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6卷)
第一章 流水无情

    韩柏把心一横,咬牙道:“皇上恕罪,这封信小使臣不能写。”
    朱元璋先是微一错愕,接两眼一瞪。射出两道寒芒,语气里多了几分令人心颤的冰
冷杀机,道:“为什么?”
    韩柏大是懔然,知道眼前此君喜怒无常,一个不好,立时是杀身大祸。
    眼光亦不避忌,故示坦然地迎上朱元璋的日光叹道:“这就是小使臣刚才为何如此
渴望得到皇上特赦权的原因。唉,小便不知应由何说起,今次我们起程东来时,敝国王
曾有严令,要我等谨遵贵国的人乡随俗规例,不准说敝国语言,写敝国的文字,以示对
贵国的臣服敬意;若有违规。必不饶恕。唉:其实小使臣已多次忍不住和陈公及谢大人
用敝国语交谈了。嘿!”接又压低声音煞有介事道:“说话过不留痕,不惧敝国王知道,
可是若写成此信,那就是罪证确凿,教小使臣如何脱罪?”
    朱元璋听得啼笑皆非,暗忖中竟有如此因由。竟释去刚才对他渴求特赦怀疑的心,
晒道:“只要正德知道专使是奉朕之命行事,还怎会怪专使呢?”
    韩柏苦脸,皱眉道:“唉:敝国王表面上或者不说什么,可是心里一定不大舒服,
责怪小使臣不听它的命令,那……对我日后的升摧便大有影响了。”
    朱元璋大有深意地瞥了他一眼,点头道:“想不到你年纪虽轻,却已如此老谋深算,
这说法不无道理。”沉吟片晌,通:“不过朕说出口的话,亦不收回,信定须由专使亲
书,只是用什么文字,则由专使自行决定罢!”
    韩柏如释重负舒了一口气道:“小使臣遵旨,不过请皇上莫怪小使臣书法难看,文
意粗陋就成了。唉:小使臣在说的方面一点问题都没有,写就有点困难了。”
    朱元璋心道这才合情理。
    直到这刻。他仍未对韩柏的身分起过半丝疑心,关键处当然和楞严犯的是同一错误。
就是谢廷百和陈今方两人如何敢冒大不讳来欺骗他,那想到其中有这等转折情由。
    所以才会给韩柏以这种非通似通的砌词搪塞过去。
    朱元璋伸出手指,在龙桌上一下一下的敲,眼神转腹T,不知心里想什么问题。
    韩柏一直心惊胆跳,如坐针毡,浑身不舒服,又不敢出言打断这掌握天下生杀大权
的人的思路。
    朱元璋忽地望向他道:“暂时不用写信了,专使先回宾馆休息吧!”
    韩柏不敢透露心中的狂喜,低头站了起来,依陈令方教下的礼节,恭敬叩头后,躬
身退出书房,到了门外,才发觉出了浑身冷汗。
    化身成采花大盗薛明玉的浪翻云,沿街而行,落花桥巳在望。
    街上行人如曲,肩摩踵接,不愧天下第一都会。
    这时一群鲜衣华服,身配兵器。趾高气扬的年轻人,正谈笑迎面走来。
    浪翻云一看他们气派,就知这些狂傲嚣张的年轻人若非出身侯门巨族,官宦之家,
便是八派门下,或是兼具这多重的身分。
    他微笑避往一旁,以免和这些人撞上一块儿,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只听其中一人道:“谁敢和我打赌,我杨三定能得亲秀秀小姐的芳泽!”
    另一人嘲道:“不要那么大口气。莫忘了上个月你才给我们京城最明亮的夜月弄得
差点自尽。”接压低声音道:“而且听说秀秀小姐早爱上了庞斑,你有何资格和人争宠。”
    又有人接口笑道:“我想除了浪翻云外,谁也不够资格和庞斑作竞争的!”
    嘻笑声中,众人擦身而过。
    浪翻云为之莞尔,摇头失笑,随即踏上落花桥。
    秦淮河在桥下穿流而过。
    名闻天下的爸膝在这入黑前正穿梭往来。
    管弦丝竹之声,夹杂在歌声人声里,荡漾河上。
    浪翻云忽然酒兴大发。
    不管是什么酒,只要是酒就衍了。
    他按桥边的石栏,定神地注视书似静又似动的河水。记起了初会纪惜惜的情景。一
股挥之不散的忧伤,泛上心头。
    人脸全非,河中的水亦不是那日的河水了。
    生命无桓常!
