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4卷)
第四章 再作突破

    韩柏随着左诗,到了柔柔房内。
    朝霞和柔柔关切地围了上来,分两边挽着他手臂。
    柔柔不忿道:“范大哥把整件事告诉我们了,哼:这两个妖女真是卑鄙,竟利用夫
君的好心肠把你骗倒。”一向善良怕事的朝霞亦不平地道:“这两个妖女如此可恶,看
看老天爷将来怎样整治她们。”左诗转过身来,织手缠上韩拍的脖子,身体主动贴上去,
更吻了鞋柏一口,无限爱怜地道:“柏弟弟:我们愿为你做任何事,只要能使你回复信
心和斗志。”韩柏则两手左右伸展,按着柔柔和朝霞的蛮腰,深感艳福无边之乐,信心
陡增。暗忖浪大侠说得对,自己的意志的确范弱了点,例如硬充英雄答应了秦梦瑶不动
她,但多看两眼,便立即反梅,正是意志不够坚强的表现。现在稍受挫折,便像一贼不
振的样子,怎算男子汉大丈夫。
    三女见他默言不语,暗自吃惊.以为它真的颓不能与,交换了个眼色后,左诗道:
“柏弟弟,不若上床休息一下,又或浸个热水浴,再让我们为你槌骨松筋好吗?”韩柏
一听大喜,却不露在脸上,故意愁眉苦脸道:“一个人睡觉有什么味儿?”左诗项道:
“怎会是一个人睡,我们三姊妹一起陪你。难道还会要你受冷落吗。”韩柏试采道:
“真的不会受冷落吗?”三女终听出他语里的深意,反欢喜起来,无论他如何使坏,总
好过垂头丧气的颓样儿。
    柔柔“噗嗤”笑道:“你想我们怎样,即管说出来吧:现在谁敢不迁就你?”朝霞
道:“不要整天和范大哥唱对台了,他对你不知多么好呢。千叮万叮要我们哄你高兴,
所以我们全听你的了。”韩柏乐得喜翻了心,向左诗道:“哈:那真好极了,诗姊:你
先脱清光给我看看,然后是朝霞和柔柔。”左诗俏脸飞红,俏脸埋在他肩膀处,含羞道:
“到帐内人家才脱可以吗?求求你吧:好夫君。”韩柏哈哈大笑,心中又充盈着信念和
生机,正要继续迫左诗.好看她欲拒退迎的羞态。
    敲门壁响起。
    盈散花的声音传入来道:“专使大人是否在房里?”三女俏脸只得寒若冰雪。
    柔柔冷冷道:“专使大人确在这里,但却没有时闲去理没有关系的闲人。”盈散花
娇笑道:“这位姊姊凶得很呢:定是对散花有所误解了,散花可否进来赌个不是,恭聆
姊姊的训诲。”左诗听得气涌心头,怒道:“谁有空教你怎样做好人,若想见我们的大
君,先给我们打一顿吧:”盈散花幽幽道:“散花的身子弱得很,姊姊可否将就点,只
用戒尺打打手心算了。”三女脸脸相觑,遗才明白遇上了个女无赖。
    韩柏知道斗起口来,三女联阵亦不是盈散花的对手,失笑道:“姑奶奶不要扮可怜
兮兮了,有事便演进来,没屁便不要放。”盈散花推门而入,同三女盈盈一福,恭谨地
道:“三位姊姊在上,请受小妹一礼。”韩柏放开三女,喝道:“快给三位姊姊和本专
使斟茶认错。
    ”左诗冷哼道:“这杯茶休想我喝:”不满地瞪了韩柏一眼。
    盈散花甜甜一笑,向韩柏道:“待三位姊姊气消了,散花再斟茶赔礼巴:”三女虽
对她全无好感,可是见地生得美饱如花,笑意盈盈,兼又执礼甚恭,亦很难生出恶感。
适才明白为何连干拍和范良极这对难兄难弟也拿她没法。…还是柔柔深懂斗争之道:
“你人都进来了,还装什么神弄什么鬼,有事便说出来吧:”
