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4卷)
第七章 如此兄弟

    韩柏刚要拍门,房门已被秦梦瑶打了开来,笑意盈盈地伸出纤手,把他拖进房内。
    韩柏受宠若惊,跟着她来到窗前的太师椅前。
    秦梦瑶着他坐到椅内.然后破天荒第一次主动挨入他怀里,坐在他大腿上,还搂着
他脖子,笑吟吟道:“韩柏你终于在种魔大法上再有突进,梦瑶非常开心哩!”韩柏一
手搂着她的纤腰,另一手在她大腿上爱不释手地来回爱扰摸拂,感动地道:“为何梦瑶
忽然对我那么好,是否上床的时间到了?”秦梦瑶括然摇头道:“还不行.不过梦瑶觉
得那日子愈来愈近了,心生欢喜,所以听到你来找我。急不及待想和你亲热一番。”韩
柏愕然道:“你也会急不及待吗?”秦梦瑶甜笑道:“我不是人吗?而且莫忘我爱上了
你,自然对你有期待渴望的情绪。”
    韩柏大喜,狠狠吻在她香上。
    秦梦瑶以前所未有的火般热情反应着。
    瞬那间两人同时感到这次接生出的动人感觉,比之以往任何一次更强烈多倍。
    不但真气的交换对流澎湃不休,最使他们震撼的是似乎他们的灵魂亦接连起来。
    那与任何肉欲无关。
    而是道胎和魔种的真正交接。
    若以前两者是隔了一条河在互相欣赏倾慕,现在已起了一道鹊桥,使他们像牛郎织
女般爱缠在一起。
    连秦梦瑶亦陷进前所未有的神魂显倒里。
    韩柏的手出奇地没有向秦梦瑶施以轻薄,因为只是这种醉人心魄的感受,已足可使
他们忘掉了其它一切。
    他们甚至感觉不到肉体的存在,只剩下两颗炽热的心在溶浑缠绵。
    秦梦瑶的心脉被更强大的先天真气连接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两人难离难舍地分了开来,但两对眼睛还是纠缠不休。
    秦梦瑶叹道:“韩柏呀:只是亲嘴已使梦瑶如此不能自持,将来和你欢好时,那梦
瑶怎样才好?想想梦瑶便要恨你了。”韩柏嘻嘻笑道:“保证你由仙女变成凡女,我才
是真的急不及待想看你那模样儿呢。”
    他说到“急不可待”时,特别加重了语气。
    秦梦瑶知道他又魔性大发,可是芳心不但毫不抗拒,还似无限欢迎,白了他一眼,
没有答话。那恬静闲雅、秀气无伦的风韵,动人之极。
    韩柏给他撩得心痒痒的。忍不住伸手搔头道:“是了:你整天听着我和三位姊姊及
其它女人鬼混,究竟心中会否怪我,例如说会怪我见一个爱一个。”秦梦瑶微微一笑道:
“你并不是见一个爱一个,除了你那三位姊姊和梦瑶外,你对花解语、秀色、白芳华、
盈散花等并没有足够的爱,只是受她们美丽肉礼的吸引,生出欲念和感情,我想那并不
能称之为“爱”。若想得到你的真爱,还不容易哩!”韩柏一呆道:“若真是这样,我
和沉迷色欲的人有什么分别。”秦梦瑶嗔道:“分别当然大得很,因为这是魔种的特性,
亦是道胎和魔种的分别。道胎讲求专一守中,魔种则奇幻博离、变化无穷。追求新鲜和
刺激。你若要梦瑶和你之外的男子相好、杀了梦瑶也办不到。可是对秀色这精擅魔门女
心法的人来说,她早晚会忍不住和别的男人欢好。这亦是道魔之别,非人力所能转移,
所以你虽爱遍天下美女,梦都不会怪你,仍只是诚心诚意只爱着你一个人。”韩柏想了
好一会后,似明非明点头道:“既是如此,我见一个爱一个反是正常,为何你又说我很
难会真心爱上她们呢?”秦梦瑶轻叹道:“本来我是不想说出来,但为了使你魔种有成,
却不得不说,因为魔门专论无情之道,所以贵为魔门最高心法的道心种魔大法,其精神
处暗含绝情的本质,所以庞斑才能忽然狠心任由师姊离他而去。“鼎灭种生”其中的鼎
减亦隐带着绝情的味儿。”
    韩拍剧震道:“那怎辫才好?我绝不想成为有欲无情的人。唉:你不是说过我既善
良又多情吗?”秦梦瑶“噗哧”嫣笑道:“不用那么担心,梦瑶的话仍未说完.魔种最
终的目的,亦是追求变化,由无情转作有情,那种情才叫人难以抵挡,所以我只说很难
得到你的真爱,并没有说不可能得到你的真爱呢。”韩柏离眉道:“你说的话自然大有
