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2卷)
第五章 英雄救美

    戚长征躺在箱内,乘机闭目养神,抛开一切烦虑,默想办法。
    马车辚辚疾驶,四周还有健马踏地的声音。
    他很快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体内真气循环往复,精气神缓缓攀往峰巅。
    浪翻云对他的评语一点不差,只有从艰苦的环境里,才可培养他成为不世刀手。
    好象现存若非有鹰飞这大敌窥伺一旁,对他做成庞人的压力,他亦休想能这么快吸
收领悟了封寒的左手刀法,使得修为能突飞猛进。
    也不知走了多远,戚长征回醒过来,主要是因轮声忽变,车子颠簸得非常难受。
    戚长征心中大奇,看来马车目下走的当是山野荒路,原来敌人的巢穴并非在长沙府
内。
    这时他升起一股恐惧,假设敌人把他和水柔晶分别送往不同的地方,他要救回水柔
晶的机会就微之又微了。
    旋又推翻了这想法。
    以鹰飞的为人,既擒了他在手,必然忍不住折辱他一番,以渲对他夺去水柔晶的恨
意,最好的方法自然是当着他的面前淫辱水柔晶,让两人同时痛苦不堪。
    假若鹰飞不如此做,则显示此人能抛开个人的感情爱好,那他就更可怕了。
    无论如何,为公为私,他均须不择手段杀死鹰飞。
    这人的心智武功都太可怕了。
    轮声再转,车身平稳地奔驰在平硬的地面上。
    轮声再次生出微妙的变化,这是因为有回音的关系,使戚长征知道马车驶进了一个
封闭的空间,然后停了下来。
    箱子给人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移动着,好一会后给人重重放到地上。
    灯光从箱子的缝隙透进来。
    隐闻几个人的呼吸声。
    接着鹰飞的笑声响起道:“柔晶!你的情郎给送来了。”
    水柔晶急促的呼吸声响起,却没有作声。
    先前扮作水柔晶把他制服的女子声音道:“晶妹啊!这小子在床是否比飞爷更好?
否则你怎会移情别恋呢?告诉艳娘啊。”
    鹰飞冷哼一声。
    戚长征心中大怒,这叫艳娘的女子显然一向嫉妒水柔晶,否则不会故意挑起鹰飞最
不能容忍的骨节眼。
    他不住凝聚功力,但却尽量收敛杀气,以防对方有所察觉,同时准备出手。
    要知鹰飞眼力高明,说不定能一眼看出他穴道未受制,突然发动攻击,那就真是阴
沟里翻船了。
    何况他的天兵宝刀和惯用的长刀均被对方取去,若空手对着鹰飞的双钩,实非常吃
亏,所以唯一之法,就是欺鹰飞没有防备,加以偷袭。
    艳娘笑道:“晶妹为何不代情郎向飞爷求情,说不定他念在往日相好恩情,只是剜
了他双目,废了他武功,便放过他。”
    水柔晶怒道:“闭嘴!”
    鹰飞不耐烦地道:“艳娘你说少两句话行吗?”
    衣衫磨擦的声音响起。艳娘撒娇道:“今次我立了大功,飞爷怎样奖赏我?”
    鹰飞缓缓走到箱旁。
    戚长征忽感杀气向他涌来,心知不妙,忙运聚功力,护着全身经脉。
    “砰!”
    水柔晶惊叫声中,鹰飞一掌拍在木箱上。
    一股强烈的气劲由木箱透体而入,若非戚长征早运气护体,必然全身经脉受伤,不
死也成为废人。
    木箱碎裂。
    戚长征顺着劲气,滚了开去,仆在墙角处。
    水柔晶一声悲呼,往他扑来,用身体覆盖着他,防止鹰飞再下辣手。
    鹰飞狂笑道:“太迟了!他的经脉为我内劲所伤,永没有复元的希望。”
    戚长征咬破舌尖,运功把鲜血从眼耳口鼻迫出去,所以当水柔晶把他扳过头来时,
一看下凄然道:“征郎!柔晶害了你,若你不须回来救我,定不会落到陷阱里去。”忍
不住伏在他胸前,大哭起来,闻者心酸。
    鹰飞搂着那叫艳娘的女子,在这宽敞的内堂坐在正中的椅子上,嘴角露出满足的笑
意,淡然道:“戚兄如此俊伟风流,定得娘儿们的宠爱,我会把她们逐个找出来,征服
她们的身心,第一个是褚红玉,接着是水柔晶,至于第三个嘛?我有方法要你自己说出
来,不知戚兄信也不信?”