    盈散花风情万种横了韩柏一眼,通:“现在这条船顺风顺水,我看明天午后便可抵
达京师,所以特来找大人商量一下,看看给我们两姊妹安排个什么身份,以免到时交待
不了。”就在她说这番话的同时,浪翻云的声音又快又急地在韩柏耳旁响起道:“秀色
和盈散花先后借故来见你,就是要观察你魔功减退的程度,所以你若能骗得她们认为你
的庹功再无威胁,秀色就会主动在床上和你再斗一场,若能反制你的心坤,你对它的心
锁便自动瓦解。她亦可回复“女心功”,小弟!不用我教你也知道应怎办吧?”他说的
最后一个字,恰与盈散花最后一个字同步,其妙若天成处,教人咋舌。浪翻云如此小心
其冀,亦可见他不敢小觑盈散花。
    韩柏福至心灵,眼中故意露出颓然无奈之色,勉强一笑道:“那你们想仍做什么身
份?”-一直没有作声的朝霞寒着脸道:“你们休想做她的夫人,假的也不行。”盈散花
笑道:“我们姊妹那敢有此奢望,不若这样吧:就把我们当作是高句丽来的女子,是高
句丽皇献给朱元璋作妃子的袒物。”范良极的声音在韩柏耳内响起道:“小心:她们是
想刺杀朱元璋。”韩柏亦是心中懔然,断道:“不行:兰致远等早知道我们遣使节团有
多少褛物,退开列了清单,怎会忽地多了两件出来,所以万不可以。”盈散花深望他一
眼。
    韩柏又装了个虚怯的表情。
    盈散花得意地一阵娇笑道:“任何事情总有解决的方法。现在还有一天半的时间,
专使好好的想想吧:散花不敢警扰专使和三位夫人了。”韩柏再露颓然之色,挥手道:
“快给我滚:”走到门旁,又同过头来道:“咦:专使退有一位夫人到那里去了?”盈
散花不以为忤,千娇百媚一笑后,才从容离去。
    三女发觉了韩拍的异样,目光集中到他脸上。
    韩柏听得盈散花远去后,像变了个人似的跳到左诗面前,伸手便为她解衣,兴高采
烈道:“快:趁秀色妖女来找我前,我们先快活一番:”韩柏舒适地挨枕而坐。
    三女睡被内,熟睡的脸容带着甜蜜满足的笑意,看来正做着美梦。
    韩拍的信心已差不多全回复过来,最主要是因与秀色即将举行的“决战”,刺激起
他庹种里由赤尊信而来的坚毅卓绝的意志。
    可是他仍未能达到受挫前的境界。
    秦梦瑶的声音在门外咎起道:“韩柏:梦琨可以进来吗?”韩柏喜得跳了起来.揭
怅下床,才发觅自己身无寸琪,暗忖和秦梦瑶迟早是夫妻,这有什么大不了.昂然拉开
门栓,把门敞开。
    秦梦瑶俏立门外,还末看清楚,给他一把搂个满怀,再抱了起来。
    后脚一仰,踢得房门“碰”一声关上.又顺手下了门栓,才抱着似是驯服的秦梦遥
到靠窗的椅子坐下。让她坐在腿上。
    秦梦瑶白他一眼,伸手搭着他的脖子,依然是那个恬静消雅的样儿。
    韩柏回复了挑逗侵犯它的心志和脍量,有恃无恐地嘟起嘴道:“你的心嘴呢:”秦
梦璃看着随意拂在地上的衣物、又瞌见帐内三女烟笼方药般睡姿,韩柏的赤裸身体和他
正在自己背上爱抚着手掌更不斯传来烫人的灼热感,终于俏脸一红,送上香吻。
    韩柏像久旱逢甘露般吸着。
    一道悠长的真气,由秦梦瑶缓缓注进他体内。
    说不韩柏心中一动,忙运起无想十式,瞬那间心神空灵通透,又幻变无穷,说不出
的舒服自在。
    他又把体内真气与秦梦瑶的真气交融,回输到她体内。
    如此循环往复,不片晌秦梦璃的身体熬了起来,娇躯更主动靠贴过来,玉手紧缠他
