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2卷)
第六章 温泉私语

    风行烈取出火种,燃着了堆在温泉旁石上的柴枝,向围着的三女笑道:“以柴火为
花烛,天为被,泉水为床,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三女在火光映照里,笑靥如花,脉脉含情,各具动人姿采。
    左方的白素香侧挨石上,有种舒适慵懒的动人韵味,身体美丽的线条,若灵山秀岭
般起伏着,三女中以她最高挑,尤其那对长腿,实在诱人至极。
    比倩莲双手环抱曲起的膝头,下巴枕在膝间,乌溜溜的眸子在火光对面瞬也不瞬地
看进愈烧愈旺,被山风吹得闪跳飘移的火里,就若深山黑夜里美丽的精灵,显露出罕有
的静态美。
    双修公主谷姿仙靠在他右旁,一手按在他的宽肩上,左腿斜伸,娇躯坐在右脚踝处,
另一手拿着树枝,拨弄着柴火,俏面的亮光比火更夺人眼目。
    柴枝“必必剥剥”烧着,在这山高夜深处,分外宁洽,使人致远平和。
    秋风悠悠吹来,四人衣衫拂动,火闪烁。
    风行烈心中掠过种种往事,又想起将来的日子,叹了一口气道:“年怜丹离开这里
后,会到那里去呢?”
    比姿仙放下粗枝,挨了过来,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道:“妾身本想留待明天才告诉你,
但……”
    比倩莲截断她的话笑道:“小姐为何故意不在今夜告诉行烈?是否怕他分了神,不
能全心全意好好爱你吗?”
    比姿仙瞪了谷倩莲一眼,嗔道:“你对我愈来愈放恣了,现在一切如你所愿,还不
满意吗?”
    比倩莲装了个鬼脸道:“不是也如小姐所愿吗?”
    比姿仙俏脸飞红,气得不理睬她,迳自向风行烈道:“年老妖很有可能上京去了!”
    风行烈一呆道:“什么?他上京去为了什么?”
    白素香冷哼道:“会有什么好事?还不是为了争夺鹰刀。”
    风行烈一怔道:“他想得到鹰刀吗?这真令人难以费解。鹰刀为何会到了京师去?”
    比姿仙解释道:“除了红日法王外,其它人想得到鹰刀都是为了想成为第二个传鹰,
但年老妖想得到鹰刀,却是为了要和朱元璋进行一项交易。因为他看穿了朱元璋亦想得
到这把神秘莫测的灵刀,年老妖今次到中士来,除了对付我们外,为的就是这个原因。”
    风行烈不能置信地道:“朱元璋要鹰刀来干吗?”
    比倩莲道:“行列是曾经拥有鹰刀的人,这把刀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风行烈沉吟片晌,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每次我拿刀在手,都有种非常特别的
感觉,偏又说不上是什么来。”顿了顿再问谷姿仙道:“朱元璋为何想得到这把刀?年
老妖要凭鹰刀和他作什么交易呢?”
    比姿仙微笑道:“刚才拜堂前你那么霸道,令人家着窘,现在姿仙偏要吊你胃口,
不那么快告诉你。”
    风行烈被她提醒,记起刻下是花月良宵,知道眼前佳人要和自己大耍花枪,增添情
趣,笑向谷倩莲道:“乖小莲,快告诉你的小姐,若有逆为夫之意,会遭到什么惩罚?”
    比倩莲掩嘴失笑,警告谷姿仙道:“你还未尝过他真正霸道的滋味,小莲的屁股早
被他打个又红又肿了。”
    白索香失声道:“什么?”
    比姿仙放开按着他扃头的手,叉起小蛮腰恶兮兮道:“他敢!”
    风行烈耸肩道:“你们都是我的人了,打打最厚肉的地力有何不可?”
    白素香坐了起来,道:“小姐!我们三人联手对付他,看他是否还敢欺压虐待妻妾。”
    比姿仙向风行烈大发雌威道:“风行烈你快明示立场,否则我们三姊妹和你没完没
了。”
    风行烈指着谷倩莲哑口失笑道:“你当你们真是那么团结吗?看看倩莲的样子,便
知你们的联盟尚未成形时,早出了一个叛徒。”
    两女往谷倩莲看去,只见这娇俏娘儿正抿嘴低笑,状极欢喜,沉醉在美丽的回想里。
    比姿仙瞪视着她,待要出言,谷倩莲摇手道:“不要怪我,因为小莲欢喜让他打,
那是挺痛快的一回事,不信小姐和香姊可试试看,包你们被打后,会念念不忘,还忍不
住求他再施重刑呢。”
    白素香一呆道:“真的吗?”这初尝甜头的妮子竟闻之心动。
    比姿仙变得人孤势单,嗔道:“你两个丫头敢不听我的话吗?”
