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3卷)
第三章 道魔决战

    韩柏放开满脸红晕的秦梦瑶,迅速多吻了两口,才依依不舍往房门走去。
    秦梦瑶躺在床上,闭上美目,出奇她平静自若,唇角含着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
    韩柏推门外出,见到范良极正笑嘻嘻望着他登时无名火起,不悦道:“若你是骗我
出来,我定不放过你。”
    范良极嘿然道:“你算什么东西?我那有闲来骗你。看!”伸手在他眼前迅快扬了
一扬,又收到身后去。
    韩柏眼力何等锐利,看到是个粉红色的信封,上面似写着“朴文正大人专启”等字
样,大奇道:“怎会有人寄信给我,这处是四边不着岸的大江吧!”范良极将信塞进他
手里,同时道:“有人从一只快艇上用强弓把信缚在箭上射来,还插正你专使的房间,
显示了对船上情况的熟悉,唉:你说这是否麻烦?”
    韩柏好奇心大起,起信封,见早给人撕开了封口,愕然道:“这是指名道姓给我的
私人信件,谁那么没有私德先拆开了来看?”
    范良极怒道:“莫要给你半点颜色便当是大红大紫,你这朴文正只不过是我恩赐与
你的身分,我这专使制做者才最有资格拆这封信,再抗议就宰了你来酿酒。”
    韩柏失笑道:“你这老混蛋!”把信笺从对内抽出。
    一阵淡淡的清香钻进鼻孔里去。
    信上写道:“文正我郎,散花今晚在安庆府候驾,乘船共赴京师,双飞比翼。切记。
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韩柏一看下立时小脑大痛。
    范良极断然道:“不要理她:若她见我们受她威胁,定会得寸进尺。”
    韩柏叹道:“若她到处宣扬我们是假冒的,那怎么办才好?”
    范良极沉声道:“这叫权衡轻重,若让这奸狡女贼到船上来,不但等于承认了我们
是假货,说不定还会给她发觉浪翻云和秦梦瑶都在这里,那时我们将会被她牵着鼻子走,
受尽屈辱。所以宁愿任她造谣,不过若她是聪明人,这样损人不利己的行为,怕亦有点
踌躇吧!”
    韩柏点头道:“她应知我的武功不比她逊色,何况她会被梦瑶的气度所慑,应知坏
了我们的事,绝不会有好日子过。”
    吱呀!秦梦瑶推门而出,俏脸回复了平时的恬静飘逸,清澈澄明的眼神扫过二人,
淡然一笑道:“你们太不明白女人了,当她们感到受辱时,什么疯狂的行为都可以做出
来,完全不会像男人般去思索那后果。”
    范良极见到秦梦瑶,就像老鼠见到了猫,立即肃然立正,点头道:“梦瑶说的是。”
    韩柏故作愕然道:“你不是要叫梦瑶作瑶…”
    范良极色变,侧他小腿。
    他以脚化脚,挡了范良极含恨踢来的凌厉招数,却避不了秦梦瑶往他瞪来那一眼。
    那是深邃难测的眼神,含蕴着无尽无穷的爱,而在那爱之下,又有更深一重的爱,
那不单包含了男女的爱恋,还含蕴着广被宇宙的深情。
    韩柏猛地一震,感到秦梦瑶这扣人心弦的目光,像冰水般在他火热的心上,把他的
精神送往一个妙不可言的层次,尘念全消,竟漠忘了嘲弄范良极。
    同一时间心中升起一种明悟,知道由这刻起秦梦瑶正式向他挑战,若他不战而降,
秦梦瑶将会因此看不起他,以致封他的爱意减退。
    所以唯一赢得她芳心的方法,就是胜过她。看看谁的吸引力大一点,换句话说:
“究是魔种向道胎投降,还是道胎向魔种屈服?”
    唉!
    这是多么大的挑战!
    秦梦瑶极可能是武林两大圣地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女剑手和修行者,他自问在才智武
功两方面均望尘莫及。
    凭仗的只有与他难分彼我的魔种,和秦梦瑶对他明许的芳心。
    不!
    我定要胜过她,收摄心神,微微一笑,不再言语,沉思对策。
    范良极看了看韩柏,又望往秦梦瑶,皱起眉头道:“不知是否我多疑,似乎有些微
妙的事发生在梦瑶和小柏之间。”在秦梦瑶脸前,他的说话态度都多了他老人家一向欠
奉的礼貌和客气,只看他“尊称”韩柏作小柏,即可见一斑。
    秦梦瑶只是盈盈俏立,嘴角含笑,不知如何,已给人一种恬静祥洽的感觉:那离世
独立、超乎尘凡的气质,尤胜从前。
    韩怕忽地觉得盈散花的问题微不足道起来。笑道:“梦瑶是否在考较柏郎的智慧?”