道理。不要说我对你的爱是货真价实,我对三位姊姊也确是爱得刻骨铭心,绝无半点欺
诈的成分在内。”秦梦瑶道:“那是当然的事,因为你那时魔功尚未成形,你是以韩柏
的赤子之心去爱她们,那种爱永远改变不了。就像庞斑对恩师的爱那样。但当你魔功日
进,你那包含着真爱的赤子之心,会逐渐潜藏于魔种的核心处,好象被厚厚的硬壳所包
围,别人要敲进你那赤子之心里就不那么容易了。”顿了顿道:“换了以前的你,肯让
盈散花和秀色走吗?”韩柏奇道:“为何你对魔种比我还要知道得多呢?”秦梦瑶嫣然
一笑道:“道胎和魔种的斗争互恋,爱爱恨恨,已成了我这尘世之行最大的挑战,所以
梦瑶无时无刻不在思索和视察,比你这不大爱用心费神的人知道得多一点,有何稀奇?”
韩柏默然不语,神情有点落漠,显然对自己的变化,感到难以接受。
    秦梦瑶慧质兰心,怎会不明他的心意,凑到他耳旁道:“你好象忘了对梦瑶说过的
情话。”说完俏睑忽地红了起来,其绝色天姿,确是不可方物。
    韩柏忘掉了一切,怦然心动道:“什么情话?”秦梦瑶深情地瞧着他道:“刚才你
不是曾对梦瑶说,再见梦瑶时,必会探手到人家衣服里,大快手足之欲吗?”韩柏狂震
道:“妈啊:梦瑶你竟要求我轻薄你。”秦梦瑶浅嗔道:“不求你,难道求其它男人吗?”
她每句话都大异平常,充满挑逗性,韩柏那按捺得住,便要为她宽衣。
    秦梦瑶嗔道:“怎可脱人家衣裳呢?”话尚未完,韩柏早兵分两路,分由她裙脚和
胸襟游了进去。
    秦梦瑶剧烈抖颤起来,抓着韩柏肩头的指掌用力得陷进他肉内。张开了小口,喘息
着道:“无论梦瑶如何情动,此时绝不可侵占梦瑶,千万谨记。”梦瑶每一个行动,包
括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隐含深意。于是强制着要占有她的欲望,但却毫不留情地挑逗
着怀内这刚始真正下凡的仙女。
    这时他更感到秦梦瑶两种的截然相反的娇姿:一是圣洁不可侵犯,另一就是现在般
的娇野放任。
    两个嘴又再交缠在一起。
    韩柏无处不到的手刺激得秦梦泛起一阵阵的春潮和欲浪。
    扭动喘息呻吟中,秦梦仍保恃着灵台仅有的一点清明,细意感受和紧记着自己情欲
涌起的方式和情况。
    她要向韩柏学习情欲这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
    “呵!”秦梦瑶忍不住娇吟起来,强烈的快感使她差点没顶于欲海里。
    在失去那点清明的刹那前,她抓紧了韩柏在她衣服底里那对令她如痴如狂的大手,
喘息着道:“够了:柏郎:梦瑶暂时够了。”韩柏脸红耳赤道:“要不要我把手拿出来。”
秦梦瑶软伏在他身上,摇头道:“不:就让他们留在那里吧!”韩柏无限感激地道:
“我韩柏何德何能,竟可这样轻薄梦瑶,我自家知自家事,真的配不起你。”秦梦瑶喘
息稍歇,逐渐平复下来,幽幽道:“梦瑶到这刻才知道为何没有人在有机会时能不沉迷
欲海,那滋味确是动人之极。柏郎呵:以后也不推说你配不起我,谁人可像你般既使我
享受到男女爱恋的甜蜜味儿,但又可朝无上天道进军。我才真要感激你呢。”韩柏的手
又动了起来,不过只是温柔的爱扰。
    秦梦瑶任他施为,全心全意地接受着。
    韩柏试探道:“以后我是否随时可以这样对你呢?”秦梦瑶骇然由他肩头仰起俏脸
道:“当然不可以,别忘了除非我心甘情愿,你绝不可强来。双修大法必须由女方作主
导,才可有望功成。”船速在这时减缓下来。
    韩柏暗忖我是否厅把盈散花两女留下来?但回心一想,又知道多了她两人出来,出
底子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一叹下放弃了这想法。
    秦梦瑶说得对,自己变得愈来愈功利和现实了,为了求得成功,什么手段都可用出
来。
    不过亦只有如此,才感到称心快意。
    自己真的变了。
    幸好那赤子之心仍在。
    否则真不知将来会否成为了另一个冷绝无情的庞斑?
