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2卷)
第九章 杀人灭口

    株儒小矮刚站定场心,忽又弹起,两手挥扬,嗤嗤之声不绝中,壁灯纷纷熄灭。
    楞严大笑道:“小矮精檀烟花之技,定教专使叹为观止。”
    他话尚未完,大厅陷进绝对的黑暗里。
    范韩两人发梦地想不到楞严有此一着,骇然大惊。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范长极不能动手,范豹等的武功却是不宜动手,而要保护的人
除了台里的八鬼外,还有陈令方,以韩柏一人之力,如何兼顾?
    范良极的传音在韩柏其内向起道:一.什么都不要理,最紧要保护陈令方。”
    韩柏暗忖自己和陈令方隔了一个白芳华,假设对方施放暗器,现在伸手不见五指,
听得暗器飞来时,陈令方早一命呜呼,人急智生下,闪电移到陈令方处,传音示意一声,
便格他一把提起,塞到自己的座位里,自己则坐到陈令力处。
    这么多的动作,韩怕在眨眼间便无声无息地完成了,连白芳华亦无所觉。
    “蓬:”
    一阵紫色的光雨,由场心冲天而起,撞到舱顶处,再反弹地上,隐见小矮在光雨里
手舞足蹈,煞是好看,教人目炫神迷,有种如梦似幻的诡异感觉。光而外的暗黑里,众
人鼓掌喝采。
    范辰极的声音传进韩柏耳内道:“好小子:有你的,陈令方由我照顾,懊:小心。”
    光雨山紫变蓝。
    韩怕在范a良极说小心时,已感到暗器破空而来,那并非金属破空的声音,甚至一点
声音也没有,而是一道尖锐之极的气劲。
    身旁风声飘飨。
    韩怕心中骇然,正思索白芳华是否才是真正行刺陈《F力的刺客时,香风扑脸而来,
竟是白芳华拦在他这“陈令方”身前,为他挡格袭来致命的气劲。
    “蓬:”
    小矮身上爆起一个接一个红球,绕懒疾走。
    “波:”
    气功交接。
    白芳华闷哼一声,往韩柏倒过来。
    此时众人为小矮神乎其技的烟火表演弄得如醉如痢疯狂拍掌助兴,那听得到这些微
弱的响声。
    韩柏知道白芳华吃了暗亏,待要扶着她。
    白芳华娇躯一挺,站直身梢,悬崖勒马般没有倒入怀内。
    两股尖锐气劲又龚至。
    至此韩柏已肯定施袭者是楞饿本人,否则谁能在远。两丈的距离,仍能弹出如此厉
害的指风,知道凭白芳华的功力,怕不能同应付两道指风,往前一窜,贴到白芳华动人
的背臀处。
    白芳华想不到背后的“陈令方”会有此异举,心神一乱下,两股指风已迫体而来,
刺向她两边胸脱处。
    韩柏的一对大手中她两会间穿出,迎上指风。
    “波波:一两声激飨,指风反弹开去口韩怕感到指风阴寒之极,差点禁不住寒颤起来,
忙运功化去。
    小矮身上红球条地熄灭,大厅再次陷进黑暗里。
    韩柏乘机凑到自芳华耳旁道:“是我:”这时他两手仍架在对方胁下,前身与她后背
贴个结实,等若把这美女楼入怀里,不由大感香艳刺激,舍不得退下来。
    白芳华听到韩柏的声音,娇躯先是一颤,继是一软,倒霏入他怀内。
    韩怕自然双手一收,褛着她腰腹。
    白芳华不堪刺激,呻吟了起来。
    衣袂声的微响由右侧响起,黑暗里一个不知名的敌人无声无息一掌印一股略带灼热
的掌风,缓而不猛,迫体而至。
