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4卷)
第十一章 势不两立

    鹰飞的话刚由楼外传来,眨眼间出现在入门处,向各人微笑抱拳道:“你们好!”
    镑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封寒的眼闪起亮光,显是看出他的不凡。
    背挂双钩的鹰飞仍是那副懒洋洋、吊儿郎当的样子,身穿雪白的武士服,肩宽腰窄
腿长,英俊至近乎邪异的脸容,慑魄勾魂的眼神,确有非凡的魅力。
    他的眼睛掠过寒碧翠,谷姿仙、干虹青、谷倩莲和玲珑五女,最后落在红袖俏脸上,
嘴角逸出一丝骄傲自信的笑意,温文有礼地道:“红袖小姐可否为鹰飞奏一曲《鸥鹭忘
机》,在下正想做那没有伤害鸥乌机心的渔夫,才不负鸟儿乐意接近的心意。”
    红袖只觉他的眼神直望进芳心至深处,又听他谈吐优雅,同时显露出对琴曲的认识,
心中一阵模糊,就要答应。
    比姿仙知他正向红袖展开爱情攻势,自已虽早心有所属,但刚才被他眼睛扫过时,
仍不由芳心一凛,于此可知这人对女人确有异乎寻常的吸引力,出言道:“红袖姑娘切
莫忘记,最后那渔夫终于动了杀机,把鸥乌加害了。”
    红袖心中一震,清醒过来,想起这确是那故事的发展,站了起来,不敢看鹰飞,低
声道:“今夜红袖只奏给戚公子一个人听,对不起了。”走回席上,坐到自己的椅子里。
    鹰飞毫不动气,哈哈一笑向戚长征道:“柔晶那里去了,戚兄不是如此见异思迁的
人吧!”
    他每句话都步步紧迫,务要破坏戚长征在红袖芳心的好印象。
    寒碧翠心头一阵不舒服,望向戚长征。
    戚长征悠闲地挨在椅背处,斜眼看着这个强劲的大敌,微笑道:“我真的不明白你
的心是什么做的,绝情地抛弃了柔晶后,她的事理应与你无关,为何当她我到真爱后,
又苦缠不休,婆婆妈妈兼拖泥带水,你配称男子汉吗?”
    尚亭冷冷插入道:“红玉的事,是否你做的?”
    鹰飞仍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卓立房前。瞧着尚亭微笑道:“原来是湘水帮的尚亭
尚帮主。”摊开双手道:“贵夫人投怀送抱,我若拒绝,岂非说贵夫人毫无吸引力,那
可大大不敬了。”
    尚亭怒喝一声,便要跃起动手,小半一把按着他,在他耳旁低声道:“他是故意激
怒你的。”
    封寒冷哼一声,显已动了真怒。
    风行烈一声长笑道:“好胆色!竟敢一人来赴约,风某倒要揣揣你有多少斤两。”
    鹰飞然笑道:“戚兄肯把在下让给你吗?”
    戚长征向风行烈叹道:“这淫徒只有这句话才似点样子,今晚他确是我的了。”
    众人都心中一震。
    这鹰飞高明之极,料准戚长征不得不和他决战,只要他能杀死戚长征,他们亦唯有
眼睁睁看着他离去。在战略上比之千军万马杀来更为有效。
    实际上戚长征正成了今晚的主角,杀了他方夜羽的一方可算大获全胜。
    事后他们自可再分别截杀所有在座的人,这还不是最如意的算盘吗?
    众人刚才早由戚长征口中知道此人的厉害,这时都为戚长征担心起来。
    寒碧翠不由伸手过去,握着了戚长征的手。
    封寒冷喝道:“既是如此,长征你去领教蒙古绝学吧!”
    鹰飞大笑道:“快人快语,鹰某就和戚兄决战青楼,不死不休。”
    红袖站了起来,提起酒壶,婷婷地到了戚长征身旁,为他斟满酒杯,情款深深道:
“红袖敬公子一杯,祝公子旗开得滕。”
    鹰飞眼中终闪过一丝嫉恨之色,想起了水柔晶。
    戚长征哈哈一笑,举杯一饮而尽,同各人道:“待我杀了此獠,再上来和各位痛饮。”
    尚亭举杯祝道:“上天必站在戚兄的一方。”
    戚长征“锵”一声拔出天兵宝刀,跃往台面,足尖一点,往鹰飞扑去。
    鹰飞哈哈一笑,飘出门外,喝道:“我在大堂等你!”