    长沙府。
    夕阳斜照。
    戚长征倚在“醉梦楼”二楼露台的栏干处,眺望墙外花街的美景。
    身后是醉梦楼最豪华的厢房,摆了一圈酒席,仍是宽敞非常。
    厅的一端摆了长几,放着张七弦琴,弹琴唱曲的当然是长沙府内最红的姑娘红袖。
    醉梦楼并不是红袖驻脚的青楼,却属湘水帮所有。
    当红袖知道邀请者是戚长征时,明知牵涉到江湖争斗.仍立时推了所有约会,欣然
答应,姑娘的心意.自是昭然若揭。
    这时小半道人来到他旁.神情轻松自若。
    戚长征对他极具好感,笑道:“若不告诉别人,谁都不知道小平你是第一次涉足青
楼,我真想看看贵派同门知道你上青楼时那脸上的表情。”小半道人淡然道:“我既不
是来嫖妓,只要间心无愧,那管别人想什么?”顿了顿道:“老戚你知否不舍道兄还了
俗,这事轰动非常呢?”戚长征点头道:“不舍确是一名汉子,敢作敢为,你若遇上能
令你动了凡心的娇娆,会否学他那样?”小平道人失笑道:“亏你可向我说出这种话来,
小道半途出家,遁入道门,绝非为了逃避什么,而是真的觉得尘世无可恋栈。可恨又未
能进窥天道。所以才拣一两件有意义的事混混日子。总好过虚度此生。”戚长征特别欣
赏他毫不骄揉造作的风格,闻言笑道:“你比我强多了,起码知道什么是有意义的事,
对我来说,生命就像今晚的盛宴,你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人和事,只知道能热闹一场,不
会沉闷就够了。”小半道人嘿笑道:“我却没有你那么乐观,方夜羽那方面或者非常热
闹,但我们则只可能是冷清寥落,甘心为某一理想来送死的人愈来愈少了。”戚长征从
容道:“有你和尚亭两人便够了。”小半道人呵呵笑了起来,点头道:“说得好:说得
好!”按着压低声音道:“想不到尚亭如此豪气干云,使我对他大为改观。”罢说曹操,
曹操就到。
    尚亭神色凝重步进厅内.来到两人身旁低声道:“我们隔邻的厅子给人订了,你们
猜那是谁?”戚长征和小半对望一眼,都想不到是谁人有此凑热闹的闲与。尤其他们都
知道尚亭把楼内所有预定的酒席均取消了,亦不会接待任何客人,为何此人竟能使尚亭
无法拒绝呢?
    尚亭叹了一口气道:“是黑榜高手“矛铲双飞”展羽。他订了十个座位的酒席,唉:
他这一手把事情弄得更复杂了。”戚长征待要说话.一个女子的声音由街上传上来道:
“长征!”戚长征闻声剧震,往高墙外的行人道处望过去,不能置信地看着车上街中,
正含笑抬头看着他的一对男女。
    戚长征喜出望外叫道:“天呀:竟然是你们来了!”旋风般冲往楼下去,迎了两人
上来。
    小平道人和尚亭都不知来者是谁,不过看戚长征的样子,便知是非同小可的人物。
    戚长征欢天喜地得像个小孩子般陪着两人上来。
    小平和尚亭见那女的长得娇娆动人,男的则瘦削笔挺,双目像刀般锐利,忙迎了上
去。
    戚长征压低声音向两人介绍道:“这位是封寒前辈,长征的恩人,另一位是长征视
之为亲姊的干虹青小姐。”小半和尚亭一听大喜过望,有“左手刀”封寒这个级数的高
手来助阵,就若多了千军万马那么样。
    戚长征又介绍了小平和尚亭两人。
    封寒微一点头,算是招呼过了。
    干虹青则亲切地向他们还礼。
    两人素知封寒为人冷傲,丝毫不以为杵。
    说真的,只要他有来帮手,骂他们两句都不紧要。
    戚长征把封干两人请往上座,他们三人才坐下来。
    干虹青笑道:“长征现在成了天下瞩目的人,连踢了里赤媚一脚的韩柏和风行烈两
人的锋头亦及不上你。嘻:这都是听回来的。”戚长征道:“你们是刚到还是来了有一
段时间?”封寒露出一丝笑意,赞许道:“你们竟懂得利用官府的力量,破了方夜羽对