    韩怕肯定这模黑过来偷袭的人非是楞严,一方面闪内功路子不同,更重要的是功力
太逊先前以指风隔空施袭的人。
    一道指风又在前方配合袭至。
    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韩柏脑中掠过一个念头。
    就是无论愣俨如何脍大包天,也不敢当着高句丽的使节团和众官前公然杀死陈令力
这种在朝里位高望重的人,所以使的手法必是要陈令方当时毫无所觉,事后才忽然猝死。
若能隔了几天,自然谁也不能怀疑到楞严身上。
    所以凌空而来的指风,对付的只是白芳华,教她不能分神应付由侧欺至约刺客。
    想到这里,同白芳华传音道:“今次你来挡指劲:”立时生口椅里。
    敌掌已至,虽没有印实在他额角处,一股热流已通经脉而入。
    韩柏心中冷哼一声,先把体内员气逆转,尽收对方热劲,再又把真气反逆过来,如
此正正反反,敌方气劲袭上心脉前,早被化得无影无棕。
    至此韩柏再无怀疑,敌人这一掌确如他早先所料,能潜隐至数日后才发作出来。陈
令方乃不懂武功的人,自是受了致命伤也不会觉察。
    “波:.一白芳华硬挡指风,今次再站不住脚,往后坐倒韩怕腿里,让他软玉温香抱
个满怀,大占便宜。
    “蓬:一光晕再起,由暗转明,颜色不住变化。
    韩柏知道敌人以为偷袭成功,再不用倚赖黑暗,烟花会变为明亮,虽舍不得放走怀
内王人,也不得不那么做,抱起娇柔无力的白芳华,放回旁边的椅子里,又重施故技,
把陈令方塞回原椅内,自己则回到它的座椅去,刚完成时,场心的烟火琵地扩大,往全
场射去。
    整个大厅满是五光十色的烟花光雨,好看极了。
    色光转换下,众人鼓掌喝采,女妓们则惊呼娇笑,气氛热闹之极。
    韩柏伸手过去,握着白芳华柔夷,内力源源输去,助她恢复元气,同时凑她耳旁通:
“你的身体真香:”
    白芳华任他握着纤手,横他一眼后俏脸飞红,垂下头去。
    小矮大喝一声,凌空翻腾,人点不住送出,落到壁灯的油志上。
    烟花消去,韩怕慌忙松开握着白芳华的手。
    灯光亮起。
    大厅回复灯火通明的原先模样。
    范良极溪过来向韩怕低证道:“干得好:”
    小矮在众人鼓掌喝采声中,回到本台去。
    楞严若无其事,长身而起,眼光往韩柏这一席扫来,微笑道:“今晚真的高兴极矣:
与日专使到京后,本官必亲自设宴款待,到时杯酒言欢,必是人生快事。今夜之会,就
到此为止。”
    韩怕乘机与众人站起来,肃立送客。楞严临行前,瞥了韩柏一眼,显是知道他出了
手,转柏惟有报以微笑。
    冉一番客套后,楞严胡节首先离去,按着是其它府督,最后是自芳华。
    韩相向范良极打个眼色,着他稳住左诗三女,亲自陪白芳华步田骤去,那三位俏婢
跟在身后。
    白芳华低声道:“想不到专使这么高明,害芳华白担心了。”
    韩怕诚恳地道:“不:全赖小姐出手相助,否则情况可能不堪设想。“这时两人离船
走到岸旁,一辆华丽马车,在一名大汉驾御下,正在恭候芳驾。
    韩怕想起一事,关心地道:“小姐不怕愣严报复吗?”
    白芳华脸上泛起不屑之色,通:“放心吧:他不敢随便动我的。”按着微笑道:“你
何时送那株万年参给奴家呢?”
    韩柏听她自称奴家,心中一酥道:“那要看你何时肯给我亲嘴。”
    白芳华踝脚旷道:“刚才你那样抱了人家还不够吗?”