肩膊。
    韩柏一对大手忍不住由秦梦遥的玉背移到身前。
    秦梦瑶勉力振起意志,推开了他的脸,让四片层皮分了开来,却没有阻止他不肯罢
休的轻薄,红着脸轻轻叹息道:“你停一停可以吗?”韩柏一手褛着她,另一手按在她
腿上,嬉皮笑捡道:“我又破了你的剑心通明了。”秦梦瑶秀目内洋溢着剪不斯的深情。
微笑道:“梦瑶是心甘情愿在这时刻过来让你使坏,免得你因梦瑶而进一步挫弱了信心,
在与秀色的对阵上招致败绩。”韩柏由衷道:“你也像浪大侠般看穿了她们的心意。”
顿了顿叹道:“若她们真的想行刺朱元璋,就教人头痛了。”秦梦瑶瞪他一眼适:“人
家说的你就信吗?”韩柏愕了愕,恍然道:“我和老范都是糊涂透顶,以盈妖女的狡猾,
怎会开出我们完全不可接受的条件,又那么容易让我们看穿她的目的,所以这定是障眼
法。”秦梦瑶见他一点便明,心生喜悦,吻了他一口道:“遣才是梦瑶的好夫君,盈散
花这手法叫开天索价,落地还钱,迟点若另有提议,那还怕我们不接受。”韩柏像全听
不到她后来的几句话,呆头鸟般瞧着秦梦瑶道:“你刚正唤我作什么?”秦梦瑶有好气
没好气道:“休想梦瑶再说一吹,我的好夫君。”说完泛起个佻皮之极的动人笑容。
    韩柏心叫我的蚂呀:秦梦瑶这仙子竟可变得如此冶艳迷人.记起了一事道:“奥:
我有些好东西给你看:”秦梦瑶微笑道:“那些春画吗?唔:现在还不成,因为你仍未
能把我真个收伏得服帖,到你连盈散花都收抬掉,我看就差不多了。”韩柏尴尬地道:
“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秦梦瑶“噗嗤”笑道:“现在整艘船上的人都处在一种非
常微妙复杂的奇怪关系襄,两位大哥因关切你魔种的进展,所以无时无刻不在留意你,
好作提点,当然!这样做亦是为了梦瑶的伤势。”接着娇媚地白他一眼道:“至于梦瑶
嘛:更把所有心神全放在你身上,好让自己对你愈陷愈深,不要以为这是强自为之,而
是梦瑶真的欢喜这样做。”韩柏喜翻了心,闪缩地问适,“嘿……那……那当我和三位
姊姊共赴巫山时,你是否也在注意聆听着?“秦梦璐若无其事点头道:“当然:”秦柏
想不到她如此坦白,愕然道:“那你有否动情?”秦梦瑶叹道:“对不起:我虽有点感
觉,但离动情尚远,唉:梦瑶二十年来的清修,岂是那么容易破掉的?韩柏你要努力啊:
梦瑶把自己全交给你了。当我忍不住向你求欢时,就是那关键时刻的来临了。”韩柏心
中一热,涌起豪情,傲然道:“梦瑶放心吧:终有一天我可使你全心全意地苦求渴望着
我的真爱。”秦梦瑶心中欣悦,她在这时刻过来,就是要以种种手段,激起他的魔性,
使他回复信心,所以方任由他的大手放恣。
    她微笑着收回接着韩柏脖子的左手,情不自禁地在韩柏充满肌肉美感的胸膛温柔地
怃着,心想:它的身体真是具有强大的诱惑性和魅力,难怪每一个和他有合体之缘的女
子都不能自拔,连自己亦感到爱不释手,将来和他合体交欢时,那感觉想必非常美炒。
    而且他的身体和魔种结合后,体质剧变,每寸肌肉都蕴藏着爆炸性的力量,当他和
异性交合时,便会自然发放出来,让对手的肌肤吸收进去.进一步加强了肉体接触的感
觉;恐怕以自己坚定的道心,亦会为此进入如痴如狂的状态里,那时自己仍能和他保持
澄明相对吗?