    戚长征勉力睁开眼睛,微微一笑摇头道,“绝不相信!”
    鹰飞露出冷酷的笑意,“啧啧”嘲弄道:“待会我将在你面前干柔晶这贱人,不知
当你看到她被干得春情勃发,快乐无比的骚样儿时,会有什么感觉呢?”
    水柔晶凄叫道:“你这变态狂魔,杀了我们吧!”
    鹰飞哈哈一笑,向腿上的艳娘道:“来!骚货!我们亲个嘴。”
    艳娘一阵淫笑,向水柔晶道:“现在让我先服侍飞爷,待会轮到晶妹你了,唔……”
    戚长征趁两人亲嘴时,输出内劲,送进水柔晶体内。
    水柔晶愕然往他望去。
    戚长征向她俏皮地眨了眨眼,迅速冲开她被封的穴道。
    水柔晶全身一松,功力尽按,不能相信地看着戚长征。
    鹰飞离开了艳娘的香唇,一拍她的隆臀,喝道:“骚货你先下来,让我干完柔晶后,
然后轮到你。”
    艳娘待要撤娇不依,给鹰飞冷看一眼,吓得忙跳了起来。
    戚长征这时早拔出耳鼓穴的两根银针,暗藏手内,待机而动。
    水柔晶则像哭得没有气力,紧伏在戚长征身上。
    鹰飞长身而起,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道:“你这小子算本事了,要我费了这么多
手脚,才把你擒下,念在此点,我破例不杀你,柔晶,本人如此慷慨,你应怎样报答我。”
    水柔晶坐了起来,背着他道:“他现在成了半个废人,不过你若肯立即放他走,你
要我怎样便怎样吧!”
    鹰飞哈哈一笑,摇头道:“那有这么便宜的事,不过你若肯和我在你的爱郎面前合
演一场好戏,我说不定真会答应你的要求。”
    此人天性邪淫恶毒,最爱以虚虚实实的手法玩弄别人,就像捉到耗子的猫那样,定
要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水柔晶伸手爱怜地抚着戚长征的脸颊,像把鹰飞两人当作不存在般柔声道:“征郎!
在这世上只有你能令柔晶心甘情愿献上一切,其它任何人也不行。”
    戚长征知道水柔晶戏假情真,藉这机会向自己表明不爱鹰飞的心迹,心中感动,虎
目射出万缕柔情,微笑道:“水柔晶是我的女人,是我老戚的私产,无论我是生是死,
永远疼你爱你。”
    水柔晶喜道:“真的吗?”
    那艳娘怒吼一声,便要扑身过来。
    鹰飞伸手把她拦着,嘿然笑道:“你急什么?他们愈是恩爱,我在戚兄眼前干这贱
人就愈够味儿。”顿了顿再道:“戚兄!我可保证你会看到你的爱人前所未有的骚劲和
放浪样儿。哈!柔晶!别忘了你以前对着我时的狂野淫荡,我不但是你第一个男人,也
会是你最后一个男人。”
    水柔晶扭过头来,怒道:“闭嘴!”
    鹰飞眼中闪过狂怒之色,点头道:“好!我就教你这贱人再尝到欲仙欲死的滋味,
看你的口是否仍那么硬。”言罢往两人掠来,一把抓往水柔晶的头发。
    眼看水柔晶要给他扯着秀发提起来。
    那艳娘得意狂笑着。
    水柔晶倏地横滚开去。
    鹰飞呆了一呆。
    “砰!”
