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4卷)
第三章 血海深仇

    “锵:”丈二红枪接了起来。
    风行烈刹那间闪过无数念头,最后决定了不往声响传来的东南方追出去道理非常简
单,安和堂并非一处没有防卫的地方,恰好相反,因他们的到,莫伯从附近调来了三十
六名好手,不分盏夜护卫他们。
    而在安和堂的四周,则另有百多人布下警戒钢,注规着所有接近该处的疑人。
    现在敌人既能无声无息地潜到安和堂内,自然是除去了其中一些岗哨,从而潜了进
来,只从这点推之,就知道对方是第一流的高手。
    假若对方针对的人是他风行烈或谷姿仙,则极可能是里赤媚和年怜丹之辈否则怎敢
前来生事。
    而再如想。若对方的目标是他风行烈,大可公开辍战,不用如此偷偷摸摸,所以对
方的猎物,必是谷姿仙无疑。
    风行烈差不多肯定了来者必是年怜丹,因他被浪翻云呈伤仍未痊愈,才要如此耍手
段,换了里赤媚,大可光明正大比进来,谁能拦得他住。
    所以风行烈听到在东南方屋管处传来的异祥,便料定只是调虎离山之计。
    风行烈楼着玲珑推门而出,来到天井里,以内劲迫出声音狂喝道:“年怜丹来了.
快保护公主:”声音传遍安和堂。
    “辟:”风行烈撞人另一屋内,由另一边门冲出。眼前长廊伸延,只要转左,就抵
达谷姿仙等所在那偏厅外凉晒药材的大天井。
    四周人声客起,显是纷纷赶往保护谷姿仙。
    风行烈心中稍安,仍不敢稍有延误,拖着小玲珑,全速往前掠去。
    两道剑光,分由两边屋顶破空而下。
    风行烈计算对方的势子速度,暗叹一声誉知道若不停下招架,给对方取得攻势先手
巾更难脱身,惟有甩手将玲珑送出去,喝道:“去保护小姐,我即刻来!”玲珑倒也精
乖,头也不回,借势子,足不沾地往前掠去。
    风行烈看也不看,丈二红枪施出“撩原枪法”三十击里的“左右生风”,枪尖先点
往左方,一触对方剑尖,枪尾立时往另一方吐去。
    “桨浆:”两声激响。
    来人分飘往风行烈前后两方。成了合围之势。
    前方的美女紫纱缸拂,检伍轻纱,正是年怜丹其中一位花妃,丰姿绰约,神秘邪艳。
    后方的花妃一身黄纱,也以轻纱罩捡,体态尤胜那紫纱花妃三分。
    两女尚未站定,已挽起剑诀,剑尖在窄小的空间里不住变换,隐隐封死了风行烈所
有进退之路。
    同一时间偏厅那方传来兵刃交掌和惨叫声。
    风行烈一见两女剑势,立时大感头痛,因两女单挑独斗,谁也不是他百招之敌,但
联合起来,要挡他一时半刻,却绝非难事。
    紫纱妃娇笑道:“公子陪我们姊妹玩一会儿吧:”风行烈心悬娇妻,那有时闲陪她
们调笑,冷哼一声.施出三十望里最凌厉的“威凌天下”,一时枪影翻滚,长江大河般
往紫纱妃潮涌过去。
    紫纱妃夷然不催,一声娇叱,掣起千重剑影,迎了土来。
    枪剑交理的“叮叮”声里,紫纱妃输亏在内力稍逊,剑势散乱。
    风行烈待要乖虚而入,背后寒气迫来。
    他心中栗然,知道身后的黄纱妃功力更高,无奈下放弃眼前良机,横移开去退出长
廊,踏足草坪,爱成脸对着两女。
    两女齐声怒叱,两把剑弹跳而起,组成一张剑网,往他罩来。