    消失门外。
    戚长征忽又掠了回来,一手接着站了起来的寒碧翠,另一手搂紧红袖,在两女脸蛋
各春一口。
    比倩鼓掌道:“好小子!”
    戚长征笑道:“若风兄批准,我也可以亲你一口。”
    风行烈哈哈笑道:“随便!”
    吓得谷倩莲躲到了玲珑背后。干虹育和谷姿仙对望一眼后,齐声笑骂道:“你们这
些男人!”
    封寒投出长刀,抛往戚长征,沉声遭:“双刀破双钩,去吧!”
    戚长征右手接刀,恭身道:“小子领命!”
    言罢掠往房外,到了门外可俯视整个大堂的楼台处,一声长啸,凌空跃起,一个倒
翻,左右两手化作长虹,往下面的鹰飞激射而去。
    寒碧翠和红袖看着戚长征豹子般充满劲道的背影,露出颠倒迷醉的神色。
    直到此刻,红袖才成功地借戚长征走了鹰飞诡邪魅异但又有着强大诱惑力的影子。
    尚亭心中为戚长征祈祷,他看出了鹰飞是那能令灯蛾扑上去自杀的烈,褚红玉身体
留下亢奋的痕迹,正是明证。
    比倩莲第一个奔出房外去,叫道:“快看那小子怎样杀死那坏家伙。”
    “当当!”
    两声清响震彻整个大堂。
    必乎中原和蒙古武林盛衰的一战,终于揭开了序幕。
    秦梦瑶翻了个身,反把韩柏压在下面,吁出一口气含羞道:“刚才真的非常危险,
只要你不经意往前略移。梦瑶立即贞元不保。现在至少可取蚌主动了。”
    韩柏皱眉道:“为何你这从不沾男女之事的仙子,好象对男女的事非常熟悉似的,
你摸我时不知多么懂得轻重呢?”
    秦梦瑶柔声道:“在静斋修练期间,梦瑶曾遍阅斋内藏书,其中有涉及西藏欢喜相
修的功法,亦有素女经一类的东西,图文并茂,所以对这方面知之甚详,只不过那时全
不感动心,想不到现在竟派上了用场,真是始料难及。”
    韩柏欣然道:“那就精极了,不若我开上眼睛,让你来服恃我好吗?”
    秦梦瑶心中叫道:“天呀!这样下去。我不和这无赖沉沦欲海才是奇迹。”
    嗔道:“你不是想知道双修大法吗?为何现在又一点不关心了?”
    韩柏拿起秦梦瑶玉手,刮了自己一个巴掌,谦然道:“是我不好,时常欲大于情,
梦瑶请说吧!”秦梦瑶坐了起来,拿起衣裳,穿在身上,把腰带递给韩柏,示意他为她
扎在腰间。
    韩柏坐了起来,一看单衣掩映里仍是春光尽,欲火又轰然直冲上顶,暗叫乖乖不得
了,这时秦梦瑶的诱惑力,比之赤身裸体实不逊色分毫。
    秦梦瑶在他臂中重重扭了一把。
    韩柏痛得惊醒过来,手颤颤地为她扎好腰带,整理好衣服,可是仍有大半截玉腿露
了出来。
    秦梦瑶横他一眼,盘膝坐好,把玉腿藏在衣内。
    韩柏的魂魄才能勉强归窍。
    秦梦瑶叹道:“想不到你在魔功大进下,仍挡不住我身体的引诱力,可知有情无欲
对你来说是多么难以辨到。”
    韩柏颓然道:“这双修大法是最违反自然的鬼法。”
    秦梦瑶脸容回复止水的平静,点头道:“柏郎说得对,违反自然正是双修大法的关
键所在。”
    韩柏一呆道:“这是什么道理?”
