
    朱元璋忽然喝道:“来人!把朴文正给朕拿下来。”
    韩柏和左诗两人骇然大惊。
    韩柏猛咬牙,正欲发难,一把柔和苍老的声音在他耳旁低喝道:“韩柏!他是试你
的,不要反抗!”
    韩柏一呆下,早给四名高手逮着,按翻地上,刀剑加身,这时反抗亦没有能力了。
    左诗吓得花容失色,捧心跌坐地上。
    朱元璋哈哈一笑道:“冒犯专使了,你们还不放开他。”
    四名高手把他扶了起来。
    朱元璋容色缓和,道:“赐坐!”
    韩柏惊魂甫定,扶起左诗,依指示到朱元璋那高台的下层左旁两张椅子生了下来。
    究竟是谁提醒他呢?
    耳边再响起那声音道:“贫僧了无,是梦瑶姑娘托我照顾你们,不用多疑!”
    韩柏暗呼自己真是福大命大,刚才若加反抗,必然会露出底细。
    朱元璋回复以前的亲切态度,教人奉上香茗,挥退了侍卫后,道:“专使和夫人切
莫怪朕,以专使的身手,刚才大有反抗的机会,可是你全不抗拒,可见问心无他,来!
先喝杯热茶。”
    左诗喝下热茶,脸色才好了点。
    朱元璋细看左诗秀美的容颜,露出赞赏之色,点头道:“专使夫人既中了毒,浪翻
云理应带你上京师,是否在途中遇上专使呢?”
    韩柏的心又提起上来。只要左诗仍像刚才般老实,他项上头颅仍是保不了。
    左诗不敢望向朱元璋,垂头道:“浪大哥只用了三天时间,便化去了民女所中的毒,
在武昌租了间房子,教我住在那里,等候他回来,那知便在那里着名的”白玉泉”处遇
到专使,跟了他哩!”
    韩柏拍案叫绝,左诗说的一直是实话,只有最关键性的几句。才骗朱元璋,真是高
明。
    朱元璋道:“现在你的浪大哥亦到了京师,夫人想见他吗?”
    左诗一震道:“真的哩!”按着垂头道:“想!”
    朱元璋喝道:“好!真情真性,况且你到怒蛟帮时,仍未懂是非黑白,朕便赦你从
贼之罪。”
    转向韩柏道:“你这小子不但艳福齐天,还酒福齐天,朕有一事和你打个商量。”
    有了范良极的教训,韩柏最怕“商量”这两个字,忽然想到若朱元璋开金口要他把
左诗送他。又或留下左诗在宫内酿酒他喝。那怎么办才好呢?
    左诗在这时竟大胆低唤道:“皇上!”
    朱元璋眼中射出怜爱之色,道:“若是别人如此插口打断朕的说话,朕定先打他三
杖,可是刚才朕累夫人受了虚惊,两事相抵便算了,有什么心事,放胆说出来吧!”
    韩柏心道:你是皇帝,黑变白,白变黑,一切都由你的龙口决定。
    左诗咬着皮低声道:“民女想在左家老巷重开酒肆。望皇上钦准。”
    至此韩柏对左诗的灵巧大感佩服,她如此请求。朱元璋那还好意思一个人把她霸着
独自占用她的酒或她的人。
    朱元璋果然愕了一愕缓缓道:“酒肆的名字是否叫”清溪流泉”呢?”
    韩柏心中一震,暗叫好险,刚才他还悔恨没有给去请弄个假姓名,好不让朱元璋猜
到左伯颜身上。至此才知道朱元璋身旁定有熟悉怒蛟帮方面大小事情的内奸,甚至只凭
酒便可认出左诗来。
    左诗点头道:“是的!皇上原来什么都知道,民女会给皇上酿酒,将来就算要随夫
君回国,皇上宫内亦将有大量的”清溪流泉”。”
    朱元璋沉吟片晌,一拍龙椅的扶手断然道:“朕就如你所求,并赏你百向黄金,酒
肆的招牌由朕亲笔御书,包保”清溪流泉”可名垂千古,永远为人津津乐道。”
    韩拍和左诗大喜,叩头拜谢。
    两人退下时,发觉衣衫全湿了。
    回莫愁湖途中,韩柏自然以他的手法向这美丽的姊姊娇妻表示感激,弄得一车春色,
美妙无穷。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