    风行烈早知对方必有联垂之术,仍猜不到能如此威力倍增,此时远处又再连绩传来
三声惨呼,显示形势非常危殆。
    风行烈猛一咬牙,人枪合一生生撞人对方剑网襄。
    紫纱妃的剑尖在风行烈右肩处画过,深几见骨,黄纱妃的剑亦狠狠在风行烈右腰擦
过,去掉了一层外皮,真是险至极点。
    但剑网亦被彻底破去,红枪在刹那的时间里,枪头枪尾分十次敲在两把剑上,把两
女杀得左支右绌。
    三人乍分倏合,变成近身搏斗,亦等若破了两女合成的剑阵,两女被迫各自为战。
    紫纱妃当长剑被风行烈格开时,另一手若地采出,五指作爪形往他胸前抓来。
    黄纱妃和紫纱妃合作已惯,立时配合攻势,舍剑不用,移往风行烈右后侧,反手一
指点往风行烈背心。
    风行烈真是愈战愈惊,想不到两女如此历害,行个险着。不理抓往胸前那一抓。扭
身一枪往武功较强那黄纱妃那一指迎去。
    紫纱女怒叱一声,因风行烈扭转了身体,变成抓在他肩膀处,暗忖这吹退不教你肩
脾骨尽碎,五指发劲运力,岂知对方眉头生出反震之力,不但抓不碎对方肩脾,反被震
得松开了手,她心中虽是骇然,仍迅速变招,手指往风行烈额角拂去,劲风飒飒。
    黄纱妃别想不到风行烈会把攻势全集中到她身上,怎敢以手指去挡对方凌厉的一枪,
无奈下往后退去。回剑守住中门。
    “当:”挡了丈二红枪一垂。
    风行烈是全力一档,她却是仓促应敌,强弱立判。
    黄纱妃握剑的手酸软无力,跟路而退。
    风行烈头顶尽力后仰,避过了紫纱妃那一拂,红枪由胁下标出,激射向紫纱妃。
    紫纱妃亦是了得,右手的剑呼一声迎头往风行烈劈来。
    这时黄纱妃剑交左手,又掠了过来。
    风行烈知道能否逃出重围,就在这刹那之间,收摄心神,将对娇妻的悬念全排出脑
外,觑准剑势,竟闪电出手,抓住了剑锋,红枪往对方小肮刺去。
    絮纱妃想不到风行烈有如此迅偌闪电、精纱绝伦的手法,一声惊呼,抽剑猛退。
    岂知这正中风行烈下傻.送出一股三气合一的怪异劲道,透剑而去。
    紫纱妃一剑抽空,劲气已透患而入,胸中如受雷击,喷出一口鲜血,自己的力道再
加上风行烈送来的劲气,断线风筝般抛跌开去。
    黄纱妃的长剑攻至。
    风行烈哈哈一笑,头也不回,往前冲去,乍看似是要对紫纱妃痛下杀手。
    黄纱妃情急之下,不硕一切全力向风行烈追击过去,岂知风行烈前扑的势子忽只成
后退,枪尾由胁下穿出,与黄纱妃的长剑绞垂在一起。
    黄纱妃像叫一声,长剑脱手。
    风行烈后脚一伸,撑在她小肮处。
    黄纱妃喷出一口鲜血,抛跌开去,这退是风行烈的脚踢偏了点,否则保证她立毙当
场。
    风行烈那敢迟疑.,全速往长廊另一端掠去,眉膀的剑伤亦无瑕理会。
    罢转入天井.立时大叫不妙。
    地上横七竖八躺了十多名大汉,或受剑伤、或被掌垂脚踢,都是一招致命。
    兵刃声从俏店另一边的后厅传来。
    风行烈街进店内,只见窗户抬椅全成碎片,地上又伏了十条身,可知状况之烈。
    他由破开了的后门掠入园襄,只见莫伯仰地上,双目睁不闭,胸前陷了下去。
    风行烈一阵侧然,这老人家终不能完成踏足故国的梦想。