长沙府的封锁网,确是了得。昨天我们在黄兰市得知你确在长沙府的消息,立即赶来,
以为还须一番恶斗,才可见到你,岂知遇上的都是官兵,想找个方夜羽的喽罗看看都没
有。”这样说,自是刚刚抵步。
    干虹青接口笑道:“进城后才好笑,原来长征竟公然在妓楼设宴待敌,于是立即来
寻你,真好:我们终于见到你了。除我之外,我从未见过封寒对人有那么好的。”戚长
征正要说一番表示感激的肺腑之言,封寒先发制人道:“不要说多废话,这么动人的青
楼晚宴,怎可没有我封寒的份儿,就算长征是一个封某不认识的人,我也会来呢!”小
半道人和尚亭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对这黑榜高手那无畏的胸襟生出敬意。
    戚长征有点忸怩地试探道:“不若长征把那天兵宝刀暂交回前辈使用吧!”封寒傲
然一拍背上那把式样普通的长刀,失笑道:“只要是封寒左手使出来的刀,就叫左手刀,
什么刀都没有丝毫分别,否则我怕要和虹青返小比耕田了。”戚长征.尚亭和小平道人
一齐哄然大笑。
    忽然间,三人都轻崧了起来。
    这时寒碧翠在安排妥派内事务后赶至,一见多了封干两人,愕然道:“真的有人够
胆量来帮我们。”语出才觉不大妥当,但已没有机会改口了。
    戚长征站了起来,笑道:“碧翠不用因失言而感尴尬,这是我最尊敬的长者之一,
“左手刀”封寒前辈。”寒碧翠先是吓了一跳,旋即大喜道:“有封前辈在,真是好极。”
干虹青微嗔道:“长征:你只尊敬封寒,那我呢?”戚长征陪笑道:“碧翠过来见过青
姊,你就当她是我的亲姊吧!”一句话,化解了干虹青的咦怪。
    寒碧翠差点给戚长征气死,他对自己的亲态度就若丈夫对妻子般,教她如何下台。
无奈下向干虹青恭敬叫道:“青姊!”干虹青欢喜地道:“还不坐下来,我们肚子都饿
了,先点几个小菜来送酒好吗?”尚亭忙召来手下,吩咐下去。
    干虹青向寒碧翠笑道:“寒掌门要小心长征那张甜嘴,可以把人哄得团团乱转的。”
    寒碧翠赧然一笑道:“碧翠早尝过那滋味了。”说完风情万种地横了戚长征一眼。
    众人开扰大笑起来。
    戚长征更是心中甜丝丝的,他的人就像他的刀,有种霸道的味儿。
    寒碧翠笑道:“我们丹清派和尚帮主的湘水帮,在长沙府的势力都是根深蒂固,在
官府里我们的人多的是,所以联结起本地富商巨贾的力量,连府台大人也不得不看我们
的脸色行事,调动官兵解去封城之厄,否则招来纵容土匪的天大罪名,保证他会人头不
保呢。”
    众人笑了起来。
    先前山雨欲来的紧张气氛一扫而空,各人都感到说不出的兴奋写意。
    尚亭和小半见对寒并非传言中那么难相处,兴致勃勃和他交谈起来。
    干虹青乘机低声问戚长征道:“柔晶呢?”戚长征忙作出解释。
    这时有人来报,风行烈和双修公王来见戚长征。
    戚长征大喜跳了起来,冲了出去。
    干虹青向寒碧翠摇头笑道:“他是个永远长不大的野孩子,寒掌门须好好管教他。”
    寒碧翠羞红着脸道:“青姊唤我作碧翠吧,尚帮主和小半道长亦这样叫好了,否则
长征会恼我的。”同时心中暗叹一声:这样的话竟会心甘情愿说出口来,当足自己是他
的妻子。
    “叮!”四个酒杯碰在一起。
    在舱厅里,韩柏,范良极、陈令方和谢廷石四人围坐小桌,举杯互贺。
    酒过三巡,肴上数度后,恃席的婢女退出厅外,只剩下四人在空广的舱里。
    谢廷石向韩柏道:“专使大人,朝廷今次对专使来京,非常重视,皇上曾几次问起
专使的情况,显是关心得很。”韩柏正想着刚才透窗看着盈散花和秀色上岸离去的断魂
情景,闻言“嗯”了一声,心神一时仍未转回来。