    比倩莲笑着爬行过来,到了谷姿仙旁,凑到她耳边道:“小姐听那一个人的话,我
们便听那人的话,来!版诉我们,若你不听行烈的话,那我们就随你一齐造反,以后不
把他看在眼内,不让他打。”
    比姿仙知机地改变话题道:“我才不和你们胡闹。”向风行烈甜甜一笑道:“趁这
个机会让姿仙告诉你多点年怜丹的事。”
    风行烈见到谷姿仙变相投降,心中大乐,把她搂入怀里柔声道:“我在听着!”
    比姿仙俏脸绯红道:“烈郎!妾身想枕着你的腿躺在石上,一边看天上的星星,一
边和你说话,今晚是我们的花烛良夜啊!”
    风行烈一拍额头道:“我差点忘记了,来!你躺下,倩莲过来和我背挨着背,香姊
则靠在我左边处。”
    三女欢天喜地照着办了,星空下的泉旁石上,一时满载着无尽的温馨和旖旎。
    比姿仙仰望着风行烈,悠然道:“我们和年怜丹都是瓦剌人,但属于不同的部落,
当年蒙人势力扩张时,年怜丹的父亲年野向蒙人投诚,效力蒙人,乘势占了我们无双国,
逼得我们逃到中原避难。”
    风行烈见她眼里闪着悲痛缅怀的神色,感受到她国破家亡的神伤,怜意大生,伸手
去爱抚它的粉脸。
    比姿仙舒服得闭上了眼睛,忘了欣赏夜空,檀口微张道:“朱元璋与蒙人开战,年
怜丹曾率瓦剌人三次行刺朱元璋,若非有鬼王虚若无这等高手护驾,朱元璋早死了多次,
但朱元璋亦因此失去了几名爱将,还包括一个最得宠武技高强的爱妾,所以朱元璋对年
怜丹的瓦剌部恨之入骨,立国后命骁将凉国公蓝玉,屯兵边塞,俟机征伐,下一个目标
极可能就是瓦剌人,今次年怜丹肯来助方夜羽,说到最后都是为了自己。”
    白素香挽着他右臂,情不自禁亲了他的脸颊,接口道:“但假若他能找到把柄,威
胁朱元璋不得进兵瓦剌,当然比和朱元璋硬碰要上算多了。”
    比姿仙道:“那把柄就是鹰刀了,试问谁不想做长生不死的神仙,朱元璋天下都得
了,现在唯一能打得动他心的,就是或能使他成仙的鹰刀。”
    风行烈奇道:“这应是非常秘密的事,为何你会知道?”
    比姿仙道:“当年打蒙人时,我们亦派出了人化身汉族,助朱元璋,有些现在成了
朱元璋身边的人,所以对朝廷的事,我们知之甚详。”
    比倩莲倚着风行烈的背问道:“鹰刀不是失踪了吗?为何流落到京都去了。”
    比姿仙道:“近日江湖上流传着一个消息,就是鹰刀到了‘赤脚仙’杨奉手里,本
来人们还是不太相信,直至发现了马任名的身,确是因中了他着名的独门掌法而死,更
加上他忽然像空气般消失了,更添别人怀疑,所以所有想找寻鹰刀的人,目前都以他为
目标。”
    风行烈叹道:“他真的很可怜!”
    三女听得笑了起来。
    比姿仙睁开秀目,恰好迎上风行烈往下望的眼光。
    两道眼光甫接触便交融在一起,难舍难离。
    比倩莲背着两人,看不到那边的情况,催道:“快说吧!说完我们到温泉去,这里
的风太大了。”
    白素香为火堆添了新柴,笑道:“由于找不到杨奉,所以众人都怀疑他躲到了虚若
无的鬼王府去,只有那里杨奉才可有藏身之所,于是死心不息的人都闻风拥往京师。”
    风行烈向三女招呼一声,扶着她们站起来,仰首望往广袤的夜空,重重吁出一口气
道:“好!明天让我带着三位娇妻美妾,开往京师,和浪翻云范良极韩柏三人把京师闹
个天翻地覆,会会各路英雄好汉。”
    比姿仙担心道:“那谁去助怒蛟帮呢?”
    风行烈道:“岳父大人刚才对我说,怒蛟帮方面交给他们处理,我们只须专心一志
追杀年怜丹,其它事可一概不理。”
    比倩莲鼓掌道:“可以到京师去,实在太好了。”
    风行烈失笑道:“你当我们是去玩耍吗?”
    比倩莲深情地道:“只要和你在一起,什么事都会变成乐趣。”
    风行烈大笑道:“那我们还等什么,你们是自己宽衣解带,还是要为夫亲自动手?”
心中却在想道:“岳父岳母不想他到洞庭去,主因还是怕他会遇上里赤媚,这人实在太
可怕,连硬碰了覆雨剑浪翻云后,都可全身而退。”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