    韩柏嬉皮笑脸道:“亲嘴还亲嘴,抱还抱,怎可混为一谈,不若我们就到这马车上,
好好亲个长嘴,然后我回船拿人参给你,完成这香艳美丽的交易。”
    白芳华俏脸潮红道:“专使大人真是喉急要命,取参的事,若华臼会有妥善安排,
花了:芳华走了。”
    韩怕失望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再抱你呢?”
    白芳华风情万种地自了他一眼,叹道:“唉:不知是否前世冤睁,竟碰上你这么的一
个人。”转身进入车内,再没有回过头来。
    三俏婢跟着钻进车里。
    韩柏待要离去。
    车内传来白芳华的呼唤。
    韩柏大喜,来到车窗处,一双纤手抓起幕,露出白芳华娇艳的容颜。
    这俏住人一对美目幽幽地凝注着他,低声道:“珍重了:”
    幕垂下,马车开出。
    韩柏差点开心得跳了起来,一蹦一跳,在守护岸旁近百兵卫的眼光下,回到船上去。
走进舱厅时,陈令方、范良极、谢廷石、万仁芝、马雄,乃园等仍聚在一起谈笑,三女
却回到上舱去了。
    谢廷石见他回来,自是一番感激之词,才由马雄等领着到前舱的寝室去了,万仁芝
则是打道回府。
    众人去后,范良极脸色一沉道:“八只小表给楞严的人杀了。”
    韩柏愕然道:“你不是说藏在台下万无一失吗?”
    范良极叹了一口气,领着韩柏来到平台下,抓起盖嗯,指着一个嵌进台侧里去的铁
筒道:一道筒前尖后宽,筒身开了小洞,竟能破开铁片,钻到台底里去,放入毒气,把
八小表全杀了。”再叹一口气道:“妈的:我听到那女人接近动手脚,听着八鬼断了呼吸,
偏不能阻止她,真是平生大辱,有机会的话,我会把它的衣服偷个清光,让地出出丑态。”
    韩柏想起了楞严那娇媚的手下女将,暗忖若她脱光了,必是非常好看。
    范良极干笑一声道:“不过我们总算骗过了楞严,又让他以为睹算了陈公,暂时应
不会来烦我们了。不过那白芳华敌友难分,高深莫测,我们定要小心应付。小子你为何
会知道直海的名字?”
    韩怕当下解释一番。
    陈令方走了过来,同韩怕谢了救命之恩,通:“专使最好上去看看三位夫人,我看
她们的样子,好象不太高兴哩。几-曰一酌善后的工作,由我们做巴:”
    口范良极笑道:“你这小子一见美女便勾勾搭搭,她们怎会高与。”
    韩怕向范贝极怒道:“你应知道是什么一回事,为何不为我美言两句。”
    范良极伸手楼看他肩头,往上舱走去,安慰逍:“我怎能剥夺你和三位姊姊要花枪
的乐趣呵:.韩柏一想也是,迳自回房。
    范贝极挨在走廊的一边,双手抱胸看看他有何使三女息怒的法宝。
    韩柏神气地挺起胸膛”傲然看了范良极一眼,来到自己房前,侧耳一听,里面毫无
声息,不禁怒目望向范良极,怪他不提醒自己。
    范良极贝他耆窘人乐,以手势表示三女各自回到自己房内,教他逐间房去拍门。
    韩柚一见下,心中定了一半。
    若二女同在一室,或能互柑激励联手对付他,现在分处二一室,以他韩怕之能,还
不是手到摆平,逐个击破。
    他记起了柔柔的肩断了门栓,心中暗笑,悠然走去,伸手一推,竟推之不动。
    范良极笑嘻嘻走了过来,低声道:“你不知道换了铁栓吗?天下间或者只有庞斑和