    范良极道:“贵皇关心的怕是那八株灵参吧?”谢廷石干笑两声,忽压低声音道:
“本官想问一个问题,纯是好奇而已。”陈令方笑道:“现在是自家人了,谢大人请畅
所欲言。”谢廷石脸上掠过不自然的神色,道:“下官想知道万年灵参对延年益寿,是
否真的有奇效。”陈今方与范良极对望一眼,均想到这两句话是谢廷石为燕王棣问的,
这亦可看出燕王棣此人对皇位仍有觊觎之心,因为他必须等朱元璋死后,才有机会争夺
皇位,所以他肯定是最关心朱元璋寿命的人。
    韩柏见谢廷石的眼光只向着自己,收回对盈秀两女的遐思.顺口胡诌道:“当然是
功效神奇,吃了后连秃头亦可长出发来,白发可以变黑,男的会雄风大振,女的回复青
春,总之好处多多,难以尽述。”谢廷石呆了一呆,道:“难怪贵国正德王年过七十,
仍这么龙精虎猛,原来是得灵参之力。”韩范陈三人猛地出了一身冷汗,事缘他们对高
句丽正德王的近况一无所知,幸好撞对了,唯有唯唯诺诺,搪塞过去。
    谢廷石得知灵参的“功效”后,显是添了心事,喝了两口酒后才道:“楞大统领和
白芳华那晚前来赴宴,都大不寻当,故我以飞鸽传书,嘱京中朋友加以调查,总有了点
眉目。”
    三人齐齐动容,谢廷石的京中友人.不用说就是燕王棣,以他的身份,在朝中深具
影响力,得到的消息自然有一定的斤两。
    韩柏最关心白芳华,问道:“那白姑娘究竟与朝中何人关系密切呢?”谢廷石大有
深意的看着韩柏,笑道:“专使大人的风流手段,下官真要向你学习学习,不但白姑娘
对你另眼相看,又有两位绝色美女上船陪了专使一夜,据闻除三位夫人外,船上尚有一
位美若天仙的姑娘,真的教下官艳羡不已。”三人见他离说得轻描淡写,但都知道他在
探听盈散花、秀色和秦梦瑶的底细。
    范良极嘿嘿一笑道:“刚才离去那两位姑娘,是主婢关系,那小姐更是贵国江湖上
的着名美女,叫‘花花艳后’盈散花,她到船上来,并非什么好事,只是在打灵参的主
意,后来见专使和我武功高强,才知难而退,给我们赶了下船,这等小事,原本并不打
算让大人担心的。”谢廷石其实早知两女中有个是盈散花,与他同来的四名手下。都是
出身江湖的好手,由燕王棣调来助他应付此行任务,对江湖的事自然了若括掌。
    盈散花如此着名的美女,怎瞒得过他们的耳目。范良极如此坦白道来,反释了他心
中的怀疑。由此亦可看出范良极的老到。
    至于秦梦瑶则一向低调,行踪飘忽,他那四名手下都摸不清她是谁。尤其秦梦瑶巳
到了精华内敛的境界,除了浪翻云庞斑之辈,凭外表观察,谁都看不出这素雅淡,似是
弱质纤纤的绝世美女,竟是天下有数的高手,更不要说她是慈航静齐三百年来首次踏足
尘世的仙子。
    范良极当然知道谢廷石想韩柏亲自答他,却怕韩柏说错话,神秘一笑道:“我们专
使今次到贵国来,当然为修好帮交,但还有另一使命。嘿:因为朴专使的尊大人朴老爹,
最欢喜中原女子,所以千叮万嘱专使至紧要搜寻十个八个贵国美女回去。嘻:请大人明
白啦。”
    话虽说了一大番,却避过了直接谈及秦梦瑶。
    谢廷石恍然道:“难怪专使和侍卫长不时到岸上去,原来有此目的。”韩柏心切想
知道白芳华的事,催道:“请大人还未说白姑娘的事呵!”谢廷石向陈令方道:“陈公
离京大久.所以连这人尽皆知的事也不知道。”再转向韩柏道:“与白姑娘关系密切的
人是敝国开国大臣,现被封为威义王的虚若无。江湖中人都称他作鬼王,他的威义王府
就是鬼王府,这名字有点恐怖吧!”韩范陈三人心中一震,想不到白芳华竟是鬼王虚若
无的人,难怪要和楞严抬台。
    谢廷石放低声音道:“若我们没有看错,白芳华乃威义王的情妇,这事非常秘密,
知道的人没有多少个。”三人吓了一跳,脸脸相觑。
    谢廷石故意点出白芳华和虚若无的关系,完全是一番好意.不愿韩柏节外生枝,成