他故意在范良极这第三者前自称柏郎,摆明不把秦梦瑶先前的警告放在心上。
    范良极失声尖叫道:“柏郎?我的天:梦瑶要不要你大哥出手代你教训这口出狂言
的小子。”
    秦梦瑶瞪他一眼道:“你不是一直在偷听我和韩柏说话的吗?否则怎会被陈老杀得
全无还手之力?困着了整条大龙给一截截地蚕食。现在还假扮不知我在房中早被他诱迫
下唤了他作柏郎。”她娓娓道来,似若含羞,又似若无其事,神态诱人之极。
    韩怕心中狂震,原来刚才在房内,秦梦瑶一直在“反偷听”范良极的“变态行为”,
自己不但懵然不知,还以为完全俘虏了她的心神,落了在下风还如在梦中。
    范良极老脸一红,尴尬万分道:“梦瑶又不像这小子般大叫大嚷,我只听到你断断
续续的其中几句话。”接着浑身一震,骇然望向秦梦瑶,色变道:“你原来是特意教我
听到那几句话的,其它你不想我听到的,都以无上玄功弄得模糊不清了。”
    韩柏大叫糟糕,原来秦梦瑶一直保持着慧心的通明,看来除了自己在对她动手动脚
时,才能使她乱了方寸。
    秦梦瑶白了韩柏千娇百媚的一眼,道:“梦瑶只让大哥听到了的那几句话是“梦瑶
对你的心意,只限于你我两人之间”,“总之是这样”,“韩柏啊”“梦瑶便舍身相陪
吧”“不要扮出那可怜样儿”,“韩柏你明白吗”“这是一场爱的角力”“我们将是这
世上最好的一对”。总共九句话,九乃数之极,亦是爱之极。”
    韩柏和范良极两人愕然以对,秦梦瑶竟以这样玄妙不可言喻的方法,耍了他们。亦
教他们输得口服心服,差点要请浪翻云出关来助他们对抗这美若天仙的“大敌”秦梦瑶
“噗哧”
    一笑,若千万朵鲜花同时盛放,把娇躯移贴韩柏怀里,忽然一肘打在韩柏的小肚上。
    秦梦瑶若无其事地向范良极道:“范大哥:我由昨晚给这小子强吻了后,一直都想
揍这小子一顿,舒被他欺负之气,所以不想让你独享这快乐。”
    范良极为之瞠目结舌,哑口无言。
    她接着向韩柏嫣然一笑道:“韩柏大什么的,你输了第一回合。”
    这时再没有人想起盈散花了,因为韩范两人全给这慈航静三百年来首次踏足江湖的
美女吸摄了心神。
    范良极一声不响,拔出烟管,塞进刚得来的醉草,荩火打着,呼噜呼噜猛吸了十多
口,一时廊道烟雾弥漫,香气清鼻。韩柏和秦梦瑶清彻的眼神封视着,叹道:“这多么
不公平:我不知道梦瑶一直把这视作一场魔种和道胎的爱情决战。”
    秦梦瑶眼中射出如江海无尽般的情意,幽幽道:“你是男儿,让着梦瑶一些吧:我
就是要你输得不服气,才曾激起你争雄的壮志,不会只是以无赖手段来对付梦瑶。”
    韩柏一震后,双目奇光迸射,沉声道:“妈的:我韩柏定要胜得干脆利落、正大光
明。
    由现在起,我绝下沾半根手指到你的仙体去,你也当没有给我吻过摸过你,我定要
教你情不自禁,对我投怀送抱。”
    范良极喝采道:“他奶奶的好小子:范某佩服之极。嘿:我买你赢:因为我希望你
赢。
    ”
    秦梦瑶嗔道:“大哥!为何你忽然帮起这小子来?”
    范良极深吸一口烟后,由双耳喷出来,一瞬不瞬瞧着秦梦瑶道:“因为现在的瑶才
是最可爱的属于人间的仙物。”他终于叫出了“瑶妹”秦梦瑶知道范良极正在助攻,这
盗王的智计非同小可,一出言便中她的要害:就是虚无飘渺的仙道,怎及得上男女炽热
的相恋。
    这亦是范良极真心的想法,故说出来特别见威力。
    秦梦瑶恬然浅笑,不置可否。
    韩柏对秦梦瑶真是愈看感爱;愈相处得久,愈感到她的兰根慧质。只想把她搂进怀
里,蜜爱轻怜,可恨自己刚夸下不再碰她的海口,惟有以第二种方式和她玩这爱情的游
戏,微笑道:“梦瑶你有没有胆量答我一个问题?”