浪翻云可以不须破门。硬以内力震断铁栓。你‘浪混’韩柏还是打拦这扇门算了,横竖
没有门你也照样什么也敢干的。”
    韩柏怒道:“不是浪棍,而是浪子,你人老了,记忆竟衰退到这么可怕的地步。”
    范良极不以为忡,笑道:“外号最紧要是贴切,才能持久,你既是浪子,又是淫棍,
所以找反复思最下,还是唤你作“浪棍”韩怕较为恰当。”
    韩怕一把抓着范长极胸口,嘿然道:“若我真是淫棍,也是你一手做成的。还叫我
去收伏那什么十大美人,现在我只不过和白芳华戏耍一番,你却是冷嘲热讽,我真怀疑
其实你在嫉妒我。”
    范良极嘻嘻笑道:“不要那么认真好吗,省点力去破门才是士算,我在看着呢。”
    韩柏松开手,悻悻然道:“看我的手段吧:我定要她三人乖乖给我开皿。”
    范良极大感兴趣道:“不能威迫,只能软求:”
    韩柏一拍胸膛道:“当然:我何等有风度,而H怎舍得欺负她们。”
    范良极怪笑道:“来吧:”
    韩柏收摄心神,曲指在柔柔房门叩了三下,以最温柔多情的语气道:“柔柔:是我,
开门吧:”
    柔柔的声音传来道:“我咽了,你到诗姊的肩去吧:”
    范长极大乐,摔肚苦忍着狂笑,喉咙咕咕作响,传进韩怕耳里,赏在刺耳之极。
    韩柏低声下气道:“乖柔柔,给我开门吧:让我进来为你盖好被子,立.即离去。”
    柔柔冷冷答道:“不敢有劳,贱妾早盖好被子,懊:我瞄了,要睡了:”
    韩怕急呼道:“柔柔:柔柔:”
    柔柔再不理他。
    范良极得意万状,拨着它的肩头,怪笑道:“你对女人真有办法,来谁?”
    韩怕脸目无光,暗忖三女里,他最怕是左诗,朝霞应是最易对付,或者可以从她处
挽回一周,闷哼道:“就是朝霞吧:”
    范贝极这好事之徒,忙把他推到朝霞门前,代他敲门朝霞的声音响起道:“谁?”
    韩柏深吸一口气道:“霞姊,韩柏疼你吗?”
    朝霞默静下来,好一倚才轻轻答道:“疼:”
    韩柏大喜,示威地看了范臭极一.眼,柔声向房内的朝霞道:“让为夫进来看看你
吧:”
    朝霞好半晌后才幽幽道:“可是你今晚却没有疼人家,整晚只回过一次头来和我们
说过一次话,朝霞现在只想一个人独自静称,你还是到柔柔或诗姊处吧。”
    韩柏心痛地道:“是我不对,但却是有原因的,待我进来向你解释巴:”
    朝霞默然不答。
    范良极以夸张之极的表悄安慰他道:“我同情你,还有一个机会。”
    韩柏暗呼不妙,连朝霞也说不动,更遑论左诗,赖着不走又道:“-姊:你是否哭过
来呢?”
    朝霞在里面“吓”一笑道:一去你的:我才不会因你勾引美女而哭,否则以后岂非耍
终日以泪洗脸,找你的话姊去吧:今晚朝霞要挑灯看书,没空陪你。”
    韩柏和范良极脸脸相觑,想不到一向楚楚可怜的朝霞变得如此厉害,词锋如斯锐利。
.此时韩柏心神稍定,知道三女只足对他略施薄惩,暗付去找左诗也只是再碰多一次壁,
吃多一趟闭门羹,就要走回房去,硬给范且极一手抓着,“碎碎”嘲弄道:“看来你这
人是脸精心瞎,若你不到左诗处让她好好出一口气,明天还有得你好受呢。”推着他往
左诗的卧室走去。
    到了门旁,采烈代他叩响了左诗的房门。
    韩柏信心尽失,像个待判刑的囚犯般垂头丧气站在门外,暗叹今夜难逍要一人独眠?
    左诗的声音传来道:“是怕弟吗?”