    当惜惜在他怀内逝去时,他想到的只有一个问题:生命为的究竟是什么?
    这想法使他对生命生出最彻底的厌倦!
    他亦由此明白了百年前的传鹰为何对功名权位毫不恋栈,只有超脱生死才是唯一的
解脱。
    惜惜的仙去,改变了他的一生。
    就在那一刻,浪翻云变成能与庞斑抗衡的高手。因为他已勘破一切。再无任何牵挂,
包括生命本身在内。
    生无可恋!
    这些想法像秦淮河的河水般灌进他的心湖内,起了漫漫波澜。
    泪水忽由他眼内不受控制地流下来,滴进秦淮河内。
    自和左诗在一起后,他把心神全放在外面的世界处,可是在这一刻,也却像一个游
子回到阔别久矣的故乡般,再次亲吻久违了的泥土。触到深藏的伤痛。
    就是在这桥下的河段里,他邂逅上纪惜惜。
    落花桥是个使他不能抗抑情怀波动的地方。
    没有人可以了解他对纪惜惜的柔情,当然:言静庵是唯一的例外。
    “你来了!”
    一个女子的声音在他身后起。
    “噢:爹:你老人家哭了,是否想起了娘她这可怜人?”
    浪翻云有点犹豫,最后还是点了头。
    那女子语气转寒:“原来爹是在想娘之外的女人,否则不会犹豫不安。”
    浪翻云心中一,暗忖此女的观察力非常灵锐,禁不住侧头往她看去,立时混身一震。
    世间竟有如此尤物!
    在他见过的女子中,只有言静庵、秦梦瑶、纪惜惜和谷姿仙可和她比拟。
    她坐在一俩式样普通的马车里,掀起帘幔静静地看他,美目里神色复杂至难以形容,
柔声道:“爹你身体震了一下,是否因我长得和娘一模一样。”接微微一笑道:“我特
别为爹梳起了娘的发髻,戴了它的头饰。又穿起了她的衣服,你看我像娘吗?”
    浪翻云心底涌起一股寒意,他听出了这“女儿”心底的滔天恨意。
    驾车者身材瘦削,帽子盖得很低,把脸藏在太阳的阴影里,看不到脸貌,亦没有别
转头来打量浪翻云。予人神秘迷离的感觉。
    浪翻云收敛了本身的真气,因为他察觉出驾车者是个可与黑榜高手比捋的厉害人物,
一不小心,就会被对方悉破自己的身分。
    这人究竟是谁?
    浪翻云大感好奇,从对纪惜惜的深情回忆里回过神来,装作惭槐地垂下头,哑声道:
“你仍怪爹:仍不……肯原谅我吗?”
    这正是浪翻云高明的地方,装作哭沙哑了喉咙,教这绝色美人分辨不出他声音的真
假。
    这落花桥非常宽阔,可容四车取印,所以刻下这马车洎在桥侧,并没有阻塞交通。
    那女子淡淡凝注浪翻云,幽幽一叹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清|。这就是女儿为何
约爹到这桥上相见的原因,那是娘一生的写照,是个事实,原谅与否箅得什么呢?女儿
要的东西,爹带来了没有。”
    浪翻云想起薛明玉。一声长叹,沙声如旧道:“女儿真的想对付朱元璋?”
    女子一震道:“闭嘴!”
    忽然间浪翻云知道了这女子是谁,那驾车的人又是谁。
    错非是浪翻云,否则谁能一个照面就悉穿对方的底子。
    薛明玉这女儿就是朱元璋最宠爱的妃嫔陈贵妃,驾车的人则是朱元璋的的头号刽子
手楞严。
    这推论看似简单,其中却经历了非常曲折的过程。
    首先惹起浪翻云想到的是谁家女子如此美艳动人,谁人武功如此造诣深厚?