    天下间亦只有秦梦瑶能以这么超然的理性,去分析韩柏对它的影智,换了左诗等这
时早意乱情迷了。
    韩柏给她摸得灵魂似若离窍游荡,舒服得呻吟道:“求求你不要停下来,最好摸下
一点。”秦梦瑶失笑道:“没有时间了:”韩柏一震醒来,眼中奇光边射,点头道:
“是的:秀色正往这里来,让我去应付她。”轻吻了秦梦瑶的脸蛋,在她耳旁道:“不
管你愿不愿意,下次我定要采手进你衣服里放肆一番。”秦梦瑶回吻了他,微笑地道:
“真高兴你回复了本色,不过我是不会那么容易投降的,你要以真正的本领来收伏我,
千万不要忘记这点。”秀色来到韩柏所在的房门的门前,正要敲门。
    韩柏推门而出,一副无精打彩的模样。
    秀色心中一片惘然。
    她是否真要依从花姊的话,把这兼具善良真率和狂放不抵种种特质的男子以女心法
彻底毁掉,使他永远沉沦欲海呢。它是第一个使她在肉体交合时生出爱意的男人,从而
使她觉得这也可能是使她得到正常男女爱恋的唯一机会。
    唉!韩柏装作魔功减退至连她到了门外都不知道的地步,吓了一跳道:“你……你
在等我吗?”秀色一咬银牙,幽怨地自了他一眼,轻轻道:“人家是特地过来找你,你
这负心人为何迟迟理也不理秀色。”韩柏目光溜过它的酥胸蛮腰长腿,不用装假也射出
意乱情迷的神色,吞了口涎沫,暗忖这秀色不扮男装时,直比得上盈散花,和她上床确
是人间乐事。
    秀色见他色迷迷的样子,心中一阵憎厌.暗道:“罢了:这只不过是另一只色鬼,
还犹豫什么?”脸上露出个甜蜜的笑容,嗅道:“你在看什么?”她表面上叫对方不要
看,其实却更提醒对方可大饱眼福。
    韩柏感到她身体轻轻摆动了两下,胸脯的起伏更急促了,登时欲火上忡,知道对方
正全力向自己施展女心功,暗下好笑,谁才是猎物,到最后方可见分晓呢。口上却忿然
道:“你骗得我还不够吗?”秀色两眼采芒闪闪,挂出个幽怨不胜的表情,然后垂头道:
“人家是想跟在你身旁,遗才不得已和花姊合作,揭破你的身份,人家的心是全向着你
的呵:”这几句话真真假假,天衣无缝,若非韩柏早得浪翻云秦梦瑶提点,定会信以为
页。
    韩柏心中暗惊,这妖女每一个表情,都是那么扣人心弦.先前为何没有发觉.可知
自己的魔功确减退了,所以容易受到她女心功的影响,这一次绝不可掉以轻心。
    这时长廊静悄无人,有关人等都故意避了起来,让这对敌友与爱恨难分的男女以最
奇异的方式一决雄雌。
    韩柏装作急色地一把拉起她的手,往隔邻的专使房走去。
    秀色惊叫道:“不:”韩柏暗笑她的造作,猛力一拉,扯得她差点撞到他身上。
    他推门拥了她进去,关上门栓.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往床上抛去。
    秀色一声娇呼,跌在床上,就那样仰卧着,闭上美目,一腿屈起,两手软弱地放在
两侧,使急剧起伏的胸脯更为诱人。
    韩柏看着她脸上的潮红,暗谊这确是媚骨天生的尤物,难怪能入选为闽北女门的唯
一传人。
    韩柏拉起秀色的玉手,握在掌心里微笑道:“告诉我,假设我征服了你,是否会对
你做成伤害?”秀色一震,在床上把俏脸转往韩柏,睁开美目.骇然道:“你刚才原来
是故意扮作魔功大减来肝我和花姊的。”韩相对它的敏锐大感讶异,点头道:“女小宝,