    韩柏听她语气温和,喜出望外,急应道:“正足诗姊的好弟弟:”
    左诗道:“好弟弟这么快回来吗?不用送那自姑娘回家吗?还是她只准你咬咬耳朵和
抓抓它的手,好弟弟见没有便宜可佑,惟有早点回来独臼睡觉田|.一范良极听得手舞
足蹈,不住哀着韩柏的背心,一副怕他喷血而亡的紧张模样。
    韩柏苦忍着范反极的恶行,低声下气道:“诗姊请听好弟弟解释一二。”
    左诗打了个呵欠,懒洋洋道:“今天夜了,明天再解释吧:”
    按着任韩柏怎么哀求,也不作答。
    韩柏早知有此凄惨下场,颓然道:“还有没有清溪流泉?”
    范良极摇头道:“想不到你泡妞的功夫如此差劲,还要借酒消愁,我看你不若改过
另一个外号吧:”
    韩柏嘿然道:“我差劲吗?就算我真的差劲,也轮不到你来说我,云清那婆娘给你弄
上了手吗?”
    范良极信心十足哈哈一笑道:“你太不明白情趣这回事了,我现正吊着那婆娘的胃
口,待她尝尽柚忠N舌后,才一举击破它的护壳,脱光它的衣服,嘿:那时才好玩哩:唉:
说到追女人的手段你浪棍何时才赶得上我。”
    韩怕气道:“你手段这么厉害,便教我如何使她们开门吧:”
    范良极胸有成竹道:“我只要几句说话,就可数她们扑出来见你。”
    韩怕怀疑道:一不要胡吹大气,小心给风闪了舌头。”
    范泉极哈哈低笑道:“要不要赌他妈的一注。”
    韩怕道:“赌什么?”
    范贝极故意学着韩拍的姿态搔头道:“是的:赌什么才好呢?唤:我知道了,若你输了,
三天内你要对我毕恭毕敬,唤我作范大爷,若我输了,你以后就是“浪子”韩柏,再没
有新的外号。”
    韩怕皱眉道:“要我对你恭恭敬敬,会是有趣或合理的一回事吗?一范琅极一想也觉
他言之成理。道:“挪就算了,不过以后你要保证长期向我供应清溪流泉。”
    韩怕确想看看他有什么法宝能把三女哄出房来,断言道:一言为定:”
    范泉极脸上现出神秘笑意,忽地一指戳在韩柏的檀中大穴处。
    韩柏一声惨叫,往后便倒。
    范嗅极惊呼道:“韩柏:你什么了,懊,.原来是中了白芳华的毒丁,天啊:”
    “碎秤碑:”
    三女房门全打了开来。
    左诗、柔柔和朝霞先后冲出,扑往被制着了穴道的韩柏。
    韩柏不由打心底佩服这老小子诡计多端,为何自己想不出来。
    范贝极苦忍着笑,焦灼地道:“来:快扶他进里去。”
    范良极和三女托起韩柏,浩浩荡荡拥进专使房内,把他放在床上。
    范良极趁机暗中解开了韩怕穴道。
    左诗为他松开衣钮,凄然道:“柏弟:你怎样了,不要唬吓姊姊:”
    朝霞为他脱掉鞋子,泪花在眼眶内滚动烁闪。
    只有柔柔深悉范良极性情,见他嘴角含笑,一副装神弄鬼的神色,知道事有娇蹊,
却不说破,只是冷眼旁观。
    范良极伸丫个懒腰,道:“不用惊,这种毒很易解,只要脱掉他裤子,重打他一百
大板,便可出毒气,不过记紧掩住鼻子,你们亦了怨气。
    嘻:小子:你愉得口服心服吧:”一闪掠出门外,同时关上了门。
    左诗和朝霞对望一眼,知道中了奸人之计,待耍逃走,早给韩柏左右楼固正茗。
    十接下去自是一室皆吞,韩柏一边施展挑情手段,一边解释当时凶险的情况,三女
意乱悄迷下,也不知究竟听了多少进耳里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