    当然,若非薛明玉曾提过女儿和朱元璋有关,以京城卧虎藏龙之地,他亦一时不会
猜到这两人身上。
    就是沿这贵的线索,他用言语诈了陈贵妃一。而陈贵妃的口气反应,通足表露出她
惯于颐指气使的尊贵身分。
    以她的身分,想私下到这里来会他,是绝不容易的,除非有楞严这种东厂头子的掩
护,她方可以在这里出现,不会给宫内其它人知道。
    浪翻云肯打赌若事后调查陈贵妃这刻的行踪,必会有个令朱元璋不起疑的答案,例
如去清凉寺还神等,这是楞严可轻易办到的事。
    马车御者座上的楞严。仍没有回过头来。但浪翻云却感应到对方一发即敛的杀气,
显示他对自己动了杀机。
    陈贵妃脸容回复平静,歉然道:“对不起|。这等话说绝不可说出来,所以女儿失
态了,究竟取到了东西没有?”
    这可轮到浪翻云大感为难。
    原本他打定了主意。将药瓶交给这女儿后,拂袖便走,可是现在察觉得陈楞两人牵
涉到一个要对付朱元璋的阴谋,怎还能交给对方?
    更便他头痛的是:如何可以应付楞严这样的高手而不暴露白己真正的身分?
    陈贵妃黛眉轻蹙道:“不是连这么一件小事,爹也办不到吧!”
    她每个神态,似怨似嗔,楚楚动人,其是我见犹怜,难怪能把朱元璋迷倒。
    浪翻云叹了一口气道:“若爹拿不到那东西,你是否以后都不认你爹了。”
    陈贵妃秀目射出令人心碎魂断的凄伤,通:“爹是第二次问女儿同样一句话了,你
若是关心女儿的事,为何还不把药交出来?”
    浪翻云进退两难下,叹道:“药是取到了,现在却不在爹身上。”说到这里,心中
一动,感应到楞严正以传昔人密的功法,同陈贵妃说话,忙运起无上玄功,加以截听。
    所谓传音入密,其实是聚音成线,只送往某一方向目标,可是声音始终是一种波动,
只不过高手施展传音功法时,扩散的波幅被减至最弱和最少,但仍有微弱的延散之音,
碰上浪翻云这类绝顶高手,便能凭深厚玄功,收听这些微不可察的“馀音”。
    只听楞严道:“好家伙,他察觉到我们的密谋,东西定在他身上,下手巴!”
    陈贵妃仰起人见人怜的绝色娇客,往浪翻云望去,幽幽道:“娘临终前,要女儿告
诉爹一句话,爹想知道吗?”
    浪翻云暗呼此女厉害。若非他截听到楞严对她的指示,定看不破她的口蜜腹剑,暗
藏祸心。因为她的表情神态实在太精了,难怪朱元璋都给她倒了。
    浪翻云装出渴想知道的样儿,踏前一步。靠到车窗旁,颤声道:“你娘说了什么遗
言?”
    陈贵妃双目一红,黯然道:“爹凑过来。让女儿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浪翻云心知肚明这不会是好事,却是避无可避,心中苦笑挨到窗旁。
    陈贵妃如兰的芳香口气,轻喷在他脸上,柔声道:“娘嘱女儿杀了你!”
    同一时间,浪翻云小腹像被黄蜂叮了一口般刺痛,原来窗下的车身开了个小孔,一
支长针伸了出来,戳了他一下。
    浪翻云装作大骇下后退,“砰!”一声撞在桥缘石处。
    帘幕垂下,遮盖了陈贵妃的玉容。,楞严挥鞭打在马股上,马车迅速开出,留下假
扮薛明玉的浪翻云一个人挨在石栏处。
    马车远去。
    就在这时桥约两旁各出现了十多名大汉,往他迫来。
    浪翻云眉头大皱。
    原陈贵妃刺中他那一针,淬了一种奇怪之极的药液,以他的无上玄功,竟功差点禁
制不住,让它长进经脉里。
    这还不是他奇怪的地方。
    而是这种药液根本一些毒性都没有。这岂非奇怪之极,照理陈贵妃既打定主意要杀
死他这个“父亲”,为何不干脆把他毒死。
    想到这里,灵光一现,一声长啸下,翻身跃往长流不休的秦淮河水里。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