果然厉害,乖乖的快告诉我答案。”秀色闭上美目,眼角泄出了一滴晶莹的泪珠,轻轻
道:“若我告诉你会被去了我的女小宝,你是否肯放过我呢?”韩柏心知肚明她正向他
施展蛇女小宝,却不揭破,一叹道:“只看见追颗泪珠,我便肯为你做任何事了:”秀
色欢喜地坐了起来,挨到他身旁,伸手楼着它的宽眉,把头枕在他眉上,道:“想不到
世上有你这种好人。告诉秀色,为何你肯这样待我?”韩柏淡然道:“因为当你刚才睁
眼肴到我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那刹那,我感到你心中真挚的欣喜,才知道你原来已爱上
了我,所以才会因我功力减退而失落,因我复元而雀跃。”秀色剧震了一下,倘脸神色
欢爱后才叹道:“我败了:也把自己彻底输了给你,教我如何向花姊交代呢?”韩柏心
道你那有败了,你正不住运转小宝来对付我,还以为我的魔种感应不到,哼:我定要教
你彻底投降。
    他奇兵突出地一笑道:“胜败未分,何须交代,来:让我先吻一口,看你小小的女
心法,能否胜过魔门至高无上。当今之世甚或古往今来,只有我和庞斑才练成了的道心
种魔大泳。”范良极的传昔进入它的耳内适:“好小子,真有你的。”秀色当然听不到
范良极的话,闻言不由沉思起来。
    是的!无论蛇女大法如何厉害,只是魔门大道里一个小支流,比起连魔门里历代出
类拔萃之辈除他韩拍和庞斑二人外从无人练成的种魔大法.可说是太阳舆萤光之比,自
己能凭什么胜过复元后的韩柏,而且自己先做了一吹,否则现在也不会缚手缚脚,陷于
完全被动的境地里。
    韩相的每一句话都今她感到招架乏力。
    明知对方蓄意摧毁自己的意志和信心,亦全无方法扭转遣局势。
    她和盈散花都低估了对方。
    亦是因胜利而冲昏了头脑。
    她忽地生出愿意投降的感觉。韩相反褛着她,踢掉鞋子,将她压倒床上,温柔地吻
着它的朱唇,一对手轻轻为她解带宽衣。
    韩柏离开了它的香唇.细意欣赏着身下的美女,但见她轮廓秀丽、眉目如画,真的
是绝色的美人胚子,不过她最动人的地方,并非她的俏脸,而是她藏在骨子襄的骚动和
媚态。
    她的女心法亦非常高明,丝毫不使人感到淫猥,但往往一些不经意的小动作,却能
使人心神全被她俘虏过去。
    她最懂利用那对白嫩纤美的玉手,例如轻抚胸口。叉成像现在般紧抓着床褥,那种
诱惑性感使人难以抵挡。
    不过他身具魔种,根本无须学那些清修之士般加以挡拒,反可以因这些刺激使魔功
大增,故可任意享用,而非压抑。
    这亦正是魔道之别。
    道家讲求精修,贞元被视为最宝贵的东西,故要戒绝六欲七情,用尽一切方法保持
元气,方能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裨辽虚。所谓“顺出生人,逆回成仙”。练武者虽
不是个个要成仙,但内功与人的精气有关.却是个千古不移的道理。所以白道中人对男
女采补之道最是深痛恶绝,因为那全是魔门损人利己之法。
    道心种魔大法却是魔门的最高心法,女术的损人利己对它全不派上用场。所以连比
秀色更高明的花解语最后亦得向韩柏投降。就是因为先天上种魔大法根本不怕任何魔门
功法。
    故而韩柏一日一恢复魔功,秀色只有任他宰割的份儿。
    秀色檀口微张,有少许紧张地呼吸着。那种诱惑力,绝非任何笔墨能形容其万一这