为虚若无这名臣领袖的情敌,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回事。
    韩柏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暗恨白芳华在玩弄自己的感情,随口问道:“楞大统领为
何又会特来赴宴呢?”谢廷石道:“大统领离京来此,主要是和胡节将军商议对付黑道
强徒的事。那晚来赴宴可能是顺带的吧:应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三人一听,都安下
心来,因为谢廷石若知楞严是因怀疑他们的身份,特来试探,说不定会心中起疑。
    气氛至此大为融洽。
    又敬了两巡酒后,谢廷石诚恳地道:“三位莫要笑我,下官一生在官场打滚。从来
都是尔虞我诈,不知如何与专使和侍卫长长两位大人却一见如故,生出肝胆相照的感觉,
这不但因为两位大人救了下官的性命,最主要是两位全无官场的架子和习气。使下官生
出结交之心。”又同陈令方道:“像陈公也像变了另一个人般,和我以前认识的他截然
不同,陈公请恕我直言。”三人心内都大感尴尬,因为事实上他们一直在瞒骗对方。
    陈令方迫出笑声,呵呵道:“谢大人的眼光真锐利,老夫和专使及侍卫长相处后.
确是变了很多,来:让我们喝一杯,预祝合作成功。”气氛转趋真诚热烈下,四只杯子
又在一起。
    韩柏一口气把杯中美酒喝掉,正暗自欣赏自己训练出来的酒量,范良极取出烟尝烟
丝,咕噜吸着,同谢廷石道:“今次我们到京师去见贵皇上,除了献上灵参,更为了敝
国的防务问题,谢大人熟悉朝中情况,可否提点一二,使我们有些许心理准备。”谢廷
石拍胸道:“下官自会尽吐所知,不过眼下我有个提议……嘿!”陈令方见他欲言又止,
道:“谢大人有话请说。”范韩两人均奇怪地瞧着他,不知他有何提议。
    谢廷石干咳一声,看了陈令方一眼,才向斡范两人道:“我这大胆的想法是因刚才
陈公一句“自家人”而起,又见专使和侍卫长两位大人亲若兄弟,忽发奇想,不若我们
四人结拜为兄弟,岂非天大美事。”三人心中恍然。
    罢才还为骗了这和他们“肝胆相照”的谢廷石而不安,岂知不旋踵这人立即露出狐
狸尾巴,原来只为了招纳他们,才大说好话.好使他们与他站在燕王棣的同一阵线上。
    事实上谢廷石身为边疆大臣,身份显赫,绝非“高攀”他们。而他亦看出陈令方因
与楞严关系恶化,变成无党无派的人,自然成了燕王棣想结纳的人选。
    至于韩范两人当得来华使节,自是在高句丽大有影响力之人,与他们结成兄弟,对
他谢廷石实有百利而无一害。
    韩柏正要拒绝,给范良桓在台底踢了一脚后,忙呵呵笑道:“这提议好极了!”当
下四人各棋鬼胎。使人来香烛,结拜为“兄弟”。
    范良极今次想不认老也不行,成了老大,之下是陈令方和谢廷石,最小的当然是韩
柏。
    四人再入座后,谢廷石道:“三位义兄义弟,为了免去外人闲言,今次我们结拜的
事还是秘密点好。”三人正中下怀。自是不迭点头答应。
    谢廷石态度更是亲切,道:“横竖到京后难得有这样的清闲,不若让兄弟我详述当
今朝廷的形势。”韩范陈三人交换了个眼色,都知道谢廷石和他们结拜为兄弟,内中情
由大不简单,这刻就是要大逞口舌,为某一目的说服他们。
    范良极笑道:“我有的是时间。不过四弟若不早点上去陪伴娇妻们,恐怕会有苦头
吃了。”韩柏被他叫得全身毛孔竖得笔挺,叹道:“三哥长话短说吧:我那四只老虎确
不是好应付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