    园外横遍野,看来那三十六名高手,目下应所馀无几。
    风行烈压下心中悲愤,凝起全身功力,掠过一片柳林,往斗和惨叫声传来虚奔去。
    罢出柳林,人目的情景令他睚毗欲裂。
    年怜丹的寒铁重剑,削劈飞了仅馀的两名高手,向谷姿仙谷倩莲、白素香和玲珑四
女迫去。
    四女都是钗横鬓乱,脸色苍白,嘴角逸血,均受了不轻的震伤。
    风行烈狂喝一声,踏在体问卧空地,全力一枪往年怜丹修长酒脱的背部刺去。
    年怜丹心中暗栗,估不到风行烈能如此快速从两位花妃处脱身出来。
    他本意是生擒谷姿仙,带往秘处加以淫辱,此时当机立断,俟地冲前,硬挨了谷倩
莲一下子剑和玲珑攻来的一掌.抢到谷姿仙身前.全力一剑劈在谷姿仙的长剑上。
    比倩莲的子剑眼看可透肩而入,那知年怜丹身体生出反震之力,只能画出一道浅血
痕。
    玲珑更是不济,一掌拍在对方肩侧处,竟给对方肩胛一缩一耸,反震得跌飞开去。
    比姿仙给他的寒铁重剑劈在剑上,虎口爆烈,长剑当琅堕地。
    年怜丹飞起一脚,朝她小肮踢去,誓要辣手摧花。这时风行烈的丈二红枪仍在丈许
开外。
    比倩莲则到了年怜丹后方二一步许处.不及回势。
    只剩下白素香在谷姿仙左侧处,可是她长剑早被年怜丹砸飞,欲以空掌空脚为谷姿
仙化解这一脚,真是似异想天开。
    比姿仙的势子仍未从刚才那一击回复过来.眼看命毙当场。
    自素香一声尖叫。插入年怜丹和谷姿仙之间。
    “蓬:”年偌丹那一脚踢在白素香小肮处。
    白素香七孔鲜血喷出,倒入谷姿仙怀里。
    风行烈发出一下筋天动地的狂喊,枪势在悲愤中条地攀上前所未有的巅峰,往年怜
丹击去。
    年怜丹临危不乱,一足柱地,另一足屈起一旋,回过身来,寒铁剑似拙实巧,劈在
枪头处。
    “轰:”劲气交掌声晌彻全场。
    风行烈踉跄往后倒退。
    年怜丹虽不退半步,但亦不好过,脸色持作煞白,体内气血翻腾,知道被风行烈这
挟着无跟悲愤而发的一枪,惹起了内伤,那敢久留,暗咒一声。
    冲天而起,越墙而去。
    风行烈追到墙头时,他早消失在街外的人潮里。
    背后哭声传来。
    比倩莲悲呼道:“香姊:你死得很惨。”风行烈手足冰冷,眼中射出狂烈的仇恨。
    午后的阳光透窗而入。
    围墙外隐约传来行人车马过路的声音,分外对比出室内的宁洽。
    寒碧翠裸着娇躯,伏在床上,尽显背部优美起伏的线条,幼滑而充满弹性的肌肤,
修长的双腿。
    戚长征侧挨在旁,手枕床上,托着头,另一手爱怜地摩挲着这刚把身体交给了它的
美女诱人的香背,回味着刚才地封他毫无保留的爱恋和热情。
    寒碧翠下领枕在交迭起来的玉臂上,舒服得闭上了眼睛,悄脸盈滥着云雨后的满足
和风情。
    戚长征忽问道:“为何你会打定主意不嫁人,就算嫁了人,不亦可把丹清派发扬光
大吗?”寒碧翠呻吟一声,项道:“不要停手,你摸得人家挺舒服的,再多摸一会亦不
怪你。”
    戚长征心中暗笑,女人就是这样。未发生关系前.碰半下都不可以,但当有了肉体
的接幻后,则惟恐你不碰她,那只手忙又活动起来,由刚才的纯欣赏变得愈来愈狂恣。
    爱抚终演变至不可收拍的局面。