时她心中想到的,不是如何去战胜韩柏.而是自己漂零的身世。
    记起了当年父亲把她母女抛弃,后来母亲病死街头,自己则给恶棍强暴后买入妓寨
的凄凉往事,若非得恩师搭救,傅以文心功,自己会是怎么样子呢?她从未试过和男人
在床上时,会想起这些久被蓄意淡忘了的悲惨往事。
    韩柏正坐了起来,脱掉最后一件衣物,忽见秀色热泪满脸,讶然道:“为何你会忽
然动了真倩呢?这比之任何女心法更使我心动。”秀色凄然道:“但愿我能知道自己正
干着什么蠢事:”一指戳在韩柏胁下。
    韩柏身子一软,反被秀色的裸体压在身下。
    心中叫苦,想不到她竟有此一着。
    秀色的手指雨点般落到他身上,指尖把一道道令人酥麻的真气传进他体内,好半晌
才软了下来,额角隐见汗珠,可知刚才的指法极耗它的页元。
    她从他身上翻了下来,变成由身侧褛着他,在他身旁轻柔地道:“我来前曾在花姊
前立下毒誓,要全力对付你,把你置于我们控制下,所以我虽然动了真情,亦不得不对
你施展最后的手段,若仍败了给你,花姊亦无话可说了。”韩柏忽又回复活动的能力,
坐了起来奇道:“你究竟对我施了什么手法?”秀色陪着他生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往
后微仰,把玲珑浮突的曲线表露无逍,甜甜一笑适:“我最少懂得数十种厉害之极的催
情手法,但都及不上刚才的“仙心动”厉害,你试过便明的了。”韩柏大喜道:“居然
有这种宝贝指法,快让我尝尝个中滋味。”秀色大感愕然,本以为韩相会勃然大怒,岂
知却是如此反应。
    原来这“仙心动”催情法,、乃蛇女门里最高明的催倩功法,诡异非常,并不宜接
催动对方的佰欲,而最“借情生欲”。只要对方动气或动情,不论是发怒、忧伤又或怜
悯都会转化成欲火,但只限于负面的情绪,若是像韩柏现在的欣喜,只能喜上添喜,不
会产生催情作用的。
    任何人若忽然给秀色如此制着施法,必然会震怒非常,于是便堕入谷中,像韩柏眼
前如此反应,确是千古未有。
    韩柏褛着她香了一口脸蛋,催道:“快让我来一尝滋味:”他想到的当然是秦梦瑶。
    秀色娥眉道:“我如此暗算你,你不恼秀色吗?”韩柏道:“这么好的玩意,为何
要恼你,不过看来这指法亦不见得怎样,我虽有情欲的要求,却没有不能自制的情况出
现。”秀色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一点不爱你,才狼心对你施展这手法,说是催情手
法,只是骗你吧了|.这指法真正作用是使你以后雄风难振,而秀色亦能从你的魔掌脱
身出来,回复自由。”韩柏失声道:“什么?”一股怒火刚升起来,忽地浑浑荡荡,欲
火熊熊烧起。
    它的怒火主要是因秦梦瑶而起,若雄风不再,怎还能为她疗伤。
    现在欲火突盛,又不禁心生疑惧,不知是否合因过度亢苦,致去其元,以后受成个
没有用的男人。
    这些负面的情绪涌来,欲火“轰”的一声冲上脑际。
    迷糊中给秀色按倒床上.秀被盖在身上,她光滑灼热的身体。钻入被窝襄,把他褛
个结实。
    被内的气温立时剧升。
    女心法里最厉害的武器就是施法者动人的肉体。
    现在秀色对付韩拍的方法,是蛇女“私房秘术”里“六法八式”中的第一法“被浪
藏春”,利用被窝里密封的空间,由皮肤放出媚气,渗入对方身内,就算铁石心肠的人