    秦梦瑶解释道:“无论何家功法,最后都牵涉到先天和后天的问题:所谓后天,就
是顺乎自然,生老病死。由受孕成胎,长大衰老,以至重归尘土,一切都合乎自然。”
    韩柏道:“我明白了,先天之道,就是要超越自然的法规,能人所不能,故是违反
自然。可是有情无欲,又或有欲无情,和自然有何关系。”
    秦梦瑶见他一点就明,欣悦地点头道:“所谓男女,莫非阳阴,各有其自然之性。
阳进阴退,所以在一般情况下,男人对女人,都是因欲生爱,甚至不须任何情意,亦可
和女人交合,你应是最明白我这话的人。”
    韩柏老脸一红道:“梦瑶求你不要这样说我好吗?”
    秦梦瑶白他一眼,续道:“女属阴,所以刚好相反,只会因情生欲,没有情的性欲,
封女人来说是极端痛苦的事,所以当娼被视为人间惨事,施暴是最大的恶行,就是这道
理。”
    韩柏恍然道:“故此男的要有情无欲,女的要有欲无情,就是逆其道而行的先天心
法。
    ”
    秦梦瑶微笑道:“至于中妙处,到时你便会知道,梦瑶现在绝不能透露给你知,以
免有意为之,落于下乘。”
    韩柏点头道:“我明白了,为何要由女方主动,亦基于这道理,因为在一般情况下
都是由男方作主动,女方接受的。”
    秦梦瑶拉起韩柏的手,微笑道:“其中还有更深一重的道理,阳顺阴逆,此理确是
玄妙非常。好了!梦瑶再陪你睡一觉好吗?明天京后,你会非常忙碌呢!”
    韩柏有点难以启齿地道:“梦瑶!我可以再把你的衣服脱下吗?”
    秦梦瑶嫣然浅笑,无限娇羞道:“梦瑶的衣服这么单薄了,还不满意吗?何况梦瑶
根本无法亦不愿拒绝你那对魔手。”
    韩柏一声欢呼,把秦梦瑶搂倒床上。缠了她一个结实,在她耳边道:“今晚保证你
有个最深最甜的梦。”
    鹰飞卓立大堂中央,嘴角带着一丝骄傲的笑意,直至戚长征双刀劈至头上五尺许处,
才迅速拔出背上双钩,左右开弓,先弯往外,待劲道使足时,同时击在刀锋处。
    两下激响,回传堂内。
    这时封寒、风行烈等全拥出房外,一字排开,倚在二楼房外的栏干旁,居高观战。
    守在大门处的丹清派和湘水帮高手,亦忍不住拥集在大堂入口处和两旁,日不转睛
看着堂内惊心动魄的龙争虎斗。
    背刀相击。一个倒翻,落到大堂边缘处,与鹰飞相距三十步许,遥遥对峙着。
    在二楼倚栏观战的封寒和风行烈对望一眼。都瞧出对方心内的震骇。
    要知即管换了他们中任何一人,要挡戚长征这凌空下击、声势骇人的两刀,几乎肯
定须往旁移避,再布署反击,现在鹰飞竟能半步不移,不但化解了戚长征全力再击,还
迫得他退飞开去,确使人大是栗内。
    包骇人处他并不乘势追击,任由戚长征立稳阵脚,只从这点看。即知他有着必胜戚
长征的信心。
    最震骇的当然是戚长征本人。直至现在,他才真的明刀明枪和鹰飞对阵。刚才两击,
试出鹰飞的功力确当得上深不可测这形容,难怪连里赤媚亦如此看得起他。
    幸好戚长征心志坚毅卓绝,无论面对多么强大的对手,亦从不会气馁,这时收摄心
神,进入“睛空万里”的境界,涌起无穷无尽的斗志,一声狂喝,闪电掠往鹰飞,左手
使出封寒传授的左手刀法,右手则是惯用的绝投,一先一后,一重一轻,疾风雷掣电般
向敌中路狂攻而去,全是没有留手的拚命招数。
    一时寒电激芒,耀人眼目,威猛之极。比倩莲反应最快,立即喝。
    大门处近三十名观战者同时呐喊助威,震耳欲声,更添戚长征声势。
    鹰飞嘴角抹出一丝冷笑,双钩提至胸前的高度,也是一先一役,摆好门他表面虽是
从容轻松,其实却是心中凛然。他顾忌的非是戚长征已首先天之境的武功刀法,而是对
方出自天性的勇狠,和坚凝强大的气势,嘴角逸出的冷笑,乃是他已拟好应付方法。
    戚长征狂猛的气势,这时无人不清晰地感觉出来,连尚亭、小半,寒碧翠、红袖、
玲珑亦加入摇旗呐喊的行列。
    只有封寒和风行烈两人神情更见凝重。
    比姿仙则凭着因双修心法而来的直觉,察悉鹰飞的厉害。
    这时戚长征离鹰飞只有十步,一掠即过,蓦地放声长啸,把所有狂呼高叫全盖了过
去,本在后的右手刀忽抢先破空而出,超过了左手刀,而左手刀却使出一路细腻缠绵的
刀法,幻起一团芒花,护着全身要害。一简一繁,教人噗为观止。那比左手画圆,右手
尽方的难度,更要超越百倍。
    “锵锵!”