    在第二度激情后,两人紧拥在一起。
    寒碧翠轻柔地道:“十八岁前,我从没有想过不嫁入,来向阿爹提亲的人也数不清
那么多,可是我半个都看不上眼。”戚长征道:“你的眼角生得太高吧:我才不信其中
没有配得上你的英雄汉子。”寒碧翠笑迈:“我的要求并不太高,只要他能比得上阿爹
的英雄气概,武功和智能都要在我之上,样貌当然要合我眼缘,可惜遣样的人绉没有在
我眼前出现。”戚长征哑然无语。
    寒碧翠的父亲就是丹清派上一代掌门“侠骨”寒魄,这人乃自通鼎鼎有名之士,武
功才情样貌,均是上上之选。可是六年前与“矛铲双飞”展羽决战,不幸败北身死。而
因为那是公平的比武,所以事后白道的人都找不到寻展羽晦气的借口,若是单独向展羽
挑战,却又没有多少人有那把握和胆量。
    寒碧翠像说着别人的事般平静地道:“阿爹死后,我对嫁人一事更提不起劲,为了
阻止狂蜂浪蝶再苦缠着我,亦要绝了同门师兄弟对我的痴念,于是借发扬丹清派为名,
向外宣布不含嫁人,就是如此了。”戚长征道:“你的娘亲也是江湖上着名的侠女,为
何近年从来听不到她的消息呢?”寒碧翠凄凉地道:“娘她和阿爹相爱半生,阿爹死后,
她万念俱灰。遁入空门,临行前对我说,若我觅得如意郎君,可带去让她看看。”戚长
征爱怜之念油然而生,却找不到安慰它的说话,好一含后道:“为报答碧翠你对我的恩
宠.我老戚定会提展羽的头,到外父的坟前致祭。”寒碧翠项适:“谁答应嫁你啊:”
戚长征为之愕然,暗忖自己这般肯负责任,已是大违昔日作风,她寒碧翠应欢喜辽来不
及,岂知仍是如此气人。
    一怒下意兴索素然,撑起身体,又要下床。
    寒碧翠一把紧楼着他,拉得他又伏在它的身体上,娇笑道:“你这人火气真大,寒
碧翠现在不嫁你嫁谁啊:和你开玩笑都不成吗P”戚长征喜道:“这才像话,可是你立下
的誓言怎办好呢?”心却知道自己真的爱上了她,否则为何如此易动情绪。
    寒碧翠得意地道:“当日的誓言是这样的:若我寒碧翠找不到像我父亲那么侠骨柔
肠、武功才智又胜过我的男人,我就终身不嫁。岂知等了七年,才遇到你这我打不过门
不嬴,偏又满是豪侠气概,使人倾心的黑道恶棍,你说碧翠是有幸还是不幸呢?”戚长
征大笑道:“当然是幸运之极。像我这般横情趣的男人到那里去找呢?”寒碧翠先是嗤
之以鼻,旋则神情一黯道:“可惜我们的爱情,可能只还有半天的寿命了。”戚长征正
容道:“不要那么悲观.我知道义父定会及时来助我,那时对方纵有里赤媚那级数的高
手,我们亦未必会输。”寒碧翠奇道:“谁是你的义父,为何江湖上从没有人提过?”
戚长征道:“这义父是新认的,就是“毒手”干罗。”寒碧翠一震喜道:“原来是他:
难怪你这么有信心了。”戚长征重重吻了她一口后,看到它的皮破了一小块,渗出了少
许血丝,爱怜地道:“为何这里会有损痕?是否我太用力吻你了?”寒碧翠不好意恩地
低声道:“不:是你刚才逗得人太动情了,兴奋下咬破了皮,不关你的事。”戚长征心
中一荡道:“来第三个回合好吗?”寒碧翠俏脸一红,无限娇羞道:“饶人家一次不可
以吗?”戚长征老官不客气道:“我的心想饶你,但身体却不肯答应,若戚亦是矛盾得
很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