也抵不住那引诱。
    滑腻香软的肉体不住在温热的被窝里对韩柏摩揩擦。
    韩柏本已是情欲高张,那堪刺激,一声狂嘶,翻身把这美女压在患下。
    秀色的俏脸作出各式各样欲仙欲死的表情,每一种模样,都像火上添油般,使韩柏
不住往亢奋的极峰攀上去。
    韩柏到此刻才真正感受到秀色的魔力,明白到什么才是颊倒众生的惹火尤物,床上
的秀色,比之床外的她要迷人上千百倍。
    秀色嘘气如兰,娇吟急喘,像是情动之极。
    两人忘情热吻着。
    秀色这时的热情有一半是假装出来的,暗自奇怪,为何韩柏已兴背至接近爆炸的地
步,却仍能克制着,不立即剑及履及,侵占自己呢?韩柏却是另一番光景。
    开始时他确是欲火焚身,但转眼问欲火砖化成精气,使全身充满了劲道,灵台竟愈
来愈清明。
    不要说秀色不知个中妙理,连韩柏自己亦是难明其故。
    原来韩柏魔种的初成,乃来自与花解语的交合,故根木不怕情欲。
    情欲愈强,愈能催发魔种。
    不像玄门之士,若动了情欲,元阳出,所有精修功夫便尽岸东流。
    韩柏张开眼睛,离开了她的香唇,按着从容一挺,坚强地进入她灼热痰人的肉体里。
    秀色一声狂叫,四肢缠上了他。
    一轮剧烈的动作和男女双方的呻吟急喘后,所有动作全静了下来。
    韩柏的头部仰后了点.细看着她,忽地冷冷道:“你根本不爱我,只是想害我,是
吗?
    ”秀色紧闭的美目悄悄涌出情泪.沿着脸颊流到枕上,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哭出声
来,只是猛力地摇头,抗议韩柏的指责。
    韩柏知道自己完成了浪翻云的指示,狠狠伤了她的心。在这样销魂蚀骨的交合后。
他冷酷无情的指责,分外使对方难以忍受。
    浪翻云追个击败秀色的指引,绝非无的放矢,因为秀色若非对韩柏动了真情,怎会
如此伤心。
    韩柏一把将被子掀掉,露出秀色羊脂白玉般的身体,心中涌起胜利的感觉,终于把
这妖女征服了。
    他缓缓离开它的身体,来到床旁,抬起衣服,平静地逐件穿到身上。
    秀色仍躺在床上,像失去了动作的能力。
    韩柏待要离去时。秀色唤道:,.“韩柏:”他走回床边.坐在床缘,伸出手在她
丰满的肉体游移抚摸着。
    秀色娇躯不能自制地剧烈颤抖起来,呻吟道:“你恨我吗?”韩柏收回大手,点头
道:“是的:我对你的爱一点信心也没有,试想若我要时常提防你,那还有什么乐儿P”
秀色勉力生了起来,凄然道:“你是故意伤害我,明知人家给你彻底驯服了,还硬着心
肠整人。”接着一叹道:“你应多谢秀色才对,你现在魔功大进,恐怕连花姊亦迟早臣
服在你的魅力下,为何还不相信我这失败者呢?”她这刻表现出前所禾有的谦顺温柔,
完全没有施展任何媚人的手段。
    可是韩柏并不领情,给她骗了这么多次,对她那点爱意和怜悯早消失得影综全无,
现在剩下的纯是对她动人肉体那男人本能的兴趣,真的是有欲无情,淡淡一笑道:“我
要多谢的是赤老他老人家,而不是你。否则我早成了个废人,以后都要看你两人的脸色
行事了。不过你爱怎么想,全是你的自由。”卓地立起,头也不回出房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