    戚长征飞起一脚,正中他小肮处。
    鹰飞惨哼一声,痛得魂飞魄散,跄踉跌退。
    那艳娘的反应算一等一的迅快了,找出背在她背上戚长征的天兵宝刀,待要前劈,
阻止跳了起来的戚长征的攻势,忽地两边额角一齐剧痛,原来竟被早先插在戚长征耳鼓
穴的两枝长针刺中,连叫也来不及,仰后便倒,当场毙命。
    在她身倒跌地上前,戚长征早掠了过来,从她手上抢回天兵宝刀。
    鹰飞退至第十步时,张口喷出一天血雾,往戚长征去,同时拔出背后双钩。
    戚长征大感骇然,刚才他趁鹰飞猝不及防,踢了他一脚,只觉对方小肮自然生出一
股反震之力,化去了他大半力道。
    现又借喷出鲜血,一方面阻延他的进迫,另一方面亦减轻了伤势,如此奇功,确教
人深感惊懔。
    天兵宝刀画出圆圈,迫散血雾。
    在这个宽敞偏厅里,灯火通明下,鹰飞再退两步,然后往前微俯,双钩前指,倏地
反退为进,攻往戚长征。
    戚长征只觉杀气扑面而来,对方一点没有受了重伤的情况,哈哈一笑,涌起无尽的
斗志,一点不理对方攻向左右腰协的双钩,挥起天兵宝刀,疾砍对方脸颊,去势既威猛
无俦,偏又灵动巧妙,无痕无迹。
    只是这一刀,已可看出戚长征豪勇盖世的性格,高明的眼力。
    要知此时无论鹰飞来势如何凶悍,终是受伤在先,气势又为戚长征所慑,实已落在
下风,所以要拚命的应是鹰飞而不是戚长征,就像被赶入了穷巷的恶狗。
    而鹰飞亦是利用这点微妙的心理,对戚长征进行反扑,只要戚长征稍露怯意,此消
彼长下,他将可以乘势击杀戚长征。
    岂知戚长征表现出置生死于度外的气概,一上来竟就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若鹰飞不改去势,将是双双败亡之局。
    在这关头,情性立见。
    鹰飞怎肯为了对方一命,赔上自己宝贵的生命,倏地变招,双钧交叉上架。
    “锵!”
    天兵宝刀劈正双钩交叉处。
    一个是全力下劈,一个是仓猝挡格,顿分胜负。
    鹰飞惨叫一声,再喷出一口鲜血,给天兵宝刀震得往后飞退。
    戚长征哈哈一笑道:“胆小表!”如影随形,挺刀迫去,天兵刃上的森寒准杀气,
潮涌浪翻般卷去。
    鹰飞退到后门处,借着对方刀气一迫,陡地增速,一阵狂风般倒飞往门外去,大喝
道:“好小子!今次算你狠!鹰某不奉陪了!”一闪后影踪不见。
    戚长征对敌人的顽强大感凛然,闭上眼睛,听着鹰飞迅速远去。
    这时无数大汉潮涌而进。
    水柔晶此时掠到他身旁,戚长征一把搂起了她,天兵宝刀挥出,敌人纷纷退后。
    他一声长啸,撞破屋顶,冲天而起,只见身处之地原来是荒郊一所孤零零的庄院,
再一阵长笑,往远处树林投去。
    水柔晶的香吻雨点般落到他脸上。
    戚长征搂着怀内玉人,豪情长笑,失而复得的欢欣,使他畅快无比。
    全速狂奔,穿林过野,最后落在一个山头,搂紧水柔晶来个热烈至近乎疯狂的长吻。
    到两人差不多气绝时,才肯分开来。
    水柔晶喘着气道:“长征!柔晶爱你,爱得快要发狂了。你终于击败了那魔鬼。”
    戚长征苦笑道:“不要高兴得那么早,在这等劣势下,这小子仍能安然逃去,恐怕
我仍差他一点点。是了!他没对你怎样吧?”
    水柔晶紧缠着他脖子,眼中闪着喜悦的光芒,摇头表示没有道:“他要在你面前才
干我,这变态的狂人!我真不明白你怎能骗过艳娘,她是穴学专家,从没有人能避过她
银针制穴的秘技,所以连鹰飞也没有怀疑你并没有被她制着。”
    戚长征爱怜地细看着她,笑道:“鹰飞所犯最大的错误,就是要把我们生擒,若他
只是要杀死我们,恐怕我的奇谋妙计一点派不上用场。所以他下次若来对付我们,恐怕
我们再没有今天的幸运了。”
    水柔晶眼中射出崇拜迷醉的神色,真心赞道:“像你这样胜不骄败不馁的人,柔晶
还是第一次遇上,以后我怎也不肯再离开你半步了。”
    戚长征故作惊奇道:“你不是说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吗?”
    水柔晶羞惭地垂头道:“征郎原谅柔晶吧!因为那时我怕重遇鹰飞,会情不自禁回
到这邪人身边,求你原谅我吧!”
    戚长征微笑道:“你现在不怕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了吗?”
    水柔晶仰起俏脸,眼内泪花滚动,深情无限道:“我被他掳走后,全心全意只想着
你,为你担心,尤其当你两人都在我眼前时,我更知道自己的心只向着你一个人。征郎!
我多么痛恨自己先失身给他,而不是交给你,征郎……”
    戚长征温柔地抹去她涌出眼眶的热泪道:“一切都过去了,只要你以后只听我老戚
一个人的话,我保证会给你幸福和快乐。”
    水柔晶感动地献上香吻,忽然间,她感到拥有了梦想中的一切一个真正值得她爱的
男人。

上一页    下一页