    秦梦瑶瞅他一眼,平静地道:“不用说了:我知你想问梦瑶,和你在一起时,是否
最快乐的时刻,告诉你吧,答案是肯定的,韩柏大什么的惬意了吗?”
    韩范两人心中叫苦,秦梦瑶显然没有受到两人说话的影响,仍保恃着澄明的慧心。
    范良极移到韩柏的另一边,脚尖竖起,手肘忱在韩柏的宽肩上,同情她道:“小柏
儿:看来我们联手都斗不过我的瑶和你的乖宝贝的了。”
    秦梦瑶笑道:“范大哥帮他也不用帮得这么落力的吧!”韩怕伸手过去搂着秦梦瑶
的蛮腰,感动地道:“其实梦瑶并非想和我角力情场,只是不得以而为之,因为你要全
面刺激起我的魔性,使魔种能挥发出来,达到你的要求,始能救得梦瑶你。故此才会大
发慈悲招呼我上床。但是为了救你,我定要澈击败你。”接着溱到她耳旁传音道:“教
你欲火焚身下和为夫颠鸾倒凤。”
    秦梦瑶白他一眼道:“又说不占我半跟指头,现在为何搂着人家的腰呢?是否已明
知我斗不过你的无赖作风。”
    韩柏步步进迫道:“禁制既是我自订的,当然可随时解开,让你更感被吊瘾的滋味。”
    秦梦瑶跺脚道:“你在耍弄人家!”浪翻云的声再由房内悠悠传来道:“梦瑶这回
合输了,因为你守不住心田,给小弟感应到你的心意。”
    秦梦瑶俏脸一红,娇嗔道:“大哥偏帮韩柏!”浪翻云在房内失笑道:“当然:难
道我会帮你吗?谁不想欣赏到仙子下凡的动人美景,大哥从未见过你如此快乐。”
    范良极叹道:“浪翻云:你要不要尝尝未够时间的清溪流泉?”
    秦梦瑶乘机从韩柏的大手里脱身而去,道:“让我去看看酒酿得如何了?”又扭头
向韩柏甜甜一笑道:“韩柏:今次算你胜回一局,可不要得意,因为有两个大坏人助你。”
言罢盈盈去了。
    两人目定口呆地送着她劲人的背影,直至消失不见,范良极叹道:“真利害:竟教
我首次连云清都忘记了。”
    韩柏强压下追在她背后的强烈冲动,因为若那样做了,便等于抵受不住她的魅力。
    范良极喃喃道:“幸好很快就可见到云清,否则爱上了自己的义,就真惨了!”韩
柏一呆道:“为何你可以很快见到云清,约好她了吗?”
    范良极兴奋起来,搭着他肩头道:“八派联盟即将在京师举行元老会议,所有种子
高手均须赴曾,到时不但云清会去,连她的小师那小尼姑都会去,这么美丽的小尼姑,
包你会魔性大发,不择手段去夺人家的贞操。”
    韩柏恍然道:“难怪你一点不急着去找云清,原来早知会在京师和她面。范良极嘿
然怪笑,传音向房内的浪翻云道:“趁瑶妹不在,浪翻云你教教小柏应付妖女盈散花的
办法,否则瑶妹会看不起韩柏的。”
    浪翻云的声音传出来笑道:“我和你是小弟的当然军师,但却不可以这样犯规的方
法助他,必须让小弟全面引发魔,突破他现在的境界,使他能有足够的力量,续回梦瑶
断了的心脉。”顿了顿续道:“小弟只要谨记“无拘无束、率性而行”八个字,将可稳
操胜券,因为无论梦瑶如何高明,甚至比我们三人加起来更厉害,终是对你有情,所以
只要你能挑起她遏不住的情火,早晚会向你投降的,不过那就要看你的魅力能否达致那
程度了。”
    韩怕呆了半晌,忽地阔步往到下舱的阶梯走去,道:“小弟明白了,这就去和梦瑶
再战一场。”
    范良极道:“那我们要否在安庆泊岸停船?”
    韩柏回头高深莫测一笑道:“我自有应付这女飞贼的办法。”
    看着他雄伟的背影,范良极喃喃道:“小子开始有点道行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