    鹰飞微向前俯,双钩击出,正中敌人的右手刀。
    戚长征全身一震,冲势受挫。旋即左手刀锋芒扩大,千百刀影,往鹰飞罩去。
    鹰飞一声长笑,右钩平平实实横挥入刀芒里。
    “叮。”
    正中刀尖。
    刀芒散去。
    正在高呼狂叫的人,见到鹰飞钩法如此精妙,都忽然哑口无声,全场陷入落针可问
的寂静里。那由嘈吵转静的变化,营造出一种使人心头闷压的气氛。
    戚长征双目神光电射,左手刀回守身前,扭腰下右手刀闪电投往鹰飞脸门直劈过去。
    鹰飞冷哼一声,双钩交叉,便架了这无坚不摧的一刀,同时两钩交锁,往前一送。
    戚长征只觉对方内助,如长江大河般由双钩涌来,虽明知对方空门大露,左手刀硬
是砍不出去。
    “蓬!”
    气劲相交。
    两人同往后退。
    至此戚长征先声夺人的攻势尽被破解。
    鹰飞刚才任由戚长征抢得先势,就是为了求得他攻势受挫,气势衰竭的刹那,大笑
道:“戚兄难道技止此矣!”翻身滚倒地上,双钩化作护身精芒,刺般往戚长征下盘章
去。
    戚长征刚以内劲和鹰飞毫无取巧的硬拚了一记,气血翻腾,本以为对方亦不好过,
那知对方像没事人似的反攻过来,显然内功实仍胜白己一筹,心中叫苦,唯有继续后退,
争取一隙的回气时间。
    旁观各人都人皱眉头,若戚长征给鹰飞逼到墙角,形势将会是凶险至极点,因为鹰
飞的双钩,当然比长刀更有利于埋身搏斗,戚长征岂非有败无胜。
    在离后墙尚有五步许的距离时,戚长征厉喝道:“看刀!”右手刀锋微侧,化作长
虹,竟便生生从双钩的缝隙间切入钩芒里,直取翻滚过来鹰飞的胸膛。
    众人立时轰然叫好。
    连鹰飞也想不到在危急存亡间,戚长征竟能施出如此天马行空。全无轨迹可寻的一
刀,叫了声好,往后弹起,左手钩回击刀背上。
    “当!”
    激响震慑全场,功力浅者,都要耳鼓生痛。
    戚长征有如触电,往后急退,“砰”一声撞在墙上,口角逸出血丝。
    鹰飞跄踉退了五步,一声长笑,又掠了回来。双钩幻出漫天寒影,层层钩浪,狂潮
裂岸般往戚长征汹涌过去。
    戚长征后脚一撑墙壁,猛虎出柙上往前标出,双刀化作千重刀芒,迎上对方强悍绝
伦的攻势。
    “叮叮当当”,钩刀交击之声不绝于耳。
    两条人影交换互移,在漫天气劲里闪跳纵跃,你追我逐。也不知谁占了上风。
    楼上风行烈的手已握在丈二红枪之上,瞬也不瞬注视着场中的发展。
    “轰!”
    狂猛的气劲交击后。
    两条人影分了开来。
    鹰飞左肩处衣衫尽裂,鲜血不断流下,染红了半边身。
    戚长征单刀柱地,支持着身体。看似全无伤痕,但眼耳口鼻全渗出血丝,形相凄厉
之极。
    红袖呻吟一声,差点晕倒,全赖玲珑掺扶着她。
    寒碧翠手握剑柄,俏脸再无半点血色。
    场中的鹰飞冷哼道:“好刀法!”仰头傲然望向封寒等人,笑道:“你们若怕他被
杀,即管下来助他,我鹰飞一并接着好了。”
    封寒冷哼一声,没有作声。
    这时任谁都知道鹰飞占在上风了。
    鹰飞凌厉的眼神转到戚长征脸上,嘿然喝道:“若你弃刀认输,我可暂饶你狗命,
不过坦白告诉你们,这条花街已被我们重重封锁,任你们胁生双翼都飞不出去。”再一
阵狂笑后,得意地道:“我们撤去了对长沙府的包围,并非怕了官府,而是和他们合演
一场好戏,让敢反对我们的人都投进来,好一网成擒。”
    戚长征站直虎躯,双目生威,露齿一笑,脸上的血满丝毫不影响那阳光般的温暖和
魅力,道:“你得意太早了,未到最后,谁可知胜负。”
    鹰飞哈哈一笑,一挥手中钩,遥指他道:“我拚着挨你一刀,击中你两处要穴,现
在你功力最多只剩下小平,还有何资格和我谈谁胜谁负?”
    戚长征冷哼一声道:“你的弱点是太爱惜自己了,所以虽有数次杀我的机会,却怕
会在我反扑下受到重创,现在还说这么一番话,只不过不敢和我分出生死,你若还是个
男子汉,就承认给我说中了吧!”
    鹰飞眼中掠过浓烈的仇恨和杀机,暴喝道:“好!我就拚着受伤,也要在爱你的人
前把你击杀。然后我会把你的女人逐一征服,让她们没有一天可以没有我。”
    比倩连在楼上怒叱道:“无耻!”
    鹰飞仰首向她望去,露出个迷人的笑容道:“小妮子试过在下的滋味后。包你觉得
你的风郎味同嚼蜡。”
    比倩莲气得跺足道:“行烈!傍我干掉他,否则倩莲以后都不睬你了。”
    众人心中暗赞,知道谷倩莲奇谋百出,借此使风行烈有借口介入两人的决战里。
    风行烈那会不明白,大喝一声,人枪合一,往下扑去。
    枪未至,鹰飞衣衫已被气劲吹得狂飘乱拂。
    鹰飞一声长啸,跃空而起。
    “当!”
    双钩架上丈二红枪。
    风行烈有若触电,往后翻退。
    鹰飞则借势横空跃起,落在对面的栏干处,足尖一点,箭般射上屋顶,“轰”一声
冲破屋顶,逸了出去。
    风行烈落到地上,手臂酸麻,暗骇此人功力之高,与年怜丹所差无几,这才真正明
白为何连戚长征都要吃了大亏。
    寒碧翠一声惊呼,往戚长征处跃下去。
    戚长征双刀当堕地,口喷鲜血,仰后便倒。
    他刚才只是硬提一口真气强撑着,鹰飞一走,意散神弛,再支持不了。
    寒碧翠把戚长征接入怀里,热泪狂涌,凄叫道:“不要吓我啊!”
    封寒等全跃了下来。
    比姿仙拿起戚长征双手,以独门心法度进真气。枪上现出奇怪的神色道:“他是故
意昏了过去,以争取疗伤的时间和更佳的效果。”
    干虹青刚要说话,街上传来一片喊杀之声。
    尚亭知道布在花街的手下和丹青派的人正与对方动上了手,跳了起来道:“你们在
此争取时间为戚兄疗伤,我出去尽量阻延他们。”
    小半喝道:“我和你一齐去!”
    封寒冷喝道:“没有时间了,你找个人背起长征,虹青负责红袖,我们一起冲杀出
去,看看能否趁黑逃往城外去,那活命的机会就可大增了。”
    众人心中凛然,封寒若也要说出这等话来。可知形势的险恶,实到了无以复加的程
度。
    风行烈一振手上红枪,大喝道:“就算我们战死当场,我誓要他们付出惨痛代价。”
    街上的战斗更激烈了。
    罢涌出去的湘水帮和丹清派高手像潮水般退了回来,无不负着血伤。
    封寒取饼戚长征身旁的刀,又珍而重之把天兵宝刀插回他背后的里。
    狂喝一声